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我的奇妙女友

发布时间:2017-08-0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001

“西安碑林区友谊西路……”

程子峰拿着手机一边走一边念出声,十分钟后,他在这个繁华都市的背街小巷里找到了地址上的那个地方。他一脸蒙圈地站在门口,烈日下的那间店门头上赫然写着:陈记麻辣烫。

推开店门,麻辣烫独特的辛辣气息扑面而来。下午三点钟没有客人,小店里的前台姑娘坐在最里面,在他进门时淡定地瞧了他一眼后,继续吃着一碗朝鲜冷面。

“请问……”

程子峰只说了两个字,姑娘就冷冷地打断他:“篮子在那边,素菜三块,荤菜五块,选完了过来结账。”

说完她还指了指进门处的保鲜柜。

“呃……”程子峰讪笑着硬着头皮直奔主题,“请问陈楠在吗?”

吃东西的姑娘顿了一下,抬头:“你找她干吗?”

“我有个碗需要修补。”他说着,从手拎袋里拿出那个碗。黑釉金边,碗底描金是一片被碾碎了一角的落叶。

陈楠抬眼一看就知道,那是南宋吉州窑的乌金釉叶纹碗。她之前见过另一个,是在台北故宫博物馆。

原来不是孤品啊。

她这么想着,淡淡地回:“不认识。”

那你还问我找她干吗?!

这要是搁在平时,程子峰早转身走人了。但这次不同,他很重视这件事。于是只好忍下这句质问,转而拿出手机查看了一下地址,又将屏幕展示给她看:“我朋友发我的就是这个地址,我看你们门头上写着‘陈记麻辣烫’,她也姓陈,叫陈楠。一个姑娘,二十多岁,很擅长瓷器修复,她……”

“我说,不认识。”陈楠淡淡地说着,又反问,“姓陈的那么多,麻辣烫都是她家开的呀?”

“……”

含着金汤匙出生的程少爷有富裕的家庭和美好的皮相加持,再加上天资聪颖,小半辈子走南闯北,没受过这种气。

但他堂堂一个男人总不能跟一个麻辣烫店的前台姑娘过不去,程子峰按捺住心里的烦躁,把碗装好后走回车里打电话:“赵哥,你推荐的这个人到底靠谱不靠谱啊,给的地址都是假的!”

电话那边的汉子一怔,复又笑起来:“你是不是找的地方不对啊?”

“怎么可能呢?”程子峰说,“我按你给的地址找过去,是个麻辣烫店。”

“就是麻辣烫店啊。陈记,很有名的。我们小十三自己投资的,她好玩吧?”赵哥在电话那头很肯定地说。

好玩个鬼!

程子峰一肚子疑惑,把刚才的事在脑子里又过了一遍,末了道:“你用微信给我传一张陈楠的照片。”

赵哥也不含糊,十几秒后就发了一张照片过来。十三人的大合照里唯一的姑娘,就长着一张跟刚才麻辣烫店前台姑娘一模一样的脸。程子峰问:“她是双胞胎?”

“不是啊!”赵哥“呵呵”地笑,“陈楠是独生女,不过一点儿也不娇气,很会玩,不然怎么能成了我们这帮人的十三妹呢?”

程子峰无语,挂断电话按原路重新找回去,她那碗面还没吃完!

“你就是陈楠。”他往前台一站,是陈述句。

姑娘挑眉,也没直接否认:“怎么?”

程子峰怒极反笑:“那你刚才怎么不承认呢?”

“看你不顺眼呗。”她终于吃完了碗里的最后一根面条,一点不含糊地回答。

这是程子峰第一次见到陈楠,过程总结八个字——功败垂成,铩羽而归。

对这女人的评价就几个字:什么玩意儿!

002

程子峰第二次决定去找陈楠隔了三个月之久。其间他又找了好几个人问过乌金碗修复这事儿,无奈碗碎得太厉害,大家纷纷表示干不了。话到最后,每个人都向他推荐:“要不……你去找西安碑林区的陈十三试试看?”

