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我的助理又跑了

发布时间:2017-03-1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身为模特公司大老板的助理,莫小桃作为脸盲症患者怎么还得了?认不出别人也就算了,居然连他也认不出来?而且她做了坏事就想跑,还能不能行了?哼,脸盲小助理休想跑,看BOSS怎么把你抓回来。

1.你往哪里走

莫小桃又跟别人跑了。

寒冬腊月,飞雪连天。陆寒站在公司楼下,脸色冰冷得如同雪人一般。

十分钟前,他和莫小桃下楼时看到外面下起了雪,便吩咐她回办公室拿把雨伞下来。可他在门口等了半天,看到拿着伞下来的莫小桃居然又把别人错当成是他,欢快地跟在公司某男网红身后意欲上对方的保姆车。

陆寒终于忍无可忍。

“莫小桃!”

他的声音如平地一声雷惊得莫小桃一个哆嗦。她朝陆寒的方向看了过来,有点迷茫地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又看了看站在她对面那个一脸尴尬的男网红,似乎正在认真地分辨他们之间的不同之处。

“莫小桃,你想死吗?我在这里!”

气得七窍生烟的陆寒没好气地骂人,莫小桃立刻认出他来,手忙脚乱地跑到他的面前。

“对不起啊,BOSS,我的脸盲症又犯了。”

莫小桃的脸皱成一团,看样子的确是在认真地忏悔。

陆寒面色稍霁,却还是沉着嗓音问道:“不是让你去看医生了吗?怎么还没治好?”

莫小桃忧愁地抱怨道:“您也不看看咱们公司,那些网红身高差不多,长相也差不多,连肌肉都差不多,要我分辨谁是谁,真的很难……”

“谁让你看他们的肌肉了?!”陆寒气得声音都变了,后来发现自己在意的点过于微妙,便立即改口道,“那你连我也认不出来?!”

莫小桃哀怨地看了他一眼:“BOSS,当初您开这家网红公司的时候,不是说‘你们招的那些网红都是什么玩意儿,至少得长得像我才有资格进公司’吗?我们公司的网红就是按照您的模样招的,所以在我看来,您和他们真的没什么区别。”

陆寒哑然片刻,没好气地从莫小桃手中抢过雨伞,撑开,闷头向前走去。他走了两步,发现莫小桃没跟上来,又回过头吼道:“还杵在那儿干吗?过来啊!”

莫小桃应了一声,“哒哒哒”地跟上了陆寒的脚步。

伞不大,两人撑着有些挤。莫小桃知道陆寒身娇肉贵,但凡着凉,一定生病;但凡生病,一定世界大乱。于是她大半个身子都露在伞外,想让他多遮一点。可她越是往边上让,虎着脸的陆寒就越是朝她靠过来。宽阔的马路上,两个人的运动轨迹渐渐从直线变成了斜线……

“嘀——”

身后传来刺耳的喇叭声,莫小桃下意识地回过头,余光扫到有辆车由远至近,连忙把陆寒拉到自己的这边,用自己瘦小的身躯挡在陆寒的前面。

汽车司机摇下车窗骂街:“你们在大马路上走S形,是想找死啊?!会不会走路?!”

陆寒瞪着眼睛,作势要骂回去,莫小桃赶紧拉住他,又向司机道了歉,这才把事情平息下来。

陆寒哼哧哼哧地喘着粗气,额头上像长出两只牛角。

“你躲什么躲?”

“我没躲啊!”莫小桃小声地说道。

“没躲,你走到墙角里去干吗?当我傻啊!”陆寒没好气地说。

莫小桃无奈道:“我这不是怕两个人打伞,雪落在您身上,把您冻坏了嘛!”

陆寒一滞,脸上涌现出被关心的暗爽,但很快就被他压了下去。他哼道:“都是你,要不是你上周把我的车弄坏了,我们现在需要走路去吃饭吗?”

弄坏陆寒车这事儿的确是莫小桃的错。那次陆寒应酬时喝多了酒,让她来接。结果莫小桃开到一半看到一个长得特别像陆寒(她觉得)的人,就跟了过去。后来她知道认错了人,才发现自己拐进了小巷子里。她倒车的技术不佳,生生地撞废了陆寒的倒车镜。

车子送去修了,陆寒没了代步工具,更加奴役她。

“可是我们只是去吃个饭,过个马路就到了。”

“还顶嘴!”

