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 江山换卿 发表于:2017-03-21

    那一年,她穿着红衣在桃花下跳舞,三千桃花如雪,却比不过那时她在我心上留下的颜色 年迈的皇帝声音喑哑,混浊的眼中隐约有了泪光。史官执笔挥墨,如实的记录下来。 (一)...

  • 烟花碎,一枕黄粱 发表于:2017-03-21

    春日雨夜,你也曾捧着一卷诗书倚在墙边,叹一句,小窗荷花雨,玉阶白露霜。春夜虽美,怎奈,光阴难留呢。 我举着茶盏站在一旁,低头,不语。 梅苏,你生来就得到的太多,所...

  • 还珍记 发表于:2017-03-20

    (一)故人归兮 锦佑二年正月初七的早上,彩珠禀告,沐阳回来了。道是人在密宫中候着,这小丫头就问我是不是要先去看看,我扫了堆积如山的奏折一眼,笑着说急什么,折子批...

  • 会笑着忘记你 发表于:2017-03-20

    一 十六岁,你送我一只蓝精灵。十七岁,你送我一张莫文蔚的CD和一束百合花。十八岁,你给我了一个拥抱。对我说,蓝妹妹,好好生活。骄傲如我,扬着眉忍着泪,假装不在乎的...

  • 红衣乱 发表于:2017-03-20

    离开榕花山庄的时候,我就没有想过再回去。多年来,榕花山庄的草木城池,那些沉埋湖底的尸首与罪恶,都是我此生无法忘记的梦靥。我要逃离这一切,所以我必须离开霍红衣。一...

  • 最佳女配 发表于:2017-03-19

    罗达深夜一点给我打电话,劈头说,不管了,老子要表白。 我哆哆嗦嗦摸开台灯,深呼吸,稳了半晌,问他:跟谁表白? 跟菇菇啊!难道跟你?罗达大着舌头说。 你先醒醒酒再说...

  • 心岸 发表于:2017-03-18

    一 三月的一个上午,秀感觉身上寒冷,走出了阴冷潮湿的屋子,太阳并不是特别的明亮,但秀能感觉到有一些明显的温暖。秀坐在小院里的一把椅子上,手里开始继续编织一件玉竹...

  • 孙姑娘的爱情准则 发表于:2017-03-17

    原来在爱情里,是没有准则的。而你之所以能够遵守那些条条框框,只是因为不够爱罢了。毕竟,想要爱一个人怎么会忍心被束缚住呢,真爱一个人怎么能忍住不去主动呢。 手机屏...

  • 收破烂的矮富帅 发表于:2017-03-17

    蓝笑笑过完年就奔四了,但风韵犹存,她丈夫去世多年,她很想再找个依靠。不过她的要求挺高:非有房有车,不嫁。 可是,这有房又有车的有钱人,并不好找,这不,都过去几年...

  • 第一次的眼泪…… 发表于:2017-03-17

    那个秋日的黄昏,太阳懒散地挂在天边。 窗子开着,湿润的海风慢慢地涌进来,吹在脸上,眼睫上,像是正在抚摸中谁的细长柔软的手指,把我拉进一片伤感中。 此时的海滩上到处...

  • 丑女友在等她的帅男孩 发表于:2017-03-17

    在大餐开始的前二天,打电话到他实习的报社,接电话的是一位声音甜甜的小姐,我说我找耳朵,她愣了半天,说你找谁? 耳朵?谁叫耳朵?我们这里没有姓耳的,更没有叫耳朵的...

  • 大雨将至 发表于:2017-03-17

    放下手中画笔,抬头时方知已是黄昏。有一人把手中扇子递过来:姑娘,这是我画的折扇,能否换一口吃的? 他那一双墨眸布满沧桑,递过来的扇子却是画工精美。我不语,只是从...

  • 呵手试梅妆 发表于:2017-03-17

    壹 明城第一次挨罚,是梅妆亲自执的鞭。 那是无影门里专门用于惩治的鞭子,长年累月地浸在盐水里,鞭身上布满细密的倒刺。明城褪尽衣衫,独自跪在雪地里,彼时他尚是少年,...

  • 岁月长,衣裳薄 发表于:2017-03-17

    你看啊,这么多年了她对他的感情一点也没变。就像一只习惯了扑火的飞蛾,一次又一次,已经不会再计较后果。就算他冷漠,就算毫无结果,她也从未犹豫过。这大概就是我们最初...

  • 帅哥有毒 发表于:2017-03-16

    石磊是个帅哥,他的女朋友秦晓俪当年就是因为这点看上了他,并对他死心塌地。他俩是大学同学,恋爱已有4年了。 这天下午,秦晓俪突然给石磊打电话,约他见面,说有要紧事要...

  • 首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下一页
  • 末页
  • 781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