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鬼故事 >

恐怖故事:鬼婴儿、婴儿的报复

发布时间:2016-02-24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1】鬼婴儿

  “用力啊,孩子出不来啊。”产婆的头上到处是汗,不停地往被子里看。

  过了十分钟。

  产婆再一次往被子里看,这次,她傻了眼:“不好了,血崩了。”

  产妇使不上力了,晕了过去。

  产婆做了一个恐怖的决定:把孩子从产妇的肚子里拉了出来。

  用一床棉被把婴儿卷着,丢进了坟墓里。

  一年后。

  “别担心。我们还会有孩子的。”一个男生安慰着一个女生。那个女生就是那个产妇:蓝玫。

  “嗯…….”蓝玫点点头:“若残,辛苦你了。”蓝玫边走边说。

  他们并不知,一件恐怖的事情正在向他们逼近。

  午夜。

  “妈妈,你为什么不要我,为什么!!!!”

  “不要!”蓝玫一下子坐了起来,看着熟悉的地府,熟悉的房子,感觉是自己多心了。

  这个时候,坟墓里。

  所有的鬼魂都跪着,等待着他们的王。

  一只沾着血的手爬了出来,探出一个小脑袋,血红色的眼睛,苍白的脸。

  眼睛满是仇恨,头发里还有几只蛆虫。

  “蓝玫,你没事吧?”若残坐了起来,扶住蓝玫。

  蓝玫抓住若残的手:“我梦见我们死去的孩子了,他问我为什么不要他?”

  “对不起,我那个时候实在不能养他。”若残感到了愧疚,低下了头。

  蓝玫猛地抬起头。

  看着周围的血红液体,围绕着整间房子。蓝玫扑在若残的怀里:“儿子来了。”

  若残点点头,手一挥,全部的血红液体都退掉。

  黑暗的另一角,有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男孩,眼睛充满杀气,仇恨。男孩伸出手,蓝玫紧接着在空中飞了起来。

  蓝玫眼睛一紧,便平稳地站在地上。

  男孩看见没用,更加生气了。

  “杀!”声音冷酷无情。

  若残的眼睛紧闭着,刀尖正要落在他头上的那一瞬间,若残猛地睁开眼。全部的骷髅兵都碎散了。

  外面的士兵全部进来了。

  点上通红的蜡烛。

  男孩仍然恶狠狠地看着蓝莓和若残。

  “儿子,你还是差很多啊。”

  “我恨你们。我恨你们不要我。”男孩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终有一天,我会亲手杀了你们。”

  男孩的头发变成了蛇头,发出嘶嘶声,向蓝玫和若残挑衅。

  阴兵看着有些不对,齐齐跪了下来:“王子殿下。”

  男孩转过头看向那些阴兵,不由得冷笑一声。

  狠狠地看了蓝玫一眼,消失了。

  蓝玫昏倒了。

  好几天蓝玫才醒来。

  “若残,他会来找我们了。”蓝玫快哭了。

  “好了好了,乖,他不会杀了我们的。”

  蓝玫依偎在若残的怀里。

  男孩气冲冲地坐在坟墓上,眼睛都红得像血了一样了。

  “王子,你的父母是……”

  男孩抓着那个骷髅士兵的头发,挖出他的眼睛,扔进嘴里:“是什么?”声音十分狠,冷酷。

  “您的父亲:若残,是地狱的死神。你的母亲是鬼王,蓝玫。”

  男孩吐出嘴里的眼珠子,用力地踩碎。汁液漏了出来。

  男孩冷笑一声:“怪不得他们那么厉害。”

  一盘蛆虫。

  “王子,这个吃了可以提升功力。”

  男孩毫不犹豫地抓起一把,往嘴里放。

  绿色的汁液满嘴都是。看起来异常恶心。

  这时,晴晨坐在死神的位置上,似乎在等待一个人。

  晴晨睁开眼:“孙子回来了?”

