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传奇故事 >

绝密情报

发布时间:2017-11-04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1941年,湘南耒阳城。

沙漫天叼着烟走进皇协军行动队的时候,刘老卒快步跑过来,说:“沙副队长,常队长让你赶紧去刑讯室。”

沙漫天点点头,一晃一晃地往刑讯室走去。他知道昨天晚上行动队逮住了一个共产党的交通员,此刻正在刑讯室受审。

很快,沙漫天走进刑讯室,看到了绑在一根柱子上的共产党的交通员。那名交通员此刻已是皮开肉绽,头无力地耷拉着,满身血迹。

日军宪兵大队长吉田正一和皇协军行动队队长常奇坐在审讯桌边,他们的身边还空着一张椅子,那是给行动队副队长沙漫天留的。

沙漫天冲着吉田正一和常奇打了声招呼,在空椅子上坐下。抬头望去,看到了那名交通员低垂的血肉模糊的脑袋,他心里不由“咯噔”一下,凭直觉,他知道此人就要扛不住了。

果然,一刻钟后,绑在柱子上的交通员慢慢抬起头,嘶哑着声音说了句:“我说……”

沙漫天和常奇、吉田正一对视一眼,都笑了。但是,沙漫天的心里开始流血了。

据这名交通员交代,潜伏在耒阳的中共地下党首领“启明星”有着众多下线交通员,他的所有下线,没有横向联系,全部和他保持着单线联络,“启明星”通过这些下线给八路军送出了大量的军事情报。

交代完自己知道的所有情况之后,交通员昏死了过去。

“吆西!你的,立即抓捕‘启明星’。”这是吉田正一在离开刑讯室时对常奇说的一句话。

常奇当即命令沙漫天集合队伍,展开行动。沙漫天冲出刑讯室集合队伍时,到宿舍换了一双鞋,顺便放飞了一只灰色的信鸽。

一队日本宪兵和行动队一起行动,四辆三轮摩托车和两辆日式吉普车呼啸着冲向了大街。沙漫天坐在第一辆三轮摩托车的边斗里一边抽烟一边抬头望天,他不知道信鸽是否已经飞到目的地。一时间,他有些心神不宁。

半个小时后,车队停在了一栋破旧的居民楼前。沙漫天从边斗里跳出来领着行动队的队员迅速往居民楼冲去,那一队日本宪兵则立马散开把居民楼团团围了起来。

沙漫天的头上沁出了汗珠,他本想开枪走火报警,却害怕暴露自己。一抬头,他看到屋顶上立着一只左右张望的灰鸽子。他立马认出来了,这正是自己半个小时前放飞示警的信鸽。他们有约,一旦出现险情,立马放飞信鸽,“启明星”只要看到信鸽,当即无条件转移。现在,“启明星”应该撤走了。

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刘老卒一脚踢开了一扇木门,一个中年人正在桌旁用一台收音机改装的电台接收情报,听到响声,他头也不回地迅速抓起桌上的一张纸往嘴里塞去。刘老卒冲上去,对着他的肚子就是一拳,中年人痛苦地惨叫一声,嘴里的纸吐了出来。刘老卒一把抢过纸团。这时,中年人一把将桌上的电台砸在了地上。刘老卒抬起一脚把他踢倒在地,中年人挣扎着要起来,几个队员立即冲上去死死按住了他。

门外的沙漫天惊呆了,中年人正是“启明星”,他的直接领导人。他怎么没走?示警的信鸽不是早就飞到了吗?来不及多想,他迅速走过去,从后腰掏出手铐铐住了“启明星”的手腕,同时也把自己的左手铐住。

“起来,走——”沙漫天大喝一声,然后牵着“启明星”往门口走去,几个队员持着枪跟在后面。

“启明星”愤怒地叫道:“你们是谁?你们凭什么抓我……”

旁边的一个队员狠狠扇了“启明星”一耳光,他左手捂着脸不说话了,右手的拇指却在沙漫天的掌心不停地敲击着,把一份绝密情报通过长短快慢的敲击节奏传给了沙漫天。

“启明星”是沙漫天的上线,他们都是地下党。

他俩并排走到了吉普车前,常奇站在车旁盯着“启明星”看了看,一挥手,说:“先把他带到吉普车上,等搜查完屋子再走。”

