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传奇故事 >

官印奇谋

发布时间:2017-09-27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刁小刀

夜深人静,刁小刀望着桌子上的几个铜钱直发愁,如果自己再找不到工作,就只能去要饭了。他本是一家酒楼的厨工,负责采购食材。每次他将采购清单交给掌柜,掌柜对着实物点验后,就盖上章让他到账房去报账。

一来二去,刁小刀动了歪心思。别看他只是个厨工,但有一手绝活——雕花,酒楼菜肴的摆盘花边都是由他设计雕刻的。刁小刀用萝卜照着采购单上的印鉴图样刻了一个假章,这章盖在他虚开的单子上绝对是可以以假乱真的,但是万万没想到,他第一次拿着假单子去账房报账,就被账房先生一眼识破了,把他扭送至官府,在牢里关了三个月!

刁小刀从牢里出来后发现他的“事迹”已经传遍了全城,再也没有人肯用他。因为一时贪心而陷入如此惨境,他真是悔不当初。

這时响起了敲门声,刁小刀开门一看,一个披着斗篷、蒙着面巾的人站在门口,全身上下只露出了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

深更半夜蒙着脸,一看就不是好人!刁小刀不由得往后退了两步,来人顺势进了屋子,关上了门。

刁小刀指着桌子上的铜板不情愿地道:“我就这点儿钱了,你要就全拿去!”

来人拿出一个钱袋,往桌子上一放:“我不是来要钱的,是来给你送钱的!”

刁小刀打开钱袋一看,里面装满了白花花的银子,他有点发愣:“为啥要给我这么多钱?”

来人道:“想请你帮个忙!”

刁小刀说:“我只会做菜,手艺还一般,至今连个三厨都没混上。除此之外一无所长,能帮你什么忙啊?”

来人淡淡道:“你不是还会刻章吗?”

刁小刀恍然大悟:“你,你刻章不去找刻字店,却来找我,肯定是刻假章!我不干,为这事我在大牢里待了三个月,我再也不想吃牢饭了!”

来人道:“牢饭当然不好吃,可你不是就快什么饭也吃不上了吗?”

刁小刀一笑:“不就是找不到工作吗?我是一个人吃饱了全家不饿,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我就不信我这点破事儿还能传遍全天下?”

来人冷冷道:“还全天下?你若不接这个活儿,我让你连新城地界都出不去!”

刁小刀心里一冷,他仔细打量眼前的人,盯着那双眼睛看了又看,惊道:“你,你是顾、顾大人!”

来人见刁小刀认出了他,索性摘下斗篷,揭开面巾,果真就是新城知府顾自省!

顾自省道:“看来你还真有两下子,不过我也没想瞒你多久。实话告诉你吧,本府的官印被盗了,我想让你帮我刻一个暂渡难关!”

刁小刀吓得直摆手:“私刻官印那可是大罪啊,我,我可不敢干!再说官印丢了您去立案追查啊,刻个假的干嘛?”

顾自省叹了一口气,说他当然要抓到盗贼追回官印,可这是需要时间的。如今他手上有几份往来公文,如不立即盖上官印分发出去的话,丢官印的事情就会暴露,他就会被上司问罪下狱,还怎么去追查被盗的官印?

刁小刀说反正这事儿他不干,而且也干不了。他刻一个酒楼掌柜的私章,都被一眼识破了,还能刻官印?

顾自省微微一笑:“其实你刻的那个私章的确能以假乱真,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刁小刀追问道。

顾自省道:“你答应帮我刻印,我就告诉你这其中的原由,而且这袋银子也归你。否则的话——你是个聪明人,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刁小刀明白啥叫“民不与官斗”,顾自省是新城最大的官,要整死自己还不容易?而且那个假的掌柜私章是怎么被识破的,直到现在他还是百思不得其解,顾自省承诺刻完官印后会告诉他这个秘密,这比那袋银子的诱惑力可大多了。

刁小刀一咬牙:“好,我答应你!不过,假官印毕竟糊弄不了多久,还是得尽快追回真的官印,就不知您有没有什么线索啊?”

顾自省道:“本府经过勘察推断,能盗走官印的,只有春三盗!”

“侠盗春三?”刁小刀瞪大了眼睛,“他不是前些日子被您抓获了吗?”

