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拯救男神计划

发布时间:2017-11-10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NO.1

七月二十五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将举办淘宝全球买手会议,身为美代皇冠店老板的裴程程也接到了邀请。于是她特意请了三天假,飞去加利福尼亚州参加会议,顺便买货。

排队等托运行李的时候,裴程程的余光忽然扫见了一个人,她一怔,万万没有想过远离家乡多年后居然会在机场遇上邵明轩,而且还是同一航班。

她盯着邵明轩左看右看,心里直犯嘀咕:这家伙是去韩国整容了吗?明明一眼就能认出他,但仔细一看,那眼神,那鼻子,那轮廓,都比她印象中的邵明轩好看很多呢。

裴程程下意识地低头检视了一番自己,她今天穿了一条宽松的连衣裙,随手挽起的低马尾和一张连粉底都没涂的素颜大脸,活脱脱一个中年大妈形象!

她倒吸一口冷气,还好她发现得及时,否则自己这副模样被邵明轩发现后,他指不定要怎么嘲笑她。

说起这邵明轩,裴程程就有一肚子怨气。她少时与邵明轩是邻居,成绩优异的她很快就成为邵父口中“别人家的孩子”,自然成了邵明轩的头号仇人。邵明轩变着花样欺负她,往她书包里塞小老鼠啊、在她的新书上画乌龟啊、在她的水壶里撒辣椒粉啊……

最过分的一次,是邵明轩在她十五岁生日那天,趁她闭眼许愿的时候,偷偷地用打火机把她的马尾辫点着了。那腾起的火焰,烧焦的臭味,以及一众同学的惊恐模样,成了她十五岁的年华里最惨痛的回忆。

好在高考结束后,邵明轩就随着邵伯伯工作调动搬家了,两人自此再也没遇见过。后来裴程程毕业去了北京,听妈妈在电话里闲聊时提起,说邵明轩毕业后也来了北京,而且交了一个金发碧眼的留学生女朋友。

裴程程躲在人堆里,小心翼翼地避开邵明轩。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她松了一口气,然而,当她登上飞机向自己的座位走去时,她整个人都不好了!天啊,为什么邵明轩会在她隔壁靠窗的位子上坐着?

隐约感觉到一道灼热的目光,邵明轩忽然将脸转过来,只见一两步外站着表情惊异的裴程程。他微微一怔,随即勾唇一笑:“男人婆,怎么几年没见,你变大妈了?我应该要改口叫你‘裴阿姨’了吧?”

她就知道,邵明轩一定会嘲笑她,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再怎么人模人样,内心也依旧刻薄毒舌!

裴程程强撑起一脸冷漠,说:“少跟我套近乎,咱俩不熟!”哀怨地在邵明轩身侧坐下后,裴程程打算保持全程冷脸。

邵明轩似乎心情很好,居然破天荒地没有接茬儿,笑了笑,继续转头看窗外。

这家伙大概是去美国看那个金发女友吧。余光悄悄睨着邵明轩满是笑意的侧脸,裴程程忽然有些失落,然而很快,她就被自己这种可怕的情绪惊到了,怎么又……她赶紧用力地摇了摇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然而这大幅度的动作成功地引起了身侧人的注意。邵明轩回过头问她:“你没事吧?”

“……没事儿。”裴程程居然觉得紧张,像是做了坏事被人发现了一般。

邵明轩坏坏地一挑眉头:“没事儿就好,可别突然发病,影响起飞。”

算了,裴程程决定闭嘴。她凶巴巴地瞪一眼邵明轩,然后按铃叫空姐:“你好,请给我拿条毯子。”

邵明轩学她:“麻烦你,给我也拿一条。”

简直就像是条件反射,一看见裴程程,他就忍不住想捉弄她,就想看她又气又恼却偏偏拿他没办法的模样。过了一会儿,空姐过来了,手里却只拿了一条毯子:“很抱歉,毯子只剩下一条了。”

几乎是同一时刻,裴程程和邵明轩一起出手,抓住了毯子一角:“给我。”

裴程程气呼呼地挑起眉头:“邵明轩,你是男人吗?居然跟我一个弱女子争!”

