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我的脸不要我了

发布时间:2017-06-13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01】我的工作是扮鬼

我是发现王国游乐场的一名工作人员。

我的具体工作地点是鬼屋。工作职责是扮鬼。

犹记得面试当天,面试官正色问我,一个女孩为什么要选择这样的职业,我一句话就把其余的竞争对手打败,光荣地成为异形之首。

我说:“从小学到大学,人们总嘲笑我丑得吓人,我赶紧趁机收点儿钱。”

然后我就顺利入职了。

这天,我一如既往地走进鬼屋后方的化妆间,穿上深蓝色长袍,如瀑的长发披散在脸颊,只露出半条眉毛半只眼,拿起手电筒从下巴往上一照,我甚至都不用扮,简直就是鬼。

我拿起眉笔,开始对镜化妆,可是……奇了怪了。

我移不开眼地盯着镜子,眼睛嘴巴都要贴上去了,是昨天的镜子没错,是我每天都用的镜子没错,可是……

我的脸呢?!

我脸色煞白,气息呼在镜子上,哈出一圈白雾来。

“够了,挪开你的唇,再吻我,我就要生气了。”一道声音不知从哪儿响起。

我下意识地扭头往后看,没有人,我又一点儿一点儿地回头,目瞪口呆地注视着镜子。

“顺便把你的脸也转开,再逼我看你,我就要生气了。”

“……”

我的脸,那道声音在指责我的脸!

那道声音……好像……嗯,是从镜子里传来的。

可是镜子怎么会说话呢?

难道镜子那头有别人?

我的脑洞把我吓得惊慌失措,我惶恐地后退几步,化妆间死寂一片,那声音久久没有响起。

我咽了咽唾沫,壮着胆子上前,扶住镜框,颇有冒险精神地朝镜子后看。

那是一堵厚实而不透风的墙,墙没有问题。

镜子……好像也没有问题,所以是我出现问题了?我有幻听?

我再次把脸贴上去,侧耳倾听,果然,镜子又说话了!

“陈秋朗,我再说一遍,把你的鬼脸转开,再逼我看你,我就要发脾气了!哦对了,你的头发,痒死了,拨开!”

我大脑瞬间短路,一时间竟有些担心那面镜子会伤害我。为了活命,我恶向胆边生,不顾一切拿起手电筒往镜子上砸。

“哐当”一声,镜子裂了,碎了,掉下来几块碎片。

“很好,陈秋朗,你居然敢打我脸?我以后会双倍讨回来的!”那声音非但没有消失,反而更清晰地响起。

我接近癫狂地朝镜子大喊:“你究竟是什么东西?!”

那声音宛如魑魅魍魉,不屑地浅笑一声:“我?我是镜子啊。”

大抵是因为这充满蔑视的嘲笑太真切,真切到仿佛就在我耳边响起,我确定那是人的声音,便慢慢冷静下来,心情也平复一些,终于有足够的理智思考,大概是鬼屋的同事捉弄我吧。

毕竟……这就是他们平日的工作啊。

于是我放心了,叉着腰,昂起头,气势汹汹地面向那面破碎的镜子,试图挽回之前失掉的颜面:“哦?这位镜子先生,请问你在哪里?敢不敢出来和我当面对质?”

“有什么不敢的,不如你回头看看?”

嗬,回头就回头,谁怕谁啊!

我华丽转身,还没站稳,就被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一个男人吓得脚一崴,摔在了地上。

我吃痛爬起,瞪着那男人。他嘴角上扬,目光如炬,一张偶像派的脸当明星都绰绰有余,为什么偏偏要装神弄鬼吓唬我呢?

我揉了揉摔得生痛的手肘,放缓语气问那先生:“咱们有仇?”

“有。”他点头。

我茫然了:“什么时候的事?我们见过?”

大脑里,我开始回忆过去,什么时候和这样好看的男人有过过节了?

