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传奇故事 >

要命饭

发布时间:2017-11-04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馊主意

过去那会儿,天津卫管赌场叫宝局,规矩特多,宝局和赌徒都得照规矩办事儿。

南市芦庄子有个叫刘三的混混儿,好赌,手头一有糟钱儿,就立马转身进了宝局,根本就不管家中老娘的死活。老人全凭娘家人偷偷接济,才没被饿死。

这天日上三竿,刘三从炕上翻起身,来到大街上一步三晃瞎溜达,瞅见一个叫花子跟前的破碗里有十几个大子儿,一把抢过来,扭头就进了四海宝局。没想到手气特顺,半天不到的工夫,他居然赢了10块钱。

刘三觉得今儿运气不赖,就把这10块全押上,想狠狠地捞一把。结果,庄家一开宝,10块就全打了水漂,只好垂头丧气地出了宝局。

这时,一个蓬头垢面的叫花子凑过来:“爷,行行好,赏俩钱儿吧。”刘三很不耐烦:“去去去,一边凉快去!”没想到,叫花子却像块糖人儿,黏着他不放:“爷,恕我直言,看您的面相,这辈子发不了大财,但是……”

一听这话,刘三立马站住了,转身盯着叫花子:“但是嘛呀?”叫花子立马嬉皮笑脸递上来要饭的碗。刘三眼珠子一转:“今儿三爷手气不好,改日再赏你。你先给爷说说,但是嘛啊?”

叫花子嘿嘿一笑:“要是三爷您敢豁出去,我包您每月都会有个麦儿黄,这财神爷就是那儿——”说完,他朝四海宝局那边努了努嘴。

这话刘三还是头一回听说,他顿时来了劲儿:“甭跟三爷打马虎眼儿,把话说明白了!”

叫花子却跟他讲起了条件:“三爷,事儿要是成了,您可得多赏我几块啊!”刘三点头答应了。叫花子这才小声在他耳边“叽叽咕咕”地说了起来……

听完后,刘三一下子火了:“臭叫花子,给三爷出的嘛馊主意啊?当爷是傻子啊?要剁你自个儿剁去,滚!”说完,抬起脚就把叫花子踢倒在了地上。

回到家后,刘三往炕上一躺,却怎么也睡不着,耳边总是回响着叫花子说的话。他翻来覆去想了一夜,老话说得好,富贵险中求,要是赢了,月月就有个麦儿黄,输了,算自个儿倒霉,干嘛不豁出去试一回呢?!

第二天早上,刘三起来后,在厨房找了一把生锈的菜刀,提溜着出门直奔四海宝局而去!

这会儿,四海宝局刚开门不久,不少赌客正在押宝。庄家瞅了一圈赌客,问:“还有人押宝吗?”

刘三立马接了话:“我要滚赌!”

滚赌是嘛?就是赌徒没钱赌了,剁下自个儿的左手小拇指,作为赌注,来最后一搏,赢了翻身就是爷,输了抬屁股走人。

耍滚赌

众人一听,立马吓傻了,赶紧给刘三让了个口子。他走到赌桌前,说:“胆小的麻溜儿闭上眼喽!”说完,刘三“啪”的一声,把左手往赌桌沿儿上一拍,右手立马举起了菜刀,刷地砍向赌桌上的手。看这架势,众人吓得赶紧转过身去。

只听“咯噔”一声,刘三左手的小拇指已经被剁下来了。他面不改色,把菜刀一扔,照那叫花子教的,用右手大拇指和食指捏住剁下来的断指,往赌桌上一放,断指指尖正对着庄家,然后右手做了个请的动作,全然不顾“滴答、滴答”淌血的左手。

庄家呢,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不惊也不慌,开口说:“开宝喽——”赌客们一听,也不管刘三那血淋淋的断指了,目光齐刷刷地盯着赌桌上的宝盒。

刘三只瞄了一眼骰子,就绝望地闭上了双眼。这时,他才感觉到,左手小拇指处传来一阵阵钻心的疼。这回的疼算是白挨了。

庄家先把桌上的钱用耙子往跟前拨拉完,这才拿起一个带钩的杆儿,瞥了一眼刘三,把断指轻轻挑起来,手腕一抖,断指就被准确无误地扔进了不远处的垃圾桶:“押下一局!”

