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他比糖更甜

发布时间:2017-11-03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传说中的心灵手巧】

奶黄色的路灯光下,叶天蓝抱着双膝坐在台阶上,圆圆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青石板路。

须臾,一个清瘦的身影出现在路的尽头,慢慢地向叶天蓝的方向走来。他手里还提着好几个装满了东西的超市购物袋,似是极沉。

叶天蓝的眼睛亮了起来,她猛地起身一溜烟儿地跑到男人面前,鞠了个九十度的躬,道:“晚上好,苏前辈。”

面前突然窜出一个人来,苏时莫有些愣,借着月色,他总算看清了她的模样:一张圆圆的脸,一双圆圆的眼睛,一副圆圆的眼镜,甚至连嘴唇都有些圆,约莫二十五的模样,有点儿印象,却又想不起来。他疑惑着往后退了几步,道:“抱歉,请问您是?”

叶天蓝倒也不在意,眨巴着眼睛道:“苏前辈,我是‘草莓一半’的新晋职员叶天蓝,也是向您这位西点界赫赫有名的糕点师取经的学徒。”

闻言,苏时莫终于想了起来。

前段时间,他母亲抱怨他总在他创立的西点店“草莓一半”里忙着不回家,也不找女朋友给苏家开枝散叶,便放话要帮他找个心灵手巧,从著名西点学院毕业的西点师当帮手,解放他这个二十八岁的单身汉。

他那时忙着研究参加全球西点大赛的新品,为了躲过苏妈妈的连环轰炸,便随她折腾。

过了几日,苏妈妈果真送了三份简历给他过目。有份简历上的照片,是个有着圆圆的脸,圆圆的眼睛,圆圆的嘴唇的女生。

好像是巴黎蓝带西餐西点学校毕业的高才生?

总之他选了另外一个日本京都制果学校毕业的男生,当时苏妈妈还不乐意,只是那男生突然爽约,他又没时间面试剩下的两个人,就随意选了份简历发给经理。

原来是选了她。

苏时莫腼腆地笑了笑,道:“叶小姐的心意我收到了。其实下周比赛结束后我就会回店里,您不必特意赶来拜访。”

“不是特意拜访。”叶天蓝无辜地指了指台阶旁的四五个行李箱,“而是我特意问了经理你的地址,特意带行李来你家住。”

苏时莫手中的购物袋“啪”的一声掉在地上,新鲜的水果、鲜花一股脑儿地滚了出来,散了满地。他难以置信地道:“抱歉,你说什么?”

“合同上写了。”叶天蓝从挎包里取出合同,指着上面用红笔圈出来的两条条款:三,甲方保障乙方的住宿以及三餐;四,一个月实习期内,乙方不收取任何报酬,甲方也不得以任何理由辞退乙方。

对条款三,苏时莫有印象,苏妈妈说过,S市房价太贵,反正“草莓一半”后厨旁还有间堆放杂物的空房间,不如当作员工福利,给新来的帮手住。他当时也同意了。

苏妈妈的阴谋昭然若揭。

“我想叶小姐误解了。”苏时莫舒了口气,认真地解释道,“住宿是在店里,并不是我家。”

“我没误解啊。”叶天蓝眨了眨眼,伸出小拇指比画道,“只是下午我做爆浆蛋糕时不小心炸了,起了那么一点儿小小的火星。你店里的喷头消防系统就‘哗啦啦’地一顿大喷……现在操作间、杂物房和店面重新装修需要一周,歇业招牌都挂了。所以在S市举目无亲,身无分文的我只能来投奔前辈你啦。”

传说中的心灵手巧的高才生做个爆浆蛋糕都能炸?

苏时莫抬头看了眼不远处亮着温馨阳台灯的三楼公寓,心想住一周也无妨,他的公寓是三百平方米的平层,多个人完全不影响他研究西点,便道:“好。”

“那么,”叶天蓝眼睛亮晶晶的,激动地握住苏时莫的手鞠躬道,“请前辈多多指教了。”

她的手上有点儿肉,带有女孩特有的细腻。苏时莫一时有些愣住,也下意识地鞠躬道:“也请叶小姐多多指教。”

见苏时莫一本正经的模样,叶天蓝没忍住笑了出来,然后咳了咳,道:“很好,我们互相指教吧。”

