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传奇故事 >

画中奇缘

发布时间:2017-11-11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清朝康熙年间,青州县唐颂薄有才名。只可惜后来家道中落,唐颂也自暴自弃,醉酒狎妓,人们想起前朝那位姓唐的解元,都打趣叫他“青州唐伯虎”。

要说这唐颂,的确跟那唐伯虎有几分相似,也擅丹青。自甘堕落后,便每日画些美女图仕女图,典画换酒度日。

唐颂的父亲散尽家财,身体也每况愈下。一日,唐老爹把他叫到床前说道,多年以前唐家曾对邻县的宋员外有恩,两家也因此订了娃娃亲。不过因为唐颂少不更事,这件事一直没对他提起过。如今唐家衰败,他不如上门去提亲,若能娶到宋家小姐,哪怕入赘,也能保他下半辈子衣食无忧。

一来他连宋家小姐长什么样都没见过;二来他也不想低声下气求人,于是唐颂满口拒绝。

唐老爹在床上破口大骂他不孝。唐颂无计,只好踏上了求亲之路。

宋家倒也阔绰,深宅大院,在邻县最繁华的地段有一座三进的宅子。唐颂从小锦衣玉食,看到这院子后还真动了心思。

只是宋员外见到唐颂,只是好酒好饭地待着,却绝口不提婚约的事。

唐颂心里有气,挑明道:“叔父莫非想反悔?”

宋员外也直来直去地说道:“你爹当年的确帮过我,可今时不同往日。莫说唐家已然落败,就算不落败,我女儿也已经与你们青州县县令谈婚论嫁了,怎么可能嫁给你?”

唐颂大怒,骂他忘恩负义。宋员外却皮笑肉不笑,说当年唐老爹也不过就给了他件破袄子,几个炊饼,说什么恩义?今日他十倍奉还就是了。

说着他让下人抬上了两个筐子,一个筐里装着十件袄子,一个筐里摞着百来张饼,说是足够还当年的情了。

唐颂哪受过这种侮辱,当即拂袖而去。可宋员外哪肯放过,居然叫人用袄子和饼把他砸了出去。

唐颂灰头土脸地出门,背后传来宋员外的声音:“想娶我女儿,除非你中状元。”

唐颂恨恨说道:“我就考个状元让你看看!”

说是中状元,但也不过是唐颂的气话,他荒废读书有些时日了,哪是说中就中的。

唐颂原本想一走了之,但好歹也算是个风流人物,走之前,他倒想见见这宋家小姐究竟是什么金贵人物。他趁夜摸到了宋府,刚好宋府后院外有棵大槐树。唐颂混迹街头,也没少偷鸡摸狗,当即就爬树翻了进去。

他摸到了一处似是小姐香阁的地方。这时微风一吹,二楼的窗户晃开一条缝,趁着月色烛光,唐颂居然看到了一个玉人立在窗前。

虽然隐隐约约看不真切,但她的风韵却仿佛隔着窗棂透了出来。唐颂混迹胭脂场中,没少见过美女,但此人却让他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不免看呆了。

他正发愣,脑后突然一痛,耳旁响起了一个女声:“哪里来的登徒浪子,居然擅闯闺阁!”

唐颂被打得抱头鼠窜,日间受到的屈辱此刻又涌上心头,他一急,猛地说道:“我自己的媳妇,难道我还看不得吗?!”

那女声更是骂道:“你放屁!”

唐颂想起那纸婚约,便有些理直气壮,说道:“我从小就跟你家小姐定过亲,她难道不是我媳妇?我哪里放屁了。”

那女的一听,居然停手了,问他到底是谁?

唐颂这才看清眼前是个穿翠绿长裙的小姑娘,料想应该是丫环。他苦笑一声答道:“青州唐颂,你们宋家瞧不上的姑爷。”

丫环打量了他几眼,道:“你就是青州唐伯虎。”唐颂讪讪一笑,对方居然知道自己,也不知算是声名远扬,还是臭名远播。

丫环笑了一声说道:“唐公子算是有些才气,但我家小姐曾说过,非状元之才不嫁。你这拈花惹草的花名,还真配不上我家小姐。”

唐颂见被一个丫环嘲笑,也有些来气,反问:“你怎么就知道我考不上状元?”

丫环说:“那好。你若能高中,我就替你说项,让我们小姐嫁给你又有何难?”

唐颂却看着她笑出了声:“就你?一小丫环。”

丫环不以为意,倒是很冷静地开始分析:“一来你考中状元,这门第之差就不存在了;二来我与小姐情同姐妹,只要我替你说好话,小姐能不听?”

