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传奇故事 >

木工遇害连环冤案

发布时间:2017-11-07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风流媳妇诬陷工长杀夫

元仁宗延佑初年,京城设了个木工作坊,雇用了好几百名木工。为了便于管理,老板把他们分成五人或十人一组,并设立伍长和什长这类工长职务来进行管理。作坊中有一个张木工与王工长发生了争吵,由于王工长处理不当,又不肯承认自己的错误,所以张木工与王工长不来往也不互相说话。这一情况一直延续了半年多。

当时,其他工人认为,他们只是口头争执,没有什么仇怨。于是大家聚集起来凑钱置办酒肉,想劝他们和解,硬拉着张木工到王工长家中。吃喝中,大家热心劝解,终于使得张木工与王工长和好如初。大家因此很高兴,酒喝到天黑才散去。

俗话说,妻贤夫祸少。但张木工偏偏娶了个生性风流的妻子,她一直背着丈夫与他人私通。这还不算,这女人还多次与奸夫谋划商量杀害张木工,只是一直没寻到机会。这一天,她见张木工去王工长家喝酒,喝醉了晃晃悠悠地回来了,就觉得是个好机会,于是与奸夫一起把木工杀死了。

张木工被杀后,张木工的妻子和奸夫才发现没有地方隐藏尸体,他们在屋内转来转去,想起房内一侧有一个土炕。这个土炕是中空的,平时用于冬天烧火取暖。于是两人就撬开炕砖,想把尸体放进炕里藏起来。可是由于空间太过狭小,尸体怎么也放不进去。一不做二不休,张木工的妻子和奸夫就把尸体分割成四五块,才全部放进炕里。然后,他们还把炕砖放回原处,恢复原状。做完这一切,他俩又商量了一个栽赃嫁祸的主意……

第二天,张木工的妻子就跑到王工长家哭着说:“我丈夫昨天到你这儿来,一直没回家,一定是你杀了他!”她还到掌管京城治安、平理狱讼的警巡院控告了王工长。

警巡院接到报警后很重视,认为王工长有仇杀的嫌疑,于是把他逮捕后进行严刑拷问,王工长受不了酷刑,只好屈招服罪。审问他的警官问王工长:“张木工的尸体在哪里?”王工长胡乱答了句:“丢到了河沟里去了。”

限期破案仵作滥杀无辜

警巡院长官见尸体有了去向,就让两个仵作去寻找尸体。仵作本来是检验死伤、代人殓葬的官人,凡属不正常死亡的人都由他们处理,这也是当时的规矩。但是仅凭王工长信口开河的一句话就让仵作去寻找尸体,岂不是乱弹琴。

这个案子报到刑部御史、京兆尹后,他们也十分重视,一再督促早日结案,所以必须寻找到尸体,经检验死伤后才可了结。有了上峰的指令,警巡院长官就对下发威,限期两仵作十天内寻到尸体,逾期寻不到尸体就将受到鞭刑。

十天过去了,没寻到;又限七天,仍未寻到,又限五天,仍未寻到;又限三天,仍未寻到。这两个仵作接连受到了四次鞭刑,但始终没有寻到尸体。越往后,限期越短,两个仵作只有唉声叹气。沿着河沟寻找时,两个人商议,这样下去鞭刑是受不完的,说不定不知哪天就给打死了。实在不行,就去杀一个人,以那人的尸首来充数。主意一定,两个仵作准备行动。

两个仵作一直坐在河边等待冤主,直到傍晚还真等来了一个老翁骑驴过桥,老翁立即成了他们的目标。二人将老翁推到河中淹死,驴子受到惊吓自己跑了。

杀死老翁后,两个仵作突然想到这老翁在年龄上跟张木工对不上,长相也不像,怎么办?他们决定延缓将张木工的“尸体”交出去,而是又忍受了几次鞭刑后,才把尸体送到院里,说终于找到张木工的尸体;还找理由说,因为河水浸泡,长相已经难以辨认,但这尸体的确就是张木工。

警官立即请来张木工妻子辨认,那妇人心里有鬼,尽管听说竟然真的找到张木工的尸体也很诧异,但为了不露馅,她一见尸首,哪分真伪立刻伏到尸首上号啕大哭:“这正是我的丈夫呀,咋就成了这个样子呀!造孽呀,一定要严惩杀人凶手!”

