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众筹爱情也靠谱

发布时间:2017-09-24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大伙儿肯定听说过众筹开公司、众筹买股票、众筹拍电影等等,可你听说过众筹爱情吗?爱情如此神圣,真的可以被强大的资本、贪婪的欲望、弥天的谎言包装成一个项目吗?

1.美女垂青

阿树是个小保安。最近他有点烦,交往了三年的女朋友,跟一个土豪认识了不到三天,就义无反顾地弃他而去,投入了那个老男人的怀抱,想想就憋屈得要命,他对人家掏心掏肺,可人家却当那是猪下水。

阿树发誓永远不再相信所谓的爱情,但世上的事就是那么奇怪,他笃信爱情时,爱情将他拒之门外,他否定爱情了,爱情偏偏找上门来。

这天,阿树脑子一个溜号,骑着自行车撞上了停在路边的一辆红色跑车,阿树摔了个人仰车翻,他急忙从地上爬起来,顾不上揉一下摔疼的膝盖,先去看那辆跑车,车身明显被撞掉了一大块漆,阿树咧开了嘴,心里叫苦不迭。

车门一开,走下来一个美女,美女气质出众,全身上下皆是名牌,一看就和阿树不属于同一个阶层。阿树自惭形秽之余,赶紧赔笑道歉:“小姐,实在对不起……”

美女的反应有些奇怪,她看都没看那辆受损的跑车一眼,而是呆呆地盯着阿树的脸,目光中竟然有一丝痴迷。这么一来,倒把阿树弄糊涂了,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心想:自己有那么帅吗?能瞬间迷住一个美女?

美女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有些尴尬地收回目光,但很快又伸出手来说:“你好,我叫琪琪,很高兴认识你,这么多人,这么多车,偏偏我们撞到了一起,这也算是一种缘分吧。”

没想到撞车还撞出缘分了,阿树握着琪琪的手,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更让阿树没想到的还在后面,琪琪抿嘴一笑说道:“车的事你就不用管了,保险公司会处理的,不过你撞了我的车,总得赔我一点什么吧,要不这样,你赔上一点时间,和我去喝杯咖啡,怎么样?”

美女盛情邀约,阿树受宠若惊,不过他心里也越发纳闷了,如果自己是个富二代,琪琪是个穷姑娘,那么一切都好解释,但现在情况正好相反,阿树实在想不通,美女看上自己哪一点了?

阿树的疑惑很快有了答案,在那家弥漫着浪漫情调的咖啡厅里,琪琪用小勺在杯里搅动着,搅出一圈圈涟漪,她的心湖似乎也荡起了涟漪,语气中透出一丝伤感:“你知道吗?你长得很像我的前男友,看到你就让我想起了他,想起他为了救我,一把把我推开,自己却葬身车轮之下……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始终忘不了他……”

说到这儿,琪琪抬起头,注视着阿树,目光中竟有一丝说不清的情愫,还有一种道不明的期待,她轻声说道:“我以后还能见到你吗?”

阿树怦然心动,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机会来了!

临别之时,两人交换了联系方式,琪琪递给他一张精美的名片,阿树扫了一眼,惊讶地说道:“金威集团总裁助理?你年纪轻轻已经做到这个职位了,太厉害了!”

琪琪抿嘴一笑:“我爸是这家公司的老总,他早就想让我女承父业了,所以给我套了这么一个紧箍咒,不过我对经商一直没太大兴趣。”

如果说阿树刚才只是有些心动,那么现在已经开始心跳加速了,金威集团的老总贺锦城可是这座城市首屈一指的富豪啊,琪琪竟然是他的女儿?阿树只觉得手心发热、嗓子发干,恍惚间仿佛看见有两扇金光闪闪的大门,正缓缓向自己开启。

过了没几天,琪琪打来电话,邀请阿树参加她的生日派对。夜幕降临,华灯初起,阿树买了一束鲜花,骑上他那辆“哗哗”作响的破自行车,兴冲冲地赶赴约好的地点——新元素娱乐会所。

这是当地最大的一家娱乐会所,华丽璀璨的建筑在夜色中流光溢彩,门前豪车云集,红男绿女们进进出出,人人趾高气扬,个个衣冠楚楚,阿树低头看看自己身上半旧不新的T恤,没来由地生出一股怯意。

阿树来到三层,刚走出电梯,便被一个男青年拦住了,对方语气很冲地说:“你是干吗的?服务生没跟你说吗?这层被我们包下了。”

阿树磕磕巴巴地说:“我、我找琪琪小姐!”

