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曾是惊鸿照影来

发布时间:2017-03-26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宋家长女嫁做太子妃时,正值暮春时节,落英缤纷,烁烁芳华。

送嫁的红妆蜿蜒了十里街,锃亮锣鼓敲敲打打,太子冕服乘舆,数百名侍者跟随,浩浩荡荡地把人抬进皇城。

且说这宋清欢自幼年始便拜于翰林学士门下,诗词歌赋颇有建树,又有张令人心悦诚服的好容颜。其父早年间又同大虞君主一并出生入死,平叛安邦,二者交情深厚。如今两家结做秦晋之好,着实称得上美事一桩。

长安许久未曾这样热闹过了。

“娘娘,你来找这龙族太子,可人都要娶亲了。”画盏不住叹气,三番四次开了口,却终究不曾再出言劝告。最后也堪堪只抓住我的手腕,再唤我一声娘娘。

我蓦得抬头,正对上她一双含七分怜悯三分悲愤的眼。说来也惭愧,自幼养尊处优受诸神朝拜的尽欢公主竟落到受一小仙同情的地步。然即便心头不甘,我也并不能说出诸多反驳的话,人是我杀的,命盘是我殷殷切切心心念念到地府改的,而如今追过来,也是我甘愿的。一切因果都由妄念种下,我到底无法全身而退。

是夜,我隐了身潜进宫。婚宴仍继续,来往宾客皆欢,觥筹交错间皆是一双双朦胧迷醉的眼,沈虞坐在皇帝下首,正襟危坐,脸上并未有过多欢愉颜色。

他一身暗红锦袍,三存金冠束发,顾盼间自有风流姿态。

他要比与我初见那时更温润许多,大抵这三百年轮回,磨去他许多棱角。

我恍惚间伸出手试图触摸他鬓角,却无端吐出一口血,腕间咒印发红发烫,胸腔泛起钝痛,恍若凌迟肌肤。

是了。

我忽想起当年下过的离魂决,果然人是不该太嘚瑟了,我不过见他一眼,就以为自己能够跨过所碍再牵他一次手。

歌舞一直到二更才歇,此时便有宫人引了沈虞回寝殿。宋清欢着了浓妆,摇曳烛火中,更显娇靥晕晕。

沈虞的脸色略顿了顿,只含糊说了句不像,随后倒在床上合衣睡去,连合卺酒都不同美人喝一口。

我很是满意,深深庆幸他这破落性子还是没改。

现今九重天的主宰,是我一母同胞的兄长,在成长的这数万年里,我一直在九州大陆横着走。人人都知尽欢公主刁钻霸道不好惹,偏偏有个极其强大的后台,这后台还格外护短,以至于在我撬了龙王家那颗供奉了五六十代的夜明珠后,那龙王在朝上涕泪横流,众仙家也纷纷上奏,皆言我再不管教,将来必惹下大祸。

我皇兄虽也恼我行为失当,但也狠不下心罚我,只让我去北部种两百年灵芝草。

我就是在那里,遇见他的。

他靠在树上,斜了眼看我挖坑埋土,那日阳光正好,照的他格外丰神俊朗。

他当时不叫沈虞,叫沈毓。钟灵毓秀的毓。

我问他为何不行礼,他只道其父也为一族君主,我与他实为平级。

我愤愤不平,却奈何打不过他,只得咽下这口气。

“撬夜明珠的感觉如何?”

“你也来种这两百年菜试试看!”

混熟之后我才深入体会到他这人品行有多失德,而一向不懂得如何与人驳辩的我因此常常落于下风。

北部对那时的我来说极苦,无绫罗绸缎锦衣玉食宫娥围绕,只有一个日日捉弄我的沈毓。

可后来想起那一桩陈年旧事,只剩下满心追念和不可及。

三日后,沈虞陪着宋清欢回门,备了厚厚的礼,由两百名侍卫开道。

这已不是我见他第一次娶亲了,在他还是沈毓的时候,在他轮回第一世第二世第三世的时候。

只是,似乎每一世他都不曾有妥善的情缘,诚然他这人性子古怪了些,但凭那张脸,都值得无数闺秀翘首以盼才对。

我不明白,他到底在执着些什么。

我开一家酒居,画盏正是早年间在九重天酿酒的仙子,我皇兄是个酒徒,这些事在他心中马虎不得。也托他的福,我在凡尘这几年总不至于饿死。

那日傍晚我见到沈虞。

他和宋清朗一起来的,后者是为常客,也同样是当今太子妃的哥哥。

沈虞看了我一眼,眼底闪过诧异。

心脏处疼的我几乎站立不得,施了法稳住身形,我上前为二人奉上一盏温酒。

我一点都不担心沈虞认出我,如果他还能认出我,我不会蹉跎这么些年。

我回天后的第三年,终于又见到沈毓。

我不是没想过找他,可皇兄从小告诉我,越是喜欢的东西,越要谨慎和矜持。

他和龙王一起来的,我施施然行礼,道一声万福。

彼时我们二族尚未撕破脸,皇兄倒是很乐见我对他情思缠绵。

我一直以为,我终归是要嫁给他的。

宋清朗长得比他胞妹还标志,我一开始以为他是谁家的小娘子,结结实实调戏过一次,而后被他怒瞪才道歉,眼角笑意却很难藏的住。

沈虞只喝酒,没有再看我,上好的桂花酿,他品都不品,一股脑往胃里倒,甚为失态。

算上我逆天改命盘以及其他零落的时间,我和他也认识有两万多年了。这些年间,我也只见过他失控过一次。

别的神仙渡劫最多杀点灵兽血祭,而我的成年劫竟是杀饕餮。

结果可想而知,我受重伤倒在南天门,皇兄把我领回去时我已口不能言。昏昏沉沉时只记得有人一直握我的手,叫我阿欢。

曾是惊鸿照影来(2)