莫小桃识相地闭上了嘴。

陆寒似乎很满意她此刻的乖巧,用鼻子哼了两声,大赦天下似的吩咐道:“过来。”

莫小桃犹豫了一下,知道如果自己不如他所愿,他一定会跟她对抗到底,于是乖乖地走到他的身边。

陆寒满意地“唔”了一声,大手一捞,将莫小桃搂进怀里。

“这样就行了,蠢死了你。”

莫小桃察觉到陆寒搂着她的手的温度特别高,好像随时都能将她的身体灼烧殆尽。他的语气里带着点虚张声势的慌乱,更多的还是掩盖在大嗓门下的羞涩与笨拙。

莫小桃在心中叹了口气,心道:“你才蠢呢。”

2.都是误会

陆寒之所以会找莫小桃当助理,着实是因为一个天大的误会。

那会儿陆寒刚接手公司,心血来潮去视察。他故意没让人公布他的身份,穿着便装就去了程序部。

我的助理又跑了(2)

誰知刚进去就被程序部部长逮住了。

“哎,那个人,你是哪个部门的?”

陆寒料想他不认识自己,便把助理为他准备的工作证往前一递。

“安保部?安保部的来这里干什么?这里也是你能来的地方吗?走走走!赶紧走!”

陆寒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凶,正准备发火的时候,听见有人帮腔:“对不起,部长,他是来给我送东西的。”

陆寒一回头,看见的就是戴着眼镜看起来呆呆的莫小桃。

后来,莫小桃领着他出去时,他问她为什么要见义勇为。莫小桃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看了他好一会儿,才说道:“啊,你不是小张哥啊?”

陆寒还来不及说话,莫小桃颇有些埋怨地说道:“哎呀,你赶紧走吧,我还要去找小张哥拿东西呢。”

陆寒这才意识到对方认错了人。后来他去看了看那个所谓的小张哥那张粗糙的脸,愤怒之余,更坚定地认为这一切都是莫小桃的套路!

欲擒故纵!

这家伙一定是想要引起他的注意,才会故意这样说的!

第二天他恢复身份,趾高气扬地再次去了程序部,果不其然,把程序部部长吓得肢体僵硬、战战兢兢。他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莫小桃的座位前,莫小桃戒备地看着他,有点紧张。

陆寒故作深沉地说道:“昨天你关心同事、见义勇为,表现得不错,想不想升职?”

“……”

莫小桃看了他好一会儿,才战战兢兢地问道:“陆总,昨天我……见过您吗?”

陆寒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莫小桃不记得他!

他这么帅的一张脸,莫小桃居然不记得他!

彼时陆寒咬牙切齿:“很好,你想引起我的注意对吗?你成功了。”

莫小桃满脸问号地看着他。

“从明天开始,你来做我的助理,如果你做不好,我随时会炒掉你。”

说完,陆寒颇有些得意地想:“怎么样,我按照你的套路走,现在你的脸上该闪过惬意、开心、得意等情绪了吧?”然后他就会用行动证明,他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富二代可是一点儿也不一样!

然而,让他惊讶且郁闷的是,莫小桃皱起了眉头,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

事实上,当时莫小桃心里想的是:这人是不是有病?

她听人说过,陆寒从小锦衣玉食,要什么有什么,所以自然而然地养成了唯我独尊的个性。这本来也没什么,哪个富二代没点儿臭毛病呢?但现在看来,陆寒的内心深处根本住着一个名叫中二病的小人。

莫小桃不傻,也知道得罪了陆寒自己接下来的日子不会好过。她犹豫了很久,内心似乎是经过了一番天人交战,才一脸凝重地点了点头。

陆寒这才满意地笑了起来。

3.都是为了你

而当陆寒发现莫小桃的确只是个脸盲症患者,对他并没有半点套路的意思时已经是后话了。

总的来说,除了经常认错人,莫小桃还是个不错的助理。

陆寒掌管的这家网红公司在业内算是首屈一指,公司的艺人能接到不少大牌的代言,多年来一直被不少同行视为最大的竞争对手。商场如战场,陆寒虽然情商堪忧,但在管理和运营方面,还是有着得天独厚的智商优势的。

