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传奇故事 >

真相沉睡了二十年

发布时间:2017-09-27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劫后重生

在20年前的一场车祸中,卡米尔头部严重受伤,虽说经抢救捡回了一条命,但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一直昏迷不醒。当他最终苏醒过来时,时间已是20年后了。

不幸的是,卡米尔的父母也在那场车祸中双双身亡。这些年来,一直是哥哥凯罗尔和嫂子安吉莉娜在医院里照顾他。而这一切,卡米尔在醒来后才知道,他痛不欲生,追问哥哥当年车祸发生的原因。因为大脑受损,卡米尔丧失了部分记忆,无论他怎么冥思苦想,都无法回忆起20年前发生的事情。

哥哥凯罗尔眼里噙着泪说:“我的好弟弟卡米尔,你能醒过来就已经是上帝给我们的最好恩赐。请不要再追究当年车祸的元凶了,仇恨只会让我们生活得更加痛苦。”

卡米尔刚苏醒过来不久,头痛得厉害,只要一动脑子,疼痛就会加剧。见哥哥不想说,他也只好作罢,毕竟事情过去了20年,相信当年的警察一定已把案子处理好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康复训练,卡米尔终于可以出院了。他家在当地是名门望族,旗下有数家大型集团企业,业绩的好坏甚至影响着整个州的经济发展。

出院后,凯罗尔给了他一套位于市中心的豪华公寓和一大笔钱,让他先熟悉一下如今人们的生活习惯和环境,之后再到公司里上班。毕竟他与这个社会脱节太久了,很多事情都要重新开始。

卡米尔乐于过逍遥的生活,不想过问家族公司的事情,每天漫步在街头,周围的一切都让他感觉到新鲜。这天中午,卡米尔从一家高档餐厅吃完牛排出来,迎面走来一位清纯美丽的姑娘。卡米尔不禁大惊失色,喊道:“露西娅,是你吗?”

小姑娘笑嘻嘻地对他说:“先生,请叫我迪瑞娜,露西娅是我母亲的名字,您是她的朋友吗?”

卡米尔这才觉得自己有些失态,眼前的小姑娘顶多也就20岁,而露西娅是他20年前的未婚妻,现在应该是中年妇女了。还没等卡米尔回答她的问题,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尖叫:“哦,上帝啊!卡米尔?这些年,我每年都会去医院看你,祈祷你早点醒来。上帝保佑,你终于醒过来了!”在小姑娘的身后,走过来一对拎着购物袋的中年夫妇,妇人看到卡米尔后,激动地喊着,眼睛都红了。

卡米尔仔细地打量着妇人,再看看年轻的迪瑞娜,瞬间竟有一种穿越时空的感觉。当年娇小玲珑、风姿绰约的露西娅在他脑海中的形象,立刻老去了20年,连声音都变了许多。卡米尔心跳加速,结巴着问:“你……你是露西娅?”

俏皮的迪瑞娜则在一旁嘟哝着问她的父亲:“我真的和妈妈长得很像吗?”

“像,真的很像,哼!除了你那头棕色的头发。”中年男子厌恶地说道。

卡米尔这才注意到,露西娅和她的丈夫都是一頭金黄色的头发,而他们的女儿迪瑞娜,头发却是棕色的。

露西娅还想和卡米尔说些什么,却被她的丈夫粗鲁地打断了:“老子快要饿死了,这家牛排店可不是我们穷人吃得起的,快点回家给我们做午餐!”露西娅只好无奈地和卡米尔说再见。

卡米尔礼貌地和他们一家人告别后,转身在商场的玻璃幕墙上看到了自己的样子,一头棕色的卷发。卡米尔愣住了,想回忆当年和露西娅在一起的日子,头却像炸开一样剧烈疼痛。任凭他怎样努力,也无法拼凑起支离破碎的记忆。而露西娅年轻时的影子,就像在花丛中翩翩起舞的美丽蝴蝶,始终萦绕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卡米尔真是太爱她了。

刻意隐瞒的真相

傍晚时分,原本蔚蓝的天空突然乌云密布,闷得人透不过气来,没过多久便下起了雷暴雨。卡米尔坐在家中焦躁不安,好像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将要发生。

“咚咚咚!”伴随着沉闷的雷声,敲门声骤然响起,“卡米尔,你在家吗?我是露西娅,快开门!”

