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曾爱过漫漫长夏

发布时间:2017-09-24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杜乔薇听说尤夏立在朋友圈卖外送便当的时候,颇为震惊,特地跟荆欢要了他的微信号加上去一看究竟。从头拉下来一看,啧啧两声,尤夏立这哪里是卖便当,分明就是仗着自己长得帅吸引女顾客嘛。

尤夏立卖便当的手段很高明,每个饭盒上都印着他拍的写真,穿着白衬衫朝你笑得神采飞扬,看一眼心都要融化。便当看上去也很有卖相,最关键的是,他会亲自把餐送到客人手里,前提是你得凑够十单。

认识尤夏立这么多年,杜乔薇从没想过他一个土木系男神会在毕业后挥舞着锅铲做便当,还骑着小电驴送餐,想一想还挺有意思。

那天中午,杜乔薇在办公室卖萌拉拢了半天终于凑了十个人,但在跟尤夏立打招呼的时候,她却犹豫了,不知道要做怎样一个开场白才合适。

——好久不见,听说你卖便当啦,我来捧个场。

不行,他也许根本就不记得她是谁,这样多丢脸。

——还记得我吗?我们在篮球场见过一次,你还撞掉了我的伞。

也不行,杜乔薇思来想去,只发送了一条:你好,我要十份便当,四份排骨六份鸡肉的。

是最陌生最寻常的口吻。

很快,尤夏立回消息过来,客套的一句:好的,谢谢光顾。

杜乔薇知道这样的回复很正常,但还是有些失落,看来他是真的不记得她了。其实刚念大一的时候,杜乔薇就知道尤夏立了。在这个看脸的时代,他有一张那样出众的脸,自然而然就成为女生们瞩目的对象。尤夏立的学习一般,也不爱参加什么活动,但因为他长得帅,一切缺点都视而不见了。

那么多女生对他一见钟情,杜乔薇也没能免俗,有时候远远看一眼也会脸红心跳,没事就在寝室里和室友们八卦他,但不管怎么样,她从未靠近过他,不敢妄自揣测他是怎样的人。

有女生会假装走路撞到他的肩膀,也有女生为了能在图书馆坐他对面而一大早等在门口,杜乔薇倒不是没有接近的没有机会,她只是不想挤破头皮,肤浅地出现在他面前。不管他会不会多看自己一眼,她都想在心底保留一丝矜持。

杜乔薇喜欢他,时间久了没有从前那么浓烈,只是没想到的是,当荆欢把尤夏立卖便当的八卦告诉她时,她依然会觉得有一丝心动。

大概喜欢过的人,总会在心里留下些什么吧。

杜乔薇正胡思乱想的时候,尤夏立发微信说到公司了。

她“蹭”地从座位上跳起来,迅速跑去洗手间补了粉底和口红,又理了理裙角。出去的时候尤夏立已经到了,而且已经被公司的一群花痴围起来了,有的人还要跟他合照,说第一次看到这么帅的外卖哥。

杜乔薇望着他,这是毕业两年后她第一次见他。最后一次见他是在毕业典礼上,她也是像现在这样远远地看了他一眼。

心底的失落一寸寸扩大,看来他是真的一点儿也不记得她了。杜乔薇深呼一口气,然后装作不经意地走过去,拿了份排骨饭就要走,但就在她转身的时候,尤夏立竟然叫出了她的名字。

“杜……乔薇,是你吗?”他不确定地又问了一遍。

杜乔薇僵住,心里像炸开了一朵云,有诧异也有欢喜。她像只树懒一样转身,从他的膝盖看到胸口再到下巴和眼睛。

“你不记得我了吗?”他说。

拜托,谁会不记得你,再过五十年我也会记得你。杜乔薇在心里这样想到,嘴上却说:“你是尤夏立?”

