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 我没有骗你 发表于:2017-03-16

    一个男青年,追求一个女孩,女孩倒也大方,没有躲着藏着,直截了当地说:你想和我谈恋爱可以,但你们家有钱吗?现如今,金钱第一,没钱,我没办法答应你! 男青年想了想,...

  • 照影蛊 发表于:2017-03-15

    上世纪80年代初,浙江绍兴某中学里有个名叫盛丹丽的女生,成绩一向数一数二。她高二那年,有一次学校组织秋游,去的是本市的鉴湖。 盛丹丽性格文静,并不爱打闹,就和几个...

  • 古寨奇遇 发表于:2017-03-15

    丁先生做古玩这一行已近二十年了。他既是一位成功的商人,同时又是一位极富社会责任感的慈善家。 最近,西北山区一座希望小学举行落成典礼,他作为捐助人受到校方的邀请,...

  • 谁的离婚计划 发表于:2017-03-15

    张华是一家外贸公司的老总。这天,他在公司楼下的咖啡厅里,遇上了大学时代的初恋女友小美。多年未見,彼此都有些拘谨,但最终还是坐到一起,聊了起来。 小美还是那么漂亮...

  • 桃花依旧,相思难寄 发表于:2017-03-14

    微风徐来,一阵桃花雨落。阮氏静坐案前,手执一盏桃花酒,面上笑容凝醉。他说待桃花烂漫之时就会归来,言犹在耳,他却再难赴这桃花约。 犹记那年初嫁,她只无意中提到很喜...

  • 旧时清朗,终成离殇 发表于:2017-03-14

    这个才华横溢的女子的短暂一生,似被划为鲜明的两段。前一半暖意融融,后一半却只剩望不到尽头的阴霾。 那是个飞絮漫天的融融春日,苏杭朱家添小女,取名淑真。那时虽边关...

  • 戏曲未终,伊人已远 发表于:2017-03-14

    绛唇轻点,蛾眉淡扫,戏台上他唱着别人的悲欢离合,然卸下戏妆回到府中,青砖黛瓦如旧,那个温婉的女子却永远定格在冰冷的遗像上,再也不会轻唤一声二爷。 那是乱世动荡的...

  • 烘篮里的媳妇 发表于:2017-03-14

    有个小伙子上山打柴,回来的路上看见前面有棵大树,两个白胡子老头儿在树底下下棋。他走累了,也到树下歇歇。 两个老头儿一边下棋一边说话,说的是啥他没听懂,有人名,有...

  • 北海道没有雪 发表于:2017-03-14

    2015年的冬天,北海道意外地没有纷扬大雪,薄薄的积雪在阳光下渐渐消弭,就如同周芸和白帆在岁月里留下的印记,终将被时光蒸发。 周芸,快点儿,走啦! 位于北海道札幌的八...

  • 村庄哀歌 发表于:2017-03-14

    一 磨坊在垛儿村的最东边,靠近垛儿村的灌溉渠。一年四季,村里人都会把收下的粮食挑到灌溉渠里淘洗。一来是离磨坊近便于磨面,二来是灌溉渠的水清澈能把粮食淘洗干净。晴...

  • 阿紫走丢在欢喜街 发表于:2017-03-14

    一 林家阿紫喜欢大英雄,可她不仅没遇到过英雄,还生生把自己活成了英雄,独属于欢喜街的英雄。 像是众多大城市中总有的那些落后破败、面临拆迁的村镇街道一样,破旧的欢喜...

  • 打倒国师,重振朝纲 发表于:2017-03-11

    国师想抢朕的江山?想得美!她一不是我娘,二不是我新娘,朕的江山岂是一个女人说抢就抢的!朕一定要打败国师,重振朝纲!咦,国师点名要朕侍寝?好呀好呀! 朕不会轻易狗...

  • 干了这碗山西陈醋 发表于:2017-03-11

    忽闻校花已经把隔壁的大神拿下,黎洛洛愤慨地将一张妖艳的红杏出墙图发到了朋友圈里,并赋诗一首:问君能有几多愁,牧童遥指潘金莲。垂死病中惊坐起,一枝红杏出墙来。没多...

  • 我的助理又跑了 发表于:2017-03-11

    身为模特公司大老板的助理,莫小桃作为脸盲症患者怎么还得了?认不出别人也就算了,居然连他也认不出来?而且她做了坏事就想跑,还能不能行了?哼,脸盲小助理休想跑,看BO...

  • 女票被我屏蔽了 发表于:2017-03-11

    身为一个家破人亡只能靠做微商糊口的落魄千金,夏满最重要的一条人生经验便是绝对不要招惹凤凰男!然而千帆过尽,她却收获了这个凤凰男为她打下的商业帝国 1.入行微商 让梦...

  • 首页
  • 上一页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下一页
  • 末页
  • 781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