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我们的初恋

发布时间:2017-09-0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在她梦中出现的时候,他还是17岁的模样。

在人群中,她肆无忌惮地拉着他的手,踩在柔软的沙滩上。一瞬间仿佛有电流通过,血液上涌、心跳加速,全身温暖酥麻,她仿佛踩在云朵之上,轻飘飘的,被莫大的幸福笼罩着。这幸福感来得蓬勃而持久,让她不禁笑出声来。她在梦中依稀知道这是梦境,却不想那么快醒来,她努力留住脑海中的画面,想要闭着眼睛多回味一会儿。

现实中的她,远没有那么爽朗。暗恋他的时候,她还是一个害羞的少女,坚决不肯承认那份喜欢,小心翼翼地守着自以为是秘密的小心思。可是,那笨拙的爱慕是那么明显。

给他叠过千纸鹤、幸运星;买过很粗糙但当时认为很精美的相框,送给他作生日礼物;把自己小时候的照片送给他,因为她觉得自己小时候长得更可爱一些;走在校园里,总忍不住东张西望,怀揣着能偶遇他的期待;看见他的身影,顿时眼睛发亮,那眼神中的光彩是掩饰不了的。

他比她高了一头。有时候她在晚自习的课间去他的班里找他,昏暗的走廊上,人来人往太过嘈杂,他有点听不清她说的话,便低下头去,把耳朵凑到她嘴边仔细听。那些话并不重要,她只是希望能看见他。他的眼神温柔极了,那姿态看起来像一只优雅的长颈鹿。他待人温和友善,但也许只是出于良好的家教罢了。她并不自信,却总能找到一些可笑的理由去接近他。

他们似乎并没有牵过手,走得最近的一次,也不过是一次球赛结束后他送她回家。在路灯下,一起走过一段长长的路,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看着地上两个人的影子长长短短、短短长长地变化着。然而,在路的拐角处遇到了出门寻找她的母亲,场面显得有些尴尬。她慌乱地解释着,矢口否认和这个男生有什么特别的关系,只是同学而已。对“早恋”这个词,她觉得承受不起。少女心总是像玻璃一样透明易碎。

估算着他到家的时间,她给他打了电话,轻轻地说了一句“我没事”。他在那头说:“刚进门,的确有点担心你。”电话里他的声音更加富有磁性,让她想听他继续说下去,说什么都行。她没开灯,窗外的月光照进了屋子里,撩拨着她的心弦。她看着月光洒在地上,心想:他是喜歡我的吧。

那算是初恋吧,虽然并没有正式交往,但积攒起的温存值得回味很久很久,无论何时回想起来都是暖暖的。

前一阵,有些怀旧的电影总提到初恋情结,仿佛那是人生中莫大的遗憾,如扎在喉咙里的一根刺一般,是埋在心里的一声叹息,让以后的生活总不那么圆满和如意。

但初恋的意义对于她来说,并非如此。不圆满也没有关系。那是人生最初的爱慕练习,注定的错过并不遗憾,埋藏在心底的美好却可以提供持久的滋养。

那个17岁的少年,早已住进她的心里、梦里,成为只属于她一个人的特别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