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上神,来根姻缘红绳吧!

发布时间:2017-11-12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写着连什大名那一块儿,仙侣的栏目里写了无数个女仙的名子,不过大部分都被叉掉了,没被叉掉的要不是女神,要不就是女神经。我是真不造,原来师父如此恨嫁!

㈠狗洞不是你想爬就能爬的

“师父,你倒是用力啊,我一个人不行的!”

堇辰宫的后院的某个角落里,我卖力的拉扯着个人,哦不,是仙人。

“徒儿,你用力啊,为师没力气了!”被卡住的某人大口的喘着气

“想我堂堂一个活了十几万年的上仙,一把年纪了还爬狗洞,当真是不容易啊!更不容易的是,狗洞爬了一半,还被卡在洞里了!唉,我这一世英明就这么毁了啊!”

我“……”

放着大门你不走,这不是你自找的吗?

“徒儿,使劲儿啊!”

我涨红了脸,低吼一声。

我发誓,我真的是连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可被卡在洞里的人依旧纹丝不动。

“师父,让你平时少吃点吧你偏不听,现在被卡住了吧!”

被卡住的人冷哼一声“哼,说得好像为师平时吃得很多一样!”

我“……”一天吃六次,一次吃三碗,这少吗?

半晌,洞里的人依旧没爬出来!

“徒儿,算了吧!为师这老腰都快断了”洞里人朝我摆手“咱们就在这儿说吧!”

我点点头,瘫坐在地。

“徒儿,你来这堇辰宫已有半月了,依然没发现陌渁上神的心上人是谁,看来这个方法是行不通了。眼看这天帝给的一月期限将至,为师打算改变策略,由你去勾引陌渁上神,为师负责牵红线!”

说完,拍了拍我的肩“这个重任就交给你了”顺带投来一个‘为师相信你’的表情。

从师父的目光里我突然间意识到自己其实还是很重要、很有用的,于是拍着胸脯保证“师父放心,包在我身上”。

说这句话的时候,总觉得我好像忘记了什么事情。后来才想起,原来是陌渁那张万年不变的冰块脸,和他那副一见到我就好像我欠了他二百五的表情!

等等,师父,虽然我承认上神确实长得很好看,但是你确定要我去勾引他吗?徒儿做不到啊!

于是乎,我毫无防备的跳进了师父挖的大坑里,从此爬不起来。

语毕,洞里的人腰枝一扭,退了出去。我惊得说不出话,自己能出来你倒是自己出来啊,敢情我搁这儿拉了半天都是白废力气了。

经过此事,我再也不敢小瞧后院里那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的那个不起眼的狗洞了。要知道,狗洞,不是你想爬就能爬,爬了,还不一定能爬得过的。

一种发自内心的崇拜感由然而生,哮天犬,棒棒哒!看,我师父都过不了的洞你能过去哟!

㈡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想必各位看官都知道,这月老就是仙界掌管各路姻缘的仙家。

没错,我就是那每天闲着没事干喜欢拿着姻缘红绳到处乱牵线、当红娘上瘾导致自个儿单身十几万年还特爱八卦其他仙家私生活的天界第一老光棍月老连什……的徒弟小仙络含。

赌博(俗称掷色子)这门儿娱乐,也不知是那个贪玩的仙家下界历劫时带回天界的,最近在天界可谓是风靡啊!

自从我那不争气的师父也迷上了这门娱乐后,就将姻缘殿的大小事物交予了我来管理,他自个儿一心一意的跟着扫把星君掷色子赚钱去了。却不料,不出一日就将家底全输光了!