他阅人无数,看中的不过是莫小桃身上耿直和憨傻。

鉴于总是被莫小桃无视,十分打击他的自信心,陆寒思前想后,决定在莫小桃彻底治好这个毛病之前,先引起她的注意。

于是在某知名公司新一季的秋冬新款的订货会上,穿着紫红色西装,把自己打扮得像个茄子的陆寒出现了。

跟在他后面的莫小桃一直在扶额,假装认路。

她想起今天早上,刚下楼就看见了一辆极为烧包的红色法拉利停在路边。

身穿紫红色西装的陆寒就站在車边。对,紫红色。

他穿得活像一个行走的茄子,鞋子还是夸张的银色,头发也十分应景地吹成花轮同学的发型。

拎着豆浆和油条,晨练归来的大叔、大妈看着他,饶有兴趣地对他指指点点。

莫小桃假装什么也没看见,目不斜视地往小路走。

“哎?哎!莫小桃!”

余光里,那“茄子”朝她追了过来。

莫小桃想了想,一个茄子一边高呼她的名字,一边在雪地里追人的画面,实在是被雷得不轻,于是停下了脚步,而陆寒没收住,整个人撞在了她的身上。

“你这病真这么严重啊?”陆寒有点儿郁闷,“我都穿成这样了,你还认不出我?”

莫小桃一愣:“你穿成这样是为了……我?”

“不然呢?!”陆寒没好气地说,“你又记不住我的脸,我只好靠衣服引起你的注意了!你这么蠢,万一等会儿跟着别的公司的总裁走了怎么办?我跟你讲,虽然我不在意你被人拐走,但是现在外面都知道你有脸盲症,要是你随随便便把哪个丑八怪当成是我,会害我被人笑话的。”

莫小桃哭笑不得:“BOSS真是用心良苦……”

我的助理又跑了(3)

“一般一般吧。”陆寒得意地眯起了眼睛,一副听了夸赞以后暗爽的表情。

他嫌弃地看了莫小桃一眼:“你就穿成这样?”

莫小桃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装扮,整齐干练的职业套装,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你穿成这样会丢我的脸的。”陆寒指责道。

莫小桃在心中干笑两声,小声地嘟囔道:“你的脸不是早就被自己丢光了吗?”

“你说什么?”陆寒没听清。

“没什么,我是说我没有合适的衣服,要不我找其他人陪您去吧?”

找个能把自己打扮成五花肉的,正好和你凑成一桌菜——莫小桃在心中想。

“我就知道像你这样的穷光蛋肯定没钱买礼服,放心吧,我帮你准备好了。”陆寒笑得特别狂跩酷炫霸,还自认为帅气地甩了甩头发,显得更蠢了。

“走吧。”

莫小桃捂着脸,被迫跟了上去。

如今,置身在会场里,莫小桃依旧觉得有些不太真实。她看着那个正在和别人打招呼的男人,不可否认,如果陆寒不那么中二。不犯神经病,他还是一个很有说服力的帅哥。

有人见她落单,举着酒杯过来跟她搭讪。莫小桃还没开口就被一个人拽了过去,一抬头,就看见不知什么时候赶来的陆寒老母鸡似的瞪着眼前的陌生男人。

“你是谁啊?想干吗?她是我的助理,我不允许你和她说话。”

男人无奈地耸耸肩,笑着走了。陆寒没好气地“哼”了一声,瞥了莫小桃一眼。

“你让我省点心行吗?你知不知道这里的人都是豺狼虎豹,会把你吃得骨头都不剩。”

陆寒莫名其妙的紧张让莫小桃有些错愕,更多的是一种无奈。

“BOSS,为什么是我呢?”

“废话,我就你一个助理,我不保护你保护谁啊?”

“不是,我是说,为什么非得让我做你的助理呢?”

