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朕磨人的小神经

发布时间:2017-03-1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我的皇夫当真是磨人的“小神经”,当年以一首《生日快乐》打动了父王,成功上位,后又因一场盛大的广场舞而入狱。明明他说着我根本听不懂的话,我却还是不由自主地爱上了他……

第一章 我的皇夫要自杀

一个寻常的午后,阳光透过御书房的窗棂照出来,打在书案前重重的帷幕上,平白让人生出几分倦意。

正当我昏昏欲睡时,远处传来一阵鬼哭狼嚎:“皇上不好啦!皇夫他……”

我捂住额头,沉重地叹了一口气。又来了,他又来了!这日子过不下去了!

内侍阿芸用眼神向我请示要不要拦下那个太监,我无力地摆了摆手:“罢了,让他进来吧。”

那太监连滚带爬地跑进来,不出我所料,果然是顾清桐身边的管事二狗。

“又怎么了?”我的语气不善。

二狗捏着一块手帕哭哭啼啼地说:“皇上啊,皇夫他……他上吊啦!”

“什么?!”我不小心捏断了我最喜欢的那支紫竹金徽笔。

我的皇夫顾清桐,是个出身簪缨世族的公子爷。样貌生得不错,可惜身体有病,神经病。

他的这个病,神佛不灵,药石罔效,具体表现为:行为怪异,想法异于常人,没事就爱瞎折腾。每天不是给我添堵就是在给我添堵的路上。他以一己之力成功让我对天下所有的男人失去了兴趣。

历代帝王的亲身经历告诉我,一段没有感情的婚姻是可以长久的,但是有一个没有脑子的皇夫……会让生命受到极大的威胁。要不是他幸运地生在一个强大的家族里,而我又对这个家族有几分忌惮,早就被我休了。

当我带着一堆人火急火燎地赶到凤来宫时,就看到顾清桐屈着腿百无聊赖地扯着床穗玩。

“你为什么要上吊?”我上前几步,盯着他的眼睛,严厉地问。

他搂着被子,坐在床上委屈地回答我:“因为割腕很疼。”

……好像也没什么不对。

“那你为什么上吊还要喊救命?”

他挺起腰桿,理直气壮地瞪着我道:“因为我后悔了!怎么?还不许人后悔啊?”

我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他傻他智障不要跟他一般计较,然后道:“以后不要做这种事了。”

他“嘿嘿嘿”地笑了几声:“怎么样?有没有心痛的感觉?有没有觉得我就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朕觉得你是个磨人的小神经。”我真诚地对他说。

第二章 先皇,我想砍了他

顾清桐是先皇给我选的夫。据说当年他以一首《最炫大昭风》红遍大江南北,成为世家子弟圈子里最炙手可热的新贵。人们说他的歌里有对国家的热爱,对大好河山的赞美,还有对生活美好的期盼和祝愿,而且歌词朗朗上口,意境深远,非常受百姓欢迎。

后来,他在先皇寿诞之日,为先皇献上一曲《生日快乐》,更是让先皇老泪纵横地说,这么多年他是第一个希望他快乐的人,感动得当场招他为帝婿。

说实话,先皇此举让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怀疑他是要废太女。

因为顾清桐此人在我眼里简直一无是处。

我给他钱财,他在花街柳巷开妓院;我给他暗卫,他却热衷于收集朝中大臣的八卦;我给他接触国家机密的机会,他只爱听那些高门大院里的狗血故事。他连只有他一个人的后宫都执掌不好,我还怎么指望他帮我对付那些贵妃命妇!

更重要的是,他并不愿意亲近我。

成婚那晚,我木着脸回到寝宫,本想好好给他立规矩。谁知他紧紧地攥着衣领对我说:“我告诉你,我的处男之身是要留给真爱的。你别贪慕我的美色对我霸王硬上弓,小心我……我阉了自己!”

我头一回听到这么威胁人的,目瞪口呆地尊重了他的意见,从那一晚开始,便与他分房而睡。

其实我也并不是很赞同这门亲事,很多人喜欢顾清桐,而我只觉得他实在……一言难尽。我堂堂大昭女帝,娶个皇夫,竟像是山寨土匪头子抢亲一样!于是除了帮他处理一些破事,我很少去凤来宫。

现在他居然要自杀!

