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传奇故事 >

笋尖上的戒指

发布时间:2017-10-31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蔡烨再次来到咖啡店,看到外面的龙鳞竹苍翠挺拔,心中有点失望。他凝视竹子的样子引起了老板的注意,老板走到他边上,问:“先生,在看什么呢?”蔡烨被吓了一跳:“没看啥。”

老板不信,顺着他的视线朝外边看去,除了长得比普通毛竹洋气一点的龙鳞竹,确实没什么看头。

“我们家的龙鳞竹比一般的竹子要名贵一些,先生慢慢欣赏吧。”老板说完,就走开了。

蔡烨听到老板的话,心思又开始活络了,名贵的竹子?不知道整株卖掉能换多少钱。他一边盘算着他的买卖,一边盯着龙鳞竹。

趁着老板和服务员不在意,他偷偷进了竹林,正打算找个顺手的工具刨点竹子,却突然被绊了一下。他定睛一看,心下一喜,原来,绊他的是个刚刚冒出头的小笋尖。

蔡烨贼兮兮地看了看周围,发现没人注意到他,便赶紧把笋周围的泥土刨开,仔细观察起来。

这棵笋和上次那棵显然不一样,蔡烨顿时感到有点气馁。

原来,上次他和女友小芳在这里约会时,鬼使神差地发现窗外的一棵笋头上闪过一丝银光。他趁小芳上厕所的时候,走到室外验证了他的直觉,那棵龙鳞竹的笋头上居然挂了一枚银戒指。

这枚戒指绝对不是有人粗心放在上面忘了摘下来,蔡烨发现戒指有一半都嵌在竹笋里,他费了老大劲才把它从里边抠出来。

蔡烨不知道这枚戒指值多少钱,只觉得造型很讲究,两条鱼互相咬住对方的尾巴,形成了一个圈。只不过,这两条鱼是一种常见的海鲜水产——带鱼。

这就显得不够时尚了,蔡烨拿到戒指的那一刻,动过要把它送给小芳的念头。小芳虽然是云南人,但一直自诩是半个香港人,肯定不会戴一枚带鱼形状的戒指。

蔡烨把戒指收到袋中,和小芳约会结束后,他立刻跑到了银饰店。他掂了掂分量,把它交到老板手里,老板说是纯银的,还想用200块收了。

蔡烨听老板的口气,觉得这个戒指不止200块这么便宜,就没卖给老板。

老板气愤地说:“我也就看它做工好想收藏一下,你拿去当铺,50块都不一定卖得掉。”

蔡烨不想理他,走到边上的当铺,把戒指放在店员面前:“帮我看看。”店员仔细看了看,报了个价:“2000,钻石是真的。”

蔡烨这才发现,两条带鱼的嘴里含着两颗小钻石,不容易被发现。一般人戴戒指,唯恐别人看不到上面的钻石,这戒指倒好,反其道而行之。

后来,蔡烨把带鱼戒指送给了小芳,小芳一开始很不高兴,但知道上面镶了两颗钻石后,还是勉强接受了。

现在,蔡烨又来到咖啡馆,是因为他答应小芳下半年一起去香港玩一玩。小芳负责学粤语,蔡烨负责开销。可是,蔡烨现在没钱。蔡烨工资不高,自从认识小芳后,他就成了月光族,很快连积蓄也见底了。

蔡烨想起上次的经历,那棵竹笋差不多快长到他大腿根的高度。眼前的这棵笋才冒了个尖,即便是笋里面有值钱的东西,也要长高长大才能看到,除非他直接把这棵笋连根拔走。

显然,这是不可能的,因为竹林在咖啡馆的后院,晚上关门后他就没法进来了。

蔡烨泄了气,走出咖啡馆。当他走到家附近街角的一个算命摊时,老瞎子老远就对他说:“你来了。”

蔡烨对他点了点头,老瞎子还是乞丐的时候,蔡烨给他丢过不少硬币,让他还能过上饥一顿饱一顿的生活。老瞎子常说,蔡烨心肠太好,做不了大事,但经人点拨,还是能飞黄腾达的。

不过蔡烨并不这么觉得,老瞎子说话,全凭他那张嘴。他说的最多的,都是大富大贵、非富即贵之类的词,现实中想富贵哪有那么容易?

但自从捡到了那枚带鱼戒指后,蔡烨对玄学开始感兴趣了,他觉得万事万物之间总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玄机,说不定的确有人掌握了其中的规律。蔡烨对老瞎子说:“我想算一卦,但没钱。”

老瞎子说:“我不收你钱。”

蔡烨拿了老瞎子的竹签筒摇晃起来,掉出一支签,上面写了“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蔡烨心里一惊,这不是巧了吗?自己就想再找一条带鱼,可惜找不着啊,他不会捕鱼。

“老瞎子,这签啥意思?”