“是啊!”顾自省望着烛火缓缓道,“他现在,应该正在被流放关外的路上。”

春三盗

荒凉的官道上,一队官差押解着三辆囚车在赶路,忽然后面沙尘滚滚,驰来两匹快马。两名捕快翻身下马,走到那队官差跟前,对打头的说:“我们是新城府衙的捕快,因为又发生了一起大案,跟春三盗有关,知府大人特命我二人来押他回去受审。”说着递上了盖着知府大印的公文。

那领头的差官一听到“春三盗”这个名字顿时一惊,拿着公文反复看了看,确定上面当真盖着知府大印,但他还是有疑虑,问道:“这大盗春三武功高强,顾大人怎么只派你二人来押他回去,就不怕他半路跑了?”

一个高瘦捕快冷着脸道:“春三武功高强,可我们哥俩的刀也不是吃素的。你也未免太看不起人了!”

官印奇谋(2)

领头差官拱了拱手:“二位,对不住了,这春三可是重犯,若有什么闪失,在下可担当不起。前面不远就到驿馆了,不如二位等我借驿馆的信鸽飞鸽传书回新城府衙,只要一接到回信,我立刻让你们带春三回去!”

高瘦捕快愣住了,另一个矮胖捕快的手慢慢伸向了腰间悬挂的佩刀,正在这时忽然从旁边的小树林中冲出了几个黑衣人直向他们奔来。

领头差官大惊,忙向手下喝道:“有人劫囚车!”众解差连忙团团护住了三辆囚车,但那几个黑衣人连正眼都没看他们一下,直接向那两名捕快痛下杀手!

高瘦捕快抽出腰刀奋力抵挡,转头喊道:“老二,快去救老三!”

矮胖捕快飞身冲到一辆囚车旁,砍翻了几个解差,一刀劈开囚车,扶起老三就跑。领头差官一看春三要被劫走,连忙指挥几个手下狂追。老三戴着枷锁脚镣十分不方便,脚下一个踉跄摔倒在地,矮胖捕快挥刀逼退了追上来的差官,但是黑衣人中有两人忽然窜过来,一人一刀,将老三当场砍死!

老二惨叫一声:“三弟!”高瘦捕快听了回身一看,震惊之下一不留神,左臂被砍了一刀,背上的包袱也被黑衣人给抢了去。

老二抱起老三的尸身飞身上马,喊道:“大哥,快撤!”

高瘦捕快忍痛飞身跃上另一匹马,与老二飞驰而去!

几个黑衣人中打头的那一个掂了掂从高瘦捕快身上抢来的包袱,一挥手带着自己的人也撤了。只剩下那队伤得东倒西歪的解差、两辆囚车和一直没闹清这到底是咋回事的领头差官!

两匹快马一直跑了很远才停了下来。老二抱着老三的尸体跳下了马背,高瘦捕快望着老三死不瞑目的面容,悲痛狂喊:“顾自省,我春三不杀你誓不为人!”

他,才是真正的春三!

金化成

新城府衙的书房中,刁小刀将刻好的假官印在印泥中使劲按了按,盖在了一张白纸上。顾自省经过和以往文件上的印鉴反复对照,得出了一个结论:小刀,你真是个人才!

刁小刀苦笑一聲,还来不及说话,就听一个声音阴沉地说道:“有这样一个人才相助,顾大人你自此就可前途无量、官运亨通了!”

二人一惊,抬眼望去,只见一个身穿紫色缎袍的中年人走进了书房。顾自省惊道:“金大人,您是怎么进来的?不是,我的意思是您深夜来此,有何贵干?”

来人是顾自省的顶头上司——巡抚金化成。他冷笑道:“顾自省,你不就是想拿回官印么,何必这么费劲?”他把拎着的包袱在顾自省眼前晃了晃,“你的官印在此!”

顾自省疑惑道:“官印怎么会在您手里,难道是您……”

金化成冷笑道:“别瞎猜了,官印是春三偷去的。其实‘春三盗’是三个人,被你流放的只是他们中的老三。春三就和老二盗了官印伪造了文书,想在流放途中把老三救出来。”

刁小刀正听得起劲,见金化成停了下来,不由得追问道:“后来呢?”