【炸一锅玫瑰油】

第二天醒来时,苏时莫觉得头疼。

一个月前,他只是应邀参加了一场“草莓一半”男性店员常讨论的名模主持的美食节目,那个名模就穷追不舍,天天开车等在店外,扬言要给他生一队国际超模。

半个月前,他无法推辞,参加了一次小学同学聚会后,有位完全没印象的女同学每天给他送一份爱心便当加一朵玫瑰,情深意切地倾诉着当年的少女情怀。

一周前,他好不容易挤出时间去超市购物,只是好心给了一个在面点区纠结的女人一点儿专业建议,没想到等他买完食材出来取车,那个女人就把他推倒在引擎盖上要亲吻他。要不是他反应迅速,守了二十多年的初吻就要被人夺走了。

只是所有女人加起来,都远不如眼前这个把他操作间弄得面目全非的女人让他感到头疼。

他只想安静地做糕点啊!

叶天蓝脸上沾着面粉和玫瑰花瓣,举着锅盖在操作间里跑来跑去。而不远处的操作台上,一大锅热油像天女散花一样往外炸,偶尔还夹带几朵被炸焦的玫瑰花。

他比糖更甜(2)

那音效,不知情的还以为他家中在放鞭炮。

见他出现,叶天蓝宛如见到了救星,忙不迭地道:“前辈,玫瑰油太烫了,我不敢过去,可是又找不到你家天然气的开关!”

苏时莫沉默了,在漫天“玫瑰雨”中走到叶天蓝身后,骨节分明的手在她旁边的壁橱上轻轻一扭,操作间顿时安靜了下来。

叶天蓝也不脸红,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笑嘻嘻地道:“我的眼镜度数好像又增加了,等过了实习期领到工资,一定换一副!”

“叶小姐,恕我直言,以你目前的水平,应该过不了实习期。”苏时莫捻起朵炸焦的玫瑰花尝了尝,眸色微微沉了沉,“油八成热时才放花,炸得过于老,还有些煳味,若是调配清爽的柚子汁搭配,或可挽救。只是……为什么会炸呢?”

说完,他眉头紧锁,思考起来,从玫瑰花瓣里所含的水分到油的热度。

叶天蓝看着他认真的模样,也不介意他直言不讳,嘴角微微勾起,道:“我想大概是玫瑰花还没有滤干就放下去炸的缘故。”

“原来是这样。”苏时莫下意识地点头,动作娴熟地围上围裙和袖套,麻利地清理着操作间的油渍和炸飞的玫瑰花。

清理好后,他拿出发酵好的面粉,準备试做昨日想出的新品。只是刚搅拌起鸡蛋,他就感到身后一道强烈的目光注视着他。

苏时莫一怔,突然想起他家里还有一个人,便回头礼貌道:“抱歉叶小姐,我现在开始工作了,需要绝对的安静。”

言下之意是请叶天蓝出去。叶天蓝吸了吸鼻子,冷不丁道:“前辈,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炸新鲜的玫瑰花吗?”

嘴里还残留着玫瑰花的味道,虽然不是很可口,却有独特的香气,苏时莫后知后觉道:“做酥炸玫瑰花?”

“错。”叶天蓝上前扒下苏时莫的围裙,拉着他出了操作间,指着客厅孤零零的沙发和电视机道,“我是为了给你家增加点儿生活气息,只是你家里除了做糕点的工具和材料,什么都没有,我身上又没钱,只好就地取材想做玫瑰油,让房间里飘满玫瑰花香。虽然结果差强人意,不过我相信熟能生巧。”

苏时莫的公寓位于市内最豪华的小区,是一梯一户的大平层。

只是他的家根本不像家,更像“草莓一半”的备用操作间,连电视机、冰箱都是在苏妈妈的强烈要求下,他才购入放着当摆设。洁癖如他,衣服从来都是手洗。

所以屋内没有盆栽,没有宠物,没有装饰,没有零食,除了原木沙发,就是原木书柜,书柜里自然全是有关西点的书。

“前辈,生活有了色彩,工作才会有创意。”叶天蓝瞥了眼玄关处堆满的装有苏时莫开发失败的糕点的垃圾袋,眨了眨眼睛,道,“所以先生活,再工作吧!”

【这是五尾鱼】

叶天蓝是行动派,力气也够大,当即就把苏时莫推出了家门,然后打开笔记本电脑疯狂订购家居摆设。

苏时莫愣怔地站在他家门口,手里沾着点面粉,还有叶天蓝塞给他的钱包,又想起她吩咐的任务:买几尾鱼放到客厅添点生气。

买鱼?