“意思都写在竹签上了。”

蔡烨还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你别给我猜谜语了,你知道我文化水平低。”

“上次拿到鱼是什么时候?”

蔡烨回想了一下:“一个月前吧。”

“是不义之财否?”

蔡烨听了一愣:“不义之財咋样,有义之财咋样?”

“唯义生财。”

蔡烨莫明其妙地离开算命摊,接着就忘了这事。晚上和小芳吃饭时,他看到她戴着戒指。

“你戴得不对。”蔡烨看到小芳把戒指戴在左手无名指上,“结了婚才这么戴。”蔡烨抓过小芳的手,把戒指从她手上摘了下来,小芳惊叫了一声:“好疼。”

笋尖上的戒指(2)

蔡烨吃了一惊,原来箍着的地方出现了一条深红的血印子。

“它在吸我的血。”小芳把左手凑到脸前,仔细地查看。

蔡烨摸了摸戴戒指的部位,似乎并没有真的出血:“你戴的时候没感觉吗,会不会是银过敏?”

“只听说过铁过敏。”小芳说,“我就觉得这戒指越戴越紧。”

蔡烨脑海中忽然跳出一个场景:带鱼戒指在小芳手上越变越细,最后把她的手指给截断了。他吓得冒了一身冷汗:“这戒指太邪门了,我去处理掉。”

来到当铺,蔡烨心想把戒指卖了两全其美,既能凑到去香港的费用,又能避开一个邪物。

蔡烨选了另一家当铺,照旧给店员看了下戒指。

“两万。”店员说。

“两万?”蔡烨心里一惊,简直想立刻把戒指卖给他。

“最近有人收这个,你也看到了,这戒指样式很稀奇,市面上找不到第二件。”

“谁在收?”

“那可不能告诉您。”

蔡烨心想这钱与其让掮客赚了,还不如自己找到那个收戒指的土豪。

走出当铺,蔡烨心里还有点没底,小芳天天催着他去香港,看起来下个月非去不可,不知道在那之前能不能把戒指卖个好价钱。

正想着心事,蔡烨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一个小个子窜到他面前,和他并排走:“哥們儿,刚在当铺看到你。”

“你是哪位?”

“你甭管我是谁,我知道谁想买那戒指。”

“哦?”蔡烨心想这还真是困了就有人送枕头。

小个子带着蔡烨来到一个高档小区门口,给某人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儿,一个看上去五十多岁的中年人开车来门口接他们。

中年人应该是个管家,小个子和蔡烨跟着他进了别墅,一老一少两个女的在里头迎接他们。

年长的风韵犹存,打扮讲究,气质高贵,年轻的更是漂亮得让蔡烨不敢直视。小个子谄媚地说:“王老师,我把人给您带来啦。”

王老师应该就是那个年长的,她招呼蔡烨坐沙发。客厅的吊灯照得蔡烨有点热,也有点紧张,王老师问带鱼戒指在不在他手上。

蔡烨把戒指拿出来,王老师握在手里一看,眼泪就流了下来,边上的女儿见状也十分动容。

王老师说,有一回她陪丈夫去东海游玩,钓上来一条带鱼,丈夫发现带鱼尾巴上还咬着一条带鱼,觉得十分有趣,回来就做了这枚戒指。

王老师抚摸着戒指,情绪久久不能平静。一旁的小个子有点心急,不停地给蔡烨使眼色。王老师的女儿看到了,就对蔡烨说:“这戒指我们要了,你想要多少钱?”

蔡烨看着王老师女儿的脸,支支吾吾地说:“这东西原本就是你们的,我可不敢收你们的钱。”

“这可不行。”王老师突然说话了,接着就要给蔡烨开支票。

“不不不,我不能要这钱。”蔡烨很坚定地拒绝了她。

临走时,王老师的女儿还留了蔡烨的手机号码。第二天,王老师的女儿来了电话,约蔡烨见面。

见面后,她第一句话就说:“我妈也有点老糊涂了,分不清轻重缓急。你在哪儿找到戒指的?”

原来,王老师的丈夫失踪都快十年了,一直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蔡烨找到的戒指是一个重大线索。

几天后,蔡烨听王老师的女儿说,她们在咖啡馆种龙鳞竹的下方找到了她父亲的尸首,确认是谋杀。后来根据警方连夜侦查,最终找到了凶手,还了她父亲一个公道。

之后,王老师的女儿问蔡烨有没有驾照,蔡烨说有。

“我妈说你人挺正派的,想让你来我们家做司机,工资是你现在的两倍。”王老师的女儿说。

蔡烨听完说不出话来,脑海里悠悠飘过老瞎子那句话:“唯义生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