金化成看了他一眼:“你好奇心还挺重!”接着对顾自省道,“后来我派人在路上拦截了要劫囚车的春三和老二,帮你抢回了官印。不过老三死了,春三和老二也逃走了,这倒成了后患……”

金化成话还没说完,只听一声暴喝:“原来害死老三的是你!”

只见屋顶瓦片掉落一地,从上面跃下两个人来,正是春三和老二。原来春三认定是顾自省派黑衣人杀死了老三,抢走了官印,所以埋葬了老三之后,就带着老二来此找顾自省报仇。没想到两人躲在屋顶听了半天,才知幕后主凶是金化成。

春三红着眼睛挥刀冲向了金化成,眼见金化成就要被刺中,刁小刀高叫一声:“小心背后!”原来是老二突然发难,拿匕首刺向春三后心!

春三躲开了致命的一刀,但是背上还是被划了个大口子,血流不止。他对老二怒道:“原来你早被收买了!”

金化成得意道:“否则我怎么会知道是你盗走了官印,又怎么能事先在你打算劫囚的地方埋伏好人手呢?”

老二道:“大哥,识时务者为俊杰,不如你以后也跟着金大人干吧,咱哥俩还在一起!”

春三挥刀砍向老二,却忽感背后一阵剧痛,他伸手往后背抹了一把,一看血色乌黑,刁小刀在一旁惊叫道:“你中毒啦!”

老二面色狰狞:“大哥,你冥顽不灵,可就怪不得兄弟了!”说完手持毒匕首就向春三刺去。这时一柄小刀破空飞至,一下子划破了老二的咽喉,老二惊恐地指了指刁小刀,倒地身亡。

春三凝聚全身最后的气力,一把拽住刁小刀,飞身跃上屋顶,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这一切让顾自省和金化成看傻了眼。回过神后,金化成大喝一声:“来人!”从外面涌进来十几个捕快。“顾自省私刻假官印,勾结巨盗春三杀人,立刻拿下关进大牢!”

顾自省

春三拉着刁小刀跑到了城郊的关帝庙后,再也支撑不住了,一头栽倒在地。刁小刀把他拉到供桌旁,烧起了一堆火取暖。

官印奇谋(3)

春三勉强拿出一个白色小瓷瓶,将里面的药全倒在口中咽了下去,然后对惊慌失措的刁小刀说:“放心,我有解药,死不了。这次若不是你,我就要栽在贼老二的手里了!对了,你为什么要救我?”

刁小刀脸色发白:“我久闻你侠盗的大名,一直挺敬佩你,眼看你有危险就随手扔了一刀,没想到会杀死人!怎么办?杀人偿命!我不该好奇,不该接这个活儿啊,我死定了……”

春三笑了:“你是说你随手扔的一刀?看来这就是天意啊,贼老二该死!”

他见刁小刀还在不停磨叽,不由得皱眉道:“人你已经杀了,还在这儿叽叽歪歪个没完,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你让我安安静静地休养一下,明天咱俩再好好商量以后怎么办。”

刁小刀不敢再出声,但是心里仍在默念:“我杀人了,怎么办,怎么办……”

第二天一早,春三说自己伤还没完全好,行动不便,让刁小刀出去打探一下情况。刁小刀心惊胆战地出去走了一圈,带回来的消息很不好:第一,城里到处都贴着画有他和春三画像的通缉令;第二,听说顾自省被巡抚金化成关进大牢了!

春三摆摆手:“现在咱们只需想办法逃出城去,至于金化成和顾自省,就让他们狗咬狗去吧!”

刁小刀坐到地上,自言自语道:“其实顾大人为人还不错,我总觉得这里面有事儿……”

春三一时想不到办法出城,听刁小刀这么说,就让他说来听听。刁小刀说昨夜在府衙书房中,顾自省看金化成的眼神很奇怪,一直带着愤慨和蔑视,完全不像一个丢了官印的下属在见到顶头上司时的态度。

春三低头想了一想,说这里面可能真有事儿。原来老三在被捕前曾去金化成府里行窃,除了金银珠宝,还顺手拿了一封信。老三还没来得及把信拿给春三,顾自省手下的捕头就赶到了,混战中老三被抓,现在一想信自然是落到了顾自省的手中。

这封信里一定藏着金化成的什么把柄,所以金化成从老二那里得知春三要劫囚车后,就派人去杀了老三抢回官印。因为他要用这个官印来威胁顾自省换回书信,所以他派去的不是官兵而是黑衣杀手!

