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天庭金剪子

发布时间:2017-11-23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我正在给荻仙子理发时,突然感觉到一股凛冽的杀气。那杀气越来越逼近,理发店里的大仙小仙似是也感觉到了,他们面色一凛,纷纷起身朝我抱了个拳:“有杀气,告辞!”

他们以光一般的速度争先恐后地离开了理发店,我举着手中的剪刀,刚想逃跑,迎面就撞上了踏云而来的泽华。泽华停下步子,单手抓住我的衣领,像是在竭力压抑着怒气:“我需要一个解释。”

就在一个时辰前,我正在理发店里给客人剪头,就见泽华从外面走进来。秉着热情待客的原则,我迅速剪完手中这个顾客,立刻迎上去道:“仙家是来洗头还是剪头?小店洗一次头五个灵珠,剪一次发十个灵珠。”

泽华颔首,淡淡地道:“我来剪头。”

我拉开眼前的椅子,示意他坐下,他乖巧地坐下之后,我捞起台子上的剪刀,正要为他剪出一个帅气逼人的发型时,就听他用他那迷人的嗓音道:“我今日是要去相亲,就麻烦你多多费心了。”

我望着镜子中那张不用理发也能帅到天崩地裂的脸,心里一紧张,“喀嚓”一声剪去了手中握着的一大把发丝。紧接着,是死一样的寂静。

我向来是个识眼色的,在他还未发火之前我试图弥补:“仙君,你放心,我剪发的手艺一向很棒,一剪子的失误并不会导致整体造型的失败。你放心,我一定给你整出一个最时尚的发型。”

镜中的他舒展开先前紧皱的眉头,微微启唇,嗓音依旧迷人:“那好吧。”

我这才松了一口气,手下动作更加谨慎,却不想,我越谨慎,手下的败笔就越多。剪完之后,我看着镜子中的他,恨不得在他动手之前先掐死自己。我把他剪得这么丑,要是传出去了,我这“金剪子”的招牌也别想要了。

我看着镜子中他的表情由多云转阴,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好垂下头,打算以良好的态度争取宽大处理。他阴恻恻地道:“你存心的?”

谁会存心砸自己的招牌?我真的是不小心的!

就在他的怒气值快要满格时,我的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我是仙女啊!捏个诀变出一顶假发不就好了?思及此,我赶紧表示我有办法弥补他的发型了。他薄唇一掀,并不相信。

为了弥补我所犯下的错误,我只好拿出我精湛的演技:“仙君,你闭上眼。”他不说话,眸中似是聚集了惊涛骇浪一般的愤怒。我只好硬着头皮抬起手蒙住他的眼睛,而后伸出小手在他头顶上一挥,一顶假发便不偏不倚地戴在了他的头上。

我看了一眼那顶假发,只觉得不太符合他的气质,倒把他衬得猥琐了许多,但是时间紧迫,我顾不得再变出一顶来,于是收回手,用力地鼓掌,直到掌声引来了一波围观群众。群众们纷纷表示泽华很帅,泽华皱了皱眉,想要照照镜子,机智如我,立刻展开双臂拦住了他:“你不是要相亲吗?可别让对方等太久哦。”

在他离开后不久,我本打算收拾收拾东西去外面避一避,没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向来在我们店里消费最多、出手最阔绰的荻仙子来了,她说什么也不放我走,我不想失去这位出手阔绰的客人,只好拿起剪刀替她修理额前的刘海儿。

没想到的是,泽华……这么快就回来了。

看着眼前面色阴沉的泽华仙君,我双腿止不住地哆嗦。在他就要掐住我脖子的那一刻,我举起剪刀,争取力挽狂澜:“仙君!我方才听荻仙子说,你的相亲对象是莲河仙子……”

他的手堪堪停在我的衣领前,我再接再厉:“我认识莲河,我和她从小就在一块儿玩!”我转了转眼珠,“要不我去探探她的口风,看看有没有挽回的余地?”

