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对不起,欧尼酱,人家中二病晚期22

发布时间:2017-03-1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1.

小花妹妹对大学生活的期待,随着暑假的一天一天结束,而变得愈加浓烈,入学的前一个星期,她就早早地准备好了高跟鞋和漂亮的裙子,准备来一个完美的亮相。

陆耀穿着家居服,双手插在口袋里,闲闲地看着她忙忙碌碌地往箱子里塞衣服,看到最后忍不住出声提醒她:“带这么多衣服是没用的,学校里有制服和训练服,冬夏各一套,四套衣服换着穿,你以为穿自己衣服的机会有多少?”

小花妹妹默默地转头,看着陆大帅哥,眼珠子不停地转着。

她见过陆耀穿制服,简直帅得没朋友,据说帅哥都已经上交国家了,警校里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帅哥。一大群制服帅哥,想想就让人心驰荡漾呢。

她捂着嘴嘿嘿笑起来,笑得陆耀直发毛,皱着眉走了。

第二天,陆耀也收拾好了行李,前来接陆小花,小花爸爸和陆耀爸爸则负责送他们去学校。

学校离家里并不远,坐地铁也就一个小时的路程。陆耀以前住在宿舍,但是为了能经常看到小花妹妹,只要课不多就往家里跑,住不住校都一样。这一回小花妹妹要跟他一起住校,他觉得这一次在学校的时间估计会撑得久一点儿。

说是两位爸爸送陆耀和小花去上学,其实根本就是陆耀在开车,两位爸爸坐在后面拉着小花,东叮咛西嘱咐。

“小花,有不识相的男生追你,就让耀耀去揍他,知道吗?千万别被人占便宜。”

“现在的男生都坏得不得了,千万别在外面喝酒,如果非要喝就买回去跟耀耀一起喝。”

“夜不歸宿万万不可,如果非要夜不归宿,就跟耀耀一起夜不归宿。”

……

两位爸爸唠叨了半天,主要内容就是不放心小花一个人在外面,而陆耀就是她光荣且可信的保镖。

小花妹妹别的技能没有,就会安慰长辈,当即摆出一副诚恳的模样,对两位爸爸发誓:“放心吧,两位爸爸,到了学校之后,我一定讲文明懂礼貌,不接近异性生物,如果非要接近,就只接近欧尼酱,欧尼酱就是我的天,我的光,是我唯一的神话。”

小花妹妹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竟然成功堵住了两位爸爸的嘴。两位爸爸欣慰地点点头,然后开始给小花妹妹塞钱。

“女孩子花钱的地方多,拿着拿着,不够打电话给爸爸,爸爸给你送来。”

“已经给过了呀,两位爸爸,我很节省的,不需要太多钱。”小花妹妹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实力上演“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一张不漏地将所有“毛爷爷”都收进了囊中。

在前面开车的陆耀,简直就是真正的司机师傅,看着后座温馨和谐的一家人,连白眼都懒得翻了。

那位慈祥的爸爸,你还没给过你亲儿子一毛钱呢。

幸好他不是需要家里人养着的书呆子,幸好他刚上大学那年就掌握了多项赚钱技能,否则生在这种重女轻男的家庭里,他非得活活饿死不可。

2.

在两位爸爸面前乖巧可人的小花妹妹,等两位爸爸离开之后,便换了一个人似的,表情狰狞地提着小箱子在校园里狂奔。

“哈哈哈哈,大学!帅哥!满是帅哥的大学!我来了。”

陆耀在她身后,提着其他的行李,看到如脱缰的野马般不受控制的小花妹妹,默默地往旁边挪了挪,假装自己不认识她。

陆耀怎么说也在这所学校生活了两年,各个地方都熟悉得很,所以不用一个小时就带着小花妹妹办完了登记、缴费、领生活用品,分宿舍等流程。

如果路上不是遇见了乐正珊,小花妹妹缠着乐正珊说了好半天的话,可能还会更快点儿。

小花妹妹的宿舍在女生楼303号,为了吸引女生,校领导将女生楼的外墙做了粉色的装饰,但是因为这栋宿舍楼本身的设计又特别阳刚,所以看起来像穿着粉色外套的金刚芭比,直男的审美也是要命。

