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要复仇的女明星

发布时间:2017-04-0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她以为自己遇到了真命天子,帮助她成就做明星的梦想,却渐渐被他的反复无常灼伤。

他说她是他的唯一,她信了,却原来只是他报仇的唯一筹码,如果不爱她,要恨也好,她都不在乎了……

那么,她与他之间的游戏,到底何时结束?

复仇的女明星

序 章

“据消息称,皇城娱乐的年轻总裁杜承希恋上旗下艺人叶惜恩,两人频频出现在公共场合,动作亲昵,杜承希更是前往《绝恋天使》剧组探班。据工作人员透露,今日的一场吻戏,让杜承希大吃飞醋,差点对男主角动粗……杜承希在接受机制采访时毫不避讳地表示,叶惜恩是他寻找了27年的梦中情人,因而才会不惜斥资为她完成梦想……”

Part 1 野 心

叶惜恩换下昂贵的戏服,穿回自己的T恤衫和牛仔裤,在助理和媒体的簇拥下坐进等候多时的凯迪拉克。车门在她进去后迅速被关上,将她与外界的热浪和穷追不舍的记者隔开。

“你还真会开玩笑。”车子驶离风暴圈,叶惜恩揉着发疼的眉心,嘲讽地看着车上的男人,她的“男朋友”,皇城娱乐的大老板,杜承希,“梦中情人?我怎么从来不知道?”

杜承希从一堆公文中抬起头,为她不够端庄得体的装扮皱了皱眉,随即又低头处理公事,就在叶惜恩以为自己又一次得不到他的回答时,他冷酷绝然的声音响起:“你不需要知道,只要扮演好你的角色。”

她微微一愣,缓过神后苦涩地一笑,确实,她只要扮演好现在的身份就好,叶惜恩,他所“钟爱”的女子,以便他更好地保护真正爱的女子,楼弥爱,倾城绝色,温婉可人,可惜身体过分虚弱。所以,该她受的一切苦难,都得由她叶惜恩承受。

愈是深情的男人,也愈是无情。

这一点,在一年前,她便已经知晓。

那时她还在一家酒吧唱歌,赚为数不多的钱,日子过得紧凑但是还算自由。直到杜承希出现。他连续一个星期来听她唱歌,每天坐在同样的位置,点同样的酒,帮她打跑挑衅的混混。她开始注意到他,但也只是把他当成是一般的酒客,或许更英俊不凡一点酒客。

可是有一天,他拿了一纸合约放在她面前,说愿意培养她成为超级巨星。只要她想的,他都帮她得到。

这太有诱惑力了,她有一瞬间想立刻就答应,可是理智让她没有那么做,她谨慎地问:“为什么?”他的回答,她也依然记得——野心,我在你的眼里看到了野心,你不会屈就在这种小地方埋没自己。

因为这句话,她在合约上签了字。她确实不甘于此,她需要很多的钱。更因为,她看向他深邃的眸子时,心中燃起了不该有的火焰。

豪华轿车渐渐驶进半山腰的别墅,外界传说中藏娇的金屋。叶惜恩眯着眼打量犹如牢笼的高大院墙,和站在门前相迎的女子,忍不住发出嗤笑,这里确实是金屋,藏的却不是她。不理会楼弥爱投递过来的友善微笑,叶惜恩甩头直接进屋。

“她怎么了?”楼弥爱回过头问杜承希,“心情不好吗?”

杜承希阴沉的脸色在对上楼弥爱时顿时化为万般柔情:“你多心了!”实际上他觉得叶惜恩的表现简直糟糕透了!是他太放纵她了吗?看样子今晚得跟她好好谈谈,她必须知道自己的身份!他把楼弥爱揽在怀里,心疼地道,“怎么不在屋子里待着?今天风大,你的身体虚弱,以后别这样了,我担心,好吗?”

楼弥爱微笑,信赖地望着他,很是抱歉:“我以后不会了。”

这一切,叶惜恩看在眼底,忌妒在心里。

她任性地不下去吃晚饭,楼弥爱竟然来敲她的房门,不过没过一会儿,心疼的杜承希便来叫她下去。叶惜恩躲在房里,可以想象他现在一定气疯了!不是为她担心,而是她让他心爱的楼弥爱挨饿了,担心了……她觉得好笑,唯一会担心自己的,是她视为情敌的人。

晚上杜承希果然来敲门,沉闷的敲门声似乎正表明了他的愤怒。叶惜恩开门,倚着门懒懒地道:“我累了,今天应该没事了吧?”