“我当然是男人,但你是弱女子吗?”邵明轩悠悠然地回了一句,“你个男人婆,壮得跟牛一样,装什么柔软啊?”

“你!”

“我什么?”邵明轩略一用力,将毯子拽过去大半,看着气呼呼的裴程程,心情一片大好。

裴程程恨不能跳起来抓花邵明轩这个衣冠禽兽的脸,索性铆足劲与邵明轩抢毯子。两人你拉我拽的,然后只听“咣”的一声,原来裴程程中途忽然松手,猝不及防的邵明轩一个后仰,后脑勺狠狠地撞在了窗户上。

裴程程终于满意了,潇洒地一撩额前的碎发,笑道:“那就让给你用吧!”

NO.2

一下飞机,裴程程就逃也似的一个劲地往前冲,盼着早点儿拿到行李箱闪人。

谁知她跑得太快,行李还没出来。裴程程无奈,只得在行李转盘处等着,结果一转头,又看见了邵明轩。邵明轩似乎十分委屈:“跑什么?我叫你,你都不等我。”

“我们俩很熟吗,我干吗要等你?”

“我最后不是把毯子给你了吗,还在生气啊?”

裴程程一顿,心里忽然酸酸的,她倒希望邵明轩没有把毯子给她——他永远不会知道,当她迷迷糊糊几乎睡去的时候,他不过是把毯子为她披上,她就……那一瞬,她所有的睡意消失得干干净净,甚至不敢睁眼,不敢去看他。

更多短篇言情请访问飞言情

拯救男神计划(2)

她在梦里见过他,那是十八岁的邵明轩,发育得挺拔英朗,抱着个篮球站在学校门口等她一起放学回家。她那时总调侃他,说他故意在校门口搔首弄姿地招蜂引蝶。他不以为然,反倒问她:“男人婆,你说话这么酸,该不是暗恋我吧?”

她怔住,有些窘又有些羞,不知道怎么答话。就听他哈哈大笑道:“天哪,我的魅力太强大了,连男人婆都能吸引!”

就是这样的邵明轩,逼着她慢慢将自己的心藏起来,藏得那么深,深到有一天,她竟然也会平静地骗自己,其实她从未喜欢过那个挺拔如同白杨树的少年。

思及往事,裴程程语气有些伤感:“你别跟我说话行吗?我讨厌你,从小就讨厌你。”

邵明轩无语:“干吗这么小气,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

裴程程却像是被人踩了尾巴的猫,拔高音调说:“我就是小气不行吗?”

见状,邵明轩反倒笑了:“你看你,怎么还跟小时候一样,一撩拨就奓毛。好好好,你就是小气行了吧,小气包子就是你,你就是小气包子。”

这亲昵的语气,听得裴程程心口直发酸,她转头,瞧见转盘开始出行李,赶紧走到最前面去了。她歪着头,盯着转盘上一个一个转到后边去的行李箱,忽然自嘲地一笑:是啊,都已经是大人了,结果一见到邵明轩就跟个小孩似的冒傻气了。

提了行李箱刚走出机场,裴程程又被邵明轩追上了。他一把按住她的行李箱,惊讶道:“哟,咱们不愧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连行李箱都是一样的呢!”

“狗屁品味,淘宝爆款好吗!”能不能不说这些美好的字眼,“青梅竹马”四个字落在裴程程的心上,是赤裸裸的疼痛。

“ 好吧好吧, 你没品位。” 邵明轩笑吟吟地说,“来,咱们加一下微信,回头我找你玩儿。”

