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烟火爱情

发布时间:2018-01-20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一
  
  蔺兰每天上午都会穿过这条悠长的小巷前往菜市场,走到一半的地方,有间“多肉屋”,还带了一个小小的烘培间。店主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姐姐,柔柔软软地回答顾客的问题,蔺兰看着,觉得真美。有时她会买一盆多肉,有时会买几只面包,有时则只是来看看这位姐姐,她云起雨涌的心便渐渐平静下来。
  
  从多肉屋出来,远处有棵亭盖一般的银杏树,树底下就是菜市场的入口。蔺兰其实不懂厨艺,她只是倔强地想要做点什么,江枫说她没有烟火气,一张脸白净如雪。她开始以为这话是赞赏,直到后来看到他身边多了位清秀贤惠的田螺姑娘。
  
  想到这,蔺兰想骂人,她也曾有颗与世无争的初心,只想找个爱的人天天给他煲汤,做家务,柔情似水。是江枫摆着一副领导的样子教她如何在供货商那狠砍价格,又在客户那变相加价,由此谋得高业绩,然后一步步做到省级负责人。她那些皮笑肉不笑的笑脸,那些喝酒的本领,那些逢场作戏的甜言蜜语,不都是他手把手教会的吗?
  
  江枫依旧会跟她侃侃而谈市场前景、业务扩充版图,甚至,从他欣赏的眼神里,她依旧能看到难以掩饰的深情,可是,他那色彩营养搭配堪称完美的午餐便当,还有熨烫熨帖的衬衫,甚至干净清爽的发根,都暴露了他身边有位贤惠的烟火女子。
  
  二
  
  辞职后,蔺兰自己在网上做了个小平台,由于有之前客户的支持,业务还过得去,加上她始终在找无化学添加剂的优质产品,客源稳定。
  
  没有什么野心,工作倒也轻松。但“烟火气”几个字时常在她脑海里晃悠,她规定自己每天要亲手做饭,可做来做去,始终是紫菜蛋汤,青椒炒蛋,清水煮青菜。倒是厨房外面窗台上那些多肉植物,往往吸引她注视很久。她看着它们一点点长大,爆盆,在秋天绚烂,在冬日静睡。安静,平淡,原来也有很美的风景。蔺兰忍不住自言自语。
  
  有天上午,迎着暖暖的冬阳,她抬头用手机去拍那些阳光一般的扇形叶片,“哗啦”一声,撞到了某个人身上,蔺兰看到一张干净清爽的脸,微微皱的浓眉。看到蔺兰,微皱的眉缓缓舒展,干净清爽的男声:“没关系。”蔺兰这才注意到,地上洒了好多食材,火腿、母鸡、干贝、肘子,还有几棵大白菜。蔺兰连忙帮他捡,可袋子被撞坏了,男子笑笑,说:“你帮我拿几样,我到前面去问一个朋友要只方便袋。”
  
  两人拿着这些食材并排走着,吸引了众多目光。蔺兰忍不住问:“你是厨师吗?”“你觉得我像厨师?我是自己一个人的厨师。”“那你买这么多食材。”“冬天来了,吃开水白菜的季节到了。我喜欢冬天给自己煮开水白菜。”“开水白菜?要这么多食材?”他又笑,说:“当然。”
  
  说着就到了多肉屋,他竟然和那位姐姐很熟,她看着他们手里的食材,忍不住笑了,喊他:“辰南,准备煮开水白菜了?”他还是笑:“是呢,快给我个袋子。”两人一一把食材装进袋子,辰南说:“阿葵姐,煮了我给你送一碗过来。”蔺兰不知为何不由自主地露出羡慕眼神。辰南又对她说:“如果你不嫌弃,我也可以给你送一碗来的。”蔺兰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但她还是把微信号告诉了他。
  
  黄昏时,辰南就在微信上发了开水白菜的图片,然后问蔺兰的门牌号,蔺兰想了想,要他把汤放在阿葵那里,她自己去取。
  
  开水白菜原来是高汤白菜,用火腿、母鸡、干贝、肘子等熬出嫩白高汤,有这样的背景打底,白菜像换了角色,好吃得让蔺兰吃惊。辰南却说,白菜其实本身就很鲜的,高汤都只是吸引,把白菜的鲜吸引出来。蔺兰听得入迷,她再次想起江枫说的“烟火气”。
  
  那个冬天,三人便经常在阿葵的多肉店碰面,蔺兰总是欢喜地去,然后吃得暖暖的迎着北风回家,一点都不觉得冷。
  


  •   三
      
      辰南极少说起自己的事,应该说他话很少,关于他的事情,几乎都是阿葵告诉蔺兰的。
      
      辰南在一家网络公司做游戏开发,之前有过一位女友叫小畅,小畅和辰南是校友,他读研二时她是大一新生。小畅大学毕业后投靠了辰南,辰南教她制作视频,没想到小畅很快成了网红。原本以为他们要结婚了,因为两人在城市都已打下不错的基础,没想到莫名其妙就分手了,辰南也没说过分手原因,但如今偶尔还能看到小畅的蓝色宝马mini往辰南的小区开。
      
