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传奇故事 >

独行悍匪

发布时间:2017-08-1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2003年9月29日上午7时30分,湖北省潜江市工商银行储蓄所门口,送款车按时到达。

开车司机是刘某,副驾驶坐着经警张楠,还有两名佩带手枪的经警方以安和杨少华。潜江市是个小地方,当年只有几十万人口。自改革开放以来,潜江市从没有发生过银行劫案,恶性案件也非常少。车里面的4人都毫无警惕心理。银行里接款员任玉英和往常一样,走到车子边拉开车门,准备取款。

就在这时,路边一辆红色桑塔纳冲出一个头戴棒球帽的男子。任玉英惊讶地发现,这个男人手上竟然举着一把冲锋枪。就在他愣神的1秒钟,男人手中的枪响了。“砰”的一声,任玉英感到胸口一麻,不由自主地倒了下去……

那个男子打倒任玉英后,立即将枪口转向车内的两名经警,一梭子扫过去,方以安和杨少华先后倒在血泊中。大约3秒钟后,这个男人又将冲锋枪转向驾驶室!

听到枪响以后,经警张楠叫了一声:“出事了!这人有枪!”随后,他立即去摸腰上的手枪。但枪套还没有打开,那个男人已经对准他开了一枪,子弹穿透了张楠的头部,导致他当场死亡。剩下的驾驶员刘某比较机灵,枪响后,刘某立即推开车门,不顾一切地跳了下去。在张楠中弹的同时,刘某撒腿向旁边一个居民小区狂奔。那个持枪的男人见他逃走,急忙对着他的背影打了一枪,但没有打中。刘某跳入旁边一个小商店,看不见了。

这个歹徒顾不上追击刘某,迅速爬上车,拿走了钱箱和1支经警的54式手枪。随后,这个男人钻进自己的汽车,驾车逃走。整个案件发生在短短3分钟内!

7点58分,潜江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司机刘某的报警,急忙赶到现场。可是,歹徒已经逃走了20多分钟,早就没有了踪影。

三名经警和一名银行职员已经死亡,高达34.88万元现金及一支54式手枪、子弹8发被抢走。

不要说小小的潜江市,即便是湖北省也没有发生过如此恶性的大案!

警方根据司机刘某的回忆,立即封锁全城,追查红色桑塔纳汽车。遗憾的是,歹徒相当狡诈,早就弃车逃跑了。

案发约半个小时左右,民警发现离现场仅仅1公里的小区内,停着那辆红色桑塔纳轿车。轿车车门紧锁,透过后挡风玻璃可以看到,车厢内赫然放着银行被劫走的两个铁皮钱箱。技侦人员设法将车门打开,发现车内除了几件衣服之外,还有大量的子弹弹壳和一本上面写着“谢先荣”三个字的旧兵器杂志及一个蜗牛吸顶式警灯。

看到谢先荣的签名,警方顿时一惊。谢先荣是著名的持枪杀人逃犯,警方正在全力通缉他,没想到他敢顶风作案。会不会是歹徒故意转移警方视线,写个假名字呢?

技侦人员迅速对车上的指纹进行取样化验。通过指纹鉴定,锁定犯罪嫌疑人就是谢先荣。

谢先荣于1966年5月5日生,是荆门市人。谢家在荆门算是社会底层。谢先荣从小不爱学习,小学毕业后,就再也不愿上学了,父亲怎么打他他都不去。他很小就在一家建筑公司找了一份小工。因年龄小,力气不足,只能帮别人提提水桶。因收入太少,谢先荣不断更换工作,逐步开始在社会上混。社会是个大染缸,性格凶悍的谢先荣逐步认识了一些损友。

后来,有位损友的家中被当地警方搜出裁缝店被盗的布料、收音机等。当时,他唆使谢先荣顶替自己承认偷盗的事实。谢先荣讲义气主动扛了这件事,第一次被公安机关打击。因当时谢先荣未成年又是初犯,警方就没有严肃处理,仅仅拘留了几天,就放了回去。

随后的几年,谢先荣就在社会上晃荡。直到17岁,他才在荆门一家装卸公司找到了一份修理工的工作。这段时间的谢先荣爱在外惹事生非,成了一个小有名气的混混。他的行为越来越恶劣,公安局认为必须给他一些教训。在1983年严打期间,警方就追究了之前盗窃的责任,判处他3年有期徒刑。