泽华抿了抿唇,思虑良久之后,颔首当作是应下。我定了定心神,领着他到了莲河的府上。要进府之前,他伸手拦住了我:“我这样进去不太好,我还是隐身跟在你身后好了。”

话音未落,眼前衣袂飘飘的仙君已经不见了。我拍了拍胸脯,双手合十,在心中默默祈祷一会儿莲河可别说漏嘴,之后才推门进去。

“沉沉,你怎么来了?”莲河笑着迎上来,不等我开口,她就道,“我跟你讲,我今天去相亲了,你猜相亲对象是谁?”

我張了张嘴,刚要说话,就听她抢白道:“就是你说的那个睡觉不仅流口水还磨牙的泽华仙君呀!你是没看到他今天那个发型哟,啧啧,能承包我一千年的笑点。”

我现在不是很想活,也不是很想死。

莲河丝毫没有注意到我有些异样的表情,她凑过来,面上挂着意味不明的笑:“不过,我至今都没搞懂,你是怎么知道他睡觉不仅磨牙还流口水的?”

下一刻,我的脖子被一双手掐住,我大声咳嗽几下,面色憋得通红。我边咳边给莲河使眼色,以秘术传音给她,问她要不要再考虑一下泽华仙君?莲河退后一步,一脸诧异:“不是你说他睡相不好还喜欢梦游,不仅梦游还喜欢在梦游的时候打人吗?我可不想当他的人肉沙包,你说,你都憋着什么坏呢?”

更多短篇言情请访问飞言情>>

天庭金剪子(2)

我捂着脖子,气都要喘不过来了。在这一刻,我感受到了泽华的怒气,因为他正拖着我朝外狂奔。莲河显然有些蒙,想要追过来,我连连摆手,道:“没事儿,我在练功呢。”

我可不想让她看到我被泽华仙君拆骨剥皮的场景,那实在是太尴尬了。

泽华很快拽着我出了府门,走到一处僻静的地方后,他反手将我推向墙边,以单手支撑在墙壁上,眸中不停地喷薄出汹涌的怒火,他咬牙切齿道:“原来本君所有的谣言,都是你传出去的。原来本君这么多年成不了家,也都是你害的。”

我顿时慌了,别过头去不敢直视他,心中的愧疚越来越多。他定定地望着我,不知过了多久,周身的杀气也渐渐隐去。倒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嘴边噙着一抹笑:“不过,你是怎么知道本君睡觉磨牙又流口水的?你莫不是暗恋我?”他抱着双臂看着我,好半晌才吐出一句话,“既然这样,那本君就准许你来当本君的婢女,给你一个能够正大光明看本君的机会。”

我不想他这么草率地对待一份感情,忙举手示意自己还有办法挽救:“帝君举世无双,颜值爆表,怎么可能磨牙流口水还有梦游……小的在这里可以给仙君卜一卦,测测桃花。”末了我还不忘添上一句,“不准不要钱。”

我本就是由龟修炼成的仙人,卜卦之事对于我来说,自然是小菜一碟。我从怀中掏出一块随身携带的龟壳,气定神闲地往地上一坐,再闭上眼睛,掐著指头算了算,才示意他把手递过来。他这回倒是没有什么不悦,直接将手递了过来。

我将他的手贴在了龟壳之上,闭着眼睛摇头晃脑地念咒。不多时,结果出来了。我心下一惊,吓得往后一挪,远离了那只还搭在龟壳上的手。

泽华挑了挑眉,目光里带着几分询问。我沁出一身冷汗,深呼吸几口,才又把龟壳放到了他的手心下。这回,我算得更加细致、认真,谁知连续算了一刻钟,算出的结果还是和之前的一样。

泽华似是不耐烦了:“无论算出来的是谁,你都大可说出来,本君向你保证,不会怪罪于你。”

我小心翼翼地收回龟壳,看了他几眼才问道:“真不怪我?”