小花妹妹心情好到飞起,竟然没有吐槽“金刚芭比”牌的宿舍楼,而是小跑上楼,满是期待地推开了303宿舍的门。

303宿舍里面空荡荡的,四张床整齐地摆在四个角落里,床边各有小柜子和书桌,房间外面有个阳台,阳台连着洗手间,洗手间里的卫浴设施一应俱全,看起来还不错。

小花妹妹四处看了看,将自己的行李放在靠门口的一张床前,仰面就躺在了床上,抱着床柱子亲了一口,道:“床啊床,你就是我未来四年生活和奋斗的起点了,我一定会对你好的。”

陆大帅哥再也看不下去了,伸手就把陆小花从床上揪了起来,怒道:“床还没擦,而且什么都没铺就往上面躺?脏死你算了。”

陆小花抱着陆耀的胳膊嘿嘿傻笑:“怪不得我妈说有欧尼酱陪我,她就放心了,原来欧尼酱这么啰唆呀,完全可以兄代母职。”

“谁兄代母职?”陆大帅哥的脸都绿了,他好歹也是爽利的汉子一个,放着班上一堆事务不管,先来安顿这个小混蛋,小混蛋不但不感谢他,还嫌他啰唆,真是够没良心的。

他挑了挑眉,气哼哼地道:“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懒得帮你。我去班上看看,一会儿再来找你一起去吃午饭。”

对不起,欧尼酱,人家中二病晚期22(2)

说完,他转身走了。

小花妹妹对着陆耀的背影挥手,然后朝男生楼狂奔。

3.

陆小花是故意把陆大帅哥气走的,不把他气走,她怎么能愉快地跟船长见面?

船长来得非常早,在陆小花来学校之前就住进了宿舍,并将自己宿舍的门牌号发给了小花妹妹。

刚刚小花妹妹趁着去洗手间的工夫,偷偷摸摸给他回消息:“一楼真是太棒了,适合偷情。”

“没错,没错,快来找我。”

“等把我欧尼酱支走就来,爱妃别急。”

“皇上,臣妾今晚就是你的人了。”

陆小花向船长坦白自己喜欢陆耀之后,两人关系也并未生疏,船长是个八面玲珑的人,很快就将陆小花哄成了自己的闺蜜,两个人这样在微信里笑闹、打趣也不是头一回了。

船长不与她生疏,陆小花当然开心,可同时她又不希望陆耀不开心,所以只能偷偷摸摸地与他来往。

男生楼在女生楼的前面,有很高的栅栏挡着,中间还隔着教职工宿舍,汹涌的青春期荷尔蒙瞬间被教职工的神圣光辉封印了,祸害不到女生宿舍那边,对于这种安排,校领导真是良苦用心。

今天新生报到,到处都是送新生来上学的家长,男女宿舍都没有舍管,可以随便进出。小花妹妹带着好奇心走进男生宿舍,只觉得一股浓厚的雄性荷尔蒙气息扑面而来,她忍不住兴奋起来,踮着脚溜进船长的宿舍。

船长宿舍里的其他三人也还没来报到,只有船长自己坐在床上,抱着平板电脑在打游戏,见小花妹妹进来,漂亮的脸上立刻绽放出一个笑容,接着放下平板,起身迎她。

“你可来了,一个人在宿舍里待着,也没事做,真是无聊。”

船长今天穿的是简单的衬衫黑裤,剪短的头发很利落,常年戴着的钻石耳钉也摘了,因此平日里看起来过分漂亮的脸也没那么阴柔了,反倒多了几分帅气。

小花妹妹看着他的脸就觉得特别羡慕:“船长,你长成这样,住男生宿舍真的好吗?会把你们宿舍的人都掰弯吧。”

船长有些无语地捏了捏她的脸颊,无奈道:“你脑子里整天都装着些什么?我是直的,干吗去掰弯别的男人?”