其实他死了并不要紧,太医院那群太医或许还会松口气,我也可以顺势再娶一个脑子没病的夫君,结局皆大欢喜。但是他父亲顾大人不会同意啊!作为先皇的重臣,我毫不怀疑顾清桐要是死了,这老贼明天就敢给我在朝堂上对我甩脸子!

为了大昭的和平稳定,我只能牺牲自己在凤来宫睡一晚了。

我和顾清桐笔直地躺在床榻上。我稍微有些小动作他便转过头来死死地盯着我,好像他比我还要紧张。

“嘿嘿嘿,冬耳,你知道吗,除了我妈,你是第一个跟我睡觉的女人。”他突然用手指戳了戳我的脸,笑得贱兮兮的,“我改主意了,我的处男之身你想要就拿去吧。”

……一点也不想要。

“冬耳啊,你喜欢什么类型的男人啊?像我这么高?像我这么帅?像我这么聪明机智的?”他捧着脸,自我陶醉了一番,“你真是太有眼光啦!”

朕磨人的小神经(2)

我摁着跳动不停的青筋,忍不住对他翻了个白眼:“顾清桐你还真是不要脸!”

他笑嘻嘻地侧身躺着,撑着头看我:“脸又不能吃,要它干什么。说真的,我很羡慕你,年纪轻轻,就有一个这么英俊潇洒的夫君。跟我说说,得到大昭女性的梦中情人是什么感觉?”

我睁开眼,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语气真诚地道:“太医院最近做了一种新口味的药,要不拿来给你尝尝?”

他顿时不高兴了,把我从床上扯起来,看着我的眼睛,道:“那你倒是说说,我哪里不好?”

脑子不好。我自然不会说出来,只好偏过头不去看他那张让我头疼的脸。

“哦,我懂了。”他突然露出一种极其猥琐的了然的笑,“磨人的小妖精,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

先皇对不起,我好想砍了他……

“你不用害羞嘛,承认我是你的梦中情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其实我也……”他向我抛了个媚眼,“是我自己的梦中情人。”

此刻,我觉得从前选择冷落顾清桐这个决定是多么明智,虽然收到了顾老头的不少怨言,但是和顾清桐朝夕相处实在是太磨炼一个人的意志了。没想到我前半生过得顺风顺水,后半生有这么一个孽障让我体会民间疾苦。

“你想多了,那个人不是你。”我痛苦地闭上了眼。

他突然安静了下来。我有些后悔这么鲁莽的把真心话说出来了。

他扣着我的手腕,神色莫辨地打量了我好一会儿:“那个人是……温宁君?”

温宁君。

唉。我在心底叹了一口气。若是没有先帝的赐婚,我的皇夫大概就是他了。

与顾清桐不同,他是真正的清贵公子,文采斐然,待人有礼,从小便很得先帝的赏识。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长得很好看啊。顾清桐虽俊秀明朗,却少了三分清冷疏离的气质。

为了看他一眼,我连苦兮兮地早朝都愿意上,你说我喜不喜欢他。

顾清桐见我默认,攥着我的手更用力,眼神是说不出的怪异。我吃痛,刚想命令他松开,他却突然冷笑着甩开我的手,说:“拔刀吧,齐冬耳,你居然敢跟我抢温美人!”

什……什么?!

第三章 真是个糟心的消息

顾清桐喜欢温宁君?!

得知这个糟心的消息,我一晚上没睡着。第二天,当我顶着黑眼圈上早朝的时候,竟发现顾清桐也跟着来了。

我看着他一副哈欠连天的样子,忍不住问他:“你不是嫌上早朝要早起一直不肯来吗?”

他瞥了我一眼,阴阳怪气地说:“你都打温宁君的主意了,我能不来吗?”

我默然。

早朝期间,我忍不住观察顾清桐和温宁君,发现他们居然有许多的眼神交流。顾清桐含情脉脉地看着温宁君,还时不时抛个媚眼过去。温宁君的眼神虽然看不出对他有多亲昵,但比看旁人时温和多了。

好歹从小一起长大,他居然对顾清桐比对我还温柔。

我捧着一颗受伤的心宣布退朝。

“若我沒记错,温宁君的年纪比我还大。你知道他为何现在还没定亲吗?”顾清桐歪坐在美人塌上嗑瓜子。短短一年时间,他嗑瓜子的技术已经炉火纯青无人能及了。

御书房里之所以总是备着瓜子,才不是因为我想听八卦,而是作为一个仁慈体贴的君王,我想对我的臣民们有更多的了解,而顾清桐那些屈才的暗卫们也终于派上了用场。

“喀喀,不知道。”我清咳两声,脸不红心不跳地撒谎。

笑话,堂堂大昭女帝看上的男人会有人敢去说亲?当然,即使没有我的从中作梗,以温宁君寡淡的性子恐怕也不会有成家立室的念头。对于这点,我是既高兴又惆怅啊。

顾清桐拍了拍美人塌,示意我坐过去。我迟疑了一下,便如他所愿过去坐下了。

他拉起我的手,往我手里放了一堆瓜子。他一边剥着瓜子,一边分析道:“一个男人,不是和尚,大概也不肾虚,你说他为什么不喜欢女人?”