我这人私生活很检点,平时再缺男人,都不曾对谁死缠烂打过,也没有跑到酒吧找个好欺负的小白脸这样那样。

正因为我又丑又保守还不善于攻心计,所以才一直找不到男朋友。

确定我和这位爱装蒜的无聊男人今天是头一遭见面后,我非常有底气地说:“先生,我没见过你,从来都没有,如果我们之间真有过什么令你不愉快的回忆,那肯定是误会。”

在我说到“不愉快的回忆”这几个字时,那男人嘴角抽搐了下,眸子里闪过“往事不堪回首”的隐忍的痛。

他缓步走到我面前:“陈秋朗,我们每天都要见许多回,我叫韩启,现在我正式通知你,我要罢工了,我不想干了,千万别召唤我,我受够你了!长得不好看也就算了,还喜欢扮鬼!”

我用看精神病患者的眼神看韩启,抓住他的西装一角,急急追问:“你什么意思?什么叫你要罢工?我什么时候雇佣过你了?”

“对,你没有雇佣我,可我却为你而生。”说着,他狠瞪我一眼,然后嫌弃地别过脸,仿佛多看我一眼,他的灵魂就要经受一次震荡,他道,“这么说吧,陈秋朗小姐,你们人类总以为镜子是死的,但镜子是活的,我们很忙,我们的职业叫镜护,我们的职责就是在你们照镜子的同时扮演你们,好让你们能够看清自己的嘴脸。”

我的脸不要我了(2)

韩启感伤地叹息一声,嫌弃我嫌弃得理直气壮:“为什么不能给我安排一个漂亮一点儿的主儿,每天要我陪她扮鬼呢?”

“……”

【02】召唤镜护的粗暴方法

说起来很惊悚,那天之后我再没有见过韩启,也没有见过镜子里的自己……

我渐渐开始消化、理解并接受,韩启所谓的罢工是个什么意思了。这世上无奇不有,多的是我不知道的存在,镜护,听起来好魔幻的职业。

韩启说,每位镜护一生只追随一位主人,他们在别人的容颜里自我实现,又在别人的容颜里渐渐老去,他们的职业卑微到尘埃里去,几乎没人知道他们的存在。

如此一想,我就不再为韩启嫌弃我丑而生气了,相反,我还有些同情他。

在镜子里找不到自己,一开始我是很不习惯的,自然也有些害怕,好在这并不影响我的日常工作,毕竟扮鬼这技术活儿讲究的是天分,我本色出演就很好了。

谁也没想到,发现王国游乐场竟因为鬼屋又火了一把。

因为演得太逼真,我不止一次空降微博热搜,尽管鬼屋里禁止拍照,还是有不少大无畏的少年敢于开闪光灯拍摄我的鬼脸。

女鬼的呼声很高,网友对女鬼扮演者纷纷表示很感兴趣,冒名而来鬼屋的游客总是站在入口处声势浩荡地呼唤我——

“女鬼,我等这一天好久了,待会儿你一定要让我尖叫!”

“女鬼,我和朋友打赌输了,要亲吻你一口,敢应战吗?”

“女鬼,我好想和你牵手跑完鬼屋全程哦!”

……

游客对我有着迷之喜爱,喜爱着喜爱着,他们终于把这份爱传递到发现王国的继承人那里。

某天,主管把我叫到一边,要我在集团的周年晚宴上扮鬼吓一吓来宾。

我非常贴心地拒绝了:“这不太好吧,出席晚宴的都是总字辈的领导,万一被吓坏了……”

“不碍事。”主管笑眯眯道,“这正是总裁的要求,他想让大家感受一下,给自己打工的这位女鬼功力究竟有多深厚,你千万不要让他失望啊!宴会厅不像鬼屋,少了环境烘托和气氛渲染,你要有靠演技撑起一整部恐怖片的觉悟,在妆容上要多花点儿心思,要不,这次我专门找个化妆师给你化妆?”

“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我可不想被别人发现,我丑到连镜子都不愿照我了。

晚宴在即,遵照主管的特别吩咐,这晚我必须得让那些个高高在上的领导被吓得过瘾了方能功成身退,所以今晚我不能裸妆,可是镜子里又没有我自己……

想起韩启曾经警告过我,别再召唤他。

也就是说,我能动手让他原形毕露吗?