“因为你蠢啊。”陆寒大大咧咧地说道。

莫小桃觉得心累:“BOSS……”

陆寒撇撇嘴:“干吗?我又没说假话,你是蠢啊,连基本的认人都做不到。不过,我不喜欢太聪明的人,我喜欢蠢一点儿的。”

“为什么?”莫小桃问得不动声色。

“因为……我身边都是聪明人,聪明人会贪我的东西,而你不会。”陆寒的表情不知何时严肃了起来,即使此刻的他看起来仍旧无比像一个茄子,却也是一个让人信服的茄子。

“你有很多东西让人贪吗?”

陆寒弯弯嘴角,笑容却不怎么真切:“只要你有钱,就会有很多人想要你的东西。”他顿了顿,忽然又道,“莫小桃,你可以连命都不要来救我,你说,我怎么能不相信你。”

莫小桃愣住。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嘛。”陆寒自顾自地说着,又揉了揉鼻子,模样看起来有些别扭,“更何况,像你这么傻的人,除了我,谁会对你好啊。”

4.再见陆寒

后来莫小桃绞尽脑汁地想了想,陆寒说的她救过他,大概是他们被关在电梯里的那一次。

那次大厦的电梯降到一半忽然停住了,硬生生地卡在了三十三楼。等莫小桃摁好所有的按键回头看时,陆寒正面色难看地坐在地上。

莫小桃这才知道,这个看起来凶巴巴的男人小时候被绑架过,所以患有幽闭恐惧症。电梯在运行时还好,一停住,狭窄的空间就像一个封闭的铁盒子,让陆寒犯了病。

“BOSS,你别怕,我不会让你有事的。”莫小桃走到陆寒身边,用力地抓住他的手。

“你……你才害怕……”事实上,陆寒的声音已经在颤抖了,可他还是强撑着,用力地反握住莫小桃的手。

“我已经摁了警铃,很快就有人来救我们了。”说着,莫小桃解开了陆寒领口的扣子,又用手给他扇风。

静谧的空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氧气在彼此的呼吸之中一点一点地在消耗,温度也不知何时上升了,陆寒看着莫小桃的眼睛里多了一分迷离和暧昧。

莫小桃更觉得呼吸困难。

“莫小桃……”陆寒艰难地抓住了她的手,“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不然我怕会来不及……”

莫小桃一怔,下意识地看着陆寒的眼睛。男人的额头上沁出了细密的汗,唇色苍白,毫无力气可言。她咽了一口口水,问得有些艰难:“你……你要和我说什么?”

陆寒凑到她的耳边,呼出的热气一点一点地喷洒在她的耳朵上,让她的心都跟着痒了起来。

“莫小桃,你听好了,这些话我只说一次。”陆寒一只手搂上莫小桃的脖子,另一只手抚上了她的脸,他的目光变得缠绵悱恻,好像他的眼里从来只有莫小桃一个人。

莫小桃的心怦怦地跳了起来,连带着呼吸也跟着不顺畅。

我的助理又跑了(4)

“我……我……我保险箱的密码是……698698……”

莫小桃一臉茫然。

保安恰好在这个时候来了,撬开了电梯的门。原来他们正好卡在上下楼层之间的位置,狭窄的缝隙只能供一个人爬上去。

重见光明的那一刻,心情复杂的莫小桃在保安的催促下,把陆寒先推了上去。

“先救他!”

匆忙之中,陆寒回过头来,看着莫小桃的目光中满是震惊和感动。

从那以后,“先让领导走”的深明大义的莫小桃在陆寒心里的地位直线上升,陆寒毫无原则地信任莫小桃,虽然他信任的方式比较直接、粗暴,让莫小桃颇为无语。

不可否认的是,经过这一次的患难与共,陆寒对莫小桃的确不一样了。莫小桃享受着这种关怀,虽然心里没有底,但她不知道该怎么拒绝。

秀场里人头攒动,到处都是前来订货的商家。陆寒作为首屈一指的网红公司的总裁,早就被服装公司的老板拉走,邀请他在最后一轮走秀时作为特邀嘉宾上台。

莫小桃站在台下,红酒在杯中虚晃。T台上光线十足,照得她几乎睁不开眼睛。“紫茄子”陆寒就那么走了出来,脸上带着不可一世的笑容,看起来就像个孩子。

莫小桃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她从来没有跟人说过,笑起来的陆寒其实很好看。

可是,不管多好看,她都没有资格拥有。

莫小桃一口饮尽杯中的红酒,再抬起头的时候,眼神暗淡。

身着燕尾服的侍应生举着托盘走了过来,莫小桃摘下鼻梁上的眼镜,露出一双其实并不近视的眼睛。她将眼镜放在托盘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再见了,陆寒。”

