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传奇故事 >

父亲的仇人

发布时间:2017-12-23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明朝嘉靖年间,江南泾县杨柳村里有两个大户,一个人称“林大户”,一个人称“周大户”。林大户年长周大户十多岁,但两人一向相处得很好。林大户有个独子叫林一山,这林一山从十几岁时便迷上了赌博,且性格乖张,日渐年迈的林大户根本就管教不了。

这年,林一山二十四岁。二月间,林大户被屡教不改的林一山气得一病不起,不久就离开了人世。草草办完丧事后,林一山在家中翻箱倒柜寻找银子,以便去赌场大显身手。他已经记不清自己多年来到底输掉了多少银子。

林一山找了大半天,竟然连一两银子都没能找到,只在书房里的书桌上发现了一封信。

那封信是林大户去世前特意写给林一山的。林大户在信中说,别看周大户与他来往得密切,其实他俩有许多过节儿,一直暗中争斗。可以这样说,周大户是他的仇人,因此,在他故去之后,林一山一定要远离周大户,否则,不知会吃怎样的大亏。

林大户还在信中说他有一位好朋友,住在十多里外的藕渡镇上,人称“吕掌柜”。吕掌柜生意做得很大,富甲一方,如有需要,林一山可向吕掌柜求助,也许吕掌柜会念在与他曾经的交情的分上帮助林一山。

林一山一口气看完了信,然后一甩手,将那封信扔在了书桌上,不以为然地自言自语道:“我哪需要去向吕掌柜求助?我家有那么多的田产、这么大的宅院,我可以把田产都卖了,然后去赌场上扳本!”当天,他便在村里四处询问,谁愿意购买他家的田产?

在村里转悠一圈下来,林一山回到了自家的门前,等着想要购买田产的人前来与他讨价还价。这时,周大户忽然急匆匆地走了过来。林一山顿时喜上眉梢,问道:“周大户,你是不是前来买我家田产的?”不料,周大户却从怀里掏出两张纸来,说:“一山,你爹早在两年前就将你家的田产全部卖给我了,你无权再次卖出!”

林一山大吃一惊,他将信将疑地伸头一看,周大户拿在手中的那两张纸,一张是他家的地契,一张是他父亲亲笔书写的证言,证明林家的田产已经卖给了周大户。

怎么会这样?林一山顿时觉得如五雷轰顶。周大户说:“一山,你有没有仔细计算过,这么多年来你究竟输掉了多少两银子?你父亲为你还掉了多少赌债?你父亲哪来那么多银子——他早就将田产卖给我换成银子了!”

林一山不禁呆住了,有气无力道:“看来,我只能卖出我家的宅院了!”不料,却见周大户又从怀里掏出了两张纸。林一山再次伸头一看,只见一张是他家的房契,另一张则是父亲亲笔写的证言,证明林家的宅院确实卖给了周大户。

林一山忽然瘫倒在地,呆若木鸡,他万万没料到,他家的宅院竟然也被卖了!而周大户则哈哈一笑,扬长而去。

不知在地上躺了多久,林一山终于醒过神来,不禁一阵号哭。然后,他站起身,向藕渡镇方向急步走去。他是这样打算的:我家的田产、宅院都被卖了,在家里是弄不到银子了,周大户是我父亲的仇人,自然不可能借银子给我。吕掌柜是我父亲生前的好友,我去向他借一大笔银子,然后去赌场上搏一把,说不定还能把房子赎回来。

一路脚下生风,林一山很快赶到了藕渡镇,来到了吕掌柜的面前。吕掌柜听完他的来意,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得林一山的心里直发毛。

过了好大一会儿,吕掌柜终于止住了笑,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林一山,你父亲说得对,我确实是他的好朋友!”林一山一听这话,立即放下心来。吕掌柜接着说:“你父亲让你前来求助于我,算是做对了!不过,我家如今正在扩建宅院,人手不足,你若肯为我搬一个月的砖,我不但会付给你工钱,而且会帮助你,不知你是否愿意?”说着,吕掌柜伸手往西一指。

只见西边不远处,一群匠人模样的汉子正在一座大宅院旁忙碌着,显然,那是吕掌柜的家。林一山看了一会儿,不禁头皮一阵发麻,从小到大,他何曾搬过一块砖,吃过一点儿苦?