男青年上下打量着他,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你是来找琪琪的?她怎么会有你这种朋友?”

他这么一嚷,引来一帮年轻男女,一看穿着打扮,都是富二代。这帮人你一句、我一句抢着发表意见,也不管阿树有多窘迫,其中一个女孩说道:“你们都扯到哪儿去了?他明显就是花店来送花的嘛!”

另一个女孩接过那束花,一边在花束里翻找着署名卡片,一边尖酸刻薄地说道:“这种花可价值不菲,怎么也得十个大洋吧,让我看看是谁这么大方!”

阿树脸上一阵阵发烧,他暗自庆幸琪琪不在场,要不然自己真得找条地缝钻进去,他逃也似的离开了。

第二天,琪琪打来电话,好一番埋怨,说阿树言而无信,放她鸽子。从琪琪的语气中,阿树明显能感觉到,他是否参加琪琪的生日派对,对琪琪来说并不是无足轻重的事,难道自己在琪琪心目中的位置真有那么重要吗?阿树已经灰暗下去的心情瞬间又明亮起来。

众筹爱情也靠谱(2)

阿树相信,凭借自己独特的优势,凭着琪琪对他的这份好感,自己完全有可能俘获这位富家千金的芳心。至于自己是不是喜欢琪琪,他很快给出了否定的答案,前女友的无情背叛,已经让他不再相信爱情。不过这样也好,阿树反倒可以轻装上阵,把爱情当作改变人生的筹码。

阿树暗下决心,一定要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机会,把走不出旧情的琪琪追到手,但这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他现在吃了上顿没下顿,拿什么去追求富家千金?也许琪琪不会在乎他的身份地位,但这并不等于他不需要具備一些基本的条件。

打个比方,琪琪和他,一个开辆豪车,一个开辆破车,琪琪对他有意,可以开慢一点,豪车破车相伴而行,但问题是他现在骑一辆自行车,跟人家根本不在一条车道上,试问人家怎么给他机会?

阿树这家伙脑子挺活络,想来想去有了主意,他炒了几个菜,买了两瓶酒,把自己三个固定的牌搭子找了来,他们分别是高高的张司机、胖胖的王厨子和黑黑的赵保镖。这三个家伙一个比一个精,都不是省油的灯,阿树私下给他们取了个外号,叫“三贱客”。

酒过三巡,阿树把话引入正题:“三位老哥,你们知道众筹是什么意思吗?”

张司机一向争强好胜,他抢着说道:“这谁不知道?不就是一伙人筹钱投资,分享回报吗?”

赵保镖不甘示弱,掰着手指数道:“众筹的项目才叫多呢,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人家办不到的,什么众筹开公司啦,众筹买股票啦,众筹拍电影啦……”

阿树接上了他的話头,郑重其事地说道:“有一个众筹项目,全天下没人做过,我想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还请三位老哥鼎力支持!”

在三贱客惊异的目光中,阿树献宝似的吐出了四个字:“众筹爱情!”

2.众筹协议

三贱客集体呆住,王厨师首先反应过来,他嘻嘻哈哈地说道:“行啊阿树,真有你的,我们负责出资,你只管追女人,真是个好主意,就是不知道我们仨能得到什么回报?总不会是轮流去睡你媳妇吧?哈哈……”

阿树不急不恼地说:“如果你们知道我的目标是谁,就不会嘲笑我的想法了。”

等到阿树说出琪琪的父亲是谁,三贱客表情同时一震,不过王厨师很快不屑地撇撇嘴说:“阿树啊,不是哥想打击你,做人还是现实点好,那种豪门千金,是你能追到手的吗?说好听点这叫小人物也有大梦想,说难听点这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阿树胸有成竹地说道:“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既然是让各位出钱投资,我当然得让你们看到希望和前景,听我慢慢道来!”

