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传奇故事 >

三个女人一座城

发布时间:2017-10-31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远古的时候,洞庭湖边有一座富足强盛的城堡,名叫城头山。可在最鼎盛时期,却出了一个昏君,叫轩王。这轩王心眼不坏,就是糊涂,再就是好玩,干不了正事,一天到晚就和女人厮混。

这天,探子来报,说是周边几个部落不满城头山的统治,准备谋反。轩王听了,摆摆手,不耐烦地说道:“他们就只会伸手要粮食要陶器,给少了就闹,不管了,任他们去闹吧。”

说罢,他又带着三个女人出城去玩。这三个女人是他最宠爱的,其中一个是他妹妹,叫甄,另外两个是他的女人,一个是城里有名的纺娘,一个是婀娜多姿的舞娘。

途中,纺娘说:“轩王,周边部落谋反之事,你不可小觑,要妥善处理啊,别闹到最后城头山成了一座孤城。”舞娘也说:“是啊,独木不成林,城头山的强盛与周边部落的护佑分不开,不可妄自尊大。”

轩王不耐烦地挥挥手,“你们别担心这事,随他们去闹吧,我就不信他们还敢闹进城里来。”

两个女人看他不高兴,也就不说话了。甄不怕他,说道:“哼,你如今做王,谁的话也听不进,不信你等着瞧,总有一天,你会把城头山毁掉。”轩王瞪了妹妹一眼,没说话。

不知不觉,一行四人走到了河滩边上,正巧碰上在这寻找石材的年轻石匠稽齐。稽齐是个了不得的人物,专门为城头山打造兵器,轩王从来不敢得罪他。

四人见稽齐捡了一堆石头,便上前去看,结果三个女人都盯上了其中的一块圆石头。这块圆石颜色不同于其它常见的石头,墨绿中夹杂着星星点点的米白色,看起来特别漂亮。甄爱不释手,对纺娘舞娘说:“如果能把这块石头中间凿穿,制成三个石环,我们仨一人一个,岂不美哉。”大家都说太好了,稽齐也应承下来。

在当时,磨制三个石环并不容易。稽齐与手下花了七七四十九天,终于完工了。三个女人戴上石环,高兴得不得了,在城里逛了一圈,又到护城河岸边溜达。

护城河很宽,岸边绿树成荫,鸟语花香,河中运送物资的木排木舟往来不断。三个女人绕城一周后,甄对同伴说:“难得今日兴致,我们去澹河边走走吧。”当时澹河通澧水,可以直达洞庭湖。

三个女人就顺着堤岸往澹河走去。

谁知这一去,从此没再回来。这可急坏了轩王,差人四处寻找,遍访周边所有部落,结果好些天过去了,仍然渺无音讯。

轩王每次出了事,首先想找的不是军师巫师,而是稽齐,因为稽齐是他儿时最好的伙伴。稽齐这次也没什么好办法,只有劝慰道:“甄很聪明,遇事很有主见,有她在,应该不会出什么事的,说不准哪天就会回来,等等吧。”他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比轩王更急,因为他暗里喜欢甄,一直希望甄能成为自己的女人,只可惜甄的心中好像另有他人。

再呢,稽齐估计这事与周边部落谋反有关,于是让轩王继续差人明察暗访。

突然有一天,消息来了。

城头山自建城以来,为便于与周边部落进行物资交换,每逢月圆次日就有一个集日。这天正好是集日,又是晴天,城里真是热闹非凡。

稽齐也在石器交换的地方转来转去,希望能够找到什么宝贝。突然,有人在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稽齐回头一看,是个五大三粗的陌生男人。那人意味深长地问:“要石器吗?”说着就从绑在腰间的兽皮袋子里掏出三个石环。稽齐一看,眼睛瞪大了,这正是自己亲手打造的三个石环。他一把拽住那男人的胳膊,问:“你这从哪弄来的?”

男人也不正面回答,盯着稽齐的眼睛问:“你要吗?”

稽齐知道来者不善,思忖片刻,说:“我要了,你想换什么?”

那人不慌不忙地吐出三个字:“一座城!”

稽齐一惊一喜,惊的是这个人胆子不小,居然敢要一座城,喜的是三个女人终于有了下落。没有了这三个女人,光凭三个石环,对方是不会狮子大张口跑来送死的。

稽齐说:“那好,你跟我去见轩王吧。”

不料那人却说:“让他来见我吧,我在南门外的林子里等候。记住,除你之外,不得有他人参与。”说罢,兀自走了。

稽齐也不去追他,心想这个人已经成竹在胸,而轩王是个糊涂鬼,如何能够与他较量?