他摇了摇头,眸中平静如水。我憋红了一张老脸:“不瞒你说,你的那朵桃花……好像是我。”说完之后,我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了。虽然已别过头去,但还是能感觉到一记记朝我射过来的眼刀。

我回身望他,看见他幽幽地望着我,道:“好一朵烂桃花。”

我捂着胸口猛地站起身,起身的力道似乎过于大了,那股力道将泽华带倒在地。我哀怨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开始随风奔跑自由是方向,追逐雷和闪电的力量。

他到底知不知道,他伤害了我,还一笑而过?我沿着道路一口气跑回了府中,坐在凳子上歇了许久,忍不住又掏出了怀中的龟壳。其实,测桃花不用他把手搭上来,我之所以让他搭过来,也只是想趁此机会牵他的手。因为,我喜欢他。早在很久很久之前,我就喜欢他了。

我叹了一口气,闭上眼睛重新摆位卜卦,卦象上显示的始终是一个答案。我盯着桌子上的龟壳出神,脑海中不期然划过他幽幽的眼神以及那句:“好一朵烂桃花。”

在我叹到第三十八口气的时候,我决定去一趟月老祠。他既然不喜欢我,我也定是得不到他。还不如回归以前,他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泽华仙君,我也还是那个常年在理发店给众位仙家理发的低阶小仙。只要剪断姻缘线,我和他就再无瓜葛,也不会是他口中的烂桃花了。

我带着厚礼去了月老祠,月老无比自然地从我手中把厚礼接过去,才眯着眼睛笑着问我:“仙子是不是想求姻缘?”

我心中苦涩,摇摇头道:“我想把和我连接的那一根姻缘线解开。”

回到府中已是日落时分,我怔怔地坐在石桌前,望着石桌上摆放的龟壳出神。许久,我拿起桌上的龟壳,闭上眼睛为他测了一卦桃花。即使是我早就知道的结果,还是忍不住眼中一酸,我和他的缘分已经断了,我和他,也再无瓜葛。

正想着,就听见府中的仙娥急匆匆地从外面赶来,说是泽华仙君杀过来了。我一愣,我都已经将那根连着我和他的姻缘线亲手剪断了,他怎么会来我的府中?不过眨眼的瞬间,泽华已然到了我的跟前。他眸中蕴含着气恼,手中丢过来一张小报,我不解,顺手展开了那张小报,映入眼帘的赫然是一行大字——泽华仙君与天庭理发师方沉沉不得不说的二三事。

我手中一抖,强迫着自己往下看。这张小报是天界发行量最高的娱乐报纸,向来以挖掘各大有头有脸的仙君的特殊癖好抑或爱情故事为卖点。

若是普通的写手也就算了,偏偏这回的写手不是普通的写手。我盯着一行黑色大字下面的那张高清照片,眉头蹙起,这是在莲河仙子府外拍的。更何况这篇“二三事”措辞大胆、想象力天马行空、更是添油加醋到离谱,整个天庭除了莲河能写出这样的稿子,别无他人。

我暗暗在心底骂她不顾友情,竟然为了工作而不惜毁坏我的名誉!只是,看着眼前余怒未消又添新火的泽华仙君,一时也想不到更好的方法来补救对他名誉上造成的损失,只好不停地道歉。

更多短篇言情请访问飞言情>>

天庭金剪子(3)

“那个,我也不知道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我垂下头,声音低如蚊蚋。他双眸紧锁着我,我心中更慌,就在我以为他要对我动手的时候,他却笑了:“你很喜欢我?”

泽华步步紧逼,我步步后退,不多久就退到了床边。我被他逼得无法,索性一把推开他:“君子动口不动手!”

“难怪!”他哑着声道,眸中笑意不减,“那日你知晓我去相亲,所以故意剪坏我的头发,想让我相亲失败;还有你为我卜卦,到最后却说本君的桃花是你……还有那张报纸上刊登的什么二三事,也是你去通风报信的吧?不然,天庭娱记的主笔怎么会那么快得知消息?”