露西娅来了,卡米尔心中异常激动,急忙跑到门口,打开房门。

“卡米尔,我对不起你!”披头散发的露西娅冲进屋后,抱着卡米尔就痛哭起来,“是我的丈夫夏洛德害死了你的父母。他是一名汽车维修工,20年前,他在你的商务车刹车片上做了手脚,导致你驾车驶上公路后不久便和一辆大货车相撞……”

听着露西娅的哭诉,卡米尔仿佛瞬间恢复了记忆,他看到自己驾驶的商务车像离弦的箭一样撞向前面的大货车。他大惊失色,但刹车失灵了,怎么踩也没有用,慌乱中,他拉起手刹,但为时已晚,一声巨响之后,他就什么也不记得了。

卡米尔回想起慈祥的父母,就这样不明不白地冤死,自己躺在病床上失去了20年宝贵的时光,心爱的女人也变成了别人的妻子,撕心裂肺的痛楚顿时涌上心头。卡米尔吼道:“我跟他无冤无仇,他为什么要杀害我的父母?为什么?”

“是因为我,卡米尔,他要把我从你身边抢走。”露西娅哭道,“他想杀的人是你,却连累了你的父母。可他万万没有想到,20年后,你竟然醒过来了!他害怕你知道车祸的真相要找他报仇,便逼着我来杀你。可我不能这样做,因为你才是我女儿的亲生父亲。”

真相沉睡了二十年(2)

“迪瑞娜是我们的孩子?”卡米尔这才注意到露西娅被夏洛德打得满脸是伤,心中一下子充满了仇恨:“这个可恶的杀人犯,我要去杀了他,为父母和你们母女俩报仇!”

“卡米尔,你不能去。你刚醒过来不久,身体虚弱,不是他的对手,一切都是我的错,就让我去上帝面前赎罪吧!我死了之后,你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他就不会再想办法杀你了。”说完,露西娅就冲向阳台。卡米尔从后面一把抱住她说:“露西娅,你不要干傻事,我一定能够杀掉他,现在就去!”

说完,气愤的卡米尔走进厨房,将刚买的一把锋利的水果刀装进包里,向露西娅要了她家里的地址和房门钥匙后,穿上雨衣便出门了。露西娅则依依不舍地将他送到楼下,站在大门口喊道:“亲爱的卡米尔,你一定要活着回来,让我们一家人能够早日团聚。”

到了夏洛德家门口,卡米尔拿出水果刀,打开房门,像一头复仇的狮子冲了进去。夏洛德正独自一人在餐厅里喝酒,看到卡米尔像疯了一样冲进来,立刻惊叫道:“卡米尔,你疯了吗?”夏洛德一把就将卡米尔拿刀的手抓住了。卡米尔毕竟刚恢复没多久,对于身强力壮的夏洛德来说,对付他就像对付一个低年级的小学生一样轻松。

卡米尔喘着粗气说:“你这个杀人的恶魔,今天我要跟你同归于尽!”说完,卡米尔用头狠狠地撞向夏洛德高高的鼻梁,夏洛德瞬间血流满面。

“卡米尔,”夏洛德用另一只手捂住流血的鼻子说,“露西娅究竟跟你说了些什么?今天在牛排店门口遇到你回来,她就叫我去杀了你,见我不同意就疯了一样地打我,我才被迫还手打了她,没想到她却去叫你来杀我。事到如今,我不得不说出车祸的真相了。当年,她收了你哥哥凯罗尔给她的50万美元,叫我去破坏你的商务车刹车片。我不同意,她就骗我上床,之后说怀了我的孩子。如果我再不同意去害你,她就要到州法院告我强奸并打掉无辜的孩子。卡米尔,我是被逼无奈,你的哥哥和露西娅才是幕后真凶。”

“胡说八道!你这个混蛋!凯罗尔和露西娅为什么要杀我?迪瑞娜的头发是棕色的,她是我的女儿!”卡米尔愤怒了,仇恨的力量居然令他拿刀的手挣脱了夏洛德的束缚,卡米尔用尽全力朝他狠狠地刺了过去。夏洛德见状灵巧地躲开了,卡米尔一刀扎在了餐椅上。

“算你走运,卡米尔。”夏洛德轻松地拔出水果刀,用刀尖指着卡米尔的鼻子说,“12年前,我的肩胛骨在伊拉克战场上中弹受过伤,到现在也没恢复好,使不上力气,不然早就捏断你的骨头了。露西娅这个女人真是太可怕了,今晚不管是你死还是我亡,都中了她的圈套。或许,她更想我被杀死,这样,真相就没有人知道了。难道你真的想帮他们杀死我,掩盖事实的真相吗?”