“是。”沙漫天应道。

这时,刘老卒一脸喜色地跑了过来,把从“启明星”那里抢来的纸团呈给了常奇。常奇展开纸团,认真地看了看,点点头,放进了上衣口袋。

沙漫天把“启明星”带上吉普车后座,低着头,慢慢松开自己腕上的手铐,再把“启明星”的两只手铐起来。他不敢抬眼去看自己亲爱的战友和领导,害怕自己控制不住掉下泪来。

吉普车上两个队员一左一右夹着“启明星”坐下了。

沙漫天在车旁抽着烟不安地来回走动,常奇上楼去搜查“启明星”的屋子了。突然,吉普车里发出了惊叫声,沙漫天冲过去一看,只见两个队员正手忙脚乱地抱着“启明星”在呼叫,“启明星”嘴角冒着白色的泡沫,全身抽搐着。

“怎么回事?”沙漫天一边大喝一边上了车。

一个队员哭丧着脸说:“这、这家伙服毒自杀了。”

“哪来的毒?”沙漫天用手托着“启明星”的脑袋问。

“嘴里,他嘴里……”

沙漫天赶紧扳开“启明星”的嘴,只见他嘴里一颗假牙被咬开了,毒藏在假牙里……

一个小时后,在日本宪兵司令部吉田正一的办公室里,常奇向吉田正一汇报:“‘启明星’虽然自杀了,但我们缴获了他损坏的电台和一份他刚刚收到的绝密情报。”

吉田正一接过那份绝密情报,仔细一看,原来这份情报竟然是明天晚上八路军将袭击耒阳县城日军宪兵司令部,八路军要求城里的地下党届时全力配合以摧毁日军。

吉田正一狡诈地笑了。当天,吉田正一派出所有的汉奸密探在城里四处打探,当然也包括皇协军行动队。很快,他们反馈回信息说城里出现了许多生面孔,这些人三三两两出现在城里的大街小巷、飯馆澡堂,行动鬼祟。种种迹象表明,八路军将对县城进行一次相当规模的攻击。吉田正一不动声色地暗中加强了警备,并从附近及周边县城调来了部队。

第二天晌午,汉奸密探们再次向吉田正一报告:出入县城的陌生面孔增多了。此时,日军电台搜索到一些频繁出现的词语,说明八路军调动的正规部队正在向县城靠拢。

吉田正一完全相信一场激战将在今晚打响,他为大日本帝国立大功的时候到了。在此之前,他已经让附近及周边县城的部队向自己靠拢,此时这些部队已经全部离开驻地到达耒阳县城周边指定位置。他相信,今天晚上将是歼灭八路军有生力量的一个绝好机会。

时间很快到了晚上,此时的日军宪兵司令部灯火通明,而在那些隐蔽之处则埋伏着大量日军,黑漆漆的屋顶上架着机关枪,枪口对准所有的通道。皇协军行动队也在常奇的带领下埋伏在了一栋老屋里,只等枪炮一响,他们就倾巢而出。

吉田正一坐在办公室里,桌上摆着几个小菜和一瓶日本清酒,他不时惬意地喝上一杯。然而,一直到天将亮了,吉田正一所期待的枪炮声一直没有响起。就在他还没有想明白的时候,桌上的电话铃声打断了他的思路。他抓起话筒只听了几句,就像个木偶一样呆住了:被自己调走驻军的炮楼、据点、军火库、粮库全部被八路军占领,炮楼、据点被八路军炸上了天,武器弹药和粮食被八路军全部运走。

刚愎自用的吉田正一失算了。

天色大亮,日军总部的电报到了,责令吉田正一对此事后果负责,责成其自行解甲并接受战时军事法庭的审判。捏着这纸电文,吉田正一知道,除了切腹谢罪,他已经别无选择。

吉田正一在切腹之前,一刀劈死了提供假情报的皇协军行动队长常奇,沙漫天则借机除掉了那个叛变的八路军交通员。

事后,沙漫天从八路军那里搞清了事情的原委:“启明星”看到了沙漫天示警的信鸽,于是当即用收音机改装的电台和八路军取得了联系,设计了这个“声东击西”的计策。

“启明星”当初用拇指敲击沙漫天的掌心发出的是他最后一份指令:“我将殉国,情报是假,全力配合八路军除掉吉田正一。”当时,沙漫天已经知道“启明星”为了保护地下党的安全,为了保护他们这些下线而选择牺牲,自己却无法阻止。一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泪流满面。

几天后,沙漫天收到地下党传来的一份绝密情报:新的“启明星”已抵达耒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