“……为什么?”我呆呆地看着他把剥好的瓜子壳放在我另一只手里。

“因为他喜欢男人啊!”顾清桐一脸严肃地拍了拍我的头。

我居然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

“放弃吧,陛下,你和温宁君性别不同,如何相爱?”顾清桐怜悯地看着我,“他,可是我要托付终身的人啊!”

我把瓜子壳一扔,指着他的鼻子震惊地问:“顾清桐,你是在跟我抢男人?”

他把瓜子仁往我嘴里一塞,娇羞地笑道:“其实我和宁君早已心怀鬼胎、勾搭成奸、眉来眼去、你来我往的……志同道合了呢!”

此刻我终于能理解顾清桐平时说的,心里有万头神兽飞奔而过的感觉了。

第四章 我的白菜被拱了

从前我种了一颗白菜,我日防夜防,怕它被人偷走,没想到最后它还是被一头猪拱了。

朕磨人的小神经(3)

我这个皇帝,不仅要和世家小姐们抢男人,现在还要和自己的皇夫抢男人!这是什么世道啊?!

但是我不会这么轻易地放弃的。

为了能在顾清桐丧心病狂地摧残温宁君前多见温宁君几次,我给他加封了御书令史一职。这个官职虽然级别不高,但因为要和皇帝一起处理奏折,实权很大。

我趁着批阅奏折的间隙偷偷地打量温宁君。只见他紫衣着身,风华正茂,侧脸精致得如同名家手下画作上的人。难怪能让一国之君和大昭皇夫同时为他着迷,祸水啊祸水!

“臣的仪容可是有什么不妥,让陛下这么看着臣……”大概是我的目光太过灼热,温宁君抬起头来看我。

我清咳一声,刚想给自己找个理由,却没料到顾清桐不知何时进来了,还拈酸带醋地说了一句:“陛下这是看着地里的白菜呢。”言毕,他吩咐侍者搬了张凳子过来,坐在我和温宁君中间,挡住了我的视线。

“顾清桐!朕和温大人在商量正事呢,你快退下!”我故作严肃地呵斥他。

没想到,他头一歪,桃花眼轻瞥了我一下:“我也想为皇上分忧。温大人这里就交给我吧,皇上忙自己的事情去吧。”

我想拒绝,但顾清桐立即又道:“皇上不会拒绝我的一番好意吧?”温宁君甚至还点了几下头。

无奈之下,我只好满腹怨气地坐下,在心里狠狠地唾骂顾清桐。

“哟,郑大人的腿被悍匪砍伤了啊。那可真是辛苦他了,前两天还跟人在万花楼里抢花魁呢。真是身残志坚,劳模典范。

“哎呀!京城的安保力量不够强大啊!张大人家被盗走了大量的白银细软,损失严重啊!不过,这事儿也赖不得贼,有一个嗜赌如命的儿子,哪个贼会想不开走空穴。

“啧啧,户部侍郎的儿子强抢民女,还放火烧村。冤案!绝对是冤案!那小子明明好男风,抢的是民男还差不多。温大人啊,不管他喜欢的是男人还是女人,这种禽兽咱们一定要远离啊。”

……

顾清桐发挥他的话唠技能,对着温宁君看的奏折时不时地点评一下,希望找到他俩的共同话题。寡言如温宁君居然也没嫌弃他,甚至有时还会回答他一两句。

这一动一静乍看下来,分外和谐……

原来在我不知道的地方,这两人已经生出奸情了吗?

