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十八线影后

发布时间:2017-03-1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最近我有点蒙,莫名其妙就红了,还有帅气的吸血鬼找我签约……可是,谁要得“你看起来很好吃”这种奖项啊!吸血鬼是很帅没错,可我不是那种只看脸的演员啊。不过,这位吸血鬼,你的眼神未免太温柔了吧,总觉得你是想吃掉我……

1.莫名其妙就红了……

我是一名三流演员。

喂,别看错了,是三流演员,不是三级片演员!

我在影视圈里摸爬滚打了数年都毫无起色,只能在一些恐怖片、血浆片和科幻片里演炮灰,或者受害者甲乙丙丁。血包在我的身上,承载着我青涩稚嫩的梦想,一次又一次破裂。

我偷偷想过。

一辈子也就这样了吧。

直到今年发生了两件事情。

第一件,人类和吸血鬼正式建交了。

第二件,我被吸血影业相中了。

那些整天和生死打交道的暗夜亡灵,被我精湛的躺尸技巧,还有华丽的飙血技术,彻底折服了!

我红了!

2.你神经病啊

事情还要从几个月前说起。

单间出租房里,我把连接灯泡的电线往下拉了拉,确保昏黄的灯光能照亮打印纸上的字迹。

和每天晚上一样,我阅读着剧本,尽管角色剧情单薄得和旁边的卫生护垫差不多,但我仍然一字一句地揣摩着——各种死法。

深秋的晚风带着几分凉意吹进来,灯光忽明忽暗,我扶了一下灯泡以为是接触不良。突然有敲门声响起,我一惊,三更半夜有谁会来呢?

“谁?”

没有答复,只有敲门声不断。

我蹑手躡脚地靠近门口,顺着猫眼往外看,对方的脸明显比猫眼的位置要高,只能看见血红色的打着温莎结的领带。

“有什么事吗?”我警惕地问道。

对方这才有了反应,听上去还有点儿激动的样子。

“女士,很高兴认识您!我可以进去和您谈谈吗?”

还想进来和我谈谈?开什么玩笑!怕是附近的浪荡子又出来撒酒疯了。我没好气地道:“哦,如果你想去警察局喝茶的话,我们就谈谈吧。”

话音刚落,门口就没了动静。我通过猫眼继续看,门外只有灯光明明灭灭。跑得可真快!没用的家伙!我得意一笑,生出一股收拾了无赖的自豪感。然而就在我转身的刹那,一道黑影几乎挡住了我所有的视线,只有血红色的领带将我从困惑中解救了出来。

我家里出现了一个陌生人,而且还是那么泰然自若、潇潇洒洒地出现!

墨色的头发滑向额头的两侧,眼睛特别迷人,眯着的时候更是充满了不容抗拒的魅力,他微微一笑,露出两颗虎牙,显得有点儿孩子气。

我经过一秒的恍惚,才奋力从男色漩涡中往外爬,大叫着:“你怎么进来的?”说完便开始寻找周围可以用来防身的东西。桌椅搬不动,只有一根甘蔗还算称手,如果他敢乱来,我就把他打出糖尿病!

“喂喂!”神秘男子往后退了半步,说道,“女士,是你允许我进来的呀!”

“我什么时候允许你进来了?出去,不然我报警了!”我举着甘蔗朝他挥舞。

他突然从怀里掏出来一张名片,递到我到面前,几乎糊在我的脸上。

“我是影视公司的人,我们公司想签你!”

在甘蔗距离他的鼻孔只有0.01厘米的时候,我停手了,内心瞬间变得像一碗顶级的麻辣烫,五味杂陈。

我知道不该轻易相信他,却还是停下了手,因为“经纪公司”四个字如同美人鱼的歌声一样,太有诱惑力了!

