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一百道恋爱料理

发布时间:2017-11-08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三种粉丝的结合

奶油中含有反式脂肪酸,会增加血液黏稠度和凝聚力,造成血栓的形成,且不利于生长,会影响中枢神经系统的发育。

虞安仔仔细细地将上述话端详了好几遍,确认无误后,点击发送了出去。

待屏幕上出现“发送成功”的字样时,她才摘下耳机轻轻舒了一口气。

她评论的是“一江料理”刚发的一条制作草莓淡奶油泡芙的视频微博,不过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点赞量竟已达到上万。

这个微博名叫“一江料理”的人,乃是美食界的传奇,发美食视频从不露脸,光靠那清冷的嗓音便迷倒了一众声控。

曾有美食界专家对他嗤之以鼻,发微博怒斥他是用声音来作秀,根本做不出好吃的菜。这番评论引起众人议论纷纷,大家看法不一,可半个月后,专家竟自己删除了斥责“一江料理”的微博。江湖有传言,“一江”大神请那位专家品尝了自己亲手做的食物,令其深深折服。

正所谓,有粉就有黑。

“一江料理”的名气越来越大,黑粉也慢慢增长了起来。

身为资深黑粉,虞安知道,只要有评论说该料理对人体有什么伤害,快则几分钟,慢则半天,他一定会将那条微博删除。

而只要他能将微博删除,她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忽略掉从刚才起一直拿手肘捅她的同桌,虞安决定戴上耳机再看一遍刚刚的小视频。

插上耳机不过数秒钟,就有一只修长白皙的手伸了过来。

她还在疑惑同桌的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看,耳机就被拽了下来。

接着,一个好听的男声传入她的耳朵里:“这位同学,现在能听清我说的话了吗?”

虞安怔怔地轉过头,看了看一脸无能为力的同桌,又顺着那只手看了过去,手的主人扬起了唇道:“如果你还听不清,再想要挽回你的平时分就来不及了。”

在教授课上玩儿手机被逮到怎么办?玩儿手机时被教授喊起来回答问题怎么办?被教授点名还不小心无视了教授怎么办?

虞安满脑子只剩下了“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于是她猛地站起身来,声音洪亮:“到!”

听着周围的哄笑声,她只觉得生无可恋。

“既然到了,”教授似笑非笑地望着她,“下课就来一趟我的办公室吧。”

黑粉大人万万岁

蹲在老师办公室写检讨的时候,虞安在心里不止一遍地唾骂自己,为什么辅修专业会选法学。

究竟是为什么?

其实虞安自己明白,因为法学专业有一个外聘教授,姓蒋名晔,不仅模样好,声音也很赞。所以,即使知道蒋晔要求非常严格,且只带一门课,身为一个声控,她还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法学作为辅修课程。

看了眼对面撇着嘴,像跟纸笔有仇的姑娘,蒋晔挑了挑眉,道:“很委屈?”

“不委屈,不委屈。”虞安心虚地看了眼纸上那句不知何时出现的“蒋晔浑蛋”,赶紧用手遮了遮,准备一会儿不着痕迹地擦掉,“学一门课就要学好,上课的时间尤为宝贵,我分心玩儿手机活该写检讨!”

“的确,要是因为学分问题拿不到学位证书,那这辅修课也没什么意义了。”面对她一番义正词严的自我批评,他丝毫没有心软,“把手机拿来。”

“对对对,教授说的是,就应该把手机……啊?”她迷茫地抬头。

蒋晔一手托腮,清俊的眉目里尽是笑意,却偏板着脸唬道:“我总该知道是什么比我上课还吸引我的学生吧?”

虞安一脸苦大仇深地将手机解了锁,递了过去。

一秒、两秒……

她看着蒋晔,蒋晔看着她的手机。

时间仿若静止。

像是发现了她的目光,他头也不抬地在她手机屏幕上按了几下,问道:“怎么了?”