唐颂也没少看《西厢记》这类才子佳人的故事,知道像小红娘这样的丫环能起多大的作用,当即脑袋一热,说道:“一言为定。”

唐颂虽然跟小丫环有了赌约,但也没自负到以为随便上京就能考中状元。回到青州后,心思也就淡了。没想到家中又迎来了一件祸事,逼得他不得不上会试一搏。

唐老爹久卧病榻,难得有一日在家中老仆的搀扶下上街散心,没想到却碰到了李县令。唐家婚约的事自然传到了李县令处,李县令一门心思想和宋家结亲,见了唐老爹便来气,竟出口侮辱。唐老爹气不过,便啐了他一口,没想到李县令却构置了个罪名,把老人家关进牢里好几天,放出来时只剩半条命了。

父亲怕唐颂惹出祸来,忙劝他忍气吞声。唐颂在老爹床前发誓,一定要上京考取功名,出掉胸中这口恶气。

于是唐颂便出发了,边读书边赶路。他本就天资聪颖,只不过游戏人间耽误了时间。这次重拾书本,学识更是日增月益。到了黄河边时,他借住在一间客栈,遇上了一位贩货的老乡王弼。两人相见恨晚,聊得很是投机。王弼本来还想秉烛夜谈,但唐颂盘缠不够,只借宿在柴房,不想让他见到自己落魄的样子,便拒绝了。

画中奇缘(2)

夜里,唐颂被窸窸窣窣的声音惊醒了,仔细一听,外院里有几个人竟然在谋划,要对王弼一行杀人劫货。几人并不知柴房里有人,自然也没想到一番算计全落在了唐颂耳里。

唐颂心急如焚,但又不知如何通风报信。他灵机一动,打翻了手旁的油灯,大叫,着火了,着火了。

整个客栈都被惊醒了,唐颂趁乱摸进了王弼房中,附耳相告。

因为唐颂的报信,王弼带领一干伙计,居然反客为主,拿下了那伙强盗。没想到王弼貌似儒商,却身手了得,几下便制服了匪首。

事后,王弼对他千恩万谢,直称唐颂是救命恩人,有机会一定要报大恩。

眼看会试的时间越来越近,唐颂却被一场大水耽搁了,居然在报名当天的日落时分才赶到报到处。

唐颂大概迟到半炷香的时间,按理说应算逾期,但他千请万求,考官终于还是同意让他报名了。不料考官看到他的名帖后,脸却变色了:“你就是唐颂,青州唐伯虎?”

唐颂只得苦笑应是。考官话锋一转,说道,你们青州李县令是我的门生。唐颂听完,心里一咯噔,莫非这考官要公报私仇。

接下来,对方果然不准他报名,唐颂的确也是迟到,有理说不得。他正心灰意冷,没想到身后却响起一阵咳嗽声。

唐颂转眼一看,是个金发碧眼的洋人。这年间也偶有洋人来中国传道,唐颂长居港口泉州附近,对此有所耳闻。

他正不解这洋人是敌是友,洋人却用标准的中文说道:“都说清朝天朝上国,兼容并包,没想到也不过如此。人家只不过稍微迟到,你就断人家前程。”

那考官一听,差点吓出病来。这位洋老爷虽然无官无职,但却是皇上身边的红人,万一这事上达天听,自己可就麻烦了。他哪敢再阻拦,忙让唐颂报了名。

唐颂对着洋人是千恩万谢,对方却笑笑走开了。

唐颂在会试中发挥出色,居然位列三甲,考入了殿试。皇上便在保和殿设宴,要亲自考考这些新科进士。

皇上诗兴大发,便让举子们随意选景物,当庭作诗。唐颂见清风吹拂,月朗星稀,耳听得有鸟鸣,便提笔写道:“闲云清风尽,明月野鹤鸣。”众人念了都说好,却有局促小人故意“咦”了一声便不再说话。

正是那日的考官,他虽未说一言,但却寓意丰富。唐颂想通其中关节,也是冷汗直下:原来清朝虽然入关已久,但仍是讳言“清”与“明”,他这句诗里不但清和明都提到了,还有“清风尽”一词,要是穿凿附会,甚至可以说他有反清复明之意。他别说求功名了,脑袋不保都有可能。

皇帝果然龙颜大变。正在此时,那个洋人又出现了,他满脸疑惑地问道:“这诗有哪里不对吗?”

