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我喜欢你,不讲道理

发布时间:2017-11-05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1】

在这个世上,宋思嘉最害怕两个人,一个是医生,另一个是乔南。前者在你身上动刀子,后者对你动用满清十大酷刑。

周六这天,因为好友生病住院,宋思嘉便前去探望。黎城的市医院总是人山人海,明亮日光从楼道尽头的窗户照进,宋思嘉经过一处转角时,隐约瞧见一道背影逆光而立。清爽的短发,干净的轮廓,好看得令人心悸。

旁边走来一位小护士,穿着极为贴身的粉色制服,娇滴滴地朝那人说:“乔医生,我最近吃饭的时候总觉得恶心想吐,你能不能帮我看看?”

闻言,被唤作“乔医生”的年轻男子合上了手中病历,温柔地拍了拍小护士的脑袋:“傻瓜,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吃饭的时候不要照镜子。”

小护士的脸色“唰”地黑了,宋思嘉忍不住想笑,却在他转过身来的那一瞬怔在了原地。

充满消毒水味的医院里,隔着络绎不绝的人潮和六年不相见的分离岁月,那张一如记忆中清透的俊朗容颜,终于在她惊讶的视线中一点儿点儿清晰起来。

乔南显然也看到了宋思嘉,冷着一张俊脸朝她的方向走来。不过十几步的距离,宋思嘉的心情却像等待“大姨妈”一般焦灼,既害怕它来,又害怕它不来,一时脚下竟似灌铅,怔在原地无法挪动

乔南面无表情地直视前方,宋思嘉原以为他会装作视而不见,谁知他在擦肩的时候停了下来。

许是以为宋思嘉来医院看病,他头也不偏地酷酷地问道:“哪儿不舒服?”

久别的重逢令宋思嘉手足无措,只好小声地嘀咕一句:“看见你我就头疼。”

“头疼是因为你脑子有病!”

“……”

没想到乔南如此耳尖,宋思嘉一时无比尴尬。说起来,两人相识已有十年,可宋思嘉怎么也没料到,这段友谊最后竟会闹得不欢而散,如今又以这样的方式重逢。

六年前发生了不太愉快的事儿,之后乔南便远赴英国留学,从此再无联系。宋思嘉偶尔会从别的朋友口中,听到一些关于乔南的只言片语,比如他获得了国际人体解剖学竞赛金奖,比如他的医学论文登上了泰晤士报。

最后还是乔南率先打破沉默。他揪着一位途经此处的实习生说:“小刘,把你们科室王主任的名片给我一张。”然后他将名片递到宋思嘉跟前,“宋同学,王主任是黎城脑科的权威,你去看病的时候报我的名字,能打九折。”

这么说宋思嘉就不高兴了,凭你乔大少爷的身家背景,只能打九折?蒙谁呢!

于是她蹙眉怒道:“乔南!你信不信我投诉你!”

他自嘲似的弯了嘴角,冷冷说道:“宋思嘉,我说错了吗?我有钱有脸有身材,你却不喜欢我,你说你是不是病入膏肓、无药可救?”

宋思嘉不由得在心底长叹:还真是一点儿都没变啊!六年了,乔南从一个二十岁的自恋青年,长成了一个二十六岁的自恋青年。

【2】

老一辈人常常将“宿命”二字挂在嘴边,起初宋思嘉不以为然,直到遇见乔南,她才深刻领悟到,什么叫做“命里犯冲、八字不合”。

初遇之时,是在高中入学前的暑假,宋思嘉从书店出来,恰巧遇见乔南在遛他的大金巴,那条狗得了病,看了宋思嘉一眼,竟吐了出来。于是,宋思嘉成了乔南眼中,把狗丑吐的那个女生。

开学第一天,宋思嘉心情愉悦地踩着单车,忽然在校门口遇见乔南,思及大金巴的囧事,她一个分神,车身撞树,整个人摔倒在地。于是,宋思嘉又成了全校人口中,那个被乔南美色迷到撞车的女生。

接下来的遭遇就跟演电影似的,她只要一与乔南照面,准没好事儿发生,不是被球砸,就是失手将球砸中教导主任,丢人、闯祸成了家常便饭。

也不知道造了什么孽!