谁是真的凶手

卡米尔没有了武器,单打独斗又不是夏洛德的对手,只得朝他怒吼道:“满嘴谎言的恶魔,我不会相信你挑拨离间的鬼话!”

“卡米尔,请你冷静点,仔细地想一想。今天中午我们刚遇到你没多久,这么短的时间内,露西娅是怎么知道你的新家地址的?只有一个可能,是你的哥哥凯罗尔告诉她的。”夏洛德说道,“还有,迪瑞娜是我的女儿,她的头发并不是棕色的。昨天露西娅突然莫名其妙地带她去理发店染发,难道这一切都是巧合?”

说完,夏洛德拿起一本相册递给他,里面有迪瑞娜从小到大的照片,头发果然都是金黄色的。卡米尔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仔细地端详着每一张照片,嘴里不停地念叨着:“这不可能,不可能,露西娅为什么要骗我?”

夏洛德失落地说:“她要骗取你的信任,好任由她摆布。卡米尔,我和你都是这件事情的受害者。只有你相信我,我们才能一起将他们告上法庭,让他们得到应有的惩罚。”

卡米尔吼道:“我凭什么相信你?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那露西娅为什么还要跑过去告诉我车祸的真相?如果她不说,我到死也不会知道,她这样做不是多此一举吗?”

夏洛德苦笑道:“卡米尔,你真是太天真了,她扭曲了事实,就是想利用仇恨来激怒你来杀我。如果你杀不了我,就会被我杀死,我们始终逃脱不出他们的圈套。20年前,你的哥哥为了独吞巨额家产,故意叫露西娅去勾引你,获取你的好感。她骗我上床,然后以强奸的罪名和打掉孩子来威胁我……卡米尔,我对不起你。这些年,我一直生活在忏悔中,所以我后来参军去了伊拉克战场,想在那里像个男人一样结束自己的生命。可没想到在一场战斗中,我被流弹击中,负了重伤,被强制送回国内救治……”

听完夏洛德的叙述,卡米尔瘫坐在地板上,浑身没有力气。在他昏迷的这20年里,露西娅一直是他睡梦中的天使,而哥哥则是他最亲爱的家人,在病床前整整照顾了他20年,他怎么也想不通这两位至亲至爱的人会对他痛下毒手。

夏洛德见他还是不信,便接着说:“如果露西娅对你说的都是真心话,我为何不现在就杀了你?你拿刀冲进我的住所,想要杀死我,楼道里的监控拍得一清二楚,我现在杀了你,州法院只会认定我是正当防卫,我将被无罪释放!如果我被你杀死了,你将被判终身监禁,永远也没有机会继承父母留下的遗产。”

真相沉睡了二十年(3)

卡米尔开始逐渐相信夏洛德所说的话了,露西娅刚才在他家中佯装着要去跳楼自杀。如果她真的跳了下去,不是明摆着告诉人们他俩已经见过面了吗?

卡米尔想回去向露西娅问清楚,向亲哥哥凯罗尔问清楚,难道他们真的是为了权力与金钱,来加害自己和父母吗?卡米尔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他不顾夏洛德的劝阻,执意要回家去和露西娅当面对质。

夏洛德说:“卡米尔,你现在不能回去。露西娅和凯罗尔蓄谋已久,为了数十亿的家产,他们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你!”

卡米尔还是跑了出去。此刻,外面狂风暴雨,卡米尔仰起头痛哭道:“上帝啊!你为什么要让我醒来,承受这巨大的痛苦与折磨?不如让我一直沉睡下去吧!”

卡米尔精神恍惚,看到对面驶来一辆速度飞快的卡车,远光灯刺得他双眼发花。他顺势闭上眼睛想一头撞过去,再也不要醒来,这样他就可以解脱了,到天堂去见自己想念已久的父母。

就在他即將撞上卡车的一刹那,耳边突然响起的一个熟悉的声音令他停下脚步:“亲爱的卡米尔,噩梦终究要醒来,生活依然会继续。我已经失去了一个家人,不能再失去你啊,孩子!”

