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传奇故事 >

度假村疑云

发布时间:2017-11-09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1.凶案

两男两女相约去一个叫“如归山庄”的地方度假。

钱森和孙小美来这里,主要是为了分手前最后一次旅行。

钱森担心孙小美到时候情绪失控,就请好友郑文浩一同前往,而郑文浩则带上了他的女朋友田媛。

这天傍晚,四人赶到了“如归山庄”。安顿下来后,钱森发现这个山庄有些奇怪。客房是很古老的小木屋,都是独立建造的,每座木屋下面都垒着土堆,感觉有点像坟茔。

这里的服务员都是男的,其中有个独眼,有个跛子,还有一个在给他们登记的时候,钱森注意到,他除了脸部严重烧伤外,右手居然有六根手指。

他们四人登记了两个房间,郑文浩和田媛住7号,钱森和孙小美住8号。

跛足服务员看着孙小美进了房间之后,对磨磨蹭蹭不愿进屋的钱森道:“又是一对吵架的情侣,真是巧。”

原来,半年前,8号房发生了一起凶案,一对情侣好像是闹分手,结果女的把男的给杀了!

钱森一下恼怒起来:“你明知这个木屋发生过凶案,为什么还把我们安排到这间?我要退房!”

跛足服务员翻起了白眼:“这可不关我的事,是你那女朋友点名要住这间的……”

正说着,屋里突然传来孙小美的声音:“钱森,怎么还不进来,你在和谁说话?”

钱森强压心头的怒火,瞪了服务员一眼,悻悻地进屋。

屋内,孙小美正坐在床沿上,用水果刀削梨。

“今晚我们吃梨,分着吃。过了今晚,我们就分手。”孙小美定定地看着钱森说。钱森觉得,她的眼神有些不寻常。

钱森和孙小美当初一见钟情,刚开始,恋情开始进展得很顺利。可是渐渐地,钱森发现孙小美的性情有些古怪,这让他有了分手的想法。终于,这次丽山出差回来,他向孙小美提出了分手,而孙小美则要求来如归山庄,进行最后一次旅行。

“听说,这里死过人,一个男的杀了一个女的。”钱森故意把事情反过来说,这是一种心理战术。

孙小美说:“你弄反了,刀在那女的手上,男的怎么有机会杀她呢?”钱森一下不作声了。孙小美絮絮叨叨地诉说起他们往日的恩爱,可钱森一句话也听不进去。

最后,孙小美似乎说累了,把削了一半的梨丢到地板上,然后把刀塞在枕头底下:“算了,说这些没劲。不吃了,睡吧。”

她摁灭了灯,房间陷入了黑暗。

钱森和衣对着她的背躺下,睡意全无。孙小美发出了轻微的鼾声。钱森刚刚拿起手机,手机忽然震动起来。他抓起手机走进卫生间,并迅速反锁了门。

“喂,你找谁?”他压低声音问。

“你好,我是带你们到房间的服务员。”对方的声音犹犹豫豫的。

“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跟你一起的那个女的,她似乎之前住过我们店……”

钱森心里“咯噔”一下!恰在这时,外面响起了叩门声。

孙小美目无表情地站在门外,她说:“忘了提醒你,今晚,你最好不要离开这个房间。”

钱森问:“为什么?”

孙小美干笑了两声说:“我是关心你才这么说。今晚,不论你看到什么,或是听到什么,都要相信这一点……”

钱森觉得她的脑子似乎有点问题了。他走到床边,倒头就睡。

他一直在提防那把水果刀。

2.隐情

田媛有些心绪不宁,郑文浩早已睡去,她仍靠在床头看着无聊的电视节目。过了一会儿,她拿出手机,给钱森发了一条短信:今晚什么情况?

丽山之行,让钱森和田媛走到了一起,这也是钱森和孙小美分手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当然,这些事都是瞒着孙小美和郑文浩的。

现在的钱森,疯狂地迷恋着田媛,这次来“如归山庄”,他请老同学郑文浩陪同,其实是想请田媛前来,同时在她面前证明自己和孙小美分手的决心。

钱森一直没回短信,田媛编好第二条短信,正准备发送,想了想又放弃了。她有些烦乱地披衣起床,推门走了出去。

夜色凄迷,她一眼望向钱森所住的8号木屋,不禁吓了一跳!只见木屋前直撅撅地立着两个人,一个拿着红蜡烛,一个举着白灯笼,摇曳的光线映在他们脸上,赫然是独眼和六指。他们中间还立着个半人高的纸人。

“你们在干什么?”田媛壮起胆问。两个人正闭眼念叨着什么,听到田媛的声音后齐齐扭过头来。田媛看到他们一脸不快。

六指本来想说什么,独眼制止了他。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的时候,独眼说:“姑娘,其实,我们是在帮你们。有的东西心诚则灵,现在这事已经被你搅黄了,多说无益,你好自为之吧!”