说罢,朝着与陆寒相反的方向走去。

5.我骗你的

陆寒的脸色非常难看。

起因是他的助理莫小桃已经好几天没来上班了,人事部战战兢兢地给他递上了一封信,竟然是莫小桃的辞呈。

莫小桃要离开他的认知,让他觉得自己的肺都要气炸了。陆寒给莫小桃打了无数通电话,她都没有接。

难道是自己哪里得罪了莫小桃?陆寒仔细回想了一下,那天晚上他只是和几个女模特多喝了几杯酒而已……

陆寒脑中灵光一闪,恍然大悟。他知道了,莫小桃一定是因为这个吃醋了。他记得以前有一次,莫小桃陪他去应酬,其间有几个不长眼的男男女女一直往他面前凑,他不胜其烦,接着,那些人很快就被寒着脸的莫小桃提着领子丢开了。

那些人中不乏有合作公司的老板,他们对莫小桃十分不满,不过事后都被她以认不出来为由糊弄了过去。

那时陆寒醉得晕晕乎乎的,只能眯着眼睛看着开车带他回家的莫小桃。莫小桃的表情难看极了,为他擦去嘴角污秽的动作却是那么轻柔。

陆寒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在一个人身边,他可以什么都不想,全身心的放松。莫小桃身上真是有种奇怪的魔力,起初他只是觉得她的脸盲症很傻,久了就觉得像她这样只看得见自己一个人也挺好。

这世上有那么多的伤害和背叛,只有莫小桃会为了他不顾自己的生命。

那天,陆寒拉住莫小桃的手,说:“好了好了,我知道你不爽,放心啦,少爷我以后不再和其他人喝酒了。”

可是莫小桃后来到底有没有回答他,他居然一点儿也记不清了。

唯一能确认的是,莫小桃失常的原因一定是看见他和别人纠缠不清,吃醋了。

这个结论让陆寒心里喜滋滋的,非常愉悦。

陆寒到底是个执行力极强的人,当即决定亲自去找莫小桃。他按照人事部登记的地址找到了莫小桃的家,“砰砰砰”地敲门。

“莫小桃!开门!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

“莫小桃!你听我解释,我和那些人没什么的,你不要瞎吃醋好不好?

“莫小桃,你这个蠢女人,难道你不知道,少爷我……”

门忽然开了,大喜过望的陆寒在看见开门的男人那张似笑非笑的脸时,把所有的话都咽回了肚子里。

“你是谁啊?”陆寒瞪着这个看起来长得还不赖的男人,警惕地问道。

“原欧,莫小桃的未婚夫。”

“未婚夫”三个字敲在陆寒的心里,让他彻底傻了。

莫小桃从来没有对他说起过她的私事,所以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莫小桃居然有未婚夫。这就意味着,她会结婚,会生孩子,会成为别人的莫小桃。

她的眼中再也没有他。

陆寒难以接受,狠狠地瞪了原欧一眼,撞开他,长驱直入闯进莫小桃的家中。

莫小桃果然在家,她正抱着电脑坐在沙发上,鼻梁上没有他熟悉的眼镜,头发也没有乱糟糟地盘在头顶上,而是散在她的肩膀上,使她的面目柔和了许多。她看起来再也不是那个呆呆傻傻的莫小桃,眉眼中带着一种凌厉。

陆寒愣住了。

“莫……莫小桃……”

莫小桃看着他,冷漠地回道:“有事吗?陆老板?”

我的助理又跑了(5)

陆寒下意识地摇了摇头,莫小桃这样的语气让他难以接受,于是逼近一步,问道:“好好的,为什么要辞职?为什么要离开我?还有,你这个什么未婚夫又是怎么回事?!”

