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传奇故事 >

李少爷的糖堆儿

发布时间:2018-03-30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算计

李治家住首善街,祖上是盐商,后来家道败落,到了老爷子这一代,只剩下了一座老宅,但总算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李治打小就好口糖堆儿(冰糖葫芦),而且一般的糖堆儿不吃。家里的王管家寻遍了老城厢,才选中了十八街的李记,李治每天一串,吃到了大。

开春时,老爷子重病不起,临走前把家交给王管家,让他照顾好李治。办完丧事后,王管家劝李治找个事由,将来有口饭吃,可他却依然我行我素,坐吃山空。

入冬的一天,王管家忽然带李治来到一间窝棚前,说:“少爷,家里欠了很多债,我把老宅卖掉还债了。打今儿起,您只能住这儿了,往后嘛事都得靠自个儿了。”说完,他拿出还债剩的二十块大洋给李治,就回老家了。

李治哪里肯信,回到老宅却被新换的门房轰了出来。他没辙了,只好住进了窝棚。

第二天,李治糖堆儿瘾犯了,一路打听找到了李记,摸出一块大洋,买了串糖堆儿边吃边往回走。忽然听到伙计叫:“爷,您忘了拿钱!”他回头问:“嘛钱啊?”伙计回答:“一串糖堆儿十个大子儿,得找您余钱哪。”

李治很惊讶:“一串才卖十个大子儿?”伙计点了点头。李治追问:“那你们送到首善街李家是多少钱啊?”伙计摸摸头说:“咱家一直都是这个价啊。”

可每月王管家报账时,一串可是一块大洋啊。李治突然明白了,合着是王管家一直在虚报账目啊,大洋十有八九进了他的腰包。

李治气坏了,立马直奔王管家老家。谁知,家里人却说他压根儿没回。返回天津后,李治还是咽不下这口气,打听了半个月,也没找到王管家,只好认倒霉。

眨眼一个月过去了,李治口袋里的钱花光了。他四处找事由,却没人瞧上眼。这天晚半晌儿,李治饿得难受,用凉水灌饱肚子后,一个人晃荡到了万国桥上。

李治心里一阵凄惶,不由得动了轻生的念头,他站在护栏边儿,心一横,眼一闭,抬脚就往桥下迈去。

没承想,身后突然冲过来一个人,死死地拽住李治,说:“你年纪轻轻,为嘛要走这一步啊!”

李治定定神,就把遭管家算计的事讲了出来。这人听后十分惊奇:“合着您就是李少爷啊!我是李记糖堆儿铺的李掌柜啊。哎,我也被王管家给算计了!”

原来,王管家瞄上了李记的买卖,想出高价盘下来,李掌柜没答应。王管家就找了俩混混儿,见天儿来找碴儿闹事,买卖没法做了,最后只好转给了他。

李治听后气坏了:“我这就找老东西算账去!”李掌柜却拦住了他,拿出五块大洋,说:“李少爷,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您拿着当本钱,先做点小买卖,把肚子填饱再说吧。”

回到窝棚,李治琢磨了半宿,觉得李掌柜说得没错。他想到了个营生:卖糖堆儿。

叫板

第二天,李治就在一家糖堆儿摊前瞅了半天,然后买来冰糖和山里红,照猫画虎做了起来。没想到,瞅着容易做起来难,他做出来的糖堆儿特难吃。于是李治又去给一个糖堆儿摊当帮工,不要工钱。半个月后,他终于学会了做糖堆儿。辞工后,李治把做好的糖堆儿往稻草扎上一插,在老城厢一带叫卖。到了腊月,买卖有了起色。

腊月二十九,李治一路叫卖,不知不觉到了十八街。在李记门前,他果然发现了王管家的身影。李治真想冲过去和他算账,但想到李掌柜说的话,还是忍住了。

正在这时,忽然过来俩混混儿,要了两串糖堆儿。其中一个咬了一口后,突然把糖堆儿一扔,说:“小子,你这玩意儿全是籽儿,也敢说是糖堆儿?”他夺过稻草扎就是一通踩,李治和他讲理,却挨了一顿揍。

李治憋着一肚子气,回到窝棚后,发现里面一片狼藉,山里红全被踩烂了,散落一地,熬糖稀的锅底被砸了个大窟窿!