尤夏立的嘴角弯了弯:“是啊。”

接下来杜乔薇说了很多久别重逢的客套话,但尤夏立始终重复一句:真巧啊,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跟你遇见。

杜乔薇有些心虚,只呵呵呵地傻笑。

尤夏立走之前,告诉杜乔薇,他的料理作坊就在大学外边,从前是一家冷饮店的那里,现在变成了服装店,他在楼上租了间房子,如果她有空的话可以去看看。

最后还说了一句,谢谢她照顾他的生意。

杜乔薇送他到电梯口,彼此微笑告别。电梯门关上的时候,杜乔薇终于松了口气,她紧张得手心里汗涔涔的。她真的没有想过,尤夏立竟然还记得她,还好他没问她是怎么加上他微信的,不然她一定懵得如实回答,那样她刚才没认出他的谎言就要被拆穿了。

杜乔薇刚回到办公桌上就被几个年轻的女同事团团围住了,她们向她打听尤夏立跟她什么关系,简直八卦得要命。

杜乔薇只说,他是她大学里的男神,请她们以后多支持他的便当,一周至少得点三次他的外卖。女同事们一副要助她追到男神的决心,又或许只是单纯的想看帅哥,纷纷点头答应,毕竟反正都得吃外卖,尤夏立的便当好吃看起来又干净,最重要的是颜值高。

杜乔薇吃完外卖,不忍心丢掉外卖盒上尤夏立的照片,还收集了其他女同事的外卖盒,然后把他的照片剪下来,看了又看,恍然间还以为自己回到了大学里的时光。

杜乔薇第一次同尤夏立面对面,是她在学校得了一个小小的诗歌奖,上台领奖的时候,他作为颁奖模特把奖杯递给她。

他看了一眼她胸口的姓名牌,轻轻对她说了一句:“杜乔薇,恭喜你。”

曾爱过漫漫长夏(2)

他的眸光里有清浅的笑意,杜乔薇条件反射地回了一句:“谢谢。”

然后尤夏立回到观众席,杜乔薇的余光一直在他身上,她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名字那么好听,尤夏立没再往台上多看一眼,但杜乔薇的心却融化了。

那之后,杜乔薇依旧只是远远地看他一眼,她羡慕那些勇敢扑到他身边的女生,也羡慕那些他会多看两眼的女生。但她并不觉得像书里说的那样哀愁,反而觉得心里装着喜欢的人,是一件很美妙的事,像在心里放飞了一个风筝。

大学四年,杜乔薇参加了四次诗歌大赛,但后来给她颁奖的人都不是尤夏立,她唯一一个跟他光明正大面对面的希望全都落空了。

大学毕业前正是梅雨季,凄凄漓漓的雨里夹着大家即将毕业的惆怅和迷茫,杜乔薇在寝室闷得慌,就撑了伞出去散步。她一直低着头看水泥路的纹路,有些心不在焉,突然有人撞过来,她没反应过来,手里的伞已经掉在了地上。随后映入她眼帘的,是一张清秀的脸,脸上有细密水珠,眼里有微微震惊,他立即道歉,并捡起地上的伞举在她头顶。

杜乔薇仍在发愣,尤夏立竟然也没说什么一直帮她撑着伞,而自己站在伞外,大约有一分钟的时间,她才回过神来,赶紧接下伞说了句不好意思。

尤夏立笑笑,走开了。

杜乔薇心跳漏了好几拍,她还以为是自己做了个梦,可是伞柄上尤夏立的余温提醒她,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大学毕业后,同学们有的去北上广闯荡,有的自己创业,而杜乔薇是随大流去上班,每天坐在写字楼里一面努力工作一面怀疑人生。

然而尤夏立的出现,让杜乔薇平淡无奇的生活变得鲜活,办公室每周一三五订他的便当,就可以见到他,这种期待生平未有。虽然每次见面也只是随口聊两句,但杜乔薇觉得很满足。

杜乔薇知道尤夏立依旧单身,知道他做便当的地方还有一个切菜阿姨和兼职送外卖的大学生。

她问:“为什么会想到要做便当呢?”

