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传奇故事 >

照片中的怪异

发布时间:2017-11-16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1.吓人的头像

艾佳今年四十多岁,是羌城有名的摄影师,她在羌城开了一家影楼,生意十分兴隆。艾佳如今是单身,她的前任丈夫一年前疯了,现在还住在精神病医院治疗。这天,她正在影楼会客室与一位客户商谈拍摄事宜,新招进来不久的助理华敏慌慌张张地推门进来,惊恐地说:“艾、艾总!刚冲洗出来的那组照片里……多了个人!”

艾佳淡淡地说:“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也许是路过的人呢。”

华敏见艾佳没有明白她的意思,就从背后拿出了一张照片递给艾佳:“艾总,这是你周末在郊外给那对老年恋人拍摄的结婚照片,可是里面却多了个女人。这女人就是去年因出轨事件被曝光,最后跳楼摔死的那个!”

听了这话,艾佳吓了一跳。她一把夺过照片,仔细一看,果然发现在两位老人手挽手的空隙里,赫然多出了一张女人的脸,正嬉笑着看着自己。艾佳打了一个冷战,脊背上顿时生出一阵寒意。她丢下客户,冲进洗照片的暗室一看,池子里刚冲洗好的这组照片中,每一张上都多出了那个女人的头像!女人的脸上做着不同的表情,仿佛正望着自己。艾佳倒吸了一口凉气,尖叫着逃离了暗室,慌乱中打翻了架子上的冲洗液。

艾佳惊魂不定地回到办公室,关上门以后,她双手捂着胸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想不通照片里怎么会多出那个可恶的女人?

艾佳稍稍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翻开两位老人留下的资料。他们原是一对青梅竹马的恋人,由于门不当户不对,遭到父母的极力阻止,最后没能走到一起。几年后他们各自成家,也有了自己的儿女。一直到儿女长大,各自的老伴儿都不在世了,才又冲破重重阻挠,想走到一起……联想到自己的婚姻,艾佳不由叹了一口气。被两位老人的坚贞爱情所感动的艾佳,以“幸福黄昏”为主题,精心设计了拍摄场景,在景色秀丽的郊外给他们拍摄了结婚照……但郊外的黄昏人烟稀少,拍摄时也并没有看见可疑的人啊!

眼看离他们结婚的日子还有不到一天的时间,这该怎么办?

艾佳想了想,叫来了华敏:“你把底片取来我看看!”

华敏愣了一下,取来了底片。艾佳一看,上面真真切切地显示着那个女人的脸,她的心里一沉。沉默了好一阵,艾佳还是决定让华敏通知两位老人来影楼协商。

两位老人接到电话后,上气不接下气地赶到了影楼。等艾佳把事情一说,华敏就把照片拿了出来。也许是没想到本该浪漫喜庆的结婚照上会出现这样一个灵异的头像,老太突然情绪失控,抓住老伴儿的手抽搐了两下,晕了过去……

艾佳赶紧打了急救电话,到医院一查,老太是突发性脑溢血,很有可能救不过来了。老太的儿女得到消息后赶来,不分青红皂白地揪住艾佳,让她赔人!艾佳经受不住两家人的纠缠,只能报警。

等警察将老太的儿女暂时安抚下去,天也已经晚了,艾佳沮丧地回到影楼。影楼里空无一人,她正准备打开办公室的门,突然,一道白影从暗室里向她悄无声息地飘来。艾佳浑身僵硬,眼睁睁地看着那道白影从身边经过,悄无声息地下了楼,心力交瘁的她瘫软在了地上……

2.特殊的合同

艾佳拍照片拍出鬼影的事,瞬间成了羌城老百姓茶余饭后议论的焦点,有人还谣传艾佳有阴阳眼,能看见第三世界。得到消息的记者们在网络、报刊上大肆渲染,艾佳成了公众人物,想清净一下都没有办法。更糟糕的是,老太在医院花光了艾佳的积蓄后,最终还是没有抢救过来,去世了。她的家属向艾佳索要高额赔偿金,艾佳实在没有能力赔偿了,她躺在医院里,竟也有了要跳楼的念头。

钱已成为了艾佳亟待解决的问题,可自从影楼出事后,已经没有人敢找她拍照片了。就在艾佳走投无路的时候,她接到了一个神秘人的电话,神秘人说他的老板点名要让艾佳拍摄一组特殊的照片,报酬是三万。艾佳一听,想也没有想就答应了,并提出一签合约立马支付一半的酬金。

神秘人听了她的话,哈哈一笑,说:“艾总,我们老板说了,只要你一签约,酬金立刻全部打入你的账户。不用分期支付,只要你按老板的要求拍好照片就行!”