苏时莫擦干净手上的面粉,转身走向电梯。如果屋里一定要有动物,那他还真是只能接受鱼,因为没有毛。

约莫过了三个小时,等苏时莫回家时,叶天蓝订购的鱼缸、绿萝盆栽、毛绒玩具、墙壁装饰画,各种零食大礼包已经送货上门。家里和他出门之前比,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入目皆是一片生机勃勃。

尤其是戴着口罩上蹿下跳的叶天蓝,像个陀螺一样来回转悠,一会儿摆弄绿萝,一会儿挂装饰画。

看起来还真有那么点儿色彩斑斓的样子。

苏时莫眸底似有星光流动,小心翼翼地避过堆在地毯上的零食和毛绒玩具,把手中提着的水袋递到叶天蓝面前:“叶小姐,你要的鱼。”

“还挺有分量!”叶天蓝欣慰地揭开口罩,接过水袋正要往鱼缸里倒,却在瞥到鱼的那一刻,笑容僵在嘴角,手也颤抖起来。

只见硕大的水袋里,游着五尾活蹦乱跳的鲤鱼,又肥美又新鲜。

叶天蓝甚至可以想象到它们被做成剁椒鱼头时会有多美味。她从嗓子里挤出声音道:“前辈,我让你买的是观赏鱼,放在鱼缸里游来游去的那种……”

“我知道。”见叶天蓝发间有一簇从毛绒玩具上掉下来的毛,苏时莫眼里闪过一丝犹豫,认真道,“其实我已经买了一尾花纹皮光鲤,一尾丹顶,一尾秋翠,以及两尾金菠萝。只是路过菜市场时,我看到了鲤鱼,它们也是鱼,看完了还能做成美食,所以我又折回去退了观赏鱼。”

难怪他去了三个小时!

叶天蓝瞳孔蓦地瞪大,呆呆地瞧着苏时莫。苏时莫有双好看的眼睛,淡褐色的眼珠看起来纯粹而又温柔,眼角微微上挑,脸上总是一副微笑的模样。

现在那好看的眸子里只倒映着她,只有她。

突然,苏时莫朝她伸出手,温暖干燥的手轻轻抚过她的头顶,取下了那簇绒毛。他微微红着脸道:“抱歉,你的头发上有玩偶毛。”

他比糖更甜(3)

叶天蓝的心毫无防备地狂跳了起来,她手下无意识地用力。下一秒,她手中的水袋“噗”的一声裂开,带着浓烈鱼腥味的水泼了她一身,那五尾可怜的鲤鱼在她身上蹦跶了几下就掉到了她围裙的裙兜里。

“啊”叶天蓝蓦地尖叫起来,拽住苏时莫的衣服道,“我对鱼过敏!快把它们抓出去!”

话音一落,苏时莫就把鱼抓出来放进了鱼缸。再看叶天蓝时,她被水溅到的脸上已经有零星的红点。果然是过敏了,她的脸颊痒痒的。她忍不住挠了挠,然后如一阵风般跑到卫生间,扭开花洒往身上喷。直到身上没了鱼腥味,她才喘着气瘫坐到地板上。

须臾,一块泛着橘子味的毛毯轻轻地搭在她的肩膀上,她眨了眨潮湿的睫毛,不解地抬头看向不知何时蹲在她面前的苏时莫:“前辈?”

“这是我前年从意大利带回来的药膏,专治疹子。”苏时莫的手里拿着个圆圆的瓶子,他隔着毛毯揉了揉叶天蓝的头发,把她脸擦干净后,才用棉签蘸了药膏仔细地涂在她脸上有红点的地方。

他的手是一双糕点师的手,修长又柔软,叶天蓝只感觉有片鹅毛在她脸上扫来扫去,酥酥麻麻的,一路爬啊爬,爬到了她的心底。

“你对鱼过敏,为何还让我买鱼?”药膏涂完后,苏时莫英挺的鼻子皱了皱,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开口道,“如果是为了讨好我,那我必须提前说清楚,‘草莓一半’是看实力的地方,谁都不能走后门。”

见他既纠结又严肃的模样,叶天蓝忍不住笑出声来,须臾,才竖起食指和中指起誓道:“我发誓,我只是单纯地喜欢鱼,虽然我从小就对鱼过敏,后来甚至碰到有鱼腥味的水都会起疹子,可这不妨碍我喜欢鱼,觊觎鱼的美味!”