“事情还多着呢!”杜承希推门进去,再把门关好,不想让楼弥爱听见他们的谈话,“你的态度有待改进!”

“嗯?”

“你对弥爱的是什么态度!叶惜恩我警告你,你什么都不是,别试图挑战我的忍耐极限,对她客气一点,如果她有任何不测,我会不惜一切毁了你!”杜承希面色阴沉,冷酷决绝。叶惜恩看着他的脸,相信他绝对说到做到,她忽然苦涩地笑出声来,问道:“什么狗屁梦想野心,我都不要了,我……”

不等她说完,杜承希已经一手扼住她的咽喉,阴狠的眸子紧紧地锁住她:“现在的你,没有权利选择退出!”

“你到底想做什么!我只是一颗棋子,任何人都可以代替!”

“不,你是唯一的……”他指节分明的细指划过她的脸颊,“相信我,你绝对是唯一的。”

要复仇的女明星(2)

“不是……”叶惜恩看他的眼神,好像很温柔,可是她却有一种随时被杀掉的感觉!也许只是错觉,却已让她心力交瘁,她真的想放弃了,面对这样一个残酷的男子,她怕自己随时会疯掉!

杜承希放开她,离开之前提醒她:“别忘了你的野心,只有我能给你你想要的!”

野心?

她却觉得,自己的野心让她变得可悲。

她的野心只是拥有他。

Part 2 天 分

杜承希让她在家休息几天,她也乐得轻松,睡几天大头觉。复工这天,刚刚走出大门,就被蜂拥而来的记者围上,叶惜恩吃了一惊,下一瞬已经被杜承希拥进怀里。他一路护送她安全上车,叶惜恩知道他只是在做戏,却依然为之沉醉,索性小鸟依人地依偎着他。

来到片场,她才知道吸引那些记者的原因,杜承希竟然换了男主角!无怪乎她又处在风尖浪头上!看样子,“杜承希的梦中情人”这个身份,她是甩不掉了。“你还真是大动干戈啊,为我这个可有可无的人做到这个地步,不怕外界的人说你独裁吗?哦,不对,你本来就是!”

“不要试图激怒我!”杜承希附在她的耳边说,明明就是命令,在外人看来却像是在甜言蜜语,他神秘地一笑,说,“你很快就会知道我要做什么了,现在,好好地去当你的大明星吧!”他在她的脸颊上印上一吻,用周围的人都可以听到的声音说,“晚上我会来接你。”

叶惜恩却愣在当场,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嚣张自信,而且,残忍,她忽然开始害怕起来。可是她爱他,她注定万劫不复!

搬道具的人经过身边,她避让不及,便跌入一个强壮的怀抱。她下意识要起来,抬头正看见一个阳光帅气的轮廓,似乎有些熟悉。

“你……”

“我是新男主角!”他笑着答道,“你就是让皇城娱乐总裁不顾原则也要大力栽培的叶惜恩吧?”

叶惜恩记起,他是当红的某位小天王,可是现在的娱乐圈,所谓的天王天后一大堆,她还真的忘了他的名字。但是她也不会傻到去问,混了一年多,她已经明白许多。而且,她也被他那句“不顾原则”说得愣了一下,他确实不顾自己的原则,可是绝非外界以为的那般光明磊落。他是个阴谋家,她是他的棋子。她苦笑一下说:“哦,以后多多指教。”声音平淡,而疏离。她把手从他的手中抽回,他又握过去,叶惜恩紧皱着眉头,忍不住瞪他,“你干什么?放手!”

他嬉笑着说:“我们要演一对情侣,培养感情是必要的,你不明白吗?”说话间,握着她的手更紧了几分。叶惜恩怔怔地看着自己的手,想来自己无论怎样都只是一个演员,被谁握着又有何妨,又有谁在乎?便也不再要他放手。

下午的一场落水戏,叶惜恩一次就过了。小天王过来恭喜她,连导演都说她有天赋。她却只是怔怔地站在那里,看着混沌的池水,任身上的水滴落。

她的演技好?真是可笑!