正在犹豫不决,吕掌柜催促道:“林一山,你到底愿不愿意?”林一山飞快地想:如果我不肯搬砖,不给吕掌柜面子,他肯定不会借银子给我!为了能借到一大笔银子,我只能答应他了!

想到这儿,林一山只得点了点头。吕掌柜立即领着林一山来到了他的家中,写了一张契约,让林一山签了字、画了押。契约上写明了林一山每天必须搬的砖头的数量,契约上还写明:如果在一个月的期限里林一山反悔了,不肯搬砖,那么,则必须赔偿给吕掌柜一百两银子。

当天,林一山便开始搬砖了,只搬了一小会儿,他便累得不行,坐在一旁大口大口地喘气。这时,吕掌柜走了过来,问道:“林一山,你是不是不想让我帮助你了?”林一山听了这话,只得站起来继续搬砖……

就这样,林一山天天累死累活,搬着又重又粗糙的砖,没过几天,胳膊就肿了,手也被磨破了皮、起了茧,每当他想歇息一会儿时,吕掌柜便快步走过来……半个月后的一天,林一山正搬着砖,一不留神,忽然被脚下的一块砖绊了一下,顿时摔倒在地,额头也起了个大包。爬起来后,林一山想去街上的医馆里诊治一下,吕掌柜却拦住了他,说:“你今天搬砖的数量还远远没达到呢,不要耽误工夫!”林一山摸着头上的包,哀求道:“吕掌柜,我这里疼得实在受不了了,您就让我去医馆里瞧瞧吧!”吕掌柜却把头摇得像拨浪鼓。林一山实在气不过,便说:“吕掌柜,既然这样,我便不为您搬砖了,我走!”吕掌柜却又拦住了他,掏出了那张契约:“林一山,你可以离开,但你必须赔偿我一百两银子!”林一山哪里能拿得出一百两银子?他只得忍着疼,使出吃奶的力气继续搬砖……

父亲的仇人(2)

一个月的期限终于到了。这天,吕掌柜去酒楼里喝酒,刚走出自家的大门,林一山忽然追上了他,说:“吕掌柜,我已经为您搬了一个月的砖,您是我父亲的好友,您就帮帮我,借给我一笔银子吧!”吕掌柜以一种讥笑的目光上下打量了林一山一阵,忽然哈哈大笑起来。林一山正一头雾水,吕掌柜忽然把脸一板,说:“林一山,我不知道你從哪里听来的,说我是你父亲的好友,其实我跟你父亲一直有过节儿。我实话对你说吧,我根本就没想过要帮助你,更不会借银子给你!”林一山急忙道:“吕掌柜,我父亲生前给我留下了一封信,说您是他的好朋友,并让我求助于您!另外,一个月前您不是说只要我肯为您搬一个月的砖头,您就会帮助我吗?”吕掌柜又笑了起来:“哈哈,林一山,我不明白你父亲为何给你留下了那样的一封信,其中的原因你问他去吧!我说我会帮助你,只是想捉弄你一下,你怎么当了真?你走吧!”

望着吕掌柜满脸的不屑之色,林一山终于明白了,吕掌柜不但不是他父亲的什么好朋友,而且还与他的父亲结下过很深的仇怨!怎么会这样?林一山一时不知所措。

这时,吕掌柜又冷冷地扫了林一山几眼,然后一甩衣袖,准备扬长而去,林一山急忙几步上前,一把拽住了他的衣袖:“吕掌柜,您还没付给我工钱呢——您把工钱给我!”吕掌柜却道:“林一山,你搬砖时毛手毛脚,摔坏了不少砖头,你还没赔偿呢——就拿你的工钱抵消吧!”说完,吕掌柜把林一山往旁边一推,快步而去。

望着吕掌柜得意扬扬的背影,林一山呆立了一会儿,忽然一阵急火攻心,晕倒在地……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林一山终于醒了过来。他睁眼一看,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屋子里的床上。他正在疑惑,一个汉子端着一碗汤药走了进来。林一山认识那个汉子,他是吕掌柜的邻居——郭掌柜。

