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传奇故事 >

翻天印

发布时间:2017-06-1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摘星手

杨九翼领着弟子,直奔蚩尤坂,准备挥刀挑战九幽教的教主黑霸,夺得这届武林盟主的宝座。可是他刚刚离开渔樵山庄一百里,在四方镇住店的时候,却夜遇煞神叶孤。叶孤挥手一翻天印,正中杨九翼的脑门,杨九翼的额角皮肤上,就被翻天印的印泥盖上了“沽名钓誉”四个通红的大字。

杨九翼當时气得惨叫一声,呕血晕倒,他被弟子们用马车送回了渔樵山庄。杨九翼的女儿杨胜男忙将父亲送到密室中静养,当她问起事情的经过时,杨九翼紧闭着双目,一句话也不肯说。

杨胜男来到外面,她将跟随父亲去蚩尤坂的八名弟子都找到了一起,问:“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难道我父亲的武功,真的抵不过叶孤出手一击吗?”

杨九翼的功夫,不敢说天下第一,但在武林中也能排进鼎甲前三。在杨胜男的逼问下,其中一名弟子说:“师父和叶孤动手时是夜晚,当时我在客栈的院子中,只见一道白光,叶孤的翻天印就印在师父的额头上!”

杨胜男听同门师兄讲完话,她的心中不由得冒起了一股寒气,杨九翼都架不住叶孤一招,杨胜男就更不值一提了。但杨九翼无子,只有杨胜男一个掌珠,如今父亲受伤,杨胜男只有硬着头皮担起为父排忧的责任了。

杨胜男回到房间,写了一封准备去月华山为父亲盗取翻天印解药的信,她将这封信,悄悄放到密室内父亲的枕头底下,接着骑马离开渔樵山庄,直奔山下的太乙镇而去。

太乙镇悦来客栈的后院中,正在进行着一场酷斗,九名涿州府的捕快,将摘星手尹小飞围在了中间,捕快们手中铁链,已经布下了擒贼捕盗最厉害的天罗阵,随着九条铁链渐渐合拢,尹小飞即将在劫难逃的时候,杨胜男赶到了,她也怕暴露身份,就折了一根枯树枝,然后当做天乙针,对着阵眼—一名老捕头射了过去。

枯枝射中了那名老捕头背后的穴道,他的手一哆嗦,正准备击向尹小飞头顶的铁链“啪”的一声,却打在旁边捕快的身上,捕快们的队伍立刻乱作了一团,尹小飞一抹淡烟般,跃上房脊,接着跳上杨胜男的马背,尹小飞御马,一马两人,狂奔出镇,很快就逃出了捕快们的追缉。

尹小飞骑马和杨胜男来到了荒郊外一座年久失修的土地庙,两个人下马,杨胜男回过身来,厉声道:“尹小飞,你又做什么案子了!”

尹小飞毫不在意地说:“我只是在涿州府最大的银号,盗来了一张三万两的银票!”

尹小飞对貌美如花、脾气火辣的杨胜男非常心仪,杨胜男对尹小飞也有好感,但杨九翼却嫌弃尹小飞行为不端,拒绝自己的女儿与他交往。

杨胜男一听尹小飞竟敢窃取银票,气得她挥起粉拳,直奔摘星手的头上打去,尹小飞一闪身,头上的软帽就被杨胜男一拳扫落在地,尹小飞的软帽压得很低,遮住了额头,如今帽子落地,露出了额头上翻天印的印记—四个字“无耻宵小”,杨胜男诧异地问:“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尹小飞是个非常有正义感的侠盗。武林之中,受叶孤翻天印荼毒的人士比比皆是,尹小飞决定伸张正义,他夜盗月华山的鬼洞,准备窃取翻天印解药的时候,却被叶孤发现了,尹小飞的脑门上,就被印上了“无耻宵小”四个字,这就是以往的经过……

杨胜男之所以找尹小飞,就是想借助他的力量,去月华山窃来翻天印的解药,去除杨九翼额头上“沽名钓誉”的印痕,尹小飞听杨胜男讲完话,他将胸脯拍得“砰砰”响:“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有了上次失败的经验,这次盗药,一定成功!”

尹小飞讲完话,一脚踢翻了庙内的供桌,从供桌下面的砖洞中,取出了一个沉甸甸的包袱来。两个人想要到月华山窃药,无异于虎口拔牙,尹小飞盗窃银票的目的,就是不惜高价,找几名江湖高人制造几件能制得住叶孤的独门利器,尹小飞有备而来,看来叶孤的末日就要到了!

