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鬼故事 >

鬼故事:奇幻之旅、饲血兽

发布时间:2016-02-24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1】奇幻之旅

  梦的预兆

  牧羊少年圣地亚哥接连两次做了同一个梦。在梦里,一个小男孩带他去了埃及金字塔,告诉他:“这里有一处隐秘的宝藏。”就在小男孩要告诉他藏宝地点时,他却醒了。

  圣地亚哥找到一个会解梦的吉卜赛老妇人。老妇人听了他的梦,说:“你得发誓,如果找到那些财宝,你得分我十分之一。”圣地亚哥发了誓。老妇人说:“这个梦表明,你应该前往金字塔,你将在那里找到宝藏。”

  这个解释让圣地亚哥有些失望,这跟没说有什么两样?再说,从这里到埃及,千里迢迢,他怎么可能去得了?他决定永远不再相信梦。

  圣地亚哥回到他的羊群,继续放牧。这天,他正在看一本书,一个老人走过来跟他搭讪:“这本书和几乎所有的书一样,讲的是同一个道理:人们无法选择自己的命运。这真是世上最大的谎言。”

  老人的衣着有些怪,圣地亚哥就问他是哪里人。老人说他来自撒冷。圣地亚哥又问:“在撒冷您是做什么的?”老人大笑起来:“听着,我是撒冷之王!我之所以找你,是因为你已经能够完成你的天命了,而你却打算放弃它。”

  圣地亚哥听得目瞪口呆:“那个梦也算吗?”

  “算。”老人说,“世上存在一个伟大的真理:当你渴望得到某种东西时,最终一定能够得到。因为这愿望来自宇宙的灵魂,那就是你在世间的使命。”

  老人把书还给圣地亚哥:“财宝在埃及,金字塔附近。上帝已经为你预示了应走的路,你只需看懂上帝给你的暗示即可。”

  圣地亚哥想继续读书,可再也无法集中精神。风越刮越猛,圣地亚哥突然意识到,他也可以像风一样自由。那么,为什么不离开一成不变的生活,去寻找他的宝藏呢?

  圣地亚哥踏上了寻宝之旅。他先买了一张船票,穿过直布罗陀海峡,到了海对面非洲的丹吉尔港。只要再穿过撒哈拉沙漠,就可以到达目的地了。

  谁知出师不利,在丹吉尔,他碰到了一个骗子,卷了他所有的钱。为了生活下去,圣地亚哥在一家水晶店找到了一份差事。他时常想起撒冷王的话,要重视预兆。他发现这个准则也适合做生意。一天,他听见一位顾客发牢骚,说这里找不到地方喝饮料,便建议老板把茶盛在水晶杯里来卖。这个举措效果很好,人们不仅喜欢茶,还愿意购买杯子。店里的生意日渐兴隆。

  十一个月以后,圣地亚哥数了数自己攒的钱,足够买一百二十只羊了。他告别水晶店老板,重新踏上寻宝之旅。有一个商队会穿越沙漠运送货物,他决定跟商队一起走。

  奇幻之旅

  日月如梭,商队终于到达了法尤姆绿洲。不幸的是,他们碰到了部族之间的战争,他们必须得等到战争结束,才能离开。一天,圣地亚哥在井边碰到一个打水的少女,他发觉自己对她一见钟情。圣地亚哥说:“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我想娶你,我爱你。”少女陶罐里的水洒了出来。

  少女叫法蒂玛。圣地亚哥每天都去井边等她,给他讲自己的冒险之旅。有一天,法蒂玛说:“我从小就梦想着沙漠给我带来生命中最美好的礼物,现在终于来了,那就是你。但是,我希望你继续前行,去追寻你的天命。如果我也是你梦的一部分,你一定会再回来。”

  男孩犹豫了,不知该怎么办。有一天,他在沙漠里看到两只鹰,他想,这会不会是某种预兆呢?他决定观察那两只鹰。突然,一只鹰俯冲下来,攻击另一只鹰。那一刻,男孩似乎看到一支剑拔弩张的军队正进入绿洲。男孩惶恐不已,他已经知道两只鹰预示着什么了。圣地亚哥去见部落头领。“我带来了沙漠的预兆。”他说,“一支军队正往绿洲赶来。”“绿洲是中立地区,没有人会攻击一块绿洲。”头领说。“我只是把我看到的东西讲出来。”男孩说。

  圣地亚哥说对了。次日,五百名骑兵出现在地平线上,他们又饥又渴,想攻占一块绿地重整旗鼓,不料却落入包围圈,不到半个时辰,就全军覆没。头领赏了圣地亚哥五十个金币,并请他做绿洲的顾问。

  回来的路上,圣地亚哥碰到了一个奇怪的人。那人说:“你竟然能解读鹰翔的寓意。”男孩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那人说:“我是一个炼金师,风告诉我,你需要我的帮助。”

  “那么,你要教我炼金术吗?”