我怒了,猛地将他推出我的厢房:“你少自作多情!我既然肯去月老祠剪断我们的姻缘线,就表明我也不想跟你有什么瓜葛。你觉得我是你的烂桃花,本仙子更是这么觉得,你就是我仙生中最大的烂桃花!”

泽华从我府中离开后没多久,我就腾起脚下云朵,直奔莲河的府邸。夜色如一团浓雾化在天边,我脚下生风,很快就到达了那座雕梁画栋的府邸前。我扣响大门上嵌着的铜环,面色阴沉地等着莲河来开门。

“你怎么来了?都这么晚了……”

我气道:“谁准你胡乱写的?”

莲河紧了紧身上披着的外衣,赧然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已经许久没有挖掘到新鲜的素材了。那些有头有脸的仙君防着我跟防怪物似的,我这也是为了年底的业绩嘛。”

我被她气得说不出话来,指着她一通乱骂,骂完了才想起来我今日来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骂她。我清了清嗓子,刻意压低了声音道:“你能不能赶紧写出一个我和泽华仙君感情决裂的稿子?”末了,我又强调了几句,“你尽管发挥,只要顺着‘感情决裂’这四个字来写。”

莲河凸着眼睛瞪我,连想也不想就拒绝了我。我来了气:“那你以前怎么敢乱写的?”莲河一脸无辜:“那不算我乱写啊,那些都是你爆料给我的。什么泽华睡觉爱打呼噜还爱磨牙,更是在梦游的时候会打人,这些不都是你拍着胸脯告诉我的一手消息吗?”

我一噎,搜肠刮肚半天也搬不出什么话来反驳她。是了,关于泽华睡觉打呼噜还磨牙的这些丑闻,都是我当初拍着胸脯说是潜伏在泽华府中多日才挖掘到的重磅消息。

为了挖掘到这些重磅消息,我还被泽华狠狠捶了一顿。一千年前的某一夜,我偷偷穿上夜行衣,腾云驾雾直奔泽华的府邸。不巧的是,我刚到他的府中,就碰上了正在梦游的他直直地走过来,吓得我险些跌坐下去。我正要跑,就被他抓住手,当人肉沙包一样捶了无数下……

也怪我法术低,不然也不会被他捶得半个月下不了地。在那之后,我就找到莲河,将偷窥得来的关于泽华的秘闻全部告诉了她。其实在那之前,莲河本想在新稿中狠狠夸泽华一笔,到最后却因为我的那些话,笔锋一转,着重笔墨写了他的丑闻。

而我如此抹黑泽华,也只是不想他被很多人喜欢。因为我知晓若是莲河真的在新稿中夸奖泽华,定会为他吸粉无数。到时候,我就要和很多女仙一起偷偷喜欢他了。我讨厌这个感觉,是以,我才在莲河面前故意抹黑他。

如今想来,我当初真是自私至极,更是幼稚得可笑。他根本就不喜欢我,我却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而耽误了他娶妻生子。我叹出一口气,好在我能够及时悬崖勒马,剪断了那根姻缘线。

未过多久,我就听说王母又为泽华安排了一场相亲。时间定在三月初三,正是桃花始盛开的好日子。自从上一次泽华从我家怒气冲冲地离开之后,我已经有许久未见过他了。思及此,我不禁暗骂自己没出息。

雕花木门被“吱呀”一声从外推开,我转眸看见气喘吁吁的仙娥,她道:“仙子,我打听到了,泽华仙君的相亲对象是王母的外甥女——贺颜仙子。”

贺颜仙子?我在脑海中仔细搜索这位神女的容貌,搜索许久之后方才想起来。我眯眼一笑,心中生出一个念头。

很快就到了三月初三,当日,我换上一身浅色的衣服,偷偷溜到泽华府前,小心翼翼地察看了四周无人之后才攀上那堵矮墙。坐稳之后,我顺手拉过旁边横伸过来的桃枝挡在脸前,默默地注视着不远处相谈甚欢的两人。我本是想看泽华的笑话,看他该如何面对那位胖仙子,却不想,他仿佛开心极了,望着贺颜仙子时,眸中甚至铺满了细细碎碎的光亮。