阿树详细介绍了他和琪琪的交往经过,又让三人看了他和琪琪的微信聊天记录,琪琪言语之间含情脉脉,俨然把阿树当作了前男友的化身。三贱客各怀心思,席间突然一片沉默。

阿树知道他们动心了,他不失时机地趁热打铁:“琪琪是独生女,把她追到手,意味着什么,用不着我多说,等到我成了贺家的女婿,一定会尽全力提携你们,你们今时今日的投资,会得到超出你们想象的回报!”

张司机问了一句:“如果你失败了,没把人家追到手呢?”

阿树摊开双手:“那没有办法,任何投资都有风险,这世上没有稳赚不赔的买卖!”

赵保镖显然对阿树信不过,说道:“就算你成功了,到时候翻脸不认人,我们有什么办法?”

阿树微微一笑:“这一点你们不用担心,我们可以签一份众筹协议,权责和义务都写清楚,我会在协议上签字摁手印,如果到时候我不认账,你们就把这份协议公布到网上,我还怎么做人?”

三贱客犹豫不决,阿树继续鼓动:“我知道,大家挣的都是辛苦钱,但我真心希望你们能把眼光放长远点,你们想过没有,按现在这种活法,就算辛苦一辈子,也只能混个温饱,永远无法脱离社会底层,可如果你们在我身上投资成功了,以贺家的财力、人脉、背景,你们只要沾上一点,就能彻底咸鱼翻身了。这不光是我的机会,也是你们的机会,也许是永远不会再有的机会!”

三贱客又商量了半天,最终一致同意参与众筹。四人畅谈美好前景,喝得酩酊大醉,阿树还即兴赋诗一首:人生能得几回搏,机会面前莫错过,今日种下摇钱树,明朝枝头结硕果。

有了三贱客提供的财力支持,阿树的腰杆硬了不少,他首先辞去了保安的工作,这一步很重要,贺家千金要有个当保安的男友,传出去会让别人笑掉大牙的,就算琪琪不在乎,贺家也不可能接受。

接下来,阿树去买了几套名牌服饰,穿到身上往镜子前一站,还真应了那句话:佛靠金装,人靠衣装,小伙子别提多帅气了,活像偶像剧里不食人间烟火的男主角。

阿树付了一年租金,租下一套房子,然后向琪琪发出邀请,请她来家里做客。其实琪琪早就提出过要来拜访,但阿树哪敢松口啊?他以前住的那间宿舍里,塞了四个单身汉,那各具特色又混为一体的臭脚丫子味,估计能把这位大小姐熏得怀疑人生。

众筹爱情也靠谱(3)

琪琪如约赶到后,阿树把她领进书房,书房布置得古色古香,顶天立地的书柜里,整齐地排列着各种书籍,都是那种大部头的名著。琪琪环顾四周,不住惊叹道:“阿树,你好厉害啊,这些书你都看过?”

阿树微微一笑,从书架上取下一本书,递给琪琪:“送给你的,请别见笑。”

琪琪翻开那本书,只见扉页上写着一行字:贺琪琪女士雅正。后面是阿树的落款签名。琪琪又惊又喜,连眼睛都在闪光:“阿树,原来你是个作家啊,我以前问你职业,你还一直对我保密,这才叫真人不露相呢!”

阿树嘴上故作谦虚,心里暗自得意,自己这一步棋,显然又走对了。其实阿树并没有完全造假,这本书还真是他写的,他从小就喜欢文学,经常在工作之余舞文弄墨,可惜他写的东西,只能以抽屉为家,与灰尘为伍。一个小保安的作品,想要出版成书,实在是太难了,这次为了镇住琪琪,硬是靠自费出了这本书。

好在阿树的苦心没有白费,琪琪显然把他当成货真价实的作家了,看着他的目光中,分明多了一层仰慕,这让阿树感觉自己离成功又近了一步。

这对年轻男女,一个有心,一个有意,很快便陷入了热恋,好得如胶似漆,琪琪还把阿树领回了家,和自己的父亲见了一面。贺锦城对阿树很客气,但客气中透着冷漠,那种客气说穿了只是一种修养,那种冷漠才是他内心的真实态度。