我一边脱掉睡衣打算换上外出的衣服,一边仔细回忆了初次见面时,我都对韩启做过什么坏事,突然灵光一闪,我总算想起来了。

我跑到饭桌前捧起热水壶,非常悲壮地朝镜子砸去,果然,镜子“砰”的一下碎了。

因为声音太清脆太有震慑力,我终于想起自己的睡衣已经脱了,但还没来得及穿上扔在床上的那身连衣裙……

彼时,一道一听就觉得忒欠扁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这种阴冷的感觉我之前曾有幸体验过一回。

“陈——秋——朗。”

我深吸一口气,飞身扑上床卷进被窝,那动作之快,绝对是眨眼之间。

“韩启……你先回去。”我把头露出被窝,试着补救这一切。

“嗬,”韩启阴沉着脸走到床边,居高临下地打量惊慌失措的我,嘴角微扬,仿佛这回他将了我一军一样,“你打我脸逼我出现,现在又想赶我走?哪有这么好的事?请神容易送神难啊!”

我极力解释:“我没有让你走,我只是麻烦你待会儿再来,等我……先穿上衣服。”

“哦?”韩启不屑地撇撇嘴,坏坏地笑着,“穿不穿衣服有什么关系?以前你对着镜子脱衣服的时候,都是我在扮演你啊。”

我结结巴巴道:“我……我什么时候对着镜子脱衣服了!”

“经常,自然而然地。”

“所以……你真的……都……看过了?”

“是。”韩启语气坚定,“我连你赤裸的样子都扮演过,这简直是我职业生涯被黑得最惨的一次。”

这人……看光了别人,竟还一副比别人还吃亏的样子?!

他怎么好意思这么坦白?!

【03】就不信我治不了你

我恳求韩启复职,出乎意料的是,他一口答应了。我大喜过望,也就没有起疑心。

晚上八点,我穿上那身象征性的深蓝色长袍,长发散乱,眼角嘴角都有“血痕”,从颧骨到嘴角有一条血红的“刀疤”,我特意在“疤痕”上加了几笔,让它看起来有种正在滴血的即视感。

我的脸不要我了(3)

我坐在宴会厅的休息室里玩手机,八点零五分,宴会厅里没有任何异样,宾客该笑的笑,该调情的继续调情,我按响录音机,休息室立即响起刺耳的尖叫声。

我贴耳倾听,宴会厅瞬间安静了,有人快步走来,叩响了休息室的门,我躲在门后,也叩了叩门,响应外头的人。

为了保证惊悚效果,谁也不知道今晚我会怎么捉弄来宾。为了保证惊悚效果,听说继承人也没有告诉来宾今晚有个“女鬼”环节。

“谁在里面?”外面的人问,是个男人。

我不说话,又叩了叩门,暗示外头的人自行开门寻求刺激。

我在正对着门的位置摆放了一面全身镜,休息室黯淡的光刚好可以让人看见镜子里的我,或者说……是韩启扮演的我,只要外面的人不怕死地走进休息室,他们第一时间便会看见镜中人,届时我会按响录音笔,发出“银铃般”的笑声,他们便会一脸无辜地转身,头皮发麻地发现站在他们身后的我……

好可怕,连我自己想着都怕惨了我自己。

果然,外面的男人小心翼翼地推开了门,门外不乏围观的宾客,一切如常进行。

那个男人定睛看着镜子里的我,我也定睛看着镜子里的我,两秒后,随着“银铃般”的笑声响起,那个男人很有节奏地回头,尖叫声几乎和我的同时发出。

他被吓到了……

我也被吓到了!被镜子里的我自己吓到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镜子里的我是素颜出现?!我……明明花了四小时给自己画了个恐怖的大鬼脸!

难道是韩启作怪?他在镜子里扮演了不同的我?

所以刚才那位先生究竟是被我的鬼脸吓到,还是被我的素颜吓到?!