她没话找话地道:“那什么,我才发现教授眉尾有一道疤。”

蒋晔的手指轻抚上那道淡色的疤痕,没有接她的话,而是问:“你是‘一江料理’的黑粉?”

他的尾音微微上扬,带着些微的压迫感,虞安不敢称是也不敢点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蒋晔与她的微博互粉。

将手机还给虞安,蒋晔用手指轻轻叩响桌面,道:“你的检讨写完了吗?”

她又忙不迭地把检讨书递了过去。

垂下头粗略地扫了几眼,蒋晔将检讨书扔了回去,道:“不合格,重写。”顿了顿,他补充道,“一万字,记得感情要真挚。”

一万字的检讨书?

凭什么!

来不及思考,她就已经质问出声。

话一出口,她就暗道不妙。

果不其然,蒋晔眯了眯眼睛,挑起嘴角道:“凭我是‘一江料理’的粉丝。”

声称自己是粉丝的蒋晔在对她“惨无人道”地施加惩罚之后,把她赶出了办公室。

一百道恋爱料理(2)

站在门外,虞安看着自己手机微博里多出来的一位关注人,正心情复杂,那新增的关注人突然给她发了一条私信。

“江义两安”:黑粉大大记得准时交检讨书。

后面还附赠了一个笑脸。

她看了那张笑脸半晌后,面无表情地对着紧闭的办公室大门竖了一根中指。

蒋大教授明显是公报私仇,她要举报!

不敢认,也不能认

身为一名食质专业的学霸,在辅修课上被外聘教授直接点名不说,还被拎去办公室写检讨书。

而写检讨书这种事儿在初、高中虽然常见,在大学里却属于奇闻。

于是,一个下午的工夫,就连她万年逃课的室友都知道了这个消息。

她郁闷地进了门,室友满脸八卦地凑了过来,问道:“一整个下午,你和蒋大教授在办公室里干了什么?”

干什么?

互粉了!

将下午的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后,她哭丧着脸道:“他还让我写一万字的检讨书!”

“一万字!教授还真够狠的。”室友顿了顿,突然意识到自己话题被带跑偏了,接着道,“蒋教授虽然凶残,但从来没有让人写过检讨书,我还以为你们之间是旧识呢,你之前手机上不还存着他的照片……”

虞安的沉吟让室友噤了声,室友在嘴巴上做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后,拍了拍虞安的肩膀。

其实室友猜测他们是旧识,也不无道理。

存着一个男人好几年前的照片,在学校官网上看到他被聘来当法学教授,发了疯一般学习,只为从大二开始能获得辅修资格。

种种举动,若说虞安心底里没点儿什么,连她自己也不信。

她和蒋晔是在驾校认识的,那时她刚刚结束高考,还没有瘦身成功。而蒋晔比她早几天来驾校,虽然他当时已经硕士毕业,但因为他是一路跳级念上来的,所以比虞安大不了几岁。

两人在美食方面的见解有惊人的相似,颇有股相见恨晚的味道。

所以平日里,脾气火爆的教练骂她时,蒋晔总会抿着唇替她说上两句话。

记得有一次教练生气了,骂她:“你看看你,倒车入库练了一个星期还没有练会,踩离合器再挂挡不会吗?”

她委屈地看着倒车镜,刚刚踩下离合器就听到车子熄火的声音,教练更怒了,骂道:“不要猛踩离合器!你也不看看你胖成什么德行,那体重一脚踩下去离合器都要断掉了!”

