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传奇故事 >

低智商犯罪

发布时间:2017-07-15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1.案发

1999年1月4日,一辆大客车缓慢地行驶在公路上。这辆车本来是普通客车,被驾驶员白玉军改装成卧铺以提高舒适度。今天乘客很多,加上司机共有42人。大客车是从赤峰市开往西柳批发市场的班车。

西柳批发市场是全国最大规模的专业批发市场。这里摊位高达1.6万个,经销布匹、服装、家用电器20余类2万多种商品,每天成交额巨大。

市场规模如此之大,交通自然很便利,共有154条客货运输线路通达全国。这辆客车就是154条线路之一。车上的人基本都是做生意的老板,去市场进货的。

内蒙在外跑生意的多是男人,一来凡事比较方便,二来身上带着钱财相对比较安全。车上仍然有三个妇女,其中两个是夫妻一起出来的,另外一个王姓的胖女人则是自己做生意的老板娘。

这是专线班车,整个下午没人上下车。到了10点,乘客基本都睡了,只剩司机慢慢地开着车。一切都很正常,冷不丁传来一声巨响。

司机白玉军回忆道:“突然,我听到一声巨响,不知道怎么回事,人就飞了起来,什么都不知道了。等我醒来,发现自己已经摔到了车子前七八米的地方。我挣扎着起来,回头看我的车。妈呀!吓死我了。车顶和驾驶室全没了,到处都在哭爹喊娘。我想去救人,谁知道刚走了一步就跌倒了。我这才发现,左脚被炸骨折了。”

大概20多分钟后,救护车和警车同时赶到现场,现场触目惊心,凌海市的警察一看死伤人数,就立即向锦州市公安局汇报。这么大的案子,他们不敢随便处理。

锦州市公安局刑侦专家连夜赶到现场。此时受伤的乘客都被送到医院,死亡乘客的19具尸体还留在现场。医院的伤者中,有6名重伤,生死未卜,其余17人一半都断胳膊断腿,好在性命无忧。

此时,交通管理部门也到了现场,经过几个小时的现场勘测,交管部门和锦州警方得出了完全不同的两个结论。警方认为,这不是刑事案件,而是交通安全事故,推测为烟花爆竹爆炸。如果是刑事案件,也就是爆炸杀人,杀人凶手不太可能自己留在车上就引爆炸药。

但交管部门认为,这是刑事案件,不是交通安全事故。原因也不复杂,爆竹哪有这么大的威力。如果是爆竹想要把车子炸毁,炸死炸伤全部乘客,至少需要几个麻袋之多。但乘客基本都空着手或者带着提包背包这种。就算这些包里面装满爆竹,也不可能造成如此严重的后果。

双方判断为什么有如此大的区别?因为他们都不想背这个黑锅。如果是刑事案件,就同交通安全部門无关,应该由警方负责破案;如果是爆竹爆炸,和警方就无关,属于安全部门监管不到位。双方争执不断,案件的性质迟迟不能断定。

2.立案侦查

如果这是一个刑事案件,就是建国以来少有的严重爆破杀人案,非同小可。锦州市刑侦人员不敢轻视,向辽宁省公安厅求援。

辽宁省公安厅刑侦专家刚到现场就断定,这不是爆竹爆炸,爆竹肯定没有这么大的威力。

经过现场的分析,爆炸的并非爆竹,而是煤矿上常用的硝胺炸药,还发现了雷管。推测炸药不少,大约10公斤,才能将整个车顶炸飞了,全车乘客非死即伤。

刑侦专家再三分析,终于确定了爆破点是在车厢靠前面的上层卧铺上。这个卧铺的乘客就是那个王姓的胖女人,她已经被当场炸死。

刑侦专家赶到停尸房,对尸体进行分析。王姓女人已经被炸得面目全非,双腿正面被炸得粉碎,腹部被炸开一个大洞,死状很惨。

根据车辆上的爆炸情况,刑侦专家认为,炸药就是在王姓女人的大腿和腹部之间爆炸的。也就是说,王姓女人是用大腿夹着这个包,顶在腹部上,然后爆炸了。

刑侦专家细心地发现了起爆器残骸,那么可以确定,这个炸弹是被手工引爆,并非定时炸弹或遥控炸药。显而易见的是,这个王姓女人应该就是引爆炸药的人。

如果不是这样,谁会把炸药这样放在身上呢?只有凶手才会!