说着,叶天蓝咽了咽口水,似在想象鱼肉的鲜美。

苏时莫一怔,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生活多了色彩还真有用,他对参赛糕点,有灵感了。

【他好像被她轻薄了】

次日,叶天蓝带苏时莫去了游乐场。

一到小孩遍地跑的游乐场,苏时莫就呆住了,作为一个从小就宅在家里研究各类甜点的资深宅男,他还从见过那么多小孩,叽叽喳喳的,像是他做糕点时撒的冻干草莓屑,有种火热新鲜的气息,让他不由得看入了神。

于是当叶天蓝要去坐过山车时,他也乖乖地跟了上去。

“前辈,绑安全带了……”见苏时莫还迷迷糊糊的,叶天蓝眸光一闪,把话吞了回去,佯装无奈地侧过身替他系安全带,“算了,前辈是个生活盲,还是我来吧。”

因离得极近,她说话时的热气不时地喷到苏时莫的脸上,苏时莫总算回过神来,低头就看到叶天蓝的脖颈,又白又细,十分好看。

他的脸突然涨红。他慌忙移开目光,在看到前方突然呈直线升高的车道时愣了一下,下意识地问道:“过山车?”

“是啊。”叶天蓝替他系好安全带后,得意道,“偶尔的刺激会振奋脑细胞。我查过了,这家游乐园的过山车是市内最长的,坐一圈要十分钟呢!也许你坐完就有灵感了,哈哈,不用太感谢我,都是应该的!”

闻言,苏时莫的脸由红转白,在过山车启动时,他嘴唇抖了抖,道:“可是,我恐高……”

下一秒,“高”字的尾音消失在风声中。车越爬越高,速度也越来越快,苏时莫的手心里逐渐沁出了汗水,他难受地闭上双眼,胃里来回翻滚着,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他一个人。最后他忍不住破声喊了出来:“我要下去去去去……”

“前辈。”忽然,一双温暖干燥的手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声音很小,却又充满歉疚的话伴着风声传到他耳里,“我会一直陪着你,两个人就不怕了。”

叶天蓝?

苏时莫悄悄睁开眼睛,余光里,果然看见叶天蓝正温柔地看着他,圆圆的眸子里只有他。那瞬间,他突然觉得不那么害怕了,反手握住了她的手。

温暖的,干燥的,更是让人安心的手。

最近电影院在热映一部恐怖片。

两人从游乐场回来时,叶天蓝一眼就看到了电梯里贴着的宣传海报。

她激动地拽住旁边的苏时莫,道:“前辈前辈,你看这宣传语:‘吓不叫你算我们输,电影票可返现。’嗯,一张电影票五十元,这简直就是白送啊,适合我这样的穷人!我们去看吧,就在小区前面的影院。”

苏时莫嘴巴张了张,因着过山车后遗症,他现在还是无法出声。他僵着手掏出钱包,抽出五张百元大钞递给叶天蓝:他出十倍,不用为了返现看电影。除了美食纪录片,他对别的影片都不感兴趣。

“一张就够了!”叶天蓝十分感动地接过一张百元大钞,见苏时莫一脸呆萌的模样,不知为何心里突然痒痒的,忍不住低头在他的手背上轻吻了一下,“谢谢前辈的赞助!”

解释的话卡在喉咙里,苏时莫的脸突然变得通红,呆呆地任叶天蓝拉着他去了电影院。

他比糖更甜(4)

从小他就是个自律的乖宝宝,听家长、老师的话,不谈恋爱不早恋。上初中后,因为苏爸爸从意大利带回来的提拉米苏,他深深地迷恋上了甜点那层次丰富的口感,于是励志成为一名糕点师。

定下目标后,他没有一刻松懈,以高分考入了美国烹饪学院,又在毕业那年参加了意大利全球糕点大赛,并拿下了冠军,两年后又一次夺得冠军,一时间名动美食届,无数世界顶级酒店与美食公司向他抛来了橄榄枝。

总而言之,到目前为止。他的人生里除了糕点就是研究糕点,连女生的小手都没牵过,实在是很纯情。

他刚刚好像被叶天蓝轻薄了?

