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网骗遇真情

发布时间:2017-08-0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嘀嘀嘀”,听到短信提示音,阿强掏出手机一看,是个叫娟子的请求加QQ好友。老婆丽娟的小名正好也叫娟子,阿强没多想就同意了。

进城打工这些年,阿强什么都能适应,只是心里总有那么一点点缺憾,那就是白天上班浑身是劲,到了晚上有时会感到孤单。他也曾想带老婆一起出来打工,可家里上有老下有小,还有六七亩责任田,实在是放心不下,只能把丽娟留在家里。

与娟子成为好友后,晚上多了个聊天的。聊了几次,阿强得知,娟子与男朋友刚刚分手,想找个聊得来的人倾诉倾诉。

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两人聊了一个星期后,娟子主动提出要和阿强见上一面。看到信息,阿强吓了一跳,自己只是想有点精神慰藉,完全没有要出轨的念头,于是久久不敢回复。

“我不会破坏你正常的生活,只当是一个普通朋友,大家就见个面聊会儿天,行不?”像是知道阿强在犹豫,娟子道出了自己的想法,也给阿强吃了颗定心丸。于是两人相约周六上午九点在城市公园见面。

到了周六,阿强早早来到城市公园,在靠近门口的石凳上坐了下来,眼睛盯着公园的门口,等着娟子的出現。

九点了,娟子没有出现,九点十分,九点半,十点……

阿强等了近两个小时,还是没能见到娟子的身影,于是打起了娟子QQ上给的手机号。铃响了好一阵子,才有个女的有气无力地告诉他,说自己在去公园的路上被电瓶车撞了,肇事的电瓶车逃了,是好心人帮着打了120送的医院。现在刚拍好片子,医生说腿骨断了。

虽说娟子讲的是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可从声音里阿强依稀听出一丝家乡的味来,心里更加焦急,“娟子,你在哪个医院?我这就打车过去看你……”

“别别,你千万别过来,我已打过我妹妹电话了,她很快会赶过来的。对了,你要是真想帮忙,能不能汇两千元钱,帮我先把医院押金给付了,我出来时身上没带多少钱。”

“噢,可以。可是我手上也没这么多,你别急,我来想想办法。”一听到钱,阿强脑子一个激灵,出车祸借钱那是个很老套的骗局了,自己八成是遇上骗子了,急忙来了个缓兵之计。

“没关系,没关系,刚才医生在说押金的事,我是急昏了头,怎么能跟一个陌生朋友开口提钱的事,只当我什么也没说,我来让妹妹帮我想办法,真不好意思。”听娟子这么一解释,阿强如释重担,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聊天还在继续,接下来的事更让阿强为难了。娟子告诉他,自己被撞断的骨头错位了,医生说要动手术装钢板才行,还建议最好用进口的,一块进口钢板要好几万,问阿强能不能临时借三万元,等年底领到工资后就还。

这个娟子使的缓兵之计着实厉害,二千借不到就要借三万,到这时,阿强已有十分的把握,自己就是遇上骗子了,于是干脆直截了当地说:“娟子,三万是不是太少了,你直接说三十万不就行了。”

“阿强,你不会以为我是个骗子吧?我真的是没办法了才向你开口的,你要是不信可以问问你们厂里的玲子,我与她一起工作过的。”

玲子跟自己是一个村的,自己能进这个厂还是玲子老公介绍的。阿强找到玲子一问,还真认识娟子。

听到娟子遇车祸了,玲子很是着急,说当年与娟子一起上班时,娟子一直像个大姐姐般照顾自己,现在她有难了,自己理应出点力,三万拿不出,一万还是有的。说罢打电话给老公,让送一万元过来给娟子救救急。

看玲子这么急切,阿强不再犹豫,从工资卡上取出两万元,加上玲子的一万元一起汇了过去。

汇过钱后阿强想告诉下娟子,看有没有收到,没想到娟子的QQ头像已变成了灰色,阿强发了好几条消息,那边一条也不回,打电话语音提示已关机。

跑去问玲子,玲子支支吾吾也说不清,“那不行,这两万元可是我的血汗钱,我要去报警。”

“报警,报警,你疯了吧你!”一听阿强要报警,玲子突然发起了火。

阿强被骂得一头雾水,不解地问道:“玲子,你怎么了?”

“算我丽娟姐瞎了眼,嫁给你这个没良心的,就知道自己在外面花擦擦,把她丢在家里不闻不问。”

“帮帮忙,我又没乱搞,是你说了我才汇的钱,这跟丽娟一点关系都没有。当务之急是要讨回我的血汗钱!”

“你说跟丽娟一点关系都没有?实话告诉你吧,你打钱的那个卡就是丽娟姐的,是我跟她商量好了合起来骗你的。现在你知道了吧?去啊,快报警啊!”

与往年不同,阿强这次出门打工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次也没往家里汇过钱,只是难得打个电话发个信息询问一下家里的情况。丽娟打电话给阿强,阿强总是以老板没发工资为由来推托,直到“五一”节放假玲子回家,丽娟问了玲子才知道,阿强的工资是每月准时发的。

难不成丽娟生了重病让阿强有另找新欢的念头,玲子是气不打一处来,她让丽娟新办了张银行卡,说要帮她讨回阿强手里的养家钱。

回到厂里后,玲子跟老公商量了好几个晚上,最终想出一个计策,先让老公想办法弄来阿强的QQ号,随后又以“娟子”这个名字申请了QQ号,主动加阿强为好友,编出这么一出好戏,帮丽娟把钱收了回来。

听玲子说出事情的真相,阿强狠狠地抽了自己两个耳光,道出埋在心底近一年的秘密。

去年春节回家时,看到原本丰满秀丽的老婆变成了枯柴般模样,着实吓得不轻,连忙带她到市里去看医生。

几天后阿强独自到医院去拿病例报告,从医生的话中,阿强知道老婆的病只能靠药维持生命,要想根治只有动手术,一问手术费至少要十五万。

造房结婚已花光了全部积蓄,哪来这么多钱动手术?问过医生,医生说手术可以拖个一年半载再做。

此时的阿强立马做了两件事,先是把责任田交给了村里,让村主任帮着调节给别人家;接着又把父母叫到身边,让他们无论如何要照顾好丽娟。交代好这些,阿强才依依不舍地进了城。

“玲子,你也看到了,这一年来,我白天上班拼命干,晚上还去周边饭店做钟点工,休息日又去码头上做搬运工。你看,我的存折上已有五万多了,加上汇走的两万,到年底能有个八九万,到时再向亲戚朋友借借就能为丽娟动手术了。”

“怪不得看你晚上都出去,那你干嘛不跟丽娟说清楚,害得我们挖空心思来骗你。”

“还不是怕丽娟知道自己的病情后会担惊受怕,要是拖不了这么长时间,我的努力不就白费了。”

“你啊你!这么大的事情也不找个人商量商量。别再等了,我们这就去跟老板请假,我陪你回家去给丽娟姐做手术。”

“还缺不少钱呢,怎么解决?”

“我借给你啊,治病要紧。”

坐在回家的火车上,玲子突然问道,“阿强,我看你还蛮喜欢QQ上的那个娟子的,对不?”

阿强“嘿嘿”憨笑了一下,“你扮的这个娟子太像丽娟了。”

“那,没有我介入进来,你会汇钱给她吗?”

“我也说不清,因为‘开刀动手术’这几个字一直缠绕着我,同病相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