随后,艾佳派助理华敏去了对方指定的地方签约。对方果然没有失信,那边刚一签字,艾佳就收到了银行三万元到账的短信提示。

但是,华敏拿回来的这份合同却让艾佳的心凉到了底,因为对方要她在半夜去殡仪馆给一位已故的朋友拍摄一组死亡纪念照。

艾佳打起了退堂鼓,她让华敏立刻去推掉这次合作,但是华敏却说:“艾总,如果你真要这么做,将赔偿对方双倍的违约金。”

艾佳将合同撕了个粉碎。要不是被生活所迫,想她一个堂堂名摄影师,怎么会接这样的活?她不由地蹲下身子,失声痛哭起来。

艾佳迟迟不去拍照片,对方来电话催了好多次,并扬言如果在两天内还不去的话,他们就要去法院告她。艾佳有些麻木地看着窗外,干脆关掉手机,倒头昏睡。可只要她一闭眼,就会梦到照片中的那个女人追着她索命,吓得她多次从睡梦中惊醒。

照片中的怪异(2)

这天,艾佳经受不住老太家属的骚扰,终于想通了,晚上她独自去了影楼。昔日人来人往的影楼如今冷冷清清,没有了一点生气。她整理了散乱的办公室,又去暗室里看了看,那些照片靜静地躺在已发臭的冲洗池里,可是上面竟然没有了那个多余的人头!艾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一张张地捡起来拿到外面仔细辨认,真是没有了那个女人……

艾佳瞬间明白了过来,她狂笑着把那些照片从窗户里撒了出去,那些照片纷纷扬扬地向车来车往的大街上飘去。冷静下来之后,她打了一个电话给警察,然后果断地从摄影棚里取出照相机,打车直奔郊外的殡仪馆。

3.意外的报复

按照对方的指示,艾佳来到了殡仪馆。里面一片漆黑,她壮着胆子进了院子,找了半天才在后院的拐角处看见一间亮着灯光的屋子,里面正放着低低的哀乐。艾佳推开虚掩着的门进去,只见到处悬挂着黑色的挽联,在惨白的灯光下透出特有的恐怖。屋子的正中间停放着对方朋友的尸体,艾佳哆哆嗦嗦地从背包里取出相机,胡乱地拍了起来。

可对方要一张脸部的特写照片,艾佳说什么都不敢靠近,她迟疑了好久才鼓起勇气揭开了盖在脸上的白布。就在她揭开的那一瞬间,那人却坐了起来,艾佳本能地喊了一声:“诈尸了!救命啊!”

正在这时,屋里的灯诡异地熄灭了。那人竟然哆哆嗦嗦地下了床,一跳一跳地向门外走去。艾佳惊恐地在屋里挣扎着,这时从门外飘来一声:“艾佳……快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艾佳好不容易才拉开门,她飞也似的跑了出去。突然整个院子灯光大亮,她的助理华敏狰狞地站在不远处看着自己。

艾佳说:“华敏……快救救我……我怕……”

华敏看了她一眼,冷笑着说:“救你?可当初谁来救我妈?”

“你妈?”艾佳吃惊地问。

“就是照片中那个女人!”

听了这话,艾佳定了定神,对华敏说:“果然是你在暗室里调换了底片,拼接了那些照片,又装鬼来吓我,还在幕后策划了这次拍摄阴谋!”

华敏冷笑着说:“是的!著名的摄影师,我们之间的恩仇是该今天在这里做一个了断了。”说着掏出匕首,恶狠狠地向艾佳刺去。

就在此时,门外传来一声怒吼,“住手!”早已埋伏在外的警察跑了进来,将华敏制服。

原来,艾佳去年在江边拍摄了一组广告照片,当把照片冲洗出来后,艾佳就把剩下的事交给了她的助理。助理一时粗心,并沒有注意到照片背景的隐蔽处有一对男女,而是直接将它放大做成了广告图片。当广告照片在羌城大街小巷的广告栏张贴出来以后,那对男女的脸也一并曝光了。私情曝光,羌城闹得满城风雨,那个女的承受不住压力,跳楼自杀了。

自母亲死后,华敏就苦苦寻找拍照片的摄影师。当她知道那张照片出自艾佳之手时,就策划了这场阴谋。最开始时,艾佳由于惊恐过度,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后来她又去影楼查看了那些照片,这才意识到有人在捣鬼。

艾佳看着被铐住双手的华敏,叹了口气,道:“华敏,你知不知道你的这场报复,最终连累了一个无辜的老人?”

华敏看了她一眼,把头低了下去,不再说话。

事情终于真相大白了。看着被警察带走的华敏,艾佳突然有了想哭的冲动,因为在她心底一直都有一个深深的结没有解开:当初她拍摄的那张照片中,偷情的那个男人其实就是她的丈夫。于是就借着拍摄广告照片的机会,悄然进行报复,没想到后来的事情失了控……发生那件事情后,她一直都不敢正视自己。现在经历了华敏这件事情后,她终于明白了选择真爱是每个人的权利,但极端自私的爱会带来无情的伤害并酿成大错。她决定卖掉影楼,去远方开始新的生活。不过在走之前,她将以朋友的身份去医院看看她的前夫,求得他的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