于是他回到姻缘殿后就将姻缘红绳标了价,导致来姻缘殿求红绳的仙家越来越少,天帝知道后表示很生气,为了避免天界出现一群剩人,要求姻缘殿要在一月之内送出一根红绳。怎奈何某仙在天界的信誉度已经骤减为负值,红绳白送都没仙要。

后来某仙为了挽回他的信誉想出了一损招儿。潜入九重天,窥探出堇辰宫宫主、天界第一黄金单身汉陌渁上神的心上人,然后用姻缘红绳通过姻缘镜将二人绑在一起再撮合其二人结为仙侣。

作为姻缘殿的唯一一个弟子,这么重要的任务自然是交由我去完成。

不负重望,我成功的潜入了九重天,混进了堇辰宫,成为了陌渁身边的贴身仙娥。所谓“贴身”就是,洗衣做饭我全包(虽然我不会)、陪吃陪喝不陪睡,其实陪睡我也是不介意的。

在堇辰宫待了半月,陌渁不是喝茶就是抚琴,也不与其他仙家来往,急得我每天蹲在他身旁看着他两眼放光口水直流,一天十张帕子都不够用。或是坐在堇辰宫大门口嗑瓜子,舌头都磨起好几个泡。

这不,师父都等不下去了,要我去勾引上神。虽然我也是十分垂涎上神的美色,但是,这真的可能么?不是我不自信,而是我还没自信到不怕死。天界谁不知道五万年前妖界的妖王,那只号称六界第一美人的一身骚臭味儿的公火狐狸,因为勾引上神不成,被陌渁一掌拍得魂飞魄散。

唉,多美的妖啊!可惜了!

嗯,这则传遍天界的故事告诉我们这样一个真理,上神这种人物,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最明智、最安全的办法就是,蹲在上神的身边默默的……流口水……

更多短篇言情请访问飞言情>>

上神,来根姻缘红绳吧!(2)

㈢心动不如行动

自从打定了作死也要勾引上神这个主意后,我也不去大门口嗑瓜子了。每天捧着束狗尾巴花在陌渁面前转悠,然后一如既往的看着他流口水。只是陌渁抚琴都是闭着眼的,根本就看不见我的婷(骚)婷(姿)玉(弄)立(摆)。

后来,我也试图弄出点响声,比如打翻茶盏、假装摔倒娇弱的喊一声什么的,但每次都只换来陌渁闭目的一声“聒噪”。

唉!上神骂人都是这么的潇洒,感觉心跳好快。只是,上神你倒是看我一眼啊~其实银家也美美哒!

今儿个我都搁这凉亭边站了半天了,上神眼都没睁一下。我十分幽怨的盯着陌渁那张俊美的脸,有种上前把他眼睑掰开,大喊一声“上神爱上我”的冲动。果然身体才是最诚实的,我才有这想法,脚已经自觉的慢慢抬起往前移了。

突然一种凌空飞跃的感觉袭来,我已经迅速往亭子边的池塘里倒去,脑海里迅速回忆刚才,可能、好像、貌似我的后脚拌上了我的前脚……

没入水中的时候,身后一道劲力将我托回凉亭,我毫无防备的落入一个温暖、宽厚的怀抱里,身后人温热的气息拂过我的耳垂,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有没有吓到,嗯?”我娇羞掩嘴一笑,摇头。

咳咳,脸好烫,但是以上纯属是我落水前一刻想象。事实上我华丽丽的以一个饿狗扑食的姿势掉进水里,还全然忘记了当初师父教我的避水诀,被呛了好几口池水,而且我仿佛还听到了水里红鲤鱼和绿乌龟放肆的嘲笑声。

“看,这仙娥那么蠢,上神怎么还会将她留在堇辰宫?”

“是啊~我在仙界这么多年也没见过像她这般蠢的仙娥呐!”

我:……

喂喂,那两只成了精的水产品,难道没有人告诉过你们,就算觉得别人蠢也要委婉的表达出来吗?这么简单粗暴真的还能愉快的一起生活在一个地盘上吗?

从池子里狼狈的爬起来,上神皱眉看了我一眼就抱着琴回了寝宫,我愤愤的出了九重天,这活儿真的是干不下去了!咋在人间火热的麻雀变凤凰的戏码到了天界就行不通了呢!

哦不,我真身是黄鹂鸟来着,而且还是一只成了仙的黄鹂鸟,比麻雀要高几个档次呢,难怪不行!!!

路过七重天时遇到了百花仙子,在与她畅谈了一番后,我屁颠儿屁颠儿的捧着她送的鲜花、花茶和花粉又回到了堇辰宫。

方才瑶池边上,百花仙子向我传授了她的追夫秘诀。第一步,打扮得美美的让对方注意到自己;第二步,要想抓住对方的心就得先抓住对方的胃(虽然神仙可以不吃凡食,但偶尔吃吃也是很不错的);第三步,直接扑倒……

哎呀,好羞涩,直接扑倒真的好吗?!