周末,公司组织去爬天游山,下车伊始,她就感觉肚子难受,直到在景区门口撞见气场清冷的乔南,宋思嘉瞬间释然。毕竟,有乔南在的地方,她通常不会好过。

真是冤家路窄啊,没想到市医院也在今天组织来爬天游山。

时值暮春,微风带着丝丝凉意。乔南穿了一身休闲装,白色T恤外罩一件天蓝色衬衫,颀长的身姿站在浓郁的绿荫里,着实很抢眼。

宋思嘉匆忙移开视线,身边两三个女同事的花痴声却不断钻进耳朵里。

“就是他,市医院新来的主刀医生!我愿意为他贡献发病率!”

“啊!颜值当担!我要准备一百种死法,让他救我一百次!”

简直就是害群之马!宋思嘉忍不住腹诽,当初海关怎么没把他这颗行走的病毒给扣留下来?

为了远离乔南这个麻烦,宋思嘉宁愿脱离队伍,放弃走游览路线,跟着几个喜欢猎奇的男同事抄了一条崎岖小道。

上山途中,宋思嘉的肚子越来越痛,勉强爬到半山腰后,男同事去买水,她便找了处凉亭坐了下来。

“都怪乔南那个煞星!一定是他的磁场影响了我!”宋思嘉一边揉着肚子,一边小声咒骂。

我喜欢你,不讲道理(2)

同事买好水,喊她继续前行,宋思嘉站起身来,无意间往回一望,就瞧见了木椅上那摊鲜红的血迹,顿时吓得一个瞬移坐回了原处。

糟了糟了,“大姨妈”竟然提前来看她了!裤子已经被染红,同行的又是几个男同事,让她着实尴尬。

“思嘉快过来,我们出发啦!”

面对同事的催促,宋思嘉情急之下,只好谎称自己要在此处等人,让他们先走,心里想着,等天色暗点儿,人少一点儿,她再偷偷溜下山去。

待同事走后,四周一时安静下来,宋思嘉头疼地挠挠脑袋,正准备开溜,忽然一道熟悉的身影撞入眼帘,吓得她重新正襟危坐。

金色光斑漏过叶缝,在乔南身上轻盈地跳跃着,他一步一步向她走来,仿佛每一步,都踏在那些如歌岁月的光影里。

乔南依旧冷着一张脸,一副人人欠他八百万的模样。只见他麻利地脱下衬衫,伸手就要将宋思嘉拖走。宋思嘉吓了一大跳,丛林深处,孤男寡女,他们若是不做点儿什么干柴烈火的事,都对不起国家新出的二孩政策。

“喂!你、你……”

宋思嘉紧张得语无伦次,就见乔南将衬衫围到她的腰际,两只袖子围在身前打了个结,成功掩饰了她的难堪。

明白他的用意后,宋思嘉羞得低下了头。回程时,因为小腹十分难受,宋思嘉咬紧牙关,憋得脸色苍白。乔南很快便发现了她的异样,于是蹲下身来,强行背她下山。

起初宋思嘉还很扭捏,直到乔南冷冷威胁道:“宋同学,我这双手是拿手术刀的,你也知道我的脾气,一言不合就喜欢分尸。”

于是,宋思嘉爽快地伏在了他的背上。

山路蜿蜒,一番跋涉后,乔南额上沁出一层薄汗。倏地,他轻轻笑出声来,嗓音愉悦道:“思嘉,如果我现在捅你一刀,流出来的不是血,是油。”

宋思嘉很快反应过来:“你是说我脂肪多,变胖了的意思?”

乔南故作惊奇状:“啧,哪家医院这么厉害,竟然把你生锈的大脑治好了!”

还真是……一如既往地毒舌啊!宋思嘉不禁笑了,仿佛此前的冷漠疏离全是伪装,他依然还是记忆中,那个飞扬明亮的少年。

【3】

乔南简直就是宋思嘉的魔咒。自从上次“大姨妈突袭”事件后,她处处积攒人品,可是,二十多年来一直相安无事的智齿,说暴动就暴动了。

她疼得生无可恋,急忙请了假奔赴医院拔牙。然而宋思嘉万万没有想到,当她推开口腔科大门时,发现里面坐着的不是可爱天使,而是夺命阎王——乔南。

他眼角含笑,似乎心情很好,白大褂纤尘不染,悠悠地坐在靠背椅里,一副恭候多时的模样。

“巧了,张医师有事儿出去了,现在由我代班。”

宋思嘉一脸蒙圈,您一位外科医生,随随便便来口腔科玩耍,真的好吗?