我知道是沈毓。

我皇兄从来都叫我小兔崽子,而除却他们二人,我着实想不到这六界还有谁敢这样握我的手。

我尚未清醒,却仍有意识。而那意识告诉我,待我清醒,我要告诉眼前这个人,我有多钟意他。

沈虞在那之后几乎日日来酒居,捧一壶陈酿呆坐一天,谣言四起,长安实在称不得大,这事儿很快就捅到皇帝面前,龙颜大怒。他是新婚的太子,流连美色,如何治国安邦平天下。

他表面消停了两天,可暗地里又一遍遍遣人给我送东西,我疑心他恢复记忆,而后摇摇头只道莫要妄想。

我有些想他,虽然,这几百年来我一直在想他,可人都是奇怪的,有些事如果不去理会,渐渐还能粉饰为过往尘烟,而一旦那种平静的表象被破坏,深不见底的巨大悲凉就足够遮天蔽日。

我以为我可以克制自己不去靠近,如今才明了,我竟没有一刻放下过这段感情。

得不到和放不下两种情感交杂悔恨让我数百年来夜夜难眠,没有念想,也没有可等待的希望。我和沈毓,即便有滔天深情,都不可能抵得过杀父之仇。

更何况,他原本就不爱我。

那年我伤未痊愈,皇兄替我开口请他随我回北部静养,夜里二人齐齐坐在树下,恍若初识岁月,平和安详,我禁不住亲吻他脸颊,情愫辗转盘旋,把一颗心撑的足够稳当。

我给了他一封手信,这是我所能给予的最大的礼。从此天宫所有禁地,对他不再设防。

我是很有防备的人,可我愿意相信他。

沈毓愣上片刻,把手放在我肩上,深深叹了一口气。

那时我便知晓,我此生不能拥有他了。

而这还未结束,年岁颠簸的车轮,最终载着我和他,走向了无法同归的殊途。

我有心和他疏远。

他手下带来的东西不再收,送来的信笺不再看。沈毓从来不是有耐心的人,我以为,这样就可以斩断他的念想,也斩断我的。

约莫过了半月,宋清朗入我门前,头上似乎还沾着春末露水,我笑笑替他拂轼,那人红一张脸,同我说男女授受不亲。

我已四万岁了,宋清朗与我而言,不过稚齿孩童,虽如此说,我也乐得逗弄他:“好好好,那侍郎大人有何要事?”

“太子想见你,他晚上就要来了。”

我正沽酒,闻言手顿了顿:“不见。”

“为何?”

“他是太子,又新婚,我不趟这浑水。”我挑眉望他,拿过帕子擦手,唤画盏送客。

而我没想到,那夜里他依旧来了。

傍晚淅淅沥沥下了雨,街上人影稀疏,暮色四合。

沈虞穿一件旧蓑衣,料想应是为了掩人耳目。画盏来请我,我推说不见。

可他似乎格外执着。

我从未见过的,如斯执着。

三十天后我同沈毓返回天宫,而与其同时,传出来的还有龙君重伤不治的消息。

我很快得知事情的全部真相。

皇兄因忌惮其功高震主,特特设了场鸿门宴,放出沈毓被拘的消息,逼那龙君单刀赴宴。

“你怎么敢!”我血红一双眼扯着他的衣襟,“你一开始就不欲遂我愿,是不是?”

“你喜欢谁都可以。唯独沈毓不行,野心太重,子非良人。”

“你可有问过我的心思?!”

他骨节分明的手拂过我泛红眼角:“你要先记得,你是公主。本座虽宠你,到底你还是有该担的责任。再者,你如何能确定,他接近你,不是为了利用你。否则,他为什么不接受你。”

“请太子进来。”

我缓缓闭眸,身后一具滚烫躯壳压上来。他从未抱过我,从未牵过我的手,最亲密的时候,也不过拍拍我的肩。他更加,从未想过娶我。

“你......”

他只吐出这一句,随即二人皆相对无言。

离魂决在他靠近时即刻发作,这世间最积毁销骨的咒印却被另一种感触掩盖。

重逢太晚,我心已千岁。

“殿下。”我扣紧他环在腰间的手,“沈虞。”

沈毓。

两个字带着风尘仆仆的旧日疾风,敲打着我疲惫神经,盛满微凉叹息。

归根究底,我还是爱着沈毓。

义无反顾。

“清朗告诉我,你叫唐沈毓,钟灵毓秀的毓。”

我没有名字,唯有封号,可我娘亲有,她姓唐名婉,承的是贤淑婉约的名声。

我以母姓,却冠着他的名字。

我煎熬数日,皇兄不曾来看望过。在我为情所困之时,天宫藏宝阁被盗。

其余的也罢了,偏生盗的是涉生石。此宝物有移魂换魄,重铸骨血之奇效。而最奇怪的也正在这。把守涉生石统共有八十一天将,即便那人可以破了防护仙障,又该怎么逃出这道人墙?

“这还不简单,只要偷得手信,莫说藏宝阁,即便是翻了这九重天都无一人敢言语。”那龙王语气愤愤,我站在一旁深感不妙。

“手信事关重大,仅在陛下与公主手中,如何可被偷盗!”