莫小桃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第一次喊了他的名字。

“陆寒,我骗你的。”

6.真相何如

莫小桃是个黑客。

她的上一任雇主是陆寒的商业对头,聘请她去陆寒的公司窃取商业机密。

所以莫小桃一开始是在程序部任职,对于她来说,这里是最方便掌握公司重要资料的地方。

莫小桃是真的有脸盲症,那天帮陆寒解围也确实是一个好心的意外,只是没想到陆寒会把她调去做他的助理。

对于莫小桃来说,对她丝毫不设防的陆寒真的太傻了。他傻乎乎地奴役着她,傻乎乎地驱使着她,傻乎乎地相信着她。

可莫小桃只是为了任务而来的。

那次在电梯里,陆寒毫无保留地告诉了她保险箱的密码,她心中有愧,所以让保安先救陆寒。在她的计划里,参加酒会那天,她会先送陆寒回公司,然后拿走保险箱里的机密文件。

只要她的任务完成,就再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

陆寒看着她,一双眼睛恨不得将她看穿:“你说……你接近我,只是为了我公司的机密文件?”

“是。”

“你有未婚夫了?你会和他结婚?”

莫小桃皱起眉头,怎么也没想到陆寒会在这个时候问一个这么古怪的问题。她还没来得及回答,原欧先插嘴道:“是啊,我们会在教堂里举行一场盛大的婚礼。”

陆寒忽然笑了起来,声音像冰刀一样,一刀一刀,插在莫小桃心里。

“莫小桃,你真厉害啊。”

莫小桃怔了怔,觉得自己的心口像是被他的声音划开了一道口子,麻木地疼痛了起来。

“脚踏两条船,真有你的啊!”

莫小桃的眉头越皱越紧,她隐约意识到现在事情的走向不太对。陸寒的关注点未免太奇怪了,他为什么好像一点儿也不介意她的目的,反而对原欧的身份那么在意呢?

陆寒恨恨地看着莫小桃,甩手离开。他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瞪着莫小桃:“莫小桃,这一次我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莫小桃目送陆寒离开以后,才脱力地坐回沙发上。

“这个人看起来还挺有意思的。”原欧摸着下巴,笑眯眯地说道。

莫小桃把电脑扔给原欧:“你要我修改的游戏数据我已经改完了,快滚。”

原欧抱着手臂看她,没有动,而是道:“你把真相告诉他,就不怕他报警吗?”

莫小桃沉默了一下,才低声道:“我欠他的。”

“在口是心非这一点上,你和你妹妹还真是一模一样。”

“啰唆。”莫小桃道,“在扮猪吃老虎这一点上,你不也一样吗。”

原欧收起电脑,笑眯眯地拍了拍莫小桃的肩膀,“有需要随时找我啊,未婚妻。”

莫小桃翻了个白眼。

家中终于只剩下她一个人的时候,她终于可以不用再做任何伪装。

陆寒……莫小桃闭上了眼睛。这个时候她才发现,原来自己的脑海里充斥着许多与陆寒之间的回忆。

像孩子一样任性的陆寒,其实比任何人都要温柔善良。

莫小桃没有告诉任何人的是,她之所以患有脸盲症,是因为在她的成长过程中绝大多数的时间是对着数据。数字和字母充斥着她的脑海,久而久之,就丧失了人脸识别的功能。

冰冷的数据使她对一切都漠不关心,哪怕是自己的婚约,然而当莫小桃发现婚姻会成为她事业上的绊脚石后,她果断地选择放弃婚姻,还好她所谓的未婚夫原欧对她也没有兴趣。

莫小桃没有想过,自己会遇上像陆寒这样的人。她更加没有想过,陆寒的存在会动摇她很多想法。

莫小桃害怕了,她并不喜欢这种无法掌握自己人生的感觉,所以,无论如何,她都要从陆寒身边离开。

她怕待得再久一点儿,自己会爱上陆寒。

不,那个总是让她无可奈何的男人,让她不由自主地为他吃醋的男人,让她在千钧一发的时刻想也不想就把他推出去让他获得生机的那个男人,也许,她早就爱上了。

可是,她亲手将这一切都毁了。

7.我的密码

很快,网络上出现了大量的爆料扒皮贴,说那些所谓的网红都是整容整出来的,他们有统一的经纪公司运作,所推销的产品也是经纪公司指定的。

一时之间,所有网红经纪公司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其中以陆寒的公司承受的压力最大。

