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传奇故事 >

谁毒死了王老师

发布时间:2017-08-15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周子新是个刑警,最近负责了一起投毒案。

被害人姓王,是某大学研究生院留学生的带班老师,案发地点就在教师公寓。再过一周,王老师带的这一届学生就要毕业了。

据初步了解,王老师的社交圈不大,很少出学校。如果嫌疑人在王老师今年带班的一百多个留学生中的话,等一周后他们毕业奔赴世界各国,这案子还怎么破?周子新压力很大。

而且,這案子很邪门,门窗都紧锁着,没有一点破损痕迹;屋内也没有别人的指纹和足迹,牙膏、杯子、碗筷等物品上都没有检测到毒物残留,那死者是怎么服毒的?在调取的教师公寓的监控视频中,案发前一个月也没有可疑的人来过,毒物又是怎么来的呢?

周子新和警员们认真进行了现场勘查,也详细调查了王老师的社会关系,可是,三天后仍然没有大的进展。

又过了一个通宵后,刑警队长让周子新带领警员再去现场查看。这次,周子新看得更仔细了,他戴上手套,检查可能和死者接触的一切物品,碗筷、饮水机、毛巾、牙膏、沐浴液、药品……每样东西他都更小心地取样,送回公安局检测,可仍没有发现毒物残留,但周子新隐隐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这天晚上,因为已经熬了几晚,刑警队长让周子新先回去休息,第二天一早再来上班。

周子新刚进家门,父亲就讲起了隔壁邻居家的一件趣事。

邻居家有个调皮的小孩,上周末,他家的亲戚们在院子里打牌,突然“砰”的一声鞭炮响,把大家吓了一大跳,可又找不到放炮的人。后来每隔几分钟就有一声炮响,大家都觉得是家里的熊孩子干的,可有个当警察的亲戚说了,这孩子一直在屋里写作业,没有作案时间啊!

后来,亲戚们才发现,是那熊孩子就地取材,做了个简易的“延时装置”,他嫌亲戚们打牌太吵,就拿了几只鞭炮,给每个炮捻子上拴了一根香,有长的,有短的,将香点燃后悄悄放在了院子里的隐秘处,这样当香燃烧到炮捻子的地方,就会点燃鞭炮!可他早早地就回到屋里写起了作业,所以大家从窗户边看到他一直在写作业,谁知道他早都把“定时炸弹”放好了!

“延时装置?”听父亲讲完故事,周子新若有所思,他想起这个案子找不到凶手的作案痕迹,监控下又没人有作案时间,是不是也被“延时”了?可他一时也没有什么头绪。

过了一会儿,周子新的父母开始洗澡、吃药,准备休息。

“慢!”周子新突然大喊,把正准备吃维生素的父亲吓了一大跳,他冲过去,拿起父亲手里的瓶子看了起来,“我说呢,原来是这里不对劲!”说着,他抓起瓶子,就出了门。

周子新先去了一趟教师公寓,然后赶回了队里。

到了警队,队长已经把警员们都叫了回来,周子新开始说自己的发现——

原来,近两年大家的保健意识逐渐增强,流行吃复合维生素,周子新也给父母买了。复合维生素的盖子拧开后,有一层锡箔纸状的密封膜。王老师家也有几瓶维生素,周子新刚刚特意去确认了一下,打开那些维生素,瓶口多多少少都留有锡箔纸膜,只有一瓶是完全没有锡箔纸膜的,如果不是这种产品本来就没有膜,那就是有人刻意把这瓶维生素上的膜撕掉了,还特意撕得整整齐齐,就是这里不对劲!有位警员当场就在网上搜到了王老师家的那瓶同款维生素,点开商品图片,果然是有膜的!

周子新接着说:“据前两天社会关系调查小组反馈,王老师这个人大大咧咧,为何独独把那瓶维生素上的膜撕得干干净净?会不会有这样一种可能,王老师拿到这瓶维生素时,就没有了这层密封膜,有人刻意撕掉了!”

话说到这里,大家都明白了,一路刑警再次赶去现场,取回了那瓶没有锡箔纸膜的维生素。

经过一个晚上的检测,所有的胶囊中都没有毒物残留,但是,在三个胶囊皮上检测到了人的指纹。

这时,已经是第五天清晨,上午就要举行毕业典礼,警队所有警员都赶来学校,采集了即将毕业的留学生的指纹……经过比对,瓶子里的指纹,正是留学生汤姆的,案情一下子有了突破。

经过调查,汤姆的网购记录里,的确有那瓶维生素,而且,汤姆所在的科研项目,有接触毒物的机会。稍经审讯,汤姆就承认了自己的罪行。

原来,因为一些科目成绩的缘故,汤姆一直对王老师怀恨在心,某天,他在侦探小说中看到“偶然性杀人”的叙述,很感兴趣,就依葫芦画瓢,买来昂贵的进口维生素,小心撕下密封膜,在其中一粒胶囊中放了毒物,仔细擦拭瓶子后,在外面又套了一层塑封,接着,又将塑封擦拭干净,号称是全新包装,然后送给了王老师,王老师没有怀疑就收下了。这样,王老师什么时候吃到那粒胶囊,就成了完全的偶然事件,作案时间也就被“延时”了,汤姆不仅自己不会留下痕迹,而且还有不在场证明!甚至说不定,王老师吃到毒胶囊时,他已经回国,中国警察更找不到他了。

可谁知,他百密一疏,把有毒胶囊投入瓶子底部的时候,曾把别的胶囊拿出来过,因此在几个胶囊皮上留下了指纹,正是这几枚“瓶子里的指纹”,成为指证他犯罪的铁证。周子新感叹道:“这案件破得好险!”

知道内情的刑警队长拍了拍周子新的肩膀,说:“王老师以手中的打分权为要挟,多次向留学生索贿,因此别人才有给他送‘毒物’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