“哼。”那龙王看我一眼,我霎时手心冰凉。他显然还在记恨昔日我撬他夜明珠的恶行,“陛下自然是难以接近的,可其他人,就不好说了。”

曾是惊鸿照影来(3)

“放肆!公主乃陛下胞妹,岂容你一小仙编排!”登时就有仙君勃然,那龙王虽也有惧意,依旧梗着脖子不肯让步。

“够了。”皇兄目光阴沉且冷漠,“尽欢,把你的手信拿出来。”

“皇兄......”

“拿出来!”

我一步步后退,答案昭然若揭。他似乎早已料到,定神后开口,“你可知,老龙君之子沈毓,下个月成婚?”

“沈虞。”

薄唇者薄幸,深情者绝情。

我同他,在相识两万年后,终于接第一个吻。

片刻恍惚时,脑海中沈毓的影子与他重叠。沈毓不会吻我,我借着沈虞的身体,占了沈毓的便宜。

缠绵悱恻情欲渐旺时,睁了眼也只能描绘出他细碎淡漠的神色。

到天荒乍破,二人才堪堪睡去。

画盏怜我数年苦守,也只有这一遭亲密些许,自不打扰。

我辨不清沈虞此番目的,却自顾自沉迷在天亮即散的暖意里,身不由己。

“你看孤许久了。”他看我,睡眼惺忪。

“嗯,太子殿下郎艳独绝,倾慕你许久了,今日要看个够本。”

“之后随孤住在东宫,你总可以看得尽兴。”他轻轻握住我的手,“阿毓,你让孤很是安心。”

我想我大抵是哭了,因为他的神情忽然变得慌乱无措。

只可惜,失去法力和记忆的沈毓,只能是沈虞。我虽欢喜,却总归不能忘记这一点。没有过去的羁绊,割裂了那些破败的前尘,沈毓,就不再是沈毓。

他不过是因着轮回未消干净的信念,对往事还留着一些绮念罢了。我若真在他身边,平白耽误他一世姻缘,着实不公。

但不管怎么说,我和他的关系,暂时就这样保持下来了。他夜里喜写字,我便研磨到三更,闲来无事,他也陪我研究酒的新口味,这么过着,简单却不枯燥。

日子是偷来的,我已知足。

直到三月后,宋清欢来了。

她一进门,画盏登时就跪下。我方想起来,这不正是我那不成器的三叔的独女么。她的容颜倒未大变,大抵是那夜里妆浓了,我未曾认出。

我和她虽说不上多要好,但到底还过得去。正巧这六界已无人不知我同沈毓纠葛,我原以为,她是来助我的。

“本宫今日来,是有些事,想说与你听的。”

在知晓沈毓婚事的我当即提了诛神剑架云去寻沈毓。我的修为法术皆不及他,此行本不在取他性命,只为做个了断。

龙宫并未张灯结彩,但里里外外透出的喜气也足够寒我心骨。我一路走进,无一侍卫宫婢阻拦,大概我恶名在外,生怕一个不如意就做出屠宫暴行。

沈毓端坐于大殿之上,见我阴沉脸色,竟笑着向我行礼,尊敬唤一声尽欢公主。

他忘了,他曾经说过,其父也是一族之君,与我平级无需行礼。

也对,他那个一族之君的父亲,已经不在了。

“沈毓,本座命你速速归还涉生石,否则......”

“否则如何?”他身形消瘦不少,脸色苍白唇无血色。我握紧手中剑柄:“否则本座就在此了结你。”

他眼角笑意更浓:“尽欢公主,有件事不知当讲不当讲,这一万余年,我竟一刻都不曾把你放心底。你今日若是放过我,明日我杀的,就是九重天的陛下!”

“杀父之仇,没齿难忘。”

“沈毓!”

剑尖没入他肌肤,血很快染红衣襟。诛神剑剑下从来只有亡魂,我不信沈毓不知道。只是,他为什么不躲?

我来不及问他理由,他已歇了气息。

我直直跪在他倒下的身体面前,眼眶空洞,泪水全无。我这些年为他哭了很多次,唯独这一次,一滴眼泪都掉不出来。

沈毓死了。

死在我手里。

“你为他改命盘,陪他轮回这么多年,你后悔么?”宋清欢坐定后问我,画盏为其送上一杯热茶,她思虑片刻后复言,“本宫有法子能让他再度飞升,你可愿一试?”

府君曾对我说过,死于诛神剑,就相当于把当神的因缘断了干净,可眼前人笃定异常,我不得不信。

“你和常人不同,你是王女,你的寿命格外矜贵。”宋清欢伸出一只手,顷刻间屋内荧光乍现,涉生石平躺在她手心。

原来如此。

“当年,是我有愧于你。”

那便是另外的故事了。

宋清欢和我一样,都是王女。不同就在于,我是正儿八经受朝拜的,她不过蹭了虚名。也正因如此,当时众仙只顾着讨伐我,偏偏忘了她。

彼时的宋清欢和某个守南天门的小仙看对了眼,只可惜那人福薄,堪堪两万岁就寿数不济,宋清欢为救爱人,兵行险招。

她本无意,却因此误了我与沈毓。

那人最后没能救回,她同时也听得我手刃沈毓的消息,一颗心便忧愁了几百年。

“那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甫一开口,我便听出语气中颤抖。

我从不是以德报怨之人,但都怪在她头上,也实在委屈。细细想来,当年那一剑,本就不是为了涉生石而刺出去的。

曾是惊鸿照影来(4)

我爱慕沈毓,却无法接受痴心错付,哪有绝对公平的事。他既不爱我,那彼此好好各自活着就够了,可能过些时日,我也就放下了。

总好比刺他一剑,赔上这许多年,来的轻巧。

“涉生石十七年前异变,府君告诉我,或许沈毓还有得救。”

“只是,你是否愿意?”