为了让一切更真实,张木工的妻子还按当地风俗,拿丈夫的衣服在河边招魂,甚至卖掉簪子、耳环置办棺木。张木工妻子穿着丧服为丈夫举行隆重的丧礼,埋掉了尸体。同时还请来和尚为之超度,装得非常悲伤的样子。

就这样,警巡院定了案,判处王工长死罪。案子报上去后,等待上级的批文。

打抱不平工友集资寻凶

骑驴老翁失踪后,他的亲属到处寻找,就是没有音讯。一天,他们忽然看到一个人背着一张驴皮从街上经过,其毛色很像老翁的那头驴子。他们抢下驴皮摊开一看,发现皮上血迹尚未干透,于是将他抓起来送到了警巡院。那人起初说驴子是路上偶然遇到的,但没人相信。

在严刑拷打之下,这人只好屈招,号称自己抢劫了骑驴老翁,因老翁反抗,就杀死了他,而把尸体藏在了一个地方。警巡院派人到那个地方去找,却没找到。再次審问,那人又招供藏在了另一个地方,可是仍然找不到。那人几次更改供词,最终仍然找不到尸体。不久,那个背驴皮的人便病死在狱中了,此事就耽搁了下来。

一年后,张木工被杀案的案子批下来了,王工长被核准死刑,准备近期执行。

木工作坊的木工们眼看着王工长要被冤枉致死,都打抱不平、心有不甘,在市集大声吵嚷,为王工长的冤屈愤愤不平,但又无法为他辩解。没有确凿证据的众人不愿眼睁睁看着王工长被枭首示众。

木工遇害连环冤案(2)

木工们四处查访这件事,却仍是一无所获。无奈,大家聚在一起商量办法,最后决定凑钱悬赏寻找真凶。他们凑齐了一百锭交钞(元代货币),然后在各交通要道路口张贴告示,声称如有知晓张木工死情的人,就奖一百锭交钞。

误打误撞惯偷识破真相

回过头来再说张木工妻子,那次她请僧人前来为张木工超度时,乞丐们纷纷来讨吃的,其中有个惯偷也跟着他们一起去。之后有一天,这个惯偷准备到别的人家偷东西,见时间还早不便偷盗,便偷偷来到张木工家墙边待着,以等待时机作案。

将近打更的时候,惯偷忽然看见一个醉汉踉踉跄跄闯进屋,对那张木工的妻子大发脾气,并对她拳打脚踢。张木工的妻子不敢作声,等醉汉睡着以后,那妇人在灯下小声责骂他:“因为你,我才杀死了自己的丈夫,连尸首都分割成几块藏在土炕里,已有两年多了。冬天土炕不能烧火,那尸首也不敢拿出来。如今,你却虐待我……”她边叹息边哭泣。

这番话让惯偷全听见了,第二天清早,惯偷就跑到木工作坊喊道:“我知道张木工是谁杀的,快点把钱给我!”众人知道他是个惯偷不肯给钱,说:“你胡乱一说我们就信吗?必须把事情弄个真相大白才行。”惯偷信誓旦旦,愿意带大家去揭露真相。众人看他很有把握的样子,当即与惯偷签下字据,并先给他一部分酬金,剩下的钱等破了案再付。

惯偷为了得到这笔钱很谨慎,他让木工作坊的木工们远远跟着他。惯偷装成喝醉的样子,到张木工家挑逗那妇人。张木工妻子大骂:“你这乞丐,胆敢如此无礼!”邻居听到动静都过来了,对小偷的举动也感到愤愤不平,想要揍他。惯偷见来了很多人,时机到了,就突然掀开炕席,拔起炕砖,装作要拿东西打架的样子。顿时,炕洞敞开,露出尸体。众木工也猛地冲进屋内。

看见了张木工的尸体,一切都清楚了。于是,木工们将全部酬金给了惯偷,并把張木工的妻子捆绑起来,扭送到警巡院。

牵连太多仍有冤案未平

经过审讯,张木工妻子吐露了全部实情,并承认那醉汉就是她的奸夫。警巡院又追问那两个仵作,河沟里的死人从哪里来的?仵作只得坦白把骑驴老翁推到河里淹死的事实。两个仵作最终被判处死刑,张木工的妻子和奸夫都被车裂示众。原先判处王工长死刑的一些官员,均受到终身不得出任官职的处分。

然而,官府在审理这几件案件时,发现背驴皮人案与这些案件也有联系,只是他们考虑,如若将真相揭发出来,还会牵连许多官吏获罪。于是他们最终决定把这件事压下来,不再深究。因此背驴皮人的冤案,始终没有得到昭雪。

宋本写完这篇故事也很是愤慨,他评论说:“木工被害,本应当判刑的只是他老婆和奸夫。可竟有多人受牵连,甚至有人被冤死,使这案子被扩大化。为了和解旧怨却被砍了头,为逃避打板子却挨了刀,仵作害了老汉而木工老婆却借机埋葬了丈夫,背着驴皮走路却死在狱中,去偷东西的却得到了赏金,真是错综复杂让人难以理解。多么可悲!”

这起连环冤案揭露后,发人深省。显然,办案中的各个环节都需要责任心,如果能够认真去调查,何至于一而再再而三地犯错。最终,竟是一个惯偷帮助警巡院破了案,看似偶然,其实不然,辛辣地讽刺了警巡院办案不负责,草菅人命的作风。这个案子同样值得今人警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