尤夏立害羞地笑笑:“因为喜欢啊。”

杜乔薇看着尤夏立眼里的光亮,感觉当年在心里的那枚风筝又飞了起来。

周末,杜乔薇和荆欢约着一起逛街,自然而然地说到尤夏立。

荆欢说:“他的生意现在不太好,只有一些同学知道,他只愿意在便当上花时间和精力。得有个人帮他推广才行。”

杜乔薇哦了一声,她还以为他生意很好呢。

荆欢是尤夏立的同学,在一家外企做前台,之前杜乔薇也并不认识她,是刚毕业的时候偶然去了同一家公司,因为是同校又同届就成为了朋友,聊起学校的事才知道彼此都认识尤夏立。

杜乔薇回去之后,连夜给尤夏立写了一份推广策划案,在周一尤夏立来送外卖的时候拿给他看。

“没想到你不仅会写诗,还会写策划案。”尤夏立的目光里似有惊艳之色。

杜乔薇没想到他还记得她写诗的事情,顿时喜上眉梢。她说她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做文案,所以广告策划、品牌推广她都略懂一些,她还给尤夏立讲了许多推广策划的重要性。

尤夏立看着侃侃而谈的杜乔薇,想起她在领奖台上朗诵自己的诗的情形,发现她一点儿也没变,始终像个元气满满的少女。

杜乔薇没发觉尤夏立的目光,窗外的阳光刚好透过百叶窗落在他们的肩上,她说完抬起头对上他的眼眸,就像篮球场的那次相遇,四目相对。

“那个……行,我先回去了。”尤夏立说。

“嗯……好的。”杜乔薇低下头,有些慌乱。

尴尬的气氛,直到尤夏立的电梯门关上为止,但杜乔薇的心里却被欢喜占据。他看她的眼神,似乎有些不一样,哪里不一样她又说不上来。

晚上,杜乔薇收到尤夏立的微信,他说她的想法很不错,但是他完全不懂这些,需要她帮忙才能完成。杜乔薇欣喜不已,却假装勉强地答:那好吧,明天下班后我去你那儿看看。

第二天一下班,杜乔薇就赶去了尤夏立的便当作坊,竟是出乎预料的干净整洁。此时尤夏立刚刚炒完菜,见她来,摘下厨师帽有些腼腆地朝她走来:“没想到你这么早来。”

想见你,当然来得早。杜乔薇说:“今天下班早。”

尤夏立带杜乔薇穿过他的卧室去小阳台,和她讨论推广细节,然而她的心思都在他身上。

天渐渐暗下来,尤夏立让杜乔薇等一会儿他去准备晚饭,她坐在小阳台上的藤椅上闭着眼,想象着每天晚上他坐在这里看街景的情形。想着想着,竟然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她才醒来,她从藤椅上跳下来走到客厅,尤夏立正在餐桌前看书,桌上的排骨汤已经凉了。

“你醒啦,我去热下汤。”尤夏立起身热汤,杜乔薇怔怔地看着他的背影,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感动。

吃饭的时候,尤夏立给她盛汤添饭,杜乔薇一直默默地吃不敢说话,怕一说话就会惊醒这场梦。

即使在很久以后,她依然把那天晚上当成一个梦,一个美好的梦。

那天立夏,杜乔薇扛着跟同事借来的单反去给尤夏立的作坊拍宣传照,不仅拍了厨房还拍了他的卧室和小阳台。

曾爱过漫漫长夏(3)

“为什么要拍私人的东西?”他问。

“要让客户看见你是个爱干净的人,这样的人做的菜他们才会更放心。”杜乔薇说。

杜乔薇不仅拍摄了这些,还拍摄了尤夏立正在做菜的样子,她保证能迷倒一片花痴女生,但莫名的,她又有些失落,似乎这样会把尤夏立越推越远,推到她遥不可及的地方。她还给尤夏立拍了很多的照片,但出于私心她把那些照片偷偷藏在了自己的U盘里。