“惜恩,惜恩!”

小天王叫她,她回过头,看见他担心的眸子,敷衍了一句:“怎么了?”

“工作结束了,我开车送你吧!”

他的过分热情,让她不知怎样拒绝,被他拉着走出片场。刚要上车离开,那个如同梦魇一般禁锢着她的灵魂的声音响起:“叶惜恩!”她一阵战栗,回过头,看见震怒中的杜承希。他一个眼神,便让她放弃挣扎,抛下身后的小天王,向他走去。

直到车子驶离,两人都是安静的,她看见小天王郁郁地站在原地望着自己,心里一阵内疚。离片场越来越远,杜承希终于开口:“我警告过你,不许闹出绯闻!”

叶惜恩不说话。

他一把捏住她的下巴,暴戾的眸光几乎要将她杀死。他对她,永远连一句话都吝惜。叶惜恩苦笑,转移话题说:“导演今天夸我的演技好呢!”挣开他的桎梏,她倚着靠背,整个人瘫在上面,“我落水,拼命挣扎……所有的人都被我的表演吓呆了,震惊了……直到最后我虚弱地被救起来,那种痛苦和哀伤……他们说我表演得和真的一样……”说着,她还笑了两声,只是咧开的唇角,过分僵硬,自嘲得仿佛在哭泣。

她的演技,从来就只是一般,她不会演戏,可是这场落水,因为她经历过。

“你记得我们第一次吵架吗?”叶惜恩淡淡地问。

那时她刚刚认识他,以为自己是被他选中的唯一,后来才知道,自己只是替身,她疯狂地排斥楼弥爱,甚至把她的药换了,楼弥爱病发住院。他愤怒地把她摁在游泳池里,任她挣扎,恐惧,绝望……她知道他的无情狠戾,从此伪装自己,陪他演一场戏。

可是她却挫败地发现,无论如何,自己都不可能不爱他!

杜承希的脸色,慢慢地变得不一样了,他坐好,极力不去看她,仿佛看见了她,便会记起自己的罪恶一般。

Part 5纠缠

要复仇的女明星(3)

叶惜恩来到疗养院看望母亲,也顺便看看被她藏匿于此的楼弥爱,可是楼弥爱却不见了!打她的手机也没有人接,她慌慌张张地跑到护理站去问,也没有任何消息。

失魂落魄地回到家里,杜承希不在。跟管家说不吃晚饭就直接回房,却发现自己的房间一片凌乱,电话被摔在一旁。更令她惊讶的是,杜承希在那里,丧气,颓废,愤怒。看见她立刻像一头猎豹冲上来,紧紧地掐住她的脖子:“如果弥爱有事,我不会放过你!”

叶惜恩一惊,他怎么会知道的?

明白她的想法,杜承希瞪了一眼电话。叶惜恩忽然明白,是有人打电话来,是谁?难道楼弥爱被绑架了?这样的想法吓得她几乎要哭:“她怎么了?是谁打电话来的?”

“你会关心吗?你不是最讨厌她的吗?她死了你不是最开心的吗?”

杜承希发狂,抓着她的头往衣柜上撞。叶惜恩吃疼,痛得飚出眼泪,她挣扎着要离开发疯的杜承希:“告诉我,楼弥爱到底怎么了!”

“她的事情从此以后都跟你无关,现在起你给我待在这里,如果她有事,我会要你加倍偿还!”杜承希恶狠狠地说完就要走,叶惜恩拉住他:“到底是谁带走了楼弥爱?”

“凌泽。”他只愿说这些。

杜承希一离开,整栋别墅都变得安静。她抱紧自己,始终不明白为什么凌泽会带走楼弥爱,难道他的另有目的,就是楼弥爱?也是楼弥爱?她感到凄凉,两个对她说过喜欢的男子,都是为了楼弥爱!