她有些怯步,可乔南不容拒绝地将她按到牙椅上,拿起压舌板撬开她的嘴巴:“来,让我看看。哟,长智齿了啊?”

说着,他从柜子里拿出麻醉针:“小事儿一桩,衣服脱了准备拔牙”

Excese me?拔牙打麻药为什么要脱衣服啊?!宋思嘉瞪他:“乔南!你什么意思?”

他耸肩一笑:“抱歉啊,外科手术做多了,习惯全身麻醉。”

有此医师,宋思嘉表示好慌……

当乔南即将把拔牙钳伸入她口中时,宋思嘉突然攥紧他的衣袖:“乔医生,待会儿你下手轻点儿,我第一次拔智齿,有些害怕……”

“别怕。”他微笑着安慰她,“我也是第一次拔智齿。”

宋思嘉差点儿吓晕过去。

话虽如此,乔南还算靠谱,一套流程干净利落。不得不说的是,他认真工作的模样简直帅上了天,口罩遮住半张脸,露出的黑眸专注而幽深。

而宋思嘉极为不雅地张大了嘴,满脑子想的都是:还好今天出门前刷了两遍牙,也没有吃大蒜;话说我牙齿够不够白啊?张大嘴的模样真的好丑,也不知道乔南会怎么笑我……

明明只有二十分钟,宋思嘉内心却已挣扎了半个世纪,当乔南终于把智齿拔了出来,又仔细地为她清理伤口。此时两人靠得极近,近到她能感受到他呼出的温热呼吸,像蝴蝶翅膀,拂在脸上,痒在心里。

四目相对时,乔南突然弯了眉眼,笑说:“宋同学,诚然我长得很好看,可你毕竟还在清洗伤口,吸吸口水,行吗?”

宋思嘉无比崩溃,她整张嘴早已没了知觉,根本无法控制好吗?

后来乔南又开了一些药,让她坐在外边等候,待他下了班就送她回家。宋思嘉到药房拿完药,就连忙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女生大多都是爱美的,宋思嘉只要一脑补自己满嘴血污躺在乔南面前,就恨不得一头撞死。她走的匆忙,所以没有听见身后小护士的议论——

“刚才我瞧见乔医生在给一位小姑娘拔牙了呢!”

“啊?乔医生不是外科室的王牌吗?”

我喜欢你,不讲道理(3)

“我听说,他看见那小姑娘挂号的时候一直捂着牙,就主动跑到口腔科让张医生帮忙配合呢。”

啧,满满都是奸情的味道。

【4】

七百多年前,施耐庵同志就曾说过: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宋思嘉在经过智齿暴动后,又光荣地因伤口发炎而引发了高烧。

大学一毕业,她就留在黎城工作,父母不在身边,合租的室友跟男朋友去旅游了,所以她吃了药,便一个人躺在床上自生自灭。

“叮咚——”

门铃声传来,宋思嘉以为是外卖,便拖着病弱之躯起身开门,谁知撞入眼帘的,竟是一脸怒容的乔南。

“宋思嘉,听说你请了整整一周假,人不舒服也不知道上医院吗?如果我再晚些去你们公司找你,是不是就要帮你领丧葬补助金了?”

他将她拎起,一把塞回被窝,又从带来的医务箱里掏出体温计给她测量。宋思嘉脑袋晕沉沉地勉力问道:“你找我干吗?”

乔南狠狠瞪了她一眼:“当然是叫你还衣服!难不成请你吃饭、看电影,顺便结个婚吗?”

几分钟后,宋思嘉恍恍惚惚记起来,自己的确还欠他衬衫没还,于是挣扎着起身,结果又被乔南按回大床上。

他将她压在身下,突然伸手从她的睡衣摆里探去。宋思嘉猛地一个激灵,随后在乔南鄙夷的目光中,后知后觉明白过来,他只是要拿夹在腋下的体温计。

“三十九度七!宋思嘉,你行啊,这都没烧死你?”

许是高温烧坏了脑子,情绪容易敏感,宋思嘉一时有些难过。她一个人在异乡打拼,病中无人询问粥可温,倦时无人煮酒慰霜尘,不由得委屈地红了眼眶。

乔南眼中闪过一抹心疼,轻叹一声,揉了揉她的脑袋:“乖,别哭了,是我不对,太大声吓着你了。”他温柔拭去她脸上的泪痕,“要不,我给你开几刀压压惊?”