我鼻头一酸,心里一堵,暗恼自己今日就不该来,便一路腾云回到了府中。我摸出怀中的龟壳,仔细摩挲着上面的纹路,就是不敢为自己卜一卦桃花。当天,我连连饮了十来杯桃花酿,正打着酒嗝准备回寝殿睡觉,就听到外面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我心生疑惑,晃晃悠悠地朝外面走,不想却看到满天的烟花。那些烟花簇在一起齐齐绽放,中央还显出两个字来——贺颜。

“哇,这泽华仙君好阔绰呀,你看他为了贺颜仙子,不惜砸了重金买那些烟花,据说那些烟花会放整个晚上呢。”

更多短篇言情请访问飞言情>>

天庭金剪子(4)

“是呀是呀,我还听说泽华仙君和贺颜仙子一见钟情,两人的婚期都定了,就在明天呢。”

我耳尖地听见其中一位仙娥说这烟花会放一晚上,他放烟花不关我的事,但是放一晚上,吵到了我的睡眠,这就关我的事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醉意使然,我拖着三十九米长的大砍刀直奔泽华仙君的家中。

到了府邸前,我一脚踹开门,有些艰难地举起大砍刀,隔着砍刀我看见泽华仙君正在看书。他斜靠在软垫上,长发被夜风吹起,唇角微微挑起,就在我沉浸在他的美色里不可自拔的时候,耳边又传来一阵阵的巨响。

我鼻头一酸,转身打算跃下矮墙,不想衣角被桃枝钩住,一个趔趄后,竟跌在了矮墙下面的荆棘丛里。

荆棘上的尖刺扎入后背,我低呼一声,不经意间瞥见贺颜仙子仿佛听到了动静,正欲起身往我这边走来。我急中生智,迅速念咒化为原形。

化为原形后,那些荆棘反而扎不到我了,我顾不上开心,赶紧将头钻入厚厚的龟壳中。

“仙君,你快看,那里怎么会有一只小龟龟呀?”

我胸口一堵,恨不得上去捶贺颜仙子,撒娇也不带这样的啊!我都修炼了一万年,堪称是龟族的祖宗,也是龟族中体型最大的乌龟,她竟然睁着眼睛说瞎话,说我是小龟龟?我微微探头,看见贺颜仙子挽着泽华走过来,她俯下身想要抱住我,刚将我抱出那一丛的荆棘中,就被我的重量一坠,身体朝后一倾,她稳稳站定后,额上沁出几滴汗珠,略有些羞赧:“哎呀,这乌龟好重。”

泽华睇了一眼过来,没说话,贺颜仙子则一脸垂涎,她望着我,舔了舔嘴唇,道:“仙君,我可喜欢喝老王八炖的汤了,要不咱们把这只炖汤喝了吧。”

气氛顿时僵住,我强装镇定,安慰自己敌不动我不动。泽华勾起唇角:“仙子既然喜欢喝汤,那就把它炖了吧。”

贺颜仙子一看就是行动派,她很快从后院中找出一口巨大的锅,而泽华则是抱了柴火过来。他们男女搭配,很快将锅架了起来,我则被绳索紧紧绑住,连动弹一分都艰难。看他们这样子,是真打算把我给炖了。

贺颜仙子动手往临时搭建的灶里塞了一把柴火,火光大盛间,我一急,也顾不上丢人不丢人的问题,念咒化为了人形,一化为人形后,我就拂去身上的绳索,转身朝外狂奔。风从耳边掠过,我恍惚听见仙子在哀号,大意是让泽华快些追我,免得到嘴的王八汤飞了。

紧接着,就是一道呼呼的风声,我心道不好,一转身就看见泽华。他法力本就高于我许多,想要追上我自然是轻而易举。他攥住我的手腕,道:“你又搅黄了我的相亲,说吧,你要怎么补偿我?”