神秘男子见我没了杀气,笑眯眯地把名片又往前伸了伸。我接过名片,很少有人会把名片做成纯黑色的,上面还有几个烫金的字:吸血影业。

下面一行写着男子的名字——陈。

光看名片倒是挺正式的,我半信半疑地瞄了他一眼,道:“吸血影业?没听说过。你们公司什么时候成立的?”

这位叫“陈”的神秘男子认真地听了我的问题,然后用绅士的,一本正经的口吻回答:“昨天成立的。”

……

“滚,你神经病啊!”

3.你是吸血鬼吗

我这个人不太关心国家大事,听说最近吸血鬼和人类千百年以来首次正式建交,成为友好伙伴。

在全世界人民都在庆祝人类和吸血鬼友谊天长地久的时候,我却遇到了一个神经病。

“怎么又是你?”我嘴角抽了下。

晚上,我去剧组拍外景时,又遇到了昨晚那位神秘男子,陈。

“我是来看你演戏的。”他微笑着,像块口香糖一样贴了过来。

“有什么好看的?”我心虚了一下。今天我又是演躺尸,据说会死得很惨。

“我和朋友都非常喜欢您,女士!”他回答得如此坚定,就像是真的一样。

神经病!我依然用恶毒的语言驱赶着他,因为在影视圈里一事无成的我,真的承受不了这种褒奖。

……

十八线影后(2)

按照惯例,我扮演的是女主角的路人好友,为了掩护愚蠢的女主角捡回定情信物,而被子弹击穿了肺部,在跟女主角道别完后,就可以去领盒饭了。

特效化妆师在我的胸膛上化好了枪伤,血包往外涌出红色液体,就等着女主角到位了。

本片的女主演叫唐文,是目前最红的年轻演员。她主演的多部偶像剧长期霸屏,虽然我没看过,但我觉得既然有那么多导演找她拍,应该是一位很厉害的演员吧。

我多次想找她对戏,却只见到她的武替、文替、配音演员、远景替,甚至是是后脑勺替,就是没有见到唐文本人。

她终于出现了,我激动万分!

她无视我伸出去的炙热小手,非常冷漠地说道:“就是一出死人戏,导演赶紧拍,我晚上还有个通告。”

导演像收到命令的大型犬一样,屁颠屁颠地跑过来,问我:“你准备好了没?中枪躺尸的部分有问题吗?”

“有!”我举起手来,像在课堂上想讨老师欢心的孩子,“我认为作为肺部中枪的伤者,表演部分可以稍作调整。”

“呵!”唐文白了我一眼,“那你觉得应该怎么死呢?”

我颇为认真地解释起来:“说话是牙齿、硬腭和紧绷的嘴唇在相互作用。如果我被子弹击穿肺部,应该会有唾液顺着喉咙冒出来,溢满整张嘴。这时候我是说不出台词的,只能像快要淹死的人一样发出的类似‘呼噜呼噜’的声音。”

我一边说,一边做着表演,把肺部受伤濒死的形象演绎了出来。

……

周围没了声音,众人呆若木鸡地看着我,脸上写着:一场死人戏而已,那么卖力,有病啊!

“你还真是死出经验来了。”唐文咯咯地笑起来,“可能只有吸血鬼才会喜欢你多姿多彩的死法吧。”

周围的人也像被传染了一样,笑得前俯后仰。

我心灰意冷,低下头,咬着嘴唇,意识到自己好像又做了多余的事情了……

“啪啪啪。”

后方响起了掌声,距离颇远,单薄,稀稀拉拉,却没有停下来,似乎是对我刚才的表演的褒奖。

我循着掌声看过去,陈就站在那里,脸上还是浅浅的迷人的微笑,脖子上系着血红色的领带,眼神十分陶醉,像是被我彻底迷住了。

“那人是谁?”唐文问着。

声音不大,远处的陈却听得一清二楚,他高声回答:“我是奈奈的经纪人!”

我差点儿口吐鲜血,经纪人?我怎么不知道这回事!我像是见鬼一样看着他,发现好像真的见鬼了,因为他没有影子!

