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鬼故事 >

恐怖故事:诡异的西瓜田、邪鬼仔

发布时间:2016-02-24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1】诡异的西瓜田

  自从毕业之后孙进宇就一直没有精神,他给我总体的感觉就是一点都不像美国回来的学生,因为我在美剧里看到的美国学生都是蹦蹦跳跳的,我也不好问他什么,所以他几乎每天都不说话,窝在图书馆里,直到今天早上,他才开口对我说道:“思铭,这几天我一直不舒服,很想回趟中国,但是我实在是懒得动弹,你回国的时候能帮我顺便拜访一下我的家人吗?帮我拍几张照片回来啊!”原来是想家了!还以为他和女朋友闹掰了呢!看来这八卦是听不成咯!我干笑了两声,接着打包我的行李。

  孙进宇一直把我送到了机场,一到登机口,他就从包里掏出了几百美金,让我给他家里买点东西,剩下的就算是小费,我白了他一眼,虽说表面上装出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但是内心里还是对金钱毫无抵抗力的,在他的目送下,我安然无恙地上了飞机。

  飞机上的时间自然都是很无聊的,下了飞机,还没来得及喘息,就被来接机的姑姑推进了汽车里,一路颠簸,到家的时候差点吐了出来,跟家人寒暄完后,第二天清晨就又踏上了看孙进宇家人的路,我心说为了几十美金我何必这么拼呢?不过这也只是想想。

  到了他家门口,我不禁长叹一声,有钱人家的孩子,果然不一样!瞧这别墅,真是奢华啊……思铭!先干正事!我敲了敲自己的头,提着中国制造的美国特产,大包小包地走进了孙进宇的家门,他的父母常年在国外工作,家里只有爷爷和几个佣人,他的爷爷很热情,见我进来,很开心的迎了上来,大呼小叫地问孙进宇在美国的情况,我被他这么急促的一问,反而语塞,支吾了几句算是应付过去。

  他爷爷似乎也挺无聊,我屁股还没坐热,就开始跟我扯起孙进宇小时候的事,什么捏泥人啊、跳皮筋啊,听得我一头雾水,心说一直以为这小子只会玩电脑,没想到小时候还会这么多玩意儿!聊着聊着,他爷爷的表情突然变得诡异起来,说道:“你发没发现小宇的胳膊上有一道疤?”

  我忙点头,记得之前问孙进宇那道疤的事,那小子死活都不说,看来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老爷子见我有兴趣,也来了兴致,清了清嗓子,说道:“小宇小的时候可皮了,怎么打都没用,所以我就想了一招,大晚上的和他一起看瓜棚,心说这小子一定得吓个半死,这大晚上的伸手不见五指,上个厕所都提心吊胆的,不吓一顿才怪嘞!”

  说着,老爷子笑了笑,似乎陷入了以前的回忆里,过了一会,他举起杯子,喝了一口茶水,接着说道:那天晚上,我早早就在瓜棚里睡了,小宇在地上用西瓜籽拼着图画,没过多久也倒在地上睡着了,黑夜中的瓜田黑黝黝的,月光透过云层,清冷的光辉散落在地上,給漆黑的瓜田又添加了几分阴森,小宇睡觉从来都不老实,那天晚上,他起床起夜,我被他翻身的声音吵醒了,跟着他走了出去,他在田里上厕所,我就在田里观察看看有没有猹窜出来吃瓜。

  他尿完了突然嚷着要吃西瓜,我就让他在田里随便摘一个,我去瓜棚里找刀来切,过了一会,他抱着一个脸盆大的西瓜跑了进来,我一看就惊了,这么大的瓜是从哪摘来的?我问他,他却不回答,不过我借着朦胧的月光看到了他胳膊上正在向地上淌血,我赶紧给他包扎了一下,没想到这小子竟然去偷了隔壁老王的瓜!这老王是个狠角色,全村只有他的瓜田围上了铁丝网,小宇的疤就是那个时候留下的。