“才不要!”裴程程下意识地按住随身背着的小背包。她才不要和他再有任何联系,她才不要一直一直沉浸在遥远的过去里醒不过来。

邵明轩长胳膊一伸,仗着男性的力量优势,轻轻松松地就抢过了裴程程的小背包。

裴程程气极,像只愤怒的小狮子,大吼一声:“老子不要了!”转身提起脚边的一个行李箱,大步流星地往前走。

邵明轩莫名地有些失落,他想,人果然是会变的,长大后的裴程程已经不再是他记忆里那个大大咧咧的小姑娘了。于是他赶紧提过另一只行李箱,然后举着小背包追了上去:“呐,还给你。”

裴程程头也不回地一把夺过小背包,说:“请和我保持距离。”

回到酒店,准备拿衣服洗澡的裴程程惊讶地发现,她刚才在慌乱中错拿了邵明轩的行李箱。盯着贴签上的“SHAO/MINGXUAN”这一串字母,她一屁股坐在地板上:怎么越是想躲开他,反而更躲不开呢?

邵明轩的行李箱有密码,三位数,裴程程盯着那密码锁,居然有些手痒。小时候她骗他说“7”是他的幸运数字后,他设置密码的时候,总是简单得令人发指,一位密码就是“7”,两位密码就是“27”,三位密码就是“237”,以此类推。

就连当年高考填报志愿的八位密码,也是符合规律的“23456787”。也正是因为这个密码,她才偷窥到他的报考信息,知道他报考了上海的一所大学。所以她不顾家人的反对,也坚持报考了一所上海的大学。可惜,上海太大了,她一次也没有遇见过邵明轩。

犹豫了一瞬,裴程程终是不道德地伸出手,轻轻地拨动那三个小转盘,然后轻轻地一按。行李箱开了,箱子里收拾得非常整齐。草草地四下扫了一圈,裴程程的目光忽然落在角落里的一个小丝绒盒子上。

裴程程犹豫着,慢慢地打开丝绒盒子,一枚六爪钻戒映入眼帘。她心口一滞,难道这次邵明轩来美国是要求婚?

在房间暖色的灯光映射下,钻戒迸射出耀目的光芒,裴程程不受控制地慢慢将钻戒套入了自己的右手无名指。她安慰自己,试一下应该没关系。

嗯,似乎有点儿紧——想来邵明轩的女朋友身材一定非常好。

如此一来,裴程程反倒有点儿梦醒了的尴尬。她嫌弃地看了一眼被戒圈箍得有些肿的无名指,刚要把戒指摘下来,就伤感地发现,戒指居然取不下来!

裴程程盯着那枚戒指,又气又累,绝望地哀号一声,转身扑到了床上。

她欲哭无泪:这难道就是老天对她偷窥邵明轩隐私的惩罚?

NO.3

“男人婆、男人婆……”

裴程程疑心自己还没有醒,她不仅听见邵明轩在她耳边叫他,而且一睁开眼,就望见了邵明轩那双黑漆漆的眼。

见她终于醒了,邵明轩居然还激动地眨了一下眼睛,长长的眼睫毛像把小扇子一般,扑闪扑闪的。

这,必须是个梦啊!

裴程程乐了,五指张开一把抓住邵明轩好看的脸,恶作剧般地揉了几把,直揉得邵明轩的五官都变了形,眼睛、鼻子歪歪扭扭地皱成一团。她乐在其中,颇有大仇得报的快意,却见邵明轩的嘴巴忽然落在了床上。她一惊,猛地收回手,却见那张落在雪白床单上的嘴巴一张一合地说道:“男人婆,你怎么连做梦都这么粗暴?”

更多短篇言情请访问飞言情

拯救男神计划(3)

果然是梦,裴程程轻呼一口气,不甘示弱地道:“我的地盘我做主,你管我粗不粗暴呢。”她从床上坐起来,被子从肩头滑下,露出了裹着浴巾的半裸肩膀。

邵明轩忽然伸手捂住眼睛,那嘴巴躺在床单上继续张张合合:“注意影响,你都走光了,快把被子盖好!”“做个梦还这么矫情。”裴程程嫌恶地一撇嘴,伸手捞起床单上的嘴巴往邵明轩的脸上扔过去,“快回去吧,搞得跟恐怖片似的!”