哼,想我的自尊心何其高贵,待会儿我一定要彻查清楚!

在其位谋其事,我调整好心情,若无其事地朝那先生咧嘴一笑,瞪大眼睛问他:“我美吗?”

我演技大爆发,向他抛了个恐怖的媚眼,彼时,有男宾客三步并作两冲进来,揪住我就想动手打人,好在那个男人连忙制止:“赶紧放人,这女鬼是我的员工。”

我是他的员工?!

他就是发现王国集团继承人……樊然?!

我咽了咽唾沫,连忙退开几步,用长袍的袖子捂住脸,以免吓坏这位高高在上的人物,然后向他深深鞠躬:“总裁对不起,你应该不会忘记这是今晚你交给我的特别任务吧?你还好吗?被吓得……高兴吗?”

“挺高兴的。”

休息室的灯开了,樊然皱着眉,很有勇气地与我直视了一会儿,然后投降转过脸,深吸一口气:“今晚,你的助兴演出很成功,我快要被你吓死了,你是怎么做到的?”然后他指了指镜子,“我刚刚在镜子里明明看到了不一样的你,镜子里的你,脸上没有这些疤痕。”

说着,他竟伸出手戳我的脸,指尖在我脸上抹下一层红粉,然后笑着抬头,似乎正在等待我的答复。

我能告诉他什么呢?说了他也不会信。

“报告总裁,这是……我谋生的秘诀,可不能随意透露。”

樊然不怒反笑:“你的把戏还真多,既然你不肯告诉我,那我就不问,赶紧把妆卸了再和我说话。”

樊然走出休息室,我确认门已经锁上了,才走到镜子前找韩启算一算素颜的账。

果然,当我站在镜子前,里头再一次出现一个素颜的我。

我登时气不打一处来:“韩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刚才你差点儿把总裁吓死了!”

“请注意下你的措辞。”韩启不留情面地反击,“你家总裁是被你的素颜吓死的。”

我听着更气愤了,难怪当初他会答应得这么爽快,原来是为了捉弄我。

这口气我无论如何都咽不下去,我一生气就心理不平衡,一心理不平衡就丧心病狂,我嘟着嘴,朝镜子吻去。

韩启慌了:“你要干什么?!”

“亲吻你啊。”我邪恶一笑,配上我的鬼脸,视觉效果必定是惊人的,“韩启大大,你今晚这么卖力地配合我演出,我无以回报,只能以身相许,赶紧迎接我热烈的吻。”

“陈秋朗……你走开!”

“不走!我就要吻你!”我再次嘟起嘴。

那边的人貌似心都震荡了:“你敢?!”

嗬,都这时候了,我还有什么不敢的,别垂死挣扎了。

我恶毒地伸出舌头,舔了镜子一下。

“陈秋朗,你是个女人!怎么可以这样无耻!”

我笑了,发出“银铃般”的笑声:“我还能更无耻一点儿,你刚刚怎么敢捉弄我?嗯?居然还是当着我大boss 的面。你以后要喊我主人,不然……我就到超市买一面镜子每晚抱着睡觉,死死地捂在胸口那种,让你一次体验够什么叫窒息的爱,明白了没有?

“明白……”

我的脸不要我了(4)

“怕了吗?”

“怕!怕死了!”

嗬,知道怕就好,就不信我治不了你!

我后退两步,叉着腰,颇有气势地说:“韩启,以后要乖乖留在我身边,不许再闹情绪,不许再使坏,更不能动不动就罢工,不然,后果自负。你是我的镜护,你是我的。”

一阵沉默。

我催促:“听见了没有?”