虽然平日里一直会被人拿体重开玩笑,但虞安当时还是委屈地哭了出来。

蒋晔看着她眼圈红红的样子,递给她一张纸巾,抿着唇看向教练,语气凉薄:“按照车体安全与承重设计,如果踩一脚离合器就会断掉,那么这辆车就该回炉重造了。”

教练气得不轻,还没说话,他又弯起嘴角接着说:“法律规定有侮辱罪,下次我会记得开录音,一旦被我录到便是证据,可以告上法庭索要赔偿。”

教练怒摔车门,愤然離去。

虽然从那天起,教练再也不敢随意骂她,但那一次,本应够格考科目二的蒋晔,被教练划掉了名字,取消了考试资格。

他挺身维护她的模样,被虞安记到了现在,于深夜里拿出来反复回味。

现今意外重逢,她忍不住去找他,却不敢认他。

不敢认,也不能认。

那是她不敢触碰的伤疤

与教授互粉的弊端,现今算是全部体现了出来。每天至少一条私信,内容是这样的:为了教学质量,你帮我做一份调查问卷,看一下大家喜欢的听课方式。

又或者是这样的:我今晚打算加班,看“一江料理”的微博看饿了,你给我送点儿吃的过来。

还可能是这样的:期中试卷你错得太多,罚你过来给我改卷子,速来。

而且,每一次结束,他都会状似不经意地在她面前夸奖“一江料理”。

午休时间,虞安又被蒋晔以交检讨书为由叫去了办公室。虞安呆愣了两秒钟,然后从床上一跃而起。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再这样下去,误当黑粉的学生要被身为粉丝的教授整死了!

匆匆赶去办公室,她还未完全踏进去就高声嚷道:“教授,我其实不是‘一江料理’的黑粉!”话音刚落,她就听到一个愤怒的女声:“你打算闹到什么时候?”虞安吓了一大跳,她下意识地收回了自己刚准备迈进去的脚,回过神来才发现那声怒吼不是冲她,而是冲着蒋晔去的。

虞安挑着眉望向蒋晔,他只摆了摆手,示意她先关上门出去。默默地关上门后,虞安站在门外,好奇心还是使她将门推开了一条缝。从她的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一个高挑的背影,还有坐在椅子上,满脸无奈的蒋晔。她第一次看到蒋晔这个样子,记忆中的他,无论是对人还是对事,从来都是一副游刃有余的姿态。

想了想,她又将门缝推得更大。蒋晔的声音传来,带着一丝疲惫:“再等一等吧,秦兮。”这句话像是打消了秦兮所有的愤怒,她语气里有着掩饰不住的难过:“你究竟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肯去治疗?”这回虞安看清楚了,秦兮的手指赫然指着蒋晔眉尾那道疤痕。

一百道恋爱料理(3)

虞安一僵,关上门,靠在墙上轻轻呼气。

“逃避是永远解决不了问题的。”她轻声地告诉自己,却忍不住蹲下身抱住了自己的膝盖,负面情绪铺天盖地涌来。她承认,那道伤疤,是她心底里的一个结。

虞安永远忘不了那一天,倾盆大雨突如其来,天地间晕染成一片烟青色。因为得罪了教练,他们在烈阳里等了半个下午,教练才慢悠悠地将钥匙丢了过来,道:“你们练几圈就回家。”说完,教练就不再管他们,自顾自地回到了办公室。即使刚吃完蒋晔给她带的自制椰奶冻,虞安还是忍不住内心急躁。在练了一会儿指定项目后,她将视线移向了身侧的蒋晔,鼓足勇气道:“如果……如果你科目二里的五个项目都会了,能教我吗?”

她明显醉翁之意不在酒,奈何迟迟不敢开口。如果我向你告白,你可以接受我吗?这才是她原本要说的话,可不知为何一张口,话就变了。而蒋晔那天竟吞吞吐吐的,甚至在听到她的请求之后,直接指示她将车开向了爬坡定点的场地。

她脑中全是自己的小心思,没注意到他泛红的耳际。

慢慢悠悠地将车开到坡上定点停下后,虞安正准备酝酿感情再次开口时,一道惊雷劈下。她吓得一抖,下意识地踩了油门。根本来不及反应,车子猛地向坡下冲去。接下来的事情,虞安已经记不清楚,只记得恍惚与害怕间,车子撞到墙停了下来,鼻间有一个温暖的味道,她除了几处破皮红肿,并无他伤,而蒋晔,紧紧地护着她,满面鲜血。