  “不,我只是帮助你继续寻找宝藏。”

  第二天,炼金师陪着圣地亚哥上路了。一路上,炼金师教了男孩许多东西,比如怎么去了解沙漠的语言,怎么去解读预兆。他们走了九天,越来越接近战斗最惨烈的地区。尽管小心翼翼,他们还是被一队骑兵抓了起来。

  指挥官问炼金师:“你们是什么人,跑到沙漠里来干什么?”炼金师说:“我朋友是一 个炼金术士,他带着钱来这儿,想献给您。”说着,炼金师抢过男孩的钱袋,把金币交给了指挥官。

  指挥官问:“炼金术士是干什么的?”炼金师说:“是熟悉自然和世界的人,如果他愿意。只借助风的力量就可以摧毁这座营地。”指挥官笑了:“好,你让他变成风,展示一下他的威力。”

  圣地亚哥吓坏了,炼金师架着他的胳膊,才把他拖走。

  “我不知道怎么把自己变成风,我们都得死!”男孩说。“要死的是你,我知道怎么把自己变成风。所以你得学。”炼金术士说,“追寻天命的人,知道自己需要掌握的一切。只有一样东西令梦想无法成真,那就是担心失败。”

  第二天,指挥官把手下的军官召集起来,要看圣地亚哥怎么变成风。圣地亚哥把他们领到一块巨石前,说:“要花费点时间。”他爬上巨石,开始观望前方的地平线。当心彻底静下来时,他听到了沙漠的声音。

  “今天你想干什么?”沙漠问。“我需要把自己变成风。”男孩说。沙漠沉默半晌:“我可以奉上沙子,但是没法儿把你变成风,你请风帮忙吧。”

  一阵风刮起来,风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变,或许可以问问太阳。”太阳陷入了沉思,最后说:“去找创造这个世界的那只手谈谈吧。”男孩转向写就一切的那只手,他感到宇宙沉寂下来……

  找到宝藏

  那天的风从来没有刮得这么凶猛。当风停止咆哮,所有人都发现,男孩不见了。人们被这个魔法吓坏了,只有炼金师脸上露出了笑容。

  第二天,指挥官为圣地亚哥和炼金师饯行,并让一支卫队护送他们,直到他们到达埃及。

  圣地亚哥顺利找到了金字塔,在一个沙丘上,他看见一只金龟子。在埃及,金龟子是上帝的象征。他知道宝藏在什么地方了。

  圣地亚哥在沙丘上挖了整整一夜,结果一无所获。这时,他听到脚步声,有几个人来到他面前。“你在干什么?”有人问。一个人把他揪了出来,开始搜他的口袋。“啊,金子!”那几个人眼里放出了光,“地下一定藏着更多金子!”

  他们逼着圣地亚哥继续挖,但仍然什么都没有。他们开始殴打这个可怜的男孩。圣地亚哥终于喊了起来:“我在找一笔财宝!”他告诉这些人,他曾两次梦到这里埋着财宝。

  一个看上去像头领的人半天没说话,最后他说:“放了这个傻瓜吧。两年前,我也重复做过一个梦,梦见自己应该到西班牙的田野上去寻找一座破教堂,一个牧羊少年经常在那里过夜,那里有一棵无花果树,树下埋着宝藏呢!”

  说完,他们扬长而去。男孩吃力地爬起来,他终于明白,宝藏在哪里了。

  圣地亚哥赶回西班牙,回到他经常过夜的那座破教堂。在那棵无花果树下,他没费什么力气就挖到了一只装满金币的箱子。

  生活对追随自己天命的人是多么慷慨啊,男孩想。这时,他想起他必须去找那个吉卜赛老妇人,把宝藏的十分之一送给她。当然,还有绿洲里的法蒂玛。

  【2】饲血兽

  一夜豪赌,整整输了五十万,他倒霉透了。可他不死心,想扳本儿,鬼迷心窍地在“独眼龙”那里借了三十万的高利贷,结果还是血本无归。

  天很冷很黑,风像刀子一样割着他的脸,让他发胀的头脑有些清醒。他想到了那张字据,三天的期限要他偿还这三十万,现在无异于天方夜谭,“独眼龙”是不会放过他的,他将生不如死。