一个月的时间,杜乔薇就找人做好了宣传册,尤夏立在学校找了十个兼职发宣传册的学生,果然当天就见了成效,外卖电话一个接一个地打来,他的微信也被刷爆了。

杜乔薇也在作坊里帮忙,尤夏立不停地在做菜,一个下午他们都没能说上几句话,做完最后一单已经是晚上八点。

杜乔薇和尤夏立都累瘫在沙发上,送外卖的小哥喊着要加工资。

第二天杜乔薇要上班没办法去帮忙,没想到的是那天中午尤夏立竟然还是来送餐了。

“你怎么来了?这会儿应该很忙吧。”杜乔薇大喜过望。

“昨天是没准备,今天都准备好了,没那么忙。”尤夏立。

杜乔薇看着尤夏立满头大汗,想必还是很赶,就催他回去,他却凑到她耳边说了句悄悄话,她还没反应过来,尤夏立已经逃走了。

杜乔薇打开餐盒,只见里面的餐和平时不一样,多加了一只鸡腿,还有一碗排骨汤,心里涌出无穷无尽的欢喜。

尤夏立的生意越来越好,他多找了几个送外卖的学生,但是每周一三五他还是会亲自给杜乔薇送餐,有时候连厨师服都没来得及换,有时候只是把餐放到她桌上就走了。渐渐地开始有同事看出端倪,问杜乔薇和尤夏立什么关系。

“只是同学啊。”

“切,谁看不出来他对你意思啊。”女同事一脸八卦地说。

杜乔薇愣住,想起这段时间尤夏立对她确实很关照,偶尔晚上忙完也会发微信给她,两人只闲聊也能聊到深夜。可是,他可是尤夏立啊欸,他怎么会喜欢她呢。

她还是不敢相信,于是跑去问荆欢。

“你说他那么忙,还去给你送餐?”荆欢一脸不相信。

“对啊。”杜乔薇说,“超过十个人他都亲自送啊。”

荆欢朝她翻个白眼:“从他生意好起来之后,就取消了亲自送餐,你不知道吗?”

杜乔薇彻底懵了,傻傻地摇头,她想起这段时间以来和尤夏立相处的细枝末节,以及每天他对她的关怀。她以为他是出于感谢,谢她的策划,谢她的帮忙,从来没敢想过,他会喜欢她。

从荆欢家出来,杜乔薇还在发懵,这时尤夏立发来消息问她有没有空一起去喝点儿东西。

杜乔薇条件反射地回复:好啊。

尤夏立约在大学外面的学生街,杜乔薇有些坐立不安。

如果是暗恋,只有自己知道,即使内心波涛汹涌也可以保持表面的平静,但是一旦知道也许对方也喜欢着自己,反而有些无所适从。

该不该告诉他,她也喜欢他,而且喜欢了好多年呢?

“杜乔薇?”尤夏立说,“你今晚怎么这么安静?”

“没有啊 。”杜乔薇不敢看他的眼睛。

尤夏立笑起来,杜乔薇更加紧张了。喝完东西他提出太晚了要送她回家,她连连摆手,但尤夏立很坚持。

她走在尤夏立的左侧,两人沿着人行道走路,夜风吹动梧桐树,发出哗啦啦的声响,偶尔有两声夜蝉的鸣叫。因为靠得很近,杜乔薇偶尔会撞到尤夏立的肩膀,她吓得走远一点儿,但很快他又靠近了。

经过一片杉树林时,尤夏立忽然停住了。

“杜乔薇。”他看着她的眼睛说,“我喜欢你。”

杜乔薇愣住,尤夏立继续说道:“还记得第一次你得诗歌奖的时候吗?是我给你颁奖的。那时候那些入围的诗里,我最喜欢你的。从那时候我就记下你的名字了。”

“还有一次快毕业的时候,下雨天我在篮球场撞掉了你的伞。但还有一些你不知道的事情:大二下学期,你在食堂滑倒;大三开始你经常去篮球场那边散步。只是那时候我还不确定自己是否喜欢你,直到这次重逢。”

“看见你的那一刻,我一眼就认出你了,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我也终于确定我喜欢你。只是现在,又更喜欢了。”

尤夏立将她拉进怀里,杜乔薇感动得不知所措。那个梦好像又变成了另一个梦,一个更好的梦。

就算跟尤夏立在一起了,杜乔薇仍旧觉得这是个梦。后来杜乔薇就辞职了,她决定帮尤夏立一起打理便当作坊,送外卖的小哥笑他们是要做夫妻店,杜乔薇“唰”地红了脸,尤夏立在一旁抿嘴笑。

谁也没有想到尤夏立朋友圈卖便当的事情会成为新闻,还有当地的新闻记者来采访他,写了一个版面的大学生创业专题,尤夏立的照片被放在首版,写着“最帅外卖哥”之类的字眼来吸引读者。几天后,突然有一群慕名而来的女生闯进作坊,还要跟尤夏立合照,杜乔薇在一旁发呆。