阿树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和琪琪的交往,肯定会受到阻碍。果然,琪琪神情沮丧地告诉阿树,父亲坚决反对她和阿树在一起。他还告诫女儿,以他的观察,阿树跟她交往,恐怕目的不纯。琪琪根本听不进去,还跟父亲大吵了一架。

阿树做贼心虚,暗自感叹:贺锦城这种级别的人物果然眼光老辣,一眼便看透了自己的居心,自己想跟这种人斗,根本是自不量力。好在他现在手里掌握着重要的筹码,只要能用爱情的名义牢牢控制住琪琪,把她推上战场,让他们父女相争,自己未必没有胜算。

琪琪和父亲陷入了拉锯战,两人针锋相对,谁都不肯让步,阿树虽然躲在幕后,却比谁都紧张,像一个等待命运判决的人。

这天晚上,阿树刚睡下,门便被敲响了,他过去打开门,琪琪扑进他的怀里,颤抖着说出一句话:“阿树,从今天晚上开始,我要和你永远在一起,再也不分开!”

阿树大喜过望,他握紧拳头,在内心深处发出一声高呼:我终于成功了!但琪琪接下来的一句话,却像一盆冰水浇到他的头上,琪琪流着眼泪说:“为了你,我跟我爸彻底决裂了!他说从今以后再也没有我这个女儿!”

3.作茧自缚

听了琪琪这句话,阿树一下子傻眼了,好半天才说出话来,既像是在安慰琪琪,又像是在说服自己:“怎么可能呢?你们是父女啊,哪能说断就断?我想你爸只是在说气话,你们很快就能言归于好的!”

琪琪摇头叹道:“你根本不了解我爸这个人,他一向独断专行,说一不二,从来不会自食其言的。当然,如果我愿意向他低头,同意跟你分手,他也许会原谅我,但你放心,我会誓死捍卫我们的爱情,绝不会有丝毫退缩!”

阿树呆呆地站在那儿,脑子里一片混乱,他机关算尽,什么都想到了,唯独没想到会走到这一步,琪琪倒是被他追到手了,可贺家女婿却没自己的份儿,这算咋回事啊?三贱客的投资就这么打了水漂,人家怎么可能善罢甘休?

阿树没办法,只能千方百计躲着三贱客,但躲得了和尚躲不了庙,三贱客主动找上门来,一见琪琪就一口一个弟妹,叫得那个亲热。琪琪蒙在鼓里,对三贱客热情相待,阿树则提心吊胆,生怕他们说漏嘴。

好在三贱客都是人精,不该说的一句都不说,直到阿树把他们送下楼,三人才喜笑颜开地对阿树表示恭贺,王厨师拍着阿树的肩膀乐呵呵地说:“阿树啊,我现在对你是心服口服,这么快就把这位大小姐拿下了,我们三个以后的荣华富贵就全指望你了!”

阿树苦着脸说道:“出了点小意外,你们沉住气,听我慢慢说……”

等阿树把情况一说,三贱客面面相觑,表情由晴转阴,张司机大着嗓门说道:“合着我们花了这么多钱,除了帮你赚了个媳妇,啥也没捞着?是这个意思吗?”

阿树嗫嚅了半天,才有气无力地说:“我当初不是说过吗?是投资就会有风险!”

“不对,你别想打马虎眼!”赵保镖目光炯炯地反驳道,“你当时说的风险,指的是没追到贺琪琪,可你现在是美人在怀了,却想一脚把我们踢开,你小子是不是一开始就只想利用我们?”

阿树哭丧着脸说:“我真的没有那个意思,我一直以为只有两种可能,要么追到琪琪,当上贺家女婿,要么根本追不到,我哪里想到还有第三种可能?”

“好了,好了,有话好好说。”王厨师拦住张司机和赵保镖,转头对阿树说,“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你花了我们多少钱,如数退还给我们,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众筹爱情也靠谱(4)

阿树低下头说:“不过分,钱我以后会还给你们的,但一时半会儿实在拿不出来……”

王厨师追问道:“我们给你的钱还剩多少?”

