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猪哥的爱情

发布时间:2017-05-1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那天中午,我将吃剩下的饭菜倒到门外的桶内时,看到一辆崭新的飞虎车泊在路旁,一个穿着紫色T恤衫、西装短裤的大男孩开车门,跳下来,乐呵呵的,很随性地从车上提下一个洗得干干净净的桶向我走来。这是我和猪哥的第一次见面,之后,他的形象一直如此。

我比他大十岁有余吧,当然不会叫他猪哥,隔壁饭店的服务员小秦这样称呼他的。我的书店在饭店的旁边,吃不掉的东西,也倒在泔水桶里。那天猪哥拎上泔水桶后,并没有就走,他背着双手,在我的杂志架边浏览着,见我饶有兴致地看他,他笑了,露出一嘴的白牙。他问我有没有《三联生活周刊》,我愣了一下,这种杂志好像跟他没关系吧?并且,有点贵。我拿给他,他掏钱,杂志利润低,本是不打折的,我将零头让掉了,这回他一愣,继而又笑起来,说了声谢谢,卷起杂志就走了。

傍晚小秦下班时,到我店里买《知音》,我问老唐怎么不拉泔水了?她笑道,刚才那个自信满满的家伙,就是老唐的弟弟!“车子不一样啊!”“咋?车子?还是那车子啊,只不过彻底清洗了,不过也许过几天,又恢复原状了,年轻的男孩子,有几个有长性的!”我看了一眼小秦,她也就二十上下吧,大约比那男孩还小两三岁。“那老唐多大?””不知道,大概比猪哥大三四岁吧!”我一直以为老唐四十了。“猪哥?”小秦捂嘴笑了,说:“是啊,他今天给我们六个服务员一个人买了一支冰棒,说请我们多多关照,他这样介绍自己的。”小秦变声装样,“‘以后你们就叫我猪哥吧!,他搞得自己跟李嘉诚似的,哈哈!”我也笑,记住了猪哥的白牙和微笑。

猪哥每天都来,每次都乐呵呵的,看到我会跟我招手打招呼,有时候他会进店翻一会儿书或杂志,有时候也买一两本。他并不怎么跟我说话,但走的时候是一定要打招呼的:“老板你忙!”熟悉后他会说:“我走啦,董哥!”我觉得他是一个快乐的孩子,像他这个年纪的男孩,长得不错,人也阳光,颇得人缘,饿死也不会干这事的,但他却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也没觉得这是一件没前途没面子的工作,并且,这个工作好像谈恋爱也困难呢。

过年后,隔壁饭店因为生意不好,贴上了转让的告示。猪哥来的时候,看着空空的泔水桶,站在门前恍惚了很长时间。他进门去了,出来的时候,我第一次看到他非常忧伤。先前他从饭店出来时,小秦她们六个女孩子,都会笑语喧哗地送他。这次他没有过来看书,也没有跟我打新年的第一个招呼,径直开车门进去,却没有发动车子,而是坐着发呆。我知道可能是她们被裁员了。

这样又过了几个月,一天傍晚小秦忽然来了。她跟我寒暄后,坐在那里心神不宁,眼睛不时地望着外面。我顿时心里明了一切。我说:猪哥不来拉泔水了,饭店生意不好,有时候一天都没有一桌人。她黯然,却不肯再说什么。暮色渐渐涌进书店,我开了灯,她的侧影惹人怜惜。她终于站起来,说:大哥,我买一本《三联生活周刊》,放在你这里,他要是半年内来,你把书给他。我依然让掉了零头,她拿过书,在扉页上写上了一串数字,然后交给我,她有点害羞,想说什么又没说,走了。

猪哥在三天后来到了我的书店,当时我出去吃饭了,我爱人在看店。我回来时,他正望着外面渐次亮起来的灯火,神情落寞。我念了一声佛,都没理睬他的招呼,只说了声“你等等”,忙走进去,把放在柜子里的书递给他,说:“小秦买给你的。”我爱人笑了。猪哥脸红了,他焦急地问:“她哪天来的?”我翻开书,把那串数字给他看,他的眼睛亮起来,不知如何是好,竟给我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卷起书跑进了夜色,似乎要飞起来的架势,相信他马上就会在没人处吼起来。

几年后再见猪哥时,我正拉着一三轮车书上坡,这是过期的书,只有卖给破烂点了。我正倾斜上身吃力上行时,陡感车子一轻,它甚至推着我向上,回头一看,汗眼朦胧里,正是猪哥和小秦,他白色的小轿车停在坡底下,两口子正帮我推车。我没问他现在做什么,也没留电话。我由衷地为他们的幸福而高兴,也为自己高兴,因为在他们的幸福里,我曾见证,曾在场,曾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