涉生石法力过于霸道,从来都只有以命换命这一条路。我活了四万三千六百年,舍弃这些数字,换沈毓重回龙族,做他至高无上的龙君。

再值得不过了。

沈虞最终请旨,封我为太子良娣。而我同宋清欢也商议好时日,行招命补魂之术。

我猜想,这一次是真的见不到了。我和他所有的纠葛,终于是要落幕了。

那几日,沈虞兴致极好,东宫上下皆受大赏,人人脸上欢欣雀跃,连带对我也恭谨有加。有天夜里看沈虞睡着的脸,忽想起他死那天。

他原本,是要娶亲的。

如果不是我横插一脚,他此时可能已经子女绕膝,快活无比。

我一遍遍描绘他俊郎容颜,沈虞在睡梦中皱眉,迷糊间伸手拉我入怀中。

十日后,沈虞随皇帝狩猎,宋清欢带着涉生石前来。

“恭喜你,可以摆脱我了。”

我含笑饮下冷酒,我和沈毓,相离不再有归期。

[那些所不曾被知晓的故事]我名归皙,是伺候龙君的婢女。老龙君故去三百年后,龙族终于迎来了新任君主。新龙君名唤沈毓,是六界少有的美男子,只可惜不近女色,许多人都暗暗揣测,那人是否有不可言的隐疾。

听那些伺候久的姐姐们说,沈毓曾受那九天王女一记诛神剑,才轮回百年。我活了这几千年了,竟从未听得诛神剑也有失手的时刻,想来这龙君功力很是深厚。可偏生不是如此,沈毓的身子弱得很,据说是曾经与饕餮有过一场恶战,伤了根本。

“那九天的尽欢公主当时度成年劫,不就是杀的饕餮么?”我发问,周遭侍女也同样附和。

同我们说起这一段故事的人,是这龙族资历最高的一名女官容皓,她却也不知其中细节,只含糊说了一句,那公主是在半月后去的。说来奇怪得很,那公主修为并不算高,平时杀灵兽都费劲,那次竟生生斩了饕餮。

我正发呆,就有人来报,清欢公主驾临。我们几人方恭敬将人迎进大殿,这人似与龙君关系匪浅,三天两头来一次,每次龙君都与之相见,谈论甚久。

许多侍女都以为,她会是未来的龙后。

此番轮到我奉茶,可堪堪走近殿门,就听得殿中玉瓷乍破之声,我一时驻足,不敢妄动。

“她不会见你,你等是没用的。沈毓,她只能活三百年了。”

“你当时醒过来那一刻就在找她,你找了这三百年了,还找不够么!”

“她可能已经死了。你恢复仙力,恢复记忆的时候,你就已经找不见她了。”

“你从不欠她!若不是为她损修为伤饕餮,你何至于娶那长老的女儿?她什么都不知晓,却一剑杀了你!”

女子言语激动,夹杂哽咽。却迟迟不见回复,待我以为风浪已息,欲推门而进时,却听到一声叹息。

短暂却沉重。

“若你有机会见到她,望你,告诉我一声。”

屋里再无声息,我想,这茶是不用奉了。

我和掌事女官关系极不好,于是那天我因未及时伺候在前被罚跪在偏殿,傍晚时下起小雨,十一月的天,寒气在一呼一吸间灌入体内。

“你被罚了?”

我忙转过头去,只见一白发女子站在我身后,脸上带狡黠笑意。我从未见过这样好看的人,我原以为,那清欢公主已算绝色,谁知竟及不上眼前人三分。

“不知……不知是哪位神仙。”

她并未回应,只挽指捏了个决:“这样你就不冷了,以后她来,也不许给她奉茶。”末了,那人想想,又添一句,“只要是女子,都不许奉茶。我就住在凤鸣山上,你做什么本座都知晓。”

我张了口还想追问,她却化作烟散了。

沈毓喜临帖作画,每次都不超过三更。我品阶过低,并不能伺候其起居,那次也算凑巧,容皓因身体不适,临时换了我去。

他在三更后歇笔,只说身体有些不适,命我明日去寻陛下要几丸丹药。我应下后走近为其卷起画轴。风吹过明灭烛火,我看清画中人的脸。

是她!

我如打通全身经脉,顷刻间串联起所有传闻。正欲开口,只见沈毓身形一晃,重重栽倒在地。

待医仙好一番诊治后,只说他身子已大愈,这病发的奇怪。沈毓昏昏沉沉,我也无法同他多说什么,想着再延一天,等到明日再说也不迟。

而次日一早,沈毓正由容皓伺候着饮毕汤药,九重天派来的仙君便已入内殿。他对着沈毓行礼:“天宫有新丧,陛下命龙君前往。”

那仙君接着道:“尽欢公主于昨夜三更时分薨殁。”

沈毓闻言神色一顿,半响才开口:“你……你说谁薨殁?”