宋思嘉:“……”

后来,她忘了自己是怎么睡过去的。这一觉睡得格外安心踏实,那些浩浩荡荡从身侧疾驰而过的时光,像电影回放一般,悉数涌进脑海里,每一帧画面,每一瞬心跳,都生动而清晰。

梦里又回到了高中时代,日光充沛的窗边,散落着银杏树的碎影,天花板上的风扇吱呀吱呀地转着,身穿白色校服的干净少年,正蹙着俊眉给前桌的少女讲题。

他敲了敲她的脑门:“宋思嘉,如果这道题你再做错,信不信我把你打成一颗受精卵!”

彼时岁月静好,微风不燥,仿佛一个眨眼,我们就能一起走到白头。

醒来之时,宋思嘉发现左手正挂着点滴,随后清香扑鼻,乔南端着一碗香菇鸡肉粥走了进来。

宋思嘉一愣,“你自己做的?”

乔南点点头,轻车熟路地坐到床边,舀起一勺粥就要喂进她的嘴里。宋思嘉极力压下内心的小鹿乱撞,尴尬地摆摆手:“劳烦乔少爷亲手喂,不太好吧?”

他单挑眉梢:“怎么,难不成你还想让我用脚喂?对不起,本少爷做不到!”

宋思嘉:“……”

【5】

这天乔南下了班,专门从超市买了一些食材,打算让宋思嘉知道,他除了煮粥之外,还会做很多很多菜。当他按下门铃,开门的却是一位年轻女子,乔南依稀记得,此人似乎是他们的高中同学,谢琳。

谢琳眼中是难掩的兴奋,紧张而害羞地扯着衣角:“嗨,好久不见。”

原本窝在沙发上的宋思嘉看见他来,笑说:“巧了,小琳听说我病了,专程来看我,午餐就交给你们两个啦!”说完,她“嗖”地溜进卧室,将房门锁紧。

宋思嘉靠着门,突然觉得胸口堵得慌。谢琳从高中起就喜欢乔南,如今听说他回了黎城,便专门从邻城赶来求宋思嘉帮忙。望着昔日好友坚定而热切的神情,宋思嘉实在无法拒绝。

她打开电脑看综艺,逼迫自己转移注意力,却无端感到心烦意乱,仿佛自己的领地被他人侵占。厨房里除了抽油烟机的轰鸣声、哗啦的水流声、蹡蹡的炒菜声,竟没有任何多余的交谈。

哎,这样的气氛可就尴尬了啊。

宋思嘉打开一条门缝,就见乔南冷冷瞟了她一眼,随后将围裙一甩:“可乐鸡翅没可乐了,我下楼买。”

“这点儿小事儿我去就行了,你们两个继续!”宋思嘉故作轻松地笑了笑,飞快地开门下楼买可乐。

她一路心情郁郁,从小超市出来时,竟瞧见了板着一张俊脸的乔南。

他站在树影里,明暗斑驳落了一身,眉宇间含着愠怒:“宋思嘉,你什么意思?”

她撇开眼不敢看他,淡淡道:“你怎么出来了,谢琳一直很喜欢你,你应该多在乎下她的感受。”

陡然升起的怒气是他自己都始料未及的,乔南握紧双拳,冷冷嘲讽道:“宋思嘉,你能不能别那么自私?你自作主张把我推给别人的时候,又何曾考虑过我的感受?”

见宋思嘉久久未答,乔南突然觉得疲惫,连怒火都无力倾泻。他原本想说,他凭什么要在乎谢琳的感受,谢琳喜欢她,与他无关。然而转念一想,自己之于宋思嘉又何尝不是呢?他喜欢她,也与她无关。

我喜欢你,不讲道理(4)

所有的语言都变得苍白,乔南缓缓后退了两步,失魂落魄地转身离去,再也没有回头。

宋思嘉深吸一口气,刻意忽略自己发疼的心脏和他背影里的落寞。她安慰自己说:这世上的大少爷都有一个通病,他们想得到的不是一个人,也不是一段感情,他们只是享受征服的快感,越是有挑战难度的女生,成功征服后成就感就越大,反之,受挫感也越强。