饶是程子峰再有修养,想起此前种种遭遇,也忍不住腹诽:我倒是想找她,但架不住那个陈十三是个十三点啊!

但转念一想,他又忍不住找到赵哥:“你给打个招呼呗?”

彼时赵哥正在自己的古玩店里对着电脑玩蜘蛛纸牌:“弟弟啊,不是哥哥不给你面子,而是我这个妹妹的地位比较特殊,别说是我,你去问其他十一位哥哥,也没一个愿意为这事儿勉强她的。”

“那你的意思是我这碗就没辙了呗?”程子峰有点泄气。

“也不至于,”赵哥赢了一局,回头看他,“你再去找找看,她就是手头有点钱爱瞎投资,不务正业,但手艺是真好。她脾气怪是怪了点,其实心软得很。你再去一次,想想看,人家刘备还三顾茅庐呢。”

但刘备请的是诸葛亮,他找的这算什么?

一个卖麻辣烫的!

赵哥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的心思,又慢悠悠地说了一句:“你就当是上天在检验你的孝心好了。是你自己说的啊,你奶奶什么也不缺,就惦记着这个碗。”

我的奇妙女友(2)

想了想奶奶,程子峰又去了西安!

赵哥又给了他一个新地址,程子峰以为这次能靠谱点,结果按地址找过去,发现是家没开张的宠物店。

他去的时候,陈楠正在店里指挥着工人装修,看见程子峰就跟不认识一样。

程子峰原地深呼吸,瞬间被装修材料味呛得不轻:“喀喀——陈楠,喀喀——借一步说话可以吗?”

陈楠打量眼前的人,白色的面皮,眼含秋水,这样的长相容易显得娘。但他没有,两道浓眉英挺,压住了五官过度的秀丽,带出十成十的男子汉气概,可以称得上皮相骨相俱佳。

长得好看的男人心都不怎么好。陈楠默默地想。

“不认识了?我之前找过你,在麻辣烫店。”

她愣怔的瞬间,程子峰试图唤起她的记忆。

“不认识,”陈楠说,“脸盲。”

程子峰:“……”

故意的!她绝对是故意的!

饶是他修养好,也有点忍不住了。程子峰看了一眼旁边假意忙碌、刻意围观的工人,一把握住陈楠的手腕大步将她拽出店外。他的力气很大,陈楠挣扎了几次都没有挣脱。

初夏的艳阳照下来,他将她拉入小巷子里才松手:“早认出我来了吧?我以前得罪过你吗?有的话说出来,我们俩都痛快。”

陈楠眼见着蒙混不过去了,双臂一抱说:“就这么点事,又不是非得我。你找别人行吗?没看我正忙着吗?”

程子峰被她气笑:“你……就忙那个?卖猪饲料?”

“什么猪饲料那么难听?”陈楠说,“我卖的可是小香猪的饲料和装饰品,一种宠物猪!很洋气的好不好……”

程子峰斜眼冷笑着下定论:“不懂行干这个你早晚后悔!你知不知道!”

陈楠一听这话就怒了,想都没想截断他的话:“那也比给你修碗强!”

第二次了,程子峰被她气得双手叉腰,好半天才缓过来。

“得!算我没说!到时候你可别后悔。”他说完甩手就走,头也不回。

003

过了好久,某天清晨,程子峰被没完没了的电话铃声吵醒。他把手机摸到手里刚接起来,就听到电话那头有人对着他破口大骂:“程子峰你浑蛋!”

程子峰满头问号,眯眼看了看手机号,问:“你谁啊?”

“你早知道我会被骗对不对?!知道我进货会进到……”陈楠继续说。

原来是她?

程子峰起初愣了愣,随即又弯起眼睛,用一种幸灾乐祸的语气问:“是不是进货进了几只小猪,一个月后发现它们是真的猪,大猪?”不等她回,又恶狠狠地说了一个字,“该!”