明明是他伙同贺颜仙子一道,想要把我炖了喝汤在先,如今却说我搅黄了他的相亲,我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的。我憋住快要夺眶而出的眼泪,大声吼他:“我怎么搅黄了你的相亲?我根本什么都没做!”

“仙子爱喝汤,她今日喝不到王八汤,怕是要不愿意我。”他手指点上我的额间,“你说,你这算不算是搅黄了我的相亲?”

我气血上涌,又是难过又是气恼。我当时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往回走。直到走到那口滚着沸水的锅前,我回身瞧见他瞠目结舌的样子,一时间恶向胆边生,道:“你不是说要把我给炖了吗?来啊!把我给炖了!”

我没给泽华反应的机会,因为我直接纵身跃进那口锅中。贺颜仙子呆呆地站在一旁,澤华则火急火燎地伸手捞我。我正在气头上,岂是说捞就被捞出来的?我气定神闲地坐在锅中,如老僧入定一般闭着眼感受着周身传来炙热的温度。

“你!”泽华的额上沁出几滴豆大的汗珠,神色也由一开始的着急转成哀求,“你出来好不好?我错了,向你道歉。”

我眼皮一掀,淡淡地道:“不敢当不敢当,小仙只是天庭的一名理发师,可不敢搅黄了仙君的相亲!这不,为了促成仙君和仙子的好事,小仙宁愿牺牲自己。”

泽华拧眉,语气严肃:“你出不出来?”

我昂头,摆明了是不打算出去。令我没想到的是,泽华会毫不犹豫地跳了进来,他化为龙形,缩小身形与我并肩蹲着。他咬着牙,额上龙角被水烫得有些红,覆满全身的龙鳞也被高温烫得有些翘起。我急了,动手推了他一把:“你快出去。”

他沉默,摆明了是不想出去。我被他气得口不择言:“我们乌龟一族的龟壳本就耐高温,我有龟壳保护,你有什么?”

他瞥我一眼,强忍着炙热的水温给他带来的不适,道:“你什么时候出去,我就什么时候出去。”

我无法,只得跳出那口大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抱起那条被烫得快不行了的小金龙,一路朝着天医馆狂奔。

天医馆的医仙在里面忙忙碌碌近三个时辰,才派出一个医仙出来通风报信:“泽华仙君快要不行了,提早准备后事吧。”

我双膝一软,险些跌跪在地。我抓紧那位医仙的领子,红着眼睛问他:“怎么可能就不行了?你告诉我,被滚水烫一下,就能毙命吗?”

更多短篇言情请访问飞言情>>

天庭金剪子(5)

医仙掰开我的手,叹气道:“泽华仙君以前是四海八荒最有名的战将,他身上本就有许多伤口,且伤口大多深可见骨,当初有龙鳞的保护还好一些,现在龙鳞全部剥落,又被滚水一烫,还未好彻底的伤口又裂开了。”他有些不忍,“伤口流血不止,怕是救不回来了。

有医仙推着小推车出来,而泽华就躺在那上面。他还像被送来时那样,赫然是龙的模样,只是他的爪子微微蜷起,缩在了心窝前。我弯身抱起他,径直往前走,走着走着,眼泪就落了下来。

我垂眸看了一眼怀中的小金龙,胸口疼得快要喘不过气来。我抱紧了他,脸颊贴在了他的身上,眼泪又止不住地落下来。”

回到府中已是申时,我兀自走到后院,用铁锹挖出了一个坑。下葬过后已是戌时,我又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那个小坟堆,才神情恍惚地往回走。是夜,我躺在床上,眼眶酸涩难忍,心中的愧疚与自责越聚越多。