“你不杀伯仁,伯仁因你而死。你不掰别人,别人因你而弯。”陆小花一本正经地替船长担忧。

看着陆小花严肃的小脸,船长扑哧一笑,道:“好吧,我会注意安全,并且努力不做让人误会的事。”

陆小花这才满意地点点头,道:“這才对,你都不知道,这个学校里男性荷尔蒙有多重,刚才我进来的时候看到一个男生足足有一米九多,比欧尼酱还高,站我面前就像一座山一样,吓死人了。”

正说着,宿舍的门被人推开了,陆小花口中的一米九几的男生提着行李走了进来,扫了船长和陆小花一眼,回头对门外的人道谢:“谢谢学长指路。”

“应该的,我就住你隔壁,有需要尽管来找我。”

门外的人的声音有点儿清冷,十分耳熟,陆小花只用了零点零一秒就判断出,这是陆耀的声音,条件反射性地就想躲。可是中国好学长此时已经探头进来,想看看学弟们安置得怎么样,然后就看到了陆小花。

小花妹妹“嗖”的一声躲到船长身后,船长双手插兜一脸坦然,跟陆耀打招呼:“学长,你好。”

陆耀沉默了一下,然后冷着脸走进来,绕过船长,拽着一脸生无可恋模样的小花妹妹出去了。

4.

提着陆小花离开男生宿舍路上,陆耀一直冷着脸。正在带新生进宿舍的郑贺和谭飞,两个精力充沛的大男生看见他,老远就跟他招呼,陆耀也只是冷着脸点了点头,就越过他们,继续往外走。

郑贺拐了谭飞一胳膊,一脸八卦地道:“班长这脸色可不太对。”

“没看见班长手里拽着谁吗?小花妹妹。班长对他这个妹妹可宝贝得很,没准是妹子看上哪个新生了,偷偷跑来幽会,被班长抓了个正着。”谭飞也停下,做捋须沉思状,认真分析道。

“这帮新生够狂的,学长们都还饿着呢,就敢跟我们抢学妹?”郑贺义愤填膺地道。

谭飞点头:“就是,学妹有限,学弟们不容小觑,我们还在这里浪费时间做什么?女生宿舍走起。”

郑贺当即拍掌叫好:“帮助学妹是我们学长应尽的义务,走起。”

说着,两人转身往外走,而被他们带进来的四五个男生,见学长走了,有些着急:“学长,我们怎么办?”

“你们手上不是拿着分宿舍的单子吗?单子上有宿舍门牌号,自己进去找。”两人不约而同地看着那几个大男孩嫌弃地皱眉道,“你们是我带过的最差的一届学弟了。”

男生们一脸问号:我们招谁惹谁了?

两头狼蹿向女生宿舍,另一边,陆耀提着陆小花在操场上转了一圈,然后提着的姿势变成牵着,脸色也由黑转成正常。

他不说话,小花妹妹自然是不了解陆耀的心路历程,只觉得内心忐忑,不知道陆耀接下来会怎么训她。就在她准备示弱道歉的时候,陆耀将她带进了食堂,点了两份石锅拌饭。

对不起,欧尼酱,人家中二病晚期22(3)

在食堂的勤工俭学的妹子对陆耀十分热情,看陆耀的眼睛里满是星光,那情意赤裸得简直不能再赤裸了,等拌饭端出来时,小花妹妹就算再傻,也看出来这个妹子喜欢陆耀了。

陆耀那锅饭里的鸡蛋火腿满满铺了一层,而小花妹妹的饭上只有可怜的几片火腿,连饭都没盖住。

陆小花自认从小就讨喜,人见人爱的,还从没受过这种排挤,忍不住指着陆耀的锅问那个妹子:“为什么他的鸡蛋这么多,我的这么少?”