雪山猱

叶孤真正的身份,没有人知道。翻天印一共有九颗,每颗上面的字迹都不一样。翻天印并非一件致命的武器,但最让人觉得可怕的是无法洗去的印泥。那些字被印在武林人士的额头上,即使是用刀圭之术,割掉染字的皮肤,可是那鲜红的字迹,依然会留在皮肤下面的骨肉里。

杨胜男之所以让尹小飞帮她窃取翻天印的解药,目的有两个,一个是解杨九翼之难;另一个,尹小飞在杨九翼眼中的形象也能改观,两个人的婚事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了。

尹小飞是聪明人,这里面的干系他哪能不明白,故此,这次窃解药,他干得分外卖力气。

三百里的路程,两个人骑马一天就到了。午夜的时候,两个人潜行至月华山的半山腰,并在一座隐秘的断崖旁,找到了叶孤的老巢—鬼洞。

杨胜男本以为鬼洞的洞门之外,一定是白骨堆积,骷髅遍地才对,可是她往紧闭的洞门上一看,不由得愣住了,只见上面写着两个斗方大字—鬼洞。

归洞的洞前,山花茂盛,翠竹殷然,石桌石椅,井然有序,这根本不像是一个武林魔头的住处。

翻天印(2)

尹小飞一见杨胜男目光中露出了疑惑,他说:“胜男,你千万不要被归洞的雅致所迷惑,叶孤毁了你父亲的武林盟主之路,就证明他是一个十恶不赦的魔头!”

尹小飞讲完话,他递给了杨胜男一个重金打制的九焰筒,随后,他就讲出了自己盗解药的计划。每天清晨,叶孤都会出洞练武,只要杨胜男引开叶孤一刻钟的时间,尹小飞便能盗药成功……

杨胜男论武功虽然不是叶孤的对手,但是她可以借助月华山复杂的地形和叶孤周旋,更何况遇到危险,她还有尹小飞送给自己的九焰筒压阵,相信引开叶孤一刻钟的时间,还是不成问题的。

这时,东方的天际已经微露晨曦,在啾啾的鸟鸣声中,归洞的石门开启了,一个面如冠玉、肋下悬着一柄金钩的年轻人走出洞门,难道这个年轻人就是老魔—叶孤?

杨胜男见尹小飞点头,“嗖”的一声蹿了出去,她右手一扬,一蓬太乙针便用漫天花雨的打法射了出去。叶孤突遇暴袭,他一晃手中的金钩,将那蓬天乙针打落在地,叫道:“何方狂徒,竟敢来月华山撒野,看我的翻天印伺候!”

杨胜男本想抖手一蓬天乙针,接着转身便跑,将叶孤引开,没想到叶孤动也不动,反而一伸手,从衣袋里摸出了一枚“胆大狂徒”的翻天印,随着叶孤取印在手,就见叶孤的衣袖一动,竟从里面跳出来了一只两拳大小的小猴子来。

杨胜男每日里跟随父亲学武的同时,她在渔樵山庄的书房中曾博览群书,在一本《古今灵兽谱》中,杨胜男知道这种小猴子的名字,它原产于昆仑山,名叫雪山神猱,其行动如电,快过人类几倍,如果攻击人类,可令人类防不胜防。

雪山神猱接过叶孤手中的翻天印,冲着杨胜男就飞纵了过来。杨胜男直到此时,才恍然大悟,怪不得很多武林高手都吃了翻天印的亏,原来是这只雪山神猱在作怪。

杨胜男忙按手中的九焰筒,毒烟和火焰一起发了出去。雪山神猱纵是灵兽,也怕火烧,神猱遇险,它吓得急忙退后,躲进叶孤的袖子,再也不敢出来了。

叶孤为避九焰筒的毒烟和火焰,也是斜飘两丈,尹小飞不敢怠慢,他运起轻功,鬼影子一样,冲进了归洞之中。

大阴谋

叶孤已经识出了杨尹二人的调虎离山之计,他避过了九焰筒发出的毒烟和火焰后,“嗖”的一声,直奔归洞蹿了过去。

杨胜男怕洞里的尹小飞对付不了叶孤,她紧跟着叶孤的身影,也冲进了归洞。归洞中并不很深,七八丈深的石洞很快就到了洞底,洞底是个两丈长一丈宽的石厅,石厅中除了一些生活用品外,就是一些坛坛罐罐。借着松油蜡烛的光亮,石厅中根本就没有尹小飞的人影。

叶孤一见洞中没有尹小飞,他叫了声不好,正要冲出洞外,就见沿着石洞“骨碌碌”地滚进来了一个黑色的铁球,这个黑色的铁球上还“咝咝”地往外冒着青烟。

叶孤和杨胜男看着这个漆黑的冒烟铁球,一起惊叫道:“唐门霹雳火!”