这个初步结论被通告给受伤的乘客和王姓女人家属,没想到,立即遭遇强烈质疑。受伤的司机白玉军第一个就认为不可能。

白玉军说:“我开车这么多年,见的人也多。这个女人怎么看也不像坏人,更不像自杀报复社会的。爆炸前10多分钟,她还跟我闲聊,说到了市场别急着走,一起去哪儿喝个小酒。哪有一点儿马上要自杀的样子!你说别人能做这事我信,说她我绝对不信!”不单单是司机这么说,女人的家属更是认为不可能。

女人的丈夫很是愤慨地说:“你说她报复社会炸客车,绝对是瞎扯。我们两口子从小生意做起,苦干了10年,这两年才彻底翻了身。我们在赤峰市开了好几家店,一年能赚几十万。好不容易才风风光光的,她为什么要寻死?再说儿子刚考上大学,马上放寒假,我们还准备全家一起去南方旅游,飞机票都买好了。这时候你说她要自杀,这谁能信?谁自杀也轮不到她!”

当然,警方没有轻信他们的话。经过反复的调查,证明这个王姓女人确实没有动机。车上乘客中,没有一个同王姓女人认识,不可能是报复仇人杀人。至于报复社会,似乎也不太可能。谁会在家庭美满富裕,生意蒸蒸日上的时候,突然搞这种事?况且,王姓女人根本没有搞到炸药的渠道,也丝毫不懂爆炸知识,连引爆器都没见过。

低智商犯罪(2)

显然,王姓女人不太可能是凶手,刑侦工作由此陷入了死胡同。

在确定为刑事案件以后,1999年,锦州1·4特大恶性公路大客车爆炸案被列为公安部督办案件,也是年度重大案件之一。辽宁省公安厅压力很大,被要求尽快破案。

爆炸案不同于其他案件,一声巨响后,现场破坏严重,想要复原是极为困难的。以辽宁省的刑侦水平,能够锁定王姓女人就很不容易了。万般无奈之下,他们向公安部求援。公安部立即命令爆炸刑侦专家高光斗赶赴现场,协助破案。高光斗是著名的爆炸分析专家,公安部八大“特邀刑侦专家”之一。

到了现场以后,高光斗精心分析了很久。他认为,从现象上来看,王姓女人确实有高度嫌疑。正常来说,如果不是凶手自爆,不可能将炸药夹在自己双腿之间。但王姓女人没有作案的动机,也缺乏获得炸药的渠道和实施爆破的能力。

高光斗认为,现场一定有什么被忽略的线索。他和助手、法医等人又仔细地梳理,前后检查了几千个碎片,终于有了意外的收获。

他们发现了几块非常细小的黑色导线碎片,相对均匀地分布在从车厢前部到后部。

这个线索意味着什么?王姓女人很可能不是凶手,而是一个人弹。歹徒并不是王姓女人,而是车厢后部某个家伙。这歹徒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让王姓女人帮他拿住这包炸药,然后躲在车厢后部,通过遥控炸药上的导线引爆。

他为什么这么做?只有一个原因:歹徒怕死,试图尽量远离爆炸点以保命。确定了这一点,下面破案就容易多了。

3.破案关键

这次爆炸案死亡者主要集中在车厢前部和中部,而19名轻伤者几乎都在车厢后部。很显然,歹徒很可能就在这19个人中。

不过,高光斗对于歹徒为什么这么作案还有所疑问。正常来说,这包炸药威力很大,即便歹徒躲在车厢后部,也难保不死不伤。那么歹徒作案的目的是什么呢?不想活了去报复社会?他为什么还如此操作,试图保命?这不符合逻辑啊!