我沉浸在自己的哀伤里,连温宁君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顾清桐双手撑在书案上,把我圈在椅子里。他虽然在笑,语气里却是说不出的咬牙切齿:“齐冬耳,你可真行。”

我呆呆地看着他,不明白他在生什么气。今日明明是他讨着了好处,却不像是高兴的样子。大概是气我打算抢他的温美人。

他穿着凤君正服,大红的颜色,衬得他唇红齿白,眉眼妖娆。

虽然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却也不得不承认,他真的,特别好看。

我像是魔障了一样,抬头轻轻地亲了他一下。

他脸色瞬间涨红,指着我结结巴巴地说:“你……你别以为我这么容易就会原谅你!还有,谁准你亲我的,小爷的初吻可是要留给真爱的……”

第五章 朕成功遇刺了

四月眨眼就到了。凌波池里的菡萏刚开了一朵,就到了我的生日,民间叫又万寿节,宫里要大摆宴席。

按道理这宫宴该由顾清桐一人操办,但是去年他给我张罗什么生日蛋糕,差点把御膳房烧光了,实在是让我无法对他安心,于是便派了温宁君从旁协助。

是的,我又给他们提供了眉来眼去的机会。其实我心里也挺郁闷。

有温宁君在,顾清桐今年也没法作什么幺蛾子。让我总算踏实地走完了“领导讲话”环节。当我言简意赅地宣布:“开吃!”宴会总算正式开始了。

这时顾清桐带着一群衣着奇特的舞姬走了过来。

大臣们不明其意,立即叽叽喳喳地讨论开来。一位老大臣激动地站起来,抖着手,指着这些舞姬:“这……莫非就是传说中那支能令妖魔改邪归正,令神佛流泪的……”

“没错,这就是传说中的,”顾清桐勾唇一笑,“广场舞。”

咚!几面大鼓被敲响,琴、瑟、琵琶声起。舞姬们腰肢柔软,姿态翩翩。那強有力的节奏让人不自觉地投入心神,沉浸在一种“不如跳舞”的满足感之中。

这时,有刺客来袭。

皇帝是个高危职业,遇刺简直如家常便饭。我淡定地看着刺客从袖中掏出一把短剑扎向我的肚子,然后……断了。

围观群众惊呆了,急忙奔过来护住我的顾清桐也惊呆了。作舞姬打扮的刺客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立即服毒自尽。

我安抚性地对着顾清桐笑了笑:“你忘了我有金丝软甲嘛?”说完,我便晕了过去,金丝软甲毕竟抵挡不了内力。

虽然我没什么大碍,但是作为安排这场广场舞的顾清桐难逃罪责。

他被侍卫押入地牢。顾老头为了保住他主动辞去了相位,至此三公之权全部被我收回来了。

朕磨人的小神经(4)

事情进展得很顺利,可是我非但不觉得高兴反而心里空落落的。

御书房里,温宁君对我说:“恭喜陛下收回大权,接下来请务必乘胜追击,铲除顾氏一族。”

没错,遇刺一事是我故意安排的,目的就是要借机铲除顾氏,收回相权。我答应过先皇,这天下永远是齐家的天下。一个君王容忍不了左右他的臣子,而温宁君才是先皇指给我的人。

可是,不知为何我突然想起那天我们三个人坐在这里批阅奏折时,顾清桐眉目生动,胡说八道情景。

于是我问了温宁君一个问题:“那么,顾清桐该怎么办呢?”

温宁君愣了愣,直言:“凤君……可能是不能留了。”

他是不知道顾清桐多喜欢他,才会让他去死。

我替顾清桐感到不值。

第六章 皇夫急哭了

地牢的环境不太好,我以为像顾清桐那种娇生惯养的人一定会过得很惨。没想到当我不许人通传闯进去的时候,竟发现他和几个狱卒在掷骰子,看样子手气还不错。

“喀,顾清桐!”我忍不住喊了他一声。

他看到我,连忙扔下手里的骰子,抓着我的手上下打量我:“齐冬耳你没事吧?肚子还痛不痛?”

我用眼神示意阿芸把人都带出去。

“顾清桐,你爹辞官了。”我看着他的眼睛,把手慢慢地从他手里抽了出来。

“哦,他那么大年纪,确实也该退休了。”他满不在乎地道。

“那个刺客其实是我安排的”

“哦,难怪你那么淡定。”他了然地点头。

“顾清桐,你的废位诏书已经草拟好了。”

“哦,你还挺快……你说什么?!”他惊讶的时候特别喜欢捏我的手腕,这次更是用上了十足的力气。

我吃痛,连忙安慰他:“你别急,我会把温宁君赐给你。你不是喜欢他吗,现在你可以带着他,红尘做伴活得潇潇洒洒了。我还会给你们安排一个新的身份,你也不用担心有人会找你的麻烦,我……”

“齐冬耳!”顾清桐着急地打断我,眼眶红着,好像被人抛弃了一样,“你根本什么都不懂!”