“尽欢公主于昨夜三更时分薨殁。”

曾是惊鸿照影来(5)

我亲眼见沈毓吐出一口鲜血。满室登时纷乱起来,容皓哭着遣人去请医仙,直到很晚,沈毓都没有醒转。

我第一次看到,这个男人绝望的模样。

凤鸣山离龙宫很近,步行不过半个时辰。沈毓这些年来一直在找她,却不成想,她一直陪在他左右。

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山水迢迢路遥遥。

沈毓所作的那一百九十七张画,等不到人来看了。

宋家长女嫁做太子妃时,正值暮春时节,落英缤纷,烁烁芳华。

送嫁的红妆蜿蜒了十里街,锃亮锣鼓敲敲打打,太子冕服乘舆,数百名侍者跟随,浩浩荡荡地把人抬进皇城。

且说这宋清欢自幼年始便拜于翰林学士门下,诗词歌赋颇有建树,又有张令人心悦诚服的好容颜。其父早年间又同大虞君主一并出生入死,平叛安邦,二者交情深厚。如今两家结做秦晋之好,着实称得上美事一桩。

长安许久未曾这样热闹过了。

“娘娘,你来找这龙族太子,可人都要娶亲了。”画盏不住叹气,三番四次开了口,却终究不曾再出言劝告。最后也堪堪只抓住我的手腕,再唤我一声娘娘。

我蓦得抬头,正对上她一双含七分怜悯三分悲愤的眼。说来也惭愧,自幼养尊处优受诸神朝拜的尽欢公主竟落到受一小仙同情的地步。然即便心头不甘,我也并不能说出诸多反驳的话,人是我杀的,命盘是我殷殷切切心心念念到地府改的,而如今追过来,也是我甘愿的。一切因果都由妄念种下,我到底无法全身而退。

是夜,我隐了身潜进宫。婚宴仍继续,来往宾客皆欢,觥筹交错间皆是一双双朦胧迷醉的眼,沈虞坐在皇帝下首,正襟危坐,脸上并未有过多欢愉颜色。

他一身暗红锦袍,三存金冠束发,顾盼间自有风流姿态。

他要比与我初见那时更温润许多,大抵这三百年轮回,磨去他许多棱角。

我恍惚间伸出手试图触摸他鬓角,却无端吐出一口血,腕间咒印发红发烫,胸腔泛起钝痛,恍若凌迟肌肤。

是了。

我忽想起当年下过的离魂决,果然人是不该太嘚瑟了,我不过见他一眼,就以为自己能够跨过所碍再牵他一次手。

歌舞一直到二更才歇,此时便有宫人引了沈虞回寝殿。宋清欢着了浓妆,摇曳烛火中,更显娇靥晕晕。

沈虞的脸色略顿了顿,只含糊说了句不像,随后倒在床上合衣睡去,连合卺酒都不同美人喝一口。

我很是满意,深深庆幸他这破落性子还是没改。

现今九重天的主宰,是我一母同胞的兄长,在成长的这数万年里,我一直在九州大陆横着走。人人都知尽欢公主刁钻霸道不好惹,偏偏有个极其强大的后台,这后台还格外护短,以至于在我撬了龙王家那颗供奉了五六十代的夜明珠后,那龙王在朝上涕泪横流,众仙家也纷纷上奏,皆言我再不管教,将来必惹下大祸。

我皇兄虽也恼我行为失当,但也狠不下心罚我,只让我去北部种两百年灵芝草。

我就是在那里,遇见他的。

他靠在树上,斜了眼看我挖坑埋土,那日阳光正好,照的他格外丰神俊朗。

他当时不叫沈虞,叫沈毓。钟灵毓秀的毓。

我问他为何不行礼,他只道其父也为一族君主,我与他实为平级。

我愤愤不平,却奈何打不过他,只得咽下这口气。

“撬夜明珠的感觉如何?”

“你也来种这两百年菜试试看!”

混熟之后我才深入体会到他这人品行有多失德,而一向不懂得如何与人驳辩的我因此常常落于下风。

北部对那时的我来说极苦,无绫罗绸缎锦衣玉食宫娥围绕,只有一个日日捉弄我的沈毓。

可后来想起那一桩陈年旧事,只剩下满心追念和不可及。

三日后,沈虞陪着宋清欢回门,备了厚厚的礼,由两百名侍卫开道。

这已不是我见他第一次娶亲了,在他还是沈毓的时候,在他轮回第一世第二世第三世的时候。

只是,似乎每一世他都不曾有妥善的情缘,诚然他这人性子古怪了些,但凭那张脸,都值得无数闺秀翘首以盼才对。

我不明白,他到底在执着些什么。

我开一家酒居,画盏正是早年间在九重天酿酒的仙子,我皇兄是个酒徒,这些事在他心中马虎不得。也托他的福,我在凡尘这几年总不至于饿死。

那日傍晚我见到沈虞。

他和宋清朗一起来的,后者是为常客,也同样是当今太子妃的哥哥。

沈虞看了我一眼,眼底闪过诧异。

心脏处疼的我几乎站立不得,施了法稳住身形,我上前为二人奉上一盏温酒。

我一点都不担心沈虞认出我,如果他还能认出我,我不会蹉跎这么些年。

我回天后的第三年,终于又见到沈毓。

我不是没想过找他,可皇兄从小告诉我,越是喜欢的东西,越要谨慎和矜持。

他和龙王一起来的,我施施然行礼,道一声万福。

彼时我们二族尚未撕破脸,皇兄倒是很乐见我对他情思缠绵。

我一直以为,我终归是要嫁给他的。

宋清朗长得比他胞妹还标志,我一开始以为他是谁家的小娘子,结结实实调戏过一次,而后被他怒瞪才道歉,眼角笑意却很难藏的住。

曾是惊鸿照影来(6)

