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传奇故事 >

咱们村官有文化

发布时间:2017-11-04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罗嘉明大学毕业后,考取了村官,被分配到靠山屯工作。正式工作后,他发现靠山屯居然没有一所小学,村里的孩子都要到十多里外的邻村去上学,十分辛苦。通过努力,他终于为村里争取到了40万元的拨款和捐款。县教育局也答应,只要把校舍盖起来,余下的工作他们就可以接手了。罗嘉明兴冲冲地找到了村支书老庞。

老庞听罗嘉明讲完,叹了一口气说:“建校舍是最难的一件事。就因为这件事难办,当年有人给咱屯捐款助学,咱都不敢接收啊。你以为就你想给咱屯办实事?我也是土生土长的屯里人,更想给屯里办件功德事啊。”说完,老庞又苦恼地摇了摇头。

罗嘉明不由得纳闷了:如此之大的靠山屯,盖个校舍有那么难吗?老庞也不再说话,就带着他把全屯都转遍了,然后问他:“你看在哪儿建校舍合适?”罗嘉明顿时哑口无言。

靠山屯就坐落在大青山的半山腰上,九分山,一分地,那一分地还都是山坡地。屯里人家的房子不能动,山坡地上似乎也不宜建校舍。就是宜建,你占人家村民赖以为生的土地,人家也不肯。就是肯了,村里也拿不出钱来赔给人家。罗嘉明看到村边有块荒地,还没来得及问,老庞就说,旁边就是泄洪道,真有洪水下来,这片地就首当其冲,所以,这地连村民都不愿开荒耕种,更不用说盖校舍。

罗嘉明看着大青山山腰上的一座座山丘说:“平掉一个山丘,腾出来的面积就够了。”老庞就笑了:“真是学生娃,张嘴就说话。平掉一个山丘,你知道平掉一个山丘得用多少钱?往你家里置一台印钱的机器都不够!”罗嘉明张了张嘴巴,到嘴边的话还是咽了下去。

没地方建校舍,说再多都是瞎掰,罗嘉明认识到这点,再也不提这个茬儿了。

转眼就到了春天。这个春天,靠山屯忽然热闹起来了。说起来,这事儿还和罗嘉明有关。原来,在靠山屯,有一条道路特别奇怪。从靠山屯下来的道路,到了村口,就分成了两条。一条直接通下山,另一条岔路则拐了个弯儿,绕过山后,通到了邻村。这条岔路,明明是下山路,往下走却很费劲,跟上山一样;而往上走,却很轻松,跟下山一样,当地村民就把这条路叫鬼路。罗嘉明当然不相信世间有鬼,上网一查,才知道另一个城市也出现过一条类似的路,原因至今也搞不清楚。他就把这条路的情况发到网上,结果就有大批的探险爱好者赶过来一探究竟。

探秘可不是旅游,要对这个奇怪的现象做出合理的解释,需要对鬼路及周围环境进行多角度多方位的测量和分析,这是一个较为漫长的过程。来人要吃要住,这里离镇上又很远,于是,村里家家户户都成了招待所,但还有人因为来了寻不到吃住的地方,跳着脚地发泄着不满。

罗嘉明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怕掌控不住出问题,赶紧写了一份报告,交到了何镇长的手里。何镇长也觉得这个问题很严重。现在,全国上上下下都在抓安全,这些来探秘的人要是出了啥事情,他就得吃不了兜着走了。于是,何镇长到靠山屯走了一圈儿,又听了老庞的汇报,确确实实,来鬼路探秘和体验的人太多了。村民家的接待能力有限,而且卫生也沒有保证。何镇长走到村口,看到那片荒地,眼睛一亮,说:“在这儿建个旅馆吧!”老庞苦笑:“我们屯要钱没钱,要人没人,这事儿办不来。”何镇长说:“我来安排!但是,这块荒地我要用。”老庞忙说:“没问题。”

第二天,一辆豪华奥迪轿车一路颠簸着开到了村口,在那片荒地旁停下来。从车上走下来一位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皮鞋锃亮的老板。老板先看了看那片荒地,然后就往上走。走到村边,就看到了那条鬼路,有很多人在鬼路上跑上跑下,发出一阵阵的尖叫。老板也沿着路往下走了走,越走越奇,然后又往上走了走,惊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他来回走了几遍,然后到村里转了转。最后,他来到村委会,找到了老庞,对老庞说:“我姓孙。何镇长让我在村口那片荒地上盖旅馆。”

老庞笑眯眯地说:“欢迎,欢迎!”

