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传奇故事 >

一条毛巾成就的英雄

发布时间:2017-08-2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小镇上有个孩子叫周头五,十五岁那年,父母在日本兵的一次轰炸中双双被炸死,他成了孤儿。孤儿的日子不好过,凄风惨雨里,周头五喜欢上了一样东西,啥东西?酒。周头五好酒成性,哪一天都离不了酒,可他穷,没钱买酒,怎么办?俗话说,贼有贼计,周头五心生一计,他准备了一条大毛巾,晴天把它晒干,雨天用火烤干。每当酒瘾犯了,他便拿着毛巾出门,绕着镇上那几家酒店转悠,只要瞅着哪家老板没注意,就闪电般冲上去,伸手揭开柜台上的酒坛盖,将毛巾往里一塞。等老板发现,他早抽出毛巾跑远了,一边跑一边吮吸毛巾上的酒,乐此不疲,而酒店老板遇上这种无赖,念他年纪小,孤身一人,无依无靠,除了一声笑骂,还能拿他怎么样?

这一天,周头五正在镇上闲逛,突然被人当头拦住。他抬眼一望,认出那是不久前进驻镇上的国民党部队的连长,姓张。张连长为人豪爽,并且同周头五一样,也是好酒如命,出了名的海量。前些日子,张连长他们随大部队同日本兵干了一仗,死了三十多个弟兄。这几天闲下来,张连长心里憋屈,就天天上店子喝酒,因此,他目睹了周头五用毛巾混酒喝的滑稽情景。此刻相遇,他有意拦住了对方,同时虎了脸,说:“兄弟,你人高马大,一条汉子,却去店里干那讨人嫌的勾当,难道不怕丢人现眼?”

周头五一怔,叹了口气,说:“唉,我人穷,酒却不能不喝,不喝酒,我这小命就玩完了!可是,我这一生还有一件大事非办不可,那事儿没完,这命就不能完!”

张连长一惊,看了周头五一眼,说:“就算你的话不假,可用那种法子混酒喝,偶尔几回还行,多了,人家能不防着?你迟早会有混不到酒喝的时候,一条小命不就完了?”

周头五还是那副懒洋洋的样子,他反问道:“那你说,我该怎么办?”张连长两眼一瞪,伸出大手,重重地拍了拍腰间的枪套,说:“怎么办?当兵呗!老子手下正缺人,跟老子干,吃香喝辣,啥也不愁!”

周头五两眼一亮,问:“顿顿管酒吗?”张连长爽朗地大笑说:“当然管,不过,得有个先决条件——上了战场,敢于同小鬼子玩命!”

周头五说:“小鬼子?我爹妈都死在那帮畜生手里,我刚才说的那件大事,就是为他们报仇雪恨,正愁找不到机会呢!可是……不好意思,我这会儿正犯酒瘾,你如果能先把第一顿兑现了,那就再好不过啦!”

张连长又是一笑,说:“父恨母仇,不共戴天,好小子,就凭这一点,老子看好你!好,咱俩就好好喝一场,老子倒要看看,你小子到底有多大酒量,能喝得过老子吗?”

就这样,两人边走边说,就近走进一家店子。张连长招呼老板炒了几个菜,又要了一坛好酒,两人面对面坐着,一齐端碗,一碗又一碗地干开了。

小镇上爱喝酒、能喝酒的人不少,能喝过周头五的,却从未见到过。可这回与张连长接连干了八大碗之后,周头五开始有点头重脚轻了,他蒙眬着醉眼一望,不由大吃一惊:张连长似乎依然平静如常,看不出一丁点儿醉意。不行,今儿个哪怕醉个四脚朝天,我也不能乖乖认输,要不,今后怎么在他手下混?犟劲一上,周头五咬咬牙,拿出拼命的勇气,又连干了两大碗,终于撑不住啦,趴在桌子上了……

来到部队后,张连长果然没有食言,餐餐没少他酒,不仅是周头五,连里每一个弟兄都一样,能喝,只管尽着肚量喝。张连长率领的这个连,弟兄们个个英勇,在近几次战斗中,表现更是格外突出。上司一高兴,加上湘西大会战在即,必須鼓舞士气,就给了他们不少赏钱。大伙儿心里都很明白:这一战事关重大,一旦让小鬼子得逞,攻下中美合作的芷江机场这一战略重地,国民政府的“陪都”重庆就门户大开,整个国家、民族就危险了!小鬼子那是将人逼上绝路啦,绝对没有退缩之理,但是,打完这场大仗,全连兄弟还能剩多少?说不定一个都不剩了,赶着眼下有钱有时间,还不一醉方休、喝个痛快?

