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传奇故事 >

失踪的女婴

发布时间:2017-07-0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区医院的206病房里,住着两位待产的孕妇。里面靠窗的那位30来岁,打扮时髦,说话轻声细语。靠门口的那位,穿着一般,黑黑的脸,年龄少说也有40。

“你这次再生个女娃,恐怕你婆婆得翻脸了。”照顾黑脸女子的老太太忧虑地说着,又把头转向里间那位女士,问,“你家的,是头胎还是二胎啊?”

里面的少妇淡淡地笑道:“我也是二胎。”她丈夫站起身来,正要说什么时,敞开的门上有人叩了叩,一位打扮娇艳的妇女走了进来,笑容可掬地问道:“两位准妈妈,有没有意向给自己的孩子买份保险?”她的话还没说完,门口那个孕妇先开口了:“我家不买。”推销保险的女人把目光转向里面,里面的孕妇也摇了摇头。

卖保险的只好退了出去。

午夜,门口的孕妇肚痛难忍,医护人员急忙把她推进了产房。凌晨2点,产妇被推了回来,身边已多了个孩子。里面的产妇醒了,用羡慕的目光看着她:“生了?男孩还是女孩?”

“男孩。”产妇虽然很虚弱,回答的声音却很坚定。

她妈妈则在拨打着电话,嘴里不停地说着:“生了生了,你快来,对,男的男的。对。”产妇看了一眼她妈妈,歉意地向里面的孕妇笑了笑:“你家的,回去了?”

“嗯,家里还有一个孩子,他要回去看看,再给我带两件衣服,估计马上就要来了。”里面的孕妇答道。话音未落,门就被轻轻推开了,里面产妇的丈夫走了进来。他看了看门口的产妇和她的孩子,先把衣服送到了妻子的床上,然后又走了过来:“这女孩好可爱。”听到男人这么一说,半睡半醒间的孕妇突然惊醒:“什么?女孩?不,我生的是男孩。”说着,她伸手一摸孩子,一下子叫了起来,“妈,妈,有人换了我的孩子。我的儿子,我的儿子不见了。”

老太太听到女儿的叫喊声,也吃了一惊,赶紧摸了摸孩子,跟着扯开嗓门哭了起来:“我的外孙怎么不见了,怎么变成了女娃了?我的天哪,这可怎么办啊!”

值班室护士听到,赶紧奔过来问怎么回事,等她们弄清原委,那里间的孕妇也哭了起来:“我肚子痛,肚子好痛。”丈夫也顾不上其他了,赶紧叫护士把妻子往产房送。那边老太太扯着护士的衣服不肯放手,非说医院调了包。

外间的产妇又急又气,竟然晕了过去,病房一时间乱作一团。

“老太太,你别急,我们医院是有监控的,我们去监控室看看。”护士被拉扯急了,忙不迭地向老太太说着。

老太太跟着一个护士去了监控室,这边丈夫抱着妻子冲去产房。病房里,只剩下产妇和一个孩子。

凌晨5点,另一个产妇还没有从产房出来。这边206病房已吵得沸反盈天。门口产妇的丈夫和婆婆也到了,产妇的母亲从监控室看了监控也回来了,几个人就生的究竟是男孩还是女孩,辩得不亦乐乎。

产房的医生来了,护士长和医院的领导也到了。

“到底生的是男孩,还是女孩?”领导老大不高兴地问道。

“男孩。”医生笃定地答道。

“那孩子呢?孩子在哪儿?”女人的婆婆急眼了,一把抱起被子里的孩子,“现在怎么成了这个?”她把孩子一抱起来,众人突然都愣住了——这哪是什么孩子,分明就是一个塑料娃娃!

早晨7点,里面的那个孕妇也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回到了病房。病房里凄冷一片,只有靠门口的孕妇一个人呆在床上,不停地抹着眼泪。她们家来了十多个人,正在找医院理论。

“看监控了吗?”里面的产妇问道。

“看了。带出来的还是儿子,先是变成了女孩,后来又变成了塑料娃娃。”门口的产妇哭着说。

“塑料娃娃?”夫妻俩倒吸了一口凉气,“这,这怎么可能?”