阿树讷讷地说:“花光了,置办行头花了五千,租房花了两万,出书花了四万,还有……”

这下三贱客都急眼了,把阿树围在中间,一个个怒火滔天义愤填膺,阿树低着头一声不吭,连脸上的唾沫星子都不敢擦一下。后来当他抬起头时,才发现三贱客早就走了,但阿树心里很清楚,这件事肯定不算完。

天空中阴云密布,正如阿树的心情,一道闪电过后,大雨瓢泼而下,阿树木然站在屋檐下,真希望这大雨永无止歇,把整个世界彻底淹没,自己就不用去面对现实中的烦恼了。

雨停后天已经黑透了,阿树回到家后,看到琪琪昏昏沉沉躺在床上,全身上下都湿透了,脸颊红得像熟透的番茄。阿树用手一摸,烫得吓人,难道琪琪冒雨去找自己了?她怎么不打伞呢?阿树又心疼又着急,背起琪琪飞奔下楼。

仓促之间打不到车,阿树干脆一路狂奔,冲向附近的医院,背上的琪琪清醒了一些,发出一声呻吟,接着是一声抽泣。阿树顾不得擦一下汗,一边跑一边安慰琪琪:“亲爱的,只要有我在,什么都不用怕,我会保护你的,相信我……”

琪琪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默默地搂住了他的脖子。

琪琪在医院输了两天液,身体很快便康复了,但阿树的心病要想解除,就没那么容易了,他整天惴惴不安,像一只惊弓之鸟,可惜不管他怎么害怕,该来的终究会来。这天,他刚下楼,便被王厨师拦住了去路。

王厨师看上去并无恶意,一张胖脸上挂着笑容,阿树紧绷的那根弦稍微松了点。三贱客当中,王厨师脾气最好,而且他这个人很小气,这次在阿树身上投资最少,跟他谈这件事,阿樹心里多少还踏实点。

只见王厨师笑眯眯地说:“这几天我一直在想咱俩这事,逼你还钱吧似乎不太仗义,让我白掏钱吧也有点说不过去,怎么办呢?我倒有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只要你能帮我做件事,这笔债务一笔勾销……”

阿树赶紧表态:“王哥,您说,只要我能做到,一定尽力而为!”

王厨师舔了舔嘴唇,干笑两声说道:“哥这辈子没啥出息,干的是灶台活,睡的是黄脸婆,可人总得有点追求吧,要是能跟那种富家千金睡一回,也算没白来人世一遭!”

阿树知道王厨师有好色的毛病,但没想到他竟如此色胆包天,公然打起了琪琪的主意!这下可把阿树气坏了,他怒视着王厨师说道:“这怎么行?琪琪是……”

王厨师不慌不忙地接上话茬:“琪琪是我们几个众筹的成果,我在她身上投过资,这一点不用你提醒。”

阿树脸涨得通红,吭哧吭哧说不出话来,被人捏住软肋的感觉,实在是不好受。没办法,他只能低声下气地说好话:“王哥,你还是换个要求吧,琪琪是我的女朋友啊,你总得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吧。”

王厨师冷笑一声:“当初拉我们投资时你是怎么说的?你说你根本不爱琪琪,只是把她当作进入豪门的工具,现在让你用工具抵债,你又变成罗密欧了?老弟,你不能两头都占啊,那样会消化不良的!”

阿树顿时哑口无言,王厨师从口袋中摸出一包药粉,嘴角挂着一丝邪笑,说道:“你把这个偷偷放到她饭食里,我保证能让琪琪昏睡一晚,醒来后什么都不记得。”

阿树没去接那包药粉,王厨师用威胁的语气说道:“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如果不按我说的办,我现在就拿着那份众筹协议,去让琪琪评评这个理,到时候鸡飞蛋打,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阿树的心哆嗦了一下,他下意识地接过那包药粉。王厨师哈哈大笑,拍着阿树的肩膀,说了四个字:“合作愉快!”

4.悬崖勒马

回去的路上,阿树魂不守舍,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牺牲琪琪一次,要么自己全盘皆输。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良知败给了私念,阿树一咬牙,发出一声叹息:“对不起了,琪琪,也许是你前世欠了我的吧。”

琪琪是娇小姐出身,十指不沾阳春水,平时都是阿树做饭,他已经想好了,琪琪喜欢喝汤,几乎是每餐必备,不如把药偷偷放入汤里。

回到家,阿树刚推开门,眼睛便被一双纤纤玉手蒙住了,只听琪琪温柔如水的声音传了过来:“我要给你一个惊喜,跟我来!”