这样一来一切都解释通了,接下来该怎么办呢?春三和刁小刀陷入了沉思……

这天上午,易容后的刁小刀推着一车菜肉来到大牢偏门,对守门的狱卒点头哈腰道:“我送菜来了。”

狱卒皱皱眉:“怎么这么晚才来?平常不是小五送吗?”

刁小刀说小五病了,老板才让他来送菜的,并将大牢厨房开具的采购清单递了过来。狱卒看了看清单,又检查了一下车子上的蔬菜鱼肉,就开门让刁小刀推车进去了。

后厨管事点验了实物之后,让刁小刀在厨房等着,自己则拿着清单去账房报账。趁这个工夫,刁小刀和大厨师傅套起近乎来,然后趁其不备,将藏在指甲中的巴豆粉下在了他的茶水中。

等刁小刀拿到了菜钱准备离开的时候,大厨正准备做午饭,忽然他抛下锅铲直奔茅厕,来来回回好几趟,最后彻底虚脱了。

大牢里就这一个大厨,他撂了挑子,午饭咋办?犯人们倒好说,反正他们平时吃的也大多是剩下的隔夜饭菜,可狱卒和守卫们得吃现做的啊。

这时刁小刀自告奋勇,说自己会炒几个菜,不如让他试试,完全是义务不收钱,只是如果大家吃了觉得还不错,以后还要请他帮忙为自己在这大牢厨房中谋个小差事,给大厨打打下手。厨房管事见一时半会也没别的办法,就同意了。

吃了刁小刀做的饭菜,狱卒们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一个个趴在了桌子上昏睡过去。借口帮着洗碗还留在后厨的刁小刀算算时间差不多了,就溜进了牢房,从昏睡的狱卒身上拿到钥匙,打开牢门,将手铐和脚镣的钥匙扔了几把给里面的犯人。

这个牢房里关着的都是重犯,不是被判了死刑就是终身囚禁,现在有机会逃脱,哪里还有人会有丝毫迟疑?他们互相帮忙除去镣铐,拿起狱卒的佩刀就往外冲。

门口守卫虽然没吃被刁小刀掺了蒙汗药的午饭,却也敌不过二三十个拼了命的重犯们。在一阵混乱中,刁小刀护着顾自省逃出了大牢!

九王爷

趁着逃脱的重犯们和守城的官兵厮杀之际,春三点燃火药炸开了城门,和刁小刀、顾自省一起逃出了新城。

顾自省证实了春三的推断没错,那封信里的确有金化成的把柄,他被拿下狱后,金化成曾威逼利诱让他交出那封信。

刁小刀好奇地问:“到底是啥把柄?”

顾自省没有回答他的问话,而是问春三:“江湖上最近流传有人找到了太祖皇帝开国时的玉玺,正在待价而沽,是否确有此事?”

春三点点头:“但是江湖上向来谣言满天飞,虽说这事儿传得沸沸扬扬,但是直到现在也没见到过有人卖玉玺,更别说见到玉玺了。”

原来本朝太祖皇帝兵变称帝时,曾刻制了一方玉玺,但是随着他带兵东征西讨,玉玺失落。后来太祖皇帝灭了前朝,正式建国登基,因为实在找不到原玉玺,只得重新雕刻了一方。

官印奇谋(4)

顾自省说那封信就跟这失落的玉玺有关,是有人交代金化成一定要找到那方失落的玉玺,这样他就可以自称顺应天意效仿先祖兵变称帝!

“我的天,敢情这是要谋朝篡位啊!”刁小刀瞪大了眼睛。

春三一琢磨,说:“此人要效仿先祖,莫非是皇族中人?”

顾自省点点头:“他就是皇上的亲叔叔九王爷!”

春三、刁小刀互望一眼,心想年幼登基的皇上如今已到弱冠之年,太后还一直把持朝政不肯交权,朝中帝党、后党正斗得激烈,手握兵权的九王爷若是真的得到了开国玉玺振臂一呼,难免应者云集,天下岂不要大乱?