  人工湖边的麻石甬道上人迹寥落,稀疏的灯影散发着微弱诡异的光晕,显得身旁的湖水幽深莫测。恍惚中,他看到水里有一张苍白的脸,紧闭着眼睛,脸上是痛苦扭曲的表情,那就是他的脸!只要一死,就什么都不存在了,包括那张字据,还有一个叫方迪的人。他徘徊着,总是下不了这个决心,他的耳边萦绕着妻子和儿子的呼唤声,他真的舍不得他们。

  “先生,领养一只小兽吧!”一个女子的声音唤回了他游离的魂魄。

  转身,他望见一个袅袅婷婷的女孩子,手里抓着几根丝带,牵着三只叫不上名来的小动物。它们长长的脖子,窄窄的脸,支棱着毛茸茸的耳朵,形状类似于小鹿,煞是可爱。而女孩子的眼神也恰似一只受伤的小鹿,叫人莫名生出几分爱怜。

  “这是什么动物?”他不耐烦地问。

  “先生,”女孩子显得很矜持,“这是饲血兽。它会给人带来好运。只要您领养一只回去,马上就能时来运转的。”

  “领养一只需要多少钱?”虽然现在他口袋里一文不名,但对女孩的话大感好奇。

  女子说:“不用花钱的,先生,只要您领养一只,好好待它,它就有灵性,就会回报于您的。”女子的表情黯然,难道说小兽的母亲已不存在了?这三个可怜的小家伙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给人一种嗷嗷待哺之感。

  这真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不花钱就能得到一只叫人转运的小兽,不会是梦中吧?之前,他才不会相信这一套呢,可现在,只要有一根救命稻草出现,他就会尽力抓住,管他是真是假。

  “先生,请您自己挑选一只吧。”女子看出了他的心思。

  他仔细审视着三个怪怪的小家伙,肯定是从一个娘胎里出来的,模样酷肖,只是大小稍微有些差异。他伸过手去,想抚摸一下它们小巧的脑袋,那只最小的却主动伸过头来,舔着他的手指。

  “就是它了。”他一把把它抱在了怀里,就像抱着自己初生的儿子一样。

  “你刚才说它叫饲血兽?”他问。当然,他不是动物学家,对一些稀有品种知之甚少。

  “是的。”女子说。

  “难道要喂给它们血吗?”他奇怪地问。

  “是的,先生。”女子说。

  他好像惊悸了一下,呆住了,过了片刻问:“喂什么动物的血呢?”

  “人血。”女子回答得很轻松。

  “人血?什么人身上的血?”他紧张了起来。

  “先生,是您身上的血,也可能是别人身上的血。不过,它吃了谁身上的血,就会给谁带来好运的。它的食量也不大,每天只需要120毫升,就是一针管那么多。”

  “一针管,一针管……”他脑子里飞快地想象着,一针管的血到底有多少。

  他看了看怀抱中这只弱小的动物,它这么漂亮温驯,谁也不会想到它会是噬血者。

  “不过,”女子又说,“饲血兽对饲血者是单项选择的,只要第一个饲血者喂养它,它就会把这个人当成了自己的唯一。这期间如果出现第二者或第三者,它就会失去灵性,后果不堪设想。”

  “多漂亮的小鹿呀!”妻子的惊喜和怜爱转变了对他夜不归宿的埋怨,儿子则抱着小兽再也不肯放开了。他想,姑且就让他们叫它小鹿吧。

  整个白天的话题都在小鹿身上了。到了晚上,趁着妻子和儿子睡去,他抱着小兽偷偷来到卫生间,锁上门,用橡胶绳捆好胳膊,掏出针管,扎进了胳膊上隆起的静脉,闭上眼睛轻轻拉拽着针管后面的气搋子,直到针管里充满了血液。他拔掉金属针头,把针管的那头送进了饲血兽的嘴里。他看到饲血兽漂亮的眸子霎时变得通红,就像是赌徒的双眼!而后这红又像烟缕一样消失在了眼底。

  噬血后的饲血兽舔了舔他的手指……

  他再一次来到了“独眼龙”的赌场。“独眼龙”说什么也不会相信他这一次的目的是继续借贷,而且还是三十万。他冷静地说:“我保证,三天之内还清所有的借贷。”

  “用什么保证?”“独眼龙”目光如刀地问。

  “用我的全部:我的家产,我的妻子和儿子,还有我这颗人头!”