愿賭服输,刘三嘛话也没说,在赌场打手的护送下,灰溜溜地走出了宝局门。

那叫花子正等在外面,见刘三出来,立马迎上前来:“三爷,赢了吗?”刘三疼得龇牙咧嘴,却装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儿:“三爷我今儿点背!”叫花子瞅着他血淋淋的左手,吓得脸色苍白:“您还是赶紧把伤口包扎一下吧。”

谁知,刘三却突然用右手一把揪住了他的衣襟:“包个屁!三爷我豁出去了!快说,接下来招儿是嘛?”

叫花子被刘三因疼痛而变得扭曲的脸给吓坏了:“第二招儿,就是,就是……找叠儿。”

刘三没听明白:“嘛叫找叠儿?!”

叫花子哆嗦着说:“找叠儿就是脱个精光,上宝局叫骂,讨打手的打,打死算白死,要是能活下来,以后您就是宝局的人了,每月有份子钱拿,但宝局要有事,您就得为宝局卖命。”

刘三一听气坏了:“姥姥的,为嘛不早说,让三爷白扔了一根手指头!”说着一把把叫花子推了个四仰八叉。

找叠儿

第三天,刘三身上裹了床破被子,就闯进了四海宝局,然后把破被子一撩,浑身上下只穿一裤衩儿,接下来,他开始指着打手破口大骂起来:“孙子,今儿三爷我找叠儿来啦,有种就把爷往死里打,谁要是不动手,谁就是大姑娘养的!”

骂完后,刘三往地上一侧躺,双手抱着脑袋瓜子,两腿一缩,护住了大根,只等打手动手。

打手头子见他来找叠儿,哈哈一笑,招呼说:“还愣着干嘛,招呼啊!”一帮子打手立马围上来,你一脚我一拳,可着劲儿打起了刘三。刘三呢,挨了打嘴却不饶人,把打手的祖宗八代挨个儿骂了个遍。打手们下手更狠了,不一会儿,就把刘三全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没法看了。

刘三一边骂声不停,一边翻了个身,继续让打手拳打脚踢。直到他们打累了,这才停了手。此时的刘三,早已不能动弹,只有鼻子还有气儿出。打手头子一摸,喝起彩来:“刘三爷果然是条汉子!”叫人赶紧把他扶起来,扶到了后院,并打发人去请大夫。

疗完伤后,打手头子又叫来好酒好菜,款待了刘三一顿,派人把他抬回了家:“从这个月起,账房会按时给你送来份子钱。记住了,伤好了就来护场子!”

回家后,老娘却嚎啕大哭起来:“儿啊,是谁把你打成了这样,还有没有王法了啊?”刘三不耐烦了:“哭嘛?我这不是为了挣宝局的份子钱嘛!”

要命饭(2)

个把月后,刘三的伤就好了。这天,他一步三晃地去四海宝局护场子,还没到门口呢,就被那叫花子拦住了:“三爷,恭喜您呐!”

刘三十分得意:“你这主意不赖,赶明儿我得空请你喝酒!”叫花子却嬉皮笑脸地说:“三爷,您还是来点实惠的吧。”

刘三一听,立马翻了脸:“要嘛实惠?滚一边去,请你喝酒,三爷我已经高抬你了。你想喝,爷还嫌恶心呢!”说完,大摇大摆地进了宝局。

叫花子冲着刘三的背影啐了一口吐沫:“走着瞧,早晚有一天,非把你炸成十八街的麻花不可!”

打这以后,刘三就成了四海宝局护场子的人,每月份子钱一到手,就到窑子里去鬼混。对老娘还是不管不问。

这天晚上,刘三正在睡大头觉,忽然听到有人拍门,开门一看,是护场子的两弟兄:“三哥,宝局摊上大事了,掌柜的叫你赶紧过去!”