心动不如行动!

我将自个儿打扮的比百花仙子还花哨。脑袋上插满了百花仙子送我的各种鲜花,身上也扑了层厚厚的花粉,香得我直打喷嚏。

我端着泡好的花茶,扭着小腰走到陌渁身边。

无视我?没关系!

暗自惗了个诀,身上的花香味被我用法术唤来的微风准确无误的送入陌渁鼻腔里。陌渁皱了皱眉,我心里一喜。上神闻到银家的香味了吗?闻到了就赶快爱上我吧!

陌渁终于是停下了他抚琴的手,抬眼看着我“络含小仙,今日似与往日不同?”

这一刻的我应该是热泪盈眶的,努力了这么久终于换来了上神的抬眼一看。

于是我把头点的天花乱坠,头上的鲜花掉了一地,脸上的三斤花粉胭脂也抖的差不多了!

只是上神你眉蹙那么深干嘛?

下一秒,上神大手一挥,我被一股劲风拍下了池塘,又遭池水洗涮了片刻,窒息前一秒上神才将我提上岸。

“咳……咳咳……咳……”我艰难的从喉咙里把不小心吞进来卡住的小虾米吐出来。

陌渁似是满意的看了我一眼“还是往日的模样好些!”

此时我已然忘记了我狼狈的模样,哈哈,上神果然注意到我了,第一步作战成功!?

为了第二步作战计划的顺利实施,我特地跑去跟食神好好学了一番厨艺。在吃了食神做的第二百零三道菜后,食神摔锅铲了。

“络含小仙,你到底是来学的还是来吃的?吃了你还不给银子你好意思吗?”

跟着月老连什在仙界混了五百年,脸皮厚的程度可真不是吹的。

我睁大眼睛装无辜,冲着食神诚实的点点头“嗯,好意思!”

某神“……”

话说食神的手艺也真不是吹的,他做的菜真真好好吃哦!

在炸了食神家厨房三次后,食神忙制止了再次摧残食材的我。

“好了络含小仙,你已经可以出师了。”

于是我提着食篮子里那坨黑乎乎的作品哼着小曲儿驾云回了堇辰宫。

具体那盘黑乎乎的东西味道怎么样我是不知道了,陌渁皱眉尝了一口,只道了句“还好”便脸色苍白的回了寝宫。池子里的红鲤和绿龟吃了后纷纷口吐白沫。呃,第二步计划,我就姑且算它成功了吧!

更多短篇言情请访问飞言情>>

上神,来根姻缘红绳吧!(3)

在很久以后,我从师父那里了解了上神当时那句“还好”为何意,全句是这样的“还好,吃得死精怪吃不死仙”……

㈣原来师父也恨嫁

第三步计划,我自我安慰为没时间实施,事实是我没胆量实施,毕竟勾引上神不成反被拍的灰飞烟灭这事儿说出去不好听,更何况我还欲扑倒上神,只怕我灰飞烟灭后,这事儿在十万年后仍会被众仙家津津乐道。

所以,扑倒上神……就算了吧!

在吃了我做的菜后,陌渁在寝宫里闭门谢客了十日,虽然一般也无客来访。我只当是上神觉得我做的菜太好吃了,他太感动了,所以害羞的躲着我……

十日内,平静了一万年的魔族又开始不安分了!常常出没在划分天界和魔界的时空裂缝中,甚至偷偷潜入天界打破时空封印,还打伤了数名看守裂缝的天将。

陌渁一出寝宫就被太白星君请到了凌霄殿议事,我一个人待着也是无聊,所兴跑回姻缘殿帮连什给凡人牵红线。

天帝规定的一月期限早就过了,我和师父却是一对仙侣都没有撮合成,也多亏了魔界的不安分让天帝暂时忘了这事儿,不然我这才做了五百年散仙的鸟儿得回炉重造了!只是不晓得下次历劫时,还能不能运气好的再遇到个好心仙家为自己挡天雷!