谢先荣入狱以后不服,认为自己犯罪时并未成年。期间,谢先荣还曾越狱逃走过,被抓住后加刑5年,一共需要坐牢8年。

到了1985年,公安方面认为严打期间对谢先荣量刑过重,而且他犯罪时确实没有成年,最终将他释放。这样,他只坐了2年牢。

出狱以后,谢先荣感觉这样混不是办法,一度也想重新做人。谢先荣招工到荆门万里集團,当长途货运司机。这段时期,谢先荣吃苦耐劳,还娶了个医院护士做媳妇,生了个孩子。但他的运气不好,1994年出了一次重大车祸,因无力承担2万元经济赔偿,谢先荣最后还是失业了。随后,他便在荆门城区替朋友开出租车来挣钱。

1994年底,谢先荣决定自己买一辆出租车,多赚点钱。在亲友的资助下,他花10多万元购买了一辆桑塔纳,在荆门跑起了出租。

虽然辛苦,但当年出租车的收入还是不错的。谁知道,买车后仅仅1个多月,他就遇到了一场横祸。该车被一个吸毒的无赖黄某以应征二驾为名骗走,抵押给了银行。谢先荣找到车子时,黄某已经将拿到的几万元赃款挥霍一空。

谢先荣认为自己是被骗,有权拿回车子,就通过法院起诉银行。但银行拒不归还车辆,法院也不管,让他找黄某去要。别说黄某烂命一条,就算有钱也不可能还给他。这辆车自然是追不回来了。

独行悍匪(2)

由此,谢先荣不但失去了工作,还负债10多万。

在亲友看来,酷爱车的谢先荣,车被人骗走还要背上购车的债务,这给他心灵造成极大的阴影,于是他产生了报复社会的想法。

随后几年,谢先荣不再找工作,而是准备作案。

2000年,谢先荣购买了一支发令枪改装的自制手枪。

2000年9月10日下午4时,谢先荣坐上一辆出租车,让车子驶到郊外。到郊外后,谢先荣趁司机何建军不备,对准他的后脑打了一枪。何建军当场被打死,普通型桑塔纳轿车被抢走。谢先荣杀死司机的目的是搞一个交通工具好作大案。

下午5时许,谢先荣驾驶该车窜至沙市纺织职工大学财务室。本来10号是发工资的日子,但谢先荣来迟了一步,此时工资基本已经发完,只剩2万多元现金。谢先荣持枪冲入财务室,威逼3个女会计交出钱来。谢先荣拿着这些钱冲出门,正好遇到一个家长带着孩子来交学费。谢先荣误以为他们是来阻拦他的,对准两人开枪。好在自制手枪威力不大,两人都只是轻伤。

随后,谢先荣驾车离开现场。

第一次作案杀死一人打伤两人,只抢到2万多元,谢先荣自然是不满意的。他对自己的手枪也不满意!这把手枪一次只能开一枪,威力又小,根本不能作大案。

2001年,谢先荣花费2600元购得一支仿64式手枪。试枪以后,谢先荣认为这种手枪威力太小。于是,他又于2002年上半年,以3600元人民币购买了一支仿54式手枪。

按照一般规律来说,有了枪,下面就应该招揽同伙了!一个人即便作小案子也很容易失手,更别说大案子。而谢先荣并没有找同伙!他的性格比较孤僻阴郁,也不相信任何人,只能单干。

有了2把仿制式手枪,拦路抢劫是够了,但如果想要一个人去抢银行,简直就是白日做梦。一般押款的经警至少有2人以上,一个人拿手枪根本没有把握对付。谢先荣左思右想,决定购买火力更强的武器。2001年9月,谢先荣以1万余元购得冲锋枪一支。

2001年12月7日,谢先荣在襄樊市法院盗得桑塔纳警车一辆,随后开到外省销赃。

2003年5月13日,谢先荣在荆州市政府院内,将一辆白色桑塔纳轿车盗走卖掉。

8月5日,荆门市公安局经过3年时间侦查,终于锁定这几个案子都是谢先荣做的。

谢先荣住在妻子的工作单位,荆门市第二人民医院。

当晚8时许,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徐金华带领民警到谢先荣的住地抓人。敲开门后,狡诈的谢先荣立即发现情况不对。他谎称穿鞋子,突然从鞋柜后取出冲锋枪对准民警们扫射。最前面的徐金华队长躲避不及,连中数枪,好在都不是致命伤。后面的2个民警立即掏手枪还击。谢先荣连续射击,压制住民警火力,然后从阳台跳了下去,逃得无影无踪。

警方随后对谢家进行搜查,发现阳台一角藏着2把手枪和90多发子弹。而谢先荣一共有3把手枪,说明他身上还带着1把。

警方从谢家阳台上搜出枪弹后,谢妻也震惊不已,一脸委屈地说,阳台平时都用来堆放杂物,哪里知道其间竟藏有枪械呢?