要不是她害蒋晔得罪教练,要不是她非要逼蒋晔教她下一个项目,要不是她满心只想着告白的事情,蒋晔就不会出事。

她满心自责,在大雨中站在医院门外,却不敢见蒋晔,怕见不到那双清亮的眸子。她犹犹豫豫,好不容易鼓足勇气跨进病房,蒋晔却已经出了院。她没想到,两年多后,二人还有机会再次重逢。

虞安不得不承认,现今判若两人的自己,才是她最好的掩护。

当初是他自己的选择

恹恹地躲了几天蒋晔,周末时,虞安趁着高蛋白饼干实验中的棉籽粉用完了,决定给自己放个小假——去买棉籽粉。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去买个棉籽粉还能碰见蒋晔。在超市的转角处,两人见面分外尴尬,虞安扭头就想跑,结果被拽住了购物篮,力道之大,她差点儿亲吻大地。

半晌,她挣脱未果后,可怜巴巴地转过身道:“好巧啊,教授你也在这里。”蒋晔放开她的购物篮,似笑非笑地道:“看样子,你不怎么想见我。”她这几日的确在躲着他,因为她不知是否该向他坦白并道歉:她就是两年前那个胖胖的虞安,本想告白结果惹出了车祸,最后却因愧疚不敢露面的虞安。

蒋晔并不在意她的沉默,问她:“你上次说你不是黑粉?”那是上次她想踏入办公室时说的话。这个倒是可以解释,她也想尽早澄清误会:“你有沒有看过大神发的第一条微博?”

大神的第一条微博只有一句话:仅介绍一百道料理。一百道料理,一道不少,一道不多,因为大神每次发介绍料理的微博时,都会在前面标上序号,当序号显示为“66”时,虞安慌了,当下决定“粉到深处自然黑”。

她做这个决定纯属偶然,她发现大神虽然不会理会粉丝的哀求,却会在意粉丝的意见,如果有人说这样的料理搭配起来对身体有什么危害,他二话不说立马删微博,而下次的序号还是之前的。

发现了这条规律之后,身为食品质量与安全的大三生,虞安几乎用尽三年所学。成为被人误会的黑粉也没有关系,只要“一江料理”能继续做温暖人心的料理就可以了。听完她的解释,蒋晔眯了眯眼睛,看了一眼她的购物篮,道:“这样正好,我有事儿要请你帮忙。”

没有犹豫,虞安立刻点了头。

到了他家后,虞安才知道蒋晔所谓的帮忙是指什么。他想参加一个美食比赛,却少了一个帮厨,想来想去,还是认为食品专业出身的虞安最为合适。

“这样吧,我先做一道甜点,让你尝尝我的手艺。”蒋晔熟练地系好围裙,取出食材。暗色大理石台上的食材预示着,这道甜点,竟是椰奶冻。两年前蒋晔曾亲手给她制作的最后一道甜点。虞安皱眉看着他家的厨房,还有他虎口处的一颗红痣,一个念头在心底闪过,连她自己都难以置信。

她试探地问了句:“你的厨房装潢是模仿一江大神家的厨房来设计的吗?。”

蒋晔手下的动作丝毫没有因为她的疑问而停顿半分。他扬起唇开口道:“先将吉利丁片放入冰水里浸泡,在这个过程中再把牛奶、淡奶油、椰浆和绵白糖搅拌均匀后加热,温度不宜过高,五十多度的混合椰奶液会散发出浓浓的香味。这时吉利丁片应已浸软,从冰水里捞出,放进椰奶液中,搅拌至融化,轻嗅一下,半空中都满是这样甜而不腻的味道。”

这个声音与蒋晔平常温润的声音不同,此刻他微微压低了嗓音,低沉的嗓音伴随着行云如水般的动作,如果有录音机能录下他此时的声音,便会发现经过那一层细微的电流传导后,与“一江料理”的声音别无二致。