最近到月老庙求姻缘的凡人一下子少了许多,往司命星君处借了观尘镜一望,原来成了亲的都跑到送子娘娘那儿求子嗣去了,没成亲的,女子都去给达官贵人做小妾去了,至于男子,据说凡间男子之风盛行,这龙阳之好……咳咳,不提也罢!

从广袖里拿出一大把红绳,掏出姻缘镜,比对着观尘镜里那一对对苦命的鸳鸯,用红绳将其捆绑在一起。唉,真是的,那么善良的我只要是真爱都会牵红绳保佑白头到老的啦!

闲来无事,偷偷将师父的姻缘簿拿出来看看。连什老头也不知道是抽了什么疯,一大把年纪了还抱着个大鼓跟着天兵天将上战场,说什么法力虽弱嗓门儿亮,非得跟着去加油助威。

直接将姻缘簿翻到记录仙侣的那一页,不看还好,看了我表示小心脏受不了。

写着连什大名那一块儿,仙侣的栏目里写了无数个女仙的名子,不过大部分都被叉掉了,没被叉掉的要不是女神,要不就是女神经。我是真不造,原来师父如此恨嫁!

㈤ 上神如此多娇

连什灰头土脸回到姻缘殿时,我正要去七重天。

“陌渁上神受伤了,你该去看看!”

连什神色疲惫,想必是助威喊的太卖力,累到了。

“这……好,我一会儿就去。”

听说天界打赢了魔界,还把魔君打得躲起来了,百花仙子一高兴就邀约了众好友齐聚百花宫打麻将,当然,没叫我,我们不是很熟。刚巧紫薇仙子有事去不了,三缺一,于是我就被喊去救场了!

现在的我很为难,做为陌渁的贴身仙娥,他受伤了我得照顾,理所应当。可不去百花宫,只怕我刚刚跟百花仙子建立起来的微薄情谊,就这样破碎了。

“不行,就现在”

说罢,连什提起我后衣领招来法云就往九重天去。

偷瞄两眼旁边的人,看样子挺生气,只怕陌渁上神伤的不轻,我放弃了要反抗的念头。

前脚刚踏进堇辰宫,便听到一阵哭闹声,只是这声音也太耳熟了点。

慢悠悠跟着连什走到陌渁寝宫,一白色人影便猛扑进我怀里,带着哭声喊着“娘子”,还顺带将眼泪鼻涕往我流裙上擦。

我“……”

心想不知又是那位恨嫁的仙君在到处勾搭女仙,推开怀里的人,仔细一看,我觉得我下巴都快要掉到地上了,转头看看连什,他一脸无奈的看着我。被推开的人又扑进我怀里,哭得更凶了。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我怀里这个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人会是我们高冷的陌渁上神!

我小心翼翼的安抚着陌渁,许是高冷太久了太寂寞了,哭得如此之凶!

“师父,这是怎么回事?”

我忙着伸手安慰陌渁,抽空看了眼一旁无奈的连什。

“在得知魔君失踪后,大战告捷,雷公激动的挥了挥法器,然后就不小心劈了个响雷,然后上神就变成这样了!”

我抽了抽眼角,法器这玩意儿还真不能随便挥!

“咳,那个,那上神见到每个女仙都叫娘子吗?”

脸不禁泛红,上神的这声“娘子”好受用,是多少单身女仙求之不得的啊!

连什怪异的看了我一眼,“没,就见了你才叫的!”

我满意的看着怀里梨花带雨的陌渁,嘿嘿,看来我的计划是成功了,即使没做到最后一步。

虽然现在的陌渁只有孩童心智,但他那声声“娘子”让我笑的眼角都有细纹了。

不得不说现在的陌渁更萌更可爱,看来我还得感谢雷公将陌渁劈傻了的那道雷。

话说孩童心智的上神居然知道“娘子”这东西,果然上神的智慧不是我这等小仙能明了的。

经此次雷公那道雷后,我的生活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开始的我很享受,后来的我……

更多短篇言情请访问飞言情>>

上神,来根姻缘红绳吧!(4)

比如,从前我整天跟在陌渁身边转悠,现在陌渁时时扯着我流裙跟在我后头,害我都不能安心的如厕了!