孙老板也亲热地笑着说:“何镇长说,村里把那块荒地无偿给我使用。我就想问问,村里有啥条件没?”

老庞笑着摇了摇头说:“没条件。那是块荒地,荒着也是荒着,你盖成了旅馆,招我们村的人去工作,再收购我们村的蔬菜和水果,那就给我们的村民创收了,也带动了我们村的经济发展。这是好事,好事啊!我们村委会绝对支持你!”

孙老板顿时高兴起来:“难得你这么开明,那我就放心啦。关于那片荒地的无偿使用协议,咱们还是尽快签了吧。签完了协议,我就可以组织施工了。”

老庞说:“好,咱这就签!”

签完协议,孙老板高高兴兴地往外走,罗嘉明追上来叫住了他:“孙老板,请你等一等!”孙老板站住了,望着他:“什么事?”罗嘉明说:“我提醒你一下。要在那片荒地上盖房子,需要垫高两米。”孙老板愣住了:“为什么?”罗嘉明说:“荒地旁边那条河道,是行洪沟。现在看着是干的,可遇到大水,水位可以上涨到一米五。垫高两米,就不会被淹了。”孙老板迟疑着说:“谢谢提醒啊。”

咱们村官有文化(2)

孙老板又来到那片荒地旁。再看这片荒地,不由得皱紧了眉头。他掏出手机,给何镇长拨了电话。何镇长一接,他就抱怨道:“妹夫,你给我的这单生意不咋样啊。你看没看清楚,那块地旁边有条泄洪道,暴雨一来,山上的洪水都顺着泄洪道下来,水位涨到一米五,房子得淹半截,弄不好就塌了呀。我想要盖房,就得先垫高两米。这笔开销可不小啊。”

何镇长在电话里说:“姐夫,亏你还是做生意的,咋就没那赚钱的脑子?你就不想一想,要垫高两米,那得消耗多少垃圾?一车50,那得干赚多少啊。”

孙老板一听这话,茅塞顿开,欢笑着说:“这个主意好,我咋就没想到呢?妹夫,等事情办成了,我还按老规矩给你分成!”孙老板挂断电话,正要钻进车里,却见罗嘉明站在他身后,不觉一愣:“你咋跟着我?”

罗嘉明笑笑说:“孙老板,我怕你行事鲁莽,特意来提醒你一下。”孙老板刚才听他提醒自己垫高荒地,那是非常有道理的,这会儿就对他有了几分尊敬,恭恭敬敬地说道:“请讲。”罗嘉明说:“村里的这条路,你也看到了,质量稍微差了点儿。偶尔重压一下,兴许还没事儿,但要是压多了,肯定要烂掉。到时候,村民让你来修路,那你可就要赔了。”

孙老板一惊,罗嘉明说得有道理,真要把路压坏了,村民让他修,那开销可不小啊。他忙着问道:“兄弟,我看你是个聪明人,你能不能告诉我,该怎么垫高?我的意思是,怎么做花钱最少?”罗嘉明只是笑笑,却没说话。孙老板是见过世面的人,马上明白了罗嘉明的意思,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塞到他手里:“卡里有4000块钱,就当咱们兄弟的见面礼吧。”