月光透过他,直接照在了草地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既然你已經有经纪人了,那就让他给你另外安排工作吧。”唐文阴阳怪气地说着,“我不需要花式死法的女配角,导演换人吧。”

我不可思议地回头看着唐文,后背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身体控制不住地瑟瑟发抖。我做错了什么吗?我求助一般看向导演,却只看到一个大后背……

不只是导演,所有工作人员都背对着我,像没事人一样走开了,以我为中心的世界——坍塌了。

视线中忽然出现一双黑色的皮鞋,看着可真大。

陈站在我的身边,酝酿着安慰我的话语。

“你是吸血鬼吧?”我抢先开口。

他应了声。

我心里好像装着一个摇奖机,几百颗珠子在里面乱晃,最终问道:“吸血鬼先生,您真的要签我吗?”

4.原来我这么红……

我答应了吸血影业的签约请求,还被邀请去了他们的公司。

我坐在飞机上左顾右盼,眼睛里布满了血丝,依旧睡不着。

“不习惯坐夜间航班吗?”旁边的陈合上了书,问道。

“根本没法习惯呀!”我爬起来。

没错,我在飞机上竟然用“爬”这个动作,因为这里的座位都是一口口棺材!我的妈呀!简直在就是空中移动的墓地。

“你该不会是为了把我骗到吸血鬼的地盘上,卖给星巴克吧?”我没头没脑地问。到现在,我都对即将迈入的神秘的领域感到手足无措。

陈托着下巴,慵懒的样子帅得不像话,我觉得他一点儿也不像吸血鬼,至少那两颗虎牙蛮可爱的,尤其是坏笑的时候。

“虽然我觉得把你卖到星巴克是个好主意,但这明显是违法的,我可不想在公司刚成立不久就惹上官司。”

“你们是怎么选中我的?为什么偏偏是我?”我憋不住心里的疑问。

“看你的电影啊。”陈脱口而出。

“你们也看人类的电影?”

陈笑眯眯地点头。他告诉我,血族引进了大量的人类电影,比起那些爱来爱去的言情剧,他们更喜欢恐怖片和血浆片!

几年来我一直在拍这类片子,在各种影片里担任炮灰,死了不知多少次,且死法各异,不夸张地说,我已经死出了新境界,死出了新未来。

十八线影后(3)

“我们从来没有看过像你这么棒的表演,你每一次都演绎得那么真实,我仿佛看到你的生命在流逝,在挣扎,就像你的角色实实在在地经历了一场生离死别,你真的太棒了!”陈陶醉地说道。

我半张着嘴,以我去世的宠物松鼠的名义发誓,这是我有生以来听到的最高的评价!

“还有吗?”我继续问着,对他的夸赞上瘾了。

陈的嘴角弯出了一道好看的弧度:“你的动脉线条也很迷人呢。”

“……”

我满头黑线地回过头,把领子往上拽了拽,吸血鬼的调情方式太特别了……

陈笑道:“我劝你最好休息一下,养足体力。”

嗯?

“因为到了机场,粉丝非常疯狂。”

……

“奈奈!啊啊啊——”

“我爱你!”

“你是我的女神!”

整个机场都被吸血鬼影迷围得水泄不通,我被扑面而来的粉丝到热情震得腿软!

一开始我没把陈的话当回事儿,现在看来,他还是把粉丝的热情程度说得太轻了!

我简直受到了天后巨星般的待遇!

不,国家领导人也不过如此了……

巨大的黑色横幅里三层外三层围着,上面用荧光笔写着我的名字,粉丝们还打扮成我电影中的躺尸模样,闪光灯几乎闪瞎了我的眼睛,我无意中朝某个方位的影迷多看了一眼,他们就爆发出像山洪暴发一样的尖叫!

这就是巨星的待遇吗?!

耳朵里只能听到我的名字!

他们是我的忠实信徒!我是他们的女王!