对,一定是这样,乔南只是不能接受这么优秀的自己,竟然一而再,再而三地被人嫌弃。

第二天,宋思嘉将他借给自己的衬衫叠好,到市医院去找他。乔南刚好在做手术,宋思嘉等了一会儿,也没见他出来,便将东西放在他的办公桌上,先行离开了。

夜幕降临,霓虹的光彩蔓延过这座喧嚣而寂寞的城市。乔南拖着疲惫的身躯从手术台上下来,揉着发疼的额头,连手术服都来不及换,就见到了静静躺在他办公桌上的衬衫。

他愣在原地,盛夏的晚风吹进窗来竟带着刺骨凉意,仿佛岁月的城墙裂开一条细缝,随后以雷霆之势轰然坍塌。他甚至来不及逃跑,就猝及不防地被掩埋在记忆的废墟里。

良久之后,乔南嘴角才牵起一丝苦涩的笑:“宋思嘉,你就那么迫不及待地想要斩断跟我的所有羁绊吗?”

【6】

高中时期,宋思嘉是为数不多的能够接近乔南的女生,当然,她之所以会与乔南有交集,全拜他恶趣味的纠缠所赐。

乔南在一中名气很高,就连他写在作业本上的名字都仿佛镀了金一般,熠熠生辉。他是尖子生,宋思嘉能够进入他所在的重点班,皆因中考作文满分而被特招。

当然了,极度的偏科也造成了她的物理成绩惨不忍睹。某次月考结束后,乔南堵在班级门口,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说:“宋同学,我看了你弘扬八荣八耻的月考作文,看得我好想跟你一起建设社会主义。”

“谢谢。”宋思嘉侧身就要出门,却因乔南突然以身体拦截而撞上他的胸膛。

他扬起一份物理试卷,意味深长地调侃道:“十道选择题只对了三道,宋同学,你的大脑是电阻器吗?。”

宋思嘉一时有些难堪,伸手欲抢,无奈对方太高。

教学楼边上的银杏叶纷纷扬扬落了一地,夹杂着十六七岁时最青涩美好的躁动。乔南表示可以帮她补习物理,前提是她要帮他整理作文素材。宋思嘉十分心动,然后拒绝了他的好意。

乔南一挑俊眉,玩世不恭地笑望着她:“宋同学,如果你非要以这种方式引起我的注意,那么我告诉你,你成功了!”

宋思嘉额上滑下三道黑线,望着他手里那张卷子上鲜红的六十三分,终于忍无可忍朝他怒吼:“乔南!看在数十年后我们终将一起跳广场舞的份上,现在就请您高抬贵手,放过我成吗?”

那天微风正好,明媚的阳光自树荫间倾泻下来,落在他的侧脸上,洇开一片柔和的金色光晕。而后乔南稍稍向前倾身,越凑越近,她只好不断往后退,直到背脊抵上墙角,再也无处可逃。

乔南眉宇含笑,以霸道又轻佻的口吻一字一顿地说:“宋思嘉,你、休、想。”

那一刻,她仿佛听见上帝在她耳边呢喃了四个字:在劫难逃。

十几岁的年纪,血液里流动着元气满满的荷尔蒙,对于乔南的主动靠近,宋思嘉不是没有幻想过,可他是那么高傲而遥远,就像一道琢磨不透的题,让她算尽整个青春的草稿纸都无法破解。

毕业聚会那天,KTV里充斥着声嘶力竭的歌声。宋思嘉喝了点儿酒,双颊红彤彤的,醉眼迷蒙地望着乔南欲言又止。而乔南只是笑眯眯地凑到她耳边,用清冽的嗓音问她:“宋同学,我立志在祖坟里添上你的墓碑,你愿意和我同衾共穴吗?”

宋思嘉浑身一震,望着乔南热切的目光,只觉得内心千回百转,喘不过气来。

他们从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她会纠结早餐该吃三块钱的豆浆油条,还是五块钱的过桥米线;而乔南长这么大,最大的烦恼竟是毕业后该买玛莎拉蒂还是兰博基尼,让宋思嘉这个普通的小老百姓,受到了来自土豪的一万点暴击。

乔南诚挚地望着她说:“宋同学,决定答应我了吗?”

小时候,母上大人就常说,这世上是真有门当户对这回事儿的。年少时的冲动,只是一场朝生暮死的生理反应。乔南从来都不是她的理想型,太阳只适合遥望,拥抱得太紧会被灼伤。于是,胆小的宋思嘉对他说:“不好意思,你不是我喜欢的样子。”

乔南蹙眉:“那什么才是你喜欢的样子?”