从前我每天在堇辰宫都闲着,需要用花痴陌渁和嗑瓜子来打发时间,现在我每时每刻都被陌渁缠着,连如厕时间长了点,都会让陌渁泪流满面的质问“娘子,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从前我摔坏多少东西陌渁都只是蹙了蹙眉,便默默用法力修补好,现在我手滑磕了下茶盏,陌渁便一脸嫌弃的看着我顺带丢下句“像娘子你这么捉急的智商,也就只有我不会嫌弃你了。”

从前陌渁只会骂我聒噪,现在“娘子你的真身真的是黄鹂鸟吗?为什么你像麻雀一样叽叽喳喳?”

从前我与池子里的红鲤和绿龟对骂,陌渁皱了皱眉便回寝宫,现在,“娘子你的修为真的有五百年吗?你好弱,连红鲤鱼精和绿乌龟精都骂不过。”

如此以上种种,我只想说,雷公你还我高冷上神来!

当然,每天缠着我的陌渁也不是傲娇到只用鼻孔看我。

前几天玉空山的昱尚元君到凌霄殿述职,我去百宫宫讨花蜜时刚巧遇见,昱尚元君掌管西南山脉,英年才俊又多金,于是忍不住调戏了一番。当晚,昱尚元君便被自家娘子青衣带着到堇辰宫找我算账。

面对天界公认的母夜叉青衣仙子,我不免吃亏。但此事怪我,谁让我只顾着调戏美人,忘了美人已为人夫。

受了青衣一掌,又是一掌劈来,奈何我法力太弱,此时已是筋疲力尽,索性坐在地上等着受她那掌。

本应该在睡觉的陌渁突然从一侧飞扑过来挡在我身前,对着青衣劈去一掌,不仅化解了青衣打向我的那一掌,还将青衣震退了几步。

陌渁阴沉着脸,道:“本座竟不知道,何时本座的人轮得到别人教训?”

我躲在陌渁身后,心里一暖,我居然看到了上神第一次发火的模样,还是为了我,感动ing!

许是陌渁发起火来太吓人,青衣愤愤丢下句“死鸟,你给老娘等着”便扯着昱尚元君耳朵灰溜溜的走了。

陌渁将我从身后揪出来。

“娘子你记住,以后有人要打你,你便告诉为夫,为夫替他(她)揍你,因为娘子你只能被为夫欺负!”

我:……

好吧,刚才我果然是想太多了!

“娘子你又去调戏男仙了?不错,堇辰宫好像很久没有打扫过了,麻烦娘子今天彻底打扫一遍吧!”

㈥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自从青衣事件后,陌渁跟得我更紧。

“娘子你再不出来,为夫我会进去看看你是否还在!”

我快速系好流裙,出了茅房。

鸟可忍,屎不能忍,连如厕都跟着,怎么能痛快。

“上神你太过分了,走到哪儿你都跟着,就这一点私人时间你都要剥夺。”

陌渁眨了眨眼,无辜的看着我“你是我娘子,我跟着你有什么错?”

“谁是你娘子,上神你占了小仙我这么久便宜也该适可而止吧!”

说完,不再理会陌渁,招来法云转身离开。

当然我没有看到身后陌渁眸光黯淡一脸受伤的表情。

驾云赶到百花宫,今天百花仙子打麻将又是三缺一,我又被召来救场。

散了法云,屁股连凳子都没沾到,连什便怒气腾腾冲来,提了我后衣领就走。

我手脚并用的挣扎,坚决不要回去堇辰宫。

好不容易趁两界交战时去凡间学会了打麻将,好不容易和天界女仙有了可以交流的共同爱好,凭什么不让我试下身手。

连什对于我的反抗并不理会。

到了天府宫门口连什才将我放下,抬头一望,司命星君对着我笑得一脸诡异,我不禁打了个寒颤。

司命星君从怀里掏出面镜子放到我面前,对我道:“络含小仙,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面前的镜子,便是那能照到前世今生的观尘镜。

连什在一旁附和的点头“可怜了被劈傻的陌渁上神,为了你竟受了那么多苦!”