      蔺兰听着,心想又是一段藕断丝连的糊涂账,但不知为何,她有点失落。
      
      那天,有个客户要定大量的多肉盆栽做小礼品。蔺兰去找阿葵,阿葵正忙着做面包。她要辰南帮忙带蔺兰去多肉园选产品。
      
      蔺兰没想到阿葵还有这么大规模的多肉园,辰南说是她前夫留下的。蔺兰有点失落,说:“没想到这么美的园子,竟然是个失爱园。”辰南一边选小盆栽,一边说:“爱情有时就像植物,有的不过一秋,有的却能跨越千年。爱过就是好的,至少心中有植物的芬芳。”蔺兰忍不住问:“你心中有这种芬芳吗?”他说“有”,然后便忙开了。
      
      等到忙完,把货发出,两人回到城里,已是晚上10点。不知为何,蔺兰竟然说:“去我那坐坐,顺便做点吃的。”
      
      没多久,一道绚烂的烤茄子,一盅茄子咸鸭蛋黄煲端了上来,再来一小锅清水白米粥漱口。蔺兰看着,“烟火气”三个字又在脑海里荡漾起来。
      
      蔺兰开了瓶红酒,慢慢地,气氛一点点浓烈。蔺兰问:“你跟小畅,还在谈吗?”辰南愣了一下,搖头。想了很久,他说:“感觉她一直在奔跑,拉着我跑,我想要停下来好好爱一下,她却说这年代傻瓜才将时间浪费在谈情说爱上。她扯着我走,我扯着她感受生活,一拉一扯,彼此内耗,终于累了。”
      
      小畅追着网络红利奔跑,而辰南,早在她之前三年已跑累了,他想要她放缓节奏,可又发现自己这样去阻止她其实有些残忍,因为当年自己正是这样不顾一切奔赴所谓的成功,他理解那种贪恋,而且他没办法解释他如今的隐退与自然。也许有一天,小畅也会成为今天的自己,也许永远都不会,他也不知道。“一个跑累了的人,渴望烟火爱情。”他把酒吞下去,说。蔺兰顿时就愣住了。
      
      四
      
      从那以后,辰南就经常来蔺兰这下厨,原本开放式的厨房,还带了一个六七平方米的生活阳台,渐渐地到处留下了辰南的痕迹。
      
      有时蔺兰坐在那看着辰南忙碌,她就会想起他和江枫都说过的“烟火气”,他们其实何其相似,江枫放弃她,选了别人去经营烟火爱情;而辰南放弃小畅,选择了她经营烟火爱情。如果辰南知道,她也曾是另一个男人的小畅,他会怎么想?
      
      江枫最后一次来找蔺兰的那天,正好辰南也在,两人正坐在餐桌旁择刚从乡下采来的香椿,窗外盛开的樱花飘进了生活阳台里,窗台上的多肉在阳光下一只只可爱地伸展起懒腰,一切展现出刚刚好的生活画面。
      
      门打开了,江枫走了进来。三人都愣住了。江枫看看桌上的香椿、鸡蛋、豆腐、虾仁,再看看两人手中的食材,还有厨房灶上小火煲着的汤锅,犹豫了好一会,然后把钥匙放到桌上,说:“我是来还钥匙的。”说完就走了,蔺兰跟了出去,她觉得无论如何该道个别,以后彼此之间便清爽了。
      
      回到屋内时,辰南已做好香椿蛋饼,说:“趁热尝一个。”蔺兰走过去,靠着厨房的柱子,看着他,问:“有个问题你想过吗?也许,小畅也可以给你烟火爱情。”辰南将河蚌汤盛出来,轻轻地说:“我问过她很多次这个问题,她说现在不可以,以后也不知道。有些事,就像这香椿,过了属于它的节气就不对了。”蔺兰点头,忍不住想问,那我们现在是正当时吗?可终究什么也别说,辰南看看她,想说什么,也没说。
      
      很快,春分节气就来了。辰南出差去了外地,蔺兰也正忙着去客户那谈新的一年的合作。
      
      夜晚回到家,家中居然有灯火,还有辰南的影子。蔺兰心头一暖,匆匆地摁了电梯。进屋,桌上有精致的春卷,还有可爱的太阳饼。蔺兰夹起来就吃,说,正好饿了。一枚戒指从春卷里露出,辰南微笑:“嫁给我,好吗?”蔺兰点头。她惊喜地发现,自己当初那么不屑的“烟火气”,原来最能熨贴她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