厨房的餐桌上,摆了满满一桌菜,菜肴倒是挺丰富,可惜手艺太差,肉是生的,鱼是糊的,土豆丝比手指头都粗,黄瓜片比鞋底都厚。阿树整个人都呆住了:“这些菜都是你做的?”

“是啊。”琪琪有点不好意思地说,“这是我第一次做菜,是不是表现很差劲?”

阿树嘴巴张得老大,却没发出任何声音。琪琪盛了一碗汤,放到阿树面前,自己也去盛了一碗。阿树有些惊讶地问道:“苦瓜汤?你怎么不做你最爱喝的甜汤?”

众筹爱情也靠谱(5)

琪琪莞尔一笑:“因为你爱喝苦瓜汤啊,相爱的人应该同甘共苦,不是吗?”

这时,琪琪的手机铃声从卧室传来,她站起身说道:“我去接个电话,等我回来一起吃啊!”说完,她进了卧室。

阿树盯着琪琪那碗苦瓜汤,慢慢掏出那包药粉,他的手抖得厉害,几乎拿不稳那包东西。突然,阿树一阵风般冲进卫生间,把药粉扔进马桶冲走,又打开水龙头,“哗哗哗”地洗着脸。

等阿树落座的同时,琪琪也从卧室出来了,她审视着阿树,有些疑惑地问:“你的眼睛怎么红红的?发生什么事了?”

阿树一边狂嚼猛咽,一边含糊不清地说道:“还用问?馋的呗!琪琪你真是天才,第一次做菜就这么好吃,快吃啊,愣着干什么?”

阿树暗自庆幸,在这番内心的交战中,幸亏爱的力量后来居上,占据了上风,才让自己悬崖勒马,避免铸成大錯。阿树已经想通了,哪怕琪琪知道了内情,选择跟自己分手,也是他咎由自取,但无论如何,他绝不能为了一己之私,做出那种禽兽不如的事。

阿树把王厨师约出来,直截了当地说:“王哥,我打算白天打工,晚上兼职,尽早把欠你的钱还清,但要让我帮着你去玷污琪琪的清白,这种事我做不出来,你趁早死了这条心!你要去琪琪那里揭发我,也悉听尊便,不过我有必要提醒你,那对你同样没任何好处,如果我和琪琪闹崩了,按众筹协议里的条文,我是没有义务还你钱的,你最好把一切都考虑清楚,再见!”

就这样,王厨师被暂时搞定了。阿树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张司机又找上门来了。张司机和王厨师不一样,他不好色,却更贪财,算盘打得比谁都响,阿树想想就头疼,王厨师的债他都还不清,拿什么去结张司机的账?

没想到张司机自有主张:“阿树,你的情况我了解,让你还这笔钱,的确有点强人所难,我倒是有一个办法,你不用出一分钱,就能清了我这笔债!”

阿树小心翼翼地问:“你先说说看,是什么办法?”

张司机说:“那天我们三个去你那儿时,我看到琪琪手指上戴着一只钻戒,你把这只钻戒偷来给我抵债,我们之间就两清了,你看怎么样?”

阿树暗想,这家伙的眼光还真是毒辣,那是一枚很精美的钻戒,一看就价值不菲,肯定远远超出他出的那笔钱,也只有他这种精于算计的人,才能想出这种扭亏为盈的招数。

不过说实话,相比王厨师那种非分要求,张司机提出的条件更容易让阿树接受。不过一想到琪琪那么信任自己,自己却要向她伸出贼手,阿树还是会有种深深的羞耻感,可是没办法啊,谁叫自己走错了一步路呢?

