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传奇故事 >

阿肯色农庄奇案

发布时间:2017-11-07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惨死浴缸的小女孩

阿肯色农场在美国俄亥俄州西部,农场主是现年62岁的肯·乔迪。自从妻子去世后,他唯一的乐趣就是侍候从祖父手里传下来的这座农场。

肯·乔迪最大的心愿就是让农场世世代代在他的家族传下去,但是,两个儿子都对农场毫不感兴趣,无一例外地选择了经商。大儿子怀特至今没有结婚,乔迪为了留下怀特帮他打理农场,不惜用农场的地皮出资为他开办了一家小工厂。但是怀特却一心扑在工厂上,从不过问农场的事情,乔迪非常失望。更令他忧心的是二儿子奥雷曼。奥雷曼成家以后一直在纽约工作,不管怎么说就是不同意回来。眼看自己一天天老去,这份祖产是不是要断送在自己手里呢?乔迪简直寝食难安。

2011年夏天,乔迪接到二儿子奥雷曼的电话,说要带着妻子和刚满9岁的女儿回家探亲。乔迪觉得机会来了,他要趁着全家人都在,好好讨论一下农场的未来。

几天后,奥雷曼一家三口来到农场。午饭前,乔迪迫不及待地把全家人召集到身边,和他们讨论起农场的问题,

奥雷曼对父亲的想法感到不可理解。他认为应该找一个合适的买家把农场转让,这样能获得一笔巨款来投资别的项目。而怀特的观点,自然也和弟弟差不多。

这时,小孙女温莎嬉闹着跑进来,手里拿着一个捕捉蝴蝶用的网兜。

“爷爷,爷爷,你看我捉到了什么?”温莎手里拿着一个小网兜,里面是三只暗红色的飞蛾。乔迪敷衍地看了一眼,此时他已经没有心思陪孙女了。他让温莎出去,然后接着跟儿子叙说保住农场的重要性。

经过一下午的努力,乔迪也没能说服两个儿子,他心情坏到了极点。晚上,乔迪和两个儿子喝了很多酒,醉倒在客厅沙发上。醒来时他觉得浑身酸痛,想要去洗澡。来到浴室时发现浴缸里的水是满满的,还漂满着一层泡沫,显然是有人用过没有把水放掉。

乔迪感到一丝不快,伸手便拧开放水阀,要把浴缸里的水放掉。可是他的手刚一伸进水里,表情便立即僵住了——浴缸里分明还有个人!当水逐渐减少后,乔迪两眼瞪得大大的,浴缸中的那张脸他太熟悉了,是他最疼爱的小孙女温莎!

“温莎!温莎你怎么了?我的孩子!”他一下扑到浴缸上,伸手将温莎抱了出来。此刻温莎的身体没有一丝温度,他不停呼喊着温莎的名字,却没有听到回应,他预感肯定是出大事了。果然,温莎已经没有了呼吸……

听到乔迪的呼喊,全家都跑了过来。奥雷曼和妻子尤琳看到乔迪怀抱着女儿从浴室里冲出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快去报警,叫救护车……”乔迪大叫着。这时,奥雷曼夫妇才看到女儿苍白而没有生机的脸,急忙叫救护车。可是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经过确认温莎已经死亡……

继续的死亡

奥雷曼和尤琳不能接受几十分钟前还活蹦乱跳的女儿,就这么离他们而去,而且是不明不白地惨死在浴缸里!这简直就是恐怖片里出现的场景,诡异地让人不可理解。温莎为什么会死?这到底是为什么?警方首先询问了最先发现死尸的乔迪。

“我也不知道这个悲剧是怎么发生的,总之我睡醒了之后,想要洗澡,然后就在浴缸里看到了……”乔迪抱头痛哭,他不想再回忆那可怕的一幕,话没说完就哽咽起来。

奥雷曼告诉警方,当晚,他和父亲以及哥哥都喝多了,根本没有注意到温莎有什么异常,家里也没有来过什么人。尤琳也说,温莎一整天都没有离开过她,上床睡觉前,她吵着要去洗澡。

“在家的时候她总是一个人泡澡的,从没有出过事,所以我看她好久都有回来也没有在意,谁知道……”尤琳哽咽着说。

法医经过初步检查,没有在温莎身上发现外伤,浴室里也没有打斗过的痕迹,似乎只有溺亡在浴缸里这一种解释。但这种说法又实在令人难以置信,浴缸浅浅的水怎么能溺死人?再说,虽然她不是成年人,可是基本的逃生知识还是知道的,起码应该及时发出叫声才对。但是尤琳当时就在距离浴室仅仅三米的另一个房间里,如果有呼叫肯定听得到。