晚上八点,黄金时间,电影院里竟然只有他们两个人。过了一会儿,灯光暗了下来,只有幽幽的屏幕光折射到叶天蓝的脸上。她激动地抓紧苏时莫的手臂喊道:“开始了开始了!”

电影演的是什么,苏时莫根本没看进去,耳边全是叶天蓝惊恐的尖叫声。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等电影谢幕了,苏时莫发现他比电影里的男主角还惨,整条左手臂都被叶天蓝掐得青紫。

他起身看了看面无血色,连嘴唇都咬破了的叶天蓝,嘴角抽搐道:“叶小姐,你不是喜欢恐怖片吗?”

“前辈,我也不知道这部恐怖片有这么恐怖啊。”叶天蓝哆哆嗦嗦地抬頭,那双圆圆的大眼睛微微泛红,再开口时带了哭腔,“我怕……我站不起来了……”

“……”

十分钟后,叶天蓝趴在苏时莫温暖宽厚的背上,哪里还有半分之前受惊的小白兔的模样,眼里满是诡计得逞的狡黠。她把下巴放在他的肩上,都不舍得眨眼,就这么静静地瞧着他的侧颜。

苏时莫背着她走在回家的路上,小区奶黄色的路灯光间或洒在他的脸上,忽明忽暗的,那浓密卷翘的睫毛在下眼睑处投下小小的阴影,显得温柔缱绻。

这个人长得真好看啊。

回到家,苏时莫把叶天蓝轻轻地放到沙发上,安慰道:“别怕了,到家了。”

“哦。”叶天蓝顺口应道,在苏时莫起身那刻,忽然拉住他的领带往下扯。

苏时莫一时没注意,就踉跄着跌倒在了叶天蓝的身上。两个人陷入了柔软的沙发里,旁边放着的超大玩偶熊有着柔软的毛,蹭着他的脸,有点儿麻,还有点儿痒。

他无措地瞧着近在咫尺的圆脸,心脏以前所未有的频率跳动起来,全身的血液几乎都冲到了脸上。他撑着沙发靠背想要起身:“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我马上……”

“前辈。”叶天蓝却伸手圈住他,然后凑到他耳边得意地道,“我阅尽古今中外的恐怖片,怎么可能会害怕,哈哈哈,你上当了!”

说话间,她呼出的热气喷到苏时莫白皙到几乎透明的耳垂上,他红着脸已经顾不上叶天蓝说了什么,只觉得口干舌燥起来,惊惶地挣脱她的禁锢,再不敢回头,一溜烟地跑回他的卧室,把门反锁后靠在门上喘着粗气。

叶天蓝,又轻薄他了。

而且他好像并不排斥。

【前辈,叫我的名字】

清晨五点,苏时莫还在睡觉,就感到一道强烈到无法忽视的目光在注视着他。

他心里“咯噔”一下,疑惑地睁眼。只见一身运动装的叶天蓝盘腿坐在他床前,下巴抵在他的床上,两眼放光地盯着他……的锁骨。

苏时莫慌忙裹紧棉被,往后退了又退,直到背抵在床头才停下来。他嘴巴张了张,难以置信道:“你怎么进来的?门明明已经反锁了。”

“因为备用钥匙插在门上啊。”叶天蓝忍俊不禁地晃了晃套在手指的钥匙圈,“前辈下次要注意哦,遇到我这样的正人君子自然是没问题,可要是换了别人瞧见你那,啧啧,诱人的睡颜,保不齐会霸王硬上弓。”

苏时莫心中顿时五味杂陈,身高一米八的他,听身高不到一米六的叶天蓝说这话,心情还真有些微妙。

他瞥了眼床头的闹钟,问道:“你有事?”

“对啊,为了你的灵感,我们要去采集天地之灵气!”叶天蓝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拿出一个纸袋,对他道,“换上吧,这是我参加了一个小规模糕点比赛拿到的奖品,只有冠军才有哦。也不知道尺码合不合适。”

说完,她麻利地起身出去。在关门时又探出头道:“前辈,你的运动服都被我洗了,所以你只能穿这一套。”

“哐当!”

门关上后,苏时莫揉了揉鸡窝似的头发,翻身下床,换上纸袋里的运动装,尺码竟然刚刚好。

洗漱完毕后,他开门走了出去,叶天蓝看到他时十分高兴,似有星星坠落在她的眼里:“前辈,你真好看。”

他好看?