唐门的霹雳火威力巨大,一枚霹雳火炸塌这座归洞绝对没有问题。这时候,叶孤和杨胜男再从前洞冲出去,已经不赶趟了,叶孤反应迅速,他抬腿一脚,将这枚霹雳火踢到了石厅的一个通风孔内,他一把拉住杨胜男,闪身躲进了石厅角落的一个暗洞之中。

被叶孤踢进通风孔中的霹雳火首先爆炸,接着归洞洞口又传来了第二声爆炸,这两声爆炸直震得杨胜男双耳嗡嗡地响,五脏六腑就好像凌迟碎醢一样的难受。

待爆炸声结束,杨胜男这才想起,是叶孤救了自己一命,她虽然被硝烟呛得连声咳嗽,但还是倔强地问:“你救我是什么意思?”

叶孤淡淡地说:“你不觉得自己是被骗了吗?”

尹小飞在火焰和毒烟弥漫中,冲进归洞纯属是一个骗局,他一定是将自己贴挂在归洞洞门口上方的石壁上,杨胜男和叶孤进入归洞后,尹小飞引爆了两颗霹雳火,目的是炸塌归洞,让叶孤埋于深山,死于非命。

尹小飞不顾杨胜男的性命,他下手确实够凶、够狠、够毒辣。杨胜男自小生活在渔樵山庄,渔樵山庄背靠渔樵山,故此,她对山里的情况非常熟悉。叶孤和她隐身的山洞中,有一股股带着花香的山风不时地吹进来,这就说明了一个事实,这条暗洞可以直通外面。

杨胜男摸黑急走了一阵,终于从一片被藤萝掩盖的暗洞的洞口走了出来。尹小飞并没有离开已经炸塌的归洞的洞口,他正在欣赏着自己取得的战果—虽然他没有得到翻天印的解药,但炸塌归洞,除掉叶孤,这也是一份足以轰动武林的巨功!

杨胜男看到心狠手辣的尹小飞,她娇呼一声:“尹小飞,我要杀了你!”

尹小飞一见杨胜男没死,他哆嗦着嘴唇,道:“胜男,你没有死,这太好了,我为武林除魔,难免会伤及无辜,你要理解我!”

叶孤从暗洞中行了出来,他飘身上了一块巨石上,冷笑道:“好一个为武林除魔,我看你心中充满了恶念,尹小飞才是真正要灭绝武林的魔头!”

叶孤挥起金钩,快比一道金虹,冲着尹小飞的喉头斩去,叶孤的钩法,犀利异常,尹小飞根本就不是对手。尹小飞对着杨胜男一个劲地呼喊救命,杨胜男叫道:“先杀了叶孤,然后再和你算账!”

翻天印(3)

杨尹两个人的功力加一起,也不是叶孤的对手,他们被叶孤杀得连连后退,最后退到了归洞前的断崖之旁,叶孤一声厉啸,使出了金钩织天绝技,钩光舞成了一片金光闪闪的光幕,光幕中不见日光,只见死亡,杨尹两个人走投无路,在惨叫声中,跌落了断崖!

大秘密

這座断崖高有二十几丈,下面竟是一个冰冷刺骨的水潭,杨尹两个人跌落寒潭,他们有武功护身,生命却是无虞。

杨尹两个人爬上水潭的岸边,这才发现水潭四周的石壁,都生满了滑不溜丢的青苔,他们想要沿壁而上,离开这块绝地,已经是不可能。

两个人折腾了一夜,肚子早就“咕咕”叫了,尹小飞为求表现,他在水潭边捡起了一根尖利的竹枝,就开始下潭捉鱼,寒潭中生有一种尺长桃花色的怪鱼,尹小飞刺死了几条怪鱼,可他的两只手,却被鱼血染得赤红。

尹小飞将几条死鱼丢到岸上,他将两只手伸到了水潭里,可是不管怎么用力清洗,鱼血的殷红之色就是不肯从他的手上褪掉。

尹小飞叫道:“胜男,我知道叶孤的翻天印的秘密了,那可怕的印泥就是用潭水里怪鱼的鱼血制成的!”

杨胜男一双明亮的眼睛,在水潭中四处搜索,道:“我父亲告诉我,天生异物,必有天生异物可克,这怪鱼生在此地,这水潭内,必有克制它的东西!”

杨胜男最后在潭边的石头上,找到了另外一种生物—漆黑色的水螺,敲碎水螺,尹小飞用水螺黑色的汁水一经洗手,他手上鱼血的颜色便渐退渐消!