如果没有陈的保驾护航,我一定会被疯狂的影迷拽进人群。陈自始至终拉着我的手,让我在这不可思议的热情中感受到这是真实的存在。

“别担心,有我保护你呢。”他凑在我的耳边轻声说着。

我像被施了魔法一样地点头。

才通过安全通道,大批的记者又涌了上来,他们梳着大背头,拿着录音笔,持着缀有银质骷髅头的手杖,各个都是绅士模样,和人类世界的狗仔队大相径庭。

“奈奈女士,大批的粉丝都为您的到来雀跃不已,有什么要对他们说的吗?”

“感谢你们的喜欢,我会继续努力的!”我的心怦怦直跳,学着当红艺人的派头,把深藏在心底的台词说出来。

另一名记者挤上来,迫不及待地提问:“今年人类世界的电影奖项中,专门设立了‘吸血鬼最受欢迎艺人奖’,您作为今年的获奖艺人,请问有什么感想?”

吸血鬼最受欢迎艺人奖……

我瞪圆了眼睛,震惊到几乎说不出话来。

5.请不要朝我抛媚眼

我获奖了,还是全球最权威的电影奖项。

我坐在窗边,这里是吸血鬼世界最好的酒店。昨天还在出租房里拉电线看书我的,今天却能将最美好的夜景一览无遗。

我忍不住地揉着眼睛,眼前越是美好,心里就越是忐忑。

我当真有资格拿这个奖吗?辛苦藏起来的疑问冒出头,顶起了最上面一层浮土,就再也收不回去。在人类世界,人们会怎么看待这个奖项,在吸血鬼的世界又是如何评选出来的?

我心神不宁,各种念头充斥在头脑中。以往遇到这种情况,我都会选择看以前写的笔记,阅读能让我安静下来。

笔记是我的宝贝,上面有对每一个角色的分析,每一个扑街姿势的记录,我可以不断地体会,不断地修正。我固执地认为每个角色都是有生命的,就算他们会被“炮灰”,也要以最真实的形态体现出炮灰的价值,这是我作为一名演员的职业素养。

就在我聚精会神地看着笔记时,一阵轻风拂过,我慌忙合上笔记,搂在怀里。

“你们吸血鬼都不喜欢敲门吗?”

陈刚出现就慌忙退到了门口,颇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

“啊,抱歉,我在走神,没想到会进你的房间。”

我才不相信他的鬼话呢,直接问道:“你有什么事吗?”

陈马上像浴室里的肥皂一样滑了过来,凑到我的身边,他的体温很低,连带着周围的空气都变得凉飕飕的。

“过两天就会举行颁奖典礼,我想你可能需要这个。”

他打了个响指,金色的粉末在空中闪烁,渐渐汇聚,最终形成了一件白色的小礼服,修身的款式,露背高腰,剪裁大方得体。

整个过程像变魔术一样,我捂着嘴感叹起来:“好漂亮。”

“喜欢吗?”陈很得意,“这是我特意拜托通灵师,让圣罗兰的已故设计师设计的。”说完他朝我抛了个媚眼。

“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会穿一件已故设计师做出来的衣服……”我觉得有点儿害怕,这种遗产一样的衣服,谁要穿啊……

“我觉得它非常适合你。”陈不死心,朝我眨眼,长长的睫毛跟小扇子一样。

这个“媚眼”让我受宠若惊,心跳飚出了新记录,脸上也开始发烫。是陈带我进入了全新的领域,让我感受到了只在梦里见过的场景,还对我照顾得细致入微。

十八线影后(4)

我承认,自己对他的好感指数一路攀升。

只是,就像我怀疑自己是否能够获奖一样,我值得他寄予厚望吗?