邵明轩轻叹一声,似乎有些无奈:“男人婆,我接下来要说的话,也许就是恐怖片。”

裴程程不懂他是什么意思。

“你现在看见的这个我,是我的意识,我的身体在医院里抢救。”

“医院?”裴程程一头雾水。

邵明轩无奈地轻叹道:“我长话短说。Jessica是我女朋友,她是留学生,去年冬天她回美国开始与我异地恋,起初我们的感情很好……”

“停!”裴程程听不下去了,“为什么要给我讲这些?”

“因为我想你救我。”邵明轩面色凝重,语气也有些奇怪,“我知道要你相信我说的话有一点儿难,但是男人婆,我接下来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

说得这么一本正经,真是让她有点儿不好抗拒。裴程程想了一想,说:“那你先说说看。”

“最初我和Jessica感情很好,但毕竟是异地,时间久了,我们经常在电话里吵架。我原本想以求婚来证明自己的诚意,但行李箱被你拿错了,Jessica不肯听我解释,与我不欢而散。我心情不好,去酒吧喝酒,结果被人偷了钱包,去追小偷的时候又被车撞了——现在我的身体在医院躺着,处于重度昏迷,医生说,我很有可能醒不过来了。”邵明轩语音诚恳,“所以我想让你回到一天前,为我改写结局。大概是我的意识离开了身体的缘故,我现在具备一些超能力。”

“为什么不去找你的什么卡?”

“是Jessica。”邵明轩纠正,“我进不了Jessica的梦境,我猜,也许是我当时脑子里想的都是戒指,所以戒指成为一种媒介,连通了你我。”

裴程程略觉尴尬地将戴着戒指的手往身后藏了藏,过了好一会儿,才望着邵明轩黑漆漆的眼睛,凄凉地哑着嗓音说:“邵明轩,你看,就连做梦,我都在想方设法地与你扯上关系……”

这样滑稽诡异的一个梦,也真是难为她了。

她重新躺下,用被单蒙住自己的脸,语音凄婉:“邵明轩,你说我怎么就又遇上你了呢?”

裴程程是被手机闹铃吵醒的。揉着昏昏沉沉的脑袋从被子里钻出来,她下意识地看身侧,另一半床空空的。她冷笑一下,果然只是个诡异的梦。

裴程程莫名想起梦中邵明轩说过的话,犹豫了一下,打开搜索软件,试着搜了一下当天的外媒新闻。突然,她的目光粘在了一张图片上,是一个插着呼吸管在病床上沉睡的男人。虽然面部被打了马赛克,但她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那就是邵明轩。

裴程程惊呆了,手指微微颤抖着点开图片,就看到了新闻——据媒体报道,一名二十七岁的中国籍男子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因追赶盗贼意外被一辆小轿车撞伤送入医院,经抢救已脱离生命危险,但人依旧处于昏迷之中。

天啊,难道说那个梦境是真的?

NO.4

裴程程吃了两颗安眠药,惴惴不安地逼自己赶紧入睡,手指不由自主地抚摸那枚已经将她无名指勒得肿胀的戒指。她在心里默默地念叨着:快点儿睡,快点儿睡……“男人婆、男人婆……”

“邵明轩!”“咻”地一下睁开眼,裴程程一骨碌从床上坐起来。她上下打量着邵明轩,眼眶不争气地有些潮湿,“你怎么回事啊,好端端地追什么贼啊,报警懂吗?有事找警察好吗?”

裴程程拽着邵明轩的衬衣袖子,絮絮叨叨地又说了许多。邵明轩有些诧异于裴程程的激动,却隐隐觉得很感动,所以他没有打断她,任由她说了很久。最后,裴程程眨巴着一双发红的眼睛,抽着鼻子问他:“邵明轩你快说,我要怎样才能救你?”