她更不懂的是,为什么杜承希在知道是他带走之后会那么生气和害怕。她能感觉到,他在深深地害怕。

管家上来送晚餐,说是杜承希吩咐的。她食而无味,忽然想起管家在别墅工作很久了,便开口问她。她先是哀叹一口气,说:“小爱小姐真的很命苦啊……”

接着,便是断断续续地讲述。叶惜恩听着,忽然就想落泪了。

杜承希、楼弥爱和凌泽三人从小一起长大,两人都喜欢楼弥爱,可是她独独钟情凌泽,拼尽了全部也要和他在一起,甚至背叛对她甚好的杜承希。那时候杜承希是祝福他们的,他亲自送楼弥爱去凌泽家里。可是不到半年,却接到了凌泽家里管家的电话,说楼弥爱出事了,叫他赶去医院。

当他看见面色惨白奄奄一息的楼弥爱,心里一阵揪痛,才知道她过得并不快乐。

凌泽爱她,却不能只爱她一个。他有很多女人,甚至会把女人带回家里,他对她的甜言蜜语,已经不能支撑着她活下来。凌泽不在的时候,那些女人就对她明嘲暗讽,甚至拳脚相向。她也在争执中,坠楼流产……

她看着杜承希说,再也不要回去,她一点都不相信爱情了。

他便带她回来,给她最好的保护……

可是,这些年,凌泽从来没有放弃过楼弥爱,这一次她回去,大概又会受到很多苦楚……

管家已经离开,她愣愣地坐在床上,想着刚刚她问的话,“叶小姐,你为什么哭了?”

为什么呢?不为楼弥爱,或许她还爱着凌泽的,她的心中还是有期望,所以才会要给她一个机会。也不为杜承希,他做的一切,是他自愿,他自当沉醉其中,甘愿为之。她只是忽然觉得,自己根本从来没有走进过杜承希的世界,他们的世界里,从来只有三个人,三个人纠纠缠缠,与她无关。

她想笑,却笑出了眼泪,觉得自己真的很蠢!

她打电话给杜承希,他先是不接,她就发信息说自己有办法救出楼弥爱,不到半分钟他就打电话回来。她看着电话上显示的名字,倍感凄凉,接通电话,杜承希立刻就问:“你有什么方法?”

“我去找凌泽,如果可以用我自己换回来她我也愿意……如果,他还要我的话。”

“……”

电话那边,是冗长的沉默。

叶惜恩自嘲地笑笑:“这不是你一开始的目的吗?我的存在,就是为了保护楼弥爱,不是吗?”

Part 6梦境

叶惜恩和杜承希一起来到了凌家,在客厅里见到了悠闲喝茶的凌泽,却没有看见楼弥爱。“弥爱呢?”杜承希先沉不住气问,“不爱她就不要禁锢她!”

“谁说我不爱?”凌泽痞痞地说,看了一眼叶惜恩,“多日不见,你还是那么漂亮。”

叶惜恩对现在的他感到陌生……或者,这个才是真的他?“你要怎样才肯放过楼弥爱?”

“什么条件都可以?”

杜承希咬牙:“是的!”

“我要你最重要的东西。”凌泽又瞥了一眼叶惜恩。

“可以!”杜承希答得很干脆,“我明天就拿皇城的让渡书过来!”

“不不……”凌泽摇头,“我要的不是皇城,我自己的公司已经够大了,没必要再去抢你的。”

“那你要什么?”

“她!”凌泽指着叶惜恩说,“我只要她。”

要复仇的女明星(4)

原本信誓旦旦的杜承希,忽然迟疑了。他看了看叶惜恩,也是一脸震惊,虽然已经讲明愿意用自己交换,但是谁都没有想到他真的会提出这个条件。凌泽给他们一天时间考虑,便示意他们可以离开。

叶惜恩独自来找凌泽,她根本不相信这是凌泽会说的话,如果他靠近她的目的真的是为了楼弥爱,现在又怎么可能用她来交换楼弥爱呢?这其中一定有问题!凌泽听了她的疑问,忽然哈哈大笑起来:“我也是被逼的!”他说的得委屈,向楼上招手,不一会儿就见楼弥爱羞红着脸下来了。

叶惜恩不可思议地看着她,管家有一点说错了,楼弥爱没有受折磨,而且还生活得很好。只是她不懂:“你是怎么找到她的?我记得杜承希花费了大量的人力都没有找到!”