好在,现在动机并不重要,首先要抓住这个家伙。高光斗赶赴医院,对伤者反复调查。结果,出乎预料地顺利。高光斗和法医很快发现,有一个农民高度可疑。

几乎所有人的伤口都在胸部、肢体或臀部等暴露部位,唯独他的炸伤位置特别:在腋下和脚底板。

爆炸时,所有人或躺着趴着,或坐着。炸药一爆炸,冲击波不是打伤胸部四肢,就是臀部。那么,怎么才能伤及腋下和脚底板呢?

只有一种姿势:就是缩成一团,曲起大腿护住胸部,双手则抱着头部。这样,炸弹一爆炸,他的胸部头部要害都不会受伤,反而脚底板和腋下被炸伤了。

高光斗和法医立即对这个农民进行盘问。这个叫宋相贵的矮小农民高度紧张,胡言乱语,词不达意。警方认为他非常可疑,将他转到公安醫院给予监视。

同时,警方调查宋相贵的背景。宋相贵是内蒙古赤峰市喀喇沁旗马蹄营子乡人,今年36岁。此人是当地著名的滥赌者。宋相贵为了还钱,曾经在附近煤矿打工,但拿到工资以后却不去还债,而继续去赌博。在爆炸案发生前,从没有做过生意,更没有去过西柳批发市场的宋相贵,突然登上这辆客车。

而根据宋相贵所在煤矿反映,矿上失窃了三包炸药,雷管多支,炮线四米,起爆器一个。经过现场勘测,失窃的炸药雷管尤其是黑色炮线,和爆炸现场完全一致。

根据宋相贵一个债主反映,案发前宋相贵曾经说:“欠了这么多债,不偷不抢怎么能还得上!反正烂命一条,干脆拼一拼去!”

有了这些证据,就好办了。

4.真相大白

警方立即对宋相贵进行突审!在证据和拳头面前,宋相贵很快放弃抵抗,交代了案件是他做的。

由于欠债太多,宋相贵产生了抢劫的念头。他知道赤峰市做服装和布匹生意的老板,都坐这辆班车去西柳批发市场进货,携带大笔现金。宋相贵认为,只要抢了这辆车,最起码能搞到几十万,不但能还清赌债,还能轻松过下半辈子。

只是,宋相贵本人矮小瘦弱,想要单独抢劫近40个人根本不可能。走投无路之下,他竟然异想天开地认为,可以用炸药将全车人炸晕或者吓跑,自己就能从容拿钱了。

宋相贵居然还真的去做了!虽在煤矿工作,宋相贵却不知道炸药的威力,不过放过几炮而已。他拿了高达六十管炸药,装好雷管、炮线和引爆器,放在一个提包里,登上了班车。

期间,他几次想下手,事到临头却感觉在身边引爆炸药太危险。直到1月4日晚10时50分,大部分乘客都入睡了,宋相贵才下定决心放在远处引爆。他先和热情的王姓女人攀谈了几句,随后谎称自己有两个包,想把包里东西挪动一下。宋相贵让王姓女人帮他拿着这个包,自己装作去车厢后部拿另外一个包。王姓女人哪里知道包里装着什么,很爽快地答应了。

此时,宋相贵偷偷地从包里拉出了炮线,一直拖到车厢后面。

夜深大家都睡了,也没有人注意到宋相贵在干什么。随后,宋相贵缩成一团,咬牙按动了起爆器。

他认为,爆炸会把乘客炸晕,自己趁乱打开行李,拿走现金就行了。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炸药的威力远远超出他的想象。巨大的爆炸不但炸死了19人,将车顶掀飞,强大的冲击波还把他炸飞出车,倒在草垛上晕了过去。

低智商犯罪(3)

面对宋相贵的供述,警方又气又恨。这个愚昧、胆怯又凶残的农民竟然做出这种匪夷所思的案子。

1999年4月29日,犯下19条人命的宋相贵被执行枪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