  我看他好像已经缓过来了,就把瓜一刀劈了开来,想让他吃点瓜享受享受,结果那瓜一劈开,一股血腥味就冲了出来,我捂着鼻子,扒开了瓜皮……

  天啊!这**的还是西瓜吗?硕大的瓜皮下没有一点瓤,里面满满的都是黑色的血水,血水里还漂着黑色的长发,一团一团的浸在血水里。

  我放开瓜,在瓜棚旁边干呕了起来,看到小宇竟然在对着月亮发愣,突然,他用一个女人的声音说出了一句话:“今天的月亮好圆啊……当时被埋进去的时候,月亮还是尖的呢……负心汉,欠我的东西,早晚要还上!”说完,小宇咬牙切齿了一会,然后一头栽倒在了地上。我吓了一跳,赶紧报了警,警察很快就到达了案发现场,我也吓得不轻,带着小宇回了家。

  第二天早上,天还没亮,就听到老王家里哭天喊地的,就好像死了人一样,我披上衣服,三步并作两步跑了过去,老王家门口已经围上了里三层外三层的村民,我问他们发生了什么,和我一起下过棋的几个人就七嘴八舌地跟我讲起了事情的经过,说是老王年轻的时候沾花惹草,前两年带回了个姑娘,听说怀了老王的孩子,吵着要和他结婚,结果老王死活不同意,又怕那个女的把事情闹大,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大半夜的把那个女的大昏之后,活生生的埋进了西瓜地里,坏人,终究还是有恶报的啊!”

  语毕老爷子笑了笑,又喝起茶来,我起身告辞,在回家的路上,我经过了一片槐树林,听说一起是片瓜田呢!走着走着,隐约中,我看到了一个满脸泥土的少妇挺着肚子坐在路边的石头上,看到她的脸,我突然想起了什么,一下子把手机掉在了地上,逃命似的像家的方向狂奔,她的脸,真的好熟悉,好像……是孙进宇的女朋友?难道,她是来报恩的?

  我的脑子很乱,跑着跑着,突然脚下一滑,掉进了河里,昏过去之前,我隐约中看到了那个女人,她穿着一身火红色的连衣裙,轻抚着自己的肚子,微笑地看着我。

  【2】邪鬼仔

  养鬼仔是东南亚广为流传的邪术之一,施术者将死婴制作成鬼仔,可以用来增强法力,甚至能够带来财运,实现主人的各种愿望。但与“路过”和“古曼童”不同,鬼仔的邪气和怨念非常大,必须要用主人的鲜血喂养,否则极有可能反噬主人,造成严重的后果。

  许臣是一名房地产开发商,因为善于经营,他的事业做的顺风顺水。但是最近他很苦恼,不知什么原因,公司新盖的一批高档住宅区楼无人购买,这可急坏了作为老总的许臣。房子卖不出去,这可是件相当麻烦的事情。公司投了那么多的资金,如果没有人买,后果是可想而知的。

  许臣的秘书是南方人,见老总整天愁眉苦脸,寝食不安。他便给许臣提了个建议——养鬼仔!关于鬼仔,许臣也只是略知一二,现在很多生意人的家里都供奉着鬼仔。听说养鬼仔后可以扭转运势,财源滚滚。不过自己毕竟没有养过这东西,不知道有没有什么禁忌。

  许臣问秘书:“鬼仔这东西真的可靠吗?

  秘书点了点头,回答:“绝对可靠,我的叔叔颂措是泰籍华人,他很擅长制作鬼仔,如果您需要的话,我可以叫他回国,只不过价钱可能要贵一点。。。。。

  “钱算什么,只要能帮我带来财运,多少钱我都愿意付。许臣说:“你现在就帮我联系他,事成之后,少不了你的好处!

  几天之后,秘书把他的叔叔颂措带到了许臣的办公室,一进门,许臣就开门见山地问:“颂措师傅,我公司现在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难和危机,你能帮我制作一个鬼仔,让我的公司扭转运势,日进斗金吗?

  颂措点了点头,缓慢地说:“许总,可以是可以,根据您目前的状况,我建议你养邪鬼仔,邪鬼仔是由活婴制成的,法力较一般鬼仔要强大许多。但是非常危险,如果考虑不周,是非常容易出事的,你考虑好了吗?