他随即挂断电话。

等他意识到自己当时到底有多么幼稚已经是两个月以后了。他年迈的奶奶又问起那个茶碗,程子峰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

其实那个茶碗本身倒不见得有多么值钱,只因为是爷爷给奶奶的定情信物而显得弥足珍贵。爷爷去世后,老太太常拿出来睹物思人,结果一次不小心手抖摔到地上,老太太当时心疼得直接晕了过去……纵然程子峰有百般不愿,看着奶奶一脸期待的样子,还是去找了那个女人……

陈楠也是个妙人,她好似永远不会待在一个固定的地方。

这次程子峰是在青海湖环湖公路上找到她的。彼时正是午夜,陈楠的车胎爆了,也没有备胎,大半夜的叫不到拖车,又没有过路车,她干脆一个人盘腿坐在SUV的车顶喝啤酒看星星。

总之她的心也不是一般大就对了。

程子峰站在车底下仰头问:“哎?你就不怕冷?”

那丫头还在生他的气,气势汹汹地问:“关你什么事?!”

真是……

到最后还是得帮她,谁让自己有求于人呢?

夜宿小镇,两人在青年旅社里面对面喝酒,一开始都特别有志气,谁也不理谁。

最后酒到微醺,情况就变了。看到陈楠一个劲地傻笑,程子峰终于憋不住:“哎我是不是真的哪儿得罪过你啊?你为什么总要跟我作对?”

“没有啊……”陈楠一脸实诚,“我不认识你。”

“知道你不认识我!”程子峰说话间气就不打一处来,“现在认识了吗?别跟哥装脸盲啊我跟你……”

他那个“讲”字还没说出口,陈楠的手忽地就覆上他的侧脸。昏黄的灯光下,她的眼睛一闪一闪的,如阳光下池塘的波光:“你们这种帅哥最讨厌了!”

说完这句,她又十分流氓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吧唧”一声,特别响亮。

程子峰呆了呆,正想说话,就见她以一种肉眼可见的姿势倒下去。他下意识地倾身扶着她,她倒好,以一种诡异的姿势枕着他的胳膊……

“哎,我说你……”

我的奇妙女友(3)

他话还没说完,她就打起了小呼噜,声音小且萌,像一只被人抚摸得十分舒服的小奶猫。

此时是子夜,客栈的公共区域早已没人,风从窗边吹进来,灯影晃动,程子峰的心就像是被猫爪子挠了一下,瞬间软得一塌糊涂。

004

这心动来得毫无预兆。

连程子峰自己都接受不了,更别说那个脑回路曲折成曲别针的火星人,一喝酒就断片儿的陈楠了。

程少爷自然是倜傥风流不在话下,但平时都是别人追他。这回他想追女人,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怎么追呢?

程家大少想到以前跟陈楠的种种,不自觉矜持又踌躇地拿起了架子。喜欢人也不直说,没事总往西安跑,立志全方面渗透陈楠的生活。

他越跑越觉得陈楠这女人神奇,每回见她不是在搞堪舆学,就是琢磨着在郊区买块地种方块状的西瓜。

程子峰这会儿也不想看她栽跟头了,知道了这种不靠谱的事就提点她:“方块状的西瓜不科学吧?”

“谁说的,你不懂。”陈楠渐渐也习惯了他的存在,还耐心地跟他解释,“西瓜小的时候给它装在方块状的盒子里,长大了就会是正方体了!”

她言之凿凿,程子峰越置疑她就越来劲,最后失败了她才反应过来,跟程子峰抱怨:“西瓜小时候就被放到盒子里就没法晒太阳,没阳光就别提长大了,你说我怎么这么傻呢?”

你也知道自己傻啊!

程子峰心里觉得这姑娘简直了……

傻到极致,也可爱到极致。

终于等到了这一日,陈楠跟他吃饭,吃着吃着就停下来问:“你的碗修好了吗?”