我不该与他赌气跳入锅中的,若不是我始终不愿意出来,他也不会跳进去。我抬手捂住眼睛,感觉到手中氤氲了一片凉意。不知过了多久,我才浅浅睡去。半梦半醒间,隐约听见房间里有动静。我翻了个身,刚一睁眼就看见眼前悬着一个黑衣人。我吓了一跳,一把揪住他绑在脸上的面巾,使劲儿往下一拽,趁着映进室内的皎洁月光,我看清了来人正是我下午才埋好的泽华。

“泽华?”我紧紧地抱住他,喜极而泣,当即也顾不上什么矜持,我只想和他说明我的心意,“我喜欢你。不管你是死了还是活着,我都喜欢你。就算你拒绝我,我也还是要和你说,我喜欢你。”

一片寂静里,我听见他低低一笑,接着道:“傻子。”

我泪眼蒙眬,双手环住他的脖子,将他拉得更低,我哽咽道:“你才是傻子,谁准你跳进那锅里的?”

他清晰可闻的呼吸声就在耳边,我听他戏谑道:“既然你早就喜欢我了,为何不肯同我说清楚?”

“谁让你一直针对我?”我咬了咬唇,“你还说我是你的烂桃花。你都那么讨厌我了,我害怕万一说出来,你会更讨厌我。”

他一怔,手指描上我的眉毛,怅然道:“若是不喜欢你,我也不会去你的理发店特意告诉你我会去相亲;若是不喜欢你,我也不会拿着八卦报纸去找你。我试图和你多些纠缠,你却误会我真的讨厌你……”他抬手刮了刮我的鼻子,“若是不喜欢你,我也不会去央求月老重新为我们连上姻缘线;若是不喜欢你,我也不会跳入滚水之中。”

“哎?”

“我又不是傻子,早在一千年前我就发现你时常偷偷跟着我,时常找机会偷看我,当时我猜测你应该是喜欢我。后来有一天莲河过来问我,要不要照着你给她爆的料来写那篇稿子……”

我心下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我打断他:“你知道我在莲河面前爆你的黑料?”

他眯眼一笑:“我是天庭娱记背后的老板啊。”

“那你怎么同意让莲河写那篇稿子来抹黑自己?”

“因为我想看看你到底是什么目的。”他弯了弯眉眼,“包括和莲河相亲,也只是为了激一激你。你一直不向我表白,如果不是我激你,你是不是打算一辈子都不和我有任何交集?”

我沉默,有些不敢相信,我一直以来暗恋的高岭之花竟然说他也喜欢我!可是,他已经死了呀!

即便如此,我也决定和他在一起,既然互相喜欢,那就不要错过。我打算和他举行冥婚。刚一说出我的想法,就看见他恨不得咬碎了牙齿,他阴恻恻地说:“方沉沉,我没死!我千年以前受了很重的伤,病好后落下病根,那日正好是旧伤复发的时候,我只不过是封闭了自己的五感为自己调息而已!顺便……”他咧嘴一笑,“也测一测你的真心。”

我握起拳头,捶上他的肩:“讨厌。”我靠在他的肩上,突然想起很久以前,他在梦游的时候暴捶了我一顿。我迅速拉开与他的距离,小心翼翼地问:“要不,我们还是保持一些距离?”

我瞧见了他眼里的拒绝,但为了保证我的人身安全,我迅速幻化出一条绳索,紧紧地绑住他的四肢,这才心满意足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了,睡吧。”

由于这两天都没休息好,我很快就睡着了,直到我被捶醒。我揉了揉眼睛,还没看清泽华是怎么挣脱我的绳索的,眼睛就被捶了一拳。我慌忙翻身下床,连连躲避泽华的攻击。半个时辰过去,泽华终于安静下来。他躺回床上睡去了,独留我一个人坐在台阶上思考人生。

微风拂过,我幻化出凉毛巾覆在肿胀的眼睛上,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原来喜欢上一个人,真的是痛并快乐着啊!

更多短篇言情请访问飞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