罗嘉明收下了卡,指着不远处的一座小山丘说,他已经测算过了,那座小山丘的土石方,正好跟垫高荒地的土石方相當。只要雇人把小山丘移过来就行了。而且,他也实地勘察过,那座小山丘是松散的土石结构,开山运输都不是难事。黄土和碎石可以用来垫高,大块的石料则可以砌基础用。虽说雇用人工会花一部分钱,但用石料代替砖头,省下的钱顶了人工,里外差不了多少。孙老板听了,连连点头称是,心里暗暗觉得这几千块钱花得值。

孙老板又折回到村委会,找到老庞,商谈移丘垫高之事。老庞也知道孙老板跟何镇长的关系,这个人不好得罪,更何况那个山丘也是座荒丘,留在那里也没什么用,他想移就移吧。于是,两个人很快就把移丘垫高的事谈妥了。

孙老板怕夜长梦多,所以事情一定下来,马上就开始行动了。他先请来设计人员,就旅馆的一应问题都交代清楚,让设计人员赶快设计出方案。与此同时,他请来施工队,又雇请了靠山屯的村民,开始移丘垫高。半个月后,那片荒地生生给垫高了两米,那座山丘也给削平了。这时设计方案也出来了,孙老板还算满意,就让施工队开始施工建设。孙老板招收了靠山屯里十几名年轻漂亮的姑娘来当服务员,先把她们送到城里的旅馆进行培训。他还派出人手,去采购开旅馆用的一应物什。

只要旅馆一开张,就会有大把的票子入手,孙老板做梦都给乐醒了。

这天一早,孙老板又来到工地。离工地还有老远,他就听到村口传来一阵热闹的锣鼓声,八成是谁家娶媳妇呢。他来到工地边,只见有人在踩高跷,有人在扭秧歌,还有人在舞狮子,好大的动静。他凑过去,却见那里挂着红艳艳的横幅,上面写着几个大字:靠山屯小学奠基仪式。

老庞走到场地中间,摆了摆手,锣鼓声顿时停住了,人们屏气凝神望着他。老庞激动地说:“乡亲们,这个仪式,咱们盼了多少年,今天终于盼来了。我首先感谢县教育局给咱们拨了20万元,再就是感谢好心人给咱们捐了20万元。最要感谢的人,却是罗嘉明。你们知道为什么吗?咱们脚下这片平地——靠山屯小学的校址,就是他给创造出来的!”

人们先是一愣,然后窃窃私语起来。

老庞看出了人们的迷惑,大声问道:“咱们站的这个地方,原先是什么地方呀?”大家齐声说:“是山。”老庞就说:“是罗嘉明想出了点子,不花一分钱,就把山给移走了呀。”人们一听顿时热烈地鼓掌欢呼,然后就有几个年轻后生跑过去,把罗嘉明抬起来抛向空中,接住,再抛上去。对淳朴的村民们来说,这就是他们最崇敬最尊贵的仪式。

孙老板脑子里“嗡”的一下,顿时明白了。原来,罗嘉明在帮自己的同时,也让自己帮了他。把山丘移走了,下面的平地正好可以做校址。这个罗嘉明,真是非同一般啊!孙老板想,得找个机会跟他谈一谈,看看他是否肯跟着自己干。要是能让他为我所用,那就啥事都不愁啦!

孙老板正在那里胡思乱想,却听到旁边有人叫他,转脸一看,正是罗嘉明,不觉笑道:“你小子,骗我帮你干活儿啊!”罗嘉明不好意思地笑了:“孙老板,咱这是双赢吧。”说着,把那张银行卡掏出来,递还给孙老板:“孙老板,当时我怕你不信我,才把卡收下的。现在事情办完了,我得还给你了。我也诚心地谢谢您。学校早日盖好,屯里的孩子们才好早日到这里来上学,省得奔波了。你看,他们多高兴啊!”

孙老板把卡按在他手里:“你先拿着吧。建个学校不容易,用钱的地方多着呢。万一哪天缺个啥了,也好救救急。”罗嘉明看他态度坚决,就收下了。那一刻,孙老板觉得,自己也高尚了许多……

  • 上一篇:要命饭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