“我送你回到昨天,你不要把行李箱拿错——只要我拿到戒指,就能跟Jessica求婚,那我就不会去酒吧买醉,自然也不会遇上小偷,结局就能改写了。”

虽然裴程程早有心理准备,但此时听在耳里,依旧觉得胸腔里的某个地方酸涩得紧。

她强自镇定,点点头,保证道:“你放心,我这一次一定不会拿错箱子。”

原来是她害了他呢。她问他:“那我如何判断自己有没有成功为你改写命运?”

邵明轩略一沉吟,回答:“当这枚戒指不在你手上的时候,就说明结局被改写了。不过我醒来之后,这些事情我可能都会不记得了,所以……”

裴程程点头:“我不需要你感谢我!”只要你平安就好。

更多短篇言情请访问飞言情

拯救男神计划(4)

看着表情严肃的裴程程,邵明轩心跳莫名地慢了半下,这样的裴程程似乎有些熟悉。依稀记得那一年,十八岁的裴程程也是这般严肃地从他手里夺过那封信,然后一字一顿地说:“邵明轩,你少自恋了,我才不会喜欢你。这封情书是我写给别人的!”

床头柜上的闹铃吵醒了裴程程。她试探地扫视一圈周围,确定这熟悉的房间是自己在北京的公寓后,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真是穿越片的既视感啊。

她翻身下床,拿起手机一看——她居然真的回到了前一天!低头检查自己的手,右手无名指上,赫然是那一枚钻戒!

急急忙忙地收拾好行装,刚要出门,裴程程又想起了什么,于是丢下行李一溜烟跑到梳妆台前,化了一个美美的妆——过了今天,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再见到邵明轩,她想,尽可能留一个好的印象给他吧。

之后,一切重演,裴程程在排队时认出了邵明轩,登机之后两人坐在了一起。邵明轩照旧毒舌她,她不甘示弱,一一反击。

末了,邵明轩突然莫名其妙地问她:“你和秦嵩结婚了?”

“秦嵩?我怎么会和他结婚?”裴程程一头雾水,秦嵩是她高中时隔壁班的学霸,她经常向他请教问题。只是她不明白邵明轩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邵明轩一指她右手戴的戒指,说:“你结婚了怎么不通知我一声?咱们俩勉强也算得上青梅竹马吧。”

“姐还是单身贵族。”裴程程赶紧解释,“这是三十块钱在地摊买的大牌高仿,我戴着玩儿的。”

邵明轩莞尔,又开始毒舌:“我就说,谁这么想不开,娶个男人婆回家。”

“邵明轩!”裴程程咬牙,恨不能赏一拳头给他。下了飞机,裴程程不再着急去取行李,她在最后面,看邵明轩一步一步走得越来越远。邵明轩应该在找她,边走边四下张望。

头顶的冷风开得很大,越发让人觉得这风凉得刺骨。她摩挲着无名指上戴着的那枚戒指,专心致志,仿佛这样才可以心无旁骛,才能将这戒指永远地记在心里面——这不是为她准备的,却是联系起他们的戒指。

NO.5

“邵明轩,你怎么……”

一觉醒来,裴程程几乎疑心自己看花了眼,邵明轩还是一动不动地坐在几步之外的沙发上,一脸生无可恋地看着她。她下意识地伸手去摸右手的戒指,指尖触到一抹微凉,戒指居然还在。她不可思议地抬起头问:“你为什么还在这里?”

邵明轩无奈地一摆手:“因为我还是被车撞了。”

“不可能!”裴程程从床上跳起来,一指角落里放着的行李箱,“你看贴签,我这次没有拿错箱子!”

邵明轩悠悠地长叹一声:“但我求婚失败,所以我还是去了酒吧买醉,然后遇见小偷,最后在追小偷的过程中被车撞伤了。”

“怎么会求婚失败呢?”