假如水潭中的怪鱼,是叶孤制作印泥的原料,那么崖顶必有一条直通潭底的密道。两个人一路寻找,还是杨胜男心细,她终于找到了一座差不多已经被青苔封死的石门,两个人合力之下,将石门推开了。

杨胜男正要踩着门后的台阶,离开这诡异的地方,她忽觉后背一股阴风袭来—尹小飞手持匕首,正狠狠地刺向了她的后心。杨胜男武功高强,她猛地转身低腰,但尹小飞的匕首,还是斜斜地刺进了杨胜男的后背。杨胜男哆嗦着嘴唇,她指着尹小飞叫道:“你真的是狼子野心,我父亲不让我与你交往,果然没错!”

尹小飞得意地呵笑道:“翻天印解药的秘密,在武林中只能有一个人知道,这个人就是我,只要我杀了叶孤,天下的群雄,包括你爹,都得以我的马首是瞻了,哈哈哈……”

只见密道中人影一闪,叶孤手握金钩跃到了得意忘形的尹小飞身前,叫道:“只可惜叶孤不是那么好杀的!”

尹小飞猛地在兜囊中一探手,他拿出了一件不惜重金获得的武林第一暗器—九幽夺命针,这个可怕的针筒里,藏有九九八十一枚见血封喉的毒针,相信武林中任何一位顶尖的高手,都无法面对它的一击。

叶孤并不顾尹小飞手中九幽夺命针的威胁,他撒手丢了金钩,扶着杨胜男坐在了地上,叶孤又拔出她后背上的匕首,并将治伤的灵药尽皆倒在了杨胜男后背的刀口上。

杨胜男在鬼门关外,转了一圈,总算捡回了一条命,她转头对叶孤问道:“你告诉我,你持翻天印荼毒武林,究竟是什么目的?”

叶孤分辩道:“我并非荼毒武林,我的翻天印纯属是造福武林的圣物,减少武林刀兵的神器!”

翻天印存在于武林已有一甲子年,叶孤是第四代翻天印的持有者。叶孤说翻天印造福武林,那绝对是有根据的,就拿杨九翼举例,九幽教的教主黑霸为了盟主的位置,他已经在杨九翼去蚩尤坂的路上,设置了三道极为厉害的必杀埋伏,叶孤用翻天印让杨九翼远离危险,这能说叶孤做得不对吗?

杨胜男说道:“如果让黑霸成为武林盟主,那么江湖一定是血雨腥风,扰攘不休了!”

叶孤摇摇头,他告诉了杨胜男实情,至少有三名黑道的高手,希冀着想当武林盟主,他们一番恶斗之下,武林邪教会实力大减,这对正教武林绝对是好事,一旦某个黑道的高手最后胜出,准备去做盟主,叶孤就用翻天印,在他的额头上盖上“无耻小人”四个字,让他一辈子与武林盟主彻底无缘!

杨胜男被叶孤说得连连点头,尹小飞恶叫道:“你们讲够了没有,难道爷爷手里的九幽夺命针是小孩子摆家家的玩具,你们还想有活命吗?”

叶孤用手一指水潭中的怪鱼与水螺,就开始给尹小飞讲解这两种东西的毒性。

怪鱼名叫赤血,水螺名叫阎王涎,阎王涎虽然也可去掉赤血鱼留在人身上的血痕,但这两种东西都有剧毒,想要其无害,必须要提炼去毒不可。

叶孤讲到这里,他对尹小飞说:“不信你现在可以用手指按动一下九幽夺命针的机括!”

尹小飞狠命地按了几下九幽夺命针的机括,可是他那两只手,已经木然无觉地不听使唤了。

尹小飛叫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叶孤道:“用不了一时三刻,你的双手就会腐烂透骨,然后痛苦地哀号三夜而死……”

尹小飞被吓得愣住了,就在他不知所措的时候,那只雪山神猱对着他的脸部扑了上来,尹小飞双手顾脸,他手中的九幽夺命针的针筒“咕咚”一声掉落地上,针筒掉落的震动,启动了机关,一筒毒针,全都倒射在了尹小飞的身上。

翻天印(4)

其实赤血和阎王涎并无多大毒性,它们的毒性,只能让人的手麻痹一会儿而已。尹小飞明着是被九幽夺命针射死,还不如说是被自己心头住着的邪恶所杀!

半年之后,渔樵山庄办了一个简单而又热烈的婚礼,新郎和新娘自然是叶孤与杨胜男。洞房花烛夜,叶孤对杨胜男说:“胜男,只要你一句话,我就可以去掉岳父大人额头上的翻天印印痕!”

杨胜男娇羞无限地说:“我想明白了,我父亲当不成武林盟主了,我们一家人太太平平地过日子,这样不是很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