周围的人都那么说,但苏时莫从未注意过,只是下一秒,他看着叶天蓝和他同款不同色的运动装,悄悄红了耳垂。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情侣装?!想到这里,他磕磕巴巴地转移话题道:“你能拿冠军的比赛……是什么糕点比赛?”

他比糖更甜(5)

“呃……就是一个小型的,内部的糕点比赛。”叶天蓝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别过头道,“出发吧!”

琳琅山是S市的著名景点,风景秀美。叶天蓝带着苏时莫爬到山顶时,天边刚刚泛出鱼肚白,山道上只有几个赶着上山看日出的人。

“前前前辈,清晨的空空空空……气很清新,多吸几口一定会会会有灵感……你肯定能再做出让众人惊艳的糕点……”叶天蓝虽然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但还是虔诚地合着双手,面向缓缓升上来的太阳许愿道,“温暖而伟大的太阳啊,请赐予前辈源源不断的灵感。”

是了,苏时莫横空出现后,简直惊艳了糕点界。可在第二次夺得糕点大赛的冠军后,他却陷入瓶颈,新研发的作品不是不好,只是再也无法超越前作。

也就是那时,苏时莫拒绝了所有邀约,离开意大利回国,创立了“草莓一半”西点店。

而两年一次的全球糕点大赛此次选在S市举办,糕点界所有人,包括苏时莫自己都在期待他究竟还能不能研发出一款超越前作的新糕点。

由于执念太深,他闭关了半年,终究还是失败了。

如今苏时莫眸底星光闪动,细细地瞧着身旁的叶天蓝,橘红色的阳光笼罩在她虔诚的脸上,美得他的心一点一点地开始波动。

他嘴唇微张:“叶天蓝,谢谢你,我已经有灵感了。”

闻言,叶天蓝微微抖了抖,冷不丁地“扑通”一声跌坐在地上。但在苏时莫要扶她时,她已经飞快爬了起来,有些急切地拉住苏时莫:“前辈前辈,像刚才那样再叫我一次。”

“嗯?”苏时莫一边扶住站不稳的叶天蓝,一边回想他刚才的话,他叫她……叶天蓝!他叫了她的名字。

血液仿佛从脚底逆流到头顶,他的脸红得堪比眼前的太阳,但他还是深吸一口气,迎着叶天蓝期待的目光喊道:“叶天蓝。”

“嗯,前辈。”叶天蓝用力地点了点头,吸着鼻子道,“我的脚扭了,你背我下山吧。”

闻言,苏时莫立马蹲下身挽起叶天蓝的裤腿,仔细检查着:“哪里受伤了?这里疼不疼……”

只是恶作剧的叶天蓝愣住了,看着苏时莫皱成一团的眉头,鼻子忽然有些发酸。她蹲下身直直地瞧着他道:“前辈,你又上当了,我骗你的!”

“啊?”苏时莫愣了一下,须臾才重重地舒了口气,又把叶天蓝的裤脚放下去整理好,“那就好。”

叶天蓝一时心情有些复杂,低声道:“我在骗你背我下山哎,这还好啊?”

“骗就骗吧。”苏时莫挠了挠头,转身把她背到背上,“你没事更重要。”

叶天蓝趴在苏时莫的背上,呆呆地看着他的侧脸,不知过了多久,才在心里轻声道:“前辈,这辈子只让我一个人骗好不好?”

【苏时莫先生,我们交往吧】

转眼到了比赛那天。

站在参赛料理台边,叶天蓝像条尾巴似的跟在苏时莫的身后,两眼放光地盯着盖着盖子的糕点。苏时莫守口如瓶,她缠了几天也不告诉她到底研发出了什么样的新糕点。

苏时莫瞥了眼口水都快要流下来的叶天蓝,在主持人介绍完毕后,轻轻揭开了盖子。

这是一款造型小巧精致的提拉米苏,橘红色与乳白色的搭配十分耀眼,而且还有股浓郁的咸香味飘荡在半空中。

众人都很惊讶,谁也没想到苏时莫竟然做了咸味糕点。在以甜为主的西点界,咸味糕点虽然很有特色,但终究在口味上逊于甜味糕点。

苏时莫终究是江郎才尽了啊,要用特色,而不是口味夺冠。

評委们眼里或多或少都有些遗憾,他们不抱希望地尝了一点儿提拉米苏。谁知下一秒,他们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这是……鱼肉味的糕点!清甜而不腻,口感丝滑,明明是面粉鸡蛋所做,却有股淡淡的鱼肉味!评委过于震惊,半晌说不出话来,只是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