“啊?”

我被这二人弄的云里雾里,这时观尘镜起了变化,也许我的疑惑镜子里会有答案,那便先看看吧!

一刻钟后,我扔下哭得泪流满面的连什独自驾云回了堇辰宫。

一进陌渁寝宫我便一把抱住安静坐在书案旁的陌渁。

“呜呜呜呜呜,陌渁,我再也不要离开你了,就算你再嫌弃我,我也不会再躲开你了!”

陌渁皱了皱眉,不动声色的将我推开。

“络含小仙,你这是做什么?我何时嫌弃你了?你又躲我什么?”

“啥?”

上神,我不过才离开一个时辰,你画风咋又变了?

“喜神告诉本帝,解铃还需系铃人,本帝让雷公又劈了陌渁上神一道雷,陌渁上神已恢复记忆,络含小仙不必惊讶。如此这番,小仙络含,你可知悔改?”不知何时站在我身后的天帝意味不明的看着我,幽幽开口道。

天帝这番话让我记起方才观尘镜里看到的一切。

我的前世原是天庭万宝阁的司灯小仙,因成仙前与陌渁是夫妻,所以便在天界结为仙侣,那时的陌渁便已是天界的战神。

更多短篇言情请访问飞言情>>

上神,来根姻缘红绳吧!(5)

某次在万宝阁殿禁时掌灯,因为贪玩打翻了灯盏,三味真火烧燃了锦帛,待天将引来天河水时,万宝阁已是一片废墟。

万宝阁不仅有世间的罕见玩意儿,还有上古传下来的宝物,却是被三味真火都融了。

万宝阁毁,本就是我玩忽职守。

天帝判我雷电、剔骨之刑,因我自身带火,便将魂魄禁锢于阴水深渊永受水火交融之苦直至魂飞魄散。

陌渁为我求情,天帝仁慈将囚禁改为五百年,后来陌渁又替我受了刑罚代我被囚禁于阴水深渊五百年,而我则是被剔去仙体,打入畜生道,永世轮回不得为人。

六百多年前我投胎为黄鹂鸟,寿命将至时被正要下凡历劫的陌渁寻到,他渡了几口仙气给我,便到地府报到投胎成了贫穷书生。

我虽没了为仙时的记忆,却记住了渡我仙气的陌渁的脸,在他投胎后便一直跟着他。

靠着陌渁的几口仙气我的黄鹂鸟一世自在的过了一百多年。

万物轮回,顺应自然。陌渁这样做自是忤逆了天意,招来雷劫是不可避免的。

只是没想到,我与陌渁的雷劫会一起来。

我只受了一道天雷便被劈的外焦里嫩,同时也正受着九道天雷洗礼的陌渁见我这般模样,扑过来将我抱在怀里,生生受了十七道雷!

喜神连什(也就是月老)与陌渁的交情应该还蛮好的,在陌渁奄奄一息的时候伸出援手将他带回天界,也顺手将我一起捞了上去。只是雷公,在我离开凡胎的那一刻,你多来了道雷将我劈得失忆元神大损是几个意思?

天帝对我这次的意外成仙也很是惊讶,因为感动陌渁默默为我付出那么多的缘故,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许了我的存在。可是,成仙五百年,我整日调戏男仙,如今还弃失忆的陌渁于不顾跑去打麻将,他表示看不下去,特意让月老带我去天府宫借观尘镜。

“帝君,小仙知错了。”

因为我,陌渁为我受了许多苦,而我居然失忆将他忘了,这次他被雷劈的失忆我还百般的躲他冲他发火,的确做的太过分了。难怪,初到堇辰宫时陌渁见我总是一副我欠了他二百五的表情。难怪,他失忆了会只叫我一个仙娘子,还叫我不要离开他。

回想我再次成仙后,因为元神大损记忆全失,便拜了月老为师跟着他厮混,不仅修成了人身,还仗着姻缘镜调戏了许多单身男仙……强烈的罪恶感涌上心头,以后,我一定得对陌渁好点。

天帝见我认错,态度还算诚恳,冷哼一声,扔下句“以后你就好好照顾陌渁上神吧!”就甩袖走了。

见天帝走了,陌渁慵懒的躺在琉璃榻上,玩味的看着我,仿佛刚才高冷的推开我的人不是他。

“没想到络含小仙这么捉急的智商还会打麻将?不错嘛!”