“哟!”程子峰一笑,“您还记得这回事儿呢?”

陈楠撇嘴,以一种莫名暧昧的眼神看他一眼:“这半年跑得这么勤快,你心里打的什么算盘,别以为我不知道!”

程子峰心里一动,心想这丫头突然这么问,难道是终于咂摸出了味儿,知道自己喜欢她了?

哪知下一秒就听她大言不惭地道:“就想着学刘备‘三顾茅庐’吧?赵哥都跟我说了!你的小算盘打得可以啊,耐心也有。”她说着还伸胳膊过来拍他的肩,“有出息,我看你小子将来必成大器!到时候可别忘了姐姐啊!”

姐姐你个大头鬼!

程子峰快被她气死:“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不知道,”陈楠摇头,接着又奸笑,“不过马上就会成为我答应给你打工的纪念日,感动吧?”

感动个鬼!

今天是白色情人节!

程子峰忍无可忍,把刀叉一放,用餐巾擦拭嘴角,愤恨地问:

“我看你是缺钱了吧?”

陈楠“咦”了一声,也不脸红:“哎呀,你真了解我。东西带来了吗?我带回去给你仔细看看。我们是熟人,修复价我给你打个八折好啦!”

“没带,”程子峰冷笑,“不用你修复了。”

这回轮到陈楠不适应了:“啊?不是说你奶奶特喜欢,所以你特别上心吗?这么快就放弃了?”

快?

都一年了好吗?!

一个有情,一个无意。

所以她越这样没心没肺,程子峰就越生气,最后把餐巾扔在桌上,倏地站起身。

陈楠仰头看着他,还在那儿傻问:“干吗呀你,突然气个什么劲?那不是你的亲奶奶吗?”

你看看这女人问的话?!

程子峰那个气啊!心里饱胀得仿佛三天都不用吃饭,憋了好久才冲她发火:“我可能是个假孙子行了吧?!”

说完,他就大步流星地走了!

陈楠在原地坐了好久,之后自己也特别生气。更晚的时候,她给他发了一条似乎可以听得到声音的文字微信:“知道我没钱还选这么贵的地方!就等着今天让我结账吧?!坏蛋!”

程子峰在酒店生闷气,起初看到信息,以为是她发消息来哄他,谁知打开来居然是这种内容。那么爱干净的一个人气得澡也不洗了,摔了手机,上床蒙头睡大觉。

005

三个月后,坐在高铁上的程子峰一边骂自己白痴一边想,“作茧自缚”这四个字说的就是自己。

他出了车站给陈楠打电话,她正在陈记麻辣烫看店。

六月的西安,日光已经开始毒辣,程子峰站在店门口想,兜兜转转这么久,最终还是回了原点。

他这辈子第一次尝到失败的滋味,一晃一年过去,碗还是那个破碗,女人还是那个笨女人!

程子峰这么想着,推门进店,看见陈楠的同时,趴在桌上发呆的人也刚巧看到他。

一秒钟对视交换海量信息。

最后还是陈楠先开口:“听赵哥说你喜欢我?”

程子峰:“……”

一路上来来回回打的腹稿全不算数,此刻面对这个女人,他比任何时候都要呆傻。

不过相隔了一步之遥,程子峰有种奇特的感觉,如果她下一秒的反应不是自己想要的,他想自己也许永远都无法跨过这道鸿沟。

我的奇妙女友(4)

“我不是……

“你把碗拿来了吗?”陈楠很快转换话题,就好像上一个问题只是程子峰的幻觉。

程子峰好看的浓眉皱成小山峰,关键他没喝酒啊!