“我配得上吗?”我蔫蔫地说。

陈像一阵烟一样绕到我的身后,与我耳磨厮鬓,声音干净且柔软。

“当然,”他顿了顿,“你是我选中的人。”

我像被灌了蜂蜜一样心里甜得有些恍惚,仿佛下一刻就会融化。

等我回过神时,陈已经站到了门口,像个绅士一样道了声晚安。

6.原来真相是这样啊

我怀着忐忑的心情,迎来了电影颁奖典礼。

在贵宾休息室里,我独自坐在化妆台前等着编导安排出场顺序。手心里全是汗,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登上得奖的舞台,就像我没有想过,自己会遇到陈这么好的男人一样。

大约是因为死的次数太多了,哪怕是演戏,我也一直觉得,这辈子我能活下去,就是最大的幸运。

正想着要不要打电话给陈,哪怕是听听他的声音也好,就听到有人跟我打了一声招呼。

“嘿,我们又见面了!”

走过来的是曾经一起拍过戏的女演员唐文,她也来参加颁奖礼,身边还跟着几位女演员,她们很自觉地把我围了起来,我们像蛋糕上的一圈草莓一样面面相觑。

“奈奈,听说你获得了‘吸血鬼最受欢迎艺人奖’!”一位女演员说道。

我正要友好地回礼,她们却偷笑起来。

“你听说了吗?网上还给这个奖项取了另外一个名字,叫作‘你看上去很好吃奖’。”

我笑容僵住,不解地问道:“你们在说什么?”

唐文眨着水灵灵的眼睛,故意媚笑着说:“‘你看上去很好吃奖’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你能把人类演得那么好吃,难怪会在吸血鬼中大受欢迎呢,真是感谢你为人类与吸血鬼的关系做出了这么大的贡献。”

“别胡说八道!”我大声道,“我是来参加电影颁奖的!”

唐文终于收起了虚假的笑意,我的一本正经彻底激怒了她,在她的心里,我应该知道自己是几两重的货色。

“奈奈,你装什么装啊!你还真以为这次获奖是因为你演得好?我拜托你搞清楚,你只不过是一个每天都在躺尸的龙套!死了一遍又一遍!”

她用最尖厉的声音向所有人宣布:“你知道那些吸血鬼为什么会喜欢你吗?因为你太合他们的胃口了!你让他们食欲大增!看你的电影,就跟看美食节目一样,你还真以为自己是明星了呀!你不过是快餐店里的垃圾食品,看上去很好吃罷了!”

她的话太刺耳了,我捂着耳朵,可这些话还是爬进了我的心里。

她们模仿着吸血鬼看到我演的电影时,口水横飞的样子,这已经不能称之为是影片了,更像是一个美食的广告,而我就是广告女郎。

“哗啦——”我听到心里有什么东西碎了,用陈的蜜糖也黏不回去了。我如逃离一般,迅速地,慌张地离开了。

原本我是打算,哪怕走,也要走得高傲,就像影坛里的当红前辈说的:“别低头,皇冠会掉;别流泪,坏人会笑。”

谁知在开门的时候,眼前突然映入一片红色,冰凉的红色染料倒在我的身上。

有人在门上做了手脚。

身后的笑声在加剧,很是粗鄙,透着整到别人后的得意。

她们喊着:“跑龙套的,这才是你该有的样子!”

逃出休息室,我发疯一样在走廊上跑,陈,你在哪里?!

我急于要找他想了解真相,想知道他是不是只想要我的血,只想把我當成美味食物吃掉!

终于,我在走廊尽头的玻璃窗前找到了他。陈背对着我,深埋在红色天鹅绒的窗帘之中,虽然有窗帘的遮挡,但我还是看到了玻璃映出的尖牙……他在咬着窗帘后的什么东西!

他……他是在吸某个客人的血!

我踉跄了一下,差点儿摔倒,赶紧逃离了现场,就在即将冲出大门之际,突然一股刺鼻的药水糊到了我的脸上。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我晕了过去。

7.我想活着对你表白

醒来时,我眼皮挣扎了半天才睁开一条缝,灯光很刺眼。

我好像置身在一个露天仓库中,很空旷。

耳边有脚步声传来,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走到我的面前,他叼着香烟,手里还拿着扩音器。

这身装扮是我很熟悉的职业——导演。

“欢迎奈奈女士加盟我们《死亡纪录片》剧组,我是导演。”他发出的声音明显被处理过。

药效还没有退,我回不过神来,《死亡纪录片》是什么?