“妈妈?”卡车与他擦肩而过,卡米尔睁开双眼,环顾四周却看不到人。“妈妈,是你吗?你还活着吗?妈妈!”卡米尔大声地叫着,却没有人回应。“这是幻觉,一定是思念母亲太久产生的幻觉!”卡米尔无助地跪倒在地上痛哭起来。

残忍的真相

在母亲话语的感召下,卡米尔终于坚强地站了起来,他要查出车祸的真相,为父母报仇。回到公寓楼下,他远远地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进了电梯,这个人正是他的哥哥凯罗尔。

“哦,亲爱的女神露西娅,这么晚你急匆匆地叫我来干什么?有什么事情不能在电话里说?安吉莉娜那个母老虎会误会我们的。”凯罗尔进屋后,门也没有关紧,便轻浮地对露西娅说道。

露西娅一边品尝着卡米尔今天刚买的顶级葡萄酒,一边笑着说:“你应该把她一起带来,我可不想我们做的好事被别人偷听到。”接着,露西娅便将她今天的计划和盘托出,全部告诉了凯罗尔。卡米尔在门外听到后,倒吸了一口冷气,夏洛德说的话居然都是真的。

“天哪,露西娅,你这个计划真是太完美了。让我们提前干上一杯,庆祝计划成功吧!”凯罗尔倒上酒后一饮而尽。

“夏洛德那个没用的东西,”露西娅喝完酒后狠狠地骂道,“12年前,他宁肯跑到伊拉克战场上去送命,也不愿意到医院里杀掉昏迷的卡米尔,否则事情怎么会像今天这么麻烦?我真希望他被卡米尔干掉,这样我们就能永绝后患了。”说完,凯罗尔和露西娅一起放荡地大笑着。

刺耳的笑声令卡米尔怒火中烧,他一脚踹开房门,咆哮道:“为什么?你们这样做究竟是为什么?凯罗尔,是什么令你丧心病狂,要杀死自己的亲生父母和兄弟?”

露西娅被吓了一跳,打量了他后对凯罗尔说:“他身上一丁点儿血迹也没有,看来夏洛德还活着,并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了他。”

凯罗尔出奇地平静,看着身心遭受到双重打击的卡米尔说:“我的好兄弟,真正的杀人凶手其实就是你自己,我们只是你的幫凶。我早就提醒过你,不要再追究当年车祸发生的真相。仇恨,只会让我们生活得更加痛苦。”

卡米尔冷笑着说:“凯罗尔,你不用再狡辩了,车祸的真相,我都已经知道了,是你想杀了我,独吞家产。你真是太狠毒了。”

“啧啧啧,”凯罗尔咂舌道,“你不清楚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夏洛德那个蠢货知道的只是表面。你的脑袋在车祸中受了伤,丧失了部分记忆,还是让我来告诉你车祸的真相吧!20年前,你是一个油嘴滑舌、放荡不羁的花花公子,不仅勾引了公司秘书露西娅,还讨得了父母的欢心,两位老人要将集团公司的控制大权交给你。可我知道,家族传承了百年的基业不能败在你的手里,因为你是一个瘾君子,常常偷吸毒品。车祸那天,公路上限速80公里,你却开到了190公里,是你杀死了我们的父母,卡米尔,你才是罪魁祸首!如果那天你不吸毒,仅仅是刹车失灵,也不至于让我们的父母丧命。”

“不,这不是真的,是你害死了他们!”卡米尔痛哭道,但他心里很明白,正如凯罗尔所说,刹车失灵不足以让车速瞬间飙升到190公里,是他,吸毒后产生了幻觉,加大了油门,他仿佛听到父亲在耳边急促地喊着:“卡米尔,开慢点,慢点!”

凯罗尔拍着他的肩膀说:“这一切都是真的,不信的话,你可以去事发地警察局调阅当年的卷宗,里面有你的血液检测记录。当年,我指使夏洛德去破坏商务车的刹车片,只是想给你一个小小的教训,让你戒掉毒瘾,不要毁掉公司,我从没有想过要杀死你和父母。”

说着说着,凯罗尔居然失控了,大哭起来说:“卡米尔,如果我想害你,这20年我还会和安吉莉娜在医院的病床前照顾你,盼着你早日醒来吗?昏迷期间,你患上了难以治愈的并发症,露西娅不忍心看到你在病床上生不如死,叫夏洛德偷偷地去给你注射药品安乐死,也是我阻止的啊!卡米尔,我的好兄弟,我不在乎钱,只要能把你治好,花多少钱我都愿意。”

真相沉睡了二十年(4)

没想到真相如此残忍,卡米尔欲哭无泪,自言自语道:“原来最该死的人是我,凯罗尔,露西娅,是我错怪你们了,我对不起你们和我慈爱的父母!”