凌泽搂着楼弥爱说:“我旗下有一批优良的私家侦探,所作的调查绝对比他的仔细,而且,可能也和他不关心你的生活有关吧……”

这是事实,杜承希从来不知道她有一个重病在床的母亲,只以为她是追求名利的世俗女子。她是世俗,却是因为对他的痴恋。这样的认知,让她一瞬间黯淡了眸光。

“他是喜欢你的!”楼弥爱忽然说。

叶惜恩抬头,虚弱地看着她,只以为她是在安慰自己。她看着楼弥爱一脸幸福的样子,问道:“你和他……和好了吗?”

楼弥爱脸一红,使劲挣扎着要脱离他,却只是徒劳:“没有,他绑架我!”

“我还要绑架她进教堂!”凌泽坚定地说,楼弥爱一听,怔住了,他又说,“我承认我当初是浑蛋,只是不想承认自己会一直只喜欢一个女人,所以做了那些蠢事,但是受了这两年的苦我已经知道错了,我不会再放开你的手!”最后一句,是对着楼弥爱说的,她一阵感动,却还是不敢相信,曾经的苦,太深太深。

“相信他吧!”叶惜恩说,她能看得出来,凌泽是真心的,会用婚姻来捆绑一个女人,是真爱了吧?她笑着说,“祝你幸福啊,小爱!”最后,她也学着凌泽那样叫她,立刻惹来凌泽的瞪视。

她转身离开,真的要离开了,离开现在拥有的一切,和从来不属于她的杜承希。他的世界会从此少了一个跟他作对的人,可是,原谅她不能帮他带回他心爱的女人。

“惜恩!”楼弥爱忽然叫住她。

她转过头,看见凌泽委屈地搂着楼弥爱说:“真的要这样吗?”

“什么?”她不解。

楼弥爱笑笑,拍掉他的手,走到她的面前说:“我们要不要试一试,承希哥哥对你的感情?”

杜承希把自己关进书房,不许任何人来打扰。

叶惜恩一直是他颇为欣赏的女子,他无权要她这么做。可是一想到楼弥爱奄奄一息的模样,他就不再矛盾。全世界,只有楼弥爱是最重要的。

叶惜恩来敲门,看见她冷清的眸子,他便知道她的决定:“我愿意过去,但是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

“我的母亲在疗养院,需要很大一笔费用,如果你有一点点内疚,就帮我照顾她吧。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去管她,有我这样的女儿,就让她自生自灭好了。”

“好的。”张嘴,又合上,好像有什么话卡在喉咙里,没有说出来。

叶惜恩又去了凌家,两个小时以后,楼弥爱回来了,完好无损,也没有受惊吓的迹象。杜承希紧紧地搂着她,好像有什么东西不太一样了。夜深人静,杜承希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他忽然记起初遇见叶惜恩的时候,她坚定的充满野心的眸子,那时候她还会挑衅会笑,很有生命力,可是在后来的记忆中,她从来都是强颜欢笑。

眼前闪过的最后一个景象,是叶惜恩哀伤的眸子。

他做了一个梦,梦里叶惜恩指着他说我恨你,他瞬间惊醒,再也睡不着。

Part 7遗失

叶惜恩离开已经很多天,他以为自己已经忘记,桌上的一份“关于凌氏企业总裁兄妹乱伦”的报导还没有发出去。这是他原本的目的。看重叶惜恩并不是因为她的野心,而是她凌家私生女的身份。

他的计划是报复凌泽曾经对楼弥爱的行为,让凌泽身败名裂,可是现在他一点也不想把这则新闻发出去。他不开心,也没有报复的满足感,而是深深地空虚。整日除了工作就把自己关在书房里,谁来也不管。

他从来没有想过叶惜恩会有这么大的魔力。

楼弥爱的保镖忽然打来电话,他迟疑片刻才接起来,声音里掩饰不住的怒气:“什么事?”

“不好了先生,楼小姐被人劫走了!”

“什么?”杜承希腾地站起来,“是谁干的?”

“凌泽。”

杜承希立刻就赶往凌家别墅,看见凌泽正在客厅,陪着楼弥爱一起逗弄小狗,楼弥爱的笑容里是在他身边时从没有见过的幸福。

“说好用叶惜恩交换弥爱的,怎么堂堂凌氏的总裁,也学会出尔反尔了吗?”