一百道恋爱料理(4)

虞安的疑惑,得到了他的亲口证实。可站在昔日喜爱的大神面前,她半句话也说不出来。蒋晔细细地将椰奶液倒入已铺好保鲜膜的密封盒中,然后捧着密封盒经过她的身边,似叹息般轻声道:“虞安你知道吗,我已经等不及了。”

他说:“我再见你的第一眼就知道你是虞安。”

他说:“当初是我自己的选择,我从未怪过你,你不必将自己束缚在愧疚中。”

那天虞安为何吞吞吐吐他其实都知晓,一向沉稳冷静的他仿佛变了一个人,满脑子都在想着她会怎样开口,何时开口,女生先主动表明心意终归不好,不如他先坦白,坦白自己从一开始被她吸引,再慢慢变为喜欢,这个过程虽然不是很长,但好歹心意足够真诚,他会站在她前面,为她挡去所有苛责与不美好。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因为两人心中都存着事情,她没注意到她脚下正踩着油门,他在副驾驶座上也没注意踩着刹车,所以发生了车祸。那次事故之后她因为愧疚,对他避而不见,却不知道,因为自己害她忍受着愧疚的煎熬,他有多自责。

明明已经想好了,要保护好她。

仿若长过半生

“你这几天究竟是怎么了?”室友终于被虞安时不时发出的傻笑吓到,忍不住吐槽出声。

虞安又“嘿嘿”笑了两声,道:“发生了一些好事儿。”那日,她虽然在得知真相后落荒而逃,却抑制不住地心生欢喜。蒋晔从未怪过她,从未忘记过她,他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等待她。得知这一信息后,他们之间最大的变化便是往常都是收到蒋晔的私信后她才过去,现在是她天天寻个理由就往他的办公室跑。

嘴巴咧开了就收不回去,她转头冲室友说:“我出去一趟。”

“又出去?!”室友无力地摆了摆手,“算了,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虞安兴奋地捧着刚烤好的饼干,决定让蒋晔尝尝自己刚创新成功的高蛋白棉籽饼干。谁知刚跑到楼下,她就被一个人拦住了。如果能预知未来,她今天一定不会让自己下楼,可惜没有如果。

那个女子捋了捋自己的一头长发,道:“我叫秦兮,我有话要对你说。”望着不远处的教学楼,虞安点了点头。她们来到一家安静的咖啡厅里坐下,虞安心里有点儿慌。

咖啡厅什么的,无论出现的是小三还是恶婆婆,都向来是棒打鸳鸯毋庸置疑的好地方。她深吸了一口气,做好了接下来淋一头咖啡,火拼小三勇捍真爱的准备。

“我认识你。”秦兮搅了搅杯中的咖啡,道,“蒋晔和我说过你。”虞安没有接话,知道她的话还没有说完。秦兮果然不在意她的反应,直接说出了她的来意:“你造成的车祸,让蒋晔为你受了罪,且在他最无助的时候你也没有出现,现在你还能假装无事地待在他身边吗?”

“当初是我不对,我不会为自己辩解什么,”这终究是永不可磨灭的过去,想到蒋晔当初满脸是血地被送到医院的样子,虞安心口一阵刺疼,但还是坚持说道,“可他自己都对那道疤不介意,你又凭什么拿这个来离间我们?”像是被戳到痛处的刺猬,她跳起来将刺朝向伤害她的人。

似是没有料到她的质问,秦兮愣了一下。半晌,她冷笑出声:“疤?”她的神情冷了下来,继续说道,“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对你说的,但是他一定没有告诉过你真相。”接下来的话,明明只有几个字,却仿若长过了半生。

“他有味觉弱化。”

“……什么?”虞安瞪大了眼睛,“你刚刚说了什么?”