偷枕边人的东西,那是再容易不过了,琪琪每晚睡觉前,都会摘下钻戒,放在床头柜上。当晚,趁琪琪熟睡时,阿树悄悄从床上下来,把那枚钻戒藏在一个隐秘的地方。

琪琪并不是很细心的女孩,第二天下午才发现钻戒不见了,她着急地问阿树,有没有见到她的戒指。阿树揣着明白装糊涂:“是不是掉在外面了?我们先在家里找找。”两人把家里翻了一遍,当然一无所获。

琪琪急得都快哭出来了,这让阿树有点意外,对琪琪这种出身的女孩来说,一枚钻戒应该算不了什么,她怎么会急成这样?琪琪红着眼睛,向阿树解释道:“这枚戒指是前男友送给我的,虽然他是个富二代,但这是他用他亲手赚的第一笔钱给我买的,到现在我还记得他给我戴上这枚戒指时的情景,没过多久他就为了救我离开了人世……”

琪琪越说越伤心,她扑到阿树怀里,边哭边说:“那是他留给我的唯一的东西,我怎么能把它弄丢呢?我怎么就那么不小心呢!我恨自己!”

阿树呆呆地站着,突然他推开琪琪,斩钉截铁地说道:“你先别急,我们再找找,一定能找到!”

阿树假装东翻西找,悄悄从柜子后面拿出那枚戒指,交给了琪琪,琪琪破涕为笑道:“阿树,谢谢你!”阿树眼神里有藏不住的羞愧,他下意识地避开了琪琪的目光。

这时,阿树的手机响了,他磨蹭了半天才去接,这两天张司机催命似的给他打电话,让他一个头两个大,可他拿起手机一看才知道,这次是赵保镖找他,不用说,又是一个讨债鬼!这真是按下葫芦起了瓢,蛐蛐刚歇蝈蝈叫!

让阿树没想到的是,赵保镖见到他之后,压根没提催债的事,反而一脸亢奋地来了句:“阿树,你小子命真好,你的机会又来了!”

5.真爱永恒

阿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有些茫然地看着赵保镖,赵保镖一五一十地道出事情的原委:“我服务的那位雇主,也是个超级富豪,身家不比贺锦城差多少,两家也一直都有来往。这位富豪有个女儿,叫关珮珮,她和琪琪从小就认识,别看表面上是闺密,其实心里十分恨琪琪。琪琪从家世到容貌,从学业到人缘,一直压她一头,这位关小姐争强好胜,心眼还小得出奇,她把压倒琪琪当成最大的人生目标,自从知道你和琪琪的关系后……”

众筹爱情也靠谱(6)

等等!”阿树打断赵保镖,“我根本不认识这位关小姐,她怎么知道有我这个人的?”

赵保镖有点不好意思,干笑两声说道:“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呗。”

阿树明白了,准是这家伙一张大嘴到处乱说,传到了这位关小姐的耳朵里,只听赵保镖继续说道:“她把我找去,委托我出面,跟你谈一笔交易,如果你按她说的去做,她会支付你一百万的酬金,还承诺在他父亲的公司里,给你安排一个高薪的职位……”

赵保镖说到这里,观察了一下阿树的表情,他原以为阿树会很激动,没想到阿树看上去异常平静,问道:“她想把我当工具,达到打击琪琪的目的,对吗?”

赵保镖说:“没错,她要扮演横刀夺爱的角色,把你从琪琪身边抢走,来个反败为胜,出一出憋了好多年的这口恶气!当然,你跟关小姐的关系是假的,演完这场戏后一拍两散,不过她保证,答应你的条件,一定会做到!”

阿树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见他迟迟不表态,赵保镖有点急了,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这么好的机会,你还犹豫什么?那可不是一百块,是一百万啊!关键还可以赚个前程无量的高薪职位,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你当初费尽心思地追求琪琪,不就是为了得到这些吗?”

阿树还是沉默着,赵保镖继续鼓动道:“我知道,你可能舍不下琪琪,可你想过没有,那种习惯了享受的富家千金,真的会跟你过一辈子苦日子吗?等人家想通了,父女还是父女,大小姐还是大小姐,你这个穷小子,也还是穷小子,到那时你人财两空,再后悔就晚了!”

阿树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他抬起头对赵保镖说道:“我想好了,你安排我和那位关小姐见面吧!”