果然,稽齐把这事说给轩王后,轩王“刷”地一下站起身,说:“军师呢?赶快出兵包围密林,把那三个石环夺回,让他交出三个女人来,如若不交,就把他杀了!”

稽齐说:“杀他无异于杀三个女人。你和这个人不能动粗,只能斗心斗智,先要摸清他的背景与由来,还要弄清他的最终意图,否则,无从下手,奈何不了他。”

“那,应该怎么办呢?”轩王颓然地坐下了。

稽齐说:“先去密林,把他当客人,请他来议事堂,我们坐下谈。”

于是,两人来到密林里,那人见了轩王,也不施礼,掏出三个石环来,扔给轩王,说:“三个石环给你了,换不换给我一座城?如何换?你自己去慢慢琢磨吧。”

三个女人一座城(2)

轩王见这人镇定自若,心不由虚了,客气道:“请问你是哪个部落的?能不能去城中议事堂坐坐?我们好好商量。”

那人摇摇头,“要说这桩交易也没什么好商量的,你交出这座城来,我就还你三个女人。我知道这对你来说是个艰难选择,那就容你想三天吧。我重任在身,还得早早返回呢。”说罢要走。

“且慢!”稽齐拦住他的去路,“三个女人在你手中,是生是死我们并不知道。所以,我们只有见了她们三位,才可以考虑你的要求,否则,光拿三个石环,是没法说话的。你说呢?”

那人也很爽快,“好的,你们现在就派上使者,随我一同前去。”

稽齐与轩王商量后,立即派出三位有勇有谋的勇士,与神秘人物一道,前去打探三个女人的下落。稽齐的打算是这样的:只要找到了三个女人被绑架的地方,一切就好说话了。不管你是什么部落,有多强悍,从那解救出三个女人,对城头山来说,并不是一件难事。

可是稽齐的主意还是打错了。三个勇士跟着这个神秘人物跋山涉水,走到天黑时,旁边树林里突然闪出几个武士来,用麻布蒙住了他们的眼睛。然后一个牵着一个继续前行,七弯八拐不知走了多远,神秘人物说:“到了。”然后让人揭开了蒙在他们眼睛上的布。城头山的三位勇士发现,眼前是个天然溶洞,头顶还有一个无法攀越的罩形大天窗,洞内景致奇幻美妙,堪比仙景,这比城头山最了不起的议事堂要舒服多了。纺娘舞娘还有甄三个女人就被关押在这里,绑在石凳上。

三位勇士见她们活得好好的,喜出望外,正要说话,却被旁边的人给拽走了,只听身后三个女人哭叫道:“告诉轩王,一定要尽早把我们救出去啊!”

还没出洞口,三位勇士又给蒙上了眼睛……

稽齐想打探具体地方的计划就这样落了空。

三天后,神秘人物又来城头山,他开门见山地问轩王:“怎么样,想好了吗?”

轩王已经完全没有了主意,只有让稽齐全权代表。稽齐说:“我们商量好了,告诉你之前,我想知道,纵使我们把这座城给你,你搬不动挪不走,城依然是城头山人的城,你又有何用呢?”

“问得好!”那人赞赏地盯着石匠稽齐,说,“你们把这座城给我就行了,我保证不动一兵一卒,不拿一草一木。”

稽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我明白了。好!你痛快,我们也痛快。你什么时候把三个女人毫发无损地送回城头山,这城也就归你了。”

那人笑道:“你聪明我也不傻,我送回三个女人,也就送掉了我的命。”

“那你说应该怎么办?”轩王急了。

“先把城给我!”那人不紧不慢地说道。

稽齐问:“如何给你呢?怎样才算给了你?”

那人郑重说道:“召集周边所有首领及族长头人,还有城内的巫师等要人,宣布轩王退位,把权力交给我!”

轩王一直觉得当王挺好玩的,现在一听有人要他退位,自然愤怒了:“来人!给我杀了这蟊贼!”

随即几个勇士猛扑上来,三下两下就把那人给绑了。那人没事似地笑道:“那好,杀了我吧。后天天黑前如果我回不去,三个可怜的女人也就永远回不来了。”

轩王气得呀,上牙下牙一个劲儿在打架,一句话也说不出,很无奈地摆摆手,示意勇士放了他。然后用求救的目光望着稽齐。

稽齐也很震惊,他早就料到对方要城的目的无非就是要权,但他没有想到对方策划得如此周全,根本没有周旋的余地与空隙。他思忖良久,问那人:“能否容我们再考虑几天?”

“几天?你说个准!”

“三天。你看如何?”