秦兮望向她的眼里满是痛恨,她道:“当年他因头部受创而留下了后遗症,你现在知道了全部实情,还能问心无愧地在他身边待下去吗?”虞安无从还击,心底已隐隐有了答案,那些平日里被她忽视的答案。

在做椰奶冻的时候蒋晔未曾尝过味道,而所有做过菜的人都知道试味是很重要的一环,在做椰奶冻时更是必不可少,比例若稍微有点儿偏差便会导致甜品淡然无味,或甜腻不堪。还有在办公室里,秦兮曾问他什么时候才肯去治疗,她当时以为是祛疤,现在想来应该是去治疗大脑受创导致的味觉弱化。

其實秦兮就是曾在微博上斥责蒋晔的美食专家。

所以,江湖传言有误,秦兮删去斥责的那条微博不是因为被蒋晔做的美食所俘虏,而是同情他的遭遇,又在同情之中忍不住与他倾心相待。

日落西斜,华灯初上

同为美食家,秦兮能明白味觉弱化的痛苦。这种痛苦,虞安自然也能明白。秦兮讲完来意后,便离去了。

独自坐了一会儿,虞安才漫无目的地走了出去,不知不觉走到了蒋晔办公室的楼下。她静静地站在那里,看日落西斜,华灯初上。不知站了多久,蒋晔走了出来。见她在楼下,他的眼睛亮了,问道:“你怎么在这儿?”

“我是来给你送饼干的。”她勉强弯了弯嘴角,从袋中拿出一块饼干放到他嘴边,亲自喂他吃下去,“怎么样,好吃吗?”有细微的咀嚼声在夜色中响起,他道:“很好吃。”

一百道恋爱料理(5)

“真的好吃吗?”虞安终究忍不住哽咽起来,“你都尝不出味道怎么会知道好不好吃!”

咀嚼的声音停了下来,半晌,他开口,声音干涩:“你都知道了?”见她低着头不说话,他扯了扯嘴角,“你是不是又要逃避?又要开始躲着我?”

当初因为愧疚,所以不敢见他;后来因为害怕,所以不愿认他。其实,他早就知道,在他微博底下想尽办法留言、让他删微博的人是虞安。一百道料理,不多也不少,是他给自己定的期限。每六天发一道,直至一百道发完,如果他还没有找到她,或者她还不愿意从那场事故的愧疚中走出来,他就主动去找她。

他之前向虞安袒露自己的身份,就是为了将她从龟壳中揪出来。

现如今,怕是又要从头开始。

蒋晔闭了闭眼睛,突然觉得心里有一股抑制不住的疲惫,究竟要怎么样才能将她的内疚感全部消除,让她看到他的内心?他想要的,自始至终不过是那个笑容爽朗的女生,不背负着任何罪恶感,目光澄澈,望着他时对他的喜欢满得快要溢出来,让他也禁不住怦然心动。他揉了揉眉心,道:“这一次你要是还觉得愧疚想躲起来,随你……”这句话还没说完,他的衣角就被人抓住了。

面前的虞安,头埋得很低,她道:“你不是要参加美食比赛吗?少了帮厨怎么行。”顿了顿,她抬起头,“我会代替你试味。所以,我不躲。”她一字一句,说得异常认真。曾经她在他的世界里,迷失了将近三年的时间。现在她不会再躲,她想要慢慢了解他的过去,甚至连他是从上到下系扣子,还是从下到上系扣子,都想了解清楚。

虞安禁不住想:他的全部,如果都能知道,两个人是不是就能一直走下去。

如今又起了这个念头,她却心痛难平。

百分之一百五定律

从那天起,虞安就成了蒋晔的帮厨。整整二十天,她都在与蒋晔不停地尝试菜色,为比赛做准备。他做她尝,若是做得好吃,还会拍几张照片发到微博上。可惜,他们到底没有站上决赛的舞台。目前神经科还是国外比较发达,为了不错过最后的治疗时间,蒋晔去国外医治了。他走的那一天,虞安恹恹地待在寝室里,没有去送他。