我顿时蒙了,他对我的安排有什么不满吗?

“如果我走了,你会伤心吗?你不会!你会很开心地忘记我,然后再娶一位凤君。因为你这个人薄情寡义,狼心狗肺!

“所以你死心吧,我才不会走。我要烦你一辈子!你敢娶小白脸,我就活剐了你们这对狗男女。”他气愤地把我摁在墙上对我咆哮。

“你不是喜欢温宁君吗?你敢抛弃我,我就划花他的脸,打断他的腿!”

当我几乎以为他要打我的时候,他俯下身,咬住了我的嘴唇。

顾清桐……好像哭了。

第七章 我就是整个后宫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觉得顾清桐的臭毛病其实是我惯出来的。纵观我朝历史有几个小兔崽子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威胁一国之君?

当我带着被咬破的嘴唇回到寝宫时,脑海里还是他眼睛红红的好像被抛弃了的样子。

快入夏了,天气渐渐炎热起來,可这偌大的凤来宫还是给人一种冷冷的感觉。尤其是夜晚,一片寂静。

我知道顾清桐对我很好,所以我才会愿意把一切美好的事物都送到他的面前,任由他胡作非为。

瞧,他那么丧心病狂地要跟我抢温宁君,我都愿意让给他。我是不是心胸很宽广?

小时候他跟我说,他是天上的仙人,因为在云层上没站稳才掉下来的。我怀疑他的脑子也是在那时候摔坏的……

可是他不应该待在皇宫这种鬼地方,所以在我还能放手的时候,我想给他自由。

纵使我并不是那么甘愿。

夜里半梦半醒之间,我看到有个身影像狗一样蹲在我的床边,眼睛在黑夜里闪闪发亮,顿时惊得我出了一身冷汗。

我刚想喊“有刺客”,那身影就欺身上来,捂住了我的嘴,声音颇有些闷闷不乐:“是我。”

我瞪大眼睛:“你怎么跑出来的?”

顾清桐得意洋洋地说:“你以为我的暗卫真的只会收集八卦啊。还不是因为某人喜欢听。”

我有些尴尬。他突然道:“不管了,我先干正事儿。”说完,就开始解我的衣服。

“你干什么?!”我惊恐地抓住了他的手。

他有些无奈:“虽然这个段子已经很老了……但是这里除了你,还有谁能让我干?”

别说了,我听不懂!

“我来的那个地方,有种折子戏叫电视连续剧,男女主角为了一点破事,可以纠结几十集。我当时就在想,以后我和我媳妇可不能这样,太矫情了。”他手下的动作不停,眉目里透着一股决然,“没办法,齐冬耳你太蠢了,我一直想让你自己发现,可是你的目光总是在别人身上。”

“温宁君有小爷我美貌、贴心?我可是穿越而来的人,虽然没有后宫,但是我也是有主角光环好嘛!”他瞪了我一眼,咬牙切齿地说,“也就是你这个蠢女人不识货,还把我往外推,你知道外面有多少‘母狼’想睡我吗?”

朕磨人的小神经(5)

此时我已经呆住了,虽然我听不懂顾清桐说的“主角光环”是什么,但是至少能明白他是真的不想出宫。

“你不是一直觉得先帝的赐婚束缚住你了吗?我给你自由,为什么又不要?”我的声音里有我自己都发现不了的低落。

“我又不傻!”他理直气壮地对我说,“宫里好吃好喝的,我老婆又是一国大佬!要自由干吗?还不如要你!”

“喂!我刚把你爹从高位上拉下来,你就不生气?未免太没有立场了吧!”我偏过头不好意思看他已经半裸的身体。

他继续脱衣服,满不在乎地道:“这个我能理解你,毕竟你是皇帝嘛。我爹这些年身体也不好,不当就不当吧。我既然是你的皇夫,肯定要为你着想啊。哎,这种事以后再说吧,我的处男之身就要给你了,你认真点。”

我心中安定下来,突然又想到一件事:“对了,既然我给你温宁君你不要,那他就归我了,你以后要跟他好好相处哦。”

“齐冬耳!有了小爷你还想要别人?想都别想!”说完,他狠狠地吻住了我。

玉炉冰簟鸳鸯锦,粉融香汗流山枕。

帘外辘轳声,敛眉含笑惊。

柳阴烟漠漠,低鬓蝉钗落。

须作一生拚,尽君今日欢。

第八章 皇夫的穿越史

顾清桐曾经想过自杀。

他一个三观正直,没事儿就爱扶老奶奶过马路的四有青年,一觉醒来便成了一个还在吃奶的小娃娃。

没有网,不能熬夜,没法淘宝,连大大的正在连载的言情小说都不能再追了,这种生活简直是要逼死现代人!