导演像是一位芭蕾舞舞者一样在我的身边旋转,低语道:“奈奈,我们全血族的偶像!你在躺尸表演上获得了巨大的成就,只是还缺少一部代表作,想不想和我一起完成一部旷世杰作,真的死一次呢?”

我没有作声。

“你对这个世界还有留恋吗?”他问我。

十八线影后(5)

这句话让我的眼睛骤然睁开,像是被诱惑了一样。

还有留恋吗?有吗?这简直是会心一击!

我的心口突然很疼,想起颁奖礼上的事情,这些年我倾注了所有心血的表演,原来只是看起来很好吃而已。而真正击破我最后一道防线的是,我亲眼看见陈的尖牙刺入了一个人类的血管。

那一刻,五光十色的肥皂泡破了,瞬间化为乌有。

既然生无可恋,那不如……消失好了。

“奈奈!”

仓库的门被粗暴地撞开,月光洒了进来,那人就站在那里,毫无畏惧。

是陈。

他不再是温文尔雅的样子,我第一次看到他的眼睛变成了血红色,牙齿露出来,就像是盯住了猎物的野兽一样。

“你是什么人?”陈走进来,死死地盯着面前的导演。

“这不是Mr.陈嘛。”导演的声音被处理过,带着浓重的机械感,“你把我们最可爱的偶像藏起来了,我想,作为一名有追求的导演,我有权与你公平竞争偶像的归属权。”

“就凭你,一位三流导演?!”陈龇着牙,眼睛里的红光像沸腾的岩浆,下一秒,导演就飞了出去,撞在墙上。他的能力远远超乎我的想象。

陈迅速为我松绑,我看到他的尖牙还没有缩回去,身体下意识地做出反应,推开了他的手。

“别碰我!”

他不可思议地看着我,可嘴角上的血渍还是出卖了他刚刚咬过人的事实。

这才是吸血鬼的本性吧。我大叫着:“是不是你们看我演戏的时候,也是这副样子!恨不得将我吞进肚子里!”

“你们欣赏我,把我当明星一样对待,完全是因为食欲!”说到这里,我竟然不争气地哭了。

陈的眼睛恢复成墨色,牙齿也变回了两颗可爱的虎牙。

“你,怎么会这么想……”他的话说得断断续续。

“不是吗?我演的所有角色都是炮灰,无一不是死得很惨,你们对人类的原始的欲望也是如此吧。既然是这样,那就让我和那个导演完成旷世奇作,最大程度地满足你啊!”

就在我接近失控的时候,我们周围出现了更多的人,他们手里拿着猎枪,还有各种利器,封住了所有的出口。

那个导演不仅活着,还叫来了帮手。

我真的很绝望,可陈还是紧紧地抓着我,奋力地保护着我。他们越走越近,如此紧要的时刻,陈却像是在哄一只受惊的猫咪一样,抚摸着我的头发。

“奈奈,你对吸血鬼的误解我能理解,只是我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跟你解释了。”

他的笑容一如既往的迷人,眼睛却重新变红,我知道他又要变成吸血鬼了。

“我第一次看到你的电影,就被你彻底迷住了。

“与食欲无关,与任何吸血鬼的特性无关,在我的眼里、心里,你就是我的影后。我很舍不得,但现在没有时间了。

“请你记得,就算你对这个世界无比失望,我也想成为你的‘生有可恋’。”

我想说些什么,却来不及了,巨大的气流袭来,无数的蝙蝠形成一股旋风,把我卷了起来。视线变得模糊,我与陈的距离越拉越远,他被一群吸血鬼包围着,脑海里回荡的那句:“就算你对这个世界失望,我也想成为你的‘生有可恋’。”

8.棺材里都要调情,你没救了

我被一群蝙蝠带到了安全区域,陈为了掩护我不惜牺牲了自己。

我跑丢了鞋子,无数次摔倒,当再次回到仓库的时候,只看到那群吸血鬼从里面搬出一口棺材,棺盖的缝隙露出一块布料,我认出了那是陈的西装。

什么念头都没有了,脑子里只有陈,也许他还活着!