正趴在桌上伤春悲秋时,手机的提示音响了起来,是关注人的消息,“一江料理”发了一条微博。虞安颤着手点开,是一个制作麻香虾滑的小视频。这道菜肴口味偏重,适合味觉有些弱化的蒋晔,他们曾反复研究,准备用这道菜参加决赛。

《Only one》的背景音乐缓缓流淌在她的耳边,在将剥好的虾剁碎成泥并放入鸡蛋清、料酒、盐与淀粉搅拌均匀至成浆,放入冰箱冷藏后,蒋晔的声音在视频中响起:“将八角、草果放入油中熬煎捞出,倒一半油备用,另一半油中加入葱、姜、蒜末和干辣椒爆香,再按照个人口味添加一些调料。”讲完这句话,他声音里有些笑意,“我认识一个人,喜欢往里面放老干妈。”

那个人,是她。

虞安吸了吸鼻子,继续看:“在已翻炒好的油中加入水并烧开,汤料就完成了。虾滑可以从冰箱里拿出,放入锅中煮熟浮起,盛进碗里后撒上葱末,再淋上刚刚备用的热油。喷香的麻辣味会顺着空气萦绕在你鼻尖,刺激你的味蕾。”而后他开始在砧板上将黄瓜切成条,“黄瓜切条放入小碗中,吃一口虾滑再嚼一口清脆,分外清爽。”

令人食指大动的菜肴做完,视频进度条显示还有一小节。

“很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蒋晔轻轻咳了一声,用的是自己原本的嗓音,“有很多人发私信给我,问为什么只发一百道料理。说来惭愧,我一开始只是为了找一个躲起来的人,所幸我现在找到了。这之后,不管她是逃避还是面对,是勇敢还是怯懦,我都会用百分之一百五定律记着她。”顿了顿,他抱歉道,“我因为身体原因暂时不再登录微博,但这短时间不会停止更博,我会交由一个信任的人管理。”

百分之一百五定律,蒋晔曾在上课的时候讲过,在你以为已经百分之百记住的时候再花上百分之五十的精力去记忆,这样的记忆会一直存在你的脑海中难以忘怀。

蒋晔是在用他的方式叫她不要忘记他。那段视频还剩下了几秒钟,只有最后两个字:“等我。”

一条私信恰好在这时发了过来,“江义两安”将“一江料理”的账号密码告诉了她,还发送了一堆截图。虞安一张一张看过去,全是她过去在他微博下写的评论。他烘烤营养早餐饼干时,她评论道:烘烤饼干时会发生美拉德反应,产生醛、杂环胺,不存在营养又安全的饼干。

他做蛋糕时,她评论:反式脂肪酸会影响中枢神经的发育。

他做蒜香羊肉卷时,她评论:买到的羊肉卷有可能是人造肉。

那些独属于她的绞尽脑汁,只为留住他。

曾经他以一百道料理为等候期限,现在她也会六天一个美食视频,在原地静候他归来。

虞安红着眼眶再次点开“一江料理”的最新微博,背景音唱着:《One life to live,one love to give》虞安仿佛看见蒋晔越过屏幕,越过时空,站在她的面前,眉眼温柔。

一百道恋爱料理(6)

三个月后,虞安正在研究最后一道料理究竟该做什么好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她看也没看就接通放在耳边,道:“喂?”

电话里传来熟悉的嗓音:“算算时间,明天就该是‘一江料理’发布第一百道料理的日子了,好歹我也是微博的原主人,按理来说,这最后一道料理该做什么,是不是该跟我商讨一下?”等待间只能听到彼此细微的喘息声,见她没有答话,蒋晔有些着急道,“才过了这么短的时间,你不会又假装不认识我吧?”

“没呢。”虞安终于笑了出来,“一直在用百分之一百五定律记着你呢。”

一百道美味料理的结局,他们彼此心照不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