刘三一问才知道,前街新开了一家聚财宝局,人气很旺,明摆着是来抢四海生意的,掌柜的气不忿儿,请了道上的人去谈,沒想到,聚财的老板却叫起了板,说明儿在海河边儿斗油锅。掌柜的气坏了,连夜叫人去抽签儿。

刘三一听,心里“咯噔”一下,慌了神。他听人说,斗油锅就是跳油锅,跳油锅的人由抽签儿来定。签儿分红黑两种,抽到红签儿不跳,要是抽到黑签儿,就只能等着跳油锅了。

刘三想开溜,谁知,那两兄弟看得倍儿紧,实在脱不了身,只好硬着头皮跟他们来到了宝局,心里却想着再逮空子溜。给祖师爷上完香后,掌柜的带着大伙儿喝酒盟誓:“明儿,我四海与聚财一决高下,受了伤的,家中老小全由宝局担着,谁要是反悔,乱棍打死,绝不留情。开始抽签!”

斗油锅

轮到刘三抽时,他犹豫了半天,选了一个有红标记的签儿,结果抽出来一瞅,竟然是第三个上场的黑签,立马瘫软在了地上。

缓过神儿后,刘三哭丧着脸想见老娘最后一面,不料,掌柜的却不答应:“谁也不准离开宝局,明儿一早就去海河边儿!”

第二天,四海的人浩浩荡荡地来到了海河边,聚财的人早就到了。空地上架着一口大锅,下面柴火烧得很旺,锅里的油冒着大烟。斗油锅的规矩是:斗的一方先派人跳,应斗的人接着跳,如此轮流,直到其中有一方的人不敢跳为止。

聚财先派了个瘦子,只见他大摇大摆踩上凳子,双脚毫不犹豫地踩进了滚烫的油锅里,接着听到一阵“刺啦啦”的油炸声,瘦子立马大汗淋漓。看得刘三是心惊胆战,浑身直打摆子。等中间人数到十时,几个人把瘦子从锅里架出来,只见瘦子的双脚已经被炸得没有一块好皮。

四海这边第一个应战的兄弟也不含糊,扑通一声,直接跳进了锅里,疼得他是龇牙咧嘴,却没吭半声。第一局,两家斗了个平手。到第二局时,聚财的人刚进了油锅,就疼得哇哇大叫起来,气得聚财的老板脸色发黑,而四海的兄弟愣是咬紧牙关没叫,赢了一局。掌柜的十分高兴,过来拍拍刘三的肩:“兄弟,要是你赢了这第三局,份子钱给你涨双倍!”

第三局开始了。聚财应战的是个老头儿,刚踩进油锅,就扑通一声,整个人跌坐在了锅里。等大伙儿把他捞出来时,已经不像个人样儿了。吓得刘三魂儿都没了。

刘三颤着腿儿,磨磨唧唧来踩油锅边儿的凳子,却一脚踩空了,“咣当”一下跌倒在地上。掌柜的气坏了,叫打手头子去扶,谁知,他整个人已经软成了一摊泥,扶不起来了。四海输给了聚财。

等聚财的人走后,掌柜的使了个眼色,一帮子人乱棍齐下,直到刘三被打得不动弹了,这才扬长而去。

老娘闻讯赶了过来,趴在儿子身上,哭天抢地。有人摸了摸刘三的脉,说已经不跳了,赶紧埋了吧。可她却不答应,雇了个车,把刘三拉回了家,一守就是七天。

也是刘三命不该绝,到第八天时,居然醒了过来。当他知道是老娘捡回了自个儿的命后,抱着老娘“哇哇”大哭,赌咒发誓再也不进宝局半步了。伤好后,刘三成了个瘸子。亲戚们见他收了心,就凑了些本钱,让他在街上支了个水果摊儿,养活老娘。一年后,娘用攒下来的钱,给他张罗了个媳妇儿。

几年后,老娘忽然对刘三说出了一个天大的秘密:四海宝局的掌柜是刘三失散多年的表哥,宝局门口那叫花子,还有他从滚赌到抽黑签,再到被乱棍打得半死不活,全是表哥一手安排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刘三对赌博彻底死心,走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