一条毛巾成就的英雄(2)

大战前夕,全连举行战前大会餐,弟兄们因听说过张连长与周头五斗酒的故事,就一齐起哄,要求他们再比一场。张连长想着让弟兄们战前乐一乐,活跃活跃情绪,就一眼看着周头五,等着他点头。周头五开始极力推辞,张连长那海量,他见识过,再比,还得输,没必要当众出丑,给人落下笑柄!但是,大伙儿却不依不饶,非让他应战不可。周头五推辞不过,突然灵机一动,慷慨地一拍胸膛说:“好,比就比,不过,这回得来点赌注!”

张连长的兴致顿时高了,忙问赌什么,周头五说:“如果我赢了,这回战场上临时有什么重要任务,就归我!”

张连长历来以敢打敢拼著称,紧要关头,从来都是自己一马当先,哪轮得上别人?不过,周头五的酒量虽然不差,同他比,却是略逊一筹,这一点早已得到验证。张连长自以为胜券在握,他一口答应,二话不说,伸手拿过两个大海碗,吩咐倒酒。一场酒喝下来,张连长喝得头昏眼花,明显力不从心了,奇怪的是,周头五却是应付自如,如同没事人一般。就这样,张连长稀里糊涂地败下阵来。

开战那天,他们连所在的那个团,奉命在雪峰山纵深地带设伏,阻击从侧翼包抄的日本兵。张连长的连队作为全团中的主力连,却被作为预备队留守待命。

这场战斗,一开始就打得异常激烈,从那天清晨开始,日本兵组织了一次又一次的疯狂进攻,但都被打退了。第二天上午,双方的争夺越发惨烈,阵前山坡下,日本兵尸横遍野;山上战壕里,国民党部队活着的所剩无几,可是,日本兵却依然密密麻麻,如蚂蚁一般,不要命地往上爬,部分日本兵已冲入战壕,阵地上开始了残酷的白刃战。紧要关头,张连长临危受命,火速奔赴阵地,投入战斗。他这支生力军的到来,正好在最关键的一刻给了敌军致命一击,日军瞬间如潮水般败下阵去。

令人意外的是,日本兵的阵后突然开出一大群坦克,其中一辆气势汹汹地朝张连长的阵地正面闯来,连续几发炮弹,就炸飞了连里十多个弟兄。周头五一见,不由心头火起,顺手抄起身边的炸药包就往外冲。张连长一见,慌忙阻拦说:“兄弟,你头一回上战场,缺少战斗经验,这炸坦克的事,还得由我亲自上!”

没想到周头五却瞪大眼睛说:“连长,那天比酒,赢的可是我,你不能说话不算数!我周头五过去当了那么长时间混混,如今好不容易捞到个为国立功、为爹妈讨还血债的机会,你可不准同我争!”他说着,趁张连长不防,胳膊用力一甩,粗暴地将张连长推倒在一边,纵身一跃,往外冲了出去……

敌军的坦克终于被成功炸毁,可是,一起被炸飞的,还有周头五的身体。战斗结束后,张连长泪如泉涌,扑倒在周头五残缺不全的遗体上大声哭骂:“周头五,你这个大骗子,居然敢跟老子玩阴的!今后去了阎王爷那儿,老子还得找你好好算算这笔账!”

原来,张连长那天酒醒后,一个兄弟悄悄找了他,那兄弟斗酒时就站在周头五身后,看得分明:周头五把一条毛巾塞在胸前,喝酒时,大部分酒都是顺着脖子流下,让毛巾给代“喝”了,这才轻松地赢得那场比赛。张连长听后,当时没声张,准备在关键时候再揭穿,万万没想到,周头五却没再给他机会!打那以后,张连长终生滴酒不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