神志不清的卡米尔来到阳台,爬到栏杆外。凯罗尔惊叫道:“卡米尔,你不要想不开,我们从来没有责备过你啊!”

卡米尔转过身笑着说:“凯罗尔,我在责怪我自己。只有这样,我才能赎回自己曾经犯下的罪过。”

致命的毒药

说完,卡米尔闭上眼睛,纵身从高楼跃下,耳边忽然又响起母亲的声音:“卡米尔,快到妈妈这里来,没有什么事情可以打垮我们,坚强起来。”卡米尔急忙睁开双眼,来源不明的强光却刺痛了他的眼睛,一切都已经晚了,他正在快速坠落。

“嘭”的一声,卡米尔感觉到自己好像掉进了一堆棉花中,软软的,暖暖的,舒服极了。这种感觉已经有20年了,时间和空间仿佛都在这里静止了。

“感谢上帝,他终于脱离危险苏醒过来了!”

“谢谢你,医生,我守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了这一天!”这是母亲的声音,卡米尔高兴地喊道:“妈妈,是你吗?你真的还活着?”

母亲握着他的手说:“亲爱的儿子,妈妈在这里,你不要急着睁开眼睛,你昏迷了20年没有见过阳光,医生说再过几天,你的眼睛就可以恢复正常了。”

昏迷了20年?卡米尔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真希望刚才发生的那些事情都是在做噩梦。20年的梦境与车祸前残缺的记忆混合在一起,他已经分不清哪些是真,哪些是假,脑子里如同一团乱麻。

几天之后,经过医生检查,卡米尔终于可以睁开眼睛了。他第一眼看到的人便是他最爱的露西娅,中年的露西娅一如当年妩媚妖娆,不像梦里那般臃肿衰老。

卡米尔的身体还很虚弱,坐上轮椅后,露西娅推着他到医院的草坪上晒太阳。卡米尔对她说:“前些天我做的梦实在是太可怕了,我梦见你嫁给了粗鲁的汽车维修工夏洛德,还生了一个女儿名字叫迪瑞娜。总之那个梦糟糕透了。没想到噩梦发展到最后,罪魁祸首居然是我自己,还好我在跳楼的那一刻醒过来了,不然我真的想死在梦里。对了,妈妈和凯罗尔今天怎么没到医院里来看我,前些天我还听到了妈妈的声音……”

露西娅一听到卡米尔提起噩梦,哭得泪流满面。回想起这20年未婚妈妈的生活,独自一人拉扯女儿长大的艰辛,又何尝不是现实中的噩梦呢?

“露西娅,你这是怎么了?这些年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事情?”卡米尔急切地想知道答案。

“没想到你还记得噩梦中的事情。卡米尔,我不得不告诉你,那个梦并不完全是假的,请你听完后千万不要激动。昏迷的20年间,你患上了严重的心脏病和高血压,”露西娅说道,“车祸后我并没有嫁给夏洛德,车祸前也不认识他,这些年我独自带大了我们的女儿迪瑞娜。是你的哥哥凯罗尔在20年前收买了他,破坏了刹车片,你也不是什么瘾君子。车祸发生的当天上午,你告诉你的父母我怀孕了,他们很开心地要和你一起来看我。临行前,凯罗尔给了你一小杯饮料,可他事先偷偷地在杯子里放了令人兴奋的毒品。车子开出去没多久,就发生了车祸,你的父母在那场车祸中当场身亡,而你受了重伤,一睡就是20年!”

卡米尔听完后,使劲地掐自己的胳膊,希望这又是在做梦,结果却是钻心的疼痛。“露西娅,请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我明明在梦中听到了妈妈的声音,再说凯罗尔为什么要伤害我们?我早就跟他说过,家族的公司交由他来管理,我不会跟他争夺控制权,难道他想一个人独吞所有的家产?”