邵明轩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或许不够浪漫吧。”

他看着裴程程,一脸若有所思,“所以得麻烦你再跑一趟。”

“什么?”裴程程忽然希望,能够横空劈下一道雷,要么劈死她,要么劈得她彻底失忆。

她痴痴地看他,他坐在沙发里,两条长腿交叉着,天花板上的吊灯洒下一片雪白的光芒,映衬得他的面容越发坚毅俊秀,整个人的边缘都闪烁着一层白光。

裴程程没有睡好,床头柜上的闹铃刚发出声响,她就睁开了眼睛,入目,还是熟悉的北京公寓。她拥着被子坐起来,觉得浑身乏力,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微微有些发烫,居然发低烧了。

吃了药,脑子还是昏昏沉沉的,排队等候托运行李的时候,她终是有些站不住了,整个人软软地靠在了行李箱上。

“男人婆?”一记清冽的男声从头顶落下来。

裴程程强打起精神,仰起脸,入目,果然是邵明轩那张熟悉的脸。

他看着她, 眼底满是惊喜: “ 这些年你跑哪里去了?”

呵,她跑哪儿去了?

他去上海读书,她就跟去了上海;他毕业之后北上,她也孤注一掷地跟去了北京。

可他们实在没缘分,整整八年,他们竟然一次也没有遇见过。

裴程程虚弱地微笑着说:“好久不见,邵明轩。”

瞧出了裴程程的异样,邵明轩先帮她托运了行李,又买了热牛奶给她。她捧着杯温热的牛奶,在冷气充足的机场大厅里,心中暖暖的。

上飞机之后,邵明轩发现两人的座位竟挨在一起,哈哈笑着说自己运气不好,注定要一路照顾她。

机舱温度适宜,裴程程渐渐眼皮沉重,而邵明轩还在有一句没一句地跟她说话。

梦里像是突然有冷风透进来,裴程程冷得蜷缩起来,紧接着有人替她盖上了毯子。最后,她是被邵明轩叫醒的,原来飞机已经落地了。她还没睡醒,迷迷糊糊地去看他,一双眼雾蒙蒙的。邵明轩无奈地笑笑,然后拉着她的手腕下飞机。直到取了行李出来,她才慢慢地回过神来。邵明轩不放心她, 于是问: “ 你去哪儿, 我先送你。”

更多短篇言情请访问飞言情

拯救男神计划(5)

好在裴程程还记得正事:“你先去求婚吧,可耽误不得。”

“你怎么知道我要……”邵明轩眉头一挑,疑心兴许是自己刚才无意提了一句,便说,“没事儿,我来得及。”

裴程程无奈:“这样吧,我陪你一起去,回头你叫你的美国女友带我到处玩儿一圈。”

邵明轩想了一下,一口答应了。

NO.6

两个人跑去Jessica学校门口的快餐店等,邵明轩只要了一杯咖啡,倒是给裴程程点了薯条和甜甜圈。裴程程其实没什么胃口,低烧还没退,她嘴里苦得厉害,可看着一个个可口的甜甜圈,只觉得空气似乎也是甜的。

裴程程一口一口慢慢地吃着。邵明轩这才注意到她手上戴着的戒指:“你结婚了?”

“没有。”裴程程说了实话,“这是别人的,我戴着玩儿,结果摘不下来了。”

邵明轩“嘁”了一声:“吓我一跳,我还以为你和秦嵩结婚了呢。”

这句话倒是提醒了裴程程。于是她问他:“和秦嵩有什么关系?”

邵明轩静了一会儿,才状似不经意地说:“噢,你当年不是喜欢秦嵩吗,后来我去问那小子,他说他也喜欢你,还说他和你报考了同一所大学。”顿了一下,邵明轩又调侃道,“你们学霸就是任性,说考哪所大学就能上哪所大学,哪像我,我那会儿也挺想去上海读书的,可惜了,差了三分,结果就把我发配到第二志愿的西安去了。”

原来是这样,他其实是去了西安读书。

只是,她何时喜欢过秦嵩了,她怎么不记得?秦嵩的确在入校后追过她一阵子,被她婉拒后,很快就销声匿迹了。

“我没喜欢过秦嵩。”

“少哄我,当年可是你亲口说的。”邵明轩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说,“你忘了,你写了封情书夹在英语练习册里,结果被我发现了。我问你是写给谁的,你说是写给秦嵩的。”