没容那人回答,突然有个探子冲了进来,也不顾左右他人,慌慌张张地报告:“轩王,大事不好,周边那几个部落已经悄悄联络好了,决定三天后鸡叫头遍时同时起兵谋反,前来攻打城头山。”

轩王眼睛一下就直了,“你说什么?真的吗?”

探子急道:“轩王,我跟您这些年,有哪一回我谎报了敌情?这回也是千真万确啊!”

轩王屏退探子,没有了主意,只有望着稽齐,稽齐盯着神秘男人,那人脸色有些异样,但他仍不甘示弱地盯着稽齐,谁也不说话,气氛分外紧张。

稽齐终于打破了沉默,问那人:“刚才探子所报你都听到了,你应该一点也不惊奇吧?”

那人掩饰着内心的不安,点点头,故作沉静地说道:“是的,我不惊奇。我们先不谈这件事与我有多大关系,我们先谈交易吧。”

轩王说:“现在危急时刻,谈什么交易,等我们把这事平息了,再好好谈吧。到时候,三个女人,你要一个不少地还给我!”

那人没有掩饰自己内心的焦灼,说:“如果你们不能保证明天交易,我就没法保证三个女人的安全了。”他最后强调道:“明天,听清楚了吗?”

三个女人一座城(3)

轩王与稽齐都愣在了那里,片刻后,稽齐才说:“这样吧,你今晚就住在这儿,我们明天回复你。”

当天晚上,稽齐与轩王商量:只有走一招险棋了,方案就是一切照着这个人的要求办,等赎回三个女人后,就结果他的性命……

城头山的地盘,岂能容一个陌生人撒野?

翌日,三个人早早地坐在了一起,轩王说:“为了三个女人,我愿意与你达成交易,两个时辰后,各部落首领与头人就会赶到城内。但你必须保证,在你得到权位后三个时辰内,三个女人必须要安全回到我身边,否则……”

“否则,城头山人会把我剁成肉泥。哈哈,这我明白。”那人打断轩王的话,轻松地说道,“你能让出权位给我,我也会及时还你三个女人,一个时辰就够了。”

稽齐表示怀疑:“那天三个勇士跋山涉水走了将近一天一夜,现在一个时辰,三个女人如何回得来?”

“到时你就知道了,我用性命担保,你们还怕吗?”

部落首领会议就在议事堂举行,那几个暗里要谋反的部落首领也来了。当轩王宣布放弃王位,将象征王权的石钺交给一个神秘外人时,全场哗然,有人甚至叫了起来:“我们不要这个人,他是黑山部落的,我见过他,把他赶出城头山!”

“不要他,把他杀了,我们另选大王!”

……

眼看局面就要失控,稽齐赶紧出面说话,还没等他开口,那个神秘人物已经抢在了前头,他举起手中的石钺,面向众人,大声说道:“这是我用三个石环换得的权力,现在,我要把这个权力还给大家!”

所有人都惊奇地盯着他,稽齐与轩王也不例外,叫嚷着要杀他的人也沉默了,全场寂然。

那人继续说道:“现在,你们自己选择,由谁来当你们的主人。如果我没看错,站在我身边的这位石匠,应该是你们最为信赖的人。如果你们没有意见,我就把王权交给他,你们愿意吗?”

全场震惊,继之是沉默,然后你望我,我望你。稽齐和轩王不仅是震惊,而是彻底地糊涂了,他们弄不懂这个神秘人物究竟要玩什么把戏。

“让石匠当你们的主人,你们愿意吗?”神秘人物再一次大声发问。

“愿意!我们要稽王!不要轩王!”

“稽王,你来当家作主吧,城头山需要你!”

就连那几个准备谋反的部落首领也高叫起来:“只要稽齐当王,我们愿意服从到底!”

……

稽齐愣在了那里,心中似有所悟;轩王也愣住了,一脸狼狈;唯有那个神秘人物,脸上露出了轻松释然的微笑。因为,他终于在城头山神不知鬼不觉地完成了三个女人交给他的任务,成功地置换了城头山的王位,将权力交给了真正有本事的稽齐,平息了即将爆发的部落谋反。

而他,这个黑山部落的勇士,很快就会得到心爱的女人——甄。此刻,三个女人,正风尘仆仆地赶回城头山。

原来,三个女人担心轩王会把城头山玩垮,无奈之下,只好演了这出戏。陌生人物是甄心爱的男人,最初,这个男人并不急于今天完成交易,但他听到探子报告几个部落即将联合谋反的消息后,不由心急如焚,不得不要求提前交易,以求达到平息这次谋反的目的。

三个石环,就这样换得了一座城的平安与繁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