比赛结果不言而喻。时隔两年,惊艳了糕点界的顶级大师苏时莫王者归来。

在坐车回家的路上,叶天蓝时不时瞥向仪表台上散发着和比赛时同样香味的红盒子,手纠结地抓着裙角,平时的伶牙俐齿此刻完全发挥不出,嘴巴张了半天,还是不好意思开口。

那是苏时莫给她准备的蛋糕?是吧?不是吧?

苏时莫虽然在开车,但还是把叶天蓝的小动作尽收眼底。他咳了咳,脸上染了抹薄薄的红晕:“你前面的盒子,打开。”

“好!”叶天蓝一刻也没停顿,满怀期待地解开红色绸带,揭开了盒盖。

里面果然是块小小的红白相间的提拉米苏,造型却和比赛时不一样,是一尾连鱼鳞都精致到巧夺天工的锦鲤。

“没有用任何和鱼有关的材料。”苏时莫认真地解释道,“我是用其他材料调配出了鱼的味道,你不会过敏。”

叶天蓝舀了满满一勺提拉米苏,期待地塞到嘴里,那幻想过无数次的味道在她口中慢慢散开,果然很美味。

他比糖更甜(6)

她万万没想到,苏时莫竟然为了她研究出了这款提拉米苏!

叶天蓝感动得不知如何是好,在车停下等绿灯时,她终于忍不住出声道:“前辈!”

“嗯?”苏时莫下意识地转头,下一秒,温暖的嘴唇贴上了他的唇,他的瞳孔蓦地放大,里面满是叶天蓝放大的脸,圆圆的,很好看。

原来她的嘴比糕点还要甜,还要软。他呆呆地想着,不自觉地松开放在方向盘上的手,放到了叶天蓝的腰上,反客为主地亲了回去。

他喜欢她,很喜欢很喜欢。

“咚咚咚!”

似是过了很久,又似是眨眼间,车外传来雷声般的敲窗声。苏时莫猛地清醒过来,一回头,只见一个双眼几乎冒火的单身路人咆哮道:“绿灯了!别再撒狗粮了!”

“抱歉抱歉……”苏时莫顿时从头红到脚,放开叶天蓝,一脚踩下油门,车就开了出去。

叶天蓝看着他脸红红的模样,郑重道:“苏时莫先生,我喜欢你。我们交往吧。”

叶天蓝算是苏妈妈招进来的,以后婆媳关系应该没问题吧?苏时莫这么想着,脸又红了不少。

“不是啊,我们都还不认识,她怎么告诉我?”苏妈妈那边传来欢笑声,不用想也知道她肯定通知了家里所有亲戚,“报纸上都登了。不说了,我去准备晚饭,你们晚上早点儿回来吃饭!”

报纸会刊登他和叶天蓝的恋爱关系?

苏时莫一怔,突然想起昨天在红绿灯前的吻,难道他们上了社会版头条?他抬头摸了摸嘴唇,有点儿灼人,似乎还残留着叶天蓝唇上的温度。

他掀开被子起身,顺手点开手机新闻APP。只一眼,他就愣住了,屏幕上的标题十分醒目:叶氏大小姐豪砸一亿为爱买冠军。

里面的内容很是劲爆,直击昨日落幕的全球糕点大赛。笔者以严厉的口吻痛斥用金钱买奖的黑暗,当然还有大家喜闻乐见的狗血爱情戏码。

叶氏是全球知名的美食公司,叶家大小姐痴恋某失意糕点师,为了帮他咸鱼翻身,叶氏赞助了全球糕点大赛,把冠军直接给了那个糕点师。

那位失意的糕点师自然是他,而叶家大小姐……苏时莫放大新闻里的图片,笑得一脸灿烂的叶天蓝完全不似平时的穷困模样,一身迪奥高定衬得她仿若女神。

苏时莫的心情很复杂,叶氏曾重金聘请他,被他毫不留情地拒绝了,当时那总经理就扬言会全方位打压他。

难道叶天蓝和他谈恋爱是为了坐实全球糕点大赛的黑幕,毁掉他的糕点生涯?