沈虞只喝酒,没有再看我,上好的桂花酿,他品都不品,一股脑往胃里倒,甚为失态。

算上我逆天改命盘以及其他零落的时间,我和他也认识有两万多年了。这些年间,我也只见过他失控过一次。

别的神仙渡劫最多杀点灵兽血祭,而我的成年劫竟是杀饕餮。

结果可想而知,我受重伤倒在南天门,皇兄把我领回去时我已口不能言。昏昏沉沉时只记得有人一直握我的手,叫我阿欢。

我知道是沈毓。

我皇兄从来都叫我小兔崽子,而除却他们二人,我着实想不到这六界还有谁敢这样握我的手。

我尚未清醒,却仍有意识。而那意识告诉我,待我清醒,我要告诉眼前这个人,我有多钟意他。

沈虞在那之后几乎日日来酒居,捧一壶陈酿呆坐一天,谣言四起,长安实在称不得大,这事儿很快就捅到皇帝面前,龙颜大怒。他是新婚的太子,流连美色,如何治国安邦平天下。

他表面消停了两天,可暗地里又一遍遍遣人给我送东西,我疑心他恢复记忆,而后摇摇头只道莫要妄想。

我有些想他,虽然,这几百年来我一直在想他,可人都是奇怪的,有些事如果不去理会,渐渐还能粉饰为过往尘烟,而一旦那种平静的表象被破坏,深不见底的巨大悲凉就足够遮天蔽日。

我以为我可以克制自己不去靠近,如今才明了,我竟没有一刻放下过这段感情。

得不到和放不下两种情感交杂悔恨让我数百年来夜夜难眠,没有念想,也没有可等待的希望。我和沈毓,即便有滔天深情,都不可能抵得过杀父之仇。

更何况,他原本就不爱我。

那年我伤未痊愈,皇兄替我开口请他随我回北部静养,夜里二人齐齐坐在树下,恍若初识岁月,平和安详,我禁不住亲吻他脸颊,情愫辗转盘旋,把一颗心撑的足够稳当。

我给了他一封手信,这是我所能给予的最大的礼。从此天宫所有禁地,对他不再设防。

我是很有防备的人,可我愿意相信他。

沈毓愣上片刻,把手放在我肩上,深深叹了一口气。

那时我便知晓,我此生不能拥有他了。

而这还未结束,年岁颠簸的车轮,最终载着我和他,走向了无法同归的殊途。

我有心和他疏远。

他手下带来的东西不再收,送来的信笺不再看。沈毓从来不是有耐心的人,我以为,这样就可以斩断他的念想,也斩断我的。

约莫过了半月,宋清朗入我门前,头上似乎还沾着春末露水,我笑笑替他拂轼,那人红一张脸,同我说男女授受不亲。

我已四万岁了,宋清朗与我而言,不过稚齿孩童,虽如此说,我也乐得逗弄他:“好好好,那侍郎大人有何要事?”

“太子想见你,他晚上就要来了。”

我正沽酒,闻言手顿了顿:“不见。”

“为何?”

“他是太子,又新婚,我不趟这浑水。”我挑眉望他,拿过帕子擦手,唤画盏送客。

而我没想到,那夜里他依旧来了。

傍晚淅淅沥沥下了雨,街上人影稀疏,暮色四合。

沈虞穿一件旧蓑衣,料想应是为了掩人耳目。画盏来请我,我推说不见。

可他似乎格外执着。

我从未见过的,如斯执着。

三十天后我同沈毓返回天宫,而与其同时,传出来的还有龙君重伤不治的消息。

我很快得知事情的全部真相。

皇兄因忌惮其功高震主,特特设了场鸿门宴,放出沈毓被拘的消息,逼那龙君单刀赴宴。

“你怎么敢!”我血红一双眼扯着他的衣襟,“你一开始就不欲遂我愿,是不是?”

“你喜欢谁都可以。唯独沈毓不行,野心太重,子非良人。”

“你可有问过我的心思?!”

他骨节分明的手拂过我泛红眼角:“你要先记得,你是公主。本座虽宠你,到底你还是有该担的责任。再者,你如何能确定,他接近你,不是为了利用你。否则,他为什么不接受你。”

“请太子进来。”

我缓缓闭眸,身后一具滚烫躯壳压上来。他从未抱过我,从未牵过我的手,最亲密的时候,也不过拍拍我的肩。他更加,从未想过娶我。

“你......”

他只吐出这一句,随即二人皆相对无言。

离魂决在他靠近时即刻发作,这世间最积毁销骨的咒印却被另一种感触掩盖。

重逢太晚,我心已千岁。

“殿下。”我扣紧他环在腰间的手,“沈虞。”

沈毓。

两个字带着风尘仆仆的旧日疾风,敲打着我疲惫神经,盛满微凉叹息。

归根究底,我还是爱着沈毓。

义无反顾。

“清朗告诉我,你叫唐沈毓,钟灵毓秀的毓。”

我没有名字,唯有封号,可我娘亲有,她姓唐名婉,承的是贤淑婉约的名声。

我以母姓,却冠着他的名字。

我煎熬数日,皇兄不曾来看望过。在我为情所困之时,天宫藏宝阁被盗。

其余的也罢了,偏生盗的是涉生石。此宝物有移魂换魄,重铸骨血之奇效。而最奇怪的也正在这。把守涉生石统共有八十一天将,即便那人可以破了防护仙障,又该怎么逃出这道人墙?

曾是惊鸿照影来(7)

“这还不简单,只要偷得手信,莫说藏宝阁,即便是翻了这九重天都无一人敢言语。”那龙王语气愤愤,我站在一旁深感不妙。

“手信事关重大,仅在陛下与公主手中,如何可被偷盗!”