  “当然,需要活婴的话我想办法,你只需要帮我制作就行了,酬金我是一份不会少给你的。许臣站起身子,诡异地笑了起来。

  许臣花了重金托医院的熟人偷出来一个出生不久的男婴,他把男婴带到了颂措的出租屋内。颂措看着怀中熟睡的婴儿,轻声说了一句:“不要怪我。然后,他拿起一把尖刀,残忍地割破了婴儿的脖子,婴儿痛苦地惨嚎了一声,就死掉了。随后颂措抱着死婴进了里屋,许臣想要跟过去看,秘书拦住了他,说:“很残忍的,您还是不要看了。许臣不知道颂措在做什么,他心里只想着一件事——快速转运!

  七天之后,颂措把镀了金的婴儿尸体交给了许臣,说道:“邪鬼仔已经做好了,你每隔三天就要用自己的鲜血喂养它。此物怨气极重,如果不好生喂养,很容易伤害主人的!但只要坚持喂血,它一定会保你日进斗金的。

  许臣高兴极了,他当即付了一大笔现金给颂措,随后,他把邪鬼仔带回了家中,郑重其事地在书房找了个位置,把它供奉了起来。妻子见了,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这是邪鬼仔,是能够帮助我公司转运的宝贝啊!许臣兴奋地说。

  “什么,邪鬼仔?这个东西很危险的,你知道吗?妻子惊呼起来:“一旦供奉不周是很容易出事的。万一出事了,我和儿子怎么办呢?

  “放心吧,亲爱的,不会有事!许臣笑着说道:“师傅嘱咐过了,只要喂它鲜血就行了,你不用担心。

  妻子一脸怀疑地看着许臣,无奈地点了点头。。。。。

  许臣的确很虔诚,他按照颂措说的,每隔三天就用自己的血喂养邪鬼仔一次。持续了十几天。或许真的是邪鬼仔的法力起了作用。那些原本无人问津的楼很快就销售一空,许臣狠狠地大赚了一笔。他开始洋洋得意起来:“幸亏自己养了邪鬼仔,只要自己坚持下去,公司一定能够赚更多的钱。

  果不其然,因为邪鬼仔的庇佑,许臣的房地产公司很快击垮了其他竞争对手,成为了当地最大的房地产公司,许臣一跃成为了本市的第一首富。

  许臣尝到了甜头,但是他对邪鬼仔的态度却不如以前那么虔诚了。以前许臣总是用自己的血喂养邪鬼仔。因为怕疼和嫌麻烦,他想了一个主意——拿猪血代替。就这样,他不再用自己的血喂养邪鬼仔,而是找人到市场上购买生猪血给邪鬼仔喝。一直持续了好几天,许臣见没什么问题,便放心大胆的这样做了。

  可是,事情远没有许臣想象的那样简单,一个月后的一天晚上,许臣陪客户应酬完后,醉气熏熏地回到家里。当他打开门之后,眼前的一幕吓得他毛骨悚然,惊声尖叫起来——自己的妻子和儿子倒在血泊中,浑身苍白的没有血色,像是被吸干了血一样。

  许臣恐惧地汗毛都竖了起来,这难道是?他赶紧冲进书房,发现供奉在书桌上的邪鬼仔浑身都是血,它的嘴巴看起来一动一动的,像是在吮吸着什么?

  看到眼前的这一切,许臣全都明白了,是邪鬼仔杀害了自己的妻儿。他愤怒地朝邪鬼仔吼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呵呵。。。。不知从哪里传出了诡异的童声:“你总是拿猪血喂我,我吃不饱饭,自然是要吸人血。。。。唉,谁让你自己不虔诚的呢?

  “你这个魔鬼,你太恶毒了!我一定要砸了你,为我的妻子和儿子报仇!许臣红着眼睛,他愤怒地抓起放在书桌上的邪鬼仔,狠狠地摔在地上,只听“啪啦”一声,邪鬼仔被摔碎了。

  许臣一屁股坐在地上, 看着被摔碎了的邪鬼仔,像个疯子一样大笑了起来。不料,从破碎的邪鬼仔身上突然冒出了一股黑气,黑气中,那个诡异的童声恶狠狠地说:“好啊,你敢破坏我的法身,那就休怪我无情了!说完,黑气瞬间把许臣笼罩了起来,过了片刻,黑气渐渐散去,许臣摇摇晃晃地躺在了地上,他的血全被吸光了。

  那个童声恶毒地狞笑着:“自作自受,哈哈哈哈!他邪恶的笑声回荡在书房里,久久没有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