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 桃花十里,取一朵放心上 发表于:2017-10-26

    据老宫人们讲,我出生时宫中桃花竞相开放,引得群鸟纷纷而至。父皇以为这是吉兆,故而对我总有几分偏爱,不仅让我的名字从了哥哥们的景字辈,还打小就遣人教我政事,授我兵...

  • 那年的喜欢,让我们成长 发表于:2017-10-24

    【1】 再见朱恒毅时,是在篮球场上。 好友筱辰指着一个穿着白T恤正要投篮的少年手舞足蹈:你看,那个投篮的男生是不是超帅?我顺着她指的方向望过去,看见他投的三分球在篮...

  • 曾以为能大战外星人 发表于:2017-10-24

    惟念问我,2015年迄今为止对你来说,发生的最好的事是什么?我想了想,竟然没什么多好的事发生。我反问她,那你呢? 她说去了上海,那里很大很繁荣,让自己觉得自己很渺...

  • 阳朔的山水间藏着青春住着少年 发表于:2017-10-24

    我在春夏交替之际收到了一笔相对丰厚的奖金和一张陆远川从桂林寄来的明信片,思来想去,觉得这也许就是契机。 我透过和谐号的窗口看尽了沿途青翠的山景,也坐在从阳朔高铁...

  • 那些男孩,教会我爱与被爱 发表于:2017-10-24

    1 少不更事时,我总以为,喜欢一个人,简单纯粹,是不必要讲太多理由的,就像我喜欢宋诗文,一眼之缘。与此同时,我也相信,讨厌一个人,绝不会是平白无故的。哪怕是快意恩...

  • 是谁允许你这样放肆的爱我 发表于:2017-10-22

    霜飞的文总让人有种淋漓尽致的感觉,将人的内心某种悲伤的情绪渲染抒发到极致,因而打动人心,校园疼痛系作家的名号当之无愧。 长欢离开以后,我的世界便只剩黑白两色。 白...

  • 别对我说谎 发表于:2017-10-20

    【一】 世界上总有那么一个人,他在身边,其实好像也不是很必要,但如果不是他,其他人更没有必要。X先生我的不必要之必要。PS:与X先生相识的一周年纪念日,忙到完全忘了...

  • 世界上的另一种爱情 发表于:2017-10-20

    砰 水晶灯下,清脆的撞击声响起,紧接着,一记极限球沿着斯诺克球桌徐徐划过。 西街七号会所里,俞绵绵悄然屏住了呼吸,直到黑球一杆进洞,她才兴奋得从座位上跳起来:Give...

  • 朕在古代弹吉他 发表于:2017-10-20

    第一章 俗话说,女追男隔层纱,但我觉着我和沈及之间隔的是金刚纱,刀劈斧砍都不留一丝痕迹的那种。这一事实在今夜我着人预备的宫宴上第五十三次被印证。 沈及又没来。 这...

  • 种个郎君扑小乔 发表于:2017-10-20

    一 都城外有一片荒野,杂草之下乱石堆叠,石上有一棵参天巨树,树冠如盖枝繁叶茂,树下长着许多茎叶淡紫的屏草,一生一大丛,高矮齐一,远远望去如花如屏。 乔小祜近来每日...

  • 女帝赐教 发表于:2017-10-20

    楔子 女帝的发难来得毫无预兆,她拿出一张名单,名单上拟定的足足一百多在朝官员统统被下狱监禁。 细细看那些名字,却发现这些人无一不是曾与女帝做对的,人们倒吸一口凉气...

  • 追爱三十六计 发表于:2017-10-15

    壹 那人像是春天的阳光,阳光下的泉水,又温柔、又妩媚、又撩人。尤其是那双眼睛,看着你的时候,好像下子就能把你的魂勾过去。 听着耳机里的电台节目播音员声情并茂地念着...

  • 后宫·锁君心 发表于:2017-10-15

    【楔子】 阴暗破败的宫殿内,季幼清已褪去威严凤袍,只剩件单薄素衣裹身。 腐朽的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沈媛得意地走到床前,悠然道:本宫就是来看看,昔日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

  • 王爷削削乐 发表于:2017-10-15

    (一) 遇见孟长歌的那一天,谢知宁刚从蜀中封地归来,正坐在客栈二楼靠窗的位置饮茶。街道上突然传来一阵喧哗,谢知宁往下望去,就瞧见一位面相刻薄的老妇人骂骂咧咧地扯...

  • 我和我的警察先生 发表于:2017-10-13

    我叫吴语,不要吐槽我名字,只怪爸妈太随意。今年已经是我和警察先生认识的第7个年头,时间总是在不知不觉中溜走,感叹的同时又觉得自己太过幸运。有时候我会想,如果当初...

  • 首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下一页
  • 末页
  • 781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