“哼。”那龙王看我一眼,我霎时手心冰凉。他显然还在记恨昔日我撬他夜明珠的恶行,“陛下自然是难以接近的,可其他人,就不好说了。”

“放肆!公主乃陛下胞妹,岂容你一小仙编排!”登时就有仙君勃然,那龙王虽也有惧意,依旧梗着脖子不肯让步。

“够了。”皇兄目光阴沉且冷漠,“尽欢,把你的手信拿出来。”

“皇兄......”

“拿出来!”

我一步步后退,答案昭然若揭。他似乎早已料到,定神后开口,“你可知,老龙君之子沈毓,下个月成婚?”

“沈虞。”

薄唇者薄幸,深情者绝情。

我同他,在相识两万年后,终于接第一个吻。

片刻恍惚时,脑海中沈毓的影子与他重叠。沈毓不会吻我,我借着沈虞的身体,占了沈毓的便宜。

缠绵悱恻情欲渐旺时,睁了眼也只能描绘出他细碎淡漠的神色。

到天荒乍破,二人才堪堪睡去。

画盏怜我数年苦守,也只有这一遭亲密些许,自不打扰。

我辨不清沈虞此番目的,却自顾自沉迷在天亮即散的暖意里,身不由己。

“你看孤许久了。”他看我,睡眼惺忪。

“嗯,太子殿下郎艳独绝,倾慕你许久了,今日要看个够本。”

“之后随孤住在东宫,你总可以看得尽兴。”他轻轻握住我的手,“阿毓,你让孤很是安心。”

我想我大抵是哭了,因为他的神情忽然变得慌乱无措。

只可惜,失去法力和记忆的沈毓,只能是沈虞。我虽欢喜,却总归不能忘记这一点。没有过去的羁绊,割裂了那些破败的前尘,沈毓,就不再是沈毓。

他不过是因着轮回未消干净的信念,对往事还留着一些绮念罢了。我若真在他身边,平白耽误他一世姻缘,着实不公。

但不管怎么说,我和他的关系,暂时就这样保持下来了。他夜里喜写字,我便研磨到三更,闲来无事,他也陪我研究酒的新口味,这么过着,简单却不枯燥。

日子是偷来的,我已知足。

直到三月后,宋清欢来了。

她一进门,画盏登时就跪下。我方想起来,这不正是我那不成器的三叔的独女么。她的容颜倒未大变,大抵是那夜里妆浓了,我未曾认出。

我和她虽说不上多要好,但到底还过得去。正巧这六界已无人不知我同沈毓纠葛,我原以为,她是来助我的。

“本宫今日来,是有些事,想说与你听的。”

在知晓沈毓婚事的我当即提了诛神剑架云去寻沈毓。我的修为法术皆不及他,此行本不在取他性命,只为做个了断。

龙宫并未张灯结彩,但里里外外透出的喜气也足够寒我心骨。我一路走进,无一侍卫宫婢阻拦,大概我恶名在外,生怕一个不如意就做出屠宫暴行。

沈毓端坐于大殿之上,见我阴沉脸色,竟笑着向我行礼,尊敬唤一声尽欢公主。

他忘了,他曾经说过,其父也是一族之君,与我平级无需行礼。

也对,他那个一族之君的父亲,已经不在了。

“沈毓,本座命你速速归还涉生石,否则......”

“否则如何?”他身形消瘦不少,脸色苍白唇无血色。我握紧手中剑柄:“否则本座就在此了结你。”

他眼角笑意更浓:“尽欢公主,有件事不知当讲不当讲,这一万余年,我竟一刻都不曾把你放心底。你今日若是放过我,明日我杀的,就是九重天的陛下!”

“杀父之仇,没齿难忘。”

“沈毓!”

剑尖没入他肌肤,血很快染红衣襟。诛神剑剑下从来只有亡魂,我不信沈毓不知道。只是,他为什么不躲?

我来不及问他理由,他已歇了气息。

我直直跪在他倒下的身体面前,眼眶空洞,泪水全无。我这些年为他哭了很多次,唯独这一次,一滴眼泪都掉不出来。

沈毓死了。

死在我手里。

“你为他改命盘,陪他轮回这么多年,你后悔么?”宋清欢坐定后问我,画盏为其送上一杯热茶,她思虑片刻后复言,“本宫有法子能让他再度飞升,你可愿一试?”

府君曾对我说过,死于诛神剑,就相当于把当神的因缘断了干净,可眼前人笃定异常,我不得不信。

“你和常人不同,你是王女,你的寿命格外矜贵。”宋清欢伸出一只手,顷刻间屋内荧光乍现,涉生石平躺在她手心。

原来如此。

“当年,是我有愧于你。”

那便是另外的故事了。

宋清欢和我一样,都是王女。不同就在于,我是正儿八经受朝拜的,她不过蹭了虚名。也正因如此,当时众仙只顾着讨伐我,偏偏忘了她。

曾是惊鸿照影来(8)

彼时的宋清欢和某个守南天门的小仙看对了眼,只可惜那人福薄,堪堪两万岁就寿数不济,宋清欢为救爱人,兵行险招。

她本无意,却因此误了我与沈毓。

那人最后没能救回,她同时也听得我手刃沈毓的消息,一颗心便忧愁了几百年。

“那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甫一开口,我便听出语气中颤抖。

我从不是以德报怨之人,但都怪在她头上,也实在委屈。细细想来,当年那一剑,本就不是为了涉生石而刺出去的。

我爱慕沈毓,却无法接受痴心错付,哪有绝对公平的事。他既不爱我,那彼此好好各自活着就够了,可能过些时日,我也就放下了。

总好比刺他一剑,赔上这许多年,来的轻巧。

“涉生石十七年前异变,府君告诉我,或许沈毓还有得救。”

“只是,你是否愿意?”