宋思嘉随意指向角落里的班长。乔南只看了一眼,就忍不住怒火中烧:“就是那个发型中分像汉奸、油光满面赛油田,比女生还喜欢涂脂抹粉的娘娘腔?宋思嘉,拒绝我也请找个好点儿的理由,尊重一下我的智商行吗?”

她面无表情地抿了一口饮料:“乔同学,难道你没有听说过,不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任何事情都可以成为理由吗?”

包厢里的灯光闪烁流转,仿佛暴风雨来临前的狂欢。乔南在那一瞬间的表情是如何精彩变换的,宋思嘉没敢看,所以她不知道,乔南眼眸里瞬间湮灭掉的星光,以及排山倒海般呼啸而至的愤怒与哀伤。

我喜欢你,不讲道理(5)

素来高傲的乔大少爷何曾受过这般奚落,他冷哼一声,大步流星地离开包厢。宋思嘉松开紧绷的弦,发现自己连流泪的力气也没有。

她不喜欢走看不见未来的路,更没有勇气去冒险,既然如此,惟愿他们永远都没有开始,这样便不会患得患失。

【7】

宋思嘉留在了省内读大学,乔南则去了北方,两人都默契地选择不再联系。

大一下学期,宋思嘉和几个同学在酒吧找了份兼职。虽然时常需要晚归,报酬却极为可观。

期末的某一天,她照例在吧台上调酒,突然一道人影压上前来,熟悉的嗓音再次回荡耳边:“给我来十杯Margarita,十杯Gin Fizz,十杯Tequila Sunrise,还有一瓶白兰地。”

她微微一愣,抬起头来,眼前的乔南穿着宽松的韩版潮服,反扣着黑色鸭舌帽,头发在暧昧迷离的灯光下,呈现出淡淡的亚麻色。

那一瞬,宋思嘉的心跳猛然漏了一拍,她不知道乔南为何会突然出现在此处,只能手忙脚乱地为他调酒。

乔南漫不经心地喝了一口,随后夸张地全部喷出,眉目轻佻地望着她说:“小姐,你想毒死我吗?”接下来,他极尽挑剔地数落每一杯酒,不是嫌弃味道不够纯正,就是吐槽色泽不够鲜艳,最后还把经理叫了出来。

宋思嘉内心着急,她知道乔南是个难伺候的主,这会儿只好努力保持平静,深深吸了一口气说:“乔南,你能不找我的麻烦吗?”

“我只是在陈述事实。”他目光冰冷,将面前的酒盘往前一推,“你把这些全都喝了,就会知道自己调得到底有多难喝!”

宋思嘉瞪他,最后像是赌气一般,拿起酒杯就要往嘴里灌,却被乔南及时按住手腕。

他面色铁青,显然被气得不行,一言不发地拉起宋思嘉就往外走。

“乔南你干什么!你这样会害我丢掉工作!”

宋思嘉挣脱不开,就听他酷酷地说:“我不喜欢你在酒吧工作。”

她恼了:“凭什么你一句不喜欢,我就要听你的?”

“因为我霸道啊!”

“……”

遇到这么不讲理的男人,宋思嘉表示无法反驳。

乔南凝视着她气鼓鼓的小脸,突然“噗嗤”一声笑了,所有怒气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宋同学,我千里迢迢过来看你,你不分点儿时间陪我吗?”

“对不起,我明天还有考试。”

她转身欲走,却被腿长的乔南几步拦在身前:“宋思嘉!明天要考试你还出来兼职,不就是为了钱吗?我买你整晚行不行?”

这句话说得颇有歧义,宋思嘉还来不及生气,就被乔南不由分说地塞进了车里,车子一路开向郊区海边。

车水马龙的街道上,两侧的霓虹灯飞快闪退,宋思嘉认命一般长长叹出一口气,问道:“你怎么一个人跑过来了?”