2003年8月6日,荆门市公安局悬赏5万元通缉犯罪嫌疑人谢先荣。公安部随后向全国发出B级通缉令,缉捕疑凶。让人吃惊的是,在警方全力追缉谢先荣的时候,他并不外逃,竟然继续顶风作案,还敢去政府和刑警大队盗窃。

9月14日,谢先荣将荆州市劳动就业管理局桑塔纳轿车盗走。

9月21日下午,谢先荣将沙市区刑警大队前车牌盗走。

9月29日,谢先荣连杀3名经警,打伤1名银行职员,抢劫30多万现金和1把手枪逃走。

谢先荣显然不准备外逃,而是继续在本地作案,这给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带来重大威胁。

湖北省委、省政府及公安部领导相继指示,要求尽快破案。

2003年10月3日,公安部发出A级通缉令,在全国范围内缉捕犯罪嫌疑人谢先荣。

连兰和昌敏是一对姑嫂,在天门市王场镇经营一家小餐馆。

9月30日晚10时许,一名30多岁的男子骑着崭新的自行车来到餐馆前,自行车边挂着一把铁锹。

该男子发现店内没有客人后,操荆门口音问正在餐馆前的连兰:“有没有吃的?”连兰说:“有。”并起身迎他进店,但男子不愿进店,而是在店外找来一只矮凳坐下。点了一盘炒牛肉,要了一瓶啤酒后,男子很快吃完,约20分钟后,该男子起身骑车离去。

连兰觉得这个男子慌慌张张很可疑,但也没有多想。

10月10日中午,连兰正低头在门前的炉前炒菜,这名男子推着自行车又从门前经过。见店内有人,该男子立即推车离去。

大约10分钟后,店内客人已相继离去,这名男子又来到门前说:“我来炒两个菜。”该男子还是不愿进店,期间不停地催快点炒菜。

男子奇怪的打扮、举止和凶狠的目光,让连兰注意起来。几天前,她看过街头张贴的通缉令和报纸上关于谢先荣的报道,莫非他就是劫匪谢先荣?想到这里,连兰的手不由自主地一抖,锅铲“哐啷”一声掉在地上。听到响声,该男子警觉地抬起头,恶狠狠地朝她看了一眼。

独行悍匪(3)

该男子迅速吃完后,说要一个牛杂火锅,打包带走。

正当连兰做火锅时,一名司机进店内吃饭。该男子见有人来,神色紧张,一个劲地催快点做。

火锅做完打包后,该男子又要了两盒饭、一个炒肉丝,付了钱,该男子推着自行车匆匆离去。

该男子走后,连兰对昌敏说:“我看此人就是谢先荣!”昌敏也表示该男子十分可疑。

正在进餐的那名司機也有同感。听到姑嫂俩的议论,司机立即建议她们报警。民警赶到现场勘查后,认为谢先荣肯定就在小饭店附近,也就是说他就在天门王场镇。

王场镇很小,不过几千人,此时人海战术发挥了威力!民警和22个村的党支部书记、治保主任、民兵300多人清查了整整一个通宵,果然有了收获。潜江市王场镇派出所所长汪波得到另一个重要线索:江面上,一只小渔船停了3天,他们透过船缝悄悄瞟一眼,里面居然有一辆绑着锹的自行车,和会议上通报的特征一模一样。

警方立即调查,渔船船主肖某说:“7日,一男子戴着草帽骑一辆绑着铁锹的自行车,来到码头上,打听有无船卖,得知我的屋后有一只小船要出售。8日下午,我们以3700元成交。”民警拿出谢先荣的照片给肖某辨认,肖某肯定地回答,买船的就是谢先荣。指挥部当即调动汉江两岸的警力赴渔船所在地缉捕谢先荣。

最先赶到的是潜江公安局副局长梅荆汉等12名民警、民兵。12人呈扇形包围渔船。负责指挥的派出所所长王茂柏开始喊话:“有没有人?我们是潜江市公安局的。”

连问了两声没有回音,第三声船里才回话:“有人。”

“双手抱头走出来。”

“好。”话音未落,船里人打了冷枪,好在没有击中人。

12名民警和民兵听到枪声,立即用枪对准渔船扫射。渔船中的男人也接连向外打了几枪,但很快被警方强大的火力压制。

枪战约10分钟,突然那个男人挣扎着跳下水去,民警们立即对准黑影扫射,几分钟后,江上漂起一片血迹,谢先荣被击中了。

警方随即加派警力,在天门、潜江两岸沿汉江进行搜索。晚上10时左右,天门市同兴村码头渔民用滚钩捞起一具男尸。经警方对尸体进行初步技术比对,证实是谢先荣。他头部中弹,当场就被击毙了。

随后,警方在江中打捞出他使用的手枪,又在江汉油田谢先荣的一个落脚点,找到了藏起来的冲锋枪和赃款,案件由此彻底告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