他们把棺材放进了一辆货车里,我趁着守卫聊天没注意,爬了进去。

我小心翼翼地来到棺材前,刚打开盖子,车子一发动,我就栽了进去,接着眼前一黑,棺材盖合上了。

……

周围黑漆漆的,眼睛根本适应不了,我胡乱摸着,感觉身体下面有个硬邦邦的东西,便使劲儿掐了一下。

“唔!”

一声低呼,我听出来是陈的声音。

“是你吗?真的是你吗?” 知道陈还活着,我根本压抑不住哭腔。

“是我。啊!疼!”

陈哼了一声,我马上担心起来:“是不是伤得太重了?不会有生命危险吧!”

“不是,是你……压到了不该压的位置。”

身体僵硬了一下,我往旁边挪了挪,尽管我并没有搞清楚,“不该压的位置”到底是什么位置。

车子突然停下了,我和陈都紧张了起来。

“快点儿躺在我的身上!如果他们感觉到棺材里的重量不均匀就完了。”

躺在他身上什么的……

不給我多想的时间,陈的手臂揽了过来,当身体的各个部位契合在一起时,我有点儿担心,自己会怀孕……

我们被连棺材带人扔下后,周围便没了动静。

十八线影后(6)

“他们到底是什么人?”我小声地问。

“可能是咱们的竞争对手吧,想把你从我手里抢走,完成他们的先锋电影。”陈顿了顿,然后回答。

我咽了一口口水,当时自己正陷入绝望的漩涡中,差点儿被蛊惑了,如果不是陈出现……

想到这里,我意识到我们还抱在一起,心脏怦怦地狂跳起来,而陈的胸口处却安安静静。哦,他是个吸血鬼,我不得不再次面对这个问题。

“陈,谢谢你救了我。”我微微抬起头,露出了毫无遮掩的脖颈,“如果你能感觉好一点儿,就吸我的血吧。”

陈怔住了,厉声道:“你在说什么?!”

“别瞒我了,我看到你在走廊上咬了一个人。”

陈沉默了几秒,掏出一个东西在我眼前晃了晃。

“你说的是不是这个东西啊?”

我接过来,这东西质感很软,有点儿像皮肤,上面接了个管子好像可以充气。我嘴角抽了下,该不会是……

“这是我们吸血鬼专用的假脖子。”陈解释道,“用的时候可以充气,变成脖子的形状,里面放了血包,咬上去饮用即可,感觉很好,淘宝爆款,提供各种肤色,满百包邮……”

“……”

见我终于肯好好地听他说话,陈抱得更紧了,我甚至能感觉他细小的胡碴,还有呼出的冰凉气息。

“奈奈,我很高兴能活着解释对你的爱慕之情。”

“在吸血鬼的世界里,我们是真的很喜欢看你演的影片,这种喜欢会让我们无可救药地爱上你,成为你的粉丝。人类会认为这里面包含了食欲,包含了我们的黑暗个性,但这就是我们的性格呀!你不能因为我们的性格与人类不同,就否定我们对某一件事情的喜爱,对某一个演员的喜爱。”

说到这里,他拿出一本小册子放到我的手里,正是我的表演笔记。

陈继续说:“你记下了每一个角色的演法,你的努力清楚地体现在上面。在这个领域上,你获得那个奖项当之无愧。”

短短几句话,让我觉得有一股暖流在心底生出,变成了一股力量,流到全身。

“喀喀喀……”陈突然咳嗽起来,我赶紧爬起来查看他的情况,他却勉强继续说道,“你演的第一个角色是灾难片里的学生,总共出场二十秒,然后就顺利领便当了。”

“你演的第二个角色是恐怖片里的病毒感染者,以人类形态存活了三分钟,以僵尸形态存活了五分钟。

“你的第三个角色……喀喀喀!”