“嗯。”乔南心情略好地打着方向盘,“我怕半个人过来会吓着你。”

噗,宋思嘉真是哭笑不得。

乔南带宋思嘉来海边看了全国闻名的“蓝眼泪”,尽管她来黎城念书已近一年,却一直没有机会一睹风采。此时此刻,藏蓝色的夜幕下,广阔的海岸线散发着幽蓝的光泽,似星辰低垂,盈盈闪烁。

宋思嘉欣喜万分,迎着晚风小跑上前,自己前两天还在微博上念叨“蓝眼泪”呢,没想到这么快就瞧见了。

她不知道,正是因为她那条随手发送的微博,让乔南有了翻山越岭、带她去实现心愿的坚定决心。

月移中空时,宋思嘉准备返回学校,乔南却像耍赖一般,硬是要求她留下露营,陪自己看海上日出。

“我不管,我的车不喜欢走夜路,这个点儿你要是能打到车的话,尽管回去。”

宋思嘉额上滑下三条黑线,在浑身都是套路的乔南面前,她不得不败下阵来。

其实她今晚之所以敢出来兼职,是因为明天考的科目比较简单,她早已做好充分复习,只待第二天赶回去考试。于是她再三叮嘱乔南,明天九点之前,一定要送她回校。

乔南信誓旦旦地拍着胸脯:“放心吧,等看完日出,我就送你回去。”

宋思嘉无奈地点点头,拖着疲惫的身躯钻进帐篷里,一夜好眠。

【8】

结果,她一觉睡到了翌日十点。

“乔南!!”海边突然响起一声咆哮,“你怎么不叫醒我!”

乔南俊朗的脸上满是无所谓的笑容:“看你睡得香,不忍心吵醒你。再说了,有什么事儿比陪我更重要啊。”

“我不是告诉过你我要考试了吗?!”宋思嘉又急又气,现在赶回学校也要一个小时,根本来不及考试,这门科目她注定没有成绩,一想到原本唾手可得的国家奖学金瞬间泡汤,一年来的努力就此白费,宋思嘉恨得咬牙切齿。

“乔南!你根本就不知道奖学金对我们这些穷学生来说有多重要!你根本就不知道零分是一个怎样的污点!就因为自己太傻信了你的话,我浪费了一年的努力,失去所有评优评先的机会!”

我喜欢你,不讲道理(6)

乔南面无表情地望着她,平静的眼眸下蕴藏着惊涛骇浪。他跨越大半个中国,就为了见她一面,可在她心里,自己竟是那么地无足轻重,就连一纸荣誉证书,都比他更有分量。

“宋思嘉,这些低俗的东西真的那么重要吗?”

“是啊,我就是一个俗人!你毫不费力就能生活得很好,所以你什么都不在乎!可我不一样,我只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让自己显得优秀一些,毕业后能生活得轻松点儿,而这些,你乔大少爷永远也不会懂!”

宋思嘉几近歇斯底里,委屈得鼻子泛酸。乔南却一脸嘲讽,拿起她的手机说:“思嘉,今天早上你舍友一共给你打了三个电话,而这个阿亮学长给你打了十七个,我已经警告过他,以后不许再来骚扰你了。”

“明明是你在骚扰我!为什么你要来打扰我的生活?害我丢了工作,错过期末考试,还要在我心仪的学长面前黑我一把!无耻!”

宋思嘉怒气冲冲地甩手离去,却被乔南猛地拉住手腕,拖回怀里,狠狠吻住。

乔南满含惩罚意味地狠狠啃噬着她的双唇,一边入侵一边含糊不清地问她说:“那你告诉我,你心仪的学长有没对你这样做过?”

宋思嘉气得不行,对他拳打脚踢,用力咬破他的舌头。乔南吃痛,微微退开一些,冷不防被宋思嘉狠狠扇了一个耳光。

“混蛋!绝交!”她毅然决然地转身离去,踏上公交车前,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只见乔南依然杵在原地,神情呆滞地遥望她远走,身后浪花洁白,卷起千堆雪。

那天之后,乔南便远赴英国,从此再无音讯。而他遥望她离去时的眼神,至今都是宋思嘉最痛苦的回忆。

他太过优秀,想要的东西总是轻而易举就能得到,所以当他得不到的时候,也会格外地受伤。只是宋思嘉没有想到,这样的眼神,她竟然还会见到第二次。

【9】

八月份的时候,高中同学组织了一场聚会,出乎很多人意料,一向高贵冷艳的乔大少爷,居然屈尊出席了。只是他眼里的情绪太过复杂,深邃难懂。

乔南坐在离宋思嘉最远的位置,与他人谈笑风生,全程连余光都不曾赏给她。宋思嘉吸吸鼻子,莫名有些难受。

酒至酣醉,月移中空。大家都喝高了,三三两两陆续离席,乔南似乎没有要走的意思,依旧与几个同学拼着酒。宋思嘉轻叹一声,也拎包走人。

她站在酒店门口等着出租车,突然肩上一沉,馥郁的酒气笼罩周身。乔南半个身子都靠在她的身上,拿出一串钥匙塞进她的手里:“宋同学,送我回家好不好?”