他颓废了好久,想起小说里的穿越主角要上天的外挂,终于感受到了使命的召唤。

他觉得既然穿越大神选中了他,肯定是要他在古代开创一番大事业。比如,开后宫。

于是他开心地开始了自己的神童养成之路。

没想到装得太过,被当时的老皇帝一道圣旨选为了帝婿。

老皇帝,你简直是禽兽啊!这么小的孩子你都不放过!娶了下一任皇帝,我还怎么开后宫啊?!一首《生日快乐》,你感动什么啊?!你是有多缺爱啊?!

他带着身为现代人的骄傲与反骨在心里吐槽着,却又不敢公然抗旨得罪老皇帝。只是,他厌恶皇宫,连带着他那未曾谋面的未婚妻也一起厌恶上了。

后来,他和其他世家子弟一起被送去太学读书。

太学里的太傅最喜欢的便是他和那个叫温宁君的小屁孩。

老皇帝只有一个女儿,如珠似宝地宠着,导致小太女的功课学得不太好。这时太傅便会对他说,你以后是凤君,要好好扶持殿下。他听着心里不耐烦极了。

这么蠢的女人,怎么配得上他顾清桐?他可是要干一番大事的人!

于是,他养了死士,学了武功,还刻意在太学里拉拢了一群世家子,可耻地成了孩子王。他觉得他过得很潇洒。

有一回小伙伴说,近来温宁君和太女走得很近,语气羡慕不已。他心下不屑,却没管住自己的好奇心,去见了他的未婚妻。

一个文静的小姑娘,坐在一棵梨花树下翻看着一本厚厚的书。风一吹,梨花落下来,掉了一片在她头发上。

他装作傲慢地走过去,问她:“喂,你叫什么名字?”

小姑娘抬头看他,笑起来两眼弯弯:“我叫齐冬耳。”

说起来丢人,他后来仔细想了一下,那么小的一个姑娘,他才见了一面就喜欢上了。

他是个坦荡的人,喜欢了就喜欢了。他为她收起野心,做她一个人的夫君。

可他还是有些不甘心,想得到她相同的情意,于是百般折腾,哪怕洞房之夜也要刁难她。他那时多想告诉她,她就是他唯一的真爱。

可是,他不能说。还要再久一些,再小心一些,不要吓跑他心爱的姑娘。

嘘,不要惊扰她,我的爱人,让她自己慢慢发现。

第九章

很久之后,女帝挺着大肚子在御花园里和温宁君下棋,终于忍不住问出了那个问题:“爱卿,你真的和皇夫相爱过吗?”

温宁君浑身一抖,手里的子落错了位置:“臣对皇夫未曾有过非分之想。”

女帝好像不信,摸着圆滚滚的肚子说:“那时候朕总觉得你对他,比待旁人要温柔。”

“那是因为您说皇夫脑子不好。”温宁君似乎很头疼,“皇夫曾说过要关爱智障人群……我觉得,皇夫说得很对。”

原来是这样的乌龙……女帝很是无语。

这时,因为听闻女帝和温宁君在一起而特意从御书房杀过来的皇夫也到了,他搂着女帝的肩膀,宣示自己的所有权:“哟,温大人,你又来了啊,到饭点了,你回家吃饭去吧,宫里的伙食不好,我们就不留你了。”

温宁君想到女帝的话,心里一阵恶寒,便急匆匆地告辞了。

待温宁君走后,顾清桐埋怨女帝见温宁君的次数太多:“我听说孕妇看多了某个人,孩子也特别像那个人。万一宝宝生下来长得像温宁君怎么办?不行,你要天天看着我!”

朕磨人的小神经(6)

女帝终于明白,温宁君那时候看皇夫的眼神,其实是叫怜悯。她开始担忧起来,万一孩子真的是像顾清桐这样……

可怜的大昭百姓怕是要受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