陈咳得更凶了,我的眼泪再次涌出来,不忍再看他难受下去。

“我……我怎么做才能让你好受一点儿呢?”我抚摸着他的脸。

陈虚弱地道:“我听族里的老人说过,爱人的口水可以止痛……”

我毫不犹豫地低下头,吻住了他冰凉的嘴唇,轻柔地吮着,虽然我不知道,口水除了消毒,原来还有止痛的功效……

一秒,两秒……一分钟。

“我感觉好点儿了。”陈哼哼道,“如果能再来一下会更好。”

于是我又亲了上去。

“再来一下,好吗。”

……

“再来……疼!”

我死死地捏住陈的半边脸,刚才太担心了所有没注意,现在看来这家伙根本就是装的!我猛地直起身子,打开棺材盖。

砰砰!

各种喷花在我的头上掠过,彩条飞舞,场面热烈!

我惊呆了,这根本不是荒野,而是在一个礼堂里,就像在婚礼现场一样!棺材周围围满了人,还有吸血鬼!

他们举着横幅,上面写着——热烈庆祝奈奈获得影后桂冠 ,以及 Mr.陈告白成功!

我有点儿蒙。我发现遇到陈以后,自己特别容易蒙……

坐在最前排的这位,有点儿眼熟,是那个戴鸭舌帽的导演……

导演站起来开始解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原来他无意间从蝙蝠那里,听到了我在休息室里的遭遇,怕我会一蹶不振,更担心陈的暗恋告吹,所以演了一出绝处逢生的戏码。他们坚信陈会把我从悬崖边上拉回来,只有经历过磨难,我才会变得坚强。

哦,不愧是导演,这么会演!另外,脑洞这么大,你其实还兼职编剧吧!

这时候陈也从棺材里爬出来了,他拍拍身上的泥土,笑眯眯地看着我,一脸被吻得很爽的欠揍模样。

我咬牙道:“你敢玩儿我!”

陈赶紧摆摆手:“我发誓,在把你送到安全的地方之前,都是不知情的,而且我对你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心话。”

“请记得就算你对这个世界失望,我也想成为你的‘生有可恋’。”我不由得想起了这句告白,顿时觉得有点儿羞涩……

仔细想来,陈确实做到了,让我明白了他对我的情谊,更鼓励我重新建立了信心。

十八线影后(7)

突然,我毫无征兆地捂住了胸口,浑身抽搐起来,发出咯咯咯的声音,翻着白眼,就像是某种恶疾发作了一样。

所有吸血鬼都傻眼了,他们都像丢了魂一样冲向我,尤其是陈,脸色都吓白了,虽然本来就是个小白脸。

就在他们手足无措,嚷着让陈给我做人工呼吸之际,我突然站起来,像没事人一样朝着所有人微微一笑。我只是看到眼前的人和吸血鬼都喜笑颜开,自己却又哭又叫的,有点儿不平衡,所以也演了一出!

“抱歉,让各位受惊了。”

然后朝着陈打了个响指,就像是示威一样。

“我装死的技术,你们还满意吗?”

9.请叫我影后

签约了吸血影业之后,我的片约不断。之前那个奖杯也领回来了,我举在手里觉得也没有多重,可能是真的释怀了。

陈成了我的经纪人、老板和粉丝,现在还有一个新的身份,我的恋人。

我们有了自己的团队,先锋导演和一群敬业的演员,总之热闹非凡。

“奈奈,我们的大电影要开机了!”陈兴奋地说。

名字就叫作——《我一生的一百种死法。》

噗,我笑出声来。

好吧,我还蛮享受这段演艺之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