先是混混儿找碴儿,紧接着就是窝棚被砸,一准儿是王管家指使人干的。想到这里,李治撮火了,第二天就扛着稻草扎直接来到了十八街,在李记对面吆喝起来:“好吃不贵的糖堆儿,九个大子儿一串,不好吃不要钱!”这一喊,立马招来了不少人。

王管家闻声出来一瞅,发现是李治,就装作不认识,走过来说:“小子,给爷来一串!”李治取下一串递过去,没正眼瞧他。

接糖堆儿时,王管家忽然“哎呀”一声:“这不是李少爷嘛,怎么,您也做起了小贩啊?”说着,他笑了笑,“看看您手艺怎么样。”说完,他张嘴咬了一口,嚼了几下后吐了,“這就是您做的玩意儿啊?”说完,他往地上扔了枚十文的大子儿,走了。李治没捡地上的钱。

不一会儿,王管家又折了回来,手里多了串糖堆儿:“我请您尝尝正宗的李记糖堆儿吧,你做的比这差远了,该干吗干吗去吧!”没想到,李治却大大方方接过来,吃着吃着,忽然说道:“这糖堆儿怎么有股铜臭味儿啊?真让人恶心!”说完,他一口全吐了。

王管家再也忍不住了:“小子,我就知道你今儿不是来卖糖堆儿的。怎么着,想跟我叫板吗?”李治也把话挑明了:“没错儿!”

李少爷的糖堆儿(2)

王管家发狠说:“算你小子有种!大年初六上午,咱俩就在这儿比画比画,看谁做的糖堆儿最地道!李记要是输了白送你!”李治也不怵:“比就比!我要输了,永不踏进十八街半步!”

回来后,李治就去集市上买山里红。谁知,他转了一圈儿后发现,摊贩卖的山里红,不是歪瓜裂枣,就是小不点儿。一打听才知道,最好的刚被一个大户全挑走了。

肯定又是老东西在背后使坏,想断了他的后路。李治想了想,挑选了一筐个头匀称的小山里红,背了回来。他开始琢磨,怎么才能赢呢?

比画

一连几天,李治都没想到好法子。初五晚上,他忽然想起挨揍那天,那个混混儿说的一句话,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个法子!

大年初六,正是年后十八街的买卖开张的第一天,街上人来人往,十分热闹。

王管家一早就做好了准备,在门前支了张八仙桌,木扎上插满了糖堆儿,又红又大的山里红格外显眼。他还请来商会会长当评判。

过了一会儿,李治扛着稻草扎出现了。瞅他的糖堆儿,山里红又小,颜色也不亮,王管家幸灾乐祸起来。大伙儿听说有人要比糖堆儿,立马围过来看热闹。

会长宣布比画开始。王管家先让伙计把李记的糖堆儿发给大伙儿尝,李治也尝了一串,糖稀不软不硬,十分到位,味儿也正,知道李记使出了看家本事。会长尝完后直夸:“李记的山里红大小匀称,糖稀软硬合适,卖相赏心悦目,不愧是津门名店啊!”王管家得意极了。

轮到李治时,他先给会长递了一串,然后挨着给大伙儿分发。会长咬了一颗山里红,嚼着嚼着,突然瞪大了眼睛。王管家一瞅不对劲儿,忙取了一串。吃着吃着,他的脸色也变了,邪门了,李治做的糖堆儿,不但没籽儿,还多了豆沙的味儿。

这时,会长开口问李治:“你这糖堆儿怎么有豆沙啊?”李治回答说:“客人不喜欢山里红的籽儿,我小时候,吃完糖堆儿,我家的老管家总会给我盛一碗豆沙羹,吃完以后嘴里就不涩也不腻了。”他死瞪着王管家,“我就琢磨着,这两样东西加一块儿,肯定能好吃。所以我把籽儿给挖了,换上了豆沙馅儿。”会长十分惊讶,夸道:“你这个想法真是太妙了!”他转身问围观的人,“大伙儿说说看,哪家的糖堆儿好吃啊?”有人说李记的不错,但更多的人说有豆沙馅儿的新鲜还好吃。

王管家只好双手一拱:“李少爷,李记归您了!”谁知,李治却嘛话也没说,扛着稻草扎走了。

当天晚上,来了个拉车的,说有人请李治聊聊,一气儿把他拉到了老宅门口。李治问车夫:“到这儿干吗?”车夫笑着回答:“您进去就知道了。”进了屋子,李治发现王管家和李掌柜都在里面,十分惊讶:“你们这是……”

王管家没吭声,把个匣儿递给了李治。李治打开一瞅,里面是两张房契,一张是老宅的,另一张却是李记的,上面全写着自个儿的名字。他不解地望着两人:“这是怎么回事啊?”

李掌柜乐呵呵地说:“您好好琢磨琢磨。”李治突然明白过来,对王掌柜说:“合着您压根儿没卖老宅,这样做就是逼我自个儿找事由啊?”王管家点了点头:“还有件事,我一直没告诉您。李记是老爷在世时专为您开的买卖,现在可以放心地交给您了。”

此后,李治正式执掌李记,他又先后推出了枣泥、桂花、山药等几十种口味的特色糖堆儿,成为风靡津门的特色小吃。有人編了句顺口溜:狗不理的包子,耳朵眼儿的糕,十八街的麻花白记的饺,李少爷的糖堆儿有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