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传奇故事 >

好奇害死猫

发布时间:2017-11-09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楔子

同伴被杀了。

三个月前,从河里飘起一具身份不明的男尸,死者被害前刚刚从银行提取的50万现金不翼而飞,警方因此成立了专案组,希望能尽快侦破此案。可惜,案件的侦破迟迟没有进展。

更遗憾的是,无能的警方没有注意到,我的同伴也在这场凶杀案中被杀了。

在三个月的调查当中,我找到了一位和死者交往密切的犯罪嫌疑人。他叫张洋,有重大的作案嫌疑。警方忽略了他,可我没有。

三个月后。

我竭尽全力地屏住呼吸,躲在床下望着尸体被一点点地拖出去,当那双黑鞋撞在床脚时,我的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

因为现在,我也要被杀了。

如果我死了的话,会有人想念我吗?有的话,我希望是柴雪。

1.迷恋

第一次见到柴雪的时候,她正在快餐店里打工。

她在前台负责收银,白色的制服袖子被撸了上去,露出两截肤白如藕的胳膊。稍长的头发被绑成单马尾,偶尔会甩动一下,让门外的我怦然心动。

鬼迷心窍地,我走了进去。

“你好,欢迎光临。”

让我心动的原因,不是柴雪的相貌,而是她令人陶醉的微笑。

我想知道,是什么让她露出这般可爱的笑容。

即便她的男友是个无可救药的人渣?

柴雪是犯罪嫌疑人张洋的女友,两个人在大学期间恋爱,目前在市内同居,住址距离案发地点只有几公里。

我刚从警局出来。从朋友那里了解到,警方在这三个月里拼命地寻找线索,可惜除了能确定凶手与死者关系匪浅之外,没有更多收获。

失望的我继续跟踪张洋,来到了他们的住处。

今晚的月光格外皎洁,让我很担心被人发现。如果柴雪这时候打开二楼的阳台,就可以发现我藏在旁边偷听他们的讲话。

大学时期张洋绘画很厉害,曾经以微小的差距与国际奖项失之交臂。但毕业后,他一直没有取得像样的成绩。在这期间,张洋一直住在柴雪家里,无所事事。

三个月前,他去北京参加了一次重要的绘画比赛,结果铩羽而归。但是,我却怀疑他根本没有去参赛,而是利用参赛作为不在场证明杀了我的朋友!

“没评上奖吗?没关系的。来,吃饭。”

“那场比赛就是个骗局,决赛的选手早就已经内定了……”

知道她早已原谅了自己,张洋放松地倒在沙发上,嘴里叼着烟,大声地抱怨着。

“总之,回来就好。”她微笑着,就像是迎接浪子的母亲,优雅地轻抚他的头发。

张洋舒服地眯起眼睛。

好了,已经够了。我悄然无声地从窗台跳到一楼。我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幽幽地仰望夜空,总觉得世界非常地不公平,像是喝了苦酒宿醉一般心里难受。

“啪”,二楼侧卧的灯打开了。

柴雪已经回到自己的屋子里,她伸出手,拿出什么东西对着月光观赏。我看不清楚上面到底写着什么,只能依稀辨认出大致的形状,好像是一个女人在唱歌的图纸。

柴雪又恢复了一如既往的模样,嘴角也翘起,似乎完全忘却了现实的忧愁。那不是恋爱的表现。

就在这时,我和柴雪的目光彼此对上了。

我低下头,压着身子向黑暗中走去。走出了好远,我依旧能感受到背后的视线。

2.跟踪

接下来的几天,不管是我还是柴雪,生活都没有太多变化。就算张洋回来了,平时也见不着人影。柴雪白天的时候偶尔会做发传单的工作,晚上就努力去完成抄写员的任务,家教也尽责地在做。

如此强度的劳动放在一名瘦弱的女孩子身上,不管怎么看都觉得残酷。

我则关注于之前毫无进展的案情,不过现在似乎有所突破。警局的人找到了新的物证——死者脖子上有一条银色的项链,挂着一个十字架坠子,原本以为是死者自己买的,但后来的结论却正好相反。

是凶手的。

警方把能派的人都派出去了,希望能沿这条线找到破案的突破口。我也做不了什么,所以决定按照自己的步调来。

在我的前面,张洋正晃晃悠悠地走进一家地下酒吧。

这几天我一直在跟踪张洋,出乎意料的,他的行动保持了规律性。

我挤进喧闹的人群,张洋就坐在角落的沙发里,旁边坐着两名庸俗的女人。

“你也不年轻了,该少喝点了。”旁边的一个女人劝道。

“雅洁,我喝得越多,对你不是好处就越多吗?小婉也是,我点了你们两个,你们不高兴吗?”