要复仇的女明星(5)

“叶惜恩早就已经离开,所以我要回小爱也没什么不可以!”

离开了!她竟然出尔反尔吗?杜承希发现自己的情绪变得很矛盾,一面是为了她的离开安心,一面又为了楼弥爱而担心。

“承希哥哥……”楼弥爱忽然说话,杜承希抬头看着她,她依偎在凌泽的怀里,笑得分外幸福,“我不想离开凌泽,他已经跟我道过歉了,也跟我保证了,我决定原谅他……对不起……”

“没事……”杜承希摸摸她的头发,对她,他永远生不起怒气,“记得以后要经常回来看我。还有你——”眼光望向凌泽,他还是不能原谅他,“如果再对不起弥爱,我不会再饶过你了。”

凌泽瞪他,这些事情根本不需要你多嘴!

杜承希离开,如果凌泽真的是楼弥爱的幸福,他不会阻止。可是,叶惜恩呢?她现在在哪里?

杜承希垂头丧气地回到家里,发现叶惜恩的房间门开着,他立刻冲进去,却只看见来打扫的欧巴桑,他没头没脑的乱发一通火:“你在这里干什么?谁允许你进来的!”

待到无辜的欧巴桑收拾东西离开之后,他才恍然发觉自己的反常。如果是以往,他无论如何都会把楼弥爱带回来,他绝对不信任凌泽;如果是以往,他绝对不会对打扫的欧巴桑爆粗口的;如果是以往,他也绝对不会心心念念地想着一个人,即使是楼弥爱,将她安置在自己的城堡里,他便会安心……现在他竟然觉得,也许凌泽还有救,欧巴桑闯进了他的私密空间,甚至觉得叶惜恩的重要性从来就不亚于楼弥爱,或许更甚……

他抚着额头,或许自己真的疯了。

走到她的床边坐下,周围的空气里还有她淡淡的味道,他闭上眼睛,为自己再也看不见她而感到心痛。

手忽然碰到什么东西,他睁开眼,看见她的枕头下面有一张纸条,翻开来看,只有两句话:

我低估了你的残忍,你低估了我对你的心。

我爱你。

她从来没有放弃爱他,只是被伤得太深,没有力气再继续停留。

眼睛忽然之间就一阵发热,他终于明白了自己对她的感情,也明白了她的绝望。她现在在哪里?他还能找到吗?还有资格找吗?

Part 8寻找

凌泽嘲笑他:“自作孽不可活啊!”他早就知道自己和叶惜恩的关系,从她那一张和她母亲年轻时候几乎一模一样的脸上,就可以知道。所以才会加派人手调查她的身世,也才能够找到楼弥爱。楼弥爱不忍心看见叶惜恩黯然离去,便做了个试验,如果杜承希还在乎叶惜恩,就不会用她来交换。

可是终究,他还是做了。而最后,输的最惨的人,是叶惜恩。

杜承希点头,没有经受住考验,认错了自己的感情,这一切,他都认!

他花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去找叶惜恩,甚至请求凌泽动用他旗下的私家侦探,这一次却没有找楼弥爱时的幸运。他派人盯着叶妈妈的疗养院,也一直也没有等到她。杜承希记起她去凌家之前的话,忽然有一种恐惧,她再也不会回来了。

但是,他依旧愿意等她,找她。

他去了他们相遇的那家酒吧,坐在相同的位置,点相同的酒,却再也没有遇见相同的人。他听她以前常常唱的歌,听着听着就好像她在身边一样。

半年后,楼弥爱的婚礼,杜承希去贺喜,在婚礼上喝得酩酊大醉,被凌泽派人扔到院子里晒月亮看星星。他醉醺醺地倚着柱子,眼睛一直盯着星星,大声说:“我爱上了一个人,可是她爱我的时候我看不见,我爱她的时候她不见了。”

虽然这样很傻,但是他多希望在地球的某一个角落,叶惜恩能听见自己的声音。

然后回来。

旁边忽然有人开口说话:“她会回来的。”

迷醉的他却不那么乐观:“她回来了还会爱我吗?”不会了,他伤她太深,她再也不会回来了,再也不会爱他了!

说完,他倒在了旁边的人的身上,鼻息之间好像有一股熟悉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