“不仅仅是为了钱,卡米尔,他是在嫉妒你。从小到大,你作为弟弟任何方面都比他强,久而久之,嫉妒发酵变成了毒药,他想毁掉你!”露西娅说道,“如今他已经承认了所有的罪行,被关押在州立监狱里。”

卡米尔的心脏剧烈疼痛,如果露西娅说的都是真的,他宁愿现在就心脏病发作,立即死去。

“露西娅,赶紧给他吃药。我早就跟你说过,不要这么快告诉他车祸的真相,你可倒好,一字不漏地全都告诉了他。”

是母亲的声音,卡米尔赶紧吃下露西娅递过来的药,扭头望着身后:“亲爱的妈妈,是你吗?”

第三种谋杀方案

结果却令卡米尔大失所望,他没有看到慈祥的母亲,只看到一位跟在后面照顾他的老护工。看来车祸的后遗症真的很严重,导致他大脑产生了幻觉。

“亲爱的卡米尔,噩梦已经结束,但生活依然会继续。请不要让过去的仇恨繼续折磨自己,毕竟你还有美丽的妻子和可爱的女儿,而我,什么都没有了!你比我要幸运得多。”老护工哀怨地说道。

真的是母亲的声音,在噩梦中的危急关头,这个声音总会及时出现,拯救他于危难之中,而且说的话也几乎一样。卡米尔呆呆地看着老护工,不明所以。

“请您听我讲一个发生在我身上的故事。”老护工说,“20年前,我的丈夫患癌症在这家医院里去世,没过多久,我的女儿又在一场车祸中不幸身亡。不到半年时间,我就失去了两个最亲的人。那段日子里,我悲痛欲绝,心中也充满了仇恨,我发誓要为我可爱的女儿报仇。因为我听警察说,撞死我女儿的那个家伙是个纨绔子弟,当时吸了毒,在车祸中撞坏了脑袋,躺在医院里半死不活,他的父母也在那场车祸中双双身亡。对于这种十恶不赦的人,我只想混进医院里当护工,找个机会杀了他。”

真相沉睡了二十年(5)

“上帝啊!那个肇事的人是我吗?”卡米尔惊讶地问道。

老护工说:“没错,就是你。可惜我混进医院后,一直没找到机会下手。有一天,我在病房里遇到了怀着孕来看你的露西娅。我当着她的面诅咒了你,她非但不生气,还跟我解释说,你是一个很传统的人,绝对不会吸毒。她非常了解你,车祸一定另有原因,但她一直没有找到证据。她托付我一定要照看好你,等你醒来的那一天问个清楚。我答应了她,可过了很多年,你也没有醒来。有一天,汽车维修工夏洛德来到病房里,他关上房门,跪在你的床前忏悔,说当年他是因为没有钱给妻子看病,才被迫做了你哥哥的帮凶,但最后他的妻子还是不幸去世了。他不知道我在病房的洗手间里听得一清二楚,我冲了出来,叫他去警察局自首,可他却矢口否认自己所说的一切,并恳求我原谅他。他说凯罗尔的势力非常庞大,如果去自首可能活不到出庭作证的那一天。当年车祸后,也是凯罗尔买通了警察,将车祸的原因归咎于你吸食毒品。后来他就参军去了伊拉克,死在了战场上,再也没有能够回来。”

卡米尔听后,倒吸了一口冷气,心中陡生疑问:“既然夏洛德早就死了,你们是怎么找到证据,将凯罗尔送进监狱的呢?他为什么会让我一直好好地活在医院里?”

“凯罗尔知道迪瑞娜是你的亲生女儿,担心你死了之后,露西娅会带着女儿来跟他争夺属于你的那份家产。而且,这些年他在竞选州议员,打着常年照顾昏迷不醒的弟弟这副悲情牌,能为他争取到不少选票。前不久,医生说你的身体状况恢复得很好,极有可能会醒过来。凯罗尔开始着急了,他不想让你醒过来,这样他就能继续独霸公司。但医生不经意间的一句话提醒了他,医生叫我们尽量不要跟你提起一些负面的事情,以免你听到后刺激脑神经引发心脏病,一旦病情加重,你就永远也无法苏醒了。于是,他每次来看你,都带上妻子安吉莉娜,找理由将我支出病房,讲一些恐怖的凶杀案给你听,但你听了之后,都没有太大反应。他们束手无策,编不出更恐怖的故事,只好将当年车祸的真相编造成一个又一个看似真实的故事来刺激你,而这些话,都被我留在病床下的录音笔完整地记录了下来。后来,我将证据直接交给了在州法院工作的老同学,凯罗尔被绳之以法,我也终于为女儿报了仇。”老护工如释重负地说道,“这还要感谢死去的夏洛德,是他的矢口否认教会了我搜集证据。你没觉得露西娅现在的声音,跟你在噩梦中听到的不大一样吗?因为那是安吉莉娜在模仿她的声音和凯罗尔演戏给你听。他们的阴谋差点儿就要得逞了,你的大脑在昏迷中不停地重复他们讲述的那些可怕的故事,巨大的仇恨使你有几次差点被死神带走,好在医生抢救及时,将你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如果你再不醒来,就会在仇恨的漩涡中越陷越深,跟我们永远地说再见了。”