宽敞的车厢里,流淌着田馥甄的《小幸运》,万千往事涌上心头,宋思嘉的视线慢慢模糊,差点儿没看清前方的红灯,猛地一个急刹车,副驾上的乔南额头撞上了玻璃窗。

原以为他又会毒舌一番,谁知他竟低低笑出了声:“思嘉,在手术台上,我掌握着别人的生死,可是今晚,我第一次将自己的性命交到别人手上。”

沉默了一会儿,他又自言自语般继续说:“思嘉,我那么喜欢你,你为什么就不能喜欢我一下呢?”

她握着方向盘的双手微颤,心脏猛然收紧。

“思嘉,六年前是我任性了,我向你道歉,原本我已经决定不再打扰你,可是我忘不了,我真的忘不掉……

“我用尽所有力气,逼自己不去想你,可每次午夜梦回,你反反复复地出现,交织成我不愿醒来的梦靥。”

说到最后,乔南的嗓音似已带了哽咽。他握住宋思嘉的手,一本正经地说:“有一句话,我只问一次,你若不答,我今后再也不会问。思嘉,你可曾有那么一瞬间,喜欢过我?”

宋思嘉感觉浑身每一个细胞都在颤抖,她不禁想,整整六年了,究竟是什么支撑着他坚持到现在?

她难以置信地望着乔南,只见他一脸通红,双眸却满是认真的神色,宋思嘉张了张口,还未发声,他便醉倒在她的怀里了。

【10】

那一晚,宋思嘉久久不能平静。她感激乔南没有放弃,甚至在想,既然避无可避,那就义无反顾地握紧他伸出的手吧。

然而第二天,她从深夜等到清晨,又从清晨等到黄昏,始终没有等到乔南的电话。一想到也许昨晚只是他的酒后胡言,心情就像坐过山车。

人生如此大起大落,实在是太刺激了。

第三天傍晚,宋思嘉一打开电视机,就瞧见本城电台播放了一则医闹新闻,报道里说,一名四旬男子因儿子抢救无效,持刀闯进市医院,造成多人受伤,其中主刀医生乔南最为严重,目前尚未脱离生命危险。

宋思嘉仿若雷击,面色煞白。她颤颤巍巍地冲出门,打车赶到市医院,全程号啕大哭,止也止不住。

她推开阻拦,闯过医院门前的警戒线,跌跌撞撞地往里闯。她不停地呼唤着乔南的名字,恨不得今天的新闻只是错觉。那一刻,她只想和他在一起,一起面对所有的世事无常,好好弥补她亏欠他的那么多的美好时光。

楼道里,刺鼻的消毒水味令她极度心慌,当满身是血的乔南出现在长廊尽头,她不顾一切地奔上前去,紧紧拥抱住他,再也不要放手。

我喜欢你,不讲道理(7)

“乔南,乔南……”

宋思嘉哭得天昏地暗,把乔南吓得不轻:“思嘉,你怎么了?”

“乔南,你怎么流了这么多血?你千万不能死得这么随便啊!”

“这不是我的血啊。”乔南一脸不知所以,“我昨天清醒后来不及联系你,就马不停蹄地被召回医院做手术,直到现在才出来……”

等等……难道是记者把主刀医生的名字弄错了?什么大乌龙啊?!

宋思嘉抹了一把眼泪鼻涕,满心都是失而复得的巨大喜悦。乔南庄重地注视着她,认真说道:“宋思嘉小姐,从十六岁到二十六岁,我喜欢你整整十年了,关于前天晚上的问题,你想好怎么回答我了吗?”

她泪眼婆娑地扑进他的怀里,大声说:“乔南,我不躲了,再也不躲了!我喜欢你,一直都非常喜欢你!”

曾经她觉得乔南太过遥远,像太阳一般耀眼而无法触摸,害怕他只是一时兴起,却能耗尽她全部的伤悲欢喜。可一个人若能经住长久时光的迂回兜转,始终为你坚守在原地,那还有什么好顾及的呢?

还好,虽然错过了那么多,可他们还来得及。

宋思嘉突然想起,今天刚好是农历七夕,此时夜幕笼罩着整座城市,“砰”地一声,天边绽开一朵硕大的烟花,映照在医院玻璃窗上两个紧紧相拥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