裴程程终于想起来了,那年夏天,她看了一部青春电影,情绪所致,便冲动地写了一封信给邵明轩诉衷肠。结果邵明轩居然当众读了出来,她又气又痛,冲上讲台一把把信抢了回来。

后来邵明轩还不罢休,追出来继续嘲笑她:“说,你喜欢谁,该不是暗恋我吧?我魅力真大,连男人婆都拜倒在我的牛仔裤下。”

她羞得几乎要哭出来,于是随手一指:“胡说,我写给他的。”

说完,她头也不回地跑开了。也是因着这件事,她开始疏远邵明轩,毕竟那时候,他们都是青春期的孤傲少年。直到这一刻,她才后知后觉,原来她当时随手指的那人,竟是秦嵩。

她简单地解释:“不是写给秦嵩的。”

邵明轩急急地问:“那是写给谁的?”

裴程程嘴唇发白,脸上有一点儿虚汗,隐隐约约,又似乎觉得心口有点闷。她停了停,才说:“太久了,我忘记了。”

又等了一会儿,Jessica来了,裴程程识趣地回避了。

邵明轩带Jessica去了一间装潢雅致的咖啡厅,明明应该是营业时间,但咖啡厅内漆黑一片。Jessica有些疑惑,邵明轩牵着她进去,每走一步,头顶就有一盏灯亮起,洒落下一圈圈柔和的光波。走到大厅中央,邵明轩松开了Jessica的手,缓步走到一架钢琴前坐下,开始弹琴。

这些,都是裴程程为他设计的桥段。

邵明轩少时学过钢琴,裴程程也曾缠着他学过一二。可惜裴程程没有这方面的天赋,跟着他学了一整个暑假,却连一首简单的儿歌也弹不出来。反倒是他,在裴程程的辅导下,英语水平在那个暑假突飞猛进。

邵明轩弹了一首《爱之梦》。在最后一个音符落下后,他合上琴盖,拿着戒指走到了Jessica身前。

他单膝跪下,还没来得及开口求婚,就听Jessica忽然说:“对不起,我们分手吧——我喜欢上别人了。”

“啪”的一声,原本在暗处捧着蛋糕等待出场的裴程程被这突如其来的转折彻底吓到了。她双手一软,漂亮的蛋糕打翻在地。

女友变心了,邵明轩怎么可能求婚成功?

裴程程慌张地追上了失魂落魄正往外走的邵明轩:“你是不是想喝酒?一个人喝酒多没意思,我陪你好不好?”

她必须拦住他,不能让悲剧一再重复,如果必须要喝酒,那就让她看着他好了。

邵明轩的表情像是哭笑不得。他看着表情郑重又认真的裴程程,不懂得她的脑袋瓜里在想什么:这种时候,不该让他一个人静静吗?

裴程程也不等邵明轩回答,拉了他的手就往咖啡厅外走:“我知道个地方,最适合喝酒了。”

裴程程拖着邵明轩去了一家位置偏僻的酒吧,点了一大堆酒,两人你一杯我一杯地喝了起来。不知不觉,两个人都有了一些醉意,裴程程索性抱着瓶子“咕嘟咕嘟”地大口喝了起来。

邵明轩不服气:“我说,到底是谁失恋了,你怎么好像比我还难过?”

更多短篇言情请访问飞言情

拯救男神计划(6)

裴程程抬头看他:“我还没恋呢就失了,一失就是七八年,你说我是不是比你惨?我该不该多喝?”其实都已经过去了,只要能帮他躲过这一劫,她就没事了。时光那样美,那样好,他会一直停驻在她的记忆里。

“你少安慰我,我还不知道,你自小顺风顺水的。倒是我,一直活在你的阴影下。”邵明轩也有些唏嘘,“那时候我最讨厌考试,每次考完拿成绩单回家,我爸问都不问我进步没有,只会说,你看看楼上的程程,又是年级前几名。裴程程,我那时候可真讨厌你,你考第几名是你的事,大人们干吗非要把咱俩放在一起比?”