“听见了。”

“乖。”我用手温柔地抚摸了镜子一下,“我会善待你的。”

【04】封镜

那晚太惊悚,樊然对镜里镜外的我必定都有了一番非同寻常的体验,不然他不会在这晚下班亲自跑来约我吃饭。

我怎么敢拒绝?我乐不可支地答应了。难得有异性约我吃饭,还是这样高品质的富二代,我绝对不能错过。

我打算美美地化个妆就跟樊然走,可他走出化妆间前特别吩咐:“你素颜就好。”

于是我只好放下眉笔。我虽然感到困惑,但也不敢多问,素面朝天无怨无悔地跟他去了。

不得不说,樊然虽然是富二代出身,但脾气很好,没那些公子哥那么飞扬跋扈,车子抵达饭店门口时,他亲自替我打开车门,示意我挽着他走。

我矜持了一下:“这怎么好意思,总裁你请我吃饭,给我开门,还要……被我占便宜。”

他抿唇一笑:“没关系,这便宜你占定了,挽着我吧。”

我家总裁在富二代当中算是最好看的,我五行缺男人,既然他都这么说了,我就更不客气了。

我挽着樊然,两人看似相亲相爱地走进饭店,他选了一个中间位置,才刚坐下不久,就有一位小姐气鼓鼓地走过来,很不客气地把我上下左右看了遍,然后不屑撇撇嘴,问樊然:“这是你的新女朋友?”

樊然笑而不语。

那位小姐又道:“特意带这么一个丑货到我的饭店来气我,你还能再幼稚一点儿吗?”

樊然一脸得意,问那位小姐:“你可以换个男朋友,就不允许我交新女朋友?你是不是太霸道了点儿?讲真,我挺喜欢现在这个女朋友的,她比你好。”

那位小姐冷冷地瞪我一眼:“你真是他的女朋友?”

我茫然,感受到樊然警告的眼神,立即妥协地点头:“是……是的。”

“嗬……”那小姐摇摇头,回头对樊然说,“你别误会,我不是吃醋,只是怕你为了报复我随便找个什么人作践自己,没想到你真这么干了,你还真会糟蹋自己。”

樊然耸肩:“嗯,我就爱糟蹋自己,我很享受和这样的女人待在一起。”

那位小姐嘴角抽搐:“那我祝你和她天长地久?这么看着,你俩确实挺般配。”

说完,那位小姐转身走了,樊然看着她决绝的背影,怅然若失。

我心里大抵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走进饭店之前我还天真地以为是老板特别赏识我呢,看来是我表错情了。

我抬头瞄了樊然一眼,他并没有打算对我解释什么,当然,也不会向我道歉。

好恶劣。

我沉住气,从侍应生手里接过菜谱,一股脑地点了最贵的菜,也不问坐在我对面的那位想吃点儿什么。

此刻,我已没了心思讨谁喜欢。

大概是因为这饭店是我老板的前任开的,所以我们这桌上菜特别快。我埋头苦吃,无视头顶那束冷淡的目光。

许是我沉默得太久,樊然终于沉不住气:“陈小姐,你可以吃慢点儿,其他人都看过来了。”

我不理他,吃完之后用手背一抹嘴,也不管樊然吃没吃完,挥手就招来服务员,然后指着樊然说:“他买单。”

侍应生尴尬地看了看樊然,对我道:“小姐,樊先生是这里的常客,他还没吃完呢,您再等一等吧?”

我咧嘴一笑,示意道:“他吃完了,你看。”

我双手猛地掀起桌布,餐桌上的菜“哗啦”一下倾泻,把樊然那套昂贵的西装泼洒得满身油腻。他的脸,头发,颈脖,到处沾上了我吃过的剩菜。

他满脸震惊,难以置信地看着我。

我目不斜视,不卑不亢地说:“这位富二代,我已经下班了,下班了以后我就不是你的员工,你无权利用我的私人时间羞辱我。刚刚听说你被人甩了,很好,预祝你被甩第二次。”

我向他竖起中指,扭头愤愤然走出了饭店。

嗬,大不了辞职。

我长得丑是我的事,别人有爹妈,我刚好也有,谁都不比我高贵。

回到公寓后,我憋住那一口气,把杂志一页一页地撕下来。

我走到镜子前,仔细看着镜子里的我自己,忍不住自嘲道:“魔镜啊魔镜,这世上最美的女人是谁?”