  若残低着头:“是的。”

  晴晨飞速地给了蓝玫一巴掌:“贱人,那可是你的儿子。”

  蓝玫跪了下来:“对不起,母亲。”

  晴晨也被欺诈了。

  抓着蓝玫的头发,血渐渐地从蓝玫的头发里流了出来。

  晴晨气哄哄地坐在椅子上:“姐,你说,这个儿子怎么这么不争气。”

  晴夕笑了笑,然后猛地捏碎杯子。

  “晴晨,不好了。若残的儿子在吃蛆虫。”

  此时,男孩正大把大把地吃,吃得满脸是青。

  猛地一下,全部吐了出来。

  绿色的液体和白色的蠕虫混合一起,看着都很恶心。

  男孩倒下了。

  那个骷髅人准备抓他的心脏。

  “住手。”晴晨大吼一声。

  骷髅人被抓住了,晴晨将他一扭,生不如死五百万年。打入地牢。

  晴晨扶住孙子:“快去请boos。”

  Boss诊断完后,摇摇头:“这个…..不行了。”

  晴晨看着孙子,脸上青一块紫一块。

  不时还有蛆虫在嘴边爬来爬去。

  “BOOS,你就不行,我要你陪葬。”晴晨爆发了。

  【2】婴儿的报复

  “如果您确定了的话,请在上面签字!”女护士面无表情的把一张保证书递给裕美。

  裕美接过那张给她肚子孩子判了死刑的薄纸,毫不犹豫的签下了她的名字。然后医生给她打了麻醉剂,把她推进了手术室。

  这已经是裕美第四次来医院打胎了,她是个放浪的女人,在酒吧陪客人的时候,有些人给的价钱高,不想带安全套,裕美为了钱,就接受了。而这样的后果便是一次又一次的怀孕,然后她再打电话给孩子所谓的父亲要钱来医院打胎。第一次的时候她觉得有些不忍心,但是随着时间的增长,肚子越来越大,在酒吧工作就越来越不方便了,于是她还是在孩子四个月的时候把她给打掉了。而这次过后,她的心也变得麻木起来,只想着用孩子来问那些男人要钱,然后再把他们打掉。反正不过是进一次医院,手术费花的又不是她的钱,还能倒敲一笔,何乐而不为呢?

  只是今天这个孩子和以往的不一样,一个花心少爷把她骗的团团转,她一直留着这个孩子没舍得打掉,可是那个人知道后只是说:“谁知道是谁的野种?”然后抱着另一个美女离开了。

  是啊,风月场里哪有真心呢?这次真是她活该倒霉,连手术费都得自己掏腰包了。

  打完孩子后,她照常去上班,仿佛被打掉的不是孩子,而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东西而已。但是,当天晚上她就做了一个噩梦。她梦到一群浑身血淋淋的婴儿围着她,不断地说:“妈妈,你为什么不要我?”她当时就被吓醒了,出了一身的冷汗。

  而之后的几天,她一直做着同样的梦。裕美觉得是自己这几天没休息好的结果,便请了几天假好好休息一下。

  谁知她还是一直被这样的噩梦缠身,早上起来望着镜子中的自己,她突然发现自己突然变得那么可怕,曾迷倒纵客人的一张俏脸,现在简直变成了老太婆。她连忙开始敷面膜,而她刚躺在沙发上闭上眼睛,就看到那些婴儿向她扑了过来。她吓得大叫一声,引得楼下的保安连忙上来查看出了什么事情。

  裕美紧张的说着自己的房间里有几个游荡的小鬼,老是打扰她休息。保安只是笑话她想太多了,哪来的鬼啊。

  经过这些天的恶梦,裕美变得有些神经兮兮的,只要屋里有一点小动静她就会吓得大叫起来,而邻居们除了抱怨她扰民外,对她的说法都嗤之以鼻,只有几个年老的老人说这是她自己做的孽,是孩子们来找她索命了。

  一连几天,裕美的房间里都不在传出尖叫声,大家都觉得生活又安静了起来。只是一天,裕美的一个姐妹来找她,说她好多天没去上班了,再不去的话就要被开除了。可是敲了半天门也没有人回应,最后还是请开锁公司的人开的门。

  刚打开门,一股恶臭迎面扑来,而看到这些景象的人都忍不住尖叫起来,好多人也都吐了起来。原来裕美已经死在了沙发上,她的脸干瘦枯瘪,好像是好多天都没有进食给饿的。更可怕的是,她的胸膛已经被破开,子宫被谁用剪刀剪了,扔在了不远处的墙角。

  最后经法医检查,裕美是自己动手杀死自己的。只是众人都不明白,为何她会选择如此痛苦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

  而房间里飘荡的那几个小鬼则是一脸报了仇的样子,既然怀了我们又不让我们来到这世界上,那要子宫又有什么用呢?还是切了的好,省的更多的婴儿像我们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