三人决定要合力揭穿九王爷的篡位阴谋!

省城巡抚衙门外,一个黑衣人趁着夜色越过高墙,直奔金化成的书房。金化成望着来人:“你就是三天前留书给我要卖开国玉玺的人?”

黑衣人點点头,低声道:“金子准备好了吗?”

金化成指了指桌子上的一盒金锭:“只要玉玺是真的,这些金子就全归你了!”

黑衣人打开小包袱,拿出了玉玺。金化成对着九王爷交给他的玉玺图样仔细对照,终于确定是真品。黑衣人携金而去,金化成长舒了一口气:总算可以交差了!

这日早朝,帝党、后党照例为太后应不应该交权争得面红耳赤,九王爷带兵闯入金殿,冷笑道:“皇上懦弱、太后无德,为了江山社稷,本王顺应天意民心,更得太祖皇帝在天之灵庇佑,传与开国玉玺,今日就要废黜庸君,自立登基!”

说着,九王爷拿出了玉玺。群臣大惊,不由得窃窃私语。谁知皇上并不慌乱,与太后相视一笑。太后一挥手,九王爷带来的御林军忽然倒戈相向,刀剑齐齐指向他。

九王爷一惊,说:“我有太祖玉玺,谁敢动我?”

这时顾自省走上金殿,对群臣道:“这个玉玺是假的,是九王爷为了谋朝篡位伪造的。”并指出了玉玺上的破绽之处。

最后的结果当然是乱臣贼子不得好死,帮凶金化成也成了他主子黄泉路上的同路人。太后赦免了春三以往的盗窃之罪,册封顾自省为二品大员在朝为官,还赏赐了刁小刀不少的金银珠宝。

尾声——又见春三盗

春三和刁小刀出了京城,准备直奔江南好好享受一下人世繁华。在路边茶棚打尖歇脚的时候,刁小刀一拍桌子:“坏了,忘了问顾大人,当初我刻的掌柜印章是怎么被识破的!”

这时邻桌客人过来说道:“没关系,我这不是赶来给你解释了吗?”刁小刀和春三抬头一看,来人竟是顾自省。

顾自省坐了下来,边喝茶边说:“那个掌柜的私章看起来平常无奇,但是他在印章里面嵌入了一枚钢针,印面上露出了一点小小的针尖,盖在纸上就会刺出一个极为细小的针眼。你用萝卜刻的假章虽然与真的一模一样,但是印鉴上没有针眼,可不就被一眼识破了么!”

刁小刀恍然大悟,说原来如此,想不到那个酒楼掌柜还蛮有头脑的,能想出这么一招。他又问道:“顾大人,你大老远赶来追上我们,不会就为了来给我解谜吧?”

顾自省说官场险恶,太后又独揽大权,他不想卷入帝党、后党的纷争,已经挂印辞官了。

春三一竖大拇指:“顾大人,你真是高瞻远瞩,跟着掺和他们皇家的事儿,最后指定没有啥好下场!不知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顾自省微微一笑:“我想跟着你干,不知你肯不肯收留?”

春三一拍大腿:“要不是你当初任翰林院史官修撰时见过开国玉玺图样,让刁小刀刻假玉玺卖给金化成,又让我潜入宫中向太后报信,怎么能除掉九王爷和金化成给我三弟报仇?今后有你在我身边出谋划策,我春三更是如虎添翼!”

顾自省看到刁小刀有点失落,就笑道:“大功臣还是小刀啊,没有他刻的假玉玺,计策再好也只是一纸空谈,以后咱们仨一起干!”

刁小刀道:“你们二人一文一武搭档正好,我有啥本事能和你们搭伙啊?”

顾自省笑道:“你不是会雕印刻章么!俗话说‘民凭文书官凭印’,有了印,咱们就可以是微服私访的官,就可以发扶危救难的公文,为百姓申冤请命!”

刁小刀大喜:“想不到我也能干大事儿了!对了,咱们这个三人组,叫啥名号呢?”

春三道:“你们要是同意,就还叫‘春三盗’吧,希望这个名号能一直传下去!”

从此,春三、顾自省、刁小刀组成了新的“春三盗”,开始了精彩纷呈的传奇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