“反正不是你。”韩启立即回应我了,速度之快让我听着觉得无情。

我不再犹豫,拿起撕下的杂志往镜子上贴:“其实我挺能理解你的心情。”

“我什么心情?”

我的脸不要我了(5)

“不想当我的镜护的心情啊。”

那头沉默。

我耸耸肩,故作轻松道:“我从不因为自己长得不好看而感到自卑,可总是丑到别人我也怪不好意思的。”

“我又不是别人。”

我不由得一怔。

镜子里的那人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用更冗长的沉默消化这瞬间的尴尬。

我手里的动作更快了,三下五除二就把镜子的半面挡住。

韩启冷不丁问:“陈秋朗,你现在要干什么?为什么突然要封镜?”

我说:“你不是也嫌弃我丑吗?以后不会再让你看到我了。”

韩启默了默,一针见血问:“你受什么刺激了?”

“没有。”我才不会对一面镜子倾诉心事呢。

房间的整面镜子被杂志色彩斑斓的内页彻底挡住后,我又走到洗手间,接着重复之前的动作,韩启的声音再次响起:“以为把家里的镜子都封住我就见不到你了?你还会外出,各个公共场所的洗手间都有镜子,试衣间有镜子,化妆品专柜有镜子,电梯间说不定也有镜子。”

他刚刚好像提到了试衣间?他还真是把我看透彻了呢!

我嘴角抽搐:“没关系,反正我失业了,以后也没钱去那些地方。”

“你为什么失业?”

“不为什么,反正以后你不必再看我扮鬼了,高兴吗?”

我将镜子最后的空白遮挡住,确认韩启看不见我了,才爬到床上低声痛哭。

我从未这么委屈过。

今晚,我有些难过。

【05】“你还是回镜子里去吧”

我旷了两天工。

第三天,手机铃声再度把我吵醒,这回不是主管,竟是樊然,我更不想接。

我挂断电话,钻进被窝,手机又着魔似的响起,我拒听,准备关机,一条短信发了过来——【门外的云很轻,手里的快递很沉,可我不在乎,就算你不肯来取,我也会为你站岗到最后一刻,请铭记我,一位为你执着的快递烈士。】

现在的快递小哥都不能好好说话了吗?

不对,我都失业了,哪有钱网购?

我连忙给快递小哥打电话,问对方确定收件人是陈秋朗吗?

对方态度坚决:“是的是的,是你的,你只要开门迎接你的快递就好,我送上门。”

我有些感慨,生活里,唯一还能与我温柔交谈的男人,大概只剩下快递小哥了。

我打开家门,没想到我的快递这么霸气,竟要两个男人才抬得动,他们小心翼翼地把纸皮箱抬进我家,我瞄了眼快递单上【发件人】一栏,空白,忍不住问:“这是什么?”

快递小哥故意卖了个关子:“待会儿你拆开就知道了。”

他们离开后,我很是好奇地打开纸皮箱,里头的物品大小不同,都经过了细心的防损包装,我一件一件拆开,竟都是镜子!

谁给我买这多么镜子?韩启吗?!

彼时,韩启的声音神奇地响起,而我并不知道究竟是从哪一面镜子里发出的。

“主人。”他喊我,似调侃似讨好。

我坐在地上,随意找到一面镜子咬牙切齿:“没想到镜子也能网购了。”

他说:“废话,我们镜护只是和寻常人类工作的空间不同,我们的活动范围多数是在镜子里,但我们也是人。”

眨眼间,我便从镜子里看见了韩启的模样,他居然现形了,不过没现身。

我冷冷地盯着他:“为什么要给我送这些镜子?”