曾爱过漫漫长夏(4)

尤夏立无奈地看她一眼,她嘟着嘴巴,那意思好像在怪他:谁叫你长这么帅。

那些女生离开后,尤夏立过去牵着杜乔薇的手问她是不是在吃醋。

“切,谁吃醋啊。”杜乔薇真的不是吃醋,只是有些失落。

尤夏立的外表太耀眼,她也不丑,甚至可以算得上好看,但是站在他身边就会被显得很普通了。她曾偷偷把她跟尤夏立的合照发给她妈看,她妈说长这样的男生一看就不靠谱,叫她赶紧分手,有时候她和尤夏立一起出门,他得到回头率的同时,她也被人扫一眼,这种感觉总是不太好。

第二天再有女生来,尤夏立就揽过杜乔薇的肩对她们说:这是我女朋友。

那些女生们纷纷大喊:男神竟然已经有了女朋友!但杜乔薇却高兴起来,心里像是盛了一湖水,水上飘着一艘小船,承载了她所有的欢喜。

尤夏立创业的新闻发布不久后,也开始有人效仿他们在朋友圈卖盒饭,完全按照尤夏立的经营模式,一看就是要抢生意的架势,但好在他们累积了老客户,生意没受到太大的影响。

但是杜乔薇没想到,接下来又发生了一件大事。

那天中午,杜乔薇在家突然接到尤夏立的电话,说作坊出事了。早上他没空去采购,就让店里一个厨师去采购,中午之前突然来了一百多单,他只能负责指挥,没想到中午过后不久,他突然接到一个又一个微信说便当里的肉是发霉的,他翻出冰箱里剩下的肉才发现,那些肉果然有问题,于是一个个去解释,但依然被骂得很难听,都说他是无良卖家。

最后尤夏立突然说:“乔薇,我打算放弃了。”

杜乔薇一听,第一反应是安慰他,却又不知道怎么安慰,只得匆匆挂断电话来找他,只见他穿着厨师服坐在客厅里,目光呆滞。

杜乔薇想了想,这件事一定是同行在搞鬼,那个厨师也一定是被收买了才会出现这种情况,可是厨师跑了,一切都“死”无对证了。

“如果你真的不想做了,那咱们就不做了。不过,我觉得如果你真的放弃了,反而会被人真的以为是你的责任。我们不如看看晚上还有没有订单,如果有,就算一个我们也做,这样才能赢回大家的信任。”杜乔薇说。

尤夏立没有说话,只是拥抱了杜乔薇,他中午突然面对这件事的时候,真的很受打击,但她站在他身边后,他觉得一切好像都没有那么糟了,这就是她的魅力。

杜乔薇拉着尤夏立去菜市场买新鲜的肉,可是等到下午四点钟,仍然没有接到一个外卖单。

尤夏立脱下厨师帽,默默地收拾刀具,又把厨房每个角落都打扫了一遍,杜乔薇在一旁看着有些难受。

“别收拾了,我们出去吃大餐吧。”她说。

“……”尤夏立不说话。

杜乔薇想再说些什么,尤夏立的手机突然响起来,原来是有人订单了。

“看,还是有人订的嘛。”

尤夏立顿时喜上眉梢,立即拿刀配菜,杜乔薇在一旁松了口气,她没有说,其实是她找朋友订的餐,不然她真的没办法让尤夏立振作起来了。

那盒外卖,尤夏立做得格外用心,送完外卖回来,杜乔薇又给他出了新的主意。

“现在给你今天中午送餐的每个人都发一条微信,退还他们今天付的钱,再告诉他们明天中午我们免费再送他们一盒午餐。”杜乔薇说,“不管他们还信不信我们,我们都要有弥补的态度。”

尤夏立将信将疑,但还是按照杜乔薇的方法去做了,果然获得了大部分人的原谅,并且第二天免费送的午餐,大部分人都还是付了钱。

第二天下午,不知道媒体怎么得知了消息,跑来采访尤夏立,开门见山地问他做外卖用发霉的肉是何居心?