与其他选择回避、闷声不吭声的经纪公司不同的是,陆寒选择正面回应,召开了一场新闻发布会。

这一次,他穿着严谨而周正的西装,整个人散发着强大的气场。

陆寒平静而坚定地说:“你们认为的网红是什么?网红文化不过是被网络推广、包装出来的产物而已,说白了,这是你们自己推崇制造出来的东西。在这个世界上,人人都有追求美的权利,不管这张脸是不是和别人一样,他都有存在的价值。我看到的是一群和你们一样,为了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更美好而努力的人。”他顿了顿,又说,“相比外貌的真假,我更看重的是人心。脸是天生或者后天制造的都无所谓,可如果从心到口都是假的,那才是这世上最可怕的事情。”

我的助理又跑了(6)

说完,陆寒直直地看着镜头,好像在审视着镜头外的某个人。

莫小桃看着屏幕上陆寒的脸,知道他说的那个人是自己。

这番话被无数次转发,很快将陆寒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网友们对他的发言非常不满,竟然开始组队黑起他来。

莫小桃知道陆寒情商低,却没想到他的情商居然会低成这样。

该死的,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她明明没有把资料交出去啊!

那晚,莫小桃用陆寒给她的密码,的确成功打开了他的保险箱。可当她准备拿走那些资料的时候,忽然意识到哪里不对劲儿。

“698”这三个数字,她总觉得眼熟。莫小桃天生对数字很敏感,于是拿出自己的手机,用九宫格键盘输入这三个数字的时候,赫然看见了自己的名字。

698,莫小桃。

陆寒把她的名字设为保险箱的密码。也许那晚在电梯里,他想对她说的话都包含在这三个数字里了。

也许,陆寒对她的感觉,和她对陆寒的感觉是一样的。

可是,她只是被安排到陆寒身边的人,她并不如陆寒所想的那么简单,她比这世上任何一个人都想要他的东西。

莫小桃知道,如果把这些东西交给陆寒的商业对手,他会遭受怎样的打击。像陆寒那样的人,她无法想象,也不能想象他被人欺负的样子——他毕竟是她跟了这么久的BOSS,是她喜欢的人。

最终,莫小桃以高于酬金三倍的价格把钱退给了雇佣她的人。她以为这件事情会就此结束,谁知陆寒还是受到了伤害。

莫小桃赶到陆寒的公司时,被一个男人拦了下来。

“你是谁?”

“莫小姐,我是安保部小张啊!我不就是没穿制服吗,你又认不出我是谁了?”

莫小桃没空跟他闲话家常:“陆寒呢?”

“老板今天没来公司,好像是在家里……”

莫小桃没等小张哥把话说完,又朝外跑去。

找到陆寒,保护陆寒,是她现在唯一的想法。

莫小桃虽然是脸盲症晚期,但是方向感不差,自然还记得陆寒的家在哪里。说来也巧,莫小桃赶到陆寒家的时候,一身居家服的陆寒正好从家里出来。

“陆寒!”莫小桃跑了过去。

陆寒看见她很是惊讶,可立刻又收起了惊讶的表情,冷淡地问道:“你来干吗?”

“别那么啰唆,跟我回家!”

莫小桃不给陆寒再说话的机会,拉着他就往他家里走。

“莫小桃你要干什么?!我要出去买早餐!你这个有夫之妇快放开我!”

“我不喜欢原歐,他也不喜欢我。”莫小桃说道。

只一句话,就让在原地炸毛跳脚的陆寒瞬间偃旗息鼓。

8.BOSS才不傻

认真的女人是很帅的。

陆寒抱着一碗康师傅鲜虾鱼板面,一边欣赏着莫小桃的背影,一边摸着下巴。

莫小桃拉着他进门以后一句话也不说,先是进了厨房给他煮了一碗面,然后抱着电脑坐在沙发上敲敲打打。

不可否认,莫小桃煮的面不如她敲打键盘的姿势好看,陆寒大口大口地吃着明显放多了水的方便面,在心中感叹:难吃死了。

莫小桃噼里啪啦地打了三十分钟的键盘以后,终于停了下来。她微微喘着粗气,低声道:“对不起。”

陆寒“哼”了一声:“你对不起我什么?”