他们的身影逐渐消失在夜色中。田媛忽然感到有些害怕,她想去找钱森,又觉得不妥,就返回了自己房间。

郑文浩居然阴着脸坐在床上。两人闲聊了两句,郑文浩突然道:“田媛,我们分手吧。”

度假村疑云(2)

“你说什么?”田媛惊讶地望着他。她没想到他先提出了这事。

郑文浩像泄了气的皮球,声音沮丧地说:“田媛,我只想回到以前的生活,不要伤害我……过了今晚,我们就分手……”

“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这次换作田媛发问了。

郑文浩吞了口唾沫:“这次丽江之行,我发现……”他突然顿住,目光落在田媛的手上。

田媛的手机指示灯正急促地闪烁着。她打开手机,一连串的短信跃进眼帘:

我杀人了!

3.杀人夜

8号房间里,孙小美的尸体躺在床边的地上,胸前插着那把水果刀。屋里东西凌乱,显然刚才这里发生过争斗。

钱森声音颤抖地向田媛和郑文浩叙述了事情的经过。

十多分钟前,孙小美向钱森提起了她曾经经历的那段感情。她说那个男人开始对她很好,后来抛弃了她——就像钱森一样。

“你听说过这样一个传说吗?据说,要想留住心上人的魂,有一种方法,那就是,带他来如归山庄。”孙小美说。

“你的前男友现在在哪里?”钱森不理会她的疯话,他只想证明一件事。

孙小美凄然地笑笑说:“死了。钱森,只要能够留住你,什么办法我都可以试一试……”她居然从枕头底下摸出了那把水果刀!

钱森明白了,他突然扑上去夺刀。孙小美的力气大得吓人,一反手,刀子划破钱森的衣襟。她的眼睛中充斥着绝望和愤怒,钱森毕竟是男人,他再度发力,抓起她的手腕,猛地把刀刺进了她的胸口。孙小美软软地倒了下去。

此时,钱森还没从刚才的恐惧中摆脱出来。他说:“情况就是这样,即使我不杀她,她也一定会杀了我!我怀疑,她就是那个凶手……”

他把半年前发生在这里的那起凶杀案告诉了田媛和郑文浩。正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听声音居然是早上那名服务员!

“是这样的,孙小姐下午来的时候说过,要我晚上十二点过来一趟……你请她出来一下好吗?”

钱森竭力让自己保持镇定:“刚才我们吵了几句,她跑出去了,我正准备出去找她呢……这里没你什么事了,你休息吧……”

钱森一边说着,一边把孙小美的尸体往床底下塞。然而,他的手突然停了一下,他在床底下摸到了一个冰凉的东西。他愣了愣,把它揣进了兜里。

夜深了,钱森背着孙小美的尸体行走在山道上,田媛和郑文浩随行,他们计划一起去抛尸。抛尸的地点选在对面的狼牙山。爬上一个小山丘后,三人看到一个门,白色浮雕牌坊上刻着“平安公墓”四个字。

“穿过这个公墓,后面有个山崖,我们可以把尸体从那里扔下去。”郑文浩提议。

他们走进公墓,继续朝前走。绕过焚烧区后,三人同时站住了。在这里,他们居然遇到了“如归山庄”那两个残疾服务员,一个独眼,一个六指!此时,他们拿着白灯笼和寿衣,惨白的月光映在脸上,如同鬼魅一般。

六指的脸上肌肉抽动:“你们……来送尸体?”

三人惨叫一声,夺路而逃!

4.谁是凶手

钱森背着孙小美的尸体跑出老远,这才发现,他和郑文浩、田媛已经跑散了。

他放下尸体,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刚才,他在8号木屋床底下找到了一只心形的吊坠,而那是田媛的!而且,田媛的前男友也是在一次意外中丧生的。

难道……

“你在看什么?”突然,背后传来一个声音道,吓了钱森一跳。

钱森回头一看,是郑文浩。

“田媛以前来过‘如归山庄’,而且也住过8号木屋,对不对?”

钱森把那只吊坠递到郑文浩面前,急切地道:“文浩,我怀疑,田媛可能和那起凶案有关,我在8号木屋床底下发现了她的东西……”

郑文浩一脚踹在钱森身上,然后扑上去就是一阵拳打脚踢:“你居然认识田媛的贴身物品!原来她喜欢的那个人就是你!敢抢我女朋友,钱森,你他妈算什么好兄弟?”

田媛去了丽山之后,郑文浩在家里发现了她的日记。日记里说,她喜欢上了单位一个同事,对郑文浩已经没有感觉,但她没写出这个同事的名字。但是郑文浩没想到,这个人居然是钱森。

钱森趔趄地站起来,用手背擦干嘴角的血:“对!我是喜欢上了田媛,可这已经不重要了!现在我怀疑,田媛才是半年前杀死爱人的那个歹毒的女人……”

郑文浩面露尴尬之色:“钱森,田媛不是凶手。一个月前,我也带田媛来过‘如归山庄’度假,而且,住的也是8号木屋……”

“什么?”钱森更加疑惑了。

“据说,8号木屋有种魔力。只要订制了他们的服务,就可以留住逝去的爱情,”郑文浩叹了一口气,“一个月前,我和田媛的恋情出现了危机,所以我带她来了这里,可她还不是移情别恋了……”

度假村疑云(3)

钱森心头一紧:“难道孙小美带我来这里,也是这个目的?那8号木屋的凶杀案是怎么回事?”