涉生石法力过于霸道,从来都只有以命换命这一条路。我活了四万三千六百年,舍弃这些数字,换沈毓重回龙族,做他至高无上的龙君。

再值得不过了。

沈虞最终请旨,封我为太子良娣。而我同宋清欢也商议好时日,行招命补魂之术。

我猜想,这一次是真的见不到了。我和他所有的纠葛,终于是要落幕了。

那几日,沈虞兴致极好,东宫上下皆受大赏,人人脸上欢欣雀跃,连带对我也恭谨有加。有天夜里看沈虞睡着的脸,忽想起他死那天。

他原本,是要娶亲的。

如果不是我横插一脚,他此时可能已经子女绕膝,快活无比。

我一遍遍描绘他俊郎容颜,沈虞在睡梦中皱眉,迷糊间伸手拉我入怀中。

十日后,沈虞随皇帝狩猎,宋清欢带着涉生石前来。

“恭喜你,可以摆脱我了。”

我含笑饮下冷酒,我和沈毓,相离不再有归期。

[那些所不曾被知晓的故事]我名归皙,是伺候龙君的婢女。老龙君故去三百年后,龙族终于迎来了新任君主。新龙君名唤沈毓,是六界少有的美男子,只可惜不近女色,许多人都暗暗揣测,那人是否有不可言的隐疾。

听那些伺候久的姐姐们说,沈毓曾受那九天王女一记诛神剑,才轮回百年。我活了这几千年了,竟从未听得诛神剑也有失手的时刻,想来这龙君功力很是深厚。可偏生不是如此,沈毓的身子弱得很,据说是曾经与饕餮有过一场恶战,伤了根本。

“那九天的尽欢公主当时度成年劫,不就是杀的饕餮么?”我发问,周遭侍女也同样附和。

同我们说起这一段故事的人,是这龙族资历最高的一名女官容皓,她却也不知其中细节,只含糊说了一句,那公主是在半月后去的。说来奇怪得很,那公主修为并不算高,平时杀灵兽都费劲,那次竟生生斩了饕餮。

我正发呆,就有人来报,清欢公主驾临。我们几人方恭敬将人迎进大殿,这人似与龙君关系匪浅,三天两头来一次,每次龙君都与之相见,谈论甚久。

许多侍女都以为,她会是未来的龙后。

此番轮到我奉茶,可堪堪走近殿门,就听得殿中玉瓷乍破之声,我一时驻足,不敢妄动。

“她不会见你,你等是没用的。沈毓,她只能活三百年了。”

“你当时醒过来那一刻就在找她,你找了这三百年了,还找不够么!”

“她可能已经死了。你恢复仙力,恢复记忆的时候,你就已经找不见她了。”

“你从不欠她!若不是为她损修为伤饕餮,你何至于娶那长老的女儿?她什么都不知晓,却一剑杀了你!”

女子言语激动,夹杂哽咽。却迟迟不见回复,待我以为风浪已息,欲推门而进时,却听到一声叹息。

短暂却沉重。

“若你有机会见到她,望你,告诉我一声。”

屋里再无声息,我想,这茶是不用奉了。

我和掌事女官关系极不好,于是那天我因未及时伺候在前被罚跪在偏殿,傍晚时下起小雨,十一月的天,寒气在一呼一吸间灌入体内。

“你被罚了?”

我忙转过头去,只见一白发女子站在我身后,脸上带狡黠笑意。我从未见过这样好看的人,我原以为,那清欢公主已算绝色,谁知竟及不上眼前人三分。

“不知……不知是哪位神仙。”

她并未回应,只挽指捏了个决:“这样你就不冷了,以后她来,也不许给她奉茶。”末了,那人想想,又添一句,“只要是女子,都不许奉茶。我就住在凤鸣山上,你做什么本座都知晓。”

我张了口还想追问,她却化作烟散了。

沈毓喜临帖作画,每次都不超过三更。我品阶过低,并不能伺候其起居,那次也算凑巧,容皓因身体不适,临时换了我去。

他在三更后歇笔,只说身体有些不适,命我明日去寻陛下要几丸丹药。我应下后走近为其卷起画轴。风吹过明灭烛火,我看清画中人的脸。

是她!

我如打通全身经脉,顷刻间串联起所有传闻。正欲开口,只见沈毓身形一晃,重重栽倒在地。

待医仙好一番诊治后,只说他身子已大愈,这病发的奇怪。沈毓昏昏沉沉,我也无法同他多说什么,想着再延一天,等到明日再说也不迟。

曾是惊鸿照影来(9)

而次日一早,沈毓正由容皓伺候着饮毕汤药,九重天派来的仙君便已入内殿。他对着沈毓行礼:“天宫有新丧,陛下命龙君前往。”

那仙君接着道:“尽欢公主于昨夜三更时分薨殁。”

沈毓闻言神色一顿,半响才开口:“你……你说谁薨殁?”

“尽欢公主于昨夜三更时分薨殁。”

我亲眼见沈毓吐出一口鲜血。满室登时纷乱起来,容皓哭着遣人去请医仙,直到很晚,沈毓都没有醒转。

我第一次看到,这个男人绝望的模样。

凤鸣山离龙宫很近,步行不过半个时辰。沈毓这些年来一直在找她,却不成想,她一直陪在他左右。

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山水迢迢路遥遥。

沈毓所作的那一百九十七张画,等不到人来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