太突然的挑明,令程子峰紧张得跟傻了一样。再加上她过山车般的发问方式,拨动心弦,他竟然没发现她眼底稍纵即逝的温柔。那天,他终于得偿所愿地让她答应为自己修复乌金茶碗,但他们之间的气氛却忽地变了。

两人之间有微妙的尴尬,谁都没有再提起那个话题。

程子峰不知道的是,他前脚刚走陈楠就关了店门,钱也不赚了,抱着手机给赵哥打电话:“怎么回事啊?人家都被我吓傻了,你是不是骗我?!要不就是看走眼了吧?我这体质可绝了,有史以来但凡是长得还可以的来追我,都是渣男。”

赵哥被她烦了一晚上,最后甘拜下风:“哎哟喂我的傻妹妹,你们俩的性格是不是得换换啊?他是心思缜密,照死不说;你是没心眼儿,上去就问。可真是苦了哥哥我了!”

有些事不知道还好,知道了就忍不住瞎琢磨。

这一年多过去了,陈楠好像才发现程子峰长得不错似的,而且晚上躺在床上越想越好看,越想越顺眼,越想越觉得自己好像也……喜欢上他了……

真是要了命了,陈楠把被子蒙到头上,明明是人家先喜欢自己的,到最后不该是自己先去告白吧?那多不好啊!

想来想去,陈楠生平头一次思春到失眠,后半夜默默爬起来修碗……

006

虽然好久没有做瓷器修复了,但陈楠还是一下子就找到了感觉。说到底,金缮修复这种活儿比到处干那些没影的投资更适合她。陈楠有个优点,一干活心就静,也不胡思乱想了,然后就有人比她更坐不住了。

程子峰没走,就在西安。他在酒店里待了好几天,最后决定去找她摊牌。他也知道自己作为男人应该勇敢一点,然而感情就是这样一种让人患得患失的事情。他这么喜欢这个女孩,很怕表白不成,就连朋友都做不了。想到很可能一辈子都再找不到一个理由来找她,程子峰的心就像是被几千根针扎那么难受。

陈楠的手机打不通,程子峰费了好大的劲才找到她的工作室。这几天,陈楠一心想着要把这个乌金碗修缮到最完美,所以都在工作室里忙碌,已经好几天没合眼了。程子峰的出现把她吓了一跳,她的第一反应竟然是自己还没洗头没洗脸,因此开门两秒后做出的第一反应竟是推他出去。

程子峰哪容许她这样逃避,立刻抬胳膊挡在门框上。陈楠看到时已经来不及收手,门板一下就夹到他。程子峰还没反应,她倒先心疼地叫起来:“啊!”

陈楠打开门直接握住他的手吹,同时五官皱在一起,像个小包子:“很疼吧?你怎么那么傻啊?!”

陈楠关门的动作毫不犹豫,所以程子峰当时真是很疼,但这会儿被她双手捧在心窝处握着,又好像没那么疼了。

陈楠问了半天也没听到他的回应,于是抬头去看他。就在同时,程子峰的影子也堪堪罩下来,下一秒吻上了她的唇。

程子峰这个人在陈楠的眼里,一直是一个讨厌的、黏人的、总是没来由打击她的男人。只是因为长得有点好看,她才懒得跟他计较而已。

但从来没有一刻像这样,她能够感觉到,他也可以是无限温柔的。

他起初只是试探,吸吮她的下唇,但渐渐地,事情就不受控制了。毕竟等了那么久,眼看着她已经栽在自己的手心里,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收回手,紧紧地攥住她不放开。

……

分开的时候,他的双手还托着她的脸颊,灯光下,她脸上细小的绒毛都看得清清楚楚,还有她掩藏不住的害羞却又硬要故作老成的眼神。

突然就想逗她,程子峰勾起嘴角问:“陈小楠,年龄不大,恋爱谈得不少吧?”

陈楠的半边脸颊还在发麻,整个人都还沉浸在余味中,所以懵懂地看着他:“嗯?”

那一刻,程子峰的心里居然有种生理上的泛酸,双手把她的两颊往中间挤:“你还‘嗯’?说实话,男朋友谈过多少个?”