“先别管这个了。”郑文浩说,“我们赶紧找到田媛,我担心她会遭到不测!”

两人把孙小美的尸体藏进附近的草丛。随后,一前一后,循着来路焦急地寻找起田媛来。

有那么一两次,郑文浩看着前面这个横刀夺爱的男人,内心隐隐产生一种冲动,想把他从这个山道上推下去……

5.吊坠

田媛站在黑黢黢的林子里,又后悔又害怕。今晚,钱森因为自己杀了人,这是她始料未及的。

在丽江的那天晚上,她喝多了,和钱森也聊得比较多。当时,她把挂在胸前的吊坠从领子里取出来给钱森看。

“这是我前男友送给我的。”田媛轻描淡写地说,“那个男人都死了大半年了,不过,这东西我一直舍不得扔。”

“他是怎么死的?”钱森问。

“在一次意外中死的。那天,我们吵了架,当天晚上他就死了。后来我才知道,他背着我喜欢上了别的女人。”

她说的是事实。那个雨夜,她和那个男友吵架后,男友跑了出去,结果被货车撞飞了。在检查他的手机时,田媛才知道,原来他是想去见另一个女人。

田媛还说,她并不喜欢郑文浩,但失恋后的自己实在是太痛苦了……钱森本就暗恋田媛已久,于是趁机大胆表白,并说回去就和孙小美分手。

田媛的确暗恋着公司一名同事,但却不是胆小多疑的钱森。面对钱森炽烈的爱,出于虚荣心作祟,田媛竟然没有拒绝。

此刻的田媛心乱如麻,站在林子里四下张望,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就在这时,她看到一团微光向她靠过来,并伴随着低声的交谈。

“今晚可能真的出事了……你说,我们这样做,会不会承担什么责任?”说话的竟然是“如归山庄”的跛足服务员。

“你怕什么,人又不是你杀的!”说话的是独眼。

田媛听出来了,今晚的事,可能是他们捣的鬼。她正想着如何逃离这里,就听六指说:“要我说,这个山庄本来就邪气,不死人,难道要我们失业……咦,谁在那里?”

他似乎发现了田媛!田媛心里一惊,拔腿就跑。慌不择路间,她径直冲出了林子。

6.传说

第二天,有人在狼牙山附近发现了两具尸体,后经“如归山庄”的服务员指认,两个都是山庄昨天来的游客。一个叫孙小美,一个叫田媛。

孙小美是被人杀死的,而田媛,应该是不慎掉落悬崖摔死的,在她的手机里,有一条尚在编辑中的短信,内容为:钱森,不要和她分手了,看得出她很爱你。我是和你开玩笑的,对不起。

这是一条没有发出去的短信,编辑时间是在孙小美被杀前。

在田媛的尸体周围,警方还勘察到了两个男子的脚印。这两组脚印十分凌乱,还有身体滚跌的痕迹,像是发生过打斗。

根据山庄服务员的证词,这两个人可能是和两名女死者同来山庄的男子。目前,警方正全力寻找两人的下落。

关于“如归山庄”,的确发生过一件鲜为人知的事,但和钱森听说的凶杀案无关。山庄正对着对面狼牙山头的“平安公墓”,据说阴气很重,所以这里的每座木屋下都垒着高高的土堆,说是为了抬高阳气。

山庄里那三个残疾服务员,原本是被政府安置到对面“平安公墓”工作的。后来,山庄的老板为了挽救山庄的生意,镇住山庄的“阴气”,花钱把他们请到山庄来做兼职。所以每到晚上,这三个服务员就会回到公墓里去值班巡逻。

半年前,一对男女来山庄度假,住进了8号木屋。当晚,他们因为一点小事发生口角,后来男的心脏病犯了,一口气上不来,死了。

男的死后,女的追悔莫及,哭着不愿离开屋子,也不准任何人动他的尸体。山庄里三个残疾服务员一合计,想到一个安慰女人的主意:替死者招魂。

独眼服务员和六指服务员重操老本行,他们准备了一个纸人,入夜时分,对着木屋念念有词。然后,奇迹出现了,那个男的居然慢慢苏醒过来了!

事后,有人认为这是医学上所说的“假死”现象。山庄老板却以此做起文章来,说只要诚心诚意,来“如归山庄”订制他们的服务,就可以挽回逝去的爱情。

两天前,孙小美独自一人来到“如归山庄”,三个服务员接待了她。孙小美订制了他们所谓的“归爱服务”。

“这个法子灵吗?”孙小美问起负责“归爱服务”的独眼和六指。

“姑娘,有的东西心诚则灵。世间的很多事情,包括爱情,只要你足够相信,不抛弃不放弃,奇迹就会发生!”独眼说。

“我的男朋友胆子小,疑心病重。居然和我提分手,真是气死我了。我是不会和他分手的。这样,我想吓吓他,来个“双管齐下”,只要他不离开我就成。我要你们配合我编个故事,我就不信他不怕死。他要真不怕死,我就死给他看!”孙小美说。

就这样,四个人的故事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