有太监向他小声解释,没想到洋人却大笑起来:“汉语真是博大精深啊。”

皇帝问他什么意思。洋人这才解释道:“在我们那,明朝是一个词,明月又是一个词,在这里,原来一个词可以代表两种意思。”

他说得很是风趣,但大家很快明白他的意思了。他明面上是说词意,暗地里却指明朝是明朝,明月是明月,不宜联想太深。

皇帝也转怒为喜。洋人又说:“听闻唐举子画也画得很好。” 唐颂当即又作了幅画,技惊四座。

席散时,唐颂才知道这洋人居然就是鼎鼎大名的郎世宁,于是又对着郎世宁一揖,连声称谢。郎世宁却答道:“ 半师之恩,愧不敢当啊。”唐颂纳闷,何来半师之恩?

唐颂因祸得福,居然高中状元。不但衣锦还乡,还奉了圣谕,整顿泉州一道的吏治。但回乡之后,他却得到噩耗,父亲被贼人给掳走了。他立刻就猜想,是李县令怕自己报复,劫了老爹来要挟。唐颂怒不可遏,连夜与泉州知府联手,很快就查到了李县令贪墨的证据,把他送进了大狱。唐颂逼迫李县令交代老爹的去向,李县令却冷笑着告诉他,想救回老爹,除非放了自己。唐颂不想因私废公, 正进退两难之际,有人报信说,要想救回唐老爹,孤身来城西竹林一见。唐颂孤身赴约,却见风流影动,正暗自经意,没想到月色一亮,居然见到一位故人,正是那日的王弼。唐颂满脸惊喜,忙问:“王大哥,怎么是你?”但惊喜还没完,王弼一拍手,早有属下带上一人,唐颂一看,赫然正是父亲。

原来王弼回泉州后,便开始打探这位唐小弟的家世地址,适逢他中状元的消息传到了青山县,便有消息传出李县令欲对唐老爹不利。王弼便将计就计,假扮强人掳走了唐老爹,实则是保护了起来。唐颂当即便要拜,王弼却连忙扶他起来,说道:“我不过是报恩,你要谢谢她。”

此时,从树林中又转出一个倩影,居然是宋家的小丫环。原来王弼是小丫环的表哥,王弼为人任侠仗义,连带着表妹也直爽豪放,全然不似一般的女子。

唐颂又想起向时的赌约,说道:“我已经完成了我承诺的,你可信守诺言?”

丫环微微一笑:“唐公子现在已是状元,直接上门提亲都行。”

唐颂径直走进了宋府,宋员外一改往日的倨傲,显得毕恭毕敬。但奇怪的是,宋家对他毫无阻拦不说,居然还把他迎进了小姐的香阁。

画中奇缘(3)

就算他此刻已是状元,还有婚约在身,但一个男子大喇喇到女子香阁也是不合礼数的。唐颂想退,丫环却拿话激他:“状元爷怕了?”

唐颂哪里肯认输,也跟着她踏入香阁。既然进了,唐颂也忍不住好奇四顾,但这一看不得了,他惊讶地发现香阁空空如也,居然不见小姐。

他忙问道:“你们家小姐呢?”

丫环答道:“小姐?小姐在这呢!”她撩开布帘,面前乃是一幅西洋油画!唐颂这才明白过来,那名令他魂牵梦萦的女子,居然是画上去的!

西洋油画本就以逼真著称,那几日水气较重,宋家把这画放在窗前通风,没想到灯光幽暗之下,唐颂居然看差了。

唐颂又喃喃自语:“这画怎么看着好生眼熟。”

丫环笑道:“真是个呆子。我喜欢你的画,这画师自然便是参照了你的画,产生灵感后创作而成的。”

唐颂这才恍然大悟:“难怪似曾相识……”转念一想,对着丫环说,“你是?”丫环捂嘴笑道:“才明白啊,我才是此间小姐。”

原来那日宋小姐知道他误会画为真人,又怜惜他浪费才华,才故意以状元之约激他。

唐颂心念一动,女大十八变,自己上京近一年间,这小姑娘眉眼也长开了,变得亭亭玉立。画中人既然求不得,眼前人亦是良配啊。

唐颂又走近一看,这才看清了画上的署名,差点又站不稳了。上书三个字:郎世宁!原来这画是郎世宁游历到此地,根据自己所作美女图创作而成的,难怪在皇宫里,他要说自己对他有半师之恩。

唐颂望着身旁的宋小姐,心中苦笑,自己对郎世宁有半师之恩?未必。但郎世宁却的的确确对自己有媒人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