陈楠挣脱不了,因为面部被挤压,说话的语调都怪怪的:“没有啦!我以前遇到的都是渣男……搞得我都没正经谈过……也就是牵个手。”

程子峰哼笑一声后放开她。

陈楠看他的脸色,好像还是有点别扭,忙解释说:“真的,不骗你。”

“你确定?喝醉了就耍流氓,谁信你。”说完,他还意犹未尽地摸了她嫩滑的脸一把。

陈楠傻了眼:“我耍流氓?”

“可不是嘛,在青海湖,撩了又不负责,还好意思说别人是渣男……”

陈楠沉默,想了几秒后突然像开窍似的,又傻笑:“程子峰,原来你是在青海湖被我撩了啊……够能忍的嘛,嘿嘿嘿!”

程子峰:“……”

007

乌金碗的金缮修复大业完成不久,程家奶奶八十大寿,除了那个乌金碗,程子峰还把女友带回了家。

我的奇妙女友(5)

奶奶的生日宴分中午和晚上两场,中午的只是家宴,所以这个时间点能被程子峰带进门的,就是程家未来的孙媳妇了。

只是陈楠不知道。

她跟程子峰并肩站在那座古色古香的大宅子的厅堂里,在一众长辈审视的目光下,感觉手放哪里都不对。

再加上程家人全家美型的阵势,让一向觉得自己还算清秀的陈楠有点自惭形秽。

好不容易熬到了午饭结束,陈楠偷偷地拉了程子峰出来说:“我看我还是先走吧……”

程子峰搂着她说:“走什么,晚上才是正式的宴会。”

“可是……可是我好紧张啊!为什么我觉得大家好像都不喜欢我?他们是不是对我不满意?你的家人都长得好好看啊,不像我……”

程子峰“啧”了一声,打断她的话:“你从哪儿看出来我奶奶不喜欢你的?我都三十岁了这还是第一次把女朋友带回家,我就是带头猪回来他们也会觉得是仙女下凡。”

陈楠默然半晌,猛地拿手打他:“你才是猪!”

程子峰也不躲,最后握住她的拳头在手心亲了亲:“猪都比你聪明!笨蛋!”

“笨你还喜欢我?”

程子峰意犹未尽,又俯身去吻她的唇。陈楠顾忌着程家进进出出的人,推了半天才把他推开:“干什么啊你,注意点形象行不行。”程子峰得偿所愿,一脸得意地说:“我这么聪明,找个笨蛋老婆中和一下,就当是回馈社会啦……”

他那副嘚瑟的样子,让陈楠想掐死他,却又舍不得……

被修复的乌金碗是在晚上宴会礼物环节才给奶奶看的,陈楠功力到家,被修复的乌金碗上的修复部分被她一双巧手变成点点金黄,如同碗底落叶被碾掉的碎片,让碗底更有动态的美感,不完美也成了完美。

这真是最好的礼物了,老太太抱着乌金碗,眼眶都红了,抓着陈楠的手不肯放,最后给她发了个厚厚的红包才放她走。

程子峰送她回客房,赖在室内不肯走,为了拖延跟她在一起的时间,他坏心眼地怂恿她数一数红包里的钱。

陈楠无奈, 当着他的面一张张笨笨地数, 最后报数:

“九千九百九十九……”

程子峰斜睨着她:“知道是什么意思不?”

陈楠歪着脑袋:“九千九百九十九……朵玫瑰?”

这脑回路!

程子峰恨得咬牙切齿:“是万里挑一。”

陈楠笑,语调都变得撩人:“万里挑一的谁啊?”

那小眼神,像极了一只小狐狸。按照他们平时的相处模式,程子峰本来应该再打击她一下的。可他就是忍不住抬手刮她小巧的鼻子,顺着她的话承认:“当然是万里挑一的你了,我的小笨蛋!”

陈楠听闻,双眸弯成月牙,如窗外的上弦月,温柔地罩上恋人的心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