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车子、房子与面子

发布时间:2017-08-0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邢莉和王东是一对恋人。快过年了,邢莉觉得一个人在城里没意思,就想和王东一起回他的老家过节。其实她也有小心思,就是这次陪王东回家,如果没什么意外,她就准备把他们之间的关系定下来。

王东知道邢莉的心思,事先交底说,他的老家在山区,非常苦。他的父母成年累月在外打工,都是非常朴实的老人。这让邢莉提前有了思想准备。

火车到站时已是深夜。王东和邢莉打了辆出租车往家赶。一路上经山过镇,足足开了两小时后,出租车停在了村头一栋类似连体别墅的大屋旁。

这几年村里变化大,又是深夜,王东也拿不准是不是自已家。他下了车左看右看的,把出租司机等急了,不停地鸣笛。

突然,大屋前的灯亮了,一个老人披着衣服走出来:“大晚上的乱按什么喇叭,还让人睡不睡了?”

王东见状,赶紧上前叫了声爹。王老爹见儿子回来了,还带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顿时喜上眉梢。

进了屋,王老爹叫老伴起来炒菜做饭,给儿子准儿媳接风。听王东说他们回家差点打不到车,王老爹大声埋怨王东:“你打个电话,我开车去接嘛!”说着,他拉亮灯,果然院中停着辆崭新的宝马三系。

邢莉瞪大了眼,觉得自己以前对王家的种种设想全不着边,甚至猜测王东这小子之前是故意对自已打掩护,好让她在反差中对他家有个好印象。

热腾腾的饭菜端上来了。在邢莉满是疑虑的目光的扫视下,王东端起酒杯问:“爹,咱家啥时买的车建的屋?”王老爹笑着说:“这些年我和你娘在外打工,攒了几十万。这次全拿出来买车建房了,知道你在城里忙,就没告诉你。”

王东觉得爹娘这手笔是有些过大了:“干嘛一下子把钱全花光?”王老爹咂了口酒:“嘿嘿,咱农村现在生活好了,大家都在建屋买车,没这两样就娶不到媳妇,走在村里没面子啊。”

这么说,这车这房都是替王东娶媳妇准备的?邢莉虽不是那种物质女孩,但听老人这么一说,心里也是暖烘烘。

春节期间,小山村到处酒肉飘香。邢莉跟王东走亲访友,发现村里几乎家家都盖了新屋,门前大多都停有车,有时车停得把村道都给堵了。

看来不能用老眼光看农村了,邢莉感慨地想。

不过很快她就觉察到有些不对劲。

这天,邢莉与王东闲聊,她无意中开玩笑说:“你父母一次拿出这么多钱给你娶媳妇,这是土豪作风啊。老实交代,你家到底有多少钱?”王东立即警觉起来:“其实我父母打工很可怜的,一干起来就没日没夜,一月下来就没了人形,现在手指都落下了病。为了省钱,他们一年到头就只吃咸菜。父母为我付出了太多,我不能让他们幸福,至少也不能让他们再受苦了。”

邢莉明白王东以为她见钱思路开,忙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认为,家里这么花钱不理性。就算要建房买车,也不用这么气派,实用就行。余下的钱,一部分可留做急用;另一部分,可用来提高生活水平。”

王东有些不太认同:“我爸妈有手艺,而且也没老到干不动活,钱花完了还能挣啊。难道就许城里人按揭买房买车,而农村人享受一下自己的劳动成果,就成了盲目攀比和虚荣了?”说到气头上,他还提起了邢莉刚上班时按揭买新手机,第一天就丢了,随后好几个月给小偷还贷的旧事。

没想到邢莉这次认了真:“不能用城里概念衡量乡下。过完年老人出去打工,房子又要空一年。小山村没地利,房子无法升值,也租不出去。车开到城里不方便,只能放在家里,也没多少用处。”王东反驳说:“钱放在银行会贬值。再说,不建房不买车,你能找到更好的出路?炒股还是期货,老人有这个头脑么?”