“那倒不是。”小婉撅嘴说道,“可惜你身上也捞不到什么东西了。”

被人这么奚落,张洋竟然一阵大笑。这一刻,我不知为何倒有点可怜这个男人。明明穿得不错,却浑身上下都透着狼狈和潦倒。

“对了,你的女友怎么样了?前几天我看到她好像很累的样子,没事吧?”雅洁担心地问道。

张洋随便地摆摆手:“不,她没事。这点儿事还压不垮她。”

“喂喂,什么叫压不垮她啊。你不要太看得起她了。”小婉稍稍提高了声调,“要是等她找到好男人,估计你就被甩了。”

好奇害死猫(2)

“哈哈。如果是的话倒还好,可惜我实在太了解她了,就像她也了解我一般。她早就知道这三个月虽然比赛我报名了,但我根本没在北京,可她宁愿装糊涂……”

我的耳朵立马竖了起来。

“你们以为她为什么愿意留在我身边?呵呵,有些东西你们根本就不会懂。你们小瞧她?别开玩笑了,她可比我们可怕多了。”

“张洋,你喝多了。”

“我没有喝多。”张洋喷着酒气,“我可是见到过的,柴雪曾经杀过猫。”

“啥?”

“就是几个月前,我偶然在她的房间里看到的。对,就是猫的尸体。哈哈,很可怕吧。不过,我也知道,这是因为她快要被逼疯了……”

男人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趴在桌子上不言语了。

撒谎,我不相信柴雪会这么做。我知道有一种双重人格,会把自己做的事认定是别人做的,张洋很有可能也是这样的人。

我冷哼一声,不快地站起身,准备离开酒吧。在回过头的一瞬间,我看到张洋的脖子上挂着一条银色项链,十字架的光泽在阴暗的酒吧里莹莹生辉。我猛然向酒吧外面跑去,凶手果然是他!

在我跑出酒吧的一瞬间,墙上的海报与我交错而过。

假使我能停下来,我便能注意到这张海报上的信息,它是整个拼图丢失的最后一块。

但我却错过了。

3.证据

到了警局门口,我被朋友拦了下来。他问:“证据呢?”

我一下子愣住了。是啊,张洋这个嫌疑人的锁定,是凭借着我敏锐的嗅觉和直觉,项链的出现印证了我的猜想。但是,此刻正在警局里面躺着的项链,怎么会出现在张洋的脖子上呢?

我沮丧地转身离开。

当务之急,是要保护好柴雪!

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柴雪没有在家。

我拉开橘黄色的窗帘,从阳台潜入她的家。整个房间并不大,不过到底是两室一厅,看起来不像是她买下来的,应该是父母留给她的。

我莫名地想起柴雪开朗恬然的笑容。显然,富足的生活与她全然不搭边,可她为什么还笑得出来……不,不行,不能再想她了,现在要思考的,是她的男友张洋。要是能找到确凿的证据,警方就会逮捕张洋。

我想到了死者的那50万,说不定就在这个房子里。于是,我在房间中拼命地翻找,却一无所获。

突然,我听到门口传来开锁的声音。

我来不及多想,只能跑到她的卧室,钻到床下面。床下面很乱,有很多杂物,最大的一个崭新的皮包,拉链胡乱地拉了一半。我无法深究这个,因为地板正传来足音,一声声地让我的心跳加快。

恶寒从尾椎一直向上,直至它控制了我的大脑。

我悄悄地从床下的缝隙看去,张洋踉踉跄跄地走进门,满身酒味,柴雪在一旁搀扶着他。我缩紧了身子,生怕他们发现我来过的痕迹。

张洋醉醺醺地倒在沙发上,嘴里说着胡话。柴雪呆滞地望着他,疲倦地坐在一边。不知为何,她突然扑哧一声笑了。

“你笑什么?”张洋似乎还能知道她在笑,粗着嗓子问道。

“没什么。”

柴雪坐在男人身边轻声唱着英文歌,她的歌声很好听。

“你的歌……很好听。”张洋大着舌头说道,“和从前一样……还好你没有变,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怎么了?”

“你知道吧。我并没有去北京。那个比赛一开始我就没报希望。”他突然说道。柴雪不由得愕然,但张洋接下来的话更让她吃惊。

“所有人都以为我只是拿你的钱去玩了,实际上并没有。我去继承家产了,50万。”

当这个词从男人的嘴里吐出来的时候,我几乎要从床底下钻出来,冲向那个男人。那不是他的钱,是死者的!凶手果然是他!可下一刻,我便战栗地缩在床底。

活生生的杀人犯,正在外面。

柴雪也在外面。

我无法把想法传递给她,而她正温柔似水地陪在已经说漏嘴的张洋身边。

“大概还要多一点,我把房子还有一些别的东西都换成了钱。这些钱,应该够我花销一阵了吧。我会还给你的,给你10万够了吧。你也知道,我花销很大的,欠了好多人钱。对吧。”

“嗯……对。”

她似乎被他的话吓傻了,房间里陷入了死寂,只是杀人犯的呼噜声还在。我打开了身旁的皮包。让人震惊的是,那里面的确是满满的钱!不用数也知道,正好50万。

我悄悄伸出头偷看他们,她背对着我走进了厨房。太好了,她远离了他。接下来就需要我赶紧去警局报告情况,抓捕这个凶手。

“这就是你的50万?”

