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离家出走的男人

发布时间:2017-04-1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雪梅是上大二的时候和刘诚相恋的。开始两个人在大学并不认识,学的也不是同一个专业,他们只是在大学校园里见过几次面,但从没有说过一句话。两人结缘还是一次在学校的食堂吃饭,雪梅不小心将饭撒在了裤子上,就在雪梅尴尬地站在那不知所措时,坐在饭厅另一侧吃饭的刘诚看见了,他立刻放下碗筷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包餐巾纸递了过去。雪梅接过刘诚的餐巾纸,连个“谢”字都没顾上说,就弯下腰仔细地擦拭撒在裤子上的饭渍。而刘诚把餐巾纸送到雪梅的手里后就转身低着头匆匆离开了。短暂的接触虽说两个人没有说一句话,但雪梅瞬间还是感受到了一丝暖意。

过了几日,雪梅下课后在校园里遇到了刘诚,于是迎上去对刘诚说:“那天在食堂你帮我解围,事后我连声谢谢都没说,真不好意思,现在补上吧,谢谢那天你送的餐巾纸!” 表示了谢意的雪梅脸上还带着一丝调皮的神情。听了雪梅的话,刘诚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忙摆着手说:“就几张餐巾纸,谢什么呀,不用,不用。”短短的几句话仿佛一下就拉近了两个人的距离。从那以后,两个人课余时间总会不约而同地走到一起聊天、散步,在学习和生活上两个人互相支持,互相照顾。很快,两个人的心里也都有了暖暖的爱意。通过半年的交流了解,雪梅感觉刘诚为人坦诚老实,言行举止稳重得体,也会体贴人,如果和他相伴终身,一定会幸福的。于是,当刘诚主动向她吐露爱意时,雪梅幸福地依偎在了刘诚的怀里……

雪梅和刘诚相恋后,两个人依然在生活上相互照顾,在学习上相互帮助,他们的感情让身边的同学都非常羡慕。然而,当雪梅的父母知道了女儿的恋情后,经过询问和了解,他们坚决不同意女儿和刘诚交往。他们觉得自己的女儿从小就生活在大城市里,从没有受过苦受过累,更没有受过一点委屈。刘诚的家在偏远的农村,而且家庭条件也不好,他们怕女儿结了婚会受委屈。

雪梅见父母阻止自己和刘诚交往,非常伤感和生气。她对父母说:“我要找的是爱我的人,我爱刘诚,刘诚也爱我。虽说刘诚的家庭条件比咱家差,但刘诚是个诚实可靠的男人,和他在一起我相信我会幸福的。反之,如果是我不爱的人,就算他的家境再富裕,条件再好,我也不会幸福的!”

雪梅的父母见女儿态度坚决,几经劝说无效,于是母亲一气之下就说出了狠话:“如果你和刘诚结婚后日子过得不顺心,即使你受了天大的委屈,我们也不会管的!”听了母亲的话,雪梅依然没有屈服,反而更爱刘诚了。

两年后,雪梅和刘诚都顺利毕业了。毕业后,雪梅很快就在上大学的这个城市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刘诚则托本家的叔叔在几百里外的一个县城找了份工作。

为了能在一起,雪梅劝刘诚放弃县城的工作,来自己工作的城市。但在大城市里想找一份不错的工作是非常难的,何况县城的工作刘诚也很满意。几经争执,雪梅最终为了爱情放弃了大城市的工作,瞒着父母来到刘诚工作的县城找了一份工作。

雪梅和刘诚的爱情堪称历经磨难,好在两人心心相印,真诚相待。很快,两人就举办了简朴的婚礼。

婚后,两个人的日子过得很快乐,也很幸福。他们下班后一起做饭,一起逛街购物,一起看电视,一起到公园里散步,一起回顾两人在大学的时光……但不久后,家里的琐事渐渐磨灭了他们热恋时的激情,两个人之间或大或小的争执不断冒出来。一次,因为刘诚下班后和单位同事一块去吃了顿饭而事先没跟雪梅说,回来雪梅就和刘诚吵了起来。刘诚一再解释,但雪梅还是不依不饶地没个完,吵到最后雪梅像疯了一样拿起包就要离家出走。刘诚见状,什么话也没说,抢在雪梅之前走到门口,拉开门气哼哼地摔门而去。

雪梅见刘诚走了,就扔下包坐到了沙发上,情绪也冷静了下来。冷静下来的雪梅开始考虑自己和刘诚争吵的前因后果,慢慢认识到自己有些过分了,她觉得自己确实做得不对,刘诚下班和同事一块吃了顿饭,自己就这样无理地和他闹,实在不该。那一夜,雪梅一个人躺在床上怎么都合不上眼,她担心刘诚,想着刘诚去了哪里。夜里风凉,她怕刘诚感冒生病,夜深人静,她更怕刘诚有什么不测。于是她拨打刘诚的电话想把他叫回来,但刘诚却关机了。

一夜没睡,第二天一大早,放在枕边上的手机响了一下,雪梅拿起一看,是刘诚发来的一条短信。短信里刘诚说他做得不对,以后保证不再犯等等。雪梅见刘诚认了错,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于是也给刘诚发了一条短信自我检讨了一番。就这样,夫妻俩和好如初,小日子一时又恢复了平静。

但是随着日子的延伸,雪梅和刘诚为了一些家庭琐事还是经常会发生争吵,每次争吵雪梅都很强势,不依不饶,没一点示弱的意思,无奈的刘诚每次都是以离家而去告终,等第二天雪梅气消了才回来。每次吵架刘诚去了哪里,雪梅都不知道。每次争吵刘诚都有意地离去,也让雪梅开始怀疑起他来。

一天晚上,雪梅为了一件小事又和刘诚吵了起来,虽说刘诚一再解释,但雪梅就是不依不饶,刘诚再次离家而去。看着刘诚走了,雪梅终于忍不住了,穿上外套偷偷地尾随在他身后,她想弄清楚每次吵架刘诚都去哪了,去找谁了。雪梅远远地跟在刘诚后面,跟着刘诚进了一幢楼的楼道里,看见刘诚按响了一户人家的门铃。雪梅悄悄躲在楼道的暗处看着刘诚,片刻工夫,门开了,雪梅只听开门的人说:“呵呵,刘哥,又和老婆吵架了?”刘诚轻轻“嗯”了一声。

见刘诚进去关上了门,雪梅赶紧走过去站在门口偷听里面的动静。“刘哥呀,你真是好男人啊,每次吵架的时候还不忘记照顾老婆,每次都是你自己主動跑出来!你这个喜欢离家出走的男人啊……”

听到这些话,雪梅似乎明白了什么。这时,她又听到里面刘诚在说:“雪梅在这边没什么亲戚朋友,要是让她一个人跑出来受罪,我可心疼呢!我是大男人,粗皮糙肉的,随便找个地方将就一下都行。等她消了气,我回去说上几句好话,不就又和好了……”

雪梅终于明白了刘诚离家出走的原因,那一刻,她泪流满面。直到这时她才明白,原来每次吵架刘诚离家出走是为了让着她,如果不是他有意先躲避她,都不知道两人会吵成什么样子呢。明白了这些,雪梅心里所有的怨气顿时消散得无影无踪了。她庆幸自己没有看错人,刘诚真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好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