两人谁也说不服谁。突然,邢莉眼一亮:“哎呀,老人这么做,别是想用这房子来套拆迁的吧?”王東一竖大拇指:“对呀,真要搞拆迁的话,那可赚大发了。”

两人一激动,忙拉过王老爹。一问,老爹摇了摇头,苦笑说:“都不对。我花这么大手笔,其实是为躲债用的。”

老爹说,都知道他们老两口这些年打工硬是攒了些钱,回到村里,有些乡亲就会来借。后来他们就想,与其借给别人,还不如自己花呢。这一建一买,村里人就知道王家口袋空了,也就省下很多烦心事。

老爹笑嘻嘻地说:“不光不用借出去,还能借此收账。以往借出去的钱,这会儿说要给儿子娶媳妇用,对方就不好拖着不还了。”

邢莉不理解了:“借钱与收账,都是光明正大的事啊。”老爹一笑:“乡里人情重,这么做,图的就是个面子。”

年没过完,邢莉就用手机提前在网上订了票,准备回家。

这些天,她感受到了王家的质朴热情,但观念上的差异,还是让她有些难以适应。她甚至觉得该对她与王东的关系重新定位了。

王老爹觉出不对,问王东是否和邢莉闹了别扭。王东抱着头很是烦闷:“让她走吧。”王老爹明白了,刹时愣在当地。

车子、房子与面子(2)

走的那天下了雪。因为过年,班车也不准。王东邢莉虽有驾照,可山路不熟,王老爹犹豫半晌,决定亲自开车送邢莉去车站。

车在山路上出了事。拐弯时,一辆农用车从对面过来。王老爹平时舍不得上路,加上手上有旧伤,方向盘打得有些过,路一滑,车子失了控。情急中,他硬是把车子别到崖壁上才停了下来。王东和邢莉只受了点皮外伤,王老爹却挤在驾驶座上昏了过去。

邢莉与王东把老爹送进医院,筹钱时才发现,老两口的积蓄都已用得差不多,勉强只够交押金。就算加上王东卡里为数不多的存款,要想承担起后续治疗费用,也还是有些困难。

王东为了安抚老娘的情绪,没敢把缺钱的事说出来。邢莉见王东悄悄躲在医院楼梯间给朋友同事打电话,低声下气地借钱,心里十分苦涩。她知道王东的自尊心很强,根本不会接受一个尚未明确婚姻关系的女友提供的金钱帮助。她只好向王东提议,可以把家里的车卖掉以解燃眉之急,却被王东一口拒绝,他只说那是老爹的财产,该如何处理他无权过问,至于医疗费用,他会另想办法。

也不知是哪里走漏了风声,王老爹车祸住院的事很快传回了乡里,乡亲们竟争着要把钱借给王东,还派了一个代表把钱送到医院。这让邢莉很感动,心想乡亲们也并没有王老爹所揣测得那样不堪,农村也到底还没沦落至人情全无的地步。

三天后,王老爹醒来,知悉情况后却说:“唉,幸亏咱家有房有车,人家也不怕把钱借给咱。这房子车子就是咱家的面子啊。”

邢莉在一旁哭笑不得,却见王东冲她使眼色。

她跟着王东出了病房,到走廊处的椅子上坐下。

王东沉默了一会儿,说:“邢莉,谢谢你这些天的帮衬。我已经替你叫了车,明天一早你就走吧,祝你以后幸福。”

没想到邢莉愣了一下,拉起王东的手说:“谁说我要走了?”王东有点不敢相信:“你也看到了,我爹就是这样一个死脑筋的人,如果你真嫁到我们家,以后你们免不了还有更多观念上的冲突,一天两天的可以忍,但不能忍一辈子。更何况……我爹现在的情况还不好说,我可能没办法给你优渥的生活。”

邢莉却摇了摇头:“起初我确实也是这样想的,认为你会因为愚孝而盲目迎合你爹娘,可经历了这些天的变故,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你有自己的一套想法,而且能够独当一面。还有……”邢莉顿了顿,捋了下思路,接着说:“我们两个是平等的个体,你所说的优渥的生活应该是我们两个共同创造的,并没有你付出,我坐享其成这种说法。”

邢莉的眼中闪烁着坚毅的光芒,王东感受到自己的心正被这样的她吸引着。他张了张嘴,问道:“你想清楚了?我们家虽说有房有车,可我却不是什么富二代,以后的路还得要靠我自己走的。”

邢莉闻言,笑着反问:“难道你觉得我是一个贪慕虚荣的人吗?”其实她还有许多话埋在心里没说出口,比如,他在家庭危机时表现出的勇于担当的一面,让她见识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王东,在她看来,拥有这样的一个男朋友,才是最有面子的事。

值得高兴的是,王老爹的康复状况良好。出院时,村里人都来了。他们说:“看人家王老爹,没过门的媳妇像亲女儿似的伺候着。哎,可给王家把面子撑足了。老话怎么说来着,面子是人挣的。房啊车啊再好,有人的面子大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