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传奇故事 >
  • 咬人的狗不叫 发表于:2017-08-01

    一 夜色深沉,上海法租界贝当路一片寂静。一家石库门宅院里,有个老妈子端着碗夜宵敲了敲主人的屋门,半天没见回应。老妈子轻轻一推,门开了,就听老妈子大喊起来:老李快...

  • 电车相亲派对 发表于:2017-08-01

    你还好吧?坐在白川葵对面的男子与她搭话。与此同时,电车启动。 由市青年团策划的一场相亲派对即将在车上拉开序幕。11对男女每对相向而坐,各有5分钟的自由交流时间。 小...

  • 古董镜杀人事件 发表于:2017-07-27

    一、古董镜 我是个做家庭装修的包工头,有一次,我接下了老洋房改造的工程。老洋房有些年代了,内部装修已经到了没法看的地步。年久失修的墙角,泛黄斑驳的墙面布满了霉点...

  • 白猴的报复 发表于:2017-07-25

    家住滇西北澜沧江畔的猎人乔喜寿嗜吃野味,在十里八村是家喻户晓的事。曾经有村民见乔喜寿天天残杀野生动物,于心不忍,就好言相劝乔喜寿,让他放下屠刀,不要再捕杀野生动...

  • 我家的秘史 发表于:2017-07-25

    1 记得奶奶生前坐在大门边滚叶烟时,自言自语说过一句话,我是没人写,要写,我这辈子也能写出一本书来。那时我正坐在屋檐下的马扎上,咬着笔头为一篇作文急得跳脚。心想,...

  • 拜鹅 发表于:2017-07-16

    一 天幕上有几颗寒星在闪亮 四周黑漆漆的。她挺着大肚子顺条大埂朝前一挪一挪地走着。肚子又疼痛了,犹如刀在心内搅动,她依然咬牙坚持将一只脚抬起来放下,再将另一只脚抬...

  • 大隋名捕·紫檀木簪 发表于:2017-07-16

    线索 残阳似血,晚风如泣。 城郭外山腰一棵虬枝盘曲的老树下,孤零零地立起一冢新坟。坟前人垂首不语,深衣皑如初雪,素净的面庞更是苍白得几近透明。 余杭捕头秋水鸣从远...

  • 旧案新凶 发表于:2017-07-16

    楔子 凌晨3∶43,华阳市。这是一个规模不算太大的地级市。 到了这个时间,除了主干道商业街上的景观灯箱以及一些通宵营业的超市还在发出微弱的灯光外,其余的地方基本上是...

  • 打蚊子神功 发表于:2017-07-15

    一 什么?没钱!满脸横肉的大汉挥起拳头,骨瘦如柴的老乞丐被拳头砸中,一连后退了好几步,手里的竹杖滚了好远。 臭叫花子,在这条街上乞讨就得交保护费! 大汉还不罢休,...

  • 低智商犯罪 发表于:2017-07-15

    1.案发 1999年1月4日,一辆大客车缓慢地行驶在公路上。这辆车本来是普通客车,被驾驶员白玉军改装成卧铺以提高舒适度。今天乘客很多,加上司机共有42人。大客车是从赤峰市...

  • 地下二层的秘密 发表于:2017-07-04

    1.老院长的尸体 你听过咱们医院的传说吗?刘荟入职第一天,住院医师邱赫就神秘兮兮地问她。 什么传说?跟我们有关系吗?刘荟问。 地下停尸房的传说,是一个禁忌。得知刘荟...

  • 上帝之手 发表于:2017-07-04

    1.失踪的学生 陆修文已经一个星期没有来上学了。 他的班主任林雅蓁,迟迟打不通陆修文父母的电话。情急之下,林雅蓁通过陆修文报名时登记的户籍信息,找到他户口所在地的派...

  • 寻恩记 发表于:2017-07-01

    1.恩人上门 安小兰是个有想法、有能力的女人,进入职场不过三年,便对商界的游戏规则了如指掌。她觉得只要筹到一笔起步资金,就能大展拳脚,闯出一片天地来。可是她老公王...

  • 关东楔子王 发表于:2017-07-01

    已是掌灯时分,顾三爷眼瞅着状元街上的行人渐渐稀少了,估摸着也没生意了,于是吩咐伙计顺子小心照看铺子,自己就先回去歇息了。 回到院子里,顾三爷先预备好晚饭,就坐在...

  • 雾锁天途 发表于:2017-07-01

    楔子 夜行火车 一九九一年,夏 大叔,会打牌吗?一个女孩甜美的声音惊醒了高竞的瞌睡,他睁开惺忪的双眼,才发现是坐在他对面的女孩在问他旁边的男人。 不会。男人答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