他对答如流:“因为我想工作。长期不工作,会被赶出镜护圈的。”

我硬着心肠说:“我这里现在不开工,你趁着这机会找个漂亮的姑娘谈恋爱吧。”

我将散落在地上的十多面大小不同的镜子反过来贴到地板上,终于,我看不到韩启的脸了。

我心里竟莫名有点儿落寞。

尽管不想承认,但过去这些天与我交谈最多的……就是镜子了。

我蹲在地上叹息一声,打算上床睡个回笼觉,可我一转身,就发现韩启那家伙不知什么时候坐在了我的床上,没个正形地跷着二郎腿。

“主人,你蹲在地上数镜子的样子好落寞哦。”他起身走到那堆镜子前,一面一面地拾起,然后摆放在我公寓的各个角落里。

我见证他完成了一系列动作,眼看着他就要撕掉我贴在镜子上的杂志,我连忙出手制止,他用另一只手抓住我的手腕,不悦道:“你很介意那个什么樊然因为你丑把你带到饭店气前任的事吗?”

我愣怔了下。他怎么会知道?!

读懂了我讶异的眼神,韩启耐心道:“镜护也有交际圈好吗?我认识樊然的镜护。”

韩启告诉我,每天在我们睡觉或是忙于工作的时候,就是他们在镜子世界里偷闲的时候。

我放开韩启的手:“我才不介意呢,我只是没耐心再忍受别人的嫌弃。”

“都说了我不是别人。”这次,韩启没有逃避,理直气壮迎上我打量的目光,“而且,我也不嫌弃你丑。”

我的脸不要我了(6)

我哼了一声:“你以前不是吵着要罢工吗?”

“那是我佩服你,天天兢兢业业地扮鬼。再说了,就算我嫌弃你丑,丑着丑着也就习惯了。”

我无语。这人到底会不会聊天啊?

“韩启,什么叫丑着丑着也就习惯了?”

“意思是,别人的主儿再漂亮,那也是别人的,家里的再不中看,也是我能得到的最好的,我认了。”

家里的……再不中看……

这个韩启一天要嫌弃我多少次?!

“你还是回镜子里去吧!”我生气地爬上床睡回笼觉。

【06】原来你是这种韩启

昨天我虽然生气,可是见过韩启之后,心情似乎好转了不少。

今天,我决定不再耽误别人,既然已经决定不干了,就得尽快辞职,只要拿到离职证明,我就能应聘下一家。

我回到鬼屋向主管递了辞职信,然后走进化妆间收拾自己的物品。

有人敲了敲门,不等我答应就擅自进来了。我回头一看,樊然这个恶劣的富二代居然又出现了,这次不知道又想耍什么花样。

“总裁。”我维持表面的客气,打过招呼后继续收拾,毕竟整个发现王国都是樊然他家的,在这儿他爱上哪儿上哪儿,哪里需要尊重一个准备离职的员工的意见?

“陈小姐,我郑重向你道歉。”他在我身后说。

我头也不回,继续收拾,满不在乎道:“好的,你的道歉我收下了。”

我拿起透明胶布封住纸皮箱,抱起箱子就往化妆间外走,樊然一个箭步挡在门后,阻止我开门。

我皱了皱眉:“总裁,你这是干什么?”

他说:“那天是我不对,是我伤害了你,我活该被你掀桌泼了一脸的剩饭剩菜。”

我没好气道:“这位总裁,咱们之间谈不上什么伤害,我们没那么熟,让开吧。”

他一动不动,死死盯着我,就是不肯放人:“陈秋朗,你说你接受了我的道歉,我也没说要辞退你,你为什么执意要辞职?你在鬼屋那么受欢迎。”

他才在鬼屋里受欢迎,他全家都在鬼屋里受欢迎!

我翻了个白眼:“樊然,我不喜欢你这种老板,现在是我要辞退你,好吗?”

“再给我一次机会吧?”他不依不饶,“这次我是真心实意地想和你吃顿饭,我们坐下来好好聊聊吧?”

我不由得笑了:“总裁大人为了一只女鬼真舍得抽出时间,不过我很忙,没空,不去了。”

樊然的眼神略显急切:“不只是为了一只女鬼,我是真的觉得很抱歉,也很内疚,我真心觉得你挺好的,你……也不丑,那天是别人出言不逊,是我利用了你。”

嗯,他企图利用我的素颜气死前任,这届总裁不行,待员工太刻薄了!