“就是,就是的。这个医院太差了。”说着,门口的产妇又晕了过去。

医院早把这事向公安局报了案。公安局来了好几辆警车,一拨人被派去看监控。刑警队长亲自过来找人问话。接生的医生告诉刑警队长,那个农村来的产妇的确生了个儿子,她让护士替孩子清洗了之后,放到了产妇身边。

“那孩子哭了吗?”队长觉得十分惊诧。

“哭了,声音还挺大的呢。”醫生答道。

产房护士的回答和医生一模一样。产房护士的压力比医生更大,因为她还替孩子洗了把澡。也就是说,男孩变女孩就是从她手中开始的。靠里面的产妇丈夫也接受了询问。他叫张伟,是一家广告公司的会计。

“我本想抱一下那个孩子,不过孩子的奶奶没让抱,我就没抱了。”张伟说道。

“那你是怎么知道她是女孩子的?”队长忽然问。张伟答道:“我无意间看到的。”

监控那边没有显示任何问题。产妇被推出产房,替孩子洗澡的护士把孩子抱出来,放到他妈妈的身边,再推着车回到病房。整个过程没有一点儿停顿。

失踪的女婴(2)

队长听着汇报,一筹莫展。

“再往后看。后来不是还有一个变化吗?”后来的变化,就是女婴变成了塑料娃娃。

监控显示,张伟抱着妻子冲去产房时,护士领着门口产妇的母亲也跟着走了。5分钟后,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妇女由卫生间走向206。

“她走错了门吧?”一个警员问道。队长挥了挥手,示意他别说话。妇女不一会儿就出来了,朝着楼道走去。

“果然是走错了房间。”警员忍不住又说道。

监控一直放到最后,也没能看出女婴怎么变成了塑料娃娃的。

队长脑子里萦绕着几个问题,一是那个女婴是从哪里来的?是不是某一位产妇的孩子,洗澡的时候被护士抱错了?二是时值深秋,天气颇冷,孩子是放在被子里面的,张伟连碰都没有碰过孩子,他是怎么知道孩子是男还是女的?三是警员嘴里说的走错房间的孕妇,她真是走错了房间吗?还是另有隐情?

案子又回到了起点。队长再一次询问相关人员。接生医生告诉队长,医院在这个时间节点上接生的孩子,除了门口的那个产妇以外,再无别人。

“女婴呢?如果没有其他人,那个女婴是凭空出来的?”队长对这个答案非常不满,“就算是被調了包,也得拿个婴儿来调吧?”

医生吞吞吐吐地说道:“昨天下午有个女人,生了个女婴,死的,连看都没看一眼,她就被家人接走了。”

“那个死婴呢?”队长目光凌厉起来。

“我……”医生不敢直视队长的眼睛。

“说吧,不把这件事弄个水落石出,你以为你还能坐在这里当医生吗?”队长威吓道。

“有人买,我们给卖了。”医生的话让队长大吃一惊。

买死婴的是个女人,名叫况丽,她一直在医院推销保险。等队长看到况丽的面孔,他又是一愣。

“她也是个孕妇?”队长问道。

医生连连摇头:“不是。她今天还来医院推销了保险呢。”

一个想法逐渐在队长脑海中形成。再询问张伟时,队长就没有那么客气了:“你看到那孩子是个女孩,她当时在做什么?吃奶吗?”

张伟摇头:“我记不清了。”

“是吃奶,还是哭,还是没有动,你必须给个答案。”队长严肃地说。

“应该是没有动。”张伟说着,头略略低了下去。

“死人当然不会动。”队长说到这里,盯着张伟的反应。张伟就像被雷击中了一样,浑身一哆嗦,跟着就不停地颤抖起来。

“说吧。”队长知道是时候了。案子说起来很简单,产妇回到病房里,很虚弱,昏昏欲睡。她的母亲忙着打电话,先是在房间里打,接着去了走廊打。

门口的产妇睡着后,张伟的妻子假装上厕所,再回来时,张伟的妻子已变成了假扮成孕妇的况丽。

况丽把绑在腰间的女婴放到产妇的床上,再把男婴绑上腰间。一直躲在男洗手间的张伟出来,陪着抱着孩子的况丽大大方方地走出医院。张伟回家取几件衣服,再回来,发现产妇生的是女孩。万万没想到成功得手后的况丽故伎重演,把死去的女婴又用塑料娃娃换走了。

“换出去的孩子是要变卖的吧?”队长听到这里,已然猜到了张伟夫妻俩和况丽的动机。

张伟点头承认。况丽和张伟是姑表姐弟。他们老家有个有钱人,新生的孩子夭折了,妻子被医生告知不能再生育,一直想买个男孩。

“他们还想给死去的儿子娶个阴亲。况丽连这个钱都想赚,真是想钱想疯了。要不是她发疯,我们也不会露出马脚来。”张伟想到这里,恨声不迭。

队长来不及理他,赶紧布控,追捕况丽。两个小时后,况丽落网。孩子被成功地解救回来了。

队长拉开门,门口站着几个门口产妇的娘家人和婆家人。队长就像没看到似的,走开了。他一走,房间里就响起了乒乓作响的声音,跟着张伟杀猪般地号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