柴雪提着脏兮兮的包裹扔在地板上,男人迷离地望着包裹,伸出手扒拉一下,露出里面杂乱无章的钞票。

“对,你果然知道啊。”

我的眼睛顿时瞪大了,看着床底下的皮包,里面的钱像是讥讽我一样,露出了狰狞的笑脸。

好奇害死猫(3)

4.谜底

谜底已经解开了。

我不是说杀人案件,我是说柴雪。从一开始,我对她的迷恋就远远高于对案件的关注。大概,我早就察觉到了,柴雪的笑容背后,有着更深的隐秘。

支撑她的,不是爱情,而是在光明背后,同等的甚至要更为浓厚的黑暗。

我只注意到张洋失踪了三个月,却没有注意到柴雪同样在这三个月是孤身一人。我只注意到了同款的项链,却没有想过她比他更适合送出那款致命的礼物。

蓦然,我明白了一切。

她努力到病态地工作,美妙的歌声,那张被我忽略的海报以及英国的比赛,还有神秘莫测的笑容,都连成了整体。

柴雪一直想去英国留学,完成唱歌的梦想,所以她需要这笔钱,这笔对她而言几乎从天而降的巨款。不是5万,不是50万,而是100万。

当我知道的时候,我也立即明白了另一个事实。

我即将被杀死了!

柴雪把藏在身后的东西拿出来,在灯光的照耀下闪耀着寒芒。

菜刀的刀口向外,她的手稍微颤抖,却毫不犹豫。柴雪抱住了张洋的脖颈,然后深深地亲吻。

一缕缕鲜血渗透了沙发,四处蔓延,逐渐形成血泊。我呆滞地望着这一幕惨剧,却没有任何办法。

惊恐之下,我不小心碰到了皮包,发出了声响。她困惑地回过头,放下张洋的尸首,一点点地靠近了床。

我想要逃,却无路可逃。

“滴呜、滴呜、滴呜……”

尖锐的警笛声从窗外传来,柴雪向窗外看去,不知何时,警车已经包围了整栋楼。

5.同伴

我想起朋友,不知道他付出了怎样的代价,才提醒了警察。

柴雪轻轻地坐在床上,她似乎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跑不了。我从床底下钻出来,愣愣地望着她。

“我知道,你一直在跟踪我。”她笑着对我说。

“知道我为什么不跑吗?因为没有意义了。”如同倾诉,柴雪轻声说道,“就算我跑了,也没办法去英国留学。或许从一开始,这就是遥不可及的梦想。”

柴雪的脸上又露出了让我迷醉的笑容,可我知道,这恐怕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了。

“不管我打多少份工,到最后也挣不到100万。所以,在张洋的朋友告诉我,他有50万要娶我的时候,我不知道怎么的,就像是入了魔似的……”

柴雪抱着膝盖,靠在床头,眼中一片迷离:“他的确很喜欢我,喜欢我喜欢疯了,竟然幻想我也喜欢他。真是让人无语。但是,有一点让我心动了,钱是真的。”

我默默无语,看着倒在地上的张洋。也许是注意到了我的目光,柴雪叹了口气。

“我真的很爱张洋。也许有些人会认为,像我这样的人不应该和他在一起。我倒是觉得,是我配不上他。因为他真的很坚强,即便知道梦想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达成,却也努力地保持人的模样,可是我远远没有他那么坚强,所以……”

我成了鬼。一个外表像人的鬼。

这是柴雪没有说出来的话。

我不应该同情一个杀人犯,可是,我的心确实动摇了。

门口已经传来警察的脚步声,他们正在撬锁。

“知道吗,一旦杀了人,就像是越过了最大的底线,打破了禁忌。所以我在杀死第一个人的时候,可能就已经不正常了,所以我才会杀死张洋。”

柴雪像是全然没有听到门外的嘈杂一般,她走到死去的张洋身边,把刀子放在他手里。她回过头,甜蜜地笑了:“我想,我知道我错在哪里了。”

警察终于破门而入,他们只看到了我,以及倒在地上重叠的两具尸体。警戒线拉起来了。

“情况怎么样?”

“我们在嫌疑人的身上检测到了酒精的成分。很有可能是嫌疑人预谋杀害女友,结果女友正当防卫,但还是死在了嫌疑人手里。哦,等等,有新的发现。”

警察在柴雪的卧室中发现了墙内的夹层。在打开的时候,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大量的猫的干尸被悬挂在夹层里。

我走到夹层前,看着这些同伴。一股凄凉混合着愤怒的情感在身体内流窜。朋友也来了,他默默地安抚着我。

“喵!”一声悲愤的猫叫,清脆地响彻了整个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