根据尤琳和奥雷曼的叙述,温莎自从跟着他们进入农场之后,就没有再离开过。也没有来过什么人,外人作案的可能几乎可以排除。那会不会是自己家里人作案呢?这个可能更低,首先没有杀人动机,都是至亲,谁会和这个小女孩有矛盾到非下手将其杀害不可?再说,当晚家里只有四个人,温莎的父母奥雷曼和尤琳都在房间里睡觉,怀特在自己的工厂里,这点工厂里的监控可以给他作证。乔迪首先发现的尸体,当时又只有他自己独自在客厅,如果说是自己人作案的话,似乎他的嫌疑最大。警方也怀疑过他,但是年已古稀的他为什么要杀自己的孙女?这样做对他没有一点好处。

一个个可能都被排除了,新的证据也只有等一个星期后,温莎的尸检报告。

温莎的离奇死亡一案,让乔迪一家人沉浸在巨大的悲痛和惊恐之中。最痛苦的是乔迪,他不仅是伤心,还有内疚。他觉得如果不是自己非要和儿子喝那么多酒,温莎就不会没人看护,也就不会出事了。还有,如果不是自己一再要求儿子回乡探亲,也许也不会出事,总之,他觉得一切的一切都是自己的错,是自己亲手害了孙女温莎。

阿肯色农庄奇案(2)

尤琳和奥雷曼沮丧至极,心灰意冷的他们甚至连重要的工作也不顾了。尤琳整天看着温莎的照片发呆,奥雷曼则借酒浇愁,几乎每天都喝得酩酊大醉。

看到这些,乔迪更加伤心了,每当闭上眼睛眼前都会出现温莎那可爱的面庞。就这样他也开始借酒浇愁,也许只有在喝醉时他才能忘掉一切,得到暂时的解脱。

2011年6月24日晚上,乔迪独自一人在客厅喝闷酒。深夜时分,正当他迷迷糊糊的时候,忽然听到门外有声音。那声音非常古怪,沙沙的,好像是有人在雪地里踩雪,又像是在踩树叶。乔迪以为是风声,也没有在意,可是接着他就听到外面有人在低低地哭泣。他马上警觉起来,细细一听又不像是哭声,好像是呻吟。于是他站起来慢慢走过去,突然听到背后的窗子玻璃上有声音。他转头一看,顿时吓得浑身汗毛直立——只见窗子上贴着一张可怕的脸,那张脸左半边是灰白色的,好像树皮一样凹凸!右半边脸和正常人的一样,只有一只眼睛,极度扭曲,嘴巴张张合合,似乎要说什么,但是乔迪只听见了一丝极微弱的呻吟。

“鬼……来人哪,有鬼!”乔迪用颤抖的声音喊着,紧接着他又看到从那张诡异的脸上突然分离出一个东西。那东西像一张灰色的纸片,飞上半空,飘到了窗外的吊灯旁。乔迪仔细一看,发现是一只大大的灰色飞蛾。而那半边脸也恢复了正常,原来刚刚飞蛾扑在了那张脸上,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效果。这么说,这不是鬼脸了?

“你是人?是谁?”乔迪边说边走近窗子,突然他的脸色变得煞白,不顾一切地打开门冲出去。因为他认出了那张脸,没错,这个人就是他的二儿子奥雷曼!

“奥雷曼你怎么了?你醒醒,我的奥雷曼你醒醒……来人哪,快来人!”他两步冲到窗台前。

奥雷曼靠在窗台上浑身抽搐,脸色苍白,显然他试图向家人求助,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发不出足够大的声音,只能低低地呻吟。看到父亲,奥雷曼竟然作不出反应,只是用一种绝望的眼神看着他。乔迪担忧地冲过去抱住他,发现他的身子在剧烈发抖,喉咙里发出“嗬嗬”的声音。

听到叫声的尤琳飞快地从屋里跑出来。一个多小时前还好好的丈夫,怎么突然之间变成了这副模样?她惊呆了,好久才在乔迪的叫嚷下哆哆嗦嗦地报了警。可是警车还没有到,奥雷曼忽然一阵剧烈的抽搐,身子蜷缩成一团,挺了挺后就此一动不动……

死亡接力

当救护车将奥雷曼送到医院时,他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生命特征,警方的调查也随之开始。和他的女儿温莎一样,奥雷曼身上也没有一点外伤,只是在面部有略微的擦痕。警方也毫无头绪,他们只能一边询问奥雷曼的家人,一边耐心地等待着尸体解剖的结果。

尤琳告诉警方,出事前一个小时,奥雷曼还好好在房间里劝她,不能老沉溺在丧失女儿的伤痛中。还是应该尽早回纽约,恢复正常生活。然后他说要去找怀特商量回去的事情,可是不久尤琳就听到了乔迪的呼叫声,跑到楼下就看到了奥雷曼可怕的样子。

从她的这段叙述中警方了解到,奥雷曼大概是11点20分离开房间的,到发现他出事,中间间隔时间最多不会超过20分钟。这20分钟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才是案件的关键。

怀特说,奥雷曼确实去过他那里,但是很快就离开了,没有什么异常。毫无疑问,奥雷曼就是离开这段时间里出的事。这两起诡异的案件只有这些零星的线索,让警方也迷惑不已。

一连两位亲人离奇死亡,对乔迪一家的打击是巨大的。尤琳几乎疯了,怀特也不再去打理近在咫尺的工厂,而是时刻不离陪在父亲身边。一连串的打击已经使乔迪整日神色恍惚,怀特怕他再出什么状况。

“告诉我,温莎和奥雷曼为什么会死?是谁害了他们?”乔迪反复说着这句话。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没有外人潜入农场作案,自己人又不可能是凶手,那温莎和奥雷曼是怎么死的?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它就这样可怕的发生了!