郭掌柜说,两个多时辰前,他见林一山晕倒在地,便急忙将林一山背回了家中,并请来郎中诊治……

林一山连声道谢,然后向郭掌柜倒起了自己心中的苦水。郭掌柜沉默了一会儿,说:“你父亲给你留下那封信,也许自有他的用意。我可以告诉你的是,你父亲确实与吕掌柜结下过很深的仇怨……”

原来,吕掌柜为人一向霸道,经常在生意上坑别人,三年前的一天,林大户路过藕渡镇,见吕掌柜正在糊弄一个老汉,企图以很低的价钱买下那老汉的一板车蚕茧。林大户便走上前戳穿了吕掌柜的把戏。吕掌柜见林大户坏了他的好事,气坏了,当场与林大户大吵一顿,并扬言若有机会一定会让林大户好看……

听完郭掌柜的一番话,林一山点点头,又摇摇头,还是想不明白自己的父亲为何在信中说他是吕掌柜的好朋友。不过,他却想明白了一个道理,自言自语般地道:“都是赌博害得我落到了如今的这般境地,我发誓今后再也不赌了!”

第二天,林一山恢复了元气,打算离开郭家去谋生。郭掌柜却说:“林一山,如果你愿意,就留在我的店铺里当伙计吧!”林一山喜出望外,急忙道谢。

林一山在郭掌柜的店铺里当起了伙计。重活、脏活抢着干,从不叫苦叫累。郭掌柜则时常教他如何做生意……从此,林一山竟真的没有再赌过。

日子一晃过去了两年。这天早上,林一山打开店铺的大门,正扫着地,郭掌柜忽然拦住了他,说:“一山,你不用扫地了——从今天开始,你离开我的店铺吧!”林一山大吃了一惊:“郭掌柜,难道我做错了什么?”郭掌柜却道:“一山,你没有做错什么,我让你离开我的店铺,那是因为你应该回家重振家业了!你看,谁来了?”说着,郭掌柜往大门外一指。

只见一位男子走进门来,正是周大户。这可是父亲的仇人啊——林一山把头一扭,不愿意看周大户第二眼。周大户却微微一笑,从怀里掏出了几样东西放到桌上,说:“一山,这些都是你的,你收下,回家重振家业吧!”

林一山一看,那几样东西是他家的地契、房契,一张五百两的银票,以及一只银锭。他不禁疑惑了:“这是怎么回事?”周大户脸色凝重:“一山,这都是你父亲的一片苦心啊……”

原来,林大户去世前,非常担心林一山以后的生活,他担心自己去世后,林一山会变本加厉地赌博,最终输光林家的家产,从而衣食无着。于是,他苦思冥想,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把林家的地契、房契,以及仅剩下的五百两银票全部交给周大户,并写下证言,说林家的田产、宅院都卖给了周大户,断了林一山卖田产、卖宅院的念头;临终留信说周大户是他的仇敌,以免林一山去向周大戶借银子,纠缠不休。在信中还说吕掌柜是他的好朋友,让林一山前去求助吕掌柜。可想而知,吕掌柜见林一山前去求助,必然要让林一山大吃一番苦头……借此让林一山体会到人生的艰辛、生活的不易,从而幡然醒悟,不再去赌。最后,周大户再将地契、房契、银票交回给林一山。

父亲的仇人(3)

那次,林一山前去求助吕掌柜,周大户悄悄地也赶到了藕渡镇,找到了他的多年好友郭掌柜,让郭掌柜暗中照料林一山。林一山离开吕家的宅院后没几天,周大户便找上门去,斥责了吕掌柜一番,讨要回了林一山的工钱——那只银锭……三天前,周大户与郭掌柜在镇上见了面,商定今日,周大户来到郭掌柜的店铺,将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已经走上正道的林一山。

听完周大户的一番话,林一山不禁放声痛哭,悔恨自己多年来的荒唐。他万万没想到,他的父亲为了他竟然花费了这么一番苦心;他更加没想到,周大户竟然不是他父亲的仇人,而是他父亲可以托付一切的真正的好朋友!

不知过了多久,林一山终于停止了哭泣,周大户走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肩膀,欣慰地说:“一山,回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