“后来呢,后来你还讨厌我吗?”裴程程忽然问。

邵明轩一挑眉头:“你以为我是你啊,那么小心眼,记仇记了近十年。何况……”

他摇了摇手中的酒瓶,空了,见裴程程手中的酒还有大半,于是一把抢过来,然后仿似漫不经心地说:“你一定不知道,我那时候其实喜欢你。我多希望,你的那封信是写给我的……可惜是我自作多情了……”

NO.7

昨晚两个人实在喝了太多酒,最后怎么睡着的都无人知晓。

裴程程醒来时是在马路边的大树下,周围不见邵明轩的人影,他明明应该和她在一块儿的,怎么现在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她急了,摸遍全身上下都没有找到手机,便慌了神,站在人来人往的街头可怜得像只迷了路的蚂蚁。

呆了一会儿,她忽然想起来什么,赶紧抬起右手一看——右手的无名指上空空如也,发白的阳光穿过指缝,明晃晃地落在了她的脸上。

戒指不见了!

她激动得几乎要尖叫出声: 戒指没有了, 这就说明——邵明轩终于躲过了这一次的劫难!

只是太可惜了,她一直没有他的联系方式。在这异国他乡,她根本想不出办法去找他。

不过,没关系,只要他一切安好。

六个月后。

老家的阿姨做媒,为裴程程安排了一场相亲。裴程程推脱不掉,只能硬着头皮去了。

地方定在一家海鲜酒楼。裴程程咋舌:这地方吃一口刺身就好几百,对方可真是财大气粗。

她先到几分钟,选了个靠窗的位置,远远看见一个人很是眼熟,便不由自主地从座位上站起身,冲着那人挥手打招呼。

自从上次与邵明轩失了联系,这还是她第一次再见到他。他似乎瘦了一些,听见她的声音,不由得莞尔,大步走过来。

邵明轩问她:“你在这儿干吗?”

裴程程忽然生起一种难以启齿的羞怯感,于是顾左右而言他:“那天喝多以后,你跑哪儿去了?怎么把我一个人扔在大街上了?”

“你忘了?”邵明轩微微笑着说,“咱们从酒吧离开后,过马路的时候我被车撞了,那人看我伤得不轻,就把我送去医院了。我也是糊涂,居然忘了留你的联系方式,想叫你去医院看看我都不行。”

“你又被车撞了?”裴程程大惊,围着邵明轩转了一个圈,确定他既没缺胳膊也没少腿,才稍稍安心,“那怎么不把我一起带去医院?”把她一个喝醉酒的女孩子丢在大街上真的合适吗?

“什么叫‘又’?”邵明轩一头雾水,然后解释说,“是辆摩托车,坐不下这么多人。”他笑起来,话音一转,却是问她,“对了,你是不是来相亲的,王阿姨介绍的?”

“你怎么知道?”裴程程下意识地应道。

“因为王阿姨是我请来帮忙的。你可真够宅的,我托了那么多同学约你出来玩儿,你居然全推掉了!这次要不是搬出了长辈,怕还是很难见到你吧!”

“我不喜欢相亲。”

“我也不喜欢。”邵明轩拉开一把椅子坐下,眼睛微微眯起,似狐狸一般闪着狡黠的光,“不过裴程程,你老实交代,当年夹在英语练习册里的那封情书,到底是不是写给我的?”

“啊,换个话题可以吗?那么久以前的事情,谁记得啊……”

“那能不能给我个机会?”

“什么机会……”裴程程忽然很紧张。

邵明轩微微一笑:“裴程程,我已经错过你的青春期,不想再错过你。你要不要考虑一下,让我陪着你一起胡吃海喝,慢慢变老?”

裴程程偷瞄着邵明轩好看的侧脸,少女的脑洞再次爆发。她想,以后邵明轩向她求婚,该不会还是用那枚六爪钻戒吧……

她可不可以要求换一枚啊?

她有心里阴影!

更多短篇言情请访问飞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