听到这里,卡米尔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把老护工的声音当成母亲的声音。这20年来,老护工伊丽莎白一直把他当成睡在襁褓中的婴儿悉心照顾,昏迷中的他也把伊丽莎白当成了自己的第二个母亲。每当他纠缠在仇恨的噩梦中不能自拔时,都是伊丽莎白及时出现,挽回了他的生命。他在噩梦里看到的强光,其实都是急救医生在用手电筒观察他的瞳孔。

整件事对于凯罗尔来说,是他继20年前破坏刹车片、酒中投毒后的第3种谋杀方案,也是最缜密的谋杀方案,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竟然输在了一个不起眼的老护工手里,而这个老护工混进医院的最初目的居然是为了杀死卡米尔。

最后的真相

在州立监狱里,凯罗尔想不通除了他那个不争气的儿子和律师,还会有谁来看他。当他在会见室里看到精神矍铄的卡米尔时,不禁垂头丧气地说:“我输了,你终究还是醒过来了!”

卡米尔说:“在这件事上,我们兄弟之间不存在输赢,你失去了自由,我失去了20年最美好的时光。不管我们再怎么努力赎罪,父母都不可能活过来,我们都是失败者。凯罗尔,我想我们之间做个约定,都不要再提起过去,让仇恨的噩梦终结在今天,终结在我们兄弟二人之间。噩梦终究要醒来,生活依然会继续。我想父母的在天之灵也不希望我们兄弟俩斗得你死我活,老死不相往来。那场车祸在父母眼里,或许只是你制造的一个要命的恶作剧,他们在天堂里早已原谅了你。”

凯罗尔叹了一口气说:“或许吧!我同意你的约定。”

卡米尔说:“我会向法官求情,希望他能够让你早点出来接管公司。说实话,凯罗尔,我真不是做生意的料。我只想多点时间陪陪我的妻子和女儿,还有我亲爱的妈妈。”卡米尔边说边感激地看着露西娅和伊丽莎白。

凯罗尔惊讶地看着认识了20年的老护工,问道:“她是露西娅的妈妈?”

“不,”卡米尔微笑着答道,“她是我和露西娅的妈妈。”

探视时间到了,看着凯罗尔一脸的茫然,卡米尔没有来得及解释清楚,就不得不离开监狱。他的心里充满了感恩,仇恨早已因为爱的温暖而烟消云散。

真相沉睡了二十年(6)

而伊丽莎白的心中则隐藏了一个秘密,始终也没有告诉卡米尔和露西娅。20年前的一天晚上,在医院寂静的病房里,卡米尔奄奄一息,心中充满仇恨的伊丽莎白本有机会拔掉氧气管,为自己的女儿报仇。可就在她要动手的那一刻,善良的心颤抖了,始终也没有下得了手,错失了复仇的良机。事后,她为自己的懦弱感觉到可耻,感觉到对不起枉死的女儿。可没想到阴差阳错,20年后,她当年的心慈手软得到了回报,让她抓住了真正的凶手。同时,她也收获了一个崭新的家庭,一家4口人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如果她当初狠心地杀死了卡米尔,可能今天的结局就完全不同了。或许凯罗尔依然逍遥法外,掌管着家族数十亿的财产;露西娅和迪瑞娜依然过着贫穷的生活,母女俩相依为命;她则会因为故意谋杀罪,被判终身监禁。真相,或许将永远止步于她拔下氧气管的那一刻,再没有人知道最后的真相……

仇恨永远也无法战胜邪恶,只会伤害自己。只有当人们心中充满爱时,邪恶才会无处遁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