我惊讶的看着陌渁,他说话的神态确实是恢复了记忆的样子没错,但语气却是失忆时那般傲娇。看来雷公的那道雷劈回了他的高冷却没劈走他的傲娇。

㈦贴身仙娥不好当

这是陌渁恢复记忆的第二日。

“络含小仙,本座渴了,去凝露仙子那儿讨些甘露来煮茶吃,茶叶要司命星君的。”

我默默飞了大半个天界找到正在布施的凝露仙子讨了甘露,又默默飞到了天府宫讨了茶叶。

“络含小仙,茶我只喝七分凉的,这杯五分凉的拿去换掉吧!”

我默默走过去端起茶杯一饮而尽,撤走茶盏,重新泡一杯呈上。

“络含小仙,听说王母娘娘瑶池里的莲花开得不错,去向青莲仙子讨枝莲蓬来剥莲子吃。”

我放下陌渁让我剥的核桃,驾云到瑶池,和青莲仙子、百花仙子、弱水水神水瑶打了圈儿麻将,输给她们每仙二两银子才换来枝莲蓬。可怜我存了好久的银子,因为一枝莲蓬就这样没了!

“络含小仙,嫦娥仙子月宫前的桂花开得不错,去讨些桂花糕来。”

“络含小仙,东海中心的幻音岛上桃花开的不错,去讨点桃花酿来。”

“络含小仙,虚浮山的竹笋不错,去挖些来。”

“络含小仙……”

默默做好陌渁吩咐的所有事,太阳神金乌也已经回宫歇着了,嫦娥仙子开始工作了。捶了捶酸胀的腿,自我成仙五百年来,走过的路加起来都没有今日的多。

现在我是无比的思念我那张一度被我嫌弃的软榻。已经做好准备扑向它的我被陌渁叫住。

“络含小仙……”陌渁看着我欲言又止。

“上神又有什么事啊?”我虚弱的看向陌渁。

现在我极度需要休息,再飞来飞去,我觉得我应该会累倒在半路上,从法云上摔下来,不死也得残吧!

“那个……今天司雪小仙来九重天布了场雪,被窝里好冷,不如络含小仙替我暖暖被窝吧!”陌渁别开脸没看我,耳根处却爬了抹可疑的绯红。

最直接的语言就是行动。

暂时忘了腿的酸痛,迈开腿三步并做两步进了陌渁寝宫,麻溜的脱了鞋子爬上床在被窝里躺好。拍拍身旁的空处,示意陌渁躺上来。

从今以后我的贴身仙娥生涯正式开启,洗衣做饭我不会,陪吃陪喝包暖被。

更多短篇言情请访问飞言情>>

上神,来根姻缘红绳吧!(6)

㈧来自连什的独白

作为喜神也就是凡间俗称的月老,这一仙生我看过的痴男怨女不少,像陌渁上神那么死脑筋的我还真是头一回见。天涯何处无芳草,上神只恋一枝花。

爱一个人你对她就对她好嘛!关键你还不想让人家知道。得,人家一回头把你给忘了,还当你面儿调戏别人。

陌渁与络含可以说是天生的一对,自二人成仙前在凡间做夫妻开始到后来络含再度成仙,那指间的红线就没断过。

看着陌渁孤独一人,我也于心不忍,便与天帝想了个招将络含打发到九重天去。

陌渁被雷公劈傻时,我告诉天帝“解铃还需系铃人”,意思是络含注定是陌渁永世的情劫,与其让陌渁如此痛苦还不如干脆恢复络含记忆,让人家小俩口团聚,皆大欢喜。谁承想天帝会错了意,让雷公又劈了陌渁一道雷,误打误撞找回了记忆。

过程虽然有点偏离轨道,但结局是好的。

看他俩兜兜转转又在一起,我觉得我也应该为自己寻朵桃花了。

只是我的姻缘簿哪儿去了?上次仙魔大战时明明还在的……

更多短篇言情请访问飞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