想到这里,他踮着脚打开门,见客厅里没有叶天蓝的身影,顿时松了口气,接着又怅然若失地摸了摸嘴唇,那叶天蓝是真的喜欢他吗?

到了午饭时间,叶天蓝还是没有出来。苏时莫有些不安,走到她的卧室前敲了敲门:“天蓝……叶小姐?”

屋内久久没有回应。苏时莫眸色沉了沉,道:“叶小姐抱歉,我进去了。”

“咔嚓”一声,门开了,房间里的床铺叠得整整齐齐,如同没有人住过的模样,叶天蓝的行李也不见了。苏时莫赶紧拿出手机拨打她的电话。

“抱歉,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候……”

甜美的女声机械地重复着冰冷的话语,苏时莫的心如坠冰窖一般,他来不及穿外套就奔了出去,目的地:草莓一半。

“草莓一半”的经理看到他们神龙见尾不见首的老板,忙不迭地迎了上去:“苏老板,你可算来了!早上店里的电话都快被记者打爆了,我们也不敢开店,就等着你……”

“叶天蓝呢?”苏时莫自动滤过经理的话,急急道,“她有没有到店里来?”

“叶天蓝?”闻言经理愣了一下,才道,“她来报到的那天我就开除了她,她的手艺完全不行,做个爆浆蛋糕就连累我们歇业一周。当时我请示过苏夫人,她说你要专心研究糕点,让我们别告诉你,至于帮手,她会亲自来物色。”

此话宛如一盆冷水从苏时莫头顶浇下来。叶天蓝,真的是在骗他。她不喜欢他。

【我喜欢你】

晚上苏时莫还是回了家,像只被抛弃的小狗,失魂落魄地按了门铃。苏妈妈很快开了门,看到他就笑道:“刚好,我和天蓝才把晚饭做好。”

天蓝?是叶天蓝吗?苏时莫怔住了,竟不敢抬脚进去确认,他从未对糕点之外的事动过心,叶天蓝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他不生气她骗他,只是怕她不喜欢他……

“前辈,我跟苏妈妈好好学了料理,你不用担心晚饭是黑暗料理。”见他一直不进门,叶天蓝从厨房里小跑出来,见他一脸迷茫地看着她,不由得心疼道,“前辈你怎么了?”

苏时莫看着占据了他所有思绪的人,哑着嗓子道:“你是真的喜欢我……还是为了报复我当初拒绝了叶氏?”

“我当然是喜欢你了!”叶天蓝跺了跺脚,说道。

他比糖更甜(7)

她是一个“草莓控”,尤其是对苏时莫第一次参加全球糕点大赛研发的草莓蛋挞喜欢得不得了,于是拜托她爸聘请他到叶氏来开发一系列草莓甜点。

尽管苏时莫没有答应,她也不强求,还把那个出言不逊的总经理开除了。后来苏时莫回国,再也没做过草莓蛋挞,她便渐渐忘了他,直到无意间看到苏妈妈的招聘广告,才又想起了那个草莓蛋挞。抱着能吃到草莓蛋挞的期许,她投了简历,没想到还真的被录取了。

虽然很快就被开除了,可她没见过苏时莫,总想再吃一次草莓蛋挞,于是问了苏时莫的地址,想去他家混吃一周。

只是她没料到,苏时莫本人比草莓蛋挞还可口,她越来越喜欢他,还想要承包他的一輩子。

她本想今早向苏时莫坦白身份,却在无意间刷到了抹黑他的新闻,便先提着鱼味提拉米苏去那家报社,让他们试吃。后来那家报社不仅撤下了虚假新闻,还发表了澄清道歉声明。

再后来,她就接到了苏妈妈的电话。

听完她的话,苏时莫的身子渐渐回暖,他轻声道:“可你的行李箱不见了,手机也关机。”

“手机因为我一直刷新闻,所以没电了啊,至于行李箱……”叶天蓝拔高声音道,“我本来只能在你家住一周,后来死皮赖脸地住了那么久,我不好意思就拖走了,毕竟你也没开口让我继续住下去……”

闻言,苏时莫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然后认真开口道:“那现在还来得及吗?”

“什么?”叶天蓝挑了挑眉,嘴巴几乎咧到了耳根。

“邀请你住我家。”苏时莫轻轻捧住叶天蓝的脸,低头吻上比甜点还香甜的唇,爱语淹没在两人唇齿间,“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