三天后,阿树手持一束玫瑰,走进一家餐厅,他看见琪琪和珮珮相对而坐,正看似亲密地热聊着,随着阿树的现身,两个女孩同时将目光转向他。琪琪的眼神蕴藏爱意,珮珮的表情暗含得意。

珮珮的计划很简单,也十分残忍,她把琪琪约到这里来,说好两人都把男朋友叫来,介绍彼此认识,等两人共同的男友阿树出现后,情节将推至高潮,这位大小姐要以这样一种戏剧化的方式,给自己认定的对手致命一击。

阿树一步步走近,琪琪起身相迎,珮珮坐着没动,阿树脚步停顿了一下,径直走向珮珮,在琪琪讶异的目光中,珮佩嘴角露出胜利者的微笑,她以一副高傲的姿态,伸手去接鲜花,没想到却接了个空。

阿树今天打扮得很帅气,像一个真正的白马王子,他说:“珮珮小姐,这束花代表我一颗最真挚的心,我只能把它献给我最爱的人,抱歉了!”

阿树看着琪琪,目光饱含深情,又不乏坚定。赵保镖的蛊惑没让他有丝毫动摇,他绝不会再为了其他目的去伤害自己心爱的人。有三贱客从中作梗,琪琪迟早会知道真相,与其被迫面对,不如主动坦白。至于为什么要当着琪琪的面上演这一出戏,阿树也有自己的考虑,他要让琪琪看清这个假闺密的真面目,避免她以后受到更深的傷害。

阿树尽量保持着平静,但他的声音还是在微微颤抖:“琪琪,你知道吗?在遇到你之前,我的情感刚刚遭到一场重击,相恋多年的女友为了金钱弃我而去,我眼中的世界一片灰暗,发誓从此不再相信爱情。而你,像一道美丽的彩虹,出现在我的生命中,重新唤起我对爱情的信心。琪琪,今天是我第一次发自内心地向你表白,可能也是最后一次,我怀着功利之心和你交往,我不配得到这么纯洁的爱情!”

琪琪感动极了,她柔声说道:“阿树,我不准你这么说,我们之间没有最后一次!”

阿树表情无奈,语气悲哀:“你不知道我对你做过什么,我今天就是来向你坦白一切的。”

“不!”琪琪嘴角含笑,轻声说道,“我知道,在两个月前的那个雨天,我就什么都知道了……”

原来,那天三贱客跟阿树起了冲突之后,眼见从阿树这里很难要到钱,索性直接去找琪琪,拿出那份众筹协议,让琪琪代为还钱。琪琪这才知道,让她如此投入的这场爱情,竟然是一场充满算计的投资,琪琪羞愤交加,一头冲进雨中。

回忆起那幕场景,琪琪的声音低沉了下去。阿树无地自容,嗫嚅着说道:“对不起……”

琪琪黯然说道:“我淋了一场雨,回来后就发烧了。我昏昏沉沉地躺在床上,下定决心要跟你分道扬镳……也许我们真的是缘分未尽吧,你回来后送我去医院,当我趴在你背上,看着你拼命奔跑,汗都顾不得擦一下,听到你一个劲安慰我,说会永远保护我,我的心软了,我决定再给你一次机会……”

琪琪找到三贱客,代阿树还清了所有欠款,然后付酬买通了这三个人,和他们联手设局,让阿树接受考验。琪琪叹道:“阿树,希望你不要怪我,你亲手毁掉了我对你的信任,要和你一起走下去,就必须重建这种信任,我要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对我有爱情……”

众筹爱情也靠谱(7)

阿树一脸惭愧地说:“琪琪,我怎么会怪你呢?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

一旁的珮珮微笑着说道:“阿树,这又不是批斗大会,你不用一直做检讨,不管怎么说,你从不惜利用琪琪去追求金钱地位,到不惜放弃这些东西去保护琪琪,就是一个了不起的转变,我真心希望你们的爱情永不变质!”

阿树和琪琪执手凝望,琪琪突然想起了什么,说道:“对了,阿树,我还想告诉你一件事,经过我妈从中协调,我爸有跟我和解的意思,我们父女也许很快就会和好如初,但我希望你做个有志气的男人,不要再想着去沾我爸的光,何况你的性格也不适合经商。我想介绍你去一家杂志社工作,先从打杂做起,延续你的文学梦,也许有一天,你可以成为一名真正的作家,你愿意吗?”

阿树拼命点头,说出了那三个字:“我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