2011年6月26日晚上,怀特看着父亲沉沉睡下,才放心地离开了他的房间。从奥雷曼出事后,他每天都睡在乔迪的左右。因为乔迪的精神状况实在是令人堪忧,他总是莫名其妙地尖叫,被噩梦惊醒。

怀特让尤琳照看着乔迪,有事马上给他打电话,他要到工厂里去看看。怀特刚刚走了不到二十分钟,乔迪就忽然从床上坐起来,嘴里大叫说:“我想到了,我想到了……”然后从床上跳下来,飞快地跑出了房间。尤琳听到叫声后也出了房门,乔迪冲到她面前,一把捉住尤琳的双肩,用力摇晃说:“我想到了……跟我来……”尤琳不知道他是神志错乱胡说的,还是果真有什么发现,毕竟奥雷曼出事时她不在现场。她先安慰乔迪坐下,然后拿手机给怀特打电话,可是一直无人接听。尤琳心里顿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难道怀特也出事了?乔迪听说怀特去了工厂,立即飞奔而出。尤琳也紧随其后,向怀特的工厂跑去。

从乔迪的住处到怀特的工厂有将近三百米的距离,乔迪几乎是疯了一般跑过去,刚走到工厂前的厂棚里,他的眼睛就被吊灯下的几只大飞蛾吸引住了。那几只飞蛾围绕着刺眼的吊灯来回飞舞,旁边还有很多只小飞蛾。乔迪的嘴唇开始微微发颤,双手也止不住地颤抖起来。他指着那几只飞蛾说:“奥雷曼临死前我看到过它们……”他冲进工厂,可是工厂里找了个遍也没有发现怀特的踪迹。这时,尤琳在工厂小门前发现了一部手机,是怀特的。这说明他可能是去了工厂后面的办公区。

阿肯色农庄奇案(3)

乔迪和尤琳赶紧去那边,走了不到十几米他们就看到了可怕的一幕:一个废弃的景观池里有一只手伸出来,那只手沾满了黑色的液体,五指张开,笔直地指向天空。池里还有隐隐的光亮透出,那是里面的景观灯发出的光亮。乔迪小心翼翼地靠近了那只手,突然从池子里飞出了几只灰色的飞蛾。在他们飞起的瞬间,乔迪闻到了一异味,是化学品的味道。

尤琳瞪大了眼睛向池子里看了看,只见一个人倒在里面,左手伸出来,好像要求助。他正是怀特!尤琳惊恐地叫了两声,没有听到他的回答。

很快,警车便赶到了这里。警察在将怀特抬出景观池时,发现池子里有很多黑灰色的糊状物。在乔迪的提醒下,警察捕捉了几只飞蛾,飞蛾身上也有那种怪味道。虽然怀特被送进了医院进行抢救,但还是没能生还。

接下来警方在飞蛾身上发现了“氰化物”。谁都知道这是剧毒,沾上一点就能让人死亡,这种剧毒通常产生在金矿、电镀厂、化工厂等地方。而乔迪出资为儿子建的工厂,就是为工业成品表面做金属涂层的,也就是电镀。很显然,他是被自己害死了。

几天后,对温莎和奥雷曼的尸检报告都出来了,他们同样也是被氰化物毒死的。那他们为什么会中毒呢?警方通过调查发现,是因为工厂违规操作,没有销毁原料桶,导致氰化物等有害物质排入景观池。飞蛾的习性是迎光的,池子的景观灯正好吸引了它们,因此飞蛾沾染了氰化物。而它们的身上有一层油脂性的粉状保护层,刚好起到隔离作用,所以对它们并没有伤害。乔迪回忆,温莎在出事前确实捉过飞蛾,而奥雷曼出事前去过工厂,也可能接触到带毒的飞蛾,这一点,乔迪看到临死的他脸上出现的飞蛾可以作证。

工厂被拆除了,乔迪做梦都想不到,自己为了儿子能继承农场而出资建设的工厂反而害死了自己的两个儿子和一个孙女。他黯然地把三人都安葬在了农场里,他们将永远守护着家族的产业。

从此,人们经常看到,暮色苍茫中有一位满脸沧桑疲惫的老人,安静地坐在三座墓碑前,手里捧着一本《圣经》,嘴里喃喃说着什么。他就是肯·乔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