  “独眼龙”沉吟了半晌,说:“我暂且相信你一次。”

  他颤抖着双手,签字画押。

  来到赌场,还是那熟悉的乌烟瘴气,还是熟悉的赌徒们通红的眼睛,还是熟悉的赌具稀里哗啦的噪音,可是他内心在打颤。

  两个小时过去,他的手气依然是每况愈下,眼看已输掉了近二十万。他的热血上涌,脑袋膨胀得几乎要爆炸。他开始怀疑饲血兽的灵验,怀疑那个女子是否设了一个阴毒的圈套。他吸了一根烟,看了看表,刚好午夜十二点。

  这时,他感到了一种微妙的变化,他的手指颤动了一下,一股热量仿若电流一般从指尖那里传遍了全身。也就是从这时起,他的“点儿”开始暴涨,一沓沓的钞票朝着他蜂拥而来……

  天亮之前,他揣着八十万离开了赌场,来到了“独眼龙”这里,还清了先前的六十万,然后带着胜利的微笑回到家。他还有还息后的十万赌资,他要用这十万,赢回他所失去的一切。

  这一天,他睡得很踏实,妻子的所有怨言已来不及顾及了,他的脑子里只有赌场和钞票。

  第二夜,他喂过饲血兽,很晚才进赌场,因为他只有十万的赌资,十万是一个叫人心慌的数字。通过昨晚的验证,饲血兽只能在午夜凌晨才会发挥效力,他要抓住那个让他“起死回生”的机会,狠赚一笔。他因兴奋而战栗,因战栗而蠢蠢欲动。现在,一个叫方迪的人正坐在机会的边缘,机会对于这个叫方迪的人来说,已经是唾手可得的事情了。

  他稍适休息,闭上眼睛,怦怦狂跳的心脏和神经叫他多次睁开眼睛。当那股“电流”从指间传遍全身的时候,他看看时间,正好是零点。

  他的“点儿”再一次势不可挡地暴起。

  这时的他,完全是一种坐收渔利的姿态了,泰然地将大把的钞票归入囊中。他这才发现,夹杂在烟雾和热浪中的赌徒是那样的滑稽可笑。他们一个个青筋暴突、热血贲张,一双双手因内心的贪婪掩饰不住地颤抖着。而自己不也曾经是这个样子吗?

  “饲血兽,饲血兽!”他在心里默念着。朦胧中,他看到赌徒们都变成了饲血兽一样的动物,他们的头上都长出了分叉的犄角。他正在和一群头上长角的动物一赌输赢。

  短短的几小时,他赢了七十万。也就是说,除了以前输的本钱,他现在已经多赢了三十万。

  出了赌场,他不知为何竟然哭了,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之后他笑了,笑得是那样得意。

  中午,为了庆祝自己时来运转,他喝光了一瓶茅台。

  看来命运注定给他的生活带来了一些新内容。他不需要感谢谁,感谢那个陌路的女子,还是感谢饲血兽?这些都无需他的感谢,要感谢的只有那些滚滚而来的金钱,它们注定要改变他的一切。

  当他赢到一百万的时候,却感觉如同毛毛雨了,他还要向着一千万的目标努力!

  这天晚上,他正在赌场静候子时的到来,忽然接到妻子的电话,说饲血兽出事了。他大吃一惊,赶紧往家里赶。

  妻子和儿子吓得脸色苍白,正在焦急地等着他的到来,因为饲血兽正在一个房间里暴怒地横冲直撞,房间里面传出“噼里啪啦”的撞击声。它不但失去了灵性,而且还具备了强大的兽性。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他大发雷霆。

  妻子说:“我也要它给我带来好运,我要升职、拿高薪!”

  儿子说:“我要当三好,要考入名牌大学!”

  原来上次喝醉酒后,他掩饰不住兴奋,把饲血兽的奥秘跟妻子和儿子说了,只是忘了告诉他们后面的禁忌。

  “唉——”他颓然坐在地上……

  饲血兽的疯狂似乎已经达到了极致,它“轰隆”一声撞开木门,飞了出来。他眼看饲血兽穿过了妻子和儿子的身体,然后又穿透了自己的身体……

  午夜,静静的人工湖边的麻石甬道上,一个女子牵着三只小兽朝着一个失意的男人走去。

  “先生,”女子问,“领养一只小兽吧。”

  男人回过头来,对着女子凄惨地一笑,说:“用不着了。”

  “您……”

  “我是鬼。”男人说完,飘飘荡荡在湖面消失了……