尤夏立只说了五个字:“我问心无愧。”

荆欢大概是看了新闻,连夜赶过来看他们,到了却发现他们像没事人一样,正在厨房里一起煮晚餐。

“还以为你们这作坊要完蛋了呢。”她说。

“不可能的,因为有乔薇在。”尤夏立一脸得意。

“呸,我是来安慰你们的不是来吃狗粮的。”荆欢翻了个白眼。

杜乔薇笑起来:“来得正好,一起吃晚饭。”

那天算是庆祝顺利解决倒霉事,他们开了两瓶酒,边喝酒边聊天,荆欢到很晚才离开。尤夏立和杜乔薇并肩坐在小阳台上吹风,夜风里有紫茉莉的香味。

那次以后,尤夏立为了确保食品安全亲自严格把关所有的食材,作坊的生意一直很好,下班之后,杜乔薇就和尤夏立一起看看电影,或者坐在小阳台上聊天,日子过得顺风顺水。

一年后,尤夏立突然跟杜乔薇说,他决定不做便当了。

“为什么?”杜乔薇问。

“也赚了些钱,我们可以去做想做的事情,你不是一直想去看阿尔卑斯山吗?”他问。

“你怎么知道?”杜乔薇惊得跳起来。

“荆欢告诉我的。”他说。

“她还说什么了?”杜乔薇紧张地问。

曾爱过漫漫长夏(5)

尤夏立笑了,虽然只有微弱的光,杜乔薇也看见他红了脸。

“她说……你喜欢了我好多年,第一次见面根本就不是偶遇,你还收集了很多外卖盒上我的照片。”尤夏立害羞地说,“可是,你怎么没早点儿告诉我呢?”

杜乔薇一听,恼羞成怒地就要往屋内跑,却被尤夏立一把捞进怀里。那一刻,杜乔薇心里的那枚风筝终于被放飞了。

“我必须坦白一件事。”尤夏立突然严肃地说。

杜乔薇一听,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毕竟她和男神的爱情真的太一帆风顺了,难不成尤夏立也像狗血电视剧里一样得了什么不能根治的癌症,然后带她去她想去的地方之后,她就再也找不到他了。最近播出的电视剧《遇见王沥川》就是这样。

“什么事?”杜乔薇问得小心翼翼。

“就是……”尤夏立欲言又止,还叹了口气。

“你难道真的得什么癌症了?”杜乔薇说,“如果是这样,我也愿意陪着你。”

“你在说什么啊。”尤夏立哭笑不得,“我只是想说,你还记得荆欢给你我的微信吗?”

杜乔薇点头,但在那一瞬间她突然明白,一脸震惊地说:“不会是你让她跟我说的吧?”

尤夏立笑着耸耸肩,杜乔薇怔住,她一直以为尤夏立是掉进她陷阱的人,没想到她才是掉进陷阱的那个人。尤夏立说,他是在荆欢的朋友圈看到她的照片,他一眼认出她,许久不见他竟仍有一丝悸动,直接去联系又怕太唐突,所以他才拜托荆欢以那种方式跟她重逢。第一次去送外卖时,他在电梯里紧张到腿软,还有荆欢让杜乔薇去给他做推广策划,也是他的主意,他只想距离她近一些,找一个合适的时机告白。

但是她暗恋他这件事,荆欢倒真是今晚才告诉他的。

杜乔薇听完整个人都愣住了,想生气想发脾气,但心里却只有无穷无尽的欢喜。

原来,不是他们的爱情太过水到渠成,而是早有预谋,每一步都是为了离彼此最近。

关掉便当作坊之后已经是夏天的尾巴了。

尤夏立和杜乔薇一起去了一趟阿尔卑斯山,又去了意大利佛伦罗萨的南边,那里漫山遍野都开满了大波斯菊。此时依然是夏天,杜乔薇却觉得这个夏天好长,是她人生中最长的夏天。

最后在去罗马的火车上,杜乔薇靠着尤夏立的肩膀睡着了。她梦见了刚上大学那一年,她第一次出远门在火车上难过地掉眼泪,一个经过她的少年,在她桌上放了包纸巾,她没看清少年的模样。

而杜乔薇和尤夏立都不记得,那才是他们第一次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