不提起那天还好,再提起我登时气不打一处来,抱着纸皮箱的手一松,箱子垂直摔落,砸到了樊然的脚上。

“总裁,我没兴趣和你吃饭,没兴趣和你做朋友,连做你的员工都不屑,请你别碍手碍脚的,让开,不然……我就要让我的人揍你了。”

“你的人?”樊然左右看了看,确认化妆间里除了我和他之外再没有别人。

我下意识瞅了眼镜子,冷不防倒抽一口凉气,我和樊然……竟都没有在里头出现!

说时迟那时快,“哐当”一声,玻璃镜意外地碎了,这次与我无关,也与樊然无关,谁也没动过镜子一下。

樊然不解地看着镜子,我感觉情况特殊,立即将樊然推出了化妆间。

锁上门后,我快步走到镜子前仔细地瞧了瞧,没看出个所以然。

它怎么突然就碎裂了呢?

我研究了好一会儿,始终没明白是怎么一回事,索性放弃,打算回家再问问韩启。

可我才一转身,韩启便鼻青脸肿地出现了。

我连忙放下纸皮箱,上前细细观察他的伤口,蹙眉问:“发生了什么事?你打架了?”

“嗯。”他不悦地瞅着我,仿佛他这张大花脸全因为我。

我问:“我刚刚没碰过镜子,它怎么会自己碎掉?”

“因为我们在里头打架。”

“……”

等等,他和谁在里面打架?

韩启补充说:“我和樊然的镜护在里头打架,所以镜子碎了。”

“为了什么事?”

“因为他说,你和樊然也挺登对的,尽管你丑。”

我大概了解了,忍不住一脸慈祥地拍了拍韩启的肩:“原来你是因为别人骂我丑才替我抱不平?很好,你护主心切,我很感动,不过下次还是别打架了,你现在都不好看了。”

韩启冷哼一声:“你有什么立场嫌弃我不好看?再说了,不是因为他说你丑我才揍他,他说你丑不过是阐述事实而已,有什么值得我生气的。”

“……”

我的脸不要我了(7)

岂有此理!韩启这种人还是赶紧回镜子里待着吧!

我拉下脸,忍住没发作:“所以你为什么要打架?”

“我说了啊!因为他说你和樊然挺登对。万一你和樊然真的在一起了,以后我就要和樊然的镜护一起工作,重点是,那位的镜护也是个男人。”

我就知道,韩启才不会因为别人说我和谁谁谁登对就生气呢。

我很好地掩饰住某种类似失望的情绪,若无其事道:“就因为樊然的镜护是个男人,所以你不喜欢和他共事?要是是个女的就另当别论了?”

韩启默了默,看向我的眸光无比严肃认真:“男女都一样,我不想被打扰,还是比较喜欢过二人世界的生活。”

二人世界……

“韩启……在这个社会里,二人世界是……”

“我知道是什么意思,我说的就是那个意思。”

我虎躯一震:“你确定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非常确定!”韩启点点头,脸上的瘀青使他认真的模样显得有些滑稽,他说,“镜护也能走出镜子之外的世界谈恋爱。”

我再次温馨提醒他一下:“韩启,谈恋爱在这个社会的意思是……”

“我就是那个意思!约会、接吻、结婚、生子!你有没有听过这样一种舆论,大概是帅哥身边的女人总是丑的。”

我认真地回忆了下,赏脸地点头:“是因为……某些帅哥是丑女的镜护吗?”

韩启笑着伸手捏了捏我的脸颊:“从小我就感觉你挺聪明,我们一起长大,尽管你看不见我,可我看见了你的一切,你的好、你的坏、你的倔强、你的脆弱,我都看得见。现在,你是时候该看见我了,陈秋朗。”

我心律跳得过快,导致我的脸红得发烫,我局促地别过脸,这一瞬间竟不敢与韩启对视。

他双手捧住我的脸,笑着凑到我面前:“你甩不掉我的,镜护一生只认一个主人。”

“只是因为这个吗?”

“不是,是我一生只认一个女人,你曾经说过,我是你的,你也是我的,你的好你的坏,我统统都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