“我不该隐瞒身份接近你。可是,网上那些东西真的不是我发的,你的保险箱我打开了,可是资料我没有拿。”

“我知道。”

莫小桃惊讶地瞪着陆寒:“你知道?!”

陆寒嫌弃地看了她一眼:“莫小桃,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傻?如果我没有脑子,公司这么大,我怎么守得住?”

莫小桃神色复杂,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我只是在你面前才愿意变得傻一点儿而已。”

陆寒说,其实他早就知道竞争对手安排了一个黑客在他的公司里,也知道那人最有可能去的部门就是程序部,所以那天他会去程序部视察并不是偶然。

可看中莫小桃,的确是意外。

那时,陆寒聘请的黑客已经从对方电脑中把莫小桃的资料找了出来,他干脆将计就计把她留在自己身边,本来是想监视她的行动,却没想到渐渐对她动了心。

他知道,其实莫小桃有很多次机会动手,但是她都放弃了。陆寒一直在猜测莫小桃这么做的原因到底是什么,会不会有一种可能是,她和他一样,动了心?

他将保险箱的密码设置成698698,其实就是莫小桃的名字。

陆寒在赌,赌莫小桃对他的感情到底有多深。

结果,他赌赢了,莫小桃并没有拿走那份资料。他聘请的黑客也告诉他,莫小桃解除了和竞争对手的协议,还赔了不少钱。

本来事情到了这里,还算是顺利,他甚至做好了向莫小桃告白的准备。可是,他没想到莫小桃会不告而别,而他去找她的时候,竟然发现她有未婚夫!

所以,他是真的很生气。

我的助理又跑了(7)

莫小桃听到这里,深吸了一口气,才艰难地问道:“所以,网上的那些资料……是你自己放出去的?”

“没错。置之死地而后生。我们这种做网红的公司最不怕的就是争议,有话题才有流量。”

“我是白痴……”莫小桃喃喃自语,“我还担心你会被那些网络黑子伤害,特意来你家设置防火墙。”

“你的确是白痴。”陆寒翻了个白眼,“那些人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我从来不在乎。我在乎的是你。”

莫小桃一怔。

“知道你有未婚夫的时候,你知不知道我都快要被气死了!我生气的点,从来都不是你是黑客,不是你骗了我,而是有人要把你从我身边抢走!”

莫小桃也不知道是该气还是该笑,心里酥酥麻麻的,蔓延着酸酸的暖意。

“什么时候?”她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陆寒居然听明白了:“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你还在我身边的时候。当我发现自己好像离不开你的时候,我就意识到,你远比我想象的还要重要。”

“即使你知道……我接近你,是有目的的?”莫小桃道,“你不是说,你最讨厌这样的人吗?”

“我的确讨厌这种人啊,可是我喜欢你。”陆寒坦诚地道。

莫小桃说不出话来,事实上这个时候她也不需要说话了。

陆寒就是这样的人,他比任何一個人都简单,也直接。

谁知陆寒看她一眼,道:“但是我还在生气。”

莫小桃哭笑不得地道:“因为原欧吗?他不喜欢我,他喜欢的是我妹妹。”

陆寒顿时恼羞成怒地吼:“我不许你喊他的名字!”

莫小桃叹了一口气,心道陆寒再怎么表现得成熟得体,内心深处还是住着一个小孩。

陆寒跑进自己的房间,拿出三本厚厚的相册,放到莫小桃的面前。他扬了扬头,居高临下地看着莫小桃,道:“你必须要完成我安排给你的试炼,我才会选择要不要原谅你。”

“你说。”

“从这些网红脸中找出我的脸!找错一次罚你陪我五年,找对一次奖你陪我五年,直到全部找出来为止。”

“……”

莫小桃想,这样算下来的话,她和陆寒之间的路怕是还有好长好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