“学长每天很忙的,当然要多吃点儿。学妹,你不能再胖了,当然要少吃点儿。”妹子胡说八道起来,竟跟陆小花有几分相像。

陆小花在暑假期间体重确实长了五六斤,可是每天跑步,肥肉都变肌肉了,因此外表根本看不出来,这会儿被别的女生说胖,她自然不爱听,刚准备发作,就见陆耀抬手将自己的锅和陆小花的交换,又瞪了她一眼,道:“别闹,好好吃饭。”接着抬头对那个妹子客气地道,“谢谢你,下次不必对我特殊优待,被你们老板看到不太好。”

他虽然瞪了陆小花一眼,但是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宠溺,对那个妹子虽然客气,但是语气疏离,谁亲谁疏,一听便知。

那妹子原本以为陆小花只是一个新来的,黏着学长的学妹,没想到会得陆耀如此待她,有些气不过,咬咬牙,转身走了。

陆小花心情大好地将米饭和半熟的蛋拌在一起,又挤了好多拌饭酱进去,舀了很大一勺,塞进嘴巴里,立刻被美味征服了,并原谅了那个喜欢陆耀喜欢得十分明显的妹子,夸张地大叫:“太唔次了。”

陆耀本来想训她的,看她像贪吃的松鼠一样,两个腮帮子鼓鼓的,训斥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只好道:“慢点儿吃。”

陆小花吞下嘴里的饭,重复刚才那句含糊的话:“太好吃了,欧尼酱这里真的是学校食堂吗?简直比专业的韩式料理都好吃。”

“当然是学校食堂。”陆耀抬头,骄傲地笑。

不是他吹,他们学校的三个食堂,都超级棒,尤其这里的石锅拌饭,味道是一绝,要不然,这里有个对他意图这么明显的妹子,他怎么还会往这边来?实在是美味难以放弃。

接下来,陆小花的全部注意力都在饭上,享受完满满一锅饭,她才打着饱嗝,想起之前的事。

她私会船长被陆耀抓包了,陆耀竟然没发火,还带她来吃好吃的,这不会就是传说中的“最后的晚餐”吧?

想到这里,陆小花胃里一抽,吃下去的饭似乎都变成了沙粒,硌得有些疼。

她痛定思痛,小心翼翼地问陆耀:“欧尼酱,你刚才是不是生气了?我知道我错啦,不该瞒着你跟船长见面的。”

船长上回用她的照片挑拨陆耀,陸耀怕是到现在还在生气。

哪知道陆耀却说:“你跟你的朋友见面,我为什么要生气?”

“真的吗?”陆小花有点儿不信,毕竟刚才他抓到她的时候,表情实在是太臭了,不是生气,难道是便秘?

见陆小花如此怀疑的眼神,陆耀别扭地别过头去,哼了一声,道:“好吧,刚开始确实有点儿生气,但是在操场上溜了两圈,就想通了。你现在已经是个大学生了,要学会独立思考问题,当然也能自由地选择朋友,我不能总是管着你,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坏的,应该由你自己去判断,而不是由我来告诉你。”

陆小花愣了一下,感动得眼泪都出来了。

她真的很享受被陆耀保护的感觉,可是也不愿意错过人生的种种乐趣,好的、坏的,就算是痛的,她都想自己去体验,大学不就是这样的开始吗?

她隔着桌子握着陆耀的手,一脸“谢主隆恩”的表情,道:“欧尼酱,你真的是太通情达理了,简直就是我的偶像,家里的两位爸爸,完全到达不到你的高度。”

小妮子的手嫩嫩的滑滑的,陆耀想甩开她,却又有点儿不舍得,只能别扭地任她握着,听她胡说八道。

离开餐厅时,他们遇见了船长。船长看到陆小花一脸担忧,便诚恳地对陆耀说:“学长,是我先约小花的,要怪就怪我,别怪她。”

陆耀挑了挑眉,当即就后悔了,可是说出口的话就如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只能硬撑着。

小花颠颠地跑到船长面前,兴奋地道:“我家欧尼酱特别开明,不干涉我交朋友,他说了,我们随意见面。”

“真的?”船长抬头看陆耀那一脸的敌意,显然不信,但还是顺着陆小花的话说,“那太好了,我在这个学校里谁都不认识,还真是有点儿孤单呢。小花,我要去看教室,要不要一起去?”

“好啊,好啊。”陆小花立刻应下,挥手跟陆耀说了再见,便蹦蹦跳跳地跟着船长走了。

“大度的欧尼酱”陆大帅哥,为了维持大度的形象,生生憋出了内伤。他看着高大的船长,娇小的小花,两个人十分相配的背影,暗暗